TT1069同志貼圖交友網's Archiver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46

勾引(1~54)~轉貼

[size=3][b]還不錯的文章..不是很色情的同文.. (共54篇)[/b] Qp%h!_#B g
(1) [8C w-yAQv5A/E&l
  午后的陽光順著窗帘的縫隙爬進了屋子,象貪婪的手指一樣輕撓著著三壯的胸脯,弄得痒西西的,三壯翻了個身,只一會兒便又翻了回來,嘴里嘟囔著“還是他媽的敞著身子舒服”。
-m3u]y!{)EI+a   太陽已經開始下垂了,窗帘被風吹著,扑拉扑拉地響。熟睡的三壯不時吧嗒兩下嘴,手還不安分地胡亂撓著身下。 ,AR.~/c&z*r!x+H qJ_
  二壯滿身是汗,背上搭著背心,“吱紐”一聲推開了門,門被彈簧拉著,“◎瞴角@聲合上了。
5KDS2UL-}f Ku8W@   “哎你個臭小子,沒人就偷睡,呦,還支著帳篷呢?”二壯上前,對著三壯撐起的山丘就是一下。
6Tw^/u t;{YW;[   “要洗澡自各放水,坏了我得好夢,還斷我淫欲”三壯顯然被突如其來的打擊了了興致,他翻了個身,將那山丘壓在了身下。
^(x:IHG4B3r8v)]   “哎,我說,今個人咋這少呢?都他媽不熱啊”二壯一邊脫衣一邊叫著。
k i~6s:G(zT9L"J   “現在,家家都有熱水器了,再說大熱的晌午,誰還願意來澡堂啊?”三壯閉著眼睛應著。  c C1b9Oj/K3qg
  “那不對啊,咱逢春池賣的這搓澡按摩的老手藝,大熱天來這才他媽的叫解乏,這叫享受!”二壯顯然對弟弟這沒底氣的話不滿。
V?s+qF d   “不知道女池怎樣,估計也不能好” %{"q#UJI
  “女池人不多,我剛上樓時看見姑了,她也閑著和她家小琳說話呢”
8Z+f4S R])A)[   “今個游戲廳生意咋樣?”三壯懶得和二哥別著說話。 p.t#OoK
  “人都死沒了,到晌午才賣了100多塊,你嫂子一個人看著呢,那幫小兔崽子才油呢,花5塊錢,玩他媽半天!”二壯脫得只剩褲衩,從地下大盆的涼水里撈了一瓶汽水,咕嘟咕嘟地向胃里灌去。
8d0C,F%qX.M!XpK G%\
$XF5I.x@1Nq"j/U   三壯所在的小縣城,已經有好幾百年的曆史了,縣城不大,街道和住宅都還比較古老,新的開發區在城東頭,那里整天叮叮’a連鑿帶挖,據說要蓋十幾層的大樓呢。 ,s}Q9r'|6M:D%`
  縣城里有三樣最出名,第一樣就是中心路上胖六嬸家的豆腐腦,那豆腐腦香軟可口,外地人到了這里,都要去嘗的,人說胖六嬸當年也是出了名的豆腐西施,可三壯從來就不信,每次六嬸穿個大跨欄背心,用毛巾包著那幾綹稀疏的頭發走出澡堂子,三壯就開她玩笑“六嬸啊,你到底是西施啊還是那個什麼貴妃”。 Wb5DA y1@ we
  六嬸惡狠狠地瞪著三壯:“小兔崽子哎,我這是生活富裕,體型豐滿,滿足你六叔的物質文化需求,你知道個屁!早知道你小子沒良心,小時侯我抱你的時候,就把你那吊給揪下來,看你小子還神氣”。 6R8O5A#h2Az
  三壯被她說皮了,“六嬸,現在報仇也不遲啊,呵呵,我倒要看看你怎麼揪來著!”
|.Y@2I]W   這時,不管旁邊有什麼,六嬸準保抓起來就打,“你個沒大沒下的,看老娘不打爛你的舌頭”直到三壯跑進男池,露個腦袋沖著六嬸嘿嘿地笑個沒玩。
|;vS#[0v@,y!F-e*fDQ/_   第二樣出名的就是城西的監獄了,方圓幾百里,這里最大,關押著幾千名各種類型的囚犯,在街上經常可以看到獄警,三壯平生最崇拜這些獄警了,甚至非常盲目地想有一天能成為他們中的一個,有時,一些獄警來澡堂按摩,他就從西到東,問個沒完,走了還不收人家錢。二壯最看不得他這樣,動不動就拿話敲打敲打他“你呀你,這麼稀罕那些帶蓋帽的,明天給你找個女警做老婆,天天象管犯人一樣管著你!”三壯不忿地回:“女警怎麼了,我看啊,二嫂才夠凶猛,少說頂仨男警!”說這話如果被二嫂聽見,三壯的肩膀頭少不了個大手印。誰叫三壯皮呢,就是跟你傻笑一頓,誰還人心接著打。 `$H2M CwcXik.J:G
  第三樣也就是最出名的就是三壯家的這間祖傳的“逢春澡堂”,傳說三壯家這里是塊寶地,澡堂后面有一口老井,井水清澈透底,口感甘甜,喝水可延年,用這水洗澡可治百病。 .B?)AkU NuP
  能治什麼病三壯不知道,可是三壯從小就沒生過瘡,長過痱子什麼的,從三壯爺爺的爺爺的什麼開始,就已經天下揚名了,最絕是搓澡、按摩的手藝,一頓揉打下來,真是令人神清氣爽,多少輩子的人都把到這里洗澡作為最奢侈的享受呢。 %H[^b r Y{O0g
  說實話,三壯的祖輩可是靠這收益賺了不少,可也被揮霍不少,留下一些也在大革命時期被當作資本主義晲今僕M理了,連老井都給填了,三壯媽哭著喊著不讓填,后來一病不起,在病中去世了。
7{ e"z7V7l&c|   后來天下太平了,三壯爹才又把這澡堂開了起來,不過老井卻怎麼也挖不出水來,還好那時自來水也有了,在這些年不斷擴建裝修,男池在樓上,女池在樓下,環境是好了,慢慢又增設了淋浴還有桑那。 Y,D_P8H6G|
  不過人們還是懷念那口老井,因為自來水和老井水比起來,那真是天上地下的分別。還好,這水沒了,手藝還在。
8D6A+kGUAd kj!o |M$p3f
  三壯爹有三個兒子,大壯讀書上大學到大城市發展,二壯游手好閑,哪肯學這又臟又累的玩意,只有三壯,人雖然皮點兒,還算憨厚,把這手藝繼承下來,三壯14歲就開始不愛讀書,經常跑回澡堂給老頭幫手,時間常了,老頭也看出三壯有些門道了,就不迫他上學,慢慢把手藝都傳給了他。 "q5t/Xo'O:q B
  去年大壯在外地賺了錢,不但結了婚,還幫二壯在縣城開了個游戲廳,又要求老頭子過去和他們享福。老頭子倒是樂意,就是擔心三壯才18,他怕支撐不了門戶。大家左說右勸,最后把目光都落在三壯身上。
HdY)m(aPp~   三壯扑通一聲給爹跪下了“您老人家放心,1年后您回來看,如果澡堂有一點不順您眼,我三壯就不是您兒子!” pJW]x
  “這兔崽子,你不是我兒子還是誰兒子啊!”爹笑著打了三壯一巴掌,“這孩子,皮厚肉哏,說不定真不是我兒子呢,哈哈哈哈!”
n a5d]3}`   三壯爹就這麼放心地到大壯那里享晚年了,留下三壯和姑姑分別照看男池女池,還有姑姑家的小琳在樓下收錢和賣一些洗浴用品。
2q,XZ$TM"Y!\0j   轉眼兩年過去了,澡堂的生意和以前一樣,沒什麼變化,該來的見天的來,以前不來的也沒來過幾個,倒是那看管監獄的獄警,每半年都有新面孔。 8z(Q8};`2o.wZ8o.C
#r*mQ]Uo0J
  二壯在隔壁屋里“馬蔑埶捸迆O浴著呢,三壯懶懶地翻了身,準備再瞇一下。
)UZ1_?*V$|   “哎,老三,快來,快來給哥敲打敲打!”
mr"O[:WP(`t#L7M   “你咋這牛呢,在家還沒讓二嫂敲夠啊!我困著呢”三壯想起二嫂當初嫁過來時,還象模象樣地學過幾天。 x+e9}0wK%s0T;S
  “好三弟,親三弟,你二嫂哪會什麼啊,她啊,不扒了我的皮,我就燒高香了” V+D&o+^ D0C!kX
  三壯聽著,樂了,“算你還有良心,還認得叫弟弟”,他一骨碌爬起來,拎著毛巾走了過去。 (s+NM9_ wk9E

/a*oz"F;D4j3k5wX (2) U4YhbabE

9dQ;F u:S f   三壯進去時,二壯早已經四腳朝天躺在搓澡的床上了,二壯比三壯大兩歲,相貌英俊、身體高大,又黑又結實。 B#t*^I_+x+g
  二壯雖然已經結婚,但是小腹平坦,絲毫沒有下贅的肥肉,是這三兄弟中最俊一個。 y)Kl+s&Af1e(vz
  大壯比較胖一些,個子也較矮,三壯雖然長相不比二哥差,但是他比較瘦一些。
Ej/rv)FMq!w   三壯熟練地到盆里投了投毛巾,擰干,然后輕輕地擦去二壯臉上的水珠,又展開毛巾,用手提著兩腳,從二壯的脖子開始向下身撫過。
'L:Jd E+I lY   當毛巾滑過二壯那最突出的部分時,三壯看到那黑家伙動了一下,漸漸有直立的勢頭。
4Ojj4Twh&N5R*r   “喂!干什麼呢?怎麼二嫂又有情況了” N7_zs@5c4o
  “小兔崽子,你懂的不少啊!這是正常反應”
%[%G9T\/}~I#g-k1\Ml   “這他媽的叫正常反應?那我見天給搓澡的都不是正常人!” s U?cDZ6zT L3B
  “你哥精力旺盛,快點……快點搓澡啊!”
8S{K8]8['hp+T T   “好!我叫你精力旺盛”三壯用纏著毛巾的手狠狠地上去抓了一下。
;V"YD t^Z^ @p   “哎……你個小光棍,打起你親哥主意了”二壯連忙用手護住,一挺身,坐了起來。
"? M}1G C'F%zj&^]#k   “行了,我給你冷靜一下吧!” [ ^+F+W_$x c
  沒等二壯反應,一盆冷水已經潑在他身上。 Y)yaa+Nvf
  “我操!你個兔崽子,你想讓你哥斷子絕孫啊!……”
-lF9W#F:e3c M'a K   一陣敲敲打打過后,二壯舒服得差點兒管三壯叫哥,他回到隔壁休息的房間,套上個褲衩,躺在三壯剛才的那張床上,不一會兒,就傳出了輕微的鼾聲。
gXu3l/GA3]   三壯清理了一下搓澡的床,又往池子里加了一些熱水,因為他知道,要上人了! 7Pa#j4Y~C:["@,h
  待他剛剛整理好,幾個開發區下班的工人就來了,那些工人身上臟的不行,三壯告訴他們先到淋浴好好沖沖,再到池子里泡。這些個人不是來搓澡按摩的,他們只要洗干凈就滿足,再說搓澡按摩需要額外支付5塊錢,三壯想他們也舍不得。 7m;LX;_v6^&]l _
  三壯討厭那些人,尤其是那些密毛下面的東西,不知道為什麼,總是覺得很臟,可能是經常聽說民工中有不少是流氓啊還有當過強奸犯的。偶爾會有民工也會想享受以下搓澡或按摩,他們往往不會自己帶搓澡布什麼的,三壯這里是有特制的那種,搓起來比較舒服。但是對著這些人,他當然不願意把自己特制的澡布給他們用,三壯通常會找一條以前客人用過的,他用熱水煮了,給這些人。 d1bj6|(QFrZr
  三壯想想也沒他什麼事,就囑咐他們幾個記得關閉不用的水龍頭,回到休息的屋去了。
9RCz;F e   這時,樓下有人喊道:“三壯,下來取飯吃啦!” 4l6P)G$j T!f;wY,H?#x/z
  是姑姑的聲音,他看了看暀W的鐘,果然已經是吃晚飯的時間了,二壯還在熟睡著,三壯不忍心叫醒他,就自各“噊噊銦邑]下樓去了。 !Q5n+l(shYG5G2_l eD
4P~.Q1e,yn
(3) 4v&yb%o.XG
#x"[ x1Q)i6T4w"?o E2P5~1|
  樓下的玻璃窗透著夕陽的光彩,姑姑埋頭吃著,小琳把一小盆飯菜推到三壯前。
.J-EqT Z   “餓沒?”
.IGn$pU(wJ   “沒那,今個人少,也不累”
p+b/B:~_;g4J5m A   “是啊,夏天像今天的時候還真不多,”小琳把一筷頭肉從自己的碗里撥給三壯。 v2x#I2E8X~5]z
  “別……你老是向著我!”三壯轉身要上樓去,卻看到小琳眼睛正看著他,帶著別樣的光。
!f)WI q ?2m ~   三壯的腳步有一點遲疑,這時,姑姑抬起頭,三壯趕緊從桌子上抓了兩雙筷子,臉紅著奔了上去。
.n/Dm`1q5tL?   三壯的姑姑是個命苦的寡婦,她和她男人結婚3年沒有孩子,后來討了個女孩,就是琳兒。
un6S{6{4r {D   夫婦二人待琳兒如同己出,然而不幸的是,琳兒15歲那年,男人車禍去世了,從此,就剩姑姑和琳兒相依為命,多虧三壯爹的這個澡堂子,養活母女倆這麼多年。
o6l)m:wjd5pA4o+H   按理說,象三壯姑這麼年輕守寡,本來可以再走一步的,無奈自從她男人死后,全城人都把她視成“掃把星”,說是誰娶了她,不僅要短命,還要斷子絕孫。經人介紹了多個都不成,后來她心死了,認命了,獨自帶著小琳生活。
1uS&yhhf_ @   三壯看著還在熟睡的二壯,正在想該不該喚他吃飯,堂子里傳來了嘈雜聲。 ?el6Xm ]$h?
  原來是幾個民工打鬧,把搭在噴頭上的毛巾給拽了下來,三壯進去時,幾個人正在互相推脫責任。
&E"j s*A/xT9Lc)A   “你們他媽的鬧什麼鬧啊”三壯向來對這些人沒什麼好臉,看到他們弄坏了東西,更是氣不打一處來。 $Ei;Zzb!X I~V(N
  “這個玩意不結實……”那個手里拿著噴頭的民工卻卻地說。
N HQ d!T9I'OE K   “屁!你結實,我拉拉你那吊試試?!”
z1x7L8` Z-^   那民工不再做聲,象是在等候發落。其他幾個背對著三壯繼續洗著,好象沒他們事似的。三壯看了看那個“主犯”,個子不太高,頭發短短的,眼睛很大,嘴角向上揚著的,很俊的樣子,除了背心和短褲的地方的白色皮膚被保留下來,其他地方都被晒的通紅,三壯迅速回憶了一下,確認沒見過,是個新工。 8kX1x0M"Hx~
  “算了,你以后小心一點,別把手巾搭在上面,也別和他們鬧了”說著,三壯伸手去,想要回那噴頭。
{ ]o+c1A;V5AT+I   “我幫你修上吧,你有鉗子嗎?”那小民工小心地看了三壯一眼。
t0z5{0M/l q   “不用了,洗你的澡吧,一會兒人多了”三壯上前,向“奪”一樣地抓過那噴頭。轉身回屋了。 *sKiP8qS
  三壯正想找鉗子,猛然看見二壯抱著小盆吃得正香。
(SXN'sAY8k   “我操!你太不象話了啊,那可是我的口糧!” (O['fCm
  “屁!是咱倆的!我知道三弟想著哥呢,要不咋拿兩雙筷子!”二壯說著夾起一塊肉,送進本來就滿著的嘴里。
&C C Z-PM#h QP_ j[   “結婚了你還回來蹭飯!回家要你老婆做去!”二壯把噴頭放在桌上,又從大盆的汽水底下翻出一碰啤酒出來。
H fkV6\)Y5W   “操!我們家那個老虎,除了打牌就沒別的會的了,你哥我沒餓死算是揀著!……哎,啤酒留著晚上喝吧!啊!?”
Q/G f9I ?{   “晚上?晚上可就沒有你的了” i&qXSRBQ
  “嘿嘿,晚上我要過來幫忙!” 3l&q7jV0w.]D'K~
  “你又讓二嫂看店啊,你放心讓她一個人對著那些精力旺盛的正常人啊?”
G%DB$QGyq   “唉你個臭小子……今天你嫂子回娘家,說是看她媽,其實是去跟我小舅子、小姨子們玩麻將呢,這個敗家子,肯定又拿我錢回去救濟。”
d&mZ^.F:m+V Z   “這話我得跟嫂子學學去,呵呵,我看你還回得了家不!” 8pA-x9@l3MF)J1c
  “回不去,就賴這啦,你別說,小琳這丫頭的菜做的好吃,肉放的也多!”二壯說著,又一片肉入口。
2GP]:b u   三壯看了看碗里的肉,不禁楞住了。
jL{ A0nJ -]0I7AddgI
_[ sC/\mA5|Hmo
(4)
Xt!rhx.]0Sr Oq O)ym
  匆匆吃過飯,三壯拿著鉗子和噴頭去修理,洗澡的換了一批,人也多了不少,屋子里都是蒸汽,突然,他發現一個人蹲在地上,在那些大大小小的腳丫子間移動,好象在找什麼東西。
gc7o&\~,C,M7|   他心里合計是丟了鑰匙了吧,也懶得搭理,還是先把噴頭裝上再說。三壯把噴頭入口的邊直了直,有把水管用鉗子掰正幾下,然后就把噴頭擰在水管上,又用鉗子叫緊。打開閥門,水流從噴頭里飛潟下了,他剛要關閉閥門,卻發現水管和噴頭的連接處有一股水流滲出來,而且越來越大。
z| b)RhNW#ZX   “找到啦!”一聲叫喊嚇了三壯一跳。
Hp'f[0mV9w f   他回頭,一個人在他面前站起。手里拿著一樣東西。三壯正想說你鬼叫什麼,突然看清原來是剛才那個弄坏噴頭的人。 B CXT4]v2Gg3v${
  “你還沒走呢啊,丟了什麼?” x/h8dL|q]
  “這個,你看!”他微笑著舉起手。
qW-b/L1^@|G   那是一個環型的膠墊,準確地說,放在噴頭與水管中間正合適! N|6XT5dWMN
  “你就找它啊?”三壯感覺挺奇怪。
7V7} im8j#j   “是啊,剛才噴頭掉的時候,我就看到有個東西飛出去了,我怕你說,就想找到再告訴你” M(Jb Z9f3~8X
  “嘿嘿”三壯看了看這個好玩的小子,不禁笑了。
]5C*L]Jgf4}   “你還真好玩啊你,你告訴我一聲不就得了,還找?” E k c2RppC5f
  那小子低下頭,用手抹了一下頭上的水。沒說話。 2d\"BR'i
  這時,有人叫搓澡,三壯看了一眼,把鉗子遞給那小子“你幫我弄好行不?”  +Df1lR0u ?(mDB
  “行!你忙吧!”小伙對他笑了一下,三壯看著他的嘴角更加向上揚了。
w}yb'i!J"L#f$\   三壯一邊搓澡,一邊留意那個小子,見他把噴頭擰下來,裝膠墊,又擰回去…… mA4D;ivK
  “唉??我說,你別可一個地方搓啊,都疼了嘿!”客人見他心不在焉,不禁叫了出來!
o6i_ hd   “哦!對不起……” At)v;V*r@O\9[8X
  人越來越多,搓澡的一個接一個,等他有時間抬頭休息的時候,發現那小子早就不見了。只有一把鉗子,放在他不遠的台子上。
y{(kR4^5R\:N y*s  [TT1069] #M}Rys R
  “三壯哥,這是今天的錢,你點點啊”小琳笑著一邊說以便把捋好的錢遞給三壯。 C,C[Ra+d)S
  “還數啥,明個早上人少時候,你送銀行吧,啊!”三壯向來不願意管錢,反正和姑姑和小琳象一家人一樣,就都交給他們收著。 m/ds~w.M4A3Z Gi9Ggu
  “三壯,今個晚上你二哥是不回來住啊?”姑姑問。
kd G-Q W   “是吧,不知道呢,他啥時候走的” bRp_XR6v/v&WH
  “不知道,那你等他吧,我和小琳先走,你可要把門鎖好啊” @,W{3N]nCl
  “知道了,姑你慢走啊” Na;r1CSi|3K
  小琳把錢鎖在腳下的一個保險箱里頭,轉身把鑰匙交給了她媽。三壯姑接過鑰匙就出門去了,小琳頓了一下,從自己兜里掏出10塊錢遞給三壯。 ,BQ6nF]9Ig'S
  “我知道你手里懶得放錢,這個你拿去買點吃的,晚上客人多,你一定累了,剛才我看街口的小店還沒關的” vL&|&t:O+v tb!h
  三壯正猶豫,外面姑姑已經在催小琳快走了,小琳笑了一下,飛一般跑了出去。 'v&i&Nt$Pk{
  三壯手里賺著錢,心里卻不知道是個啥味兒,最近,小琳總是在各方面都“照顧”他,還總沖他笑,隱隱約約的,三壯像是懂得了一些什麼似的。 (JgF K l
  三壯把錢掖在褲衩的腰上,做在凳子上等二壯。不一會兒就伏在桌子上了,迷迷糊糊中,他好象又見到有人對他笑,好象是小琳,又好象不是……  
g|#G9lVDa [/size]}*mdur \

gr Gv%}!LKM-Ed [[i] Last edited by jaywhy on 2006-6-12 at 17:26 [/i]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47

[size=3](5)
t e h/Z}8x-L.N   “啪”,二壯一巴掌拍在三壯的脊背上,把他從迷茫中喚醒。
%u4UsED {L @   “好弟弟,今天二哥請你喝酒!”三壯抬起頭,看見二壯已經把一大堆熟食和幾瓶啤酒放在桌子上。
l"`-QY;h   “你不是說來幫忙嗎,看我忙,你撩稈子就跑,現在回來又想討好我啊!” bD$ka ACc
  “操!我一片好心慰勞你呢,不識好人心啊!”
/l ow%W%uR2R   “好了,懶得說了,上樓!”
Mw's:]Z!I'Iu{_   桌子上擺滿了,沒有盆碗,都放在方便帶里,二人邊吃邊喝邊聊了起來。
8k~;j2L;fX+AQ\   “二嫂真回去了啊”
;z-Nwx-e~%{   “是啊,我巴不得她走”
Qa&e Vv6HX-K-j2f   “怎麼啊,媳婦不在身邊,你肯定睡不著,還裝!”
$r ?eoKHd5x5[J   “我裝個屁啊,我看啊,她就會禍害我的錢,別的什麼都白扯!” &yk"n l+rBE
  “那,你不也是占了人家的大好青春和身子啊!”
C+n [yy BQ   “屁!你小子也不小了,怎麼啥事都不懂呢!那些個事啊,都是沒干過覺得新鮮,一旦干過了……咳!” l0EonHV
  “鬼才信你,我看你是喜新厭舊的種!” .cWh y2\ p${:t8W i
  “操!……”
c$h5M2]8F}7w:M"f   兩人邊貧邊喝,不一會,幾瓶啤酒就見底了。暈暈呼呼的,話題開始不甚正經。 Vifw`D
  “哥,你和嫂子商量商量,啥時候給我生個侄兒玩玩?”
I5ou"e:`&HZ   “你以為想生就生啊?再說我也不想生”二壯點了根煙,打著酒嗝。
7nC'M5S8U V9mn   “我看你是想生不能生,你那吊八成是中看不中用!” }E1w[*N/H+H
  “操!你知道個屁,你哥我這不中用?操!是他媽的沒好地方用!” V.^0](P;j{R
  “啥叫沒地方啊?” WI|Uo
  “你……咳!不和你說了,對了,爹來電話要我幫你選個老婆呢!”
%@-y(EbB%f8O2gn4I+_7z   “你幫我?拉倒吧!”
amv+xLB#_   “不你這孩子咋不相信你哥呢,不過話說回來,還是不結婚的好!” &LLQyI&D1U
  “我不聽你了,趕緊喝酒吧!”
9p Y1n-@lmSg[   二人碰了碰瓶子,最后一瓶啤酒也見底。二壯還是覺得不過癮,想到盆底還有一瓶啤酒呢,就找了出來,二人把它也消滅,也都開始搖晃起來。
3G3euj]   二壯踉蹌著起身起身,奔廁所去了,三壯把桌子上收拾了一下又把床簡單鋪了一下,又把一條毯子鋪在客人休息的長椅上。這時,二壯進來了,渾身赤條條、濕轆轆的,他剛沖了水。見三壯要在椅子上睡,就招呼說:“別了,咱擠一床吧!”
7Xa5?\#@#sIHhws   三壯迷糊地看了看,把毯子拿回來,扔在了床上。
s@:L\Fw,iJ   等三壯沖水回來,二壯已經躺下,二壯把身子擦了擦,正要上床,忽然想到什麼,他轉到椅子旁,他看到他的褲衩被扔在上面,旁邊還有那折得整齊的10塊錢。
ju kcQ$u/Ug   三壯躺在床上,感覺頭還是迷迷糊糊的,可是怎麼也睡不著,他想起了小琳,還有那個修噴頭的小子,還有小時侯,總是他和二哥睡在一個被窩……他將一條毯子搭在肚子上,慢慢越想越遠……
@f`\[   正當他即將睡去的時候,他感到,有一只胳臂搭在了他的胸前,一只手在胡亂地摸索著他的胸口。弄得他又痒又麻,一種古怪的感覺瞬間從腳底穿遍全身。
m s \t,B]   是二哥,他摸我干什麼?三壯先是很奇怪,不過轉念一想,他立刻得到了答案。他把二壯的手臂慢慢地放回床上,可是床太小了,那手臂正好滑到三壯的大腿外側,三壯像被電了一下,他發現,他竟然硬了。
,E#@ ZFm+B/GY   三壯心里一驚,酒勁一下子清醒,怎麼會呢,他是我二哥啊,為什麼他碰我一下,我就有了反應?怎麼了,我……不會,我要平靜!三壯連忙把毯子夾在兩腿間,輕輕地轉身,背對著二壯側著躺。可是他越想平靜,越不能平靜,那東西就像眼鏡蛇發了怒,不停地揚頭,他甚至感到一種被壓抑的東西在那里面,而且正要竄出來。
_F vSx!go   三壯有些害怕,他懷疑是酒的作用,又怕哥哥發現這一切,於是他想逃下床,自己到椅子上去,突然,有一個奇怪的想法在他腦子里出現,“二哥現在是什麼樣呢?是不是……”強烈的好奇心促使他停止了逃走的想法,反而希望留下來。 T6}5h%g/y#{-p b5n-{
  他想到,剛才二壯的手放在他的胸膛,是他硬的原因,於是,他假裝翻身,順勢將一只胳臂搭在二壯的身上。 0KXX@ e
  可是,他卻不好意思象二壯那樣抓幾下,他只是輕輕地摸了摸那乳頭。這時,他感覺到了二壯重重的鼻息聲,他使勁吸了氣,如釋負重般呼了出來。
t-o j6R6t+^'}:ee   三壯嚇了一跳,但是他沒有立刻把手收回,此時他正側身對著二壯,他把身體使勁支撐起來,希望能看到二壯現在的狀態,可是,屋里太黑了,窗帘又很嚴,跟本看不到。 7w?)ErUqG5N4F?
  那怎麼辦,要不……“摸!”二壯被自己的想法嚇一跳,雖然他每天給人搓澡都和這玩意打交道,而且也經常和二哥開玩笑抓抓,但是一想到現在這種環境下,他要主動去摸二哥的玩意,心里還是很別扭,也很不解,不過好奇心已經打敗了一切,他以下定決心…… j r5q'q3Dg d
  他把手輕輕抬起,慢慢地向二壯身下移去。三壯聽見自己的心亂跳個不停,手也開始發抖,一寸,兩寸,憑二壯的感覺,只要再向下一點,就應該碰到了。這時,三壯突然猶豫了,手停在半空中,他腦子飛快地想著,這樣下去的后果,對!就當平時開玩笑,要不二哥要是問我,我就不承認,最多就算睡覺不老實,無意中碰上的……三壯給自己找好了理由,他想讓手迅速滑過那個地方,就像不經意一樣。 :v g(^t#s H8o K
  “天啊!”三壯心里叫著,他碰到了那根和他的一樣堅硬的東西。三壯又迅速地翻了個身,心還是猛勁地跳,好象下面的東西,也跟著跳了好幾下。三壯感覺口干的很,連額頭也透出汗水來。他正考慮怎麼樣平息這一切,突然二壯的胳臂一把抱住了他! $uQ'o \ {/\ I kb
  三壯想爭脫,又有一些不想,他自己也不知道原因,二壯的手又開始撫摩自己的胸膛,然后是肚子,忽然,那手伸進了三壯的褲衩抓住了他那話兒,慢慢地套弄起來。這一連續的動作讓三壯的思想一下子停頓了,他害怕,不知所措,更多的興奮!身后,傳來二壯深沉的呼吸,和著酒氣,打在他的脖子上,三壯真的不願拒絕,更別說反抗,他怕錯過,他怕停,他更願意陶醉在這里,很舒服。想到這里,他竟然用手慢慢退去了褲衩,二壯的手時快時慢,有一次竟然用力捏了頭,三壯感覺有些疼,反射似的向后躲去,卻被后面的硬硬的東西給撞了回來。 !jTz)Q\V
  三壯知道,二哥和他一樣,那是不是他一樣渴求被抓住呢,三壯把一只手伸到身后,抓住了二壯的硬東西,學著他的樣子,套弄起來。 }0CR)q0m9F'?5|
  三壯是頭一次感受如此強烈的刺激,很快身體里的能量就達到爆發,一股熱流從下身噴了出去,三壯仿佛聽見自己“啊”了一聲,只是沒有叫出來,而是被他憋在嗓子里了。三壯不停地抖動著,但是手一直沒有放松,不住套弄,突然二壯身體一顫,三壯感覺屁股上熱乎乎的。 9ZpUM@ K
  二壯在長長的喘息后,慢慢平靜,依然用一只胳臂抱著三壯,三壯也平息下來。慢慢地竟然很累,他用手摸了摸還未變涼的粘呼呼的東西,又聞了聞,心想還好,這些東西有時候早上起來就會突然出現在褲衩前面了,不過他沒用過手,不知道到底是怎麼樣才出來的,這回算是得到一個答案,不過他又一想,那以前是誰把我弄濕的呢,不會我自己弄吧,他又想到這些東西被別人看到恐怕不好,他連忙把褲衩脫掉,又擦去了床上的東西,突然,又有一個問題在腦子里翻騰,二哥他是醒著呢,還是在做夢啊?要是他醒著……哎呀……不管了,就當他做夢吧,他又回頭看了看二哥,他的呼吸平靜,顯然正在熟睡,三壯心里還是亂七八糟,不過今天他真的太累了……
U I3C(p{$Y9O1` (6)   一片綠色的樹林在三壯的眼前晃啊晃的,樹林前是湖水,那水也是綠的,簡直一塌糊涂,三壯想挽起褲腿,卻發現自己什麼都沒有穿。 [b M.p3He
  三壯慢慢朝河里走著,至於為什麼走,他也不知道,也想不明白,突然那水漾了幾下,竄進了他的鼻子,他一陣痒痒,轉身打了個噴嚏。 .hA K4E+z6^
  “哈哈,懶蟲,還不起來!”,三壯睜開眼睛,看見小琳正蹲在他的床前,手里扯著一跟草一樣的東西。
2X$j3v;OIYJ   “幾點啊?你就來了?”三壯懶懶地問。回頭一看,二壯早就不見了。
'JY_yRR4s0T   “哈,都9點多了,一會就上人了”小琳有意咳嗽了一聲,大聲問三壯“說,昨天你們干什麼了?” "\/P n^ nC
  三壯一驚,心想這丫頭發現什麼了?
8w2u]8U kGb\   “沒干什麼啊?”三壯明顯感覺自己底氣不足。 G]PQ![Ir K
  “還說沒有,我早發現了,你留下證據了,再說,二壯哥早招了!”
"d|*U3LEd!R^}   “啊?”二壯心里一抖,覺得自己是不是很傻,什麼都不明白,難道這樣的事,大家都在做嗎?不對啊,就是大家都做,二哥也不能跟小琳說啊,不可能。證據?他突然發現自己的褲衩露了很多在毯子外面,他借翻身,把它拉到自己的身下。心想,是不是小琳真的看到了!
8f \H-x2z@ i;W8J   “怎麼不說話啦,哼!就知道你怕了吧,等舅舅回來,我就告訴他!”
Ae+s/j5x \\]3^A   “你……你怎麼知道的,其實……”三壯不知道該不該說話。
;Gxp(QX SjU   “好了,看你怕的,我不會說的,不過以后你不許了啊,還喝那麼多,我一看瓶子就知道你喝多了,還有,是不是抽煙了啊?” ar;H4y[ p-V#E
  老天,難不成小琳就是發現自己喝酒啊,三壯重重地呼了一口氣。 $|+t6y^ HI4?X.e
  “其實,我喝得不多啊,而且是啤酒” 5RZXib*JS|X
  “啥酒也不成,以后發現,我肯定告訴舅舅,你等他敲你屁股好了!”
:v6^3J/S,pR   “行了行了,我知道了,你趕緊出去,我要穿衣服!”
(I;mCYb-v)o+M   “你怎麼這樣啊,又不是脫衣服,還怕看?” c1fY)aL G1{*|:?/G${
  “你願意看,我可不管啊!不過你再等一會,就能看到更多了!”
;p8^x7VjJ   “得!不跟你斗了,我媽馬上就來,我今天是特意早來,給你送飯的,現在下面的粥要好了,我才懶得搭理你!” ^kDYsQ
  小琳說完,站起來就跑到樓下去了,三壯突然發現,小琳穿一件綠色的裙子,那綠和夢里的一個樣。 2Qx2`"_/S_
  他套上褲衩,想想小琳剛才的話,確是對他的關心,三壯爹走的時候要三壯少喝酒,省得耽誤事兒,他老早就忘記了,沒想到,小琳記得這麼清楚。 \^'v0P6l2OQ&jla3t
  三壯跳下床,收拾一下床,到柜子里找一個新的褲衩換了,把自己那條洗洗干凈,誰想還真困難。洗好了,他又檢查了一下,發現床單也不再純白,就干脆也泡在盆里。這時,樓下的小琳就喊他。三壯三下五除二的洗臉、刷牙,然后套上一個外穿的大短褲,就跑下去吃飯了。 @ g\EV
  米粥和小菜是小琳在家做好的,味道很好。 i3Ih+oB(j])J6y1[m
  轉眼,中午到了,人也多了一些,比起昨天,情況好多了,不過早上搓澡的比較少,按摩的就沒有了,三壯忙忙停停的,就混到了中午。三壯抽空跑下樓,看見小琳正在整理手中的錢,他突然想到什麼,就跑了上去。 }_6n1T:{R
  屋子里坐著兩個人,一胖一瘦,都是光條條、懶洋洋地靠在長椅上,三壯走過去,床上床下找著,其中一個問他找什麼,他也不吱聲。三壯失望地起身,目光對準了坐在邊上的胖子,那胖子好象不習慣被人這樣看著,自己左右張望,不知道咋回事。三壯做了一個起身的手勢,胖子好象會意了,用雙腳尖踩著拖鞋,腦袋從襠部向后面看了看,沒發現什麼。三壯看到那胖子本來就小小的吊,被他的肚子壓迫成草叢中的蝸牛一樣,不覺心里發笑,突然,三壯呆住了,那胖子從身體后面扯出一樣東西,就像擦屁股一樣,還看了看。三壯也看清了,正是那10塊錢。
3W WL6^#@K ^0O   胖子把錢遞了過來,三壯是真的不願意接了,不過想想這錢是小琳的心意,忍著惡心接了過來,他想說聲謝謝,不過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,他對胖子點頭,嘴角一動,擠出一點笑容。
1fD8Q*N3DD   午后的人明顯又多了很多,這邊的喊著問,什麼時候排到給他搓澡,那邊的又要讓他去拿一袋洗頭水,三壯忙著忙著,心里又空虛了起來,隱隱的他有一種孤獨,他渴望有個人在身邊,哪怕不做什麼,對他也算是安慰。甚至,他想到二哥,他在就好了啊。 MvE_ c0Z1Fl
  忙完了一個客人,他走到水池子邊上,摸了摸水,不是很熱了,他將放水閥打開,放掉一些,又補了一些干凈的熱水進去。他轉過身,準備“應付”下一個客人。這時,一個似乎熟悉的身影,在他面前一晃,咦?那不是昨天那個民工嗎?還不到下班的時間呢,怎麼這麼早?三壯將毛巾搭在肩頭,朝他走了過去。 Dt7w g+M[-z~
  “哎,小子,今天怎麼這早啊?”
|;W6?;uj I Q&O:y0w2v   那小子一楞,很快的就揚起嘴角笑了“今天特赦了,昨天加晚班,班長讓我換到下午休息”
"|-UJX!I#]1t   “哦!那你小心了,別再弄坏我的噴頭!”三壯坏笑著。
/z"R:q!Z ^6m1s   “坏了我會修啊!”那小子的笑更燦爛了。 T#Ilg yz)}"m
  “操!”三壯揚了揚手,走開了,心里合計著,這小民工怎麼舍得每天來洗澡呢? ` O(d1^M?r"Y6K}i
  “給我排個按摩啊!”身后的小子喊到。
Q F6D%^e   三壯呆住了,眼睛瞪著大大的,表情怪怪的。 RRkqG;gc9fh#P;f
(7)
TF:MK x  三壯把搓澡的牌子掛在最后的掛耳上,前面排著三個人。 ;sAu;LL*s9N2s^
  接過一個老頭的手巾,三壯擰了擰,老頭是熟客,早已經在搓澡床上了,手巾拂過老頭那干癟的身體和失去生氣的鳥窩,三壯的動作甚是熟練,給老人搓澡不怕力度大,老人更願意接受這種近乎虐待的享受,可能是和皮膚的感覺細胞退化有關,按摩的時候,老頭不住地要三壯多用力,三壯一邊按一邊和老頭有一句沒一句的瞎撩,心里卻在合計,他媽的,我把你按出個啥病來,你兒子能饒了我?
OD5gh[2},G |   下一個客人是陳六叔,就是胖六嬸的老頭,三壯雖然叫他聲叔,可說話辦事就跟他是姐夫一樣開玩笑,三壯跟誰都屁,六叔也不見外,由於家庭富裕,所以六叔到這里來搓澡的頻率就很高,對於這類“知名”常客,三壯通常叫小琳只收半費。
&T]:SL7K@*y   “三小子,你爹這久不回來,是不是在那邊給你找后媽了”陳六叔閉著眼睛,嘎巴著嘴說道。 ,Ra1W%]Mo
  “我爹可沒您這兩下子,聽說這六嬸這輩子使盡各種高招,愣沒栓住你?”
h"yF?(X(L8P8K   “操!你小子從哪個尿窩子里聽來的騷話,小心我敲你屁股!” "o(Y[D/|0nc
  “嘿嘿,這話哪能是說聽來就聽來呢……對了,這些天咋不見柱子呢?”柱子是陳六叔的寶貝兒子,跟三壯同年,小時侯三壯和二壯經常“欺負”他,鬧的六嬸后來不讓他到這邊來,現在大了,雖然沒成好朋友,卻也有些感情,柱子學業不精,做生意不靈,還好這六嬸的豆腐房也算是個實業,可以留給柱子一比可觀的家產。 T`)Wv+l
  “啊?你說柱子啊,他這兩天去他舅舅家相親呢,今個才回來”
[+}(W*G)O   “那相咋樣了?”三壯敲敲六叔的腰,示意他翻身。
^$@)C!?wW   六叔抖了抖身上的澡泥,把其中一部分壓在了身下。 1f4@mjz
  “那姑娘好是好,可惜不太聰明,你知道我家柱子也笨,我得給他找個精明的,不然這豆腐房不是爛在他手里?” Dw jeWH
  “聽你這話,是有目標了?” Y-v!b$t8] C4_]x A
  “嘿嘿,這城里沒結婚的姑娘不少,我能看得上的還真沒幾個” 9Fwa0n?[T
  “呵!六叔,不是我說,就憑你家現在的情況,找個合適的還真難” :f|4_7|0Cs
  “我倒不關心對方的家境,哪怕是孤兒寡母,也不在乎,主要是人好就得!”
wM\\ Bh+{nEV0M%S   這句話讓三壯一怔,孤兒寡母?難不成……三壯可是尋思開了……
*a(c9V/]QE ]0nQ   “咳,我說三小子,你也老大不小,咋還不想想這終身大事呢,等到好姑娘都被人挑走了,叫你小子白生這根吊!“
(K P:Y'Yhz.{ i7q v4[   三壯從呆滯中轉了回來“我啊,還真不著急,五條腿的母豬沒處找,兩條腿的姑娘到處是,再說什麼情人眼里出西施,就像你和六嬸,不都是看得上的事兒嗎?”
x-^5ywPuj   “你個臭小子,看我怎麼收拾你”
#jQqp p4\+O&A#K })jV   “v”的一個響屁,嚇得三壯連連后退,高呼“臭豆腐!臭豆腐!” 0] pyl%t
  誰想這一退,一下子閃到一個水噴頭下,等他反應過來已是遲了,那水毫不留情地打濕了他的褲衩。 ?;[/Nr,p3v~#x W
  “六叔,我發現我見你就倒霉,得,我算怕了,不然小命難保”說著,三壯脫了褲衩,赤裸上陣。 O`-k:P\[JZ+A
  六叔美呵呵地下了搓澡床,好象明天他就要娶兒媳婦似的。
+pB5V n{Z4f
7h*TG$L:o4OF H{n   “069號!”三壯大聲吆喝,又回頭看了看,一個年輕健壯的小伙子從水池子里站出來,三壯發現這個男的雖然健壯,卻有一些羅圈腿,走路也不平整,左右橫晃,害得那個挺大的吊跟著擺來擺去。
G&@M$I-z   三壯用水沖干凈六叔留下的臭泥,示意那男的躺下,那男的一屁股坐在床邊,把毛巾和自己的搓澡巾扔在邊上,又脫下手上的鑰匙,然后就扑通一聲倒在了上面。
9_/yo1P3m ck   “頭一次來吧,以前沒見過你呢” 三壯習慣性地和新客人套套近乎。 'j zUAS g
  “是啊,我來這里也才幾天,就聽說你這里的搓澡有名,就來長長見識”
F^x D'PRE4}*j   “那你算是來著了,咱這里的手藝是祖傳的,保證你舒服,還想來下回!”三壯應著。 %`/s-r6r"y%Y)j
  “那就有勞了!”那男的說話間睜開眼睛看了看三壯,正好三壯給他搓脖子,兩人的眼睛對視了一下,三壯覺得有些不自然,就低下頭,但他感覺,那男的還是在看他。 ujQ d3R5z1b$v}
  搓完上身,三壯洗了洗搓澡巾,轉過來走到床的中間,開始搓大腿,這些活計三壯每天要做無數遍,可是今天,面對這個男的,他卻很不自然,三壯的眼睛不經意的總是看著那男人的吊,那玩意在揉搓中擺動著,蕩得三壯心里亂七八糟的,他想到了二壯,他的哥哥,就好象這個人一樣。不禁想再一次“摸”一下。 F!NGe-l2d-@%_E#W
  三壯有個習慣,在搓大腿的時候,是在一邊把靠近自己的腿的內側和對面那條腿的外側先搓,然后搓腳,然后再走到另一側,搓另外的兩側,這樣比較容易用力。他先搓完了靠近自己的腿的內側,然后探身去搓另一側的那條腿,突然,一個什麼東西快速的滑過三壯的吊,好象被擊中一樣,本能地向后跨了一步。
1yRG`0U-qo*P   只見那男人若無其事地,用手撓了撓胸口,又放回到床上。
GV-\0sKC   原來,那搓澡床的高度,剛好差不多和三壯的大腿相同,寬度與人身寬度相似,這樣客人躺下后,放在身體側面的手,只要抬起時稍微向外展一點,那三壯的寶貝就很容易被擊中。雖然可能性這麼大,但是三壯在以往在干活中,卻沒有中過,所以,當這發生時,三壯的第一感覺就和他昨晚去“摸”二哥的目的相似。 +Y9xaa1wA
  這一想法在三壯的腦袋里轉了一下,繼而他就恢復了知覺,繼續搓了起來,不過,有一陣熱氣從腹部涌向他的下體,他開始不自然了……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48

[size=3] (8)   搓完兩條腿后,就是鐺部了,三壯用左手的手指拖起那男的黑黑的一陀,用右手從下至上輕輕地搓動,他感覺自己的手在抖,心也跳得厲害,剛才想“摸”一下的想法現在更加強烈了,他低著頭,咬了咬嘴唇,用左右的拇指向后一帶,正好按在那男的的根上。
\!dD&D"?KE5o   那根顯然有了些反應,三壯感覺到了,一種奇怪的東西在心里蔓延著,好象是一種成就感。不過,三壯現在又有些后怕,如果那男的罵他,估計他什麼話也說不出來。想即刻松手,又怕這樣不就白做了,干脆將錯就錯,將整個手掌按在那已經變化了的吊上。腦海里,翻現的卻是昨天晚上那一幕。
\HJ&U\"`7K   三壯偷偷瞟了一眼,那男人似乎沒有什麼表情,只是輕輕地吧嗒了一下嘴。三壯想著,該拉倒了,不然自己恐怕就會控制不了,於是用搓澡巾在大腿根處輕搓兩下,就放開自己的手。他拍了拍那男的的后備,告訴他翻身了。 ,wA&N s m
  那男的雙手一撐,翻過身來,他好象覺得自己的吊擺的有問題,又輕輕地抬起屁股,用手扶正了一下。嘴里還嘟囔了一聲“操!” 2e%J&PB"A^
  三壯突然感覺有些尷尬,甚至覺得臉都要紅了。
4R4?{x4B dn   “你到這里是工作啊?”三壯覺得說話或者能擺脫自己的慌亂。 $zzkCv `;w^(U
  “是啊,來這里看犯”那男人低著頭,瓮聲瓮氣地說。 -Ow:A+Ng Q(]e-o
  “哦?原來是獄警啊?”三壯嚇了一跳,有一種小偷見警察的恐懼。 ?8MT Mo&T6@@ s?`
  “啊,我調來工作半年”那男人繼續回答。
*gKPG9M fG   “這個……我最崇拜你們當警察的了”三壯說的是實話。 0FbiJ/{#Q
  “操!你別說了,我們的待遇幾乎和罪犯一樣,整天憋在監獄里”
U*_-Xg\   “話不是這麼說,你是看犯人的,整天還訓練著他們的,夠威風!”三壯邊搓邊解釋。
H}&} d @mc   “威風個屁呀,我們頭不也是整天訓我們!”那男人顯然不同意。
P\C%\R:w%N*^c   “嘿嘿,哪里都一樣,我這還是自家買賣呢,不是一樣受客人的氣!”三壯聽對方和自己聊得開,心也跟著平靜,話也多了。 ,T cI4a2UC A)V
  “你不是說我氣著你了吧”那男人把手向前伸展,把頭抬了起來,下巴卡在床上。
9Wyd.K(B   “哪能呢,你是獄警,有檔次的人” x$F0z[FM&}
  “操!啥吊檔次,能活著不錯了!” '[VCkn%ML \
  “那不是啊,要是你都才夠活,我們累掉膀子也活不起啊?”三壯嘆了口氣。
T"f&]F*Bh7|E&p   “對了,兄弟,還不知道老板你叫個啥呢?”那男人向后瞥著問到。
?tq O g   “我家哥仨,都叫壯,我排老三,你叫三壯就得,你老兄怎麼稱呼?”
GO*I*xVC6j   “我叫,林天威,雙木林,老天的天,威武的威”那男人還解釋的明白。
E7s3}+a1[8leU!|   “好名啊,誰給取的啊,我爹就不會取,學會一二三就把我們幾個都打發了”三壯羡慕地說道。
:d Fx|6Zq&C8M'b   “操!你小子還挺能逗啊,哈哈”林天威笑了。 /~qw4`+v:\B1iD
  “嘿嘿”三壯也笑了。
"[ p v^e   搓完了,三壯將一塊大手巾鋪在林天威的背上,開始敲打起來。來說說三壯家這按摩的手藝,它和現在按摩院里的不盡相同,現在按摩,找個小姐,在你身上連踩再坐,連掐帶擰地撒撒嬌,然后再在關鍵部位給你刺激,弄得你不能把持,然后就隨她擺布,收盡你的錢。三壯家這按摩是祖上傳下的,和點穴手法相關,通過穴位刺激,使神經放松,再通過手法,讓肌肉放松,雖說時間不常,但是可謂事半功倍。十來分鐘的時間,足以令人神清氣爽了。林天威顯然對三壯的按摩享受頗深,不住地呼著氣,有時甚至還呼出聲來。
yG k |Yl   隨著最后兩聲清脆的拍打,三壯拾起林天威背上的毛巾,叫了一聲“好了!” y,z^X \^kx
  林天威懶洋洋地爬在床上,似乎還沒享受夠呢。 QjtX1PJ9} x&v
  “怎麼著,要不我給你沖沖水?”三壯見他不起來,問道。 $z i:r b7L5iUb
  “行,那謝了,再幫我打點香皂”林天威還真不客氣。
c.Q:jb{'?   “好R”三壯答道,不過要是換了別人,就沒這麼客氣,誰讓林天威是獄警呢。 0r s(WYXN
  三壯麻利地將水沖在林天威的身體上,又將毛巾鋪在背上,打起香皂來。
*o4~-Mk)FgA J   “啥時候到我啊?”一個聲音在三壯耳邊響起。 +\.U[x7j8h6K1p
  三壯抬頭一看,正是那個小民工。
"]by2}#YX[J   “哦!馬上了,你等一下,怎麼不多蒸會兒桑那?”三壯問到。
b;m8c3W0PnC ]p   “我都快蒸熟了,這會人真多,我明天不這會來了”小民工的笑著說。
2tij T3m!a3_1vB   明天,三壯想,這小民工還打算天天來啊,不可能啊,就算六叔那麼有錢的,也是隔三岔五地來。天天來,這消費不低啊。 Y'nE K[
  “那你明天晚點兒,9點以后人少”三壯又仔細看了看這個小伙子,發現他卻和其他民工有些不同,說話不同,長的也不象,除了身上晒的印記,其他好象都不同。 @,g'v5mn%t6m@
  “別看我了,肥皂都打沒了”小民工指著三壯的手叫道。
%\ T`*Sm   三壯回了回神,拍了拍林天威的屁股,“好了!”
5s^)`&U tb   林天威還是慢慢地坐了起來,三壯的眼睛不自主地看了看林天威的吊,那玩意半硬著,三壯想他猜出林天威不願意起身的原因了。
0v1O"I2WA]D  
WQZZ/\'B!{   三壯有看了看旁邊的小民工,卻發現他倒是什麼都不在意,低頭扣著手指頭。
+gdm{#jI"h   “躺下吧!”三壯拍了拍小民工的肩膀。 ovPB'G A&By~{
  小民工把毛巾遞給三壯,三壯才想到,原來他沒有自己帶搓澡巾,就順手拿起“民工專用”的那個,想想又不想,就退出手來走到里屋,拿出一塊新的自制的來。 &b;G.Z9u F)L;?6`

Y0u,q5j"}4vp   小民工閉著眼睛,乖乖地躺在搓澡床上,胸脯上的水滴順著兩肋中間的淺溝,慢慢地滑向腹部。三壯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望向那腹部的下面,整齊的密毛中間,赫然突出著那又短又粗的一根,很白,很干凈,粉紅色的頭從包皮中微微露出,就象正待開放的荷花一般。
4ub h1vi jt   三壯很不願意接受這樣的一眼,因為和他以前的看法相去很遠。眼前的這個小民工,就象一張白白的手巾,三壯竟然不忍去碰他。
8?5?[ Tk   三壯還是熟練地到盆里投了投毛巾,擰干,然后輕輕地擦去小民工臉上的水珠,又展開毛巾,用手提著兩腳,從他的脖子開始向下身撫過。
/gID+n-\gi   三壯期待著他能有和二哥一樣的反應,但是,一點變化都沒有。他小心翼翼地用手撫著小民工的臉,把他的頭偏向一側,然后從耳后開始輕輕地搓了起來。
$T0_w%]N   “哎,你怎麼一點力氣也沒有啊”小民工的聲音不大。卻嚇了三壯一跳。
d:{1o?#Jfa9_   “哦!”三壯一時間都不知道說些什麼了。
8m'YQg9UB   搓肩膀的時候,三壯有意加大了力氣。 f,PS:ZHH3E
  “啊!”隨著小民工的叫聲,三壯的手抖了一下。他發現,一塊不小的皮,被他搓了下來。 s-Z],Cu!M_\tw"b$d5^
  “這,這個……”三壯竟然慌了。
,R&B2F] Hap7~ r's   小民工一下子坐了起來,三壯忙著看傷口,原來那小民工本來就細皮嫩肉的,加上太陽一晒,又被桑那里的熱汽一蒸,當然就受不了雖這不算重的一搓了。三壯在搓澡前胡思亂想,自然沒有準備。 3pzO9x;pD/DdZ
  “我對不住你啊,快,到里屋,我給你包上”三壯看著那已經滲出血跡的傷口,不覺心疼起來。
{-hh8z)P^:i   “沒事的”小民工的眉毛微微一皺,三壯的心卻被揪了一下。 C u&vZr(t X#c
  “走,跟我過來”三壯拉著小民工的胳臂。 syv:b:G:Kg"A!N
  “不用了,真沒事,都怪我讓你加勁”小民工沖三壯笑了笑。
+d2fg].N nJ   “那哪行呢,不會感染吧?”三壯執意要帶他過去弄弄。 6HE2w6Q4g_5{&{
  “好吧,那你的客人……”小民工問。 7o*h(xY UW~
  “我就是生意不做了,也不敢得罪你啊”
[?7lPHYg   “啊?為什麼啊?”小民工邊走邊不解問。
!C5R"p P Q'i2?5r.w"@   三壯沒有回答,其實他也不知道。 Q|AYyWV1W

?5I)[ za|*z
7Q*|y+}8v3]
Q^:s_rO ~#e2M(Df!}
(9) )aJ8?3L#y#t f%@ g\p
  其實,那些皮遲早是要掉的,只是用水泡過之后,更容易脫落,而且容易流血。三壯用一些平時用的葯棉把傷口擦了擦,血就沒有了。
;ypMg1p4{   “哈!你還什麼都會啊!”小民工似乎一點都沒疼。
)xo,Q4i}   “你還有心思笑啊”三壯嘟囔著嘴說到。 u \O(l"g
  “為什麼不能笑啊,我愛笑” !G]k6RIh m
  三壯抬頭看著那揚起的嘴角,心里塌實了不少。
'Jj|0NC4OS)|k M   “你呀,最近一個禮拜就別洗澡了,等好了再說”三壯有看了看后背,發現他真的被晒得不輕。
6rq6w`5S   “看不出,你還挺關心人的啊”小民工歪著腦袋說。 s/cpp9`?
  “我……告訴你別洗就別洗,要不,你去醫院上點葯啊” WmIZ'm(Q`H1s
  “那不用,你去干活吧,我自己弄” W W8y$BU
  “那……那你好了,再來啊,我給你……搓澡”三壯低頭收拾著葯棉。 4G#o5qWb8i]'H
  “啊?我還敢來啊?我看你不會搓澡,就會扒皮”
#xW6j2_Nf   “你……”三壯紅著臉,繃著嘴,有點急。 g'l r5D&n+fS
  “哈哈,我逗你呢,我還會來的!”小民工大聲笑了起來。
f'}3H/qO/_ u   “操!你小子竟然嚇唬我,你來我也不給你搓了,你一會到樓下,把搓澡牌子退了吧”三壯賭氣地說。 P4Y5S2c4o|*A1s
  “我偏不退啊,那你就欠我一次!”小民工坏笑著說。
Z]_HqM6Ph   “你還真陰啊你!”三壯也笑了“好了,你好了就來,啥時候都行” m a_k5z"]
  小民工滿意地跑了出去,三壯在那里有些呆滯,他感覺自己從來沒這麼尷尬過,心想,這小子,竟然要挾我,等你再來,看我不報復你。 *bmG)X5K2[;f5S
Z;NJe;n2|i+m
  下一個客人已經等了半天了,三壯把搓澡床沖了沖,讓客人躺下,忍不住抬頭看去,小民工用手巾把自己擦干,拿著手巾和香皂走了出去。 +~$s1EN{g@5z
  “啪”一個巴掌拍在三壯的肩膀上,他回頭一看,竟是林天威。 A*BN AID
  “我走了,你忙吧!”林天威笑著說
2f4dK] n6@9pGB   “好,有空過來吧!”三壯也笑著回答。
~/hG-X,~&z&T~   林天威晃著那大吊走了出去。 /WS g1bP-f q)j-} P
  三壯吐了口氣,繼續忙了起來,突然,他似乎想到什麼,放下搓澡巾,也跑了出去。 7_0e:N$m z5gn$V{X
  一排排的裝衣柜子前面,站著幾個正在穿衣服的人,有一個人光著站在鏡子前,前后照著,正是那小民工。 W!f3j(y,o CP/G
  “你叫個啥名字啊?”三壯走過去問道。
C5K&u:E h8E'|*lY   “叫啥?叫啥能怎地啊?你認得我不就得了”小民工還是笑著。
Q+g-}$t Nh@   “操!你也不是姑娘,別整這怕羞的樣子”三壯故意激他。
'_1J,p:s?E/L~X   “呀?我本來要說了,你這麼一句,我還真不說了”
6HWm$k6r+D   “你不說,我可就當不認識你啊” _8Z~)o~.V EY
  “那我就成天坐在你門口,把肩膀上的傷給你的客人看看”小民工抿著嘴,嘻嘻著說
3PwW9U"J7Po7|   “操!早知道你想這樣,我就把你的吊搓破,那不更有看頭!”
[\'p"SX'Za(E2TT   “哈……哈哈哈!”一旁的林天威笑了起來。 )y go!p~;T un"]G
  小民工也跟著笑了。
s%wi#v(|   “我叫楚南,我知道你叫三壯,對不?” ZH;Q B\
  “啊?你叫處男?還有這樣的名啊?你是處男就是唄,犯不著還起個名字讓大家都知道啊?”三壯聽這名字邊笑邊驚嘆道。
2Q'q1v @1O h?;Q   “處男怎麼了,我就是處男”小民工不但不生氣,還從容地拿起褲衩,抖落了一下。 `j@4y*C6?S'Ob"eb
  “你可知道啊,名這玩意,可是一輩子的事,總有一天,你就不是啥處男了,那時候你還改名字啊?”三壯覺得可算是有機會報仇了,心里痒西西地想和他貧下去。
*P&j`jY9Id']3O"?_   “行不更名,坐不改性,我就叫這個了!” UE)Ap`.s&y&_-|
  “要是你早生個百八十年就好了”三壯一臉坏笑地說
f-{1|1G@h{&S   楚南抬起頭,不解地望著三壯。 ?[}:A"L3s$^
  “打小你就去當了太監,不就……一輩子當處男了嗎?”三壯說完就大笑起來。
y5Sx7cXer 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林天威又大笑起來。 cn/t$~;Mq
  楚南氣急了,“嗖”的一下,把手中的褲衩打向三壯。
lH2^Q)`'y!L9^;W   三壯轉身用胳臂一擋,那褲衩不偏不斜,正好落進旁邊的水桶里。 L*M4m0RnC
  那水桶是裝垃圾用的,里面都是客人擰手巾的水,還有就是三壯拖地的臟水,里面混合著人身上各個部位的毛。 g1q\Wq*xTNj
  三壯和林天威見到此種情形更是樂得直不起腰來。 #[p#Dt]E
  待三壯笑夠了起身,發現楚南正坐在衣柜下面的椅子上,雙手抱著,氣呼呼地看著他。
"ky"M7j#d J\   林天威看情形不妙,也躲到旁邊穿衣服去了。
$T@)?,P~   “哎呀,對不住了,兄弟,你這招咋跟胖六嬸學的似的呢,我一點準備也沒有,哈哈哈哈……”三壯賠笑著。 #~k!Q6vp!I&B/MH2C3{
  “你說咋整,我這外面的大褲衩是白的,都半透亮呢,我這麼穿回去,不和被你搓坏吊的下場了!”
0m,j~#lB u5w   “哈哈,兄弟別急,我這里有褲衩賣的,我就給你拿個新的行不?不收你錢” 9g5DM[wK!t A
  “別介,那不成了你送我個褲衩了嗎?多難聽!” G*A){n#QrS9M
  “操!啥話,是我賠你的啊”
G!Nla_`z}4w6k   “行了行了,不和你貧,快給我拿一個吧,我要回去了” 楚南看了看暀W的鐘,好象吃晚飯的時間要到了。
+f a(d-Q1N|X5c!os2K   三壯走到自己住的屋子,六叔和瘦老頭正在椅子上坐著抽煙嘮嗑,好象討論的還是關於柱子的對象問題,六叔不斷地說,瘦老頭就不斷地點頭。
U,K]&Ne/Q   三壯用鑰匙打開一個柜子,里面放著很多常用的洗浴用品,都是賣給客人的,由於人手少,就在樓下柜台和男女浴池里面都有的賣,省得樓上樓下地跑了。 &W3`A z-j"XV4H
  三壯找到了褲衩,翻了幾件,都是大號的,小民工比較瘦,估計會掉的。正在發愁,突然,三壯看見自己早上洗的那個褲衩正好晾在旁邊的衣架上,那褲衩也是昨天他才換的,他拿起褲衩,發現上面還留著一塊小小的痕跡,他腦子一動,把手在泡著床單的水盆里蘸了一下,然后在褲衩上一抓,一個手指正好按在了那印記上,三壯把頭向后仰仰,看了看,滿意地點點頭。他回頭看了看六叔和瘦老頭,他們談得正酣……  
b Jvq.~8R(Q[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49

[size=3](10)  
6["B/?EMQxl_5mJ   三壯拎著褲衩走了出去,楚南站了起來。 )LO(@(@@qWEV ~r
  “給,看看大小合適不”三壯把褲衩遞了過去。 U1N qR#x3Np
  楚南接過褲衩,看了看,眼睛突然有點直。 a4f wM nB hM_{
  “啊,我的手有點濕啊,給你拿的時候……”三壯扯謊早有準備。
$B^VN;G\Cy5V,N   “行了,我還想我還沒穿怎麼就落上那玩意呢”楚南笑著說。
$L [g0ZK.K-Qg   三壯趁楚南穿褲衩低身的時候做了一個鬼臉,好象是個對眼。 L9xeka1a2K-O o5K
  他轉過身,看見林天威已經穿戴好了,真是人靠衣裝,林天威本來就健壯的身體穿上警服,果然是英氣逼人,他在鏡子前照了照,然后扑打了一下衣服,又跺了跺腳。三壯甚至覺得林天威的羅圈腿好象一點都不嚴重,甚至有些好看,走路的姿勢也是帥了去了。 .X+c XI"uraQ [1K%r
  林天威拎起裝東西的口袋,和三壯告別。
bg*o3T6m   “走了啊,你忙吧!” }Usu)SR']
  “啊,有空就過來啊”三壯的眼睛一直跟到林天威推門出去。 :D"s/~+o*Ho@CD
  這邊的楚南已經穿好了衣服,他拿起梳子理了理頭發。 1Tl*U?pS4d"|(M;pr
  “我走了,你別忘了啊” @ [jb5[!l
  “操!忘不了!”三壯心想,你穿著我的褲衩呢。
w)yq[tX {JcjA zw di,oz+E
  三壯猛然想起搓澡床上的那老兄,慌忙跑了進去。卻發現那位已經睡著了。 .mb-Sn Gqrt Z
  “啪!”三壯套上搓澡巾,用力拍了一聲! 9Ez%C.lW.l;p
  “啊!”那老兄驚醒了。
,Uu r6F7WT+w   “完了啊?”迷迷糊糊地就要下床。 B9n5uc0~A%T
  “還沒呢!”三壯笑著搓了起來。 7oT2rc k;hT `v

7a4AF0Z-E8Yi'Vc;U {2]   總算又忙完了一天,三壯感覺膀子酸酸的。他收拾好浴池,又想到忘記把臟水倒掉,他先把里面的贓物挑出,不然會堵了下水道,在一大堆洗發水袋、香皂盒中間,他看到了楚南的褲衩,他似乎覺得,在褲衩前面的部位,有些星星點點的痕跡。“操!惡心不啊!”三壯這樣罵著自己,還是又看了一眼。 {q4w)n sjmRNI
  三壯收拾好一切了,就穿好衣服跑到樓下,卻發現胖六嬸一邊輸理她那幾綹頭發,一邊和姑姑說著什麼。小琳見他下來,急忙從台子里跑出來。六嬸看見他,話也停了。 9K.{)i0Rt-n^
  “三壯哥,餓坏了吧,今天人多,快吃飯吧,我給你熱了”
Qh!z|0}*ter$jK1a!k   “啊,不太餓!”三壯感覺了一下,確實不太餓。 ;X9x(p_K-`Z t
  “六嬸,咋這晚才來啊” 0f+S i:d%L
  “我早洗完了,正好你姑嘮嗑那”六嬸笑瞇瞇地,看著姑姑。
#By;Q*z0a   “呵呵,咱們成天不出去,就是沒有你六嬸的消息靈通,她剛告訴我,以前咱家那鄰居卡襠,現在搬到城西平房去的,又找著媳婦了!”姑姑邊笑邊說。 q;q(^+C0m5PT)`
  “啊,卡襠?他不是去年結的婚嗎?”三壯問道。
c$WGp2xfa!LuS/f   “不是前兩天離了嗎?”六嬸搶著說。 3xH7HaEn3V
  “八成又是因為他……”三壯看了看小琳,沒好意思繼續說。
Ju\NHz1{ N   “那可不是嘛,他啊,都說他不行!我看是真不行!才四十來歲的人,離了多少次婚啊”六嬸撇著嘴說道。 ;O6N%[|4k,e1i1n)I%Yit
  “那就別結婚啊,那這次是誰願意給他了啊”三壯問。 A}3d-R^ X\V b\ q
  “她和他老爺子相依為命的,老爺子一輩子挺苦,就想抱孫子,聽說這次還是個寡婦……啊……這個,哎,你們知道他為啥叫卡襠不?”六嬸發現自己說話漏嘴了,她瞟了一眼姑姑,連忙轉移話題。
\ij_%v   “不知道!”三壯應和著。 kuAM8L
  “當時啊,他是一個知識青年,下鄉去農村了,那時侯,都苦啊,都得干活啊,卡襠還是個知識分子家庭的呢,也得出苦工” S(k d*ns} ^h4ia8R
  “是啊,三壯,記得小時侯鄰居你魏大爺不,就是卡襠他爸!是個老師啊”姑姑補充著。
;V/["G-E%X5B%BP   “對啊,當時,卡襠還年輕,也挺沖的,就一心想著為農村出力來著。有一次啊,大隊去挖水渠啊,大夏天的,老熱啦,一大幫年輕小伙子在2米深的土渠里挖啊,也不透氣,啥衣服也穿不住,起先啊,大伙還穿褲衩呢,后來這一流汗啊,褲衩就磨著這吊啊,一看真受不了,又沒女的,就都脫了光著═z,卡襠是城里人啊,也不好意思啊,就一直不脫,還有人看他老往別人的吊上盯,大伙就笑話他,說他根本就沒有吊啊,哈哈,怕人看,其實啊,他是真的不好意思呢。結果一天下來啊,他被折磨坏了,晚上一看,那吊還有旁邊被汗水泡的,褲衩磨的都紅腫了啊。打這以后啊,大伙就管他叫卡襠了,哈哈你說好笑不啊!” A*|` wDW"LA
  六嬸會聲會色的故事惹得小琳和姑姑笑了半天,三壯心里卻像被什麼刺了一下似的,怎麼也笑不起來。 S+H0g"V!t6NZw/k
  “好了,太晚了,我也回去了啊,對了,我今天這豆子好啊,明天磨出豆腐腦可得給小琳嘗嘗!小琳啊,你明天你去啊那里拿啊”六嬸提起小包就要走,突然有轉過身來,說“要不,我讓柱子給你送過來啊!哈哈!” ?4IEG!W] w f(e
  “啊,他六嬸,不用客氣了,哪還能麻煩柱子呢!”姑姑有些推辭的口味。
&z\+i3t6D-hGB8CSD   “咳!啥麻煩啊,這柱子啊,雖然一直在幫我料理豆腐房,忙著呢,可是,咱們這是啥關係啊,說什麼他也給送來!好了!我走了啊!”六嬸不等姑姑再說,樂呵呵地走了。 "L+N [&KR7gIF(?S },|
  姑姑好象有什麼心事似的,邊收拾東西邊愣神,小琳把飯和菜盛好,就和姑姑走了。 o.S|+z*u&d E
  三壯一個人,呆在那里,嘴里嚼著飯,卻什麼,又一看菜碗里的豆腐,就說什麼也吃不下去。三壯感覺自己今天好納悶啊,心里一會兒好一會兒坏的。卻找不出個啥原因。 EY$p5n7aP3Kh3Q
  突然,他想到二哥,他想他,要是和二哥喝點酒……,於是他拿起柜台里面的電話,直接掛向二哥家。
b2a9Z[5F~1T6H   “喂,二哥!”電話一通,三壯迫不及待地喊。
+L,d0T I%U&d9z V   “喂,是三壯啊,我是你二嫂!”
Z4kv&bp b,O1a   “啊,二哥在嗎”
6Yi:yUC   “他看著外面呢,一幫孩崽子今個沒完了,還有偷幣子的,我是看不住了!你找他啊?二嫂漫不經心地問。好象還一邊吃著什麼。
q^p9A1o   “啊,沒事,我正想問問你回來沒”三壯扯謊。 ~Vu*f/sZ
  “我一早就回來了,對了,你二哥昨天是在你那里住的不?”二嫂顯然要調查。
2U{}.n(C9WF[   “啊,是啊,昨個晚了,就在這住的!”
)j%G]AECy:|:U   “那還好,要是我知道他在別的地方鬼混的……”二嫂惡狠狠地說。 u?pcp%mr4zQB,`
  “哪有,二哥哪能呢”三壯替二哥說好話。 ]^_"xs-GhuZ,E
  “好兄弟,現在的世道你也知道,男人學坏太多,嫂子平時待你不薄啊,你可要幫二嫂看著你哥!” Oh7sCl&r{
  “那是,二嫂你放心!好了,沒事了,我掛了啊”三壯心里亂七八糟,就把電話掛了。
mh$gG3g \Z!d4~+?
  月亮輕飄飄地浮在窗戶欄上,好象輕輕一碰,就能散了,疲憊的三壯躺在床上,卻怎麼也睡不著。
d^ }T'l?y \   他想起了林天威,他想不明白的是,為什麼他開始對男人的身體和吊有了興趣,為什麼他竟然想去“摸”一下呢,為什麼“摸”到了會有滿足的感覺呢,為什麼以前不會呢,難道只是昨天晚上和二哥互相“摸”出來的? V8jp&d7vh&l5u
  他想起了二哥,為什麼現在這麼想他呢,他會想自己嗎?還有,他想到二嫂的話,為什麼自己會覺得發慌呢,二哥在我這應該不叫鬼混吧,那我就是對得起二嫂了…… Q#j:m&K7X@Ae9yA
  他又想到六嬸對小琳的神態,還有那些話,還有小琳對自己的態度……
#myC o Iml   還是想到林天威,他是獄警,我竟然“摸”了他。他還…… \Q KT7A.G;{
  他又想起了卡襠的事,卡襠是真的不能干那種事嗎?他不脫褲衩?害羞?他也向我一樣盯著別人的吊……操!我每天都盯著,怎麼會和他一樣呢…… D S)_ TP
  最后,他想到了楚南,處男,哈哈,還有他干凈的吊……真干凈!操!我怎麼又想到吊了……他現在穿著我的褲衩呢,哈哈……等明天他發現上面的……嘿嘿……肯定覺得是自己的呢……那褲衩還新吧……他肯定不能想到是我穿過的……嘿嘿……
F X7Z[!`.L;}   慢慢的……三壯幻想著……不由自主地把手伸進了褲衩……原來那里早有準備……
+b@jO t1h7O7_lX (11)
|qF_0m`'@%? +sc w;WD@0@
5qC#G"^"f|B X&s
3|'qx3@"o%ql
  清晨的陽光照在白白的被單上,映得滿屋都亮亮的,三壯瞇著眼睛,金著鼻子,傻傻地看著它在視窗飄來蕩去,一陣涼風呼的一下,吹進三壯的被窩,操!好涼快!
%m1\;B/V3A h8|2^   準是小琳這丫頭又上來過了,三壯心里合計著,懶洋洋地翻過身,發現屋子被收拾過了,他驚恐地坐了起來,發現自己胯下被毯子蓋得完好,松了一口氣。他抖了抖毯子,然后伸脖子向自己那吊聞了聞,發現……好大的味兒啊!他“騰”的一下跳下床,趕緊進行善后工作。
!qM f4o0_3v5G   一切收拾妥當以后,三壯趿拉著拖鞋,邁著懶散的腳步,走下樓去。
\+m,[7b.mz8D   還沒到樓下,他就聽到一個男的正和小琳說話。 DP Fta0p9[!w\v
  “呵呵,小琳,你趁熱吃吧,這豆腐腦是我媽特意給你留的”聽內容就知道是誰了。 {*Q L l4cF0[$V X
  “我吃過飯了,一會兒,讓三壯哥吃吧”小琳邊擦桌子邊應和著。
R]6otML   “那你好歹吃點兒啊,要不……我媽……她會罵我的……”
+om(yT[O   “你回去就說我吃了不就得了?” .Yh5ID ZR
  “那……那我待一會兒走!” )f+V6fX%X,}GS;qc
  “呦!柱子啊,這麼早就來洗澡啦,昨天晚上上哪里鉆草垛去了啊?哈哈”三壯邊笑邊走了下來。
Y!h@6Jv7xqY#]C   “啊,三壯哥,你起來了啊”柱子抬頭,高興地說。 b@ O)vlNv
  “是啊,我怕下來晚了,這豆腐腦涼了,就不好吃了!”三壯走到柜台前,端起豆腐腦聞了聞“操!真香啊!” 2X.dUF0Q @f0RS(K9[
  小琳在一旁偷偷地笑著。 $Ii!I6`n?
  “三壯哥……這豆腐腦……”柱子吞吞吐吐地。 F#VaN8d9Ro!v3M$GC
  “怎麼,這豆腐腦里面鹵水多啊,吃了會中毒?”三壯搶道。 #Ul9x o"IH
  “不是……”柱子低頭,不敢繼續說了。
cX3r9@` Y(T   “那就得了”三壯端起豆腐腦,稀里嘩啦地轉眼就進肚了。 ,x2t3P8s4AY[&[ @K
  “操!好吃!好吃啊!哈哈,柱子啊,你家這豆腐腦還送貨上門啊,那,明天你再送來吧,哈哈,說著,從兜里翻騰了半天,找到10塊錢,遞了過去啊。
v"Z9F0e:Z2f   “這……這是我媽讓送給……送給你吃的!”柱子急忙躲開了。 7V s1GIj3o
  “行了行了,三壯哥,你就別逗柱子了”,小琳推開三壯的手,又轉身對柱子說,“你別聽他的,他有毛病!呵呵,代我謝謝六嬸!你就說都讓我吃了,還說很好吃!” q&J w,jvzu7q+p
  “哦!那……我回去了啊”柱子端起碗就要走。 Io[3A9o6~Q
  “等等”小琳從柱子的手里拿過碗,倒了些水,洗了起來,邊洗邊說“你有空過來洗澡啊,我不收你錢!” +C J.{8Z,e-Q#wH%H
  “啊……”柱子接過碗,轉身走了。 ,LY L N9TF8`
  “誰讓你私自做主,不收錢的啊?”三壯假裝沉著臉問。
}5G.] QY*s_ub   “我做主!”三壯姑推開鍋爐房的門走了出來。 :mU$mA$tQ!t"`
  “姑,我逗小琳玩呢!”三壯嘿嘿一笑。
bx.n[-`)e.E y   “就知道笑,人家六嬸一片好心,你咋地也不能這麼說啊”姑姑邊說邊洗手。 )n+tIxV @t
  “我知道啊,我這不說著玩呢!”三壯看了看小琳。
(f(G5OfII(X6l   小琳向他努了努嘴,又用眼睛夾了他一下。
H1~ I-Af.[QG$D   “我進去收拾收拾,小琳,你掃掃地”姑姑說著又進女池子了。 \{8Ta-su6mjJ \
  “床單,是你洗的啊?”三壯抓起鍋里的饅頭,大口地咬了起來。 O*gu:Ll
  “還說呢,我前兩天剛洗過,你又弄臟了,上面不知道是什麼,我洗了半天,強洗掉!”小琳端著盆,往地上洒水。
RA%P9w(oQ1X?S(A   “啊……八成是油吧!”三壯感覺有些不自在。 y5o;nXq:~[3S
  “得了吧,我用去油的洗衣粉也不管用!”小琳的水潑到三壯腳下“去去去,站一邊去!” V?8eK ?5mA
  “嘿嘿,那我也不知道了……” 三壯跳了起來,退到后面。
bsA%c4xa dhXj#s oY"k+_
  上午的人還是稀稀拉拉的,三壯迷迷糊糊地做著,挨到吃午飯的時間。 !q I"c#m#`0U
  午飯比較豐盛了,小琳炖了魚湯,三個人就坐在柜台邊上吃了起來。三壯喝得滿頭是汗,小琳就不住地給他投毛巾,后來干脆將毛巾搭在肩膀上。 (X(dAn jylS"xX
  “哎呦,今個好伙食啊!”三壯抬頭一看,竟然是二嫂。 t;euNoz] ^k
  “呀,他二嫂,你過來一塊兒吃啊!”姑姑喊道。 cZg pa
  “是啊,二嫂,來吃點!”小琳站了起來。
([9hvD}3E`   “我吃過了,我家那死鬼買的豬頭肉!”二嫂笑瞇瞇地說。 F S\#c p@
  “我說的呢,二嫂現在越來越豐滿了”三壯笑著說。
;h Q ?/Z"{Xn   “就你貧!我以前瘦呢,胖點好!”
H ]Fu V*yk   “我說,二嫂,你是不是和胖六嬸有啥親戚來著?”三壯停了嘴,一本正經地問道。
/hvU{5@7T/i   “啊,要是論呢,也算是有點兒,我好象是應該管她叫表姐呢,怎麼了,和她套親戚干啥啊?” dzIL\(yN@A'sU
  “不是啊,我覺得你現在越來越象她了!嘿嘿!”
B G?/VMh#Po   “去你個臭小子!看我不掐你!”二嫂說著朝著三壯的肚子就是一把。
-g,i+\tk$_5d   “唉……唉……得了得了,我說錯了……哎呦!”三壯邊躲邊求饒。 KC4i9A&h]+N&i7K!x
  旁邊的姑姑和小琳大笑起來。
3e'fNQ6T   大伙笑夠了,也吃完了,小琳把桌子收拾了。 *t\F[ j;Xy!Y"qm-i
  “他二嫂,你咋還有工過來呢?”姑姑問。 )Jf:~fNr}2_l
  “啊,那什麼,我有點事情找姑說說”二嫂理了理頭發。
N Jz3jg   “行,反正這會兒也沒有客人,你跟我到里屋去”姑姑說著帶著二嫂進去了。
(o v8_Z;MB   小琳看著她們的背影,好象想些什麼,三壯也楞了。小琳拿起掃帚走到門外掃起地來,三壯也跟了過去。 }4KCR&A8Jt4dY.Q
  “我來吧!”三壯上前去搶那掃帚。小琳一轉身,躲開了。
g;UP&Ow` |z   “你歇著吧,我掃就行”
Oq3x3D"t}Og   “你咋地了?”三壯問。
PN4~%SUQ&w   “沒咋地!” ?4ZV3@Q3q G `{

#KY:Q!ojBa&L `;u   三壯鬧了個沒趣,走到對面和一個擦鞋的老頭聊了起來。老頭是個老紅軍,專門講些戰爭時期的故事,三壯打小就聽著這些故事,聽了半天發現沒什麼新鮮的,正要走,就聽見小琳喚他。 :AC+b@J o*I
  三壯回頭一看,兩個裝警服的站在小琳身邊,其中一個正是林天威。三壯急忙跑了過去 v [9N0a w_l E
  “呦!來了啊,今個這麼早?”
jI4[%STxML5[(Wk4^   “是啊,我今個給你拉客人呢”林天威笑著說。 %b d m)ff'F&a
  “這位是……?” *~ D |2z@o wo{z
  “哦!這是我們的頭兒,劉隊長!”
v OK_6uM e   “劉隊長,以前沒見過您啊”三壯笑著說。 $m{9b;X"Z0x,L
  “哈哈,我也是剛到這里,聽林子說你這里的手藝高啊,就過來領教啦!”劉隊長伸手過來。 *c }9EppEe6|
  “哦!”三壯把手在褲衩上擦了擦,也伸了過去,“多謝來捧場啊!”
-UM/zBnE:H%j   三壯這邊詳細端詳了一下這劉隊長,這人40來歲,長得挺象樣的,身材比林天威稍矮,而且已經開始發福了,不過倒不是很胖,只是肚子有些突出。 Oy-cF*w$g`0g'b
  林天威從小琳手里接過兩個搓澡牌,把錢遞過去,三壯攔住了他。
j[ r0~,A t~ ]1{ r4t"~   “別這麼客氣啊,你為我們拉生意呢,我怎麼能收你的錢啊” ~(T { m8g"E D"z6q[
  “哈,那不是啊,要是這麼樣,你還能做生意啊?”林天威看著三壯笑著說。
&c3F$a+iw$c\,B;L   “對對對,我們哪能這樣呢,我這是頭一次來,怎麼能不給錢呢!”劉隊長笑瞇瞇地說。
L%[W5E L U*p   三壯倔勁上來了,把錢徑直塞進林天威的口袋。
Xv!ys5u4`Yd] @   林天威又把錢掏了出來,要遞給小琳,小琳沒接,三壯把他的手推回去,兩人就這麼推讓起來。 $^WZ%~ A*Q;Q
  “呦,這是干什麼哪?”二嫂從女池里推門走了出來。
#g-rOh$[   “啊,您一定是……老板娘?三壯這兄弟太客氣啊”林天威看見二嫂,以為是說了算的來了。
c;O#v?{/H   “啊,哈哈,我可不是什麼老板娘啊!不過你們這麼推來推去的,也不是事兒啊”二嫂斜了林天威一眼。
(}?(o_%s6c&P$U   “啊,這是我二嫂,這位是監獄的劉隊長,這是林天威警官!”三壯介紹說。
DR&My;UI(?   兩位向二嫂點頭表示很榮幸認識。
#INQCN8m:Ag   “哦!原來是這樣啊,我們三壯就這毛病,人家啊都追星,他追警啊,哈哈,你們就成全他吧!”二嫂笑著道,不過三壯好象從這笑容里讀到一種麻麻的感覺。
V1ny&z#j/@j Nx   “那不是啊,這做生意也不容易啊,小林昨天才來過一次,我是頭一回呢,我們哪能……”劉隊長擺了擺手。 (F^,w!TR
  “是啊是啊,操!三壯兄弟,你咋這樣呢,你這是不讓我們來了啊?”林天威說著把錢又遞了過去。
:Y6m&EL_4|o~4d:e+J   三壯還要阻止,二嫂一把接過錢。
ogJw7f5g   “呵呵,要我看啊,就這樣好了,這劉隊長是第一次來,咱啊,怎麼說也讓他洗得塌實點,這林警官啊,雖說是只來過一次,也算是老客人,哈哈,這錢啊就不收了!大伙看行不?” l Ow_9_*{/ge9o
  說著,她把錢遞給小琳,又向她使了個眼色。 -J#^;pZo
  “哈哈,那太謝謝二嫂了啊!”林天威親切地叫起二嫂來。
4~lu}7o {   “好吧,那劉隊長請上樓吧!”三壯覺得比較滿意,就把劉隊長讓上了樓。 (@ s&iF rk/D%C T
  小琳把找好的錢,遞給林天威,林天威向二嫂笑了笑,也跟著上了樓。 %cE0T;R8IpFAWD
  “啊,小琳啊,跟姑說一聲,我先回去了啊”二嫂說著就往外走,走到門口,又回頭向樓上望了望。
fc|\$oM   小琳順著她的眼光,卻只看見林天威的兩條腿,正向樓上邁去。 6RTK&l2sD
  “剛才什麼事啊?”姑姑從女池里面走了出來。 .A'}E hU'b
  “啊,沒事啊,那個……剛才找錢出了點問題”小琳知道,媽媽對三壯老是“優惠”獄警是十分反感,所以扯了個謊。
:qB!^]-?+f ` U   “你啊,小心一點,都是客人啊,別為這個……”姑姑嘟囔著。 D,uC.a RB
  “知道了知道了”小琳撇了撇她媽,又向樓上瞪了瞪眼睛。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51

[size=3](12) `0nX;S,P,Vl1kx
  三壯看著林天威和劉隊長脫了衣服,進了里面,自己到了窗前,把床單扯了下來,胡亂折了幾下,放到柜子里。
mx&K-ck.@}7P%TM   三壯走到隔壁,林天威和劉隊長正在淋浴下面沖水,水好象很熱,四周的蒸汽不斷地騰了起來,三壯打開水龍頭,用手試了試,覺得是有些燙。他走到分水閥的地方,調節了一下,轉身要回去再看看,就見林天威象猴子一樣從噴頭底下蹦出來,“哎呀媽呀,燙死人了”。 4CM#U,Y(a \8u
  三壯明白是弄錯了,急忙往回旋了兩下,其實這閥門一般是不用的,下面鍋爐房也有調節的,誰想今天三壯這一弄,反而弄反了。
\7d%T&v V4r   “哎呀,你們燙著沒?”三壯不好意思地問。 $f? S F u[
  “還好,我跳的及時,我有權利認為,你有故意陷害的嫌疑”林天威拿著調說。 f~1o7Nm:^CN p g
  “操!你還把我當犯人審啊?”三壯笑著說。
:rYB!E;p0]   “有劉隊長在呢,哪有我的份啊!”林天威笑著看看劉隊長。 &t.[]4FS*@)aU
  “小林啊,我倒是懷疑你有誣陷群眾的嫌疑,人家好心給你調水,只不過是出了點意外而已啊!”劉隊長說著,跳到水池里面去了。 qI4@L%z%J0f H
  “呀?劉隊,你這就胳膊肘往外拐啦?”林天威一臉嫉妒地說。 \Lk I]8u4~
  “好了,不和你貧嘴了,回去得讓你多接受軍民魚水的教育啊”劉隊長把整個身子沉到水了,就著腦袋,把眼睛也閉上了。 U cN A0ZB-[\
  “嘿嘿,瞧劉隊長回去收拾你!”三壯坏笑。 k'oP\8y"K
  林天威看著,三壯,也笑了。他關了水,也跳到水池里泡著去了。 `3~3x2M1DF
  三壯見自己在這里挺沒意思,就說了一聲“搓澡就叫我啊”,走了出去。
,n2i2dr){F)o/n   WUO/iZ
  門外,一個人正在柜子前撅著屁股脫衣服,三壯一看,這不是柱子嗎?他還真來洗澡了啊。 :[9]xt5EP)]
  “呦!柱子來了啊?”三壯用手巾打在他背上。
}n?fF2?&m-{   “啊,三壯哥……”柱子的說話就是不敞亮。 _0f C0B `(YR
  “怎麼,六嬸不讓你看著豆腐房啊?”
Bs"rr"zV,C   “啊,沒什麼,今個下午不出豆腐了,明個再出” X4I,h c }#Iq0sY3G?
  “哦!對了,柱子,聽說前兩天不是看對象來著,怎麼樣啊”三壯明知故問。
R8H#E0s`Q#p(Q   “那個……那個不合適呢”柱子一直低著頭,脫了褲衩。 0g[|`cJ[:u P:j
  “嘿嘿,那你有目標沒啊?”三壯繼續逼問。 |g2gzETP:hU
  “沒……沒呢,我……我進去了啊”柱子將柜子鎖上,轉身就走了進去。
#f.e1xZ.~{kZ*D   三壯笑著搖了搖腦袋,正要走,卻看見柱子把褲衩忘在了板凳上。 7A5k~4y \;?&c"Z~\"S
  一個古怪的念頭在他腦子里動了動,他回頭看了看,那門上有個厚大的塑料門帘,里外都看不見,他快速地抓起柱子的褲衩,跑進了屋里。
2|5{g YxW8t:Z)Y"ZmV   三壯發現自己有種做賊心虛的感覺,他關上門,打開柜子,把褲衩放到里面,又拿出來,上下看了看,嘿嘿,這柱子還算干凈。正當他想要把褲衩鎖起來,然后享受柱子找不著褲衩的樂趣的時候,突然想到,今天客人這麼少,柱子肯定會想這褲衩……其實自己跟柱子也挺好的,就是感覺這兩天,他們家人都……,咳!算了,還是放回去吧,再說留著這臭玩意,也夠惡心的。想到這里,他有拿起褲衩,鎖上柜子,推門走了出去。 Q/Qs-XgFB
  抬眼就看見柱子光著身子,在柜子里翻找,又在板凳下面搜索著。 N.K0n[[+V&w,h#H#u
  “呀,柱子啊,你是不是找這個啊?你看你這不小心呢,我怕別人拿了,就幫你先收了。”三壯惡人先告狀,不過好象狀子有點牽強。 ln.w;zik ].`0X
  “啊,謝謝啊,我還以為這臭褲衩也有人偷呢。”柱子接過褲衩放到柜子里。 *aM*x$AzJC
  三壯覺得自己臉上火辣辣的,轉身就進了屋。
_6}'|Q%?$r^   三壯把手巾洗了洗,又擦了擦臉,突然他想到一個人,楚南,他……哦!他一個禮拜也不會來,是自己說的。 ,FS$T:ta?tT{+q
  過了一陣兒,里面傳來林天威的喊聲“三壯!搓澡啦!” -D4g;VtK V7c-`
  三壯平靜了一下,拎著搓澡巾走了出去。
|{i['`A'uS   林天威站在門口,笑呵呵地等著三壯,三壯熟練地用水沖了沖搓澡床,示意林天威躺下,林天威嘿嘿笑了一聲,回頭叫劉隊長。
0o3{;l!Q}G\#?   三壯心想自己真笨呢,有劉隊長在,咋能先輪到林天威。
G1L6V`+T)dv   給劉隊長搓澡,就像給其他客人一樣,三壯一點兒沒含糊,仔仔細細地搓了起來。不自覺地他又留意了一下劉隊長的那玩意,和其他成年男人的一樣久經磨礪,一點感覺也沒有,他看著林天威,竟然有些焦急。
4Z"u L ]%Y'b   柱子在一旁馬蔑埶捰a洗著腦袋,三壯看他笨笨的樣子,心里真是好笑。
Qb7xJ g   隨著他“啪”的一聲敲打,劉隊長滿意地爬了起來,嘴里頭夸著三壯“真舒服啊,手藝不同凡響啊,小林啊,你推荐得好啊。”
S0dl pub(Pu1n   “嘿嘿,劉隊長,你以后能常來就好!”三壯笑著端起水盆,沖了搓澡床。 +M*D'u+fa-L S
  “那是一定的了,三壯師傅,你這5塊錢收的少啊,應該擴大面積,或者到大城市里去開,準能賺大錢。”劉隊長走到噴頭下,一邊沖水一邊說。 f%a1n*_|zv%D
  “咳!劉隊長,您可別逗了,我啊能混口飯吃就不錯了,哪想到那多呢”三壯回過頭,示意該林天威的了。 4O+KDJV(lSoL
  林天威擺了擺手,“我今個不搓了”,三壯有些不解地皺了皺眉頭。
E`g3P3p   “我說三壯你還別不信我,這確實是個好道啊,要不我明天和我的朋友們聯系一下,你看行不?”劉隊長像是認真地說。
5n8BPUy1J+xX   “啊……,那謝謝劉隊長,不過這澡堂子是我爹的啊,我可說了不算啊!”三壯邊回答邊看著林天威,那小子正在淋浴下面打香皂,好象要完事似的。看見三壯看著自己,又沖他笑了笑。 $q(O o jF%o:Euqm
  “行,等你商量好了,跟我說一聲,還有啊,我看你這小子夠意思,有出息,以后有什麼我能幫得上的,盡管開口”劉隊長把洗發精揉進頭發,一團雪白的泡末從頭上滑下,又囤在兩腿之間的砥柱,不一會就把所有的玩意都淹沒了。
I*h.~Jj I!q   “多謝了劉隊長,那有事可就麻煩您了”三壯嘴上說,心里卻在想,操!有事,和你有關係的能是個屁好事。 hGZC`
  三壯不解,林天威怎麼不讓自己搓了呢,是不是上次他發現什麼了?還是,怕自己又會反應,怕在劉隊長面前出丑? K~AP7mwx
  林天威面向椈嚏A背對著三壯,三壯“無聊”地坐在搓澡床上,悠蕩著兩條腿。他目不轉睛地看著林天威在手上打了香皂,然后低頭,兩只手放在吊的位置,連搓帶弄,這時香皂掉在地上了,林天威彎下腰,屁股對著三壯就開了花,三壯沿著屁股溝一直向前,看到了吊在前面的兩個蛋,一高一低地擺動著。
0Ms1{'}Smqz/t,gh   三壯心里有些痒痒,自己問自己,你說,林天威那吊現在硬沒?
.M!A.GEb9[2bW   要找個理由那是很容易,三壯走到水閥前面,看看沒人注意,就把水閥向剛才的方向,狠很地轉了一下。然后又竄回到床上。 pQY,R"zKW4@ {] ] n
  “唉呦!”劉隊長、柱子、林天威同時跳了出來,可三壯只看到林天威。 f0fA4T6xr~ o h u
  他猛的向后一跳,然后轉身看著三壯,三壯這下看得清楚,那家伙還真不軟。 3V|.rN4W5v
  “啊?是不是水又熱了啊,真是的,你看看,這……劉隊長你燙到沒有?”三壯一臉的不好意思,一心的高興。他迅速地跑到分水閥的地方,把水調好。 BwM;Oz~!W
  “還好啊,我沒怎麼地”劉隊長說“不過,三壯啊,這硬體設施你可是要投資啊,不然以后這洗澡還不成了|豬了嗎?”
U%b tx$A   “嘿嘿,明個我一定找個好師傅給修修”,三壯聽到“硬體”一下子就想到了林天威的那吊,不覺又看了他一眼,心里合計著,操!叫你小子不搓!
1Q|1k)Me/g3e   林天威仍然沖洗著,柱子拿著自己的搓澡巾準備自己搓,三壯見了,大聲叫“柱子啊,來!哥給你搓!也不收你錢!”說著,又看了看林天威,發現林天威也正在看他。
y!d AmZJ
N-T&iEv~Ok (13)
7TDR%Fw-P^So` ~
h3j4I8q [TT1069]
*D8PK;jln4] ` 4Iqk0B rw AUA
  林天威用水沖了沖身體,又洗了洗毛巾,劉隊長也是洗凈了腦袋,拎著毛巾走了過來。
l)y(y_ y)ge p m   “啊,三壯師傅,洗得很舒服啊,今天還有事,不然一定多泡一會兒,哈哈” G!FEA'J
  “劉隊長,你能常來就好”三壯笑著說,劉隊長笑著走了出去。
o(fLW_6@Bt   林天威擺著走了過來,臉上有些奇怪的表情。 }@7zp p;hE
  “我今天是陪隊長來……我們一會還有應酬,我就不搓了”
(G9W3J+[i2gX:UD   “操!早知道,我就不在樓下跟你瞎扯了!”三壯的語氣有些哏。
\#A`x[S1xm   “哈哈,那我先走了,趕明個見!”林天威用手在三壯的腰上攬了一下,又用手背拍了拍三壯的肚皮。 ` l4rNF]
  “那好了,下次你不用買搓澡牌啊”三壯的臉有點紅,說完話還覺得自己有點賤。 cv|#v)WTBl
  林天威也出去了。
*P HDS@0c C   “來吧,柱子,上哥這來!”三壯招呼著,口氣就像在哄小孩,又像是在調戲。 xr*o1?+B eJ y.US
  柱子磨蹭著走過來,三壯連推帶拉地把他按在床上。 x} eR*VH0GS`
  三壯把手巾擰干,開始擦臉,然后是身上的水,他有意把手巾在鐺部來回扯了幾下,柱子那玩意跟著翻了幾個跟頭,三壯的臉上撇了撇嘴,露出強奸犯一樣的笑容。 Q,G]"Mi*Q
  搓完臉和脖子,搓澡巾從肩膀竄向胸口,三壯並不用力,輕輕地來回摩挲,直弄得柱子的乳頭“突”地挺立起來,柱子緊閉著眼睛,似乎還咬了咬嘴唇。
C@6t@!vl/aa   搓澡巾沿著胸口駛象肚皮,在距離草地幾毫米地方剎車,又迅速轉彎沿肋骨奔至腋下,在殘忍地踐踏了一陣后,繞上肩膀,將胳臂出溜個遍。 x-VF W%@-v I@](Q
  待上身搓完,三壯洗了洗搓澡巾,他看見柱子使勁地抬起腦袋,看了看自己的吊。
i;B9ujX2cR9T   轉戰下身,三壯把搓澡巾在兩腿間任意地划拉幾下,他讓柱子的兩條腿蜷曲,膝蓋向外,這樣他就可以更容易搓到兩條腿連接的地方了,不知道是柱子的身體不好搓,還是三壯有些累了,這里花了好長時間。最后三壯用手拖起那不黑不白的一堆,他毫不猶豫地用手按在上面,他感覺柱子的一點反應都沒有,心里很不滿意。 2Q;Fey5k
  換到搓后背的時候,他用了很大的力,柱子的身體跟著他的手還是前后擺動,三壯把套著搓澡巾的手插進了柱子的兩腿之間,並示意他把兩腿分開一點,以便自己可以為所欲為。 'W Ks0Gc(|
  三壯的腦子里一片空白,不知道搓了多久。
$d&P ^3kD'^   門“吱”的一聲開了,二壯大步流星地闖了進來。
DK)U2s}+l5X   “操!今個人還這少啊!” k AE2Tb/A:l2Y"u
  “啊!那什麼……”三壯猛地驚醒了。 5q `9ftW }.uW2ho
  “呀!這不是柱子兄弟嗎?”二壯邊說邊打開水龍頭,洗起手來。 #ai0A*{9[ J
  “二壯哥,你不忙啊”柱子的睜開眼睛,側頭看了看。
;~@$f%w{-tm   “操!今個換了幾個新游戲機版子,可他媽的好玩了,啥時候過去玩去?”二壯操起毛巾,擦了擦手。
1}(}&qKc&_)ym   “哪買的啊?”三壯把一盆水,潑在柱子身上,開始敲打起來。
HX^ ~!kb6u,f   “你二嫂她姑姑認識個賣版子的,便宜著呢,我就換了2套。”二壯脫了衣褲,在淋浴里沖了起來。
q ^k"I:S Q5i3Y   “哪個姑姑啊?我怎麼不知道呢?”三壯疑惑地抬起頭。 %O`a4U${$Aa
  “你個臭小子,咋這不記事呢?就是城中葯房的那老太太啊,人家可是認識你呢,今個還說要給你介紹對象來著?”
8h!C/t @g3C[   “啊,就是那個老刁婆子啊,她認識我?狗屁!小時侯有次買葯少了她2毛錢,她還告訴爹呢!”三壯想起來就來氣。
8r!t)E8[pL3`   “操!你小子還挺記仇啊,你不是偷著把2毛錢買糖球吃了?”二壯笑著說道。 [Cf(P ?
  “操,別提了,爹差點沒打死我!” +?M{qfR$G4gf
  “哈哈,爹那是怕你牙疼!”
1f-f-P8}zybU+b5`   “生意好嗎?”
'^ guN@G+gI   “還湊合……” ~/XA-R3{9_-^
   …… RN o%B.WX q
  三壯拍了拍柱子的背,“好了!明個把豆腐腦準時送到啊!哈哈” 5eT!K'` I;GC4PlV
  “啊……”柱子一邊爬起,一邊回著。 Q9dT ?\t;~?
  “你又欺負我們柱子兄弟呢?”二壯走過去,拍著柱子的肩膀,繼續說道“不給他送,明個送到游戲廳就得了啊!” Q@G0aq!UG9w
  “哈哈……操!”三壯笑著上前推了推他哥。 }!LN7k*W w}
  柱子紅著臉,慢慢地移動到了水龍頭下面。
f{ q^(NMp$F   “你去蒸蒸吧!正好我也歇一會兒”三壯把手巾搭在肩膀上,回隔壁去了。
6W*_(FYTo   把屋子里簡單收拾了一下,裝汽水的盆里面又熱了,三壯換了一盆冷水,合計著該買個冰箱了。 4Y%[y _9i0KQ
  不曉得怎麼回事,三壯竟然很累,他靠在床上,眼睛直直的,不一會就昏昏欲睡了。腦子里有幾個人在吵來吵去,他好象是在和林天威喝酒,后來……
]'eb&C N"f   這時候,窗外街上的大喇叭響了起來,三壯一激靈,坐了起來。 LdM HIC {7@
  “居民同志們,為了改造城內的電力網絡,縣電業局準備在明天開始分區重新布線,…………,在布線過程中,可能會給您的生活帶來不便,請居民以及沿街門市諒解,具體停電時間……”
6uNV'V+]*VB~5~H   三壯拎著毛巾走到澡堂,看見,二壯從桑那里走出來,臉色紅紅的。 s7H2wV?$A
  “這是咋回事啊?什麼改線又停電的?”三壯問。
v.xK3~?a'q]+bS)_o   “哦!操!以前就聽說了,說是俺這里的電線都已經老化了,不能修了,上級批了錢,讓重新弄”二壯沖了沖水,躺在床上。 .H0G FByv9Oyev[G
  “那得多長時間啊?” 3_p+fQ D1[
  “那不一定啊,不過聽說是要鋪到地下去,省得電線杆子了”
T5`2T J Z'@/E@e   “啊……那不是得一個勁停電啊?”
5Q2~e{4Q7er3B   “那不能……個別地方吧!”
V e qY:v"R   “咦?柱子走了啊?”三壯邊問邊搓了起來。 z%E9]]v9U7Z3kE&r
  “啊,走了,對了,剛才我在樓下見著姑了,說是俺家你二嫂跟她說,六叔看上小琳,要娶她當兒媳婦呢,還讓你二嫂給說媒呢” y.qP FsFBjn%z
  “是嗎?我不知道”三壯愛搭不理。
k V.Oo7v   “操!你心里咋想地?咱都知道,小琳不是姑親生的,你要是……,我就讓你二嫂別管,這傻娘們咋沒和我商量就他媽的……”
r5bE)X6_tZ L$G   “我沒咋想啊……”三壯應和著。 :BA1s%`K
  “我看小琳這孩子不錯,對你也挺好,就是……,這麼地,你跟哥說句實話,你不好意思,我跟姑說!”
6J/h:z6Zw'ZH+j6@   “我真沒想法,我還不想成家!”
-Rux%J D%|{,qmE!cz   “你老大不小的了,我明天給爹電話” d8~fj)sZr
  “操!你別沒事就雞吧打電話”三壯氣呼呼地,甩身要走,二壯一把抓住了他。 3f'~-] l:if9Q#GI
  “好兄弟,哥這不和你鬧著玩呢嗎,別生氣,來來來……你瞧瞧,這后背還沒搓呢”二壯臉上陪著笑。
vboz%J   二壯翻了個身,三壯繼續搓了起來。   “要不,晚上哥過來跟你喝酒?” G`J+U9i t~A
  “喝完酒,你打電話告訴爹唄?”
0cG.Pw~ L6Xa   “操!你跟你親哥記仇啊?”二壯伸手向三壯的襠部抓了一把,“呦!兩天不見,挺見長啊!哈哈”
Oh&U6e&W0l:G   二壯用手攏著三壯的大腿,又拍了拍他的屁股,輕輕地摩挲了兩下,三壯感覺哥說得沒錯,自己的吊是大了不少……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51

[size=3](14)   下晌永遠是最忙的,打二壯走了以后,三壯就沒歇著,直到晚上9點鐘,才有喘息的機會,三壯疲憊地走下樓梯,看見小琳把頭埋在胳臂里,伏在桌子上。鍋里的湯不斷地扑打著蓋子,一陣誘人的香味直往三壯鼻子里面竄,他這才發覺,自己是餓坏了。
g$H1AV s   三壯小心地走到門口,呼了幾口新鮮氣,小琳輕輕地抬起頭,看見三壯在門口,立刻抓了手巾擦臉,盡管很快,還是被三壯看見了。
$u7W^!b1xO'q"Q   “你咋地了?哭了?”三壯問。
q&FoGH-u   “沒,剛才被鍋爐的煙嗆了”小琳轉身走到臉盆邊,洗了起來。
8D&KYr~5}(V   “……”三壯不知道該說啥好。
mk p f9@!I-Zg   “啊,你餓坏了吧,快吃飯吧,媽剛才抽空吃了”小琳邊擦臉邊說。
:RIO GQ%J6Z"g$Uk   “你吃了嗎?”三壯問。
1iE|^9lt&i6@x   “啊……我吃過了,你快吃吧!”
,`+n+AF J9OC2^   三壯盛了碗飯,小琳把菜端到桌子上,他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。 4_(OF(Eu@)y
  “聽說,明個就要修電了,不知道咱這里會不會停電呢?”三壯邊嚼飯邊說。 $^@ ~i0q){)ckL
  “媽說,停電正好歇歇”小琳低頭擺弄著手里的搓澡牌。
!~@f3^/v*q g,bR%fF`(m   “也是,要是停點啊,我帶你逛商場去”三壯高聲地說。
e\Dw `.W;? `   “真的啊?”小琳的眼睛里帶著一種興奮“我正要買件衣服呢,你看我這幾套,多難看”
*`-k+T7ZB}#BL N   “不啊,我覺得挺好!嘿嘿!”
g$I~5[5bB_   “你懂個啥好啊……”小琳笑著說。
I,m"t,sE   姑姑從里屋走了出來,邊走邊罵道:“真他媽的不是東西,有人把洗發水的袋子扔進下水道了,害得水堵了半天……小琳,你還楞著干什麼啊?快吃飯”
o{9u^6YK+y   “我……我吃過了”小琳紅著臉,看了看三壯。
]:f(PKNk   “我咋沒看你吃啊,快吃,一會兒,你去胖六嬸家一趟,把這布給六嬸拿過去” 5D(V x8D1~IY'w
  “啥布啊?”三壯抬頭問。
kYJ h wO'NfM!u   “我求六嬸給繡個花樣子,你六嬸繡花可是出了名的好!” fQ7lA4e_Bk
  “我繡不就完了嗎?反正我一天也有的是時間”小琳看來是不大樂意。 ,u5}p2x2C(qr&xasm
  “你會繡個球啊,快點吃飯” 7_*WU5L W
  “那剛才咋不讓柱子帶回去啊?”小琳接過布,理了理頭發。
du/` y*Y8x$^S:r

  “你不樂意去,我去吧”,三壯放下碗,把布料接了過來。 BI.W,}A7S
  “你吃飽了嗎?”
&~ Lu1T"L-Q   “飽了!” EUK+x(]4E(Jm
,{8Kx%E\
  天已經開始黑了,街上的人也不多,午后的熱浪在慢慢地退卻,但仍是悶悶地。三壯拎著布,悠蕩著向中心路走去。 W~'L'St X
  好久沒出門了,三壯感覺輕松不少,不自覺地,竟然吹起了口哨,前面就是這小城里最大的飯店“百福樓”,是這街上的一伙地痞開的,聽說里面姑娘小姐樣樣具全,就是菜做的特難吃,六叔說他吃過,跟他們家的豆腐沒法比。 bq O| F7T | h
  樓前停了一些汽車,偶爾也可以看到高級一點的轎車,三壯對車挺感興趣,上前仔細看了看,這是一部“奧迪”,在這里很難見到。
4E0OC~,OFJ   一個男人踉踉蹌蹌地從門里面晃出來,艱難地搖到路邊,扶著一棵數,低頭嘩嘩地吐了起來。
WI/[+Wmoo+Y8z[T   三壯怕惹了麻煩,就繞過去走開了。這時,酒店的門開了,一個熟悉的聲音叫著“小林,你他媽的行事不?趕緊回來,我們都等你呢!” a7Q,n-ks7n
  三壯順著聲音望去,竟然是劉隊長,那路邊的準是林天威了,林天威搖著腦袋,繼續吐了起來,劉隊長顯然沒看見三壯,嘟囔了幾句,又回去了。 7swd:n;n;hml$K2C
  三壯急忙跑了過去,扶起了林天威。
| o*m&f"` C#g0e @   “你沒事吧?”
i~6l/f[ LG   “操!”林天威瞇著眼睛,看了看三壯,“你是……是三壯兄弟?” w&[S0{5So.z
  “啊!你怎麼喝這麼多?”
8Nq&^0W3B3ri   “真是他媽的沒辦法……我……”林天威打了個酒嗝,噴得三壯滿臉酒氣。整個身子都依在了他身上。
-v'x4s4W4q}   “好了,我送你回屋……”三壯感覺自己支持不住林天威的重量。
;Z` aj'x.r gO6c'V(_   “不……”林天威搖著腦袋,“再他媽的喝……我就……見不著你了……” y s_ JU)T;K
  “那……我送你回去?”三壯問。 Lh7ch^"qutj
  “好……,我告訴你……我是……”林天威用手比划著,三壯卻聽不明白。 Rl)Pn.O8Bwhaa
  “回哪啊?”三壯問。 *h ])A&r V'lYJ0K%c
  “回,我宿舍……你送我……” @2S!r'H?Q_
  “好,你等等,來,扶著樹,我找車” DRT]a oK
  “不用……”林天威擺著手,“我想走走,醒醒酒” m'|QD+j
  “好吧!”三壯把林天威的胳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,用手扶著他的腰。 +VP:bbm0n4@(?
  走了幾條街道以后,林天威的身體是越來越不聽使喚了,三壯已經被累得氣喘吁吁。
%o:`v+s;|z!A{   “我……我要尿泡尿”,林天威瞇著眼睛嚷道。 ,S$@Z5h9Z-_
  三壯將他扶到一個背靜的晲仇B,拍了拍他的腰“咳!尿吧!” cDmg;E7A
  “操!”林天威用手摸索了半天的褲門,卻怎麼也打不開拉鎖。
\q0Nl uDf   “操!……去……”林天威眉毛皺成一團。 Q-b.`ti8tBD
  “我……我幫你……”三壯的心里面亂亂的。 9N N+\8i/vt5ZH,W{
  他一邊扶住林天威,一邊用手,拉開了拉練,他憂郁了一下,然后就把手伸進褲頭,把他那吊拽了出來。 1Iftz\r k tAj Uj9i
  “尿吧!”三壯的心跳得厲害,不知道自己再做什麼。
F4d-Pdn a.o7j!|   林天威嘩嘩地尿了一通,三壯一直扶著那吊,他怕他尿到褲子上—他自己這麼認為的! "cI1Yhi L
  林天威好象真的很累,顧不得提上褲子,就載到了棆銦C zY QI*o \Gf V
  “喂!你醒醒……“三壯晃了晃林天威。
Ewu0WlP   對方沒什麼反應。三壯將他的褲子提了起來,把腰帶系好。正當他想扶起林天威繼續走的時候,林天威的腦袋“﹛妒漱@聲扑到他的臉上,三壯感覺臉熱熱的,一股男人的味道伴著酒氣撞在他的嘴上。
q k;I%X'J   “走吧!前面就是了”三壯抬頭看了看,幸好沒有人看見。
7h,q[ H2`0df n   兩個人晃晃蕩蕩地走到了監獄大門前。 E9[J,H mk&g/I+\
  “警官,這位是林天威,是劉隊長讓我送他回來的。”三壯扯了個不算是謊的謊。
+h6t5ZY;a"A-]   “啊,好了,你進去吧,小林他在北3號樓405房間。把這個牌子拿著,省得一會出來麻煩”站崗的小警察並不嚴格。有點出乎三壯的意料。
;nH0V7K g,i   “好,謝謝你啊”三壯扶著林天威沿著一條黑不隆冬的路走了進去,到了北面,有一個轉彎,他望旁邊看了看,原來他們獄警住的地方和犯人還是有一段距離,難怪,門口的小哨會這樣輕易讓他近來。 8a4O} T7J7W5\-g
  好不容易來到405房間,三壯推了推,門鎖著。 vE#W"AZ-q
  “鑰匙呢?”三壯邊問,邊在林天威身上搜索起來。 FRThxt_V7z
  林天威好象很配合,張開了雙臂,象犯人接受搜身一樣靠在了門上。 8^'?},U/A%ne
  在腰帶上,三壯找到了鑰匙,開了門。屋里面只有一張床,還有一個柜子,顯然林天威是自己住一間房的。房子簡單但干凈。 b8B/X9\%?'Du7`:~
  他將林天威放在床上。自己喘了喘氣。 rxf3m5V!n V
  “你……你別走啊……你……”林天威嘴里嘟囔著。 l5LB6J ]7j|BR
  “我沒走呢,你喝水不?我倒給你?”三壯走過去,坐在床上,輕輕地拍著他的后背。 gV-y Z3]*Z
  “我要……我要……”林天威嘟囔著。 7HiE!@ ei
  “你要什麼?”三壯剛要起身倒水,卻被林天威一把拉住了,真不知道,他哪來的力氣……
O0f\+q'?/zh"ZY)me     &qr5b`#Y(J7vUS l
#p@?HO1j6cP
%R9d L(rb l9sM

W} o8m`f0K wm T kX7EL
(15) wH@'AL4X;Jn5p
f0I7v k'\&MY
u\;i2FL*c!XY6i
-VEq{7x@"q;B5OS
  三壯的手被林天威緊緊地抓著,他感覺有些不自然,走了太長的路了,是挺累。三壯感覺自己的脖子上滲著汗,額頭也發熱了。他干脆又坐在了床上。
GvM*^N0}}%I?   過了一會,三壯發現林天威的呼吸已經平穩了,就試探著叫他。
]'BX1~'?8B-wi%yjX   “林警官?……你醒醒……”三壯搖了搖林天威的手。 Kh8jw]
  “啊……操!今天丟臉了……”林天威嘴里嘟囔著什麼。 Q,L7j8hL(z6[
  “操!,那怕啥” +qnc}8{ CxmP]
  三壯低頭看著林天威,他半閉著雙眼,臉色很紅,方正的下巴透著俊氣,兩條濃黑的鬢角沿著腮線一直垂過耳下。高突的喉結隨著呼吸浮動,嘴唇不時吧嗒幾下。 ^B$Q;xD3G*d [sB R5P \
  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搖晃在三壯的心里,他感覺自己和林天威很熟悉,根本就不像是兩天前才剛剛認識,林天威的手不停地捏弄著他的手,就像他給人家按摩時的動作一樣。 2Vn"oz UJ I"x/|$E)?
  “你松嘍,我給你倒點水喝?”三壯又試探著問。
M"uZ'{)nz$K\6\   “恩……”林天威答應著,抽回手去解衣服扣子。
,]m9f,Zw IF   三壯走到窗台前,拿起暖瓶,這時他看到了放在旁邊的鬧鐘。 M\ Fs| w
  “操!10點多了!……我出來這麼久了……布呢??”三壯在身上地下找了個遍,哪里還有那塊布的影子。 +A9S,CU @$C [1d
  “得,回去準遭姑姑罵!“三壯合計著,把水端了過去。 2ff _"w y"or
  林天威將汗衫的扣子全都解開了,領子和大襟散落在胸膛的兩側,胸脯輕微地起伏著,褲帶也松了,順著平坦的小腹向下望去,淡綠色的短褲剛好露了個頭,一撮濃密的黑毛沿著肚臍直伸向大腿深處。 xKrr5vC
  三壯呆了兩秒鐘,發現自己的下身竟然不知不覺地有了變化,他用手按了按,端著水,坐在了床邊。 rJp%X8cy
  那水很熱,三壯放在嘴邊吹了好半天,他扶起林天威的腦袋,把水遞了過去。
Z,g c B5P ION   林天威先是喝了一小口,既而就將整杯水全部吞了下去。正當三壯想再倒一杯的時候,林天威睜開眼睛,直直地看著三壯。 *]a{-|%T7a:d ~n
  “你……你還喝不?……我再給你倒點兒啊……”三壯有些語無倫次。 #dw)rqF6U2D%_
  “我記得……你下午還沒給我按摩呢?”林天威瞇著眼睛笑了笑。 )ACA`;D;{/O0x)z
  “啊……那什麼,你明天去,我給你按……”三壯低著頭,不敢看林天威的眼睛。他感覺自己說話不太正常,像……對了像柱子! jjy9g;yn8V$X
  “不……我今天就要按……”林天威閉上眼睛,厥了厥嘴。 #Y6a9H7VmP
  “這哪能按啊……你還沒洗澡……”
_ ~V%gn q9r/T r"J W4@   “操,你嫌我埋汰拉倒?”林天威把腦袋轉向一邊,無力地擺了一下手。
yr3p7y.r8Q I   “不是……那……好吧,你翻個身?”三壯站了起來。
&d3h%I2y6g1Mg   “不……就這麼按,我沒勁了”林天威笑著看三壯。
"yE;t3`)N3t   “好吧,你等我拿毛巾……”三壯轉身走到門后,他進門時就看到了放在那里的臉盆架子。臉盆里有一些冷水,三壯有取過暖水瓶,倒了些熱的進去。他先洗了手,投了投毛巾,又把它擰干。
d#TfQ'Hok%e N   “把門拴上……”那邊傳來林天威的聲音。 pl2ax9M!d
  三壯伸手拉住了門插戶,心里頭突突地亂跳,感覺自己是一個賊。 *Zh.v K#om8ITE c

:H+Gs#O"[!}p1F   淡蘭色的毛巾平鋪在林天威坦露的胸口,濕呼呼的,暖呼呼的,三壯的雙手輕輕地揉弄著林天威的肩頭,林天威輕微地張著嘴,腦袋向后倒去,喉嚨里頭的氣體又一次扑上了三壯的臉。 %H:{'\QtA,F1xk&h
  有節奏的拍打從胸脯延續到小腹,林天威的手不知不覺地攏住了三壯的腰上,三壯感覺自己的下身越發不自然,他更深地彎下腰,不讓底下的東西頂著難受。他明顯地注意到,林天威的褲子已經被撐得老高。
1n {A-RlRj@9?G   幾個來回下來,上身的每寸肌肉都被敲打過遍,三壯抓過林天威的手,為他松松骨節,沒料,林天威卻反將他的手握住,“這里……” j:kv$rl a
  兩只手順著小腹,滑進了褲衩。三壯的手被林天威按著,而他手下的,正是林天威那已經棒硬的吊。 J B+s,ssb&A
  三壯的頭騰地熱了,雖然他已經摸過自己的吊,還有二哥的,但是……眼前這人是林天威,一個獄警-他最崇拜的人,一個他也莫名就喜歡的人,盡管他自己還不知道。
eNq!y(^\wLQ   林天威還是閉著眼睛,嘴角向后拉了拉,喉結上下動了動。三壯的一只手被按著,慢慢地上下移動,林天威的吊狂妄地伸向小腹。
q+K7Ml6aSV   三壯慢慢地俯下身,另一只手輕輕地抓去林天威胸前的手巾,林天威的手從褲衩里抽出,猛地摟住了三壯的脖子,三壯一個不平衡,一下子栽在了林天威身上。 _'v!F1S4L|
  三壯的眼睛直只地盯著面前這個好象醉得不成樣子,卻能猜到自己想做什麼的男人。林天威微微地笑著,用一只手擋住了他的眼睛……猛地,他感覺自己的嘴唇被兩片熱熱的,伴著酒氣的柔軟東西包住,他掙扎了幾下,才逃脫出來,對方卻是不依不撓,繼續扑了過來,這次力氣更大,三壯明顯感到自己的下巴被堅硬的胡茬扎得亂痛。 ~n(A8P.~)\A}4N
  以前三壯都是在電視上看人家親嘴,自己從來沒做過,今天這嘴來得太突然,他竟然有些暈,不過,他感覺東西是不錯,難怪這電視里的演員總是愛整這個呢。
A` X"\ sh ]   林天威的舌頭在三壯的嘴上亂竄,好象要找個縫鉆進他的嘴里,三壯就故意緊咬著牙,不給他機會,林天威用手死死地摟著他的腦袋,搞得他換不過氣,好不容易他側了下頭,呼了口氣,卻被林天威逮到機會,那舌頭搖擺著就竄了進去…… ^ | OCgU B k
  經過這麼一折騰,三壯本來穿的拖鞋早就被甩到一邊,人也壓在了林天威的身上,林天威把三壯輕輕推起一些,把自己的褲子褲衩一並退了下去,然后,他的雙手順著三壯的腰慢慢地插進了他寬松的大褲衩,又撩起了里面的小褲衩,輕輕地揉著他的屁股。后來慢慢地推動起來。
&m.na)U9}D$~   三壯感覺自己在躺在一處沒人的大野地里,就他和林天威,他想干什麼都行,就像在那撒尿都沒人管一樣,舒坦極了。他迫不及待地脫去褲衩,讓里面的濕了頭的兄弟出來和林天威那吊認識認識……
~ dt6HZ8Z tf4de ? *z7e1~5Vm x0Z@
  在一陣熱火朝天的租收場面過后,三壯感覺自己已經沒有余糧了,他疲憊地躺在林天威身上,覺得他身下的倒是還富裕。
$cd%t5?"]%^   “你咋還硬哩?”三壯喃喃地說。 3Ogr `!X
  “你不知道,你咬它一口他就不硬了……”林天威繼續閉著眼睛。
I%}1@0Wz   “拉倒吧……”
(}hI_#I?7XK%y   “不信你照量一下啊……”
$]3f ^#M(rBQ2[
&@{zM;\   三壯醒來發現燈已經滅了,林天威已經發出了輕微的呼嚕聲,三壯慢慢地吧嗒吧嗒嘴,還是一陣腥味,不過比魚味好多了。他回頭看了看林天威,他赤條條地躺在旁邊,三壯忍不住用手輕輕地摸了摸那吊,軟呼呼地,用手套弄幾下以后,很快就又硬了。
Np/A uQla   “哼……干啥呢?”林天威問道。
tpts9N   “啊……沒,那個,我還沒給你按摩后背呢!”三壯傻笑著說。 '@N De5]D1G m
  “操!……那我可不給錢啊……呵呵”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53

[size=3] (16)   太陽很刺眼,三壯激靈一下坐起來,發現,林天威早不見了。 R zV_ ^|c!e
  他穿好褲子,踏上拖鞋,走到鬧鐘前一看,完蛋了,早上九點了,他想起昨天晚上是去六叔家送布的,結果……后來就到了這里,然后就沒回去,也沒打電話,咳呀!姑不得滿城找我?二哥……哎呀,二哥說昨天晚上去找我喝酒……他……操蛋了這回。他環顧四周,發現自己在一個非常生的地方,他甚至不敢想這是哪里,林天威呢?他在哪??
7g#?YL5]8e   “吱忸”一聲,門開了,林天威端著飯盒走了進來。 :l$lo D;c
  “啊,你去哪里了”三壯不知道說什麼好。 ;rIA/M7to
  “我去給你打飯啊,操!你還真能睡,昨天……” |c8S:P AF I
  “啊,昨天你喝得太多了”林天威還要繼續說,被三壯打斷了。 0k(b@2hC,m
  “操!昨個跟劉隊長陪客人,這幫逼才能喝呢,還好我碰見你了”林天威說著,抬頭盯著三壯的眼睛。 _7Y-v~3_o4B*_
  “嘿嘿,沒……沒什麼……我要回去了,我昨個沒回去,我姑和我哥該惦記著了”三壯轉身就要走。
x+VR#cP(N HWM   “沒事,我昨個半夜時候,出去給劉隊長打了電話,順便給你家里打了一個”林天威笑著說。
1y.u2hIIe   “啊,那你咋知道號碼啊?”三壯驚訝地問。 :qc"Y`(lh*^"p
  “操!逢春澡堂的號碼誰不知道啊……”林天威邊說,邊把飯盒打開,里面有花卷、粥、咸菜和倆雞蛋。
!m{Qwq   “那你咋跟我姑說的?”三壯還是不放心。
W;IN3Z+A a   “我說,三壯兄弟今個晚上陪我睡覺哩……”林天威一臉坏笑。
c s l"f(DP)jaz8~   “操!你說的啥話啊……”三壯有點急了。 GY(ThB t'Kk
  “呦!你還真當真啊?哈哈,我說我昨天喝醉了,三壯兄弟送我回來……”林天威一本正經。 A/L2M1`y#b1X*M3W2v
  “那還湊合”三壯總算放心。
Gq%}2n#{m`TR   “還沒說完哩!”林天威說到。
5mRBLs+xh   “還有個球?”三壯抬頭望著他。
*V^2~C&K t   “還有順便給我按了個摩,還……陪我睡了個覺!哈哈哈哈”林天威摟著三壯的肩膀,大笑起來。 4Az@"qhe&Q
  “操!你瞎掰呢你……”三壯聽出林天威是在逗他,伸手對著林天威的吊就是一把。
.T]$E9z b'R:@ m   “哈,你還沒鬧夠啊……”
E6[$i v5m6p
3]~rc~.N%`k,m V   吃過了飯,三壯得回去了,林天威非要送他,他也沒阻攔。 .R;@N;m9Eo4H
  兩人下了樓,從北口樓梯外面的路往大門走去。 C Y'F8OX5g!E
  “我當這里面不讓外人進呢,昨個咋這麼隨便就讓我進來了呢?”三壯邊走邊問。 f9V(B r5ED
  “操!你以為你自己個來能進得來啊?這不有我呢嗎?”林天威牛逼地說。 f1{g z^u
  “你?你咋這牛啊?”
p t+c*qX/?v ?   “也不是我,你不知道吧,劉隊長的表哥是這里的大頭兒,我又是劉隊長以前的老部下了,這里的人當然不敢攔我們了” KHTUA"H&[S
  “我說的呢,你咋還自己有個屋呢”三壯搖了搖腦袋。 -H:J2XF1NzD-f'L ~X
  “這事兒啊,就是那麼回事,要不能咋地,能混到啥程度就算啥程度了”林天威無奈地看了看天。從腰里掏出一包煙,抽出一支給三壯。 'n2Y,_K\Z
  “啊?我不會抽,我爹不讓呢,我抽煙,他就抽我!”三壯說的是實話。
-Lxo O+e8I1J4kb   “呵呵,我爸根本管不了我,小時侯,他一抽我,我就偷著出去抽煙解悶!”林天威無奈地說。
Z)B W)?m3I(p   “哈哈,怪不得了……對了,你昨個瞧見我手里拿著的布沒?”
2uKP1E }3o Y^ o!x   “沒啊,啥布啊?”林天威問道。 hdG|#Z)K"`/g;q
  “咳!拉倒吧,丟就丟了,正好呢!” 9G*t{ C!m2@fL
  “操!丟了還好?得,你也算是為了送我弄丟的,這麼地吧……”林天威從腰里掏出一張100元的票子,“拿去,再買一塊!”
6V&?&L z:wGs j#Fc+U h"nPB   “操!你拿我當啥人啊……”三壯把林天威的手推了回去。
;O!h~;dF'K   這時候,后面傳來喊聲“林哥,林哥,劉隊長叫你呢,快過去!” AZ?(Z%] e
  兩人停下腳步,回頭一看,一個穿戴整齊的小兵跑過來,徑直站在他們面前。
*}:\j9rrT'h$`   三壯端詳這小兵,長得眉清目秀的,眼睛閃著光。個頭不高,倒還結實。
(vT*ns F+~&Tk   “啊,小李子啊,你告訴劉隊長一聲,我立馬過去啊”林天威笑著把手里的錢放回口袋,又拍了拍那小兵的肚子。 ai8h P'W_2d;Pb
  “好,你快點啊!”小兵說話間,抬頭看了看三壯,發現三壯也正在看他,他臉紅了一下,跑開了。
rC _:OCn(P}   “你趕緊回去吧,我自己走得了”三壯看著林天威。 q8g-bReV
  “不忙,送你出了門,對了,牌子還在吧?”林天威問。 ?H"m*F ]@)o_4W
  “哦?牌子?”三壯趕緊將大褲衩的兜翻了個底朝天,沒找著。
6Q1Tg0B1d+Gh6f   “那完蛋了,你出不去了,這牌子是進出必須的,你沒牌子,就得一輩子待在這里頭了!”林天威說話跟真事是的。
u I ] M"g;u:C   “操!你唬誰啊?我才他媽不信呢!”三壯抬腿就往外走。 3t'c yh#v;I'KO
  “哈哈,不信啊,不信看看”林天威在后面笑著向門口的小兵擠了擠眼。那小兵會意地點點頭。
^q c Qlj.m2jU   “對不起,請出示門牌!”小兵一臉嚴肅。 y9Y.r+o%pn@6Ip
  “我……沒有……”三壯說實話了。
b T.}4GcHq   “那請您到監獄長那里拿批條!才能出去!”小兵繼續回答。
g/u"D1t"u/n   “我昨天是陪……”三壯想繼續說,聽見后面林天威笑得捂肚子。
T a(@:O @'`Yg h   他回頭望去,林天威邊笑邊招手。
}1B xg#}}   他走了過去,見林天威從褲兜里掏出一個牌子,就是昨天晚上的那個。
GQfT B w"z   “你故意整我啊你?”三壯有些急。
@ ~ c5}F%@be/kL   “不是啊,這個門牌是我今天早上在……”林天威招了招手,示意三壯把頭湊過去。
3w{.eM4eE.tW   “在你屁股上沾著哩!哈哈……”林天威大聲笑了起來。 %|EJn'}Y
  三壯搶過牌子,聞了聞“操!好象是在吊上沾著吧!嘿嘿……”
"L4U0E N6cW   “哈哈……”林天威笑翻了。 kL?:y:D y2c

a2y ye }[V k8YPL   三壯一邊回味著昨天晚上的事,一邊往家走,他老是覺得林天威根本就沒有喝醉,相反,自己倒是醉得不輕。突然,他想到二哥,他想去看看他。
"w[(w m)Fd.k,AU   游戲廳門口有兩個小孩子,趴著窗戶看了看,就跑開了,顯然還沒開門,從窗戶看進去,沒有人,他推了退門,果然門栓著。
gn1J*N.f:`8g   他又繞到后門,看見游戲廳角落的沙發上,綣著一個人,一條毯子圍著肚子,還有一半搭拉到了地下。對面的茶幾上,擺滿了空啤酒瓶…… )I!PFd3t[&X

!aF-a$V.z%cI
_(j_;`+I"dY\BX _K? m1Ms%dan

-hI EiO2KXf (17)  三壯敲了敲門,沙發上的人沒有反應,他又重重地拍了幾下,那人翻過身,瞇著眼睛看了看門,喊了一聲“今個關板了!”
*gZE9nV;DQc+^   “哥!是我,三壯啊!”三壯大聲叫著。 x["Er s1L
  二壯無力地爬了起來,不緊不慢地套上褲子,趿拉著拖鞋,把門開了。 S.B.~2z `["R2e
  “呀?今個兒咋閑工夫來看你哥啊?”二壯頭也不抬地往里走。
1kA+k7u(A7t(S7^;~&H   “操!這叫啥話,我來看你你還牛逼啥?”三壯跟在后面,楞裝強硬。“你喝酒啦?” ;lT ~ p/^*N
  “啊……”二壯把毯子折了幾下,轉身奔里屋去了。 b%Q/uc,z|
  “我昨個晚上……那啥……“三壯想來二哥準是知道了。 %_"E)f g?,F-cu
  “你干啥我管不著,可總不能放著堂子不管,害得姑和小琳找了你大半夜啊?”二壯轉過身,眼睛瞪得老大,眉毛也豎了起來。 5Hl W B)n S
  “我這麼個大小伙子,能咋地啊”三壯底氣不足。
Vp!K-PS bH   “操!你他媽的真沒良心啊還是故意氣我啊?”二壯舀了一盆水,洗起臉來。 4~.K;CN.Y3oE d*q0S0M/x
  “我哪能呢,我這不好好地嗎?哎?嫂子呢,大清早也不見她?”三壯開始轉移話題。
y0_+}-{!HU;A   “回娘家去了,不知道他媽的干個吊”二壯擦著臉,撿起刮胡刀。
)~M/n!i4}/lW O   “啊,那不是前兩天才回去,是不是你又……沒……”三壯見二哥把氣轉了,開始逗弄起來。 ]V(J-zX6v~l9f"I6I
  “操!你個小王八蛋的,成天拿你親哥開涮,瞧我不告訴爹你的事……”
.sMm d m._   “啊,親哥……我不敢了,來,我幫你刮胡子”三壯嬉皮笑臉地獻殷勤。
@;a0qH!f*Tb   “拉倒吧你”,二壯把他推到一邊“你想整死證人啊?” h~T!Jyo
  “哈哈,好二哥……”三壯嘻嘻地笑著,把手巾遞了過去。 v4jT7y%hY$pN2b:t
  “別笑了,說正經話,那個林警官到底是誰啊?又是客人?”二壯邊問,邊用手試探著胡子茬。三壯不禁摸了摸嘴邊,想起昨天他被這玩意扎了呢。 uZQg+sIJ9BQQ
  “啊,是啊,前兩天認識的,這不昨個碰巧他喝多了,讓我碰上了,我尋思著,怎麼著也得幫個忙不是?” 9zw#P8`*y
  “操!就他媽的知道你……唉?你送就送了,咋還一宿不回來呢?” q_?Oq{
  “我……不是把那個門牌弄丟了……”三壯一說謊臉就紅。 -U1~3F#Bw
  “我告訴你啊,以后少跟那幫人打交道,他們表面像人,操!其實他媽的都不是東西!”二壯涮了涮刮胡刀,打算再刮一遍。 X n@J@"^4m'i
  “我看挺好的呢,你咋這麼說呢?”
A!W3|K&e(m   “操……你親哥能騙你還是咋地?……哎呦……”二壯一個不小心,把嘴邊給刮破了。
?Ed3o0\3r   “哈!我說吧,這就你說人家坏話遭報應呢!”三壯邊笑邊說。
,G1v\_%G/v$i3x   “哎你個臭小子,我還管不了你”二壯伸手就是一拳,三壯順勢倒在旁邊的床上。 W h9g;L'h e;HZ2r"}p
  “啊……你打中我的種了……我……”三壯捂著下身叫了起來。 ;AKgZ.H\[ vv
  “呦,那還了得,趕緊讓哥給瞧瞧……”二壯拿著刮胡刀,怪笑著走了過去。
Z6wEU+Z0k-O Pum   “啊……哈哈……”
+bQA&@!dm3z   …… +`JD,IhG
  “好了,你是親哥,我服了,我得回去了,姑肯定等著我呢!”三壯斗不過二哥,只好求饒。
j)xA)F(]0H(g   “得了,今個饒了你了,我跟你說,昨天晚上,找不到你,小琳哭了老半天呢,姑還真生氣了,說等那個小王八羔子回來,我非……”
*d"G@2rdI0~@   “咋著?”
{"Ap7Z ypV+[   “打折你的腿!”二壯惡狠狠地說。
`7x/v5vBnd   “拉倒吧,姑才不會那個呢,我這就回去”三壯整理整理衣服。 dj"S"k fs9q |8h
  “行,要不,我陪你回去?”二壯操起木梳,撓了撓頭發。 _2K j i7bD
  “得了,你趕緊開門吧,我看有一幫小子圍這轉了半天。
y#g)s1I8F(b   “那行,回去多跟姑說幾句好話,呵呵,臭小子……對了,我晚上興許過去啊?你今個不送人了吧?”二壯說著,拿起床頭的一串鑰匙,走過去開門了。三壯的心猛地動了一下,哥晚上過去應該是高興的事,怎麼心里這麼不得勁呢?
mR+`!o_ P t
r(|Y9W[@   從二壯家出來,三壯的腦袋亂哄哄的,他感覺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,他也實在是理順不清,有好幾次,他差點撞到了樹上。
'B3X_(Ty/H-^   “咦?”走到葯店門口,三壯突然看見兩個人在門前嘮嗑。一個正是二嫂,另一個卻是劉隊長! &M9@s2j%]@ C:E
  他們兩個怎麼會在這里嘮呢?三壯停了腳步,在遠處看著,兩個人像認識八百年了似的,熱乎得很,三壯想想二嫂是有這能耐,跟誰都能攀上親,只見二嫂把手中的葯死勁往劉隊長手里塞,連那個葯店的老刁太太也跑出來,把錢給劉隊長塞回襯衫兜里。 gp:r"S/{+G#A o*zq
  三壯正納悶呢,一只大手猛地拍了他的肩膀。
?5N*LnQAU   三壯嚇了一跳,回頭一看,原來卻是林天威。 1\kE9l E.c"dBE
  “你走得夠慢的啊?怎麼繞到這來了”林天威笑著問。 +tJLC'biQ#dJT
  “啊……我到哥家轉了轉”三壯吃驚地說。
{6VG Oi9|uD _   “哦,我還當整天呆在澡堂子里,不認得路呢!”林天威的襯衫送了兩個扣,在陽光底下直晃眼睛。
2Nwz%Y.Z D2v@   “操!看你說的,你咋又跑來街里呢?” ^ hmC-z[)S
  “這不是要修電嗎?得挖地溝,上頭把活包給我們監獄的犯人了,我和劉隊長過來划區域呢”林天威抬頭看到了劉隊長和二嫂,又補充說“劉隊長昨天喝得胃疼,順便來買點葯”
9a(OOdVsx   “啊”三壯瞟了一眼那邊,二嫂還是滔滔不絕,說著說著還笑了起來。
FD Ef}*d0u2O   “那你都管哪片啊?”三壯問。 B\'c&TB H5T
  “啊,中心路南的兩片,還有……還有你們家前邊的一片……”林天威晃著腦袋,還不大好意思地說“我主動申請的呢?”
"C C+Q!Hd*aT   “操!那好啊,等你忙完,我給你搓澡……”
O-B W H vc{'H~   “啊……好啊,那什麼,我先過去了,你?……”
f2~ ^ c1u   “我得趕快回去了,姑等我該著急了。”三壯說完,又沖那邊看了一眼,轉身就走了。 tFuG} pBsA5P
  林天威盯著他背影,又回頭看了看劉隊長,笑著搖了搖腦袋,走了過去。
4s9AF7fBR0is
;d*WyOEA   三壯到了家門口,有點猶豫,其實是害怕,怎麼說,姑姑還是姑姑,他想著怎麼挨罵呢,六叔從里面走了出來。
|lUd!t$n   “呀!三小子,你他媽的大清早跑哪去了,我今個抽空才過來的呢,不你這買賣還做不做啊?”六叔提溜著三壯的背心領子,大聲叫喚起來。
J9Ku-h5sbWg%B   “啊,我有點事兒,你別忙走啊,我這就給你搓,你說你平常都下午來,今個咋還竄點了呢?我看準是昨晚上六嬸閑你埋汰了不是?”三壯一邊笑著,一邊拉著六叔。
p(iY1[IR   “操你個兔崽子地,我他媽不打你都對不住你爹”六叔上去就是一個9繨}。
)jN~`1X_7ujil   “哎呦……”三壯邊叫邊往門里躲,一下子踩在了一只鞋上,回頭一看,正是小琳。 c"v!Mi \-m3_*W0G
  三壯笑著臉一下子就僵了,繼而又賴皮地笑了起來。
E m.?Ew.T)i9~   “呵!小琳,好妹子,踩疼了吧?” J Fo4sA4_,G-v
  “不疼!”小琳白了他一眼。“六叔,要不你下午抽空再過來,三壯哥這還沒吃飯呢?” u mmvv:F,~/H"c
  “啊,大清早到現在還沒吃飯?你兔崽子跑哪聞腥去了?”六叔的老臉笑得跟花似的,三壯一見他笑就想起小時侯家里種的臭菊。 |8p^|E&_.Y5l
  “我吃了,你先進去,我這就好!”三壯還是笑著,突然他看見小琳的臉色不對,轉頭又說“也好,等我攢好了勁,好給六叔脫胎換骨!嘿嘿”。
.i4GEv!~(C j   “得了,我說不定晚上才過來了,下午有飯店訂豆腐,我還忙不開呢……對了,小琳,你六嬸讓我問問,你媽求她繡花的布呢,讓我帶回去” ^W3{ P#t0l`?&g
  “啊……”小琳看了看三壯,三壯趕忙搖了搖頭。 K-BZ A7^.W1c
  “六叔,等一會……不忙,你晚上來,我再給您,有好幾塊,我還沒挑好呢!”小琳笑著說。 .rU+E#e;a wbc
  “好……那下午再說,要不……,我讓柱子過來取啊”六叔邊走邊說道。
&L@ }5TV A   “啊,那不用,有空我送過去吧!” a.z~sj\2A{
  看著六叔走遠了,小琳轉過身,正要“訓訓”三壯,發現那家伙早溜進屋里去了。  
x+c[/Q;Mj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53

[size=3](18) x WS*R#w7WV)}s0j
  三壯噊噊銇]上樓,發現一個客人都沒有,心想準是小琳都給推了,沒人看著,連洗澡都不行。他打開柜子,找了一條干凈的內褲出來。
,d(YB#N1Zk6Dd   “你跑啥跑啊?”小琳站在門口,對著她喊道。
v8?$~2PjR_-E   “我哪跑呢,我這不換衣服呢嗎?”三壯嘿嘿笑。 cu {\.?tF,l
  “昨晚,我和媽等你等到12點了,后來二哥也來了,他一聽,就急了,后來我們分頭找你到1點多,后來電話來了,說你不回來了?我這個納悶啊?還以為你是找著哪百輩子的親戚了呢?”小琳氣呼呼地說。
EVO[&`0F*D   “啊?那你們沒去六叔家找呢?我看六叔還不知道?”三壯傻傻地問。
`*rA^N7?   “有啊,我最先去的就是他們家,我以為你和柱子玩牌呢,誰想到了門口就見柱子一個人端著豆子往家走,一問,才知道你根本沒去!”
{ `A QT"WY p/_   “嘿嘿,昨個……我尋思著,林警官喝多了,我怎麼也得送他回去啊!”
'[}"L}G0D0Ck7T   “送回去你就回來唄,和一個喝醉的人,你是能嘮嗑啊還是能怎麼地?”小琳不依不撓。 /B4@MM:n(j
  三壯的臉騰地紅了,不知怎麼地,小琳每次說話都象知道底細似的。 A}"cbeR!`%p
  “沒有,當時,我的進門的牌子丟了,就……” :gZ(\AkYD[
  “得了吧,你送到門口不就得了,人家別人不會接他進去啊,就你顯勤勤!”小琳撇了他一眼。
%Ckn7j^   “好了好了,都怪哥錯了,姑咋樣?還生氣不?”三壯把褲衩放回去,心想,現在是沒得換。
q:[,lb%c   “媽咋不生氣啊,昨天還罵我呢,說我自己不送,讓你個臭皮兔崽子送啥,對了,布呢?”小琳把手伸了過來。
(Wofo cSd IN0A'n5S   “啊……”三壯一臉可憐“……我……我給弄丟了……” f1y^k D]m A
  “你說你……咳呀!讓媽知道還得罵你!”小琳嗔怪道。 N[ K:[3w
  “反正都是罵!趕一塊了也好!”三壯撓了撓腦袋。
0lxX/o2Pc   “得,告訴姥爺你就不怕了?”小琳一句話杵到正處,她知道,三壯最怕他爹了。 ,z$dxe"wu3qdLG
  “那……,那我去買一塊回來吧?”三壯問。 +n/l2P&|5\
  “得了吧,你會買個啥,趁這會兒人不多,我去買了,直接送到六叔家吧,那布我看過,知道是啥料子的,你一會就下去吃飯,我媽問,你該知道咋答了吧?”小琳說完,又瞪了三壯一眼。 %G)U~b1w |
  “啊……嘿嘿,那不麻煩你了……錢呢?你有嗎”三壯陪著傻笑。
@oh CG2O   “行了,有!,我下面等你啊,你快點!”小琳說著,跑下樓去了。
uc@r&O,B   三壯重重舒了口氣,他抓起褲衩,走到隔壁,打開水,沖了起來,“操!真涼快!”
^3[7~6G]L7| \S&Z2_   他邊沖邊想著昨天晚上的事,覺得一切都太突然了,自己還沒發應付過來,還有就是二哥,他和二嫂是咋了呢?還有小琳,她對我這麼好…… J;k4J&V:`
  三壯擦干了身子,換了衣服,跑到樓下。小琳已經把飯菜盛好,三壯一下去,她就跑了出去。 |lM n!X K
  三壯端起飯碗,卻發覺一點都不餓,忽然想起,他在林天威那里吃過了,他們吃的一個飯盒,他們還用一個勺子喝的粥,林天威還給他剝的雞蛋。
5es {dd t/X   “呦……老三你回來了?”姑姑挽著袖子從里面走了出來。 e,d r3IaN-@ g,_FSl
  “啊,我剛回來,姑……今個還忙吧?”三壯一驚,碗都端不穩當。 :RF4~@2mm_
  “不忙!沒昨個晚上忙!”姑姑邊說,邊把幾個搓澡牌子掛在柜台后面。
8z[iKO\E   “嘿嘿,你瞅我這麼大還讓姑操心!”三壯傻笑著說。 -I5J5j:D ZR-{0h
  “得了,沒工夫跟你貧嘴了,小琳呢,跑哪去了?”
i'fR:J%O.hn#Y'x   “啊,我昨個沒把布送去,小琳又跑一趟!” ;U(A Qp JE
  “昨個沒送去,你今個早上咋不直接送去啊?” "FM"q(d["L"a1]
  “我……我這不是怕你惦記嗎?” -MleV"A#Mn$P
  “拉倒吧你,知道我惦記,昨個就該早回來,還有你看看,今個都幾點了?啊?” &_ij5O4p2@I[o
  “這……”三壯感覺沒話對了。
q4d/ZW7~F mh   “行了,吃了飯,你趕緊上去收拾收拾,一會就上人了,我先在這守一會兒!”姑姑把袖子挽了挽,收拾起桌子來。
d/H p:Of#T f1K i&J{5R   “哎!知道!嘿嘿”三壯見姑姑不再生氣,心里的石頭算是落地。
0Et(Gl|   “那你不會告訴爹?” 5JPo Q Be4cYy9?
  “那不一定,你以后乖乖地,我就不說!”姑姑抿著嘴樂了。
z Yhz@0z+P   “嘿!還是姑好”三壯三下五除二扒了飯,跑上樓去了,姑姑嘆了口氣,又搖了搖頭。 1h6A z&k-S
3he%@6jAq#IaBz
  不一會,就有幾個洗澡的客人,三壯開始了忙活,不過他感覺自己怎麼也沒有以前那麼認真,好象手里的搓澡巾不好使似的,尤其是他看了躺在搓澡床上的赤條條的男人,心里頭總是怪怪的。期間他抽空跑到樓下看了看,小琳正在給顧客找鞋子,看見他,點了點頭,他會意地回了一下。 ;g@)B!F m1SyJ z
  晚上吃飯的時候,姑姑談起修電的事,說是這里的挖地溝的工程包給監獄的老犯了,還讓小琳當心,看好錢啊東西的,說不行就關門幾天。
:h F(e.KxZvXo F   “啊,怎麼包給老犯了呢?”三壯假裝驚訝地問。
,ffU*o1PCjk;o   “難道你的林警官他不知道?他沒跟你說?”姑姑撇了他一眼。 Tq cnQn*@CU
  “沒,人家哪能跟我說這正事呢?”三壯感覺自己的臉都紅了,立即低下都,裝著咳嗽了幾聲。
1ddY+EKP] {!{z   “咋,被飯嗆了?”小琳在一旁忙著給他捶背,三壯用手比划著“沒事”又繼續咳了幾下。 &P(T PH'JU AGZ
  “活該!這麼大的人了,吃飯急個啥?”姑姑只顧吃飯,小琳也把手拿了回去。 f6GhD Z+iu)J%eG@

o)?,c1`W8m   晚上的時候,又有幾個民工來洗澡了,三壯瞄了一圈,那個聽話的楚南還是沒有來。倒是六叔挺算數的,拎著塑料袋就進來了。
^:O(@of   “呀!三壯,你這生意是越來越好,現在也能成個大款了吧?”六叔瞇縫的眼睛盯著排隊的搓澡牌。
.~PJ1Hm%iu;t   “哪能和你比呀,我這一天到頭,累掉膀子也不過這倆錢啊,你倒是,一瓢豆子兩瓢水,就是錢了!”三壯一邊忙活,一邊接過六叔的牌子掛了起來。 6U%yF nb _f/L.s
  “我那也是手藝啊,況且,現在這豆子貴著呢,掙得了幾個錢?” 0R7@J H+b|I
  “誰不知道你有本事,讓一瓢豆子變兩瓢啊?呵呵,到頭來賺更多!”
d.Z?$[ g-^*w"t   “操!你小子這是埋汰我啊,我門家這豆腐可是有牌子的,你可不能這麼糟蹋牌子啊?”六叔說話當真格的了。
!^'t7w)eQ3q   “咳!六叔,你這麼大歲數了,跟我小孩崽子叫什麼真啊?豆子是不能一瓢變兩瓢,這水不是容易著嗎?”三壯故意氣他。 o/qw u p0fTu
  “操你個王八羔子地,看我不踢你!”六叔上去就是一腳。
3mL8C!G0H0o)?'t   “哎……六叔,你踢人這工夫不成啊,還是換你家驢來吧!哈哈!”三壯邊笑邊嚷。周圍的大家伙都跟著笑了起來。
wK_ y6M9]4t E   “我還收拾不了你了呢,等我告訴你爹……“六叔說著,“扑通”一聲跳進了池子里,“唉呦!這水還真他媽的熱啊!”
s7yE dK)Cu2S   “哈哈……”大家又是一陣起哄的笑聲。
e+sxD%s/g@\ll Ue_.~ Lhp"?o
  快要收工的時候,二壯打來電話,說家里忙,走不開,不過來了,三壯有些失望。不過林天威一天沒有來,他倒是覺得空叨叨的。 -h#QCZ{1HiN w
  姑姑走的時候囑咐他“你可別又去做好事不回家啊!”,三壯嘿嘿地樂了一聲,把她們娘倆送了出去。
+F|0U2JK`9k   對著著空蕩蕩的屋子,三壯真的有些難受,以前咋就沒這感覺呢?他很想林天威就在他身邊,要麼是二哥和他喝酒,要麼……要麼那個好玩的楚南也行啊,要是……要是小琳呢?那會是什麼樣子呢? /G4l)s]g7GLc
  三壯鎖了門,準備上樓收拾一下就睡覺,這時,外面傳來了急切的敲門聲。 jY.B UBk"B B
b1wO.VCzP
+n{([KV(l

$_)Z;j~&{n5o (19)
:S%KFlr;joO s&Uyn/@or
p zH+].C"iC/OQ r
h J;P@(Oy8S L
  這麼晚了,會是誰呢?難不成是小琳忘記了東西……?三壯開了門,林天威騰地跳了進來。
G,e$R0`:ll:R:E$N   “你怎麼才來?”三壯驚訝地問,本來他要說,你怎麼來了。
d t5Pd(UF'L#a   “怎麼著,嫌我來晚了?”林天威邊說,邊把手里的一袋子東西遞了過來,“給你的!”,又把門關上了。
#Qb7bc3wncb[_   “啥?”三壯接過看了看,里頭是些水果,不過都希奇古怪的,有的連見都沒見過。
me-a}~j2a   “你怎麼才來,熱水都關了”三壯有些愣愣的。
!~ Y*d4B;?N   林天威扑打著褲子上的灰,又跺了跺腳。
|!Kbd.h)B#E.N H   “其實,等半天了,我在那邊小賣店看著你姑姑和那小丫頭走了才過來”林天威說著。 GB I ]z(YC+~Em
  “那……那我把熱水燒著?”三壯轉身要進鍋爐房,林天威一把就把他抱住了。
Z-q]R/WW3}   “你不想我?”林天威在三壯耳邊親昵地問。
"\:@?? Lr?6rA   “…………咋不想呢!”
'Qr[5^4P%xL:v   ………… ,G'd8}dz2U
  三壯懶懶地躺在床上,感覺舒坦極了,林天威用毛巾擦了擦身子,套上了褲衩,走了過來。 jps{%w4Ha
  “我一會兒得回去,劉隊長他們在喝酒,我偷跑回來了。” \A6v ^ RP5f:R_
  “哦!那……明個你來洗澡,我不關熱水!”三壯的臉還是熱得很。
+g,b&VC;O7EcI   “呵呵,啊,你早點睡吧,那水果是劉隊長的朋友給他的,我嘗了挺好吃,就給你帶回來了。”林天威說著把衣服都穿了。
eX!oR5@5S Gw~   “嘿嘿”三壯一時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,突然看見林天威的襯衫,有兩顆扣子沒扣,“哎?你一個當警官的,怎麼這麼不立正呢?我看人家劉隊長,都扣得板正呢!”。三壯站了起來,給林天威扣起扣子來。
;e K6S-S|1_U)O-C+t7lE8o   “操!你別看他們在外面人模狗樣的,其實他媽的……不信,你現在到酒店看看,肯定連一個扣子都沒扣!哈哈”。林天威一邊說一邊看著三壯。 X;z9Z#rAVO-al:D
  “那你在那,也是……?”三壯抬頭,倆人對著眼。 0V,?jZ|u7W6p
  “操!我……發現不好,立即逃跑!哈哈!”林天威一邊盯著三壯說,一邊用手,扒拉三壯的吊。
;@l'E%msQ1|   “你再弄,我尿你一身!”三壯任憑那家伙又硬了起來。
"Q"XL@M%z   “那我也不怕,反正你給我搓澡”林天威又把三壯抱住了。 HpWT8U9I G#@X
  “得了,你快走吧,一會劉隊長找不著你,還不整死你!”三壯向后躲著。 u|,B(N}+| _ y/{'A8F
  “我現在咋走啊”林天威一臉委屈。
:Oq9u&|L`{   三壯抬頭一看,林天威下身那里,已經跳得老高。
7Sj#db [l hyr   “操!你活該”三壯坏笑著。
-_:t(AQUW0v Jr
4L FMHKge([   “﹛I﹛I﹛I”樓下傳來敲門的聲音。
ETqqqM$p:l"i)r   三壯一驚?怎麼還會有人來?
i,_;uf$W p2Z p-f   林天威也嚇了一跳“你知道誰嗎?” %V,FR9_x"`
  三壯搖了搖頭,抓起褲衩就穿了起來“別管,沒事!”他把床上又收拾了一下,樓下的敲門聲又響了起來。
3L7[&w!O/s,D&N c{d.|+?)[af
  三壯開了門,二壯拎著一堆啤酒就進來了。
J~[!cM   “你不是說不來了嗎?”三壯接過啤酒,放在柜台上。 ]jO'gaA)d
  “操!,剛才有警察來查游戲廳……”二壯正說著,突然看見后面的林天威
"|0ALj+{   “啊?還有客人呢?”
z$\YW:?"N   “啊,林警官來的晚”三壯支吾著。“來,我介紹一下,這是林天威林警官,這是我二哥!”
SBW2_f?:RQqt   二壯打量了一下林天威,“哦!這就是你說的林警官啊”
L\?'y{6PpSB~   “啊,二壯哥,我見過你家嫂子了,還聽說你家的游戲廳,有空我可要過去玩玩!”林天威陪著笑。 j*Lsjp H
  “那沒問題,不過,我可不象我兄弟這麼崇拜警察,誰去都照常收費!警察嘛,收雙份!”二壯皮笑肉不笑地說。
r,A#Y(J3VgZ _0ySb   “哈哈,二壯哥還真會開玩笑呢,天不早了,我得走了,以后見吧!“林天威看了三壯一眼,抬腿要走,卻被二壯一把拉住了。
F`,t#K l3Z   “聽說林警官酒量不錯,來!正好!咱一起喝吧!”二壯指了指后面的啤酒。 0c)R^oz"h
  “說起來真他媽的丟人,我一喝就過!” 4M|t9]+Dv owH
  “沒事!哈哈,喝多了,讓三壯送你回去!”。 'byi`Ss
  “操!二哥,你咋能這麼說呢啊,林警官他還有事呢!”三壯聽這話里有話,上去解圍。
5RGr.T T~5Ku   “也好,反正這酒也不多,沒給你帶份!”二壯說完走到柜台前,拎起啤酒。準備要上樓。
H)Q#muz.n{   “那我走了,以后有機會,我請二哥喝酒!”林天威說著走出了門,三壯跟著出去了。 6Av t*lM,x
  “你別跟我哥生氣,他就這熊樣!瞎叻叻!”三壯不好意思地說。 5D{Gq[7_p
  “沒事,我有空過來找你”林天威笑著看了看三壯,轉身要走,二壯從屋里跑出來。 "W"b-a+]$fygK
  “哎?林警官,這是你落下了吧,我尋思肯定不能是我這傻兄弟的,這都是啥玩意啊,怎麼不象好東西啊!” 8k(\a&?t
  三壯這才想起來,剛才光顧和林天威那個了,水果忘在柜台上了。 6HROol8Nd&O
  “啊,這個留給你和三壯吃吧!”林天威擺了擺手,走了。
zx;Ju/oA ](g#G2`3]   “操!裝雞巴毛大方啊!”二壯拎著袋子走到門口的垃圾桶,剛要松手,三壯一把搶了過來。
c2m y3a$V/y(E({   “你吃嗆葯啦?”三壯氣呼呼地說。
8K-q0[+^7za"h   “咋?他當警察就牛逼啊?”二壯抹搭三壯一眼。
MVW#yM_a${   “警察和警察不一樣,人家是獄警,犯得著你嗎?”三壯邊說邊進了屋。 :\,DXo4vG y1l
  “操!誰不知道,天下烏鴉一般黑啊!沒他媽好東西!”
f B5?(z:C$})k[:p/|D7R,~   “怎麼著,我就是稀罕當獄警怎麼了?”三壯沒搭理二壯,拎著水果往樓上走。 (i#o#BF1sm
  “哎!你個沒良心的嗨!我大半夜背著酒來陪你,你就這德行啊?”二壯邊拿啤酒邊喊。
CeC U^(?wx   三壯停在緩步台那里,回頭看著。 f-oBr(~$b9{d
  “操!我還不是心疼你,你看,這麼晚了,你還給他搓個屁呀,要搓明個來啊!”
*Z(E&O;\c[FT.f^   “我樂意的”三壯還是沒消氣。 ni#L2e,E!`{
  “行行行,有錢難買我兄弟樂意,哥錯了,那也得幫我拎酒啊!”二壯笑嘻嘻地說。
-q7X j6AA Uxn   三壯呼了一口氣,慢騰騰地走過去,接過幾個瓶子。
6}{-m3zLE   “剛才你咋拿的呢?這會兒又拿不動!”
)mT`c ^q^   “剛才我是一卯勁,誰知道一松,再拿就他媽的不靈了!” O${r%d*tZDt"xV/X
Hsc]rx,v
  二壯一進屋,就發現,床上的被子都鋪上了。 [P|4~6U
  “呀?不是剛才還搓澡呢,怎麼還睡覺啊?”二壯放下酒,把被子卷了起來,抱到椅子上。
2[ H5U0H&N   “啊,今個我累了,想早點睡……我都睡下了,他才來的”三壯扯謊時候臉紅,你是知道的。
&CA*f.`?0U/? n0J   “操!我說你賤,還死不承認!”二壯把啤酒擺上,又想了想,“對了,熟食!還放在外面窗台上呢”
+KG(c g%J&HV
5HX9?(O-AO0ja qw`)NJ8jB
tKq(]/@:@|+I6_]7t

n&A3c+`e9d"d*w (20) ;V%j#c[/n Kz
/M s9RWrzk2S3b+S

H+w2qj @'`iPB 4Z~L+WyS
  “他媽的,今天那幫警察又查小孩,不讓玩游戲機!我差點和他們干起來!”二壯“咕嘟”灌了一大口。
bnC6Y:~lh   “你跟他們叫什麼勁啊!” A]i9xo1X
  “操!照這麼整,我還能賺個屁錢啊!過兩天還要停電,我這生意不他媽完蛋啊!”
QF:l(X'[2E   “停電也不是你一家啊,就聽著你一個人叫喚!”
$v,cG5K!J g5K   “也是,哎?我說,你咋一口不喝啊?”二壯見三壯抱著酒瓶愣著。
\k(i:R_   “啊……喝!”三壯說著,咕嘟一聲,半瓶啤酒下了肚,卻隱隱的感覺到,下身那里脹呼呼地疼。
7Re @H rb+|5{   “呀!這啤酒真涼呢!”三壯壓低身體,看著酒瓶。
:\#K(Lk,iad;^   “那是啦,我讓小賣店在冰箱里拿的!”二壯說著叨起一塊豬頭肉,遞到三壯嘴邊。
.H,B*|UU\Dy   “你吃吧,我要尿泡尿”三壯轉身向浴室里的廁所走了過去。 t7E!H&Y%BB
  三壯在那里捂著自己的吊蹲了好一會,終於過了那個勁。等他回來時,二壯的酒已經下去了,又開了新的一瓶。
#Pe4g.rA,r   “以前沒見你這麼窩囊啊,今個怎麼了?”二壯對三壯的表現不太滿意。 Q q5Qt4y
  “啊,我……肚子鬧得慌!”三壯有點害怕,懷疑自己是咋了呢。
Z p KP Z)HT$k   “操!沒事!拉了就好了!”二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嘴里頭填。 /yl%Q'Df n'_
  “你早晚吃成六嬸那樣算能消停!”三壯含著酒瓶嘴,就是不敢往里喝。
"u7vs(k@I   “我啊,胖就胖了,誰看啊!”
Au`Cq{'A6R   …………
5Or.E a Q+F8C   等到桌子上的酒瓶都空了,二壯已經迷糊了,三壯還是抱著那瓶酒,搖晃著底子,二壯瞇著眼睛叫著“好弟弟,別晃了,我跟不上……”
1U#AS)j c%mDNvA   三壯好久都沒有睡著,二壯的胳臂還是那樣攏在他胸前,被窩里潮呼呼的,不知道是二壯,還是林天威留下的味道。他突然感覺,自己對不住林天威了。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54

[size=3](21)   楚南穿著一件干凈的白襯衫,襯衫的下擺掖在一條深藍的牛仔褲里,腳上的旅游鞋是新的,三壯叫不出那是個什麼牌子,反正不是像個民工穿的。黑黑的頭發被屋外的陽光晃得發亮,三壯都懷疑他是不是洗過澡了。 Xe e6iz+aV-x3@
  “怎麼,今個不開?”楚南笑著,嘴角向上揚起。
o nKJ B6x Dm   “啊……這不修電呢嗎?你還真聽話啊,說一個禮拜就一個禮拜啊?”三壯搓了搓手。
Gp`7Z+kLp   “我們工地也是今個休息,停電了” Y j#H&^*E
  “你看看,我這還沒開,來,過來坐啊”三壯從柜台后面拉起一把椅子,放在楚南面前,自己“扑銦角@竄,就坐在了柜台上。 Z.Y"v2Bfb K6D
  “我尋思也不能開,你沒看我連洗澡的東西都沒帶嗎?今個閑,我偷空出來玩的,路過,就過來看看”楚南邊坐下,邊和三壯嘮了起來。 1PK c[ Y(I~ov.K6Rp
  “哦!那你是干啥工的呢?”三壯對這個問題向往已久。
;J$nl3S#_C0F(_ _   “啊,……呵呵,你看呢?”楚南揚起眼睛,盯著三壯。 K6~0g)~!V Mtq9^3aw
  “我看啊……你是……電工?”三壯合計了一下他的身材,估計力工就不大可能。 T3b+]![1^.o4y(vU?P
  “不是,電工都在屋里干活,哪能晒成我這樣?”
Ne(il3n7cw(Xx   “啊,對了,上次破皮的地方好了沒有?”三壯關切地問。 GC,aUX ~IP%ak#z'?
  “沒啊,要不咋不來呢?我回去后就腫了,后來流血,再后來化膿……然后……”楚南搖頭晃腦地扯。 4W}8y'Gv4l d^ A
  “拉倒吧,唬誰啊?你當你是被蒼蠅扎了啊,還化膿,膀子咋沒爛掉”三壯說著,就拉楚南的胳臂“讓我瞧瞧”。
Wyq.@V'h   “哈哈,……別……哈哈,我錯了,我唬你的!”楚南一邊向后躲,一邊求饒。 "~ q.N0H*S`KQ
  “說真的,沒事兒了吧?”三壯停下來,嚴肅地問。
h4W4T)B lb   “早沒事了,就是這兩天太忙,就沒過來!”楚南的擠咕著眼睛。 kj;^^ `cIl+C
  “操!就知道你沒事的,對了,你到底干什麼的啊?”三壯把話拉了回來。 3O1|Ns n vI"EMn
  “我啊……哈哈,我什麼都干!什麼事沒人干的,我都干!” ?N)W`:D b0W
  “滾吧你!給組長洗腳丫子,給工頭擦屁股你也干啊?”三壯笑著說。 W"`k/O\O7O L
  “那些都有人干!用不著我”楚南用眼睛夾了三壯一眼。
6lJ M!B.B   “還真有人干?誰啊?”三壯驚訝地問。 mN _$`{4CeRKeeR
  “你唄!上次和我一起來洗澡的就有我們組長,你不就給人洗了腳丫子了嗎?還猛著勁搓呢,至於給工頭擦屁股嘛,我回去就拉他過來,你不就有機會了……”楚南笑得后仰,三壯氣得都對眼了!
tk i UeP%[   “操你個臭小子,我還琢磨不過你了呢!”
(?'J)e(s3qs   “哎……別收拾我啊,我這不是給你拉生意嘛!唉呦,你還真……哈哈,別咯吱我啊……”
+Z/sCZ.Tew[   三壯抓住楚南的胳臂,使勁撓痒他的肚皮,樂得楚南喘不過氣來。
s AU3X4sO:NuX   “說!到底干什麼的!”三壯典型就是威脅。
1M/a~X(m ["cC;g   “我說……我坦白……我是……哈哈……我是學生!”楚南艱苦地吐出這幾個字。
&E-^&Dbx1K   “啥?你是……學生??”三壯吃了一驚,立馬停了手。 R X4?@$Sp"a
  “啊,怎麼?還不相信啊?”楚南整了整衣服。
%ymJV;jJy)EK&X5V   “不是不相信……那你咋在工地……和那些工人在一起呢?”三壯不解地問。
t#_Eu\   “誰說和民工在一起就是民工,那我現在和你在一起,就是搓澡的啦?那警察不都成流氓?那養豬的不就成了豬了?”楚南的道理不少。 X5GEs-w{#Mw
  “少貧嘴了。說說,你咋回事?”
)_ Z5f z%wV   “沒咋回事啊,我大學今年畢業的,學建築的,就找了個機會來工地實習的” EpM2AHr2T/_
  “哦!那你實習還用干活啊?” +YM.Q2f[(c}
  “當然了,實踐啊!” F\ \fO]
  “還實踐,我看你是犯賤!好好的大學生,跑到工地去受罪,你他媽的是不是有病啊!” /_w,|WP LP[)_ |
  “去!不準侮辱勞動人民”楚南扒拉一下三壯的腦袋。 N)t$x}%} O,\
  “侮辱?我還強奸呢我!”三壯就是不理解。不過這會兒,他對以前的一些疑惑倒是有些清楚了,“怪不得我看你細皮嫩肉的,咋瞅咋不象!”
4C7z(o h@V mT8s   “在這里挺累,不過學到不少東西呢!”楚南一本正經。
1|7M tf ^f,hy&|v   “那你也是有病,對了,那你什麼時候走啊,和這里的工人一起?” 0oKuD??$dc
  “不一定,哪天說不定我爸一生氣,就給我提溜回去了”
t!_PfG ?S   “活該,我要是你爸……”三壯還想說,卻見楚南斜著眼睛瞪著他。
;y;V/GM&S%X   “嘿嘿,瞅啥?我不說了!……哎呀,我看幾點了?呦!不早了,我差點忘了事呢!”三壯看看鐘,都九點半了。
~ O&Le^T%A?m   “你有事啊,那我不耽誤你了!”楚南說著起身。 8Q1@X7lT W+{:{
  “啊,我家鍋爐的小鐵門掉了,我想找個人跟焊焊!” 'J/? |,@b L H~0~7K9Q1e
  “啊,讓我看看行不?”楚南轉頭正對著三壯的眼睛。
.s%`&f%F)l$s5lg@0O6q   “拉倒吧你?你會看個吊!”
[M|}%V%xx   “我哪會看那玩意兒,這整個城里的吊你不是都看過了,我哪比得上!不過這電焊……”楚南神祕地笑著。 `1_^s.?Up#Ki h
  “咋地?” @m4Q\ K
  “我是最在行了!”楚南神氣地說。
)^O2G L$pW5e   “那好,你過來看看吧!”三壯將楚南領到了鍋爐房。 ,]&BnxZHv"@1^3c
  楚南走到鍋爐前,像模像樣地看了看。 y*aW*m k
  “哦!就這點小毛病啊,包在我身上!” -E}9OjxK(]#Q'?
  “那好,你焊吧!”三壯兩手擄著肚皮,坏笑著晃著腦袋。 6{nu+Wcd&]
  “沒有電焊的家伙啊,我怎麼焊啊?”楚南抬起腦袋,直看著三壯。 7Bc^$`r#~7B#O
  “操!我尋思你這麼牛逼,根本不用焊條呢!”三壯哈哈大笑起來。
I%Dd({5a {&Uf
7Gb u+Wi z\vj   楚南非要幫三壯把這玩意弄好,還說他能借到電焊機,三壯也不好拒絕,就由著他跑回去取工具了。
^ pT+]p"Y\   他出去送楚南的時候,發現林天威正在朝這邊張望,他擺了擺手,林天威跟旁邊的人說了句話,就走了過來。
7A,H5eJ FG+z$Z.t%R   “怎麼,你不是懶到才起來吧?”林天威笑呵呵地。
3c5|mQ1FD   “操!我哪來那麼懶啊,我收拾半天了!”三壯推了推林天威的肚子,抬頭又看見他的扣子還是有兩個沒扣。 m M!}+v3H
  “你還能有點警官的樣不?那脖子冽合著就好看啊?”三壯說著要給他扣上,被林天威攔住了。
0ha.v6R;[$f'Sjl   “哎,現在在外面,又沒人管,這麼著舒服……你饒了我吧!啊?好兄弟?”
J9j/b @4u5v'Wn   “不中!在這你得聽我的!”三壯倔上了,林天威笑著搖搖頭,把扣子扣了。 M@5X}UuqD
  “剛才跑出去的是誰啊?”林天威問 /]1c%c(H9H d+FL9[
  “哦!一個小客人……對了,就是和你一天來的那個……用褲衩砸我的!”三壯邊說邊學。
U1u"~InqA4y4l/r   “我咋不記得呢……和我一天來?要不是,我上半夜來,他下半夜……”林天威用一種怪怪的眼光看著三壯。 ,cEP L*V
  “操你二大爺的!你……”三壯正要發作,林天威連忙捂住他的嘴。
~ Im8Hb*a1T$}N!? n   “我錯了……我錯了!”林天威陪笑著說。“都是我不好,我說錯了!是他上半夜來,我下半夜……唉呦!哎呀……哎……你別抓……別抓那兒啊……服了……我真服了……唉呦,疼了……哎哎哎……有人看著呢” 3H1cgj(j'b%y
  三壯鬆開了林天威的寶貝,手反過來抱住了林天威的脖子。 8}-twWblf;JU-ZZ
  “還瞎說不?”三壯問。
d%t:R}s;}3nJW"oY   “不說了!”林天威乖乖地求饒,三壯這才把手放開了。
%{HS$u+FQ ed   林天威把衣服整理好,三壯走上前去,嚇得林天威往后一閃。 %Q!t y[k)z R J
  “怕啥,我尋思告訴你,那小子他都是白天來……”三壯坏笑著說,氣得林天威差點摔了一跟頭。 5n&?0F+k1f-rJ

h VMSD A7f6|:]
Y9g-TJ"a A l pIZg d

0DIB]'N1E'@2x (22) .K;~ QFg7a
)y+aR'nPz S[,i:O

8U Y5E"M!B(g.xxB &ZZD;t~c9ei
  林天威和三壯鬧了半天,正要回去,門外的自行車鈴聲“哇啦哇啦”地叫了起來,楚南推著車,后面綁了一太電焊機,車前面掛了個破筐,里面裝著電焊帽,散落著電線,還有一些焊條。
e q$i1j G? b N   “我說,你這破鈴咋這難聽呢!跟收破爛的似的!”三壯走過去,看著滿頭大汗的楚南。
0P:EV3\gR(U   “嗨!還真讓你猜著了,車是我跟收破爛的借的!”楚南樂呵呵地說。
w(Fg7[;B` h   “操!服了你了,誰還都認識呢!” 三壯邊說,邊把捆機器的繩子打開,那電焊機在后坐上搖擺了一下,自行車竟然有些傾斜,林天威見了,急忙過去幫手。他一手扶起車把,誰想另一只手卻按在了楚南的手上,他一驚,又放開了。 kf7h+g$za_A~H
  “啊……你扶住了,我幫他搬”林天威看了楚南一眼,他正用力扶著車子,沒留意剛才的動作。 K,dbBR
  “操!挺沉啊這逼玩意!”三壯和林天威合力把那家伙落地了。 le"i o&g ?&n.|o1T
  “那是啊,剛才我放上去也費老半天勁呢”楚南停好車子,把筐拎了起來。 +cLlq7w
  “你咋還認識賣破爛的呢?”三壯不解地問。 bW7m4L1i6w1D
  “他總上我們工地揀破爛,后來我看他挺不容易,有他用得著的,就給留著,這回管他借個車,他還不借啊?就是沒有三輪車,要不就好拿了”楚南說著抹著額頭的汗。
O]&_cS)X   “這個不就是剛才……”林天威看了看三壯。 (x'ayl6{ \
  “操!沒收拾夠啊你!呵呵,我給你們介紹吧!這是林天威林隊長,這是楚南……” :@ i.S)g+S9Y-Q*N/O&~M"I
  “哈!這名字聽過,好象……還跟什麼太監啊公公啊什麼的……”林天威笑著看看楚南! vpU}&~3hs3e
  “公公不敢當,你們實在願意叫,叫外公吧!哈哈!”楚南算是開朗。 [WN*Ek }cn@
  “操!毛還沒長全就要當外公……”三壯損了他一句。 &XFT(` E!p&BmiV
  “得了,別鬧了,趕緊搬屋去吧!”林天威說。
%X f._@[Z N2Lv Z4c)BSWY I
  三人把電焊機擺好,林天威和三壯就只能站在旁邊看著,他倆對電焊一點不明白。 sUU2W~a V
  楚南把電線翻來覆去折騰好幾便,嘴里還嘟囔著“唉?是這麼地……還是……”
J!T8u4|oC;R{3w d sj   “操!我說你別嚇唬我啊,你到底行不行啊?這可不是鬧著玩的”三壯伸著脖子問。 {@,w#^8AT9J-~L?
  “好了,馬上就好……這個是……啊……對了,就這樣!”楚南把線接上,回頭笑了笑。
t+n k'?!mn   “那什麼,你把插頭拎過去,我喊‘來電’你就插上,我喊‘停’你就拔下來,明白不?”楚南對著三壯說。 e(z!m)Ql@
  “啊?怎麼……這……沒有刀閘?”林天威疑惑地問。 wJ+TF$Q
  “嘿嘿,我忘帶了……”楚南笑著。 ]c7Q)I}9y
  “得,你去吧,我幫著他用東西推著這小門,不讓它動”林天威找了根火鏟,正好抵得住。 2?yab;ai
  “你行不行啊?”三壯還是不放心。 I*wE-~1} JC
  “行!”楚南套上手套,抓起電焊帽,對著三壯笑了笑。
;XCsx2T8\Y   “好,你小心啊!還有你”三壯轉向林天威“別睜眼睛看啊,那玩意要命的!” (wRVZ'N?Qy
  “知道了,沒事” %m$bet#hf3w-YU
  三壯拎著電線到了隔壁屋。 "[2W%SwE^}O8U
  楚南把用電焊鉗夾起一根焊條,林天威發現,他的手有些哆嗦。 H/k\+X]0e}l
  “好!來電!”楚南顫抖地喊著。
)r ^}^1J S:]WE   “咦?怎麼沒電啊?來電!”楚南又叫。 'L;L3[zil2n:J
  隔壁的三壯喊著“有電啊!我插上了啊!” 4{g S*i2Q] a R
  林天威也轉過頭,看著怎麼回事。 SA%?-hV"L+C
  “啊……這根線,怎麼掉下來了”楚南抓起那條線把它掐在鍋爐的門角上……
.kRxVX3pT`+^F   “啪!”的一聲響,火花從電焊條的和鐵片之間閃出,“馬蔑埶捸谷a飛濺了半個屋子,楚南“◎瞴角@聲倒在地上,林天威“啊!”了一聲,三壯急忙把插頭拔了,急步跑進鍋爐房。
J5q4hm aU+K   “楚南!楚南你怎麼了!”三壯扶起楚南,大聲叫著。
~JSW$Y.A@   “操!你說你……你醒醒啊!”三壯嚇得魂都飛了,林天威急忙伸手摸著楚南的鼻孔,又拿起手來看看。
h3qP9@'C} szW   “沒事,沒事,有呼吸!”林天威松了一口氣。這時候楚南慢慢睜開了眼睛。 +~`+Z1s3l'JZ
  “操!你嚇死我了你!”三壯這心還是砰砰亂跳。 jk^T6d
  “唉呦,這玩意還真他媽的邪行,我見別人用好好的,為什麼我一用就……”楚南緩緩起身,坐在了地上。 _a*l:b#~4Vu\;X8[ J
  “你小子原來沒用過啊……操!你這不坑人嗎你,差點嚇得我背過氣去!”三壯也癱坐在地上,回頭看看林天威,他正捂著自己的手。
fp"NYP   “啊?你咋了”三壯抓過林天威的手,上面一個紅色的腫塊,還滲出血水來。 LTjT eV
  “被火燙了吧,快過去蘸涼水!”三壯連忙爬起來,拉著林天威走到隔壁的水盆前。楚南也跟著過去了。 _"R:d%q+I M&H7b
  “沒事,沒事,我沒什麼,倒是你……”林天威回頭看著楚南。 _9wN.GO
  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,咋真跑電呢!”楚南無辜地說。
p*? K H7B$W   “行了,這就算萬幸了,你沒出事,真是生孩子不叫生孩子……”林天威邊捂著手邊說。
"J(e&K&D6]#j&nOH   “那叫什麼?”三壯和楚南齊聲問。 u3N&]v"R.@ F7q
  “下人!” s(DO?Fp
  “哈哈……哈哈哈……”三人一起大笑起來
#g%{"@qF1^'EG x(B\LEeF5N%f6G
  等弄好了林天威的手,楚南卻卻地問“要不,咱再試試……?”
CEe ?-A   “得!祖宗啊!你饒了我吧,你不要命,我還想多活兩天呢!”三壯哭著臉說。 o9s9FM ]h6r
  “就是啊,你說我一個警察,雖然不說‘英勇’犧牲吧,可這死在電焊條下也太冤枉了!”林天威也怕了。 y#n,A+P\Hm
  “要不,我去求個人吧”楚南是真想好事做到底。 5A+r?wF,Y
  “我不修了……我認可了,誰給我修我也不讓了!”三壯搖著腦袋就把插頭邊的電線挽了起來。
/?)A,^i Y9i |,Q   楚南無奈地走進了鍋爐房,準備撤了。
&o8[W;],QN6S3G   這時,三壯抬頭看見一個小伙子站在門前,他個子挺高,頭發剃光了,臉是黑黑的,眼睛很小,但很有神,穿著勞改服,可以確定他是一個挖溝的犯人,他上身敞著,肩膀被晒得黝黑發亮,褲子提得很低,可以清晰兩條胯骨的從兩側延伸到平坦的小肚子下面,肚臍到褲腰的距離有那麼長,似乎再低一點就能看到……。那小伙似乎看出三壯在看他,不好意思地低頭晃了晃腦袋,又要說話的樣子。三壯回過神,意識到是找林天威的,忙叫了一聲“林警官,是不是找你?” X^'z3x+G:j
  林天威回過頭一看“哦?小黑?你什麼事?” $O7\+KM:Il.M
  “我……我想要口水喝!”那個叫小黑的看到林天威是吃了一驚,哆嗦著從背后拿出一個臟呼呼的塑料瓶。 D1F+S o6_&B _
  “啊……你等著,我給你接水……”三壯過去就要接那瓶子。
$G/m~z~6yy)R_[A   “慢著……”林天威攔住了他!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55

[size=3](23) r%B4Gi h m'G/V
  三壯沒敢接那瓶子。 6o\ o^(Y$Y%jR*j
  林天威走過來,打量了一下那個小黑。 #c s7n If?K,N%w
  “你以前是不是在工地干過?”林天威很嚴肅地問。
x5?!QI r-IfMu'g*R   “是……”小黑抬起頭,三壯發現他的眼睛特亮。 XG I`)w m6tg3? A
  “那電焊會弄不?”林天威接著問。
6|u C!`6Uc|x   “會……就是打進來就沒鼓弄過了!”
g7CDn$sSI2}g*V]I   “得,那你幫著把那邊的東西焊好了”林天威指了指鍋爐房那邊。
5q M EX/\"C6t5IU   “啊!行”小黑向那邊望了望,回頭又說“那我的溝還……”
k%o|jr?0y&Z   “嘮叨啥呀?那邊我安排,你就顧著把這弄好吧!”林天威擺了擺手。
/z*e7}t X\   “別耽擱你們了,我一會兒找人弄得了”三壯有些不好意思,心想林天威這不是假公濟私嗎? *YM&R(y3oU"SK
  “沒事!讓他弄吧,聽說他手藝還不錯的!”林天威笑了笑。
I5YKBn@4z,o   這時外面有人喊叫。 #[wxM4Q,L6E
  “林天威……林警官,有人找你……” ,RF5t CuF
  林天威走了出去,三壯向外面看去,原來是那個小兵,叫什麼來著他記不住了。兩個人低聲說了幾句,林天威拍了拍他的肩膀,那小兵向屋內看了看,就跑開了。
;cqJ7m1s   林天威又走過來說:“我這還有事,小黑,你就幫著干吧,完事回去接著挖,完不成我找人幫你!對了三壯,你呀,要千萬小心點,別讓他把房子點了,呵呵”
\m7_k5}f,U8LVe   “操!行了,你用人家就得信任人家,你走吧,我知道了!”三壯推了推林天威,林天威沖著楚南點了點頭,就離開了。
g"Nq8?8eMf(Ga1|9^   那個小黑走到鍋爐前,看了看,又拿起焊條,比量了一下。 -E CwZ'ahD4M(Y
 [TT1069]
0a)i-f vR:ww7sV   “那……這……我,我去買吧?” L+m%IOs6[
  “不用買,我去回去再拿……”楚南搶著說。
-UHPpQ5? m!KU4|   “別老是麻煩你啊,我騎車一會兒就回來!”三壯說著走了出去。 .x+t:s(P O^-z4I
  “唉…………”楚南拉住三壯,低聲說“我可不給你看家,這些都是犯人……我可害怕!” ql|E)g)c'Aou~,O
  “操!……”三壯要大聲損他,卻被楚南捂住嘴拉到大門外。 1~ w6~v/Q9X\h
  “你小點聲……你等我吧,我這就回來!”說著,他把車子抗過了門前的溝,騎上就跑了。
ne9AK,i8Xs5D9e"x2a   三壯笑著搖搖腦袋,回到屋里,抬眼就看見了柜台上那個塑料瓶子,他猛地想起,那小黑不是來討水的嗎?他轉頭看看那小黑,正在低頭捏著電焊鉗,表情亂親切的。 A l_%iGi?-v%^
  三壯跑上樓,從大盆里撈了一瓶汽水,覺得不夠,又撈了一瓶純凈水。
u$P1o!N#UZPn^ Y   “來,先喝點水……”三壯把汽水啟了,遞了過去。
}R ^%^E   小黑抬起頭剛要接,發現是一瓶汽水,臉上有些奇怪。 [)O*h U} z
  “不用,我喝自來水就得!”他站了起來,沒有接。
]U)e E(k-T? v   “操!你也真是的,啥不一樣呢,你能幫我這個忙,喝瓶水算啥”三壯說著又遞了過去。
(kf#DeuQ   “我真的不喝……”小黑還是沒接。
&n4_ YV*N7y l   “看來,我是非得讓林警官給你才喝啊?”三壯假裝正經,雖然他知道自己這麼說不大好。 7dfxVa:a%Q
  “啊……這……那謝謝啦”小黑接過汽水,輕輕地喝了一小口。
"H`k;j]D |   “咋?怕我的水有毒啊?”三壯對這黑小子的表現很不滿意“跟個娘們似的呢!”
4e6Tc~/x:v i   “嘿嘿……”小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仰起頭“咕嘟,咕嘟”地喝了起來,三壯看到,他流著汗的喉結在上下跳動,他真是渴坏了。 @+E$e~l2Q(B?:H
  “再來一瓶?”三壯看他喝完了,把準備好的下一瓶又遞了過去。 k$z!} n/vQ
  “不了,這個……太甜,不解渴……我還是喝自來水……嘿嘿”小黑笑著,露出白白的牙齒,挺好看。
vU){oL&H$y   “這瓶是純凈水……不甜”三壯說著把水塞在小黑的懷里。
7N0O"jU$N1e:rmbn   “走,到外屋吧,這里悶”三壯拎著空瓶子走了出來,小黑跟著。
^b }:MM Qm,u   “坐吧!”三壯把椅子推了推。
*|(@BW L1T]0c   小黑回頭看了看門外,搖了搖頭。
UUy-R3^a#@   “沒事兒,你們不是歸林天威管嗎?他不是不在嗎?”三壯也看看了。
!w)XuCo7WY E   “不了,我站著行”小黑說著,把水放在柜台上。 %~}3A,v \^8A
  “你啥時候能出來啊?”三壯試探著問。 2|1m e ^]6])s V.b&d
  “還有3個月吧,出來這里干活的,都是快要出獄的,不然哪能這麼放心”小黑低著頭,一只胳臂靠著柜台。 .| U:M8F{'`H8w
  “你以前是做電焊工的?”三壯接著問。 n$_7pbntGRW
  “不是,我在外地打工,電焊我從小就會了,我家旁邊就是修車電焊的。”
LG^ vdhE   “那你怎麼……怎麼進去的呢?”三壯問這有些不好意思。 H!Ds&kzG er
  “唉……”小黑抬起頭,看了看三壯,“故意傷害” +SS'^,^#E3~"Vz
  “哦!”三壯現在有點后悔問這問題。
2F(B4i!w V   “嘿嘿,害怕啊?”小黑看著三壯,眼睛笑得很彎。 *I`VP6fk
  “不是……其實……有很多事情都是意外嘛!”三壯陪著笑起來。 XJ@F7w@5p
  “操!‘故意’傷害!你不懂啊,我想了好幾天,才動手的!”小黑又向外看了看。 Q+]pl"`2E3x
  “這……呵呵……啥深仇大恨啊!”
.Z&XE:jH,T#i$i A6U   “我爹對我媽不好,我把他砍了!”小黑說得很干脆。 ZWQ1sE
  “哦!那他現在……怎麼樣了”
0M sk8ur2R+F+}(RO$F   “沒怎麼樣啊,他死了,不過是被車撞死的,跟我沒關係!” ;E&iw0h8NTq
  “哦!那你媽他還好吧?”
MJ3s3T A gS_"p L_   “好啊,自從我爹死后,她過得好透了!”小黑說著有些哽咽。三壯聽出話茬不對。
`.kVQ$~8O(Ca   “我進來以后……她就瘋了,現在在敬老院呢,……”小黑的眼角露著無奈,“怎麼說也用不著挨我爸的打、受他的氣了” 0bB2Tg n%u/m/~
  “那你……”三壯一時還真不知道說什麼好“那你出去準備怎麼辦?”
a0US1~4QUm6B&na   “能怎麼辦啊,找個干活吃飯的地方,等我有了錢,再接我媽回家!”
B n:kQ+Fn g aVO   “你沒有兄弟姐妹啥的?”
,mB z2]9O9|+m   “沒有!” 2t2k fh@u
  ……
+Z*C+tb R"R!U'F/Y   兩人沉默了一會,小黑抬起腦袋,看三壯在那里愣神。 +\'} I{\q3L M u$SsW
  “怎麼了?嘿嘿,有那麼好聽嗎?”小黑看了看三壯。
2U.Y SG3Rot)_eh |e0_   “不是的,那你想好出去干啥沒有?”三壯把身子一抬,坐在椅子靠背上。 dBU~K ?|+[3L
  “沒呢,我一個勞改飯,熟人哪敢用我啊,我尋思著,出來以后就還到外地去!” L%ip#L+yB C[
  “那也夠苦的……”三壯嘆了口氣。 gO]npU}s#{"w _
  “再苦也比監獄強啊,沒自由啊……拉尿都不自由,跟你說,犯啥別犯法……”小黑這話意味深長,三壯聽著不覺為他感到心酸。 *_I'H1^%XDEw+G-f Q
  “那你今年多大啊”三壯問。
+O'}%^6[;K7d   “哦,22了,我進去的時候,剛19”,小黑操起旁邊的水瓶,猛喝了一口。 0ttoy]Y"d,I
  “叫什麼?”三壯繼續問。
D i*|0g&^\,gM0Z   “怎麼,你是不是跟警官學的啊,還審訊啊?”小黑放下水瓶,笑瞇瞇地看著三壯。
$MW b:X c)}   “不是……操!哪能呢,我隨便問問”三壯有些不好意思。 ^4u,n|;KL
  “嘿!我說呢……我叫楊韜!叫小黑也行,你叫……三壯?”
c3Ya*S!r   “啊!大伙都這麼叫”
1URt z4a   “你看來和林警官關係不錯?”小黑低著頭,擺弄著水瓶,看起來挺隨意。 2e!z;t~[9Dp/G3O:K
  “啊……都是老客人……” 6u2ZBY0WZ
  “他才過來多長時間啊……嘿嘿”小黑笑著,笑得三壯心里亂七八糟的。 h}X \(|
  …… -z"j[1o4pWA.eZ
  楚南象陣風一樣跑進來,帶著一股純正的汗味,頭發的濕濕的。 (R0I1xgjVx+p\
 [TT1069]@了瞧小黑,他低著頭抿著嘴……
X|.hT gqO"LG
UGN(N1`E&sv"\6u +uBbV!f6G
*|kB(p,]2xl!hAT$s
b4v1IzCg%e p
(24)
k2n"[1K R V.w_\3[ 4P.z1I'Ct

]/k} J*q:J4wR
|:r0Jd8T(r   一切準備就緒以后,小黑三下五除二就把小門焊好了,三壯和楚南在旁邊不住地嘖嘖稱奇。
&xn,S ` A xX5wU   “怎麼?沒見過坏人做好事啊?”小黑放下“面具”邊摘手套邊說。 "S\n&XA,X#G1x
  “高人!我看你比我們那的電焊師傅都硬!”楚南笑嘻嘻地說。 w!\,V7B\rk
  “好了”小黑放下手套,直起身來“我得回去干活了”
.Q:_ OH7qe   “要不……你在這吃飯得了!”三壯指了指外面的鐘“都11點多了!” 0W2kd'EYuM
  “那可不行,謝了,我們帶著飯盒呢!”小黑邊說著,走了出去。 *F;^;H%N;e e?{
  “哎……那等你出來……我請你,你記得來找我!”三壯追上去,叫著他。 y7Y-B2JDsh1I$J
  “好啊,再說了”小黑走到柜台前,把水瓶拿起來“這個給我吧?” 'c.\}%a&D m#AJ*JI
  “行,我再給你拿一瓶吧” Q X6AQJ Y O
  “不用了……夠喝”
Z$M4Q2Ec OI;D   “你要是找不著活,來這吧”三壯不知道哪來的一句話。 \^Ceov{&B
  “嘿嘿,怎麼?你這缺焊電焊的啊?”小黑笑著出了門,三壯見他沿著土堆走了一會,“扑通”一下就跳了進去。
5}$x@[TT1069]   “喂!我也要回去了,剛才回去時候,組長說來電了,我回去干活”楚南已經把電線啊什麼的裝好了,站在電焊機旁邊,等著他過去幫手。 \#E2taHC Zr
  “你就在這吃吧,反正回去也要吃飯……我怎麼說也得謝謝你啊,一會你沖個涼,看你的腦袋,跟剛下生的牛犢子似的!”
`sRBO*`A!S9o)U   “不了,趕明個再說吧,說不定一會就用電焊機呢!”
t%?,I6w\!FN   “操!……用也不差這一會啊”三壯走過去,把楚南拉了過來。 -TO)kR,o e2h
  “真不行,再說了,人家收破爛的還用車呢”楚南掙脫了,走過去叫著他“來,快點幫忙啊” j!{[6R m(c.V
  三壯無奈地走過去,幫他把電焊機綁在車上。 {mI$o%?0o7g+T
  “我走了啊”楚南推著車子,搖搖擺擺地。
0jPcu S/j}7n   “行,明個你來,我給你搓澡!”三壯喊道。 AI&Y&m3U @t)}E
  “那是,上次的我還記得呢,你想賴帳也不行啊”楚南騎著車子,晃啊晃的走遠了。
4Ou5d{9[(F;uo o+Q ]Jky\3a
  三壯回到樓上,脫了衣服,沖了個涼,等他再到樓下,看見二哥站在門口。
$TZrod(V0[0O   “你個死小子,門大開著,你跑哪去了”
i t uV} r5L#v?4{   “我沖個涼啊,怎麼了”三壯邊抖落著頭發,邊回答。 "b9N;ZZ/PKk
  “你沒見外面都是什麼人啊,門都不關,一點心眼都沒有!”二壯邊說,邊把手里的東西放下,三壯看去,卻是一些肉餅和咸菜。 "}lu8T NB
  “我這不下來了嗎,多大一會兒啊,你老把別人都看成坏人呢” w:N0yFA%k
  “得!全世界就你哥我是坏人,行了吧?你個沒心沒肺的”二壯把袖子挽了,洗了洗手。
ox.z&nR4B   “操!你咋知道我沒飯吃呢?”三壯驚訝地問。
Q7I]NeA#|d   “神吧?你哥我和你是兄弟連心呢,你肚子一餓,我就胃疼!”二壯笑著說。 a,V%tHo-b-|y-G
  “得了吧,你準是看著姑了吧?”三壯走過去,抓起一張餅,就往嘴里塞。 \U)T v%m2^
  “操!你小子沒良心,人家小琳特意到我那告訴我的!”二壯擦了手,走過去一起吃了起來。
%u`jzSA   “她不是和柱子一起去買衣服了嗎?” 1PGv y7G
  “是啊,她們回來的時候,被六嬸逮著了,說死就拉著她去家里吃飯,小琳就說不去,后來六叔全家都跑出去,象搶人一樣,小琳沒辦法,只好去了!”二壯邊說邊比划,噴得三壯一臉咸菜條。
W#aRhQ,`   “這六叔一家還真是熱乎啊”三壯低頭扑拉扑拉臉,繼續說道。
K8f`6Q,D3sQA   “那可不是……”二壯還要繼續描述,三壯上去捂住他的嘴“好二哥……你咽下去再說,我怕你嗆著!”
HTw,?k T   “操!……”二壯使勁咽了餅“可不是,我看啊,他們算是鐵了心了,要不六叔那屁眼比針鼻還小,這會兒咋直老放響屁呢!” _(N/C0ii;_-\2z8H-~/v
  “人家本來就有能耐啊,你咋這麼說人家”三壯低著腦袋,使勁嚼著。
3JC0X,]&co+FnK   “操!我就說你,到底是咋想地?小琳……”二壯還要繼續說,三壯抬頭看了他一眼,他就停了。 .Zp4v+c VR
  “我早說了,我沒咋想”三壯心里這個鬧騰。 J?/R#t4? Q%o4[+V/U C
  “行,我不說了,不過我看姑對這事想好了”二壯看著三壯有啥表示。
&`L6?$w0O P!XJ"e9`3i(C   “……不知道,願咋地咋地吧!這事還不是姑說了算!” C+R-m)jy:r
  “那得了,我也不操你這份心,哎?去,給哥弄點水啊!”二壯覺得有些噎。
pWR`'k2I+d   ……
M?,t9tY;v z   吃飽喝足,二壯說要上去沖個涼。 \&I$z2X3Gh8I
  “你那游戲廳關了啊?”三壯問。 q,ll1]?5g:Bp0f(Dt
  “沒,我讓別人看著呢”
(N+T nfyT2w%yb.}   “誰啊?” Qm0m`Z7sWA
  “一個常去的小孩” 4V7L"zD-Kb6c:m
  “那你信得著?” H)}/b};~jo
  “那沒辦法,我怕我弟餓著!嘿嘿,”二壯說著,跑上樓去。
N7_:G M W gi   三壯想問問二嫂,后來想想還是拉倒吧。他收拾收拾桌子,突然看見小黑那個黑呼呼的瓶子。他猶豫了一下,還是沒把它扔進了垃圾桶。 bXCWhh7F6y
  三壯發現一時間竟沒什麼事可以做,他走到門外,看見老犯們坐成一圈,都在捧著飯盒吃飯,不遠的地方,一個警官坐在一個椅子上,直勾勾地看著。他找了一圈,怎麼不見小黑?他們都光著膀子,剃了頭,很難分辨出來,他以為自己眼花了,就又仔細看了一遍,還是沒有。 .d4ydxH5G,[7h r&N
  “奇怪了,都吃飯呢,他到哪里去了呢?”三壯正尋思著,只見那個警官從凳子上站了起來,向一條溝走去。
HZ_ ];jrCHF   三壯順著那警官,看到一個腦袋從溝里露了出來,接著是一鍬土揚過土堆,既而,那腦袋又不見了,不過短短的一個瞬間他已經能夠斷定,那就是小黑,他還沒有吃飯!三壯的心一下子就緊了。 hA+^"N1\K1O
  那警官走到土堆上,對下面吼了句什麼,三壯沒有聽清,不過,小黑直直地站在那里好幾秒鐘,只見那警官抬腳對著他的臉就是兩下,小黑還是沒有動,那警官對著土堆又是一腳,一個水瓶隨著泥土在空中翻騰兩下,狠狠地砸在小黑身上。他又罵了一句,轉身走開了,小黑接著又低下身,揚起土來,三壯看到,他連臉都沒擦一下。
k(d1y3BK3q-ej   三壯心里這個氣,他真想上去痛打那個人模狗樣的家伙,不過他立刻想到,這對小黑一定沒什麼好處。他慢慢地走到那溝前,沒敢太近,假裝就是在看熱鬧,他回頭看看那邊的警官,他只是瞟了一眼,就從兜里拿了一根煙,沒事地點了起來。
)V J~LI   他轉回頭時,小黑已經看見了他,他愣了一下,又低著頭干了起來。 6a'oQfIl Rv9f
  三壯站在那里,卻不知道說什麼好,他突然想到林天威,操!這就是他安排好了的? E`&V7N'nO?v+R(Y
  “怎麼,沒見過犯人挨打啊?”還是小黑先說話了。 c6]5@w%G3`f q
  “不是……我覺得太對不住你了!……你怎麼沒說啊,說林天威……”三壯低著腦袋,一時有些哽咽。
E4M"j$F] Xg   “咳!他這人和林警官同級,一點面子都不給,你別當回事,這是常事!我有勁呢,一會兒就攆上了!”小黑說著話,還是低頭不停地干,三壯發現,小黑這片,明顯比旁邊高一截。 Xivl)w8A0Z'_
  “等林天威回來,我一定……”
}1\z+g'MRI@   “別家!別整了,這算輕的了,我再受罪也是就這幾個月了,嘿嘿”小黑說著笑了,三壯想不明白,他怎麼能笑得出來。
'b k#Ab9No   “……”三壯傻在那里,直直地看著小黑。
kG1p#`&yl%E   小黑停了一下,抬頭看了看三壯,三壯也看清了他的臉,一道血紅的淤痕掛在顴骨上,顯然是軍鉤子的杰作,沒流血,這本領也就警察最拿手了。
w TqM"a3C^5Z VI   “你疼不?”三壯問。
`(P v1^$t   “沒事,你回去吧,不然我又干不完了!”小黑低下身,又使勁挖了起來。 v @9X3f_9A3Ws
7Y5L-H+f.z
  三壯慢慢地轉身,卻看見房門前,二哥正和林天威在說話……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56

[size=3](25) p5s{}+R*X _z
  “怎麼,拉一幫老犯出來顯貝?”二壯抱著胳臂,腦袋揚得老高。 5|}U s7dt3A:B
  “哪里啊,這不是工作呢嗎?”林天威臉上陪著笑。
1y$A'?8O_Wr   “這挖溝的肥活包給你們監獄……無本生意,不少撈吧?” a]y5Ns {
  “這……你看你說的,這都是上頭的事兒,跟我們吊毛不沾!”林天威邊說,邊看了看那邊吃飯的犯人,既而就看見了三壯。 +DU2K+c AJ
  “操!你不說大伙也知道……哎,三小子,你跑那邊干什麼去了?”二壯看著三壯,不滿地說。 ?*cf O(q:V#\\
  “沒事,我看看挖多深了!”三壯說著瞟了林天威一眼。
R#TT;k$u3y   “呦!你這是幫林警官監工呢?怎麼著,他分多少錢給你啊?”二壯越說越不象話。
?Z,k4~3x(b   “操!不會說句人話啊,我看熱鬧!”三壯推了一下二哥,讓他回屋去。 %wVJ6yZ&Jl
  “行,那你看熱鬧吧,我回去了!”二壯說著,抬腿就走,走了幾步又回頭喊著“看熱鬧是看熱鬧,鎖了門看!”然后轉身又走遠了。 -l3^DI;r
  “操!平時沒見這德行!”三壯看著二壯的背影又回頭對林天威說“你別把他的話當回事兒,他這人……” 4ub:y;n1p0tT
  “我知道……哪能呢!”林天威笑了笑,拍了拍三壯的肚子。
3Xrt+x&A8Z$`\   “別鬧了,你是怎麼安排人家小黑的啊?”三壯推開林天威的手。 jP/xY,~!EGR#sz%X
  “怎麼了?他沒給你修好啊”林天威看了看那邊。 +c/O7JZ,s I"m
  “啥呀?弄好了,不是把活耽誤了嗎,剛才那邊那狗崽子把他打了!”三壯說著指了指。 R A7]5W*K]WU1\
  “別亂指弄!”林天威抓住三壯的手“他也是有來頭的,我們是平級……” 9u7X$_J!bLr
  “操!你不能整你裝什麼大方啊,這不把人家小黑給害了嗎?”三壯甩開林天威的手。 :D#H~[ E{
  “沒事,我一會就把這事整利索了,你看我的,我幫你收拾他!”林天威說著走了過去。三壯心里突然緊張起來。
J RAp+w.B#v'~   林天威對那個警官說了句話,那警官笑嘻嘻地擺了擺手,林天威對著那家伙的腦門彈了一下,那家伙站起來就去追他,林天威跑了兩步停下來,做了一個求饒的表情。旁邊的的老犯都輕聲笑了起來,林天威又和那警官說了兩句,那警官朝小黑的方向看了看,做了一個恍然大悟的表情,林天威走過去,叫起了小黑…… )K!~ O/jaU'sgi
  三壯看著上面的情景,心里就是不舒服,一個腦袋捎N叫收拾啊,感覺林天威像一個妓女在客人面前賣弄一樣,按他想象,那場面應該是: LJ s S*^y
  林天威對那個警官大罵一聲,那警官膽突突地站了起來,林天威對著那家伙的臉就是兩巴掌,那家伙嚇得連忙跪下,林天威打夠了停下來,做了個懶得再動手的表情,旁邊的老犯都高聲歡呼起來,林天威又罵著那警官,那家伙連忙爬到小黑那邊,做了個英雄大王饒命的表情,林天威走過去,拉起了小黑…… u dRf6V.N
  雖然過程不一樣,但結果相同,就是小黑他可以吃飯了。 ;_+r BC2F
  三壯看著,心里頭覺得別扭,不過突然他就明白了一些事情,人總是要做一些你不希望做的。 /i:GP)|)^ K"~q
  “沒事了,下午我讓別人幫他干了”林天威走過來,看著發呆的三壯。
n m b-oK%v   “哦!你剛才干什麼去了?吃飯沒呢?”三壯緩過神來。
v |`+AIgf f   “吃了 ,剛才劉隊長叫我過去吃的,對了……”林天威說著猶豫了一下。
+N9`7q%hY7m"Pyg   “啥?有話就說唄!別連掖帶藏的!”
F%~(UW"vz   “你家二哥和二嫂是不是關係不好……?”林天威小聲說。
x+n#ie-L*u   “咋?你咋這麼說呢?”三壯雖然知道一些眉目,但還是裝糊涂。 X:y^T9E r&EO
  “不是……我覺得二嫂她……怎麼和劉隊長走得這麼近呢?”林天威邊說,邊把三壯拉進了屋。
fT T|(a$@&I Y:Z   “怎麼個近法啊?”三壯急切地問。 :P9ge_)l4U}!TxmqA
  “我剛才和劉隊長吃完飯,他讓我幫他送點東西給葯房,我到了那以后,發現你二嫂她在那呢。而且東西好象就是給她的!”林天威說完也搖著腦袋,想不明白。 z ~+R w-s7Q
  “那是個啥東西呢?”三壯問。
ag x)k;|+q@   “一個首飾盒啊,還挺沉呢!”林天威瞪著眼睛。
+Af`2q G6gC   “你沒打開看看?”
n3Wbu!A9p!s   “我哪敢啊,再說人家有包裝呢!”林天威說著比划著盒子的大小。
z%X2ge eVVv4J]   “那……說不定是給別人的呢?”三壯可不希望那真是給二嫂的。 4N/Z#Zb/MiyC:isc
  “不象,而且二嫂接著那東西,臉都笑成花了,利馬就收皮包里了!”
}Pk&lB   “那興許是二嫂托劉隊長給買的唄,劉隊長認識人多,能買到便宜的也說不定”三壯使勁地往好的方面想。 8Ep!P qKA)q
  “那也興許”林天威點了點頭。“那劉隊長為啥讓我送呢?自己送過去不就得了?”
a,XF t'r1E@,\   “人家劉隊長就是怕惹閑話唄!”三壯心里舒了一口氣。 Gp0i|'q5b;X2T
  “不是吧,我去就不怕惹閑話?”林天威笑著說。 \ t,L-fg
  “怎麼著二嫂也比你大不是?”三壯傻笑著。
n1KH"l?   “拉倒吧,現在這年頭,老太太都興許嫁小伙子呢”林天威嘻嘻地笑。
R#HH(w~$Y ]6BZ   “呦!這麼說,你是有心思娶個老太太啊?”
]0s;V;P-Q9n{!K7a _2h   “操!你咋這麼知道我心呢!哈哈”林天威大笑起來。
K&[(Q8|uo;^   “唉?……唉你別笑了,說正經事!”三壯拉著林天威。 !Fy&K?]5F2_
  “啥正經事?”林天威止了笑,問著。
Mo2A6U+Q(Jm(F   “你看六嬸行不?”三壯板著臉,好讓自己不笑出來。
9aJ4RGt1yu i   “操!你……”林天威笑著抬手要抓三壯,三壯跟泥鰍一樣地掙脫了。說來林天威在中心路那邊干了好幾天,對六叔一家也是比較熟悉。 $M2r F|,C(Ob.AQ
  “你呀就是不滿足,六嬸有什麼不好啊,人漂亮奶子又大,還特會說話呢!”三壯這是沒完了。
z9\dv}S2T;b3S I   “行,我認命了,我娶,可這六叔我怎麼對付啊?”林天威一手扶在柜台上,歪著脖子問。
O,SW%Q4v   “不就是找塊地埋了” O O{ g O"y
  “你這嘴損啊,我看人家六叔硬實得很,活個二三十年不是問題,我搶了他的老婆,他肯定要報復,肯定把我老婆搶去……”林天威不緊不慢地說。
AaPNo(@ qM   “你有老婆?”三壯一楞,以前從來沒聽說,也沒問起過。
(v X(b&hu Nv,lm   “當然有啊?我都這麼大了” %W&o8M8fZ l7KJv9{
  “那她現在在哪呢?”三壯心里一陣鬧騰。
0D%] MZvX%@   “在……”林天威低著頭,不說了。 NP#cmL.HZnr@
  “在你老家?”
:u;WbC] hPL   “不是啊”林天威拉住三壯“這不……在我懷里呢嗎!哈哈” [ di\m8qt
  “操!你他媽的坏我啊!看我不收拾你……” },G]*|#H m ~
  ……
0OW ](k[u5p   下午的時候,林天威一直在溝邊走來走去,三壯沒什麼事,干脆坐在門檻上打盹。太陽斜到屋子后面去了,屋檐底下是個涼快地方。
pi"F I \:G   5點多的時候,姑姑回來了。
)d1J|&qey Bz wt#xP   “瞧你這身懶肉,逮哪睡哪,小琳呢?”姑姑滿頭都是汗,手里提著一個西瓜。 GaXh!z^6[*d}
  “啊……”三壯伸了個懶腰,“她在六嬸家”
h*]Qf"xy%Y   “哦?出去一天了,還沒回來?”姑姑走進屋,找了盆,把西瓜放在里面,又接了涼水。
T;wK+A};}4w*|   “是啊……”三壯迷糊著還想睡。
M8K d%C:GB6T.a&zT t$u   “你晌午吃飯沒?”姑姑邊擦汗邊問。 5N&f;Y)mK/G:F pkNl|
  “吃了,二哥來給我送的”
h%m_NSN:f   “哦,鐵門焊沒呢?”
:gg5g$F0rW!\9f1Z   “焊了,你自各看看吧!” a,Y kh1hg @zG
  姑姑走進鍋爐房,看了看,滿意地說“挺好,花了多少錢?我還忘了給你拿錢了” 3mul9RX6g*~K
  “沒花錢”三壯不覺看了看林天威那邊,他也正朝這邊看。
5UB9bv.sU   “咋?焊電焊的跟咱也不熟啊?” )nGwf)zpl
  “不是,我求別人焊的”
u&{uT`   “你還認識不少呢,誰啊?”姑姑走出來,搬了凳子坐在門邊。 5G})y bf X
  “啊,好幾個,那個……”三壯指了指林天威“林警官……他幫忙找個會電焊的犯人,還有電焊機是一個客人給借的” !~)^y;@q6M5I
  “呦!真是啊,那你沒留人家吃個飯?”姑姑瞅著三壯,問。 ]pA-y~k"o
  “沒啊,我沒錢,人家也沒工夫,我說了,下回洗澡不管要錢了”
$tg!\@P5Id   “也行,呀,差點忘了,洗發水沒了,我得去批點,這時候還趕趟”姑姑看了看表,起身要走,三壯站起來說  “得了,姑,我去得了,你累一天了” 1C:VVS0V!\E
  “行,那你去吧,記得是陳小貴他們家的啊,我一直在那進的,要20條,再帶10塊香皂吧,要‘力士’的,給你錢”姑姑掏出錢,遞給了三壯。 #Dba*s9dVk%x!hc
  “啊……我知道了”三壯伸了個懶腰,晃著走了。
#]\#z/A@$p5[1b   后面的林天威跑過來,低聲說“你二嫂的事,別跟別人說啊!”
1G+KUk Y6Jh   “我知道呢,嘿嘿!”三壯瞇著眼睛樂了一下。
d4Pu5oN5W   林天威拍了拍他后背走了。三壯往前晃著,突然看見溝里,小黑低著頭,不知道干什麼,他走過去一看,竟然嚇了一跳。 po'z.zG!L V.w r9u9t
{ qb/QAU9A!jX

h,j!y3]oV`y1|w-x
B0n0RRmElv\0U{ EP/Cj.yd+PF
(26) ,qX x['ob
/zvy HC

S-\+ZU9p9T Lut C k1j/?
  小黑低著頭,褲門開著,他正捧著一條又黑又粗的吊撒尿哩。
#Q;igl(C\1i   三壯感覺自己有些毛病,怎麼看著這事怎麼入門呢。小黑抬頭看見了三壯,有些不好意思地說“嘿嘿,沒辦法,就得尿這了!”說完把那吊抖了抖,放了回去。
p'A!wn N7??2W5m-H   “啊……”三壯紅著臉“我尋思你怎麼了呢,我這出去有點事,你吃了飯了吧?” -z6cJx ad!L sy
  “啊,吃了,剛才林警官告訴我,干不完也沒事,你不用惦記了”小黑說完,用鐵鍬把剛才尿過的那土翻了兩下“你趕緊閃吧,要不這可就尿到你身上啦,嘿嘿!” '_)U4JZ DbX
  “哈哈……那我走了,你慢慢干吧!”三壯跳下土堆,徑直朝街上走去。 -xN3dLsx
  他邊走邊合計,自己怎麼對男的這麼熱心呢,相反小琳對自己這麼好,卻怎麼也熱乎不起來。走著走著,就看見那家葯房了,他一直對這個葯房沒好感,不過他倒是想看看,二嫂在不在里面。
CZ8b(m.j/W:?}   三壯頭過門縫看了看,里面就那個老太太靠在椅子上瞌睡,手里的扇子也搖搖欲墜。里屋傳來“馬蔑埶捸赤漪~牌聲,一定是在麻將呢,三壯心想,二嫂準在里頭。他想進去,再一想,算了吧,進去干啥?正在這時,里屋的開了,一個女人從里頭走了出來,正是二嫂,老太太一個激靈,手里的扇子也掉在了地上。
  “老姑,你幫我摸兩把,我出去打個電話!”二嫂挎著包,一手用手絹擦著嘴邊的汗。
8Lu)B zh cR_   “你就用屋里的電話唄?”老太太把扇子揀起來,繼續扇著。
L1G/ot5S.X   “屋里太鬧登了,我出去找個電話”二嫂說著,朝門走過來,三壯一驚,想走也來不及,急忙中推門進去了。 /j-lQQF4S;G0Vj Yb1\
  “呀,三壯?你咋來了呢?”二嫂笑著問。 _6WIt)~([:o{D
  “啊……我肚子疼,買點葯!”三壯扯了個慌。
L-T,y!b'LNy C   “哦!”二嫂回頭對老太太說“老姑啊,別收他錢啊,算我的吧!給他拿最好的葯!” #~9i7L~3[~
  老太太點點頭,三壯連忙說道:“不用不用,該咋地是咋地,這都是有本錢的,又不是自家地里長的” #N\)|,Ui1p9Yr3B
  “這孩子,咋不聽話呢,我說我花錢,又不是不給錢,你痛快點的啊”二嫂從老太太手里接過葯,塞在三壯懷里。
a y"j6qO!h-\1@:I0m   “那……那謝了二嫂啊”三壯又有些不好意思了,他偷偷地在二嫂的腦袋、脖子、胳臂腿上瞄了一圈,沒有看到什麼首飾,除了和二哥結婚的戒指。 b7fM*IxQ"t
  “行了,我出去有點事,走了啊”二嫂說完,推門出去了。 -Xp ^hTI[,fq
  三壯對老太太表示了一下謝意,老太太張嘴要說什麼,三壯沒給她機會,推門就跑了。 !Fpmkg
  街上已經不見了二嫂,三壯心里頭還是犯合計,不覺中就到了二哥的游戲廳,他隔著窗戶往里看了看,里面煙霧蒙蒙的,看不清有多少人,在沙發上,二壯支棱著大腿,睡得正酣,一只手插在褲兜里,那里面裝滿了幣子。 7QT'J P-{SY
  三壯不想進去,轉身就走下台階,直奔批發市場去了。
[TUO6@%F%sb8[
'Hl4SV3M2G Sa   三壯拎著一袋子洗發水和香皂回來的時候,老犯門正在收工,一輛敞著棚的大卡車接停在門前,老犯們有順序地往車上跳,林天威就站在旁邊看著。 H%K NPh1t+dG+x
  “收隊了?”三壯走過去,林天威也靠過來幾步,眼睛還盯著車。 6l/Z4M:W0qd{ Ukv)z
  “啊,不早了”
d9D.^S.nEPn4u6m   “明個還來不?”三壯也盯著卡車,搜索那個小黑。
^0Co6E4O^%_[   “來啊,明個就挖好了,唉?剛才你姑和那個小琳吵架了呢,聲音還挺大的”林天威說著又對著一個犯人叫喊著“喂,你那鐵鍬別他媽的橫著拿,杵著人咋整!”
JPu:QbMt   “是嗎?姑脾氣不太好”三壯合計著,姑以前很少大聲吵罵的。 @y V7l1_7n0nH
  “你咋不弄個摩托啥的,出門方便,連自行車也沒有?”林天威看著三壯發亮的額頭說。 8e!aE`)d)osu"C
  “啊。那玩意我打小喜歡,可是,爹不讓騎,說那是‘人包鐵’要命!就沒買,自行車有啊,懶得騎!”三壯說著,看到了小黑,他站在車上,握著鐵鍬,還拎著那空瓶子。三壯沖他點點頭,小黑會意地笑了笑。
wu5e/t2J K   車子發動了,林天威扶了一下三壯的胳臂,輕聲說“我回去了,晚上不過來了”
7H8jT_"Ji yN)N   “啊……明個見!”三壯笑著看見林天威跳進駕駛室,卡車開走了,三壯再回頭看那小黑,卻怎麼也看不到。
.V3~"jC$\$fi0mdu@u   三壯心里沉沉的,一進屋,就看見小琳趴在柜台上,姑姑靠在鍋爐房的門邊,呼呼地喘著氣,地上的西瓜被砸得五開八瓣,紅紅的瓜瓤濺得柜台下面都是。 m!N8~H"S]Z0M
  三壯把袋子放在邊上,小琳頭也不抬。 cM t6k!_\[^*H
  “姑,東西買回來了!“三壯故意大聲叫著,小琳還是不抬頭。 1o!c Y*m.l Z7} ?
  “啊!知道了!叫啥叫!“姑姑推開門,走了出來。 "{zIa$sE3J
  “她……這是……”三壯指了指小琳,看著姑姑。
zVc6X ND-`   “少搭理她,小王八犢子……你他媽的就知道和我對著干啊”姑姑上前使勁推了小琳一把。小琳“哇”的一聲就哭了出來。 %o o ~9j(h'l+A
  “姑……有話好好說啊,你這是干啥呢?”三壯急忙拉開姑姑。 bu sjGl`z
  “好好說?好好說她得聽啊!我是上輩子欠了她了啊還是作孽啊我!我閑著沒事找你這個敗家的玩意回來養!”姑姑邊說邊哭了起來。 ,_,Mz1rN3W(fV
  “姑你先消消氣,小琳……唉……你也別哭了,跟我說到底咋回事啊!”三壯這個著急。 j z-A(S:? yay
  “咋回事?她還恬臉說!”姑姑抹著眼淚,抽著鼻子。 vAx;f2i F/O
  “小琳,跟哥說,到底咋了,你不是去六叔家吃飯去了嗎?”三壯拍著小琳的胳臂。小琳太起頭,用手背揉著眼睛。三壯看到,她的臉上紅紅的,難不成是被姑姑打了。 O,|W"k gC
  “你哭啥哭啊?你還有臉哭,我叫你哭……”姑姑上前又是一巴掌,正好打在小琳的耳朵上,三壯伸手一攔,第二下就打在他的胳臂上。
7d&E Gw.[c)I0LPJ   “姑!小琳一直聽話,你有啥事也不至於這麼打她啊!”三壯說著有些激動。 GyYFS'ucJ X Z
  姑姑氣得走到門邊,呼呼喘氣!三壯看著小琳,她一聲不吭,淚水從嘴角一直流到柜台上。
#Rj6]1z8hEZ"HyB   大伙正沉默著,二嫂提著包就邁了進來。 ^H$u PU#n&M4O&N.W
  “呀?這是怎麼了?一個個都哭的水的?”二嫂看了看地下,抬頭問三壯。
&Q)P2\%W*Cp gp   “我哪知道啊,問了都不說!”三壯皺著眉頭。
L^D H t2x2W   “姑,到底咋了,是誰惹你生這麼大的氣啊?”
&?|t6A;E!D[d   “誰?還不是那個小兔崽子!”姑姑眼睛還是忘著外頭,狠狠地說。
7|+U$|6IN3~   “說說咋回事!”二嫂拉著姑姑坐下。
2z d E9WCb2Aqb   “他二嫂,你說我是不是上輩子作孽啊……我一個人帶著她活這麼大我容易嗎?她是成心跟我對著干啊!”姑姑說著,眼淚又掉下來! (x2_XcZ6K8J{
  “姑你慢慢說,我聽聽咋回事兒!”二嫂從旁邊扯過一條毛巾,給姑姑擦眼淚。 L4@9R%~d EM$k-M|
  “今個柱子要她陪著去買衣服,我尋思人家也是看得起你,你就去吧,她就拿扭又拿扭的,后來算是去了,人家六嬸早給她買了一套衣服,還讓她去家里吃個飯,順便把衣服拿回來,還有我托六嬸繡的花樣子……,晚上吃了飯,六嬸和柱子一起送她回來的,就順便又和我提了柱子和她的這事,上回你不也跟我說了嘛……我說我們小琳要是能嫁給柱子,那不是高攀了,人家六嬸倒是實惠,說那不能那麼說,就是看上這勤快可靠了”姑姑擦了擦眼睛又繼續說“我尋思這柱子也是知跟知底的老實人,這不是好事嗎?就想答應了,誰想這小王八犢子,開口就吵吵說不行,嚇的六嬸一跳,我還替她圓呼說,孩子小,害羞,她可好,還說個沒頭了,那想這六嬸和柱子都在邊上呢,這臉往哪擱啊!我就又說,他六嬸,你先回去,這事啊,咱先不定,再說唄”
O_O:Us I-tu:I   “那不就得了,啥事咱回來再研究唄!”二嫂應和著。
y Fy E~U ?8yLC   “要是這樣就完了,我也不至於這麼生氣啊,這小犢子拿起衣服就往六嬸懷里一扔,說什麼她不要,說她一輩子不嫁了!我這個氣啊……要不是怕六嬸下不來台,我當時就想揍她,六嬸抱著衣服,拉著柱子走了,臨走的時候說,這小琳心情高啊,這衣服配不上,柱子也配不上……你說說……哪有這樣的,我受一輩子苦,今個還得受她的氣……”姑姑說著又大聲哭了起來。
%?1e+m tC,Q;p   “行了……姑,你別哭了,我聽明白了,要說小琳這事是不對,哪能這麼當面撅人家面子呢,再說六嬸也不對,這哪是當面提的話啊?行了……別生氣了……這事兒啊,先撂撂,趕明個啊,我去跟六嬸說說,她這人沒心眼子,不能真生氣!”二嫂說著走到小琳這邊。
BAH^ }4Fa r@ K   “小琳啊,你跟二嫂說說,那到底是咋想的?”二嫂又看了三壯“你呀,先到樓上呆會啊,一會兒,叫你吃飯,今個二嫂請客,叫上你二哥,咱出去吃去,啊!” ,C.f _:W;{3G,NzCT8s*Y
  “啊……行,那我先上去”三壯說著,跑上樓來。
uT b]H(l dg*xpst
  三壯一骨碌趴在床上,心里頭煩透了,感覺腦袋里有一窩螞蟻在鬧騰,眼睛也開始發暈。他能感覺到小琳的心思,他想也許姑姑也能,二嫂、二哥都能。六嬸家的條件是城里數得著的,小琳嫁過去肯定會享福,姑姑和二嫂都一百個同意,二哥倒是不這麼想……,那……我呢?我怎麼想?我娶小琳?能讓她享福嗎?不……我拿小琳當妹子,她本來也是妹子啊,……那……如果她不是妹子呢?她根本也不是妹子啊?那我能娶她嗎?……不……不是那麼回事……那不娶小琳,我能娶誰呢?他仔細想著,娶一個漂亮的、溫柔的、賢惠的、怎麼看都好的女人……行不行?我不能……操!那真不行!除非……除非是一個男的……,一種恐懼竄進他的腦袋,一棒子就把他撂倒了。
+Q7lE\9p   屋里的空氣又悶又熱,汗水順著脖頸滴滴噠噠地掉,不一會就濕了一片。喉嚨堵的荒,肚子的五臟六腑都開始翻騰起來。 9E;]p(yA[l E]f-t)N.V
  不知道過了多久,二壯推開門叫喊著“喂!臭小子,快起來吃飯了……唉……咋?看一天熱鬧還累著啦?”
U,g3U9Om   “沒……我渾身難受呢……你怎麼來了?”三壯爬起來,捂著肚子。 #x'DQX]3?D5p
  “啊……你二嫂打電話讓我來一起吃飯,我到了才知道姑和小琳別扭著呢”二壯說著坐在了床上。 MH9H&e#O B,G
  “咋樣了?她們好了?”三壯問。 a/~ x;yrRp.kc
  “操!還能怎麼著,就這麼地唄,我就知道早完是個事,不過……我跟你說,你要是對小琳沒意思,我勸你趕緊跟她說說,別耽誤了事兒……”二壯把手搭在三壯肩膀上,小聲地說。
'w v2l!qe   “啊……我自各知道咋辦……”三壯喃喃地說。 \wCD5sL
  “那就好……,我剛才和你二嫂一合計,這也是的,怎麼說都叫哥叫妹的這麼多年,真要是成家一起了……讓外人看了也不舒服,是不是?” W6P*L P y*fm2U]
  “恩……”三壯應了一聲。 VdQ+s5oL.GI#F4h W+x
  下面二嫂喊著“死鬼,你趕緊跟著三壯下來啊,天都黑了,再不吃飯就餓死了……”
6z P!V&@4XP^ [   “知道了……”二壯回著,轉身拉著三壯“走,吃飯去” 8^l*f5[6KHM Z;r/v9m @
  二人走下樓來,二嫂還在勸著姑姑,小琳用笤帚掃了西瓜,用撮子端了出去。
Dh U@O2O   “行了,都是自家事,啥也別想了,咱今個就全家一起吃頓飯”二壯走到姑姑跟前,三壯跟著,他一句話也不想說。
N%^4_xfH4qv   “今個啊,就算拉倒……他二嫂,明個你去六嬸家,替我陪個不是啊”姑姑轉身對二嫂說。 ,j+FsT pk"v3KW?
  “知道了,你放心吧姑……唉……?”二嫂捅著二壯“咱去哪吃啊?你倒是想好沒有啊?” -v [xm \4_9h|m
  “啊,就去咱家旁邊的鄭家吧……他家菜不錯”二壯比划著。 EzE^$C;c
  “行……”二嫂應和著,大伙正要往出走…… UH6z/_z H
  突然門外傳來“啊……”的一聲。
I GGC,]   “是小琳!”三壯飛一般跑了出去……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59

[size=3](27)
+f? Hkt   手術室外面,三壯鬧心地來回走著。 #qK6Wi1US;P ~
  “我說,你別擱我面前晃來晃去,整的我這個迷糊啊……”姑姑看著三壯,低頭嘆著氣。
0~ g&tw3m   “去,二壯,拉三壯到那頭待會去……”二嫂推著二壯。 l h&MVO#{@
  “走吧,到那邊抽根煙去”二壯拉著三壯,走到了樓梯拐角。
:|%Td(C7o sR   二壯點了根煙,三壯也要了一根,剛抽了一口,就開始咳嗽。
%^1d#J+GS }   “你別抽了,嗆著了不是?”二壯伸手要搶,三壯把手一抬。
)A4vx0jz6mVV   “不你說咋這麼不順當呢,今天剛吵吵完,這會兒又掉溝里了……”三壯抓著香煙,狠狠地抽了一口。
+k$KxM l:eW   “可不是,這幫挖溝的,也不知道把旁邊拉上個線,點個燈啥的……這路上黑燈瞎火的……不過,小琳只是傷到腿,沒事!”二壯安慰著他弟。
0kl y4W2g)tl(D   “我今個就是覺得難受,老是覺得有啥不好事發生,這不……你看看!”
L F/c ELJ4r dZ   兩人都沉默著,窗戶的風吹過來,把煙霧旋了一圈,吹走了。
]*},WQV1qJ W%G6^   “手術多半天了?”三壯抬起腦袋問。
.]5M6_9o5I   “有一個點了……走,回去看看”
b2]"`\p$u tD5zdE
  手術結束了,大夫說,小琳只是有兩根腳趾骨折,情況並不嚴重,已經接好了,還有就是被溝里面的什麼划破了腿,流了不少血,封了幾針,大夫害怕是埋了多少年的破鐵片,為了防止破傷風,還給她打了預防針,護士們在病房忙了一會兒就走了。 !E,z XP~)p!v[
  “那她什麼時候能好啊?”姑姑接切地問。
+GP"I_,I(]$i'E   “沒什麼事的話,估計有個半個月就能沒事了”大夫說“不過,要住幾天院” uDZ.] cL1f{9s
  “啊……那謝謝了大夫,我這就去辦住院手續”二嫂說著提起皮包就走“唉……我說……”二嫂招手叫著二壯  “你跟我一起去啊……”
o.g NWp   “哦!”二壯說著跟著出了病房。 |sv5f2Ppw ~;Dj3y
  “我也去……”三壯看了一眼昏迷的小琳,鼻子酸溜溜的。
3`Wlh{#E   走到一樓的收費的地方,二嫂和二哥忙著辦手續,這里的程序不正規,亂七八糟的,害得二嫂和那個開票的吵了起來,三壯一陣心煩,轉身又上了樓。 W)dL f9i2Y V
  透過玻璃,三壯看到姑姑坐在床邊,一手握著小琳的手,另一只手輕輕地撫摩著小琳的臉,那上面,還有一些模糊的手印,眼淚滴噠著就掉了下來。
Urb4OnDn   “小琳啊,是媽對不起你啊……其實,媽心里還不是為了你好啊……這些年,我一直拿你當我的親女兒一樣……” 6u E`[!g.M&s
  三壯受不了這個,站在門外不想進去。 j:ho+uh%dQ
  “你這些年跟媽受的苦,媽心里都知道,媽就是想給你找個好婆家,你的心事,當媽的哪能不知道,可是……你和三壯畢竟是兄妹啊……咳……算了……”姑姑說著又抹了抹眼淚。
u [(\}R'V2`m d   三壯這心里又亂了套了,他害怕姑姑是不是也同意了?萬一……,他可怎麼說?
6rYA}8NAYW K1E   “唉?你怎麼不進屋啊……”二嫂走上來,沖他喊著。
lF ZGy(?(y   “啊,沒事,我怕吵著里面”三壯一個激靈,轉身退到窗戶邊上。 }'s.| KW8hc
  “行了,手續辦完了……”二嫂說著推門就進了屋。
"^ Ub m'wi   “姑啊,我看你累了半夜了,我讓老二去買點吃的,大伙都餓了,一會吃完,你就和三壯先回去休息吧,我和二壯在這守著。”二嫂說著把一些票子塞進皮包。 *P~zQ8i%D:R
  “他二嫂,你把那票子給我,我看看……” &_)R$zU E*j
  “拉倒吧,你看啥看啊……,我這有錢呢”二嫂把票子一塞,把包合上了。 +\ k6wF@ n1ww"bIu
  “咳!也行,回去一起給你吧……”姑姑無力地低著頭。
/[/}q*F;h*Y8r   二嫂拿起暖壺,晃了晃“真她媽的不象話,一滴溜水都沒有……”
*k)b+naHc9q'C,M9S   “啊……我去打些吧!”三壯拿起水壺就往外走。
5Q$G;FNY2A   “唉……你知道到哪有熱水嗎?還是去問護士吧!”二嫂說道。
Z&Y#D3A {2w!u   “……”三壯沒抬頭,徑直走了出去。
*u_ Ht|n[C
AR f}&N+\   他提著水壺,胡亂在醫院里撞著,分不清走到哪里了,只是覺得那走廊太過昏暗,什麼都看不清。他想也許熱水應該在外面吧,那前面的門……是不是出口……? .\E\1D ~pSxF&d
  “三壯!你站那干什麼!”二壯的聲音在寂靜幽暗的走廊里回響。 4~y(e5]'A-V)|
  三壯轉過身,二壯提著一堆東西站在后面很遠的地方。 *|AD;y vj
  “快回來啊!”二哥叫著他。 G j+k_ h3O5m
  三壯提著水壺向回走了兩步,突然回頭看了一眼,這次他清楚地看到前面門上的字“太平間” ! uXVQd2^HE|-UP)l
  三壯的頭發“騰”的一下子跳起來,冷汗從頭到腳把他淋透了,他加快腳步奔著,最后就跑了起來,快到二壯身前的時候,他把暖瓶一丟,上前把二哥緊緊地抱住了!
;X8h)q/F9wn;dI   “膨”暖瓶爆裂夾雜著玻璃的碎片聲回響在空曠的門廳前。 p&Ceg0T"g&j*c
  二壯松了塑料袋,把他抱在懷里,一只手輕輕地摸著他的頭發“沒事的,別怕,哥在呢……” -aov3r]._$j8FW
  眼淚順著三壯的眼角流淌下來,是害怕,是委屈……
DjdNJH'AZN0P!DW   “怎麼回事啊,你們,在走廊你摔什麼暖壺啊!”一個值班護士從收發室里跑出來,看到眼前的情景,嚇了一跳。 oX9YS-K@
  “沒事,小孩嚇到了!”二壯鬆開一只手,回身對護士說。 2K y&c9S bgx
  “這麼大的人了,怕什麼怕,……你們這暖壺得陪錢啊!唉……我哦告訴你……一會你收拾了!”護士白了他們一眼,轉身進屋了。 *M _:V;}R Nj8d2Y
  “收拾個屁!”,二壯轉過身,繼續抱著三壯。
z/ecq%o+g ?pc   許久……二壯說著把東西揀起來“走,跟哥上樓” Qjrb ww3l-x$BRe
  三壯抬起腦袋,擦了擦眼淚,他可是多少年沒哭過了。 S1h#M^ c3Oon;S

-?|zr4o#X   回到病房,二嫂看出來三壯不對勁,走過來問著“怎麼了?暖壺呢?” ^0|^[wb/r t9O
  “你別問了,不小心打碎了,明個再領一個,這有礦泉水,先喝吧”二壯把二嫂拉開,把袋子里的東西拿了出來。 ~q@p#H:[
  “這麼地……我和二壯在這看著,你和三壯吃完就回去吧,明個再過來……”二嫂把面包和水遞給姑姑。
*\LH,uGe   “你們都回去吧,忙呼半宿了,我在這”姑姑把水和面包放在小柜上。
^ B ]f*K#x)w   “要麼這樣,二壯你領老三先回去,我和姑在這……沒事啊,不是什麼大不了的”二嫂把面包打開,遞給三壯,三壯沒接。 S+u$A$X;N%G"}4Nk};}
  “那行,反正這也沒地方,我和兄弟先回去,明早再來”二壯說著摟著三壯的肩膀,轉身要走。 ZeE(tn2[su$IA fX!h
  “那你們也吃點再走了”姑姑抬起頭說。 m&V0h%I!X&Cw
  “我們回去再吃……”二壯順手抓了兩個面包。
JB)ISJ(O
RQ ~1TS Z/\   回到澡堂的時候,已經3點多了,兩人坐在床邊,二壯拿了瓶水,遞給三壯。
u8wT K;j[E+jT)C   “我不渴……” 5Ks/q/fr4u q
  “那也吃點啊”
Uj&zp(tL%Q   “我困了”,三壯說著,衣服也沒脫,就倒在了床上。 6i{Kxt5G!`3A/m UH
  三壯滿腦子都是剛剛在醫院的情景,怎麼也不能睡下,不知過了多久,他感覺自己被緊緊地抱住,心也慢慢松了下來,終於睡去了。
;dQqH)A @@&W .dy f!_F1Hf+cxs(l
  一陣電話鈴聲把三壯從沉睡中驚醒,天早亮了,他匆忙爬起來,趿拉著鞋奔樓下跑去。 `W!I6{I9u ^
  電話是二壯搭計程車,告訴他小琳早醒了,吃了早飯了,沒事,二嫂也回去了,他和姑姑在這里,叫他不用著急過來。 /vO&K cF6Dq;_
  放了電話,三壯舒了口氣,昨天發生那麼多事情,簡直就象一場夢一樣。外面天陰沉著,下著毛毛雨。
l$Y RYG4{   三壯走到門前,老犯們都光著膀子挖著,幾個穿著雨衣的人站在對面的房檐下面,三壯一眼看出其中一個就是林天威。林天威也看到了他,快步走了過來。 x2cB x R}Xc
  “聽說小琳受傷了”林天威脫掉雨衣的帽子,抹了抹頭發上的水珠。 .HgSl&a$M
  “啊……沒小心掉溝里了!”三壯退了一步“進來吧!”
l9IR*}-wcP   “操!真他媽的,昨天那個管街道的老頭說他負責把信號燈和防護線拉上,我還提醒他好幾遍,這老逼頭子怎麼不辦事啊!不行!得找他算帳去!”林天威氣呼呼地說。 +YMM*Al-mP8a
  “拉倒吧,好在沒什麼大事,修養幾天就好了!”
%L?R+?3z!n3\0e]Y   “那你這生意可怎麼辦?” PB\*b;a%B(@@
  “先停停唄!”三壯無奈地說。
@4\%j^(B-a,bzq0Ly   “也行,對了,有什麼要我幫忙的你吱聲啊!” "X%p5^` M` N
  “行……也沒啥事,怎麼今天下雨呢還得干啊” +h;w:]6] U-bo)_
  “沒辦法,上頭任務緊,好在雨也不大……”林天威回頭看看天“下午興許就能停”
1rO-Q7JK"P^y}:kf   “……你怎麼知道小琳掉溝里的?”三壯不解地問。 t,q;|$LcG#A:cD \
  “啊……我們早上剛來,你二哥就過來把我臭罵了一頓,說什麼是我們沒整好啊……咳!說來也是……”林天威搖搖腦袋。
3k-v,OM p\7~b   “二哥就那脾氣,你也知道,別跟他生氣”
iV?(Q+QBx   “沒……沒生氣,這溝再有幾天就能填了,你們出門多小心著點,估計一會兒就能用線圍上!”
k-u ?8T)O8D^T   “啊,知道了”三壯揉了揉眼睛。 /d^a&c@lGz w2e
  “你瞅你,眼睛都紅了,進去再睡一會吧!我先過去了”林天威舉手在三壯臉上摩挲了幾下,轉身出去了。 #eE m\;fT2p$V F
  三壯洗了洗臉,吃了幾口面包,抬頭一看鐘,已經9點多了,他合計著是不是現在就去醫院看小琳呢。
yjCL5X7R-^   這時,一個年歲挺大的犯人扶著另一個人犯人到了門口,被扶著的那個人用一只腳跳著,另一只腳上流著血。
3E"ObAZl   “怎麼了,快進來”三壯趕緊迎過去。 fp6z-`#C
  那人抬起頭,竟是小黑!
T.u9s$J"j
zOnK`Y
7mM R\*m;ud
1W L0s+we3~I:[
;n'|'h;Ql2](},^ (28) -MGa$kLLE/~x7[
V#z,R|*Eb.fS
XGIf%JK6N,[
$D9G&X9j7`'\|
  “操!真是他媽的不省心,好好的腳又划破了”林天威隨后跟著進來。
U8w&xR O:l   “都是下雨搞的,溝下面太滑,他沒站住,腳一下子滑到我的鐵鍬上了!”那個歲數大的老犯嘟囔著。 #i&z0L [$~!@1m
  “別他媽說了,要不是你們在下面歸堆,能他媽的出事嗎?你快回去干活吧,還有……你門幾個把他的那份也干了!”林天威繃著臉,狠狠地說。那老犯乖乖地溜了出去。 Go Jk:{#z-ec2A
  “三壯,你這有啥止血的葯沒?紗布啥的也成!”林天威問三壯。 'N'x'ac[
  “沒有葯……啊,對了,葯棉有,紗布……我去找”三壯轉身要上樓,回身又說“要不,帶他上樓吧,上面弄方便一些” 0T:x B)O!J7KF2s
  “行,你就快點吧,這車得到下午才能過來,也不能因為他,單獨開來啊!”林天威說。
1I{X5X9qA$z!{"I   “要不,去醫院……”三壯剛說出口,就覺得自己太蠢。林天威也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他。 7Q"|QNH r sD
  他低頭扶著小黑上了樓,林天威在后面跟著。 0J:a-SlK+~%f
  “來,快坐著!”三壯放下小黑,林天威上前一攔“慢著!”,他走過去,把床上的被褥都撤到了一邊,小黑這才坐下。 }2IBAib[;GNe
  三壯端來一盆水,在里面撒了些平時消毒用的葯粉,然后放在小黑腳下。 !ik,n\)rC
  “讓他自己弄”林天威看三壯還要給他洗腳。
^2Lz;Y9[L   “我自己來……”小黑彎下腰,用水輕輕地洗去傷口周圍的泥。
*M`zQBy'd$~f7UD   “好了,洗完了,你給他簡單包一下,然后,趕緊下去,我得看著那幾個王八犢子去,成天他媽的沒好事”
m)cH*z9r"bK   “啊……”小黑答應著。
\3F5zKM L   “麻煩了啊!”林天威轉身對三壯說。 3d"A/@ S uHw%ML
  “操!少來!”
3Z7ZI$R Y   林天威笑著下了樓。 #kKM7E'Z;^
  “來,我給你換點水”三壯見水已經都黑了。
_C5E? i4{&|/{   “不用,這麼湊合著吧”小黑按著水盆。
0``9iO9P!z CYy5v?   “咳呀!水又不花錢……”三壯說著把水盆端走換了一些過來。 Y5X$v#W,[I|4g
  “已經不淌血了,好在是后腳跟,皮厚”三壯邊看著邊說。 $G:E0J V3mh ^K&D
  “嘿嘿……我全身的皮都厚,我媽打我都打不動!”小黑笑著說。 c.I:]Pb,U+l!Z
  “我們倆一個德性!”三壯到柜子里找到一些葯棉和紗布,看著小黑把腳抬起來。 F4x.C/k9Z"_$Ee+Q
  “得,還是我幫你弄吧,你自己別扭著呢!”三壯過去把水盆撤開。 7z?gnBpS
  “不用了,這都夠麻煩了”小黑執意不干。 0?&Qy7U Pl
  “你是不是怕林天威啊?”三壯邊問邊拿一條毛巾過來。 V#u8pA:~CR,qL
  “不是……他……其實,在這些警官里面,他算最好的了!剛才那幾個家伙罵我……反正都快出去了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”小黑說道。
0d(KF2x.Y   “是嗎?操!”三壯遞給小黑,小黑看了看“不行,這個太……干凈了!又抹布就行”
b6f"g(ZNG:e;ym)q6K   “用吧!沒事,我這里別的沒有,毛巾搓澡布管夠!”三壯又把毛巾給他“快點擦吧!”
:{.G,Ud(vG   小黑不好意思地接過毛巾,把腳擦干凈了。 Z][;Tm5f5al
  “來,你躺下……我給你包上!”
Uv#j)@:mA   “啊……我自各弄,你別整了……”小黑推讓著。
]VMf)yHV-}_   “操!有這工夫包完了都!快點!” y/P~o%p }
  小黑乖乖地躺在了床上,一條腿支撐著,受傷那條就擱在上面。
+z(`;Xe-?U&_;qj   “你把腿放平就行……”三壯蹲在床尾,把小黑的腿放了下來。 m1{p |\a A\
  三壯把他的褲腿挽了起來,褲子是濕的,濺著一些泥,緊緊地箍在腿上,腿上的汗毛成綹地蜿蜒著,有幾滴水珠順著那毛,流了下來。三壯不禁向襠部望去,那褲子還是很低,沒有腰帶,平坦的小腹隨著呼吸而上下浮動。褲門被水打平了,沉沉地落在胯上,甚至可以清楚地看清內褲的輪廓,和一根肉呼呼的東西正指向腿的一側。
y&U/I9dV,~*?   三壯定了定神,用葯棉把傷口周圍擦了一便,傷口里面有些小沙礫,他用葯棉的棒輕輕伸進去想弄弄干凈,小黑的腿猛地一抖…… ~`.[/Ym4o+OV
  “是不是疼了”三壯利馬停了。
"Lyw;D Vq   “沒……”小黑連忙否認。 -@1KIw)~ ?
  三壯又一次把棉棒伸進那傷口,這次小黑似乎有準備,沒有抖那麼厲害,三壯小心細擦了一遍,把葯棉放在傷口處,用紗布包了。 Z0_ KL&^5r;a:o$j;e
  “好了……”三壯直起身,小黑一打挺,坐了起來。
S3`b&XB   “真是太麻煩你了”
#`5Wr(E@y   “操!哪的話,你回去再上點葯,別感染,最好打那個……那個破傷風的針”三壯說著,端著水盆,過去洗手。
|7u&E6`;n   “你還懂得不少啊……”小黑邊看著腳丫子,邊說道。
^3t"c)a&iw9s   “也不是……我也是昨天晚上才知道的……我妹昨天也傷了”三壯低聲說。
[K^?%a!x   “哦!早上我聽到有人罵林警官來著,是不是就這事啊?”小黑抬頭問。
v+MW0_2J-D Om   “是,我哥對警察啊什麼的煩著呢……” r-}1@$Kpo r
  “啊,怪不得……”小黑邊說邊站了起來,一只腳穿上了鞋,另一只腳趿拉著。 O#lRGR m/B
  “唉……?你忙什麼啊,坐會吧,就你這樣的,還指望你干活啊?”三壯指了指小黑的腳丫子。
5K N rR3a:i+[ _   “那也不能在上面呆著,林警官說完了得下去!”小黑說著就往外跳。
0A'p;O/g2Lr#Mk"K   “得……那我扶著你”三壯走過去,將小黑的一只胳臂扛在肩膀,一只手扶住他的腰,他感覺那皮膚是涼涼的…… #I%S7q` Bxet
  “沒事……我自己能走,這點小事算什麼,我踩過釘子呢,差點殘廢……”小黑比划著說。 1F @-g"N3M'Xu
  “說著說著你還牛上了……走吧,小心點!”三壯扶著小黑走到樓梯口。 )YN9eU]]4G:`!d&b
  “等……等一下”小黑停住了。
Q3Cm-A6p+aJN |Co   “怎麼了?”
{5S[bW/bI|   “我想尿泡尿……我尋思要是跳溝里尿是挺費勁……”小黑不好意思地說。 ;_:J7aN%M
  “行……”三壯說著扶著小黑過去到廁所邊。
N@mL@f zl   “好了……,我自己上去行了”廁所離地面有兩步台階,而且只能裝一個人。 /qWjk5^+x-K*s
  “我在后面扶著你……你小心,這里面滑”三壯站在小黑后面,推著小黑的屁股,小黑扶著旁邊的晼A終於站在了上面。
t)nW5i-v   小黑把紐扣打開,“唰”的一聲拉開了拉鏈,誰知他沒抓住,那肥大的褲子“突嚕”一下就墜到了腳底。里面的淺白色的三角褲一下子就全都露了出來,那褲衩被洗得很薄,上面已經被淋濕了,加上小黑的皮膚很深,后面的三壯可以隱約看到他結實的屁股和深凹的臀線,當小黑彎下身提起褲子的時候,更是清楚的要命。
"pVR]YU   “操!這褲子老是他媽的突嚕”小黑抓著褲腰,從內褲里抓出那又粗又大的吊“嘩…嘩嘩……嘩……”地尿了起來,當然,“又粗又大”可是三壯昨天看見,今天想起來的。 pGy{ xr7K7K+d
  小黑系好褲子,轉身過來,三壯假裝沒事似的把他扶了下來,其實,在澡堂子里到處光著屁股的人,他看過的,甚至“摸”過的有多少自己也數不清,但是,今天這個,只是看到這麼一點點的,卻怎麼這麼不一樣呢?他自己合計著,卻想不明白。
5a?i8v}/n^/G&v.hx   兩人下了樓,三壯把小黑放在椅子上,自己走到門前,沖林天威打了個招呼,林天威踏著泥繞了過來,帶著一溜小跑,那羅圈腿更是暴露無疑。 &fM e ],^j
  “完了?”林天威笑著問。 #M'` H,L?&}Ia!H
  “啊,沒什麼事,不過回去得上葯,還有破傷風的針”三壯回答
,z:Xg:YQ` a1RrP9R   “操!回去可就不歸我管了!”林天威看了看小黑,小黑嚇得急忙站了起來。 /c0d"O2R5zbFx1z
  “行了行了,你坐那吧,干點活不給你工錢你就難受……你現在倒成少爺了!”林天威瞥了小黑一眼。 $L*Y.Z9t/tu6j;O
  “對了,你不去醫院啊?”林天威問。 'B7jh+A!k!ul$E
  “我去啊……我一會去”三壯支吾著。
#Py#D-jl i IO;s kl(_7g
  快到中午的時候,雨下大了,所有的老犯都聚在了晲丑A看來是不能再干了,林天威打電話回去報告,最后得到命令—立刻收工! J/H#|u~GB9W(Sx
  那輛大卡車又來了,不過這次加了塑料布的棚,老犯們“嘰了骨碌”地爬上車,鐵鍬小鎬撞得“叮﹛邑藷T,最后林天威和三壯好不容易才把小黑“扔”了進去。臨走時,林天威再三囑咐三壯說下雨太滑,小心那些溝,三壯笑著說沒事,林天威就跳進了駕駛室,三壯看到,小黑向他擠了一下眼睛,笑了笑,他揚了揚頭,回應了一下。 ,w;Ha9Pf&[t
  卡車剛剛開走,屋里的電話就響了起來,三壯幾步竄進了屋,抓起了電話。 b'UQ*n,@ N+z
  “喂……,誰啊?……喂?怎麼不說話啊?”三壯喊著。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7:00

[size=3](29) %a@'nn G1_/l[o5U [
  “三壯哥……我……我是柱子啊”
#\gFRHV]   “操!瞅你吭呲癟肚的,你啥事兒啊?”三壯不耐煩地問。
&WS'A/iO&X9~   “我……我聽說小琳她掉溝里了,想問問你咋樣了?”柱子卻卻地說。
s|g3c2}G,d*K   “啊……沒什麼大事了”三壯敷衍著“你咋知道的啊?”
I9dm a$Y#z7}/~(Wp   “我聽二嫂說的”柱子蔫蔫地說“我尋思去醫院看看” 2s9`r1J\-z:n)Zf tS
  “看就看唄,跟我說啥?你不認得道啊?”
2js3G o4BIT'R   “啊……我尋思……我跟你一起去……”
BY;l(@t   “這可真……,六嬸她……”三壯合計著,一般這事,六嬸肯定不能讓柱子告訴自各啊。
ov:X)k7X9?SIj   “我媽不知道……”柱子小聲說。
IoZH&C   “哦……那行,你過來吧,我帶你過去”三壯明白了。準是二嫂過去都說了,這六嬸還沒消氣呢。
B_ rH6XOK0P   “那行,你等我一會兒,我這就過去”柱子說著撂了電話。 1X4s3|4z2y0S t
.HX+p.T6ksJm
  外面的雨還在下著,在溝里積了不少,玻璃上一綹一綹的水彎,在雨點的打擊下,不時改變著方向。 %j[uY/Y ?)A6|2@ aIJ;M
  過了不一會,門外傳來“砰……砰砰”的聲音,聽來就是一輛三輪車改裝的拉客車,三壯這里管這叫“三驢蹦子”,因為這玩意就是跑起來上竄下跳的,賊不安全。
Z\pt;P4l*j!T(R   三壯開了門,看見柱子從后面的帆布蓬里,露了個腦袋,招呼他上車。他抓起身邊的雨衣,回手鎖了門,跳上了車。
W]9]a#gYY+l$v(X gj   “呦!買了不少東西啊?”三壯看見柱子邊上放著不少大大小小的方便袋,里頭有水果也有別的。 CO0X GkF4D$sq2y+d
  “啊……”柱子低著腦袋。
%S_W1v/_eZq+N   “操!我正餓呢,三壯伸手抓了個蘋果,啃了起來。 :m:t+B$q:i'sgyT
  “還有蛋糕,你吃不”柱子翻開袋子就要找。
~\(~1m#E   “得!夠了,怎麼,你家六嬸怎麼沒來啊?”三壯邊嚼蘋果邊問。
!qRNX+q   “啊……她……她昨天說,這輩子也不去你們家了呢” zhK @F9d7p{fn
  “嘿嘿”三壯笑著“今個咋好了?” !v?sG B.k_ B{1@P
  “也沒好,今個沒吱聲……”
'I6k2m\\};D:hwj   “哦!六叔呢,六叔咋說?”
1yY4W)qR(Qxgx   “他說我媽不對……”柱子 Oq)DQ g C C7XBS

;Z{KL)yI$}   到了醫院門口,三壯使勁拍打著前面的玻璃,那開車的回頭看了看,把車停在了靠邊的地方。 c-h7CVWAuu
  “沒事的,讓開進去!”那人有些不解,“行了,就停這吧,走進去”三壯擺了一下手。 Ak2rm*swT
  柱子跑過來,把錢給了那人,看見三壯跑進門口的商店里,不一會,提著一堆水果跑了出來。 ,Zru X mO5wT)G-j/m
  “走吧!”三壯指了指大門,柱子乖乖地跟在后面。 !_%g4n]%z'QXMG
  到了病房門口,三壯向里面看看了看,發現六嬸竟然在里面,坐在小琳的床邊,一邊拉著手,一邊說著,姑姑是不住地點著頭。 *H2\I*a6k&Z1mGV,V7~
  柱子也伸頭看了一眼,嚇得往后退了兩步,三壯推了他一把,柱子撞著門就進去了。三壯在后面笑嘻嘻地跟了進去。
pg*Inc:v W1s c h   “呀!柱子來了!”姑姑忙起身,把柱子手中的東西接了過來。小琳轉頭一眼看見了三壯。 \xhF%BI
  “小琳你好點沒?”柱子小聲小氣地說。
KZ+Ng&eZ'\ n},yo   “啊,沒事!過兩天就自己能走了”小琳回答著。
j1} i1J(`3O [   “呀!六嬸也來啦!”三壯把東西放了過去,笑著說。 5q/d(l`%c^/_#?j4_
  “啊……我聽說小琳出了事,就過來看看,好在有驚無險,要不我說這幫挖溝的可真他媽的不叫玩意,咋就不知道給欄上呢!這事換了我,非找他們算帳去!”六嬸說著看了看小琳。 g-w5Bd2R-~+L
  “是啊是啊,不過,六嬸,換了是你,也掉不下去,那溝窄著呢……”三壯嘿嘿地笑著說。 4mwo yp}s1F\f
  “你個小沒良心的,看我不揍你!”六嬸說著摘了她的泥鞋,就要撇!
4~`D8k;FWgP   “唉……六嬸,你打死我沒關係,可別氣出病來,要是有個啥三長兩短的,那不成全六叔和那個……”三壯邊躲著邊嚷嚷。 4p oWY)t2@ @W ? bt
  “啥?你說啥?”六嬸眼睛瞪著溜圓。
]T`E-Za#tE   “這你都不知道啊?咳!回去趕緊審審吧!” `Jt6MD$MXd
  “我審個屁,他就是在外面撒泡尿,我也能聞出味來!”六嬸說完“哈哈哈”地笑了起來。 L.tL(O:Uj
  “難不成六嬸還有這好鼻子,窩在咱這小地方不是浪費了,趕緊進刑警隊啊,破個啥強奸案啥地!”三壯邊說邊金著鼻子聞了起來。
T.tS,jb)W},VL%_   “操你個王八羔子的,你說你那個蔫巴爹怎麼養出你這麼個兒子呢!”六嬸趁著三壯不注意,溜著屁股就是一把。
-K/zr-La4I~N   “唉呦!六嬸,你這是看我六叔不中用了,背著他……”小琳在一旁輕輕地笑出了聲,他抬頭看見柱子在一旁臉上通紅,利馬停了沒往下說。 g8u8K)s6Q:n
  “行了三壯,給你點陽光你就燦爛,給你個草墊子就下蛋!你也不分跟誰了,看我不告訴你爸的!”姑姑虎著臉。 %y!w4V$@;{ iYq:MI
  “我這不說著玩呢嗎”三壯轉頭對六嬸“人家六嬸才不生氣呢!啊?是不是,六嬸!”
%o(M*B5F2g C{b   “瞅你這張嘴,一天比一天滑……”六嬸笑著說“看誰家姑娘給你!”
G1Aj5h+d u   不知道為什麼,三壯的臉刷地紅了。 j} OY&UO
  “呦!你還知道害臊呢,你放心,你這媳婦啊,包在六嬸身上!”六嬸拉住三壯的胳臂問“咋樣?你說說,要啥樣的?”
A"X_4p^$e;Y&T"q   “我……我還不想成家!”三壯好不容易才憋出來這麼一句。
:d:KU@$`Q[@@   “啥話!男大當婚,你咋不想這事呢!”
7V,gY~%b J,]?U7D7Q[ l   “我……”三壯竟然一時說不出來話。
9l{e z]"WN RT   “你咋地?怕老婆管你啊!”六嬸哈哈笑著。
^Kq0I(H0N'i   “是啊,你看六叔被你壓迫成啥樣了,我聽說,你家驢一有病啊,就是六叔頂著!”三壯只要一想到六叔,利馬就有話了! #k#h_k3n/o
  “去你個球的,他不上,還讓我拉磨啊!”六嬸說著松了三壯的胳臂“說真的,三小子,我打小看著你長大的,你媽去得早,你爸帶你們幾個不容易,你姑這命也苦,你可不能為這事讓他們操心啊” !r:I7K(m0Z&d'jc:N
  “說得是,他六嬸,你呀,幫著留意點,有中意的,給我們三壯介紹介紹”姑姑在一旁加楔! l,Hjc5}3L)x1{Q(a
  三壯想不明白,昨個姑姑在小琳床前說的那句話是個啥意思啊? 0FTCbf ngG
  “行……六嬸,這對象啊,可不能比你好看啊!要不六叔還不跟我玩命,他總說他媳婦是全城最牛逼的!”
;K#A%W9X&sS-B   “照那話說去,我年輕那時候……” 7^3hWyB_

D$y|T-ByA4M;e j^Z   六嬸和三壯瞎謅了一大通,看著已經5點來鐘了,才領著柱子走了,臨走,她和姑姑又在走廊里嘀嘀咕咕了半天,留著三壯和小琳在屋里。
f^]G1U2b }2\   “今個還疼不?”三壯坐在床邊。
~f*@ `H7h   “疼,不過沒事了”小琳用手輕輕地扣著被邊的線頭。
S)Z5G{\x"o   “你別著急,好好養幾天,澡堂也停停,反正這兩天下雨”
-yC Rw&e+x!W'ex   “啊……媽說,讓二嫂替我幾天” }lfk`
  “那……那誰來這伺候你啊”
a,E#f+u,E   “六嬸非要來,她跟媽說,這生意不能斷了溜,要不就不好做了,聽說在東頭那邊又開了一家,裝修啥地可好了,我尋思也是,這生意本來就不多,再讓人家搶去可咋整” JK.V?J9|
  “那姑答應了?” u5hM,_SqW
  “啊,不過她沒讓六嬸來,人家也挺忙的,再說她知道我……”小琳沒繼續說,只是一用力,把那個線頭給揪了下來。
z\DXCP?B(}   “啊……”三壯低下頭“那咋辦?”
I HrYO {   “我媽讓二哥去找他們家鄰居的一個女的,叫英子,挺可憐的,她丈夫就是前兩年搶劫那個,在西監獄蹲著呢,還有3年才能出來呢,她自己養著個孩子,也夠難為她的,尋思她過來伺候我1個禮拜,給她200塊錢!”
BE ^Q1a'u   “哦!那能行嗎?”
]zmA'd bgw   “怎麼不行!我又不是癱瘓,她就是幫我倒水拿葯,幫我上個廁所什麼的” [Hrg IW"`!E
  “哦……”三壯沒聲了
Z y,sOe iaY   倆人沉默了一下,小琳突然抬起頭。 1[ @KL,\q&t
  “三壯哥?你說我嫁給柱子……好嗎?”
5{_%w(T(w(d   “我……我說不好”三壯把頭埋得很深。
?R6h9YhSKJ   “我就聽你的……”小琳眼睛里頭亮著眼淚。
bO ^jy B   “啊……,你吃什麼水果不,我給你拿……”三壯慌忙地站了起來,拿起一只橘子,剝了起來。
qY:O E0S0wM]aN   “哎呀!兄弟,你可來了,真他媽的要命,這雨下的,都把我澆透了!”二壯提著雨傘,挽著褲管,濕漉漉地推門進來,姑姑跟著也進來了。小琳連向把腦袋背過去,擦了眼淚。 7vZ4F)x0rO2o"Js
  “怎麼樣,老二?人家來不?”姑姑問。
v G"l4~)`R{G   “啊,行,她今個把孩子送到娘家去,明個一早就能過來,她一過來,你就回去就行,早上晚上你直接過來,要不,讓俺家里地來也行!” 0R$b!W'`CU-C
  “那就好,明天說什麼也要開門,要不這生意是真保不住了!”姑姑嘆著氣說。 VK(oMP(@h!r9Q'na
  “行,我和三壯今天回去收拾東西。唉,對了,聽英子說,今天監獄有個年輕的犯人死了,說是得了急病,聯系家人也沒聯系上,直接送火葬廠了!”二壯邊說,邊搶過三壯手里的橘子。
|'[7d` m/Xr o3Ob'k4H3e6`W(L"y`
/QyWX)]G^+i

QYh6b*`;Q9\ QK M+H7qK:~u[
(30)
a:`{4v$A4WbG(D
F6E E8{%tw+Bdwmk
Aw.VM+dH} M'y
"oTN9bHxad M   “啥?咋回事啊?”三壯的頭皮一下子緊了起來。
  “就是今個的事,那犯人這兩天還挖溝呢……這幫逼警察!”二壯把橘子皮一丟,正好落進垃圾桶。
*Y#Gc g[M&r   “你再說……細點!”三壯抓著二哥的手。 )S'fxNHZcy9~
  “你緊張個啥?英子不是今個去瞧他丈夫嗎?聽里面的人說的,那小伙馬上就要放出去了,你看看……”二壯攤開手,發現三壯臉色有些發白。 f!wbJK7H_4c$J
  “嗨!兄弟……兄弟?你咋了你?人家死人你著個屁急啊!”二壯摸了摸三壯的腦袋。
sG"z7b5|   “啊……沒……咋能那麼快呢?”三壯問。
g"^Ube&m*O   “那說不好了,唉?你問你的林警官啊,他一準知道!”
iE8MC-}9xr   “我隨便問問”三壯低著腦袋不出聲了。
;t4m6D2c J O   “老二啊,你帶三壯回去吃飯吧,這里的東西太難吃,我一會出去給小琳買點啥!”姑姑把桌子收拾了一下。 QhHM2N XF3y`
  這時護士進來給小琳打針,二壯起身拉著三壯“姑,那我們先回去了,明個一早我讓俺家那誰過去,你等著英子來了,再回去吧!” !Mk5Hi F cqCW0O/Y0_
  “行,你們先回吧!”姑姑說。
| ns?SK8q   “小琳,你好好養病,別著急啊!”三壯說著跟著二哥走了出去。
{"?C@h)w9I"a~d"T znRI'O2_!y
  二人直接去了二壯家,二嫂已經做好了飯。
raUK#Qz   “咋樣,那邊都安排好了?”二嫂問。
`X2ncKXz(n   “啊,行了,英子明個早過去,你呀直接就過澡堂”二壯說著把上衣一脫“快給我找件干凈的!” _C4^L(`
  二嫂打開柜子,將一件深色襯衫提溜出來,二壯剛要往身上套,“等著!”二嫂拿過毛巾把二壯的后背擦了擦,三壯看著,不禁低下頭。
2a:uZg6is$Rb   “老三啊,你濕沒?我給你找件換了吧?”二嫂邊說邊要找。
Eh1w!lolUgS   “沒,我穿著雨衣呢,沒事!”三壯連忙阻止。
~"b!Ln0uP   “可別感冒了!”二嫂說著,把菜盛了出來。
#x i3P0]a,Q9| 1d eA)O8[)V c1^
  吃過了飯,三壯就急著回去,二壯要陪他,他說不用了。
.stO4r$w9T   “那你自各小心點啊,別忘了鎖門”二壯拍著三壯的肩膀說。
O2j$MpAWSa*L Y   “知道了,我回了”三壯穿上雨衣,推門走了出去。 #u L"L!C2[ L
  雨小了許多,偶爾才有幾滴飛過頭頂,倒是街上到處被挖得亂七八糟的,走起來很費勁,三壯雖然挽著褲腿,還是濕了一片,涼鞋上也沾滿了泥,他走到干凈的地方,使勁跺了兩下,又在馬路牙上使勁蹭了起來。他一邊蹭著,一邊想起二哥在醫院里說的,他越想越像,那人活脫的就是小黑啊……
Y8CCn'Yf jKd   “三壯!”遠處有人叫他,抬頭望去,那人把雨衣的帽子摘了,卻是林天威。 \p7b7x(lj2R-S
  “你怎麼在這呢!”林天威三跳兩跳奔了過來。 4`y._ h]5Puex
  “我去二哥家吃飯了!” o |+S%Ny
  “我去你家了,沒人,正往回趕呢,這不就看見你了!”林天威笑著把三壯雨衣帽子上的一片樹葉摘了下去。
&xJ)z*DP   “那你還回去不?”三壯抬頭問。 5Q.E$Kkl'LI7N
  “我跟你走!行不?” bI\\?:zL9|b$X|vG
  “啊……”三壯拽了林天威一把,徑直向前走去,林天威愣了一下,緊接著一個小跑跟了上來。 0pBxh IEI/L
  “你們什麼時候開門啊”林天威說著拉著三壯的手。
} @r,se8Y?9?D   三壯一緊張,抬頭看看,街上人很少,“明個就開”,他沒有掙脫。
CY)r sz5Y E   “東邊新開了一家,條件很好,里面還有‘小姐’呢”林天威神祕地說。 $M P E5^b.}*L
  “你知道的不少啊?去過了?”三壯沒好氣地問。 `+G~4Q7Q;uFG
  “操!沒有,是劉隊長說的,我哪能去那個地方啊!”林天威搖著三壯的手,三壯一甩,把他的手甩開了。 d2fc2|x;H#b(H
  “你……你別生氣啊,我去是去了,就洗了澡,都沒讓按摩,我告訴你這個,也是讓你有個準備啊,知己知彼不是?”林天威湊過來,又把他的手抓了。 `*q'\-{ Iu
  三壯感覺心里頭暖呼呼的。
YQ!C ]3NK   “聽說,今天你們監獄死了個犯人?”三壯轉頭看著林天威。 }Tk)Z"^l \RO`?
  “你咋啥都知道啊?”林天威大聲叫著。
$T-d$JP,z+O0?   “那你別管,說說啊?” GLOz-vR`XKoL
  “啊……是啊,不過不是我們隊管的,那個犯人前兩天就感冒了,自己不說,非要參加勞動好好表現,誰想啊……”
,DQ4I|1B   “這麼說不是那個小黑?”三壯問。 k O'[eH%R
  “小黑?你還記的清楚啊?”林天威的語氣中透著一絲不悅。 oJ\(UK+oW\wgT
  “操!人家不是幫過我嗎?再說,我親眼看著他受傷了……還以為是破傷風了呢?”三壯感覺林天威握著他的手有些松,就反過來握著他,心里也一下子松弛了許多。
G`6W\DQ+kmRs   到了澡堂門口的時候,下了一天的雨停了,天邊亮起了鮮紅的火燒雲。
-VU,D8V`D?k$H9B
UC8C:xZQ   三壯關了門,林天威將雨衣脫了,掛在裝鞋的柜子邊上。 o3K,YI+sY+O,EU
  “你吃飯沒?”三壯問。 r*i J*l:h1ppG Z
  “吃了,今天吃得早!”林天威笑著過來,幫三壯脫雨衣。
tb7io T   “那幫我把鍋爐生起來,明個開業,現生不趕趟!”三壯拉著林天威,進了鍋爐房,又找了毛巾給林天威擦著臉。 "OK}2nO
  “瞅你,扣子總是不扣,沒個精神樣呢!……別動!”三壯說著,幫林天威把扣子扣了,站遠一點看看,笑了! ,c2\}HZ7N;M
  他轉過身,走到鍋爐前,準備生火,發現林天威站著那里沒過來。 z-w%w"FsL(F)w
  “操!你倒是過來啊”三壯回頭叫他。 0Ot?:u Y
  “你說不動,我哪敢動啊!”林天威站得溜直。
]s)xjZ-Z4Y pk   “可是你說的啊,我不讓你動你就不動啊!” 三壯走過去,對著林天威的嘎吱窩就是一把,林天威繃著嘴,眼睛瞪著溜圓,楞是不動。 ,Fe0p?+P:^9i#i a
  “操?看不出來啊!我還弄不動你了!” 7eM#E"V5J
  三壯坏笑著搓搓手,湊到林天威跟前,他眼睛盯著林天威,雙手卻環住了他的腰,然后慢慢地向前面移動著,“喀嚓”一聲,林天威的褲帶扣被打開了。 nmw#{5cQ]
  林天威還是繃著嘴,眼睛直勾勾地看著三壯。 L9T%P0r(tpI@%fc
  “操!我還治不了你”三壯說著用力一抽,那褲帶在二人身邊划了一道弧線“吧嗒”一聲落在地上。
,qmrz:LI6?5|2[nY.X   “呀?還不動?”三壯挑著眉毛問道,可林天威連眼睛都沒動一下 owVq5S?
  “說不動就不動” T$Vr} WX T
  三壯的手慢慢解開了褲門上的紐扣,一顆、又一顆……,他的手已經能夠感覺到里面的東西在脹大了,他鬆開手,褲子在林天威的羅圈腿那打了個折,然后就“突嚕”一下落在腳底。
h1A"fSDJMC   林天威的褲衩被脹滿了,那里面的家伙死頂著前方,把襯衫的一角也給撐了起來。三壯感覺自己的腦袋熱熱的,下身不自主地棒硬起來。他低頭用手扶了一下,抬起來時,卻發現林天威趁他不注意,迅速把自己的吊扶正。 /V"^0Rt@+|M'Q%z
  “哈哈……你動了”三壯上前指著林天威的吊,林天威“呼”的一下把他抱在了懷里! \7x:m3c8p_
  “我投降了……”,林天威把嘴狠狠地壓在他的唇上。 [WnLv u-J'}hKwR
  …… yl8[&p!NJ5bm`$@
  三壯懶洋洋地躺在林天威的身上,腦子里還是剛才在鍋爐房那火熱的一幕,還有他后來他牽著林天威的吊一路走上樓梯回屋,還有林天威邊走邊低聲哀求“哎呀……好三壯,親三壯,我真投降了……你放開啊,門外有人……啊……輕點……。”
/JJ]l$|   “累不?”林天威瞇著眼睛問。
S&S{(Ene   “不累……”三壯說著,在他身上下扭動起來。 ,b(g5|5oE%g
  “哎呀……你饒了我吧,咱是不是該換換了,你要壓死我了……”林天威央求著。 0GwQW;||jz4m"T,g
  “操!虧你還是警官呢”三壯從林天威身體的一側滑下來,一條腿卻賴在他的襠部不走。
Jd&J;C2^d*J&X;T   “干啥?又出花招整我啊?”林天威把上身抬起來,看著他有什麼舉動。三壯用大腿和小腿中間的彎曲夾住了林天威的吊,上下動了起來。 WxN rO
  “啊?你……”林天威正要掙脫,三壯用一只手將腿狠狠地一搬“啊……你這不虐待我呢……哎呀……我錯了……哈哈”林天威撓著三壯的大腿跟,三壯機靈地躲到旁邊去了。
g4r~ o Oj
;a;t i)\"H   鬧夠了,累夠了,兩個人躺著卻都睡不著。 Z3KeQ/h{a7^
  “唉,你說……”三壯嘆了口氣,突然說。
u[isZ*?$k   “啥?”林天威應著,手卻放在三壯的胸前摩挲著。 4~-d3CI`z3?4C0[(n
  “你想結婚不?”三壯轉過頭,看著林天威。 z,n [llMGn
  “這不是想不想的事啊,誰不都得結婚?”林天威低聲說。 `(e5m+}LtYdVl
  “那你打算什麼時候結婚……?” Sv-X7Od(Ul P
  “不知道……問這干啥?” 5pWi/a:}l ps
  “不干啥?唉?你跟女的這樣過嗎?”三壯繼續追問。
r(|o]%KU C5o(R   “這……”林天威不回答。 q{Dhmbr8[.]
  “操!你說話啊“三壯把林天威的手推了下去。 4f5KWChwd\7G
  “沒有啊”林天威低聲說。
c5z7DB5Ne:M!I   “唬我是不?”三壯閉上眼睛,
xN h J"Q {2NV5V   “沒……唉,你咋了……唉??”林天威推推三壯,卻沒反應。 {h(Rx|#t!l}
  “好了……你別氣了……我跟你說吧……”林天威拉著毯子蓋在三壯的肚子上,說了起來。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7:01

[size=3] (31) i I%ri"C?
  “我沒當兵的時候,那時我們家在農村,鄰居家有個小丫頭,比我大兩歲,長得可水靈了,她媽成天鬧笑話說要把她嫁給我,我媽就也笑著還小,當時我18歲,毛還沒長全呢,聽著就是不好意思……有一天晚上,我們去鄰村看電影,回來時候天可黑了,她就拉著我的手,走到村口的時候,她拉我到了一棵大樹后面,她問我,想摸她不?我沒說,她就把上衣的扣子打開了,把我的手放了進去,我當時糊里糊涂的,心里頭也害怕,她突然就抱著我讓我親她,我就親了……”
1V`'U]&H4u9u$|n   “然后呢?”三壯問著。
R3G-E${.TE.^8Q   “完后我就……”
h8xHOm   “怎麼啊……你說啊?”三壯推著林天威。 T/JB i(f#|-s
  “完后她就說要給我東西,問我要不……我說啥呀?她說你別管,就問要不,我當時不知道啊,就說要,她就幫我解褲子……”林天威說著看了看三壯,三壯瞪著眼睛張著嘴。
;I o:o+g5w4y+p   “你生氣我不說了”林天威轉過身去,背對著三壯。 h'k(j!F#l_W0l u-z
  “……你說吧,我才不生氣呢”三壯雖然這麼說,心里頭鬧得很。
+mUo7Q6C   “后來……我自己就知道自己下邊硬了,但是不知道干啥……”林天威就背對著三壯說著。“我當時低著頭,看著自己的吊,就感覺是犯錯誤一樣,全身都發毛,她就拉著我的玩意往她身子里面,當時我是太緊張了,還沒進去就……”
O T*UL_f(I3bb   “……”三壯聽著,感覺像有無數的螞蟻在身上撓咬。
THe!u6j   “她當時還笑我呢,我當時就是傻了,全身都發涼……,完了我們就回家了,她還跟我說,趕明個看電影要叫著她。我回到家,我爹問我怎麼這麼晚,我說在路上玩了,我媽正要泡衣服,我就把褲子脫了,可巧,我媽看見褲子上有那個東西,就問我是哪來的,我爹更是舉著鞋底子打我,我當時害怕,就都說了……”
9D{N$Cr PkzB   “啊……?那后來……”三壯接著問。
_lI ZP&zy~#J5z\   “后來我爹把我打了半宿,還一直盤問我那個時候到底有沒有放進去……,我說沒有……,他還是把我打個半死,說我是敗家的。第二天,就把我送到我老叔那里,然后托人給我送去當兵了……” j-bx5e^#})\ zy
  林天威說完深深地嘆著氣“操他媽的,我后來才知道,那個騷丫頭早就是爛桃了,她和村里的老光棍早就有一腿,就是為了換零花錢……其實后來我也認識一個女的,人又正派,也挺好看……就是,我一想到要和她做那事就全身難受……,后來就吹了” u[:c0I,sC _tC s
  三壯聽著,雖然有些難受,不過還是對林天威很是同情,他伸出胳臂,從后面抱住林天威的腰。林天威慢慢地轉回身,眼睛里閃著亮的東西“我不想結婚……” f \"[ z Hi$~*bF
  三壯用嘴唇輕輕地扣開了林天威的牙齒,林天威象受傷的野獸一樣,扑倒在他身上,三壯任憑林天威在自己身上撒野,心卻像在慌亂的草地上打滾,他在想,他自己該怎麼辦呢? Fw EVY
  ……
*EVi%b k2Q kG   林天威汗淋淋的脊背在燈下閃著光,三壯看著林天威不禁笑了起來。 ^+e r*?!{+\M |
  “你笑啥,笑我剛才說的?”林天威問。
8i@*X m0U-`+y   “哈哈……不是啊,我看你耳朵……”三壯說著繼續笑。 H2j)_.}w+@]pMp"A
  “操!怎麼了?”林天威抬手就要抿一下,三壯把他拉住了。 Q o8`r I
  “來來來……過來……”三壯拉著林天威下床。
0P&ZRyw:?N   “我可走不動了……不去……”林天威又抬手,三壯上去就是一巴掌“不準動!”
}I5X:};Ed'GM!S.Gc   “不動就不動!”林天威的手停在半空中,身體也半依在床上。
C \/xExa$^yq   “我看你不走……”三壯上去拽著林天威的吊。
G2]x&E t&i#E   “哎呀……你又使喚絕招啊……唉………………?好了好了……我起來……”林天威沒辦法,只好乖乖地下了床,腆著肚子被牽到了浴場的鏡子前面。   “操!……哈哈……”林天威看著自己耳朵上沾了不少粘東西,還有一根毛彎曲著伸向前邊。
cABU'_-\ OJ   “準是你的!”林天威拉著三壯就要和他貼臉,三壯跟泥鰍似的逃開了。
'xPU0H)A+Uw
K Su0h9Zm2\ x   “對了,幾點啦?”林天威問著。
Xc9od'\ E   “才8點多……”三壯用毛巾擦著身子。
7T3E,k2m"}1x3~ sz   “唉?要不我們到新開的那家澡堂去洗澡吧?”林天威試探著問。 ~+w%B%BQ0s0wF
  “啥?我這還裝不下你了呢!”三壯回過頭,瞪著林天威。
i o v(ZB(|#W0`$f   “不是……咱過去看看,你也算是調查調查啊,看他們有什麼,咱回來也弄,不能只靠手藝,面子上的事也要過得去!”林天威說。 B:nq.xf
  “操!人家有小姐,咱也找幾個小姐?”
0f&N7],kwr}1N   “不是那個意思,多學習人家東西總沒錯吧?”
SC%Ysw ~X   三壯一想也在理,看看也好。
)Zd0A+j4i2Ms^M+n   “行,那……往常都是我請你洗澡,今個你就請我一回……”
4O C;bI*U/Fk Qf   “哈哈……沒問題!” /v*|Lg;NT o

;u7q6T"}G   這家新開的浴池叫“龍鑫泉”,寫得五馬張飛的,三壯盯著牌子看了半天也沒弄清楚這幾個字是啥意思,后來聽林天威說了是繁體字又大罵起來。“他媽的,整個名還這麼難叫,還繁體……” P6y {wP5d`B$L
  門口的樹上繞了很多一亮一亮的小燈,窗戶的里面也是燈火通明,里面收拾的很干凈,而且整個廳都用華麗板包了起來,應該花了不少錢。 a$_ l[#m$O7~
  三壯二人一進去,就見迎面的柜台里,一個抹得油呼呼的老女人笑瞇瞇地站起來,熱情地招呼“哎呀,這不是,林警官嘛,這兩天咋沒來啊?” vz1l z(Lf
  三壯看了看林天威,林天威紅著臉說“啊,忙著呢,怎麼樣,生意不錯吧?” }1L S8zRr
  “啊……湊合吧,這兩天那頭的不是關門了嗎,這人還真不少”老女人眉開眼笑的,看得三壯牙痒痒。 y UK4V*^
  “怎麼,二位要搓澡不?”老女人從柜台下面拎出兩把鎖。
ji9t1@d:]   “要……”林天威回答。
la L#K5t,p#z+x'|Z   “按摩呢?”老女人撩起長滿褶子的眼皮,小聲地問。 |)G5B:b-L&LG@
  “……”林天威看了看三壯。
'aG] o8Ft   “要!”三壯心里想著,我正想見識見識你們搓澡呢。
:e#L&RO#fby   “啊……一共是40”老女人說著,又拿出兩個塑料帶,里面裝的是毛巾和一塊小香皂。“新開張,凡是按摩的顧客我們都白送”
P0yUgN)hn   林天威上前要把錢交了,老女人說不著急,出來算帳。 n^c er.wf:oH"Gh
  三壯一聽價格,不禁有些咋舌,他死也不相信,六叔他們能花錢來這。他又瞟了一眼價目表,洗澡和搓澡一共是8塊錢,按摩就要15,如果都來的話,就算20。反正是沒有他們家的便宜。
K,i0[5s?R(H+H(Y   二人接了鎖,又把鞋換了,徑直向里邊走去,路過女池,再往里左手邊就是男池進了男池,就是一個寬敞的換衣服的屋子,屋子里靠右是樓梯,樓上旁邊有一個紅色箭頭,上面寫著“按摩請上二樓”。三壯拿著鑰匙找到自己的柜子,開了鎖,把衣服脫了,轉身和林天威走進了澡堂 。 UZN B/^hC
  澡堂里面蒸汽四起,有10多個人,年齡都30多歲的樣子,水池里面泡著的兩個正在大聲說笑,好象是在談論一個小姐怎麼樣的。地面很干凈,水龍頭也是嶄新發亮,排列得很整齊,下面站著的幾個淋浴的,一個中年發胖的男的,正在用香皂搓著大腿,邊搓還邊打著口哨。一個長頭發的小伙正在給一個顧客搓著,看見有人進來,抬頭看了看。
9T fM)[mWi;jV   三壯看了看林天威,兩人分別走到淋浴下面洗了起來。
$X(?2BH:x   這時,一個熟悉的身影推門從桑拿房推門走了出來,卻是劉隊長。
i*h8L:@U`P"z   “呦!小林子,我說找你找不著,怎麼也來這啦……?”劉隊長把手巾擰了擰走了過來。 5]#C4BX,H
  “啊……過來洗洗,你啥時候過來的?”林天威扑拉著腦袋上的水。
L-m d7s+f;S2|   “閑著沒事?怎麼?出來貓葷?”劉隊長神祕地笑著,突然看見旁邊的三壯“呀?這不是三壯師傅?怎麼今個到這里來啦?”
v&S%tO Q*F   “啊……嘿嘿,這不凈鳩O人搓澡了,今個也來舒服舒服”三壯笑著說。
s[P.E9s vc   “應該應該,這里的按摩雖不及你老弟的好,可是……呵呵,這小姐可是沒的說……哈哈,怎麼樣,要不要我給你介紹個?”劉隊長伸著腦袋,一股酒氣和著口臭味熏得三壯低下腦袋。
`P`CKyO)D   “不用了,我……就是來看看”三壯應和著。 ,J0[2yk F4a'w W \q
  “那哪行啊……來這還不是就圖個樂呵,要是找按摩……哪里能和你老兄的手藝比啊!”劉隊長說著擺呼一下手,那長頭發的搓澡小子利馬跑過來,接過劉隊長手里的牌子“您稍等一下,馬上給您搓!”
1D4SE!~ K#k   “呵呵,小林子,下回來可要叫著我啊……我可哪回都沒落下你!” Y0^2L.\7i%w
  “啊……看你說的,我才來幾回啊,再說這才開張幾天?”林天威說話間看了看三壯,發現他低頭只顧洗著,像沒聽見一樣。 W)fJ0Lccv
  “得了,不跟你說了,今天啊這帳我來結,你們就……哈哈……”劉隊長拍了拍三壯的肩膀,笑著走到搓澡床邊去了。 AIl4wHw_qfY
  三壯剛要推遲,抬頭看見林天威,又停住了,他拎著手巾就走到水池里去了
@4q&B1_;~&s-Xc
(SJ,T'{7hC %N4XwUUC+K
Y"[ib}z5n7YMu
+OQ];I2L+y&p
(32) Q q!Mx"J

2btZ \^ ~ ~K L M7iwC5^@f+Tc
}"K*ev*j~ o;_#O
  林天威“扑通”一聲跳進水池,旁邊的人都回頭看他,他若無其事地走到三壯旁邊,扶著池邊坐下了。
Jf1B3nczb   “唉……”林天威用腳踢了踢三壯的腿,“想什麼呢?” [x%{ a5^+`
  “沒想什麼……”三壯把本來張開的腿並在一起。
[TT1069]   “操!我跟你說,你別聽劉隊長瞎咧咧,我根本不是像他說的……我跟你說的都是實話”林天威用胳膊肘在池子邊上一撐,向三壯那邊移動了一下。
%mJDH ~4\"o5rmo   “我可沒說啊……你願意咋地關我屁事啊!”三壯把腦袋一仰,靠在了池子邊上。
$X9]Gp:Fi_p\5h   “你別這麼說啊……,操!我以后再也不來了!”林天威用力撩了一捧水,洒在自己的臉上。 ;`6S~%\#z hV V
  “操!你傻啊……,人家用來泡屁股的水,你往臉上弄個啥?”三壯轉過腦袋說。 (^e'Olz+Q9Z
  “呵呵,我知道你想著我哩……”林天威的手慢慢地沿著池底向三壯滑去,在三壯的屁股上狠狠地摸了一下。
7r |(c&ggG   三壯被這個突如其來的一摸嚇了一跳,本能地要往起跳,可是在水里可是很難平衡,他兩只手還沒著水池底,腿卻先抬了起來,“扑通”一聲,濺起了一片水花。嚇得對面說話的兩個人差點叫了出來,三壯滿臉通紅,那兩人白了他一眼,起身出了水池,進了桑那房。
4^;J(o;M[t}j   三壯瞪著眼睛看著林天威,卻見他在那里偷笑。 B4c"p |HjOH*j
  池子里除了他倆沒人了,一層白色的水霧在三壯的胸口處不停的打轉,下面的水一漾一漾的,不一會就漾到林天威那邊。透過清亮的池水,三壯看見林天威那黑色的吊被浮著向上,象深草里的蘑菇一樣搖來蕩去的,想著想著,竟然有些不自然,原來林天威的手就放在他的手邊,中指慢慢地撓著他的手背。
i/Xxk:A&s8S   “咱們去蒸蒸?”三壯轉頭說。
aD2H^*J(Vr   “好……等一下……”林天威笑著看著他。
0W_+Op/Yy6UP
RZ [SsN   桑拿房里熱得要命,那兩個人這回學乖了,看見又是他們進來,利馬起身就出去了,里面還有一個人用手巾蒙著臉,靠在把頭的一邊,跟睡著了似的。 nxSM/}KpCsM:r2f
  三壯用水舀到了些水在那些燒熱的焦碳上,“吱啦”一聲,一股熱氣迎面襲來,三壯感覺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,汗水開始滴滴噠噠地淌了下來。 ] xI;[&wTK#yF
  “唉?問你個事?”三壯推了推林天威。 (N^+kF^3X4C
  “啥啊?說唄!” g)gIP-d&[ Eo N
  “劉隊長他有老婆沒?”三壯小聲地問。 CW4B~qkMQ)x1g
  “有啊……,聽說他老婆長得不好看,劉隊長看不上她……”
s:A3qU$E"k;{S   “操!我說的……那他也太隨便了”三壯透過玻璃看看外面,上面全是水蒸氣。
\_"E Z T   “沒整,他這號人……”林天威搖了搖頭。三壯伸手又想舀水,林天威攔住了他。 brh+~ ~?7U
  “你還嫌不熱啊?我最怕熱了!” `sSKY['n'tZ w
  “呵呵,我不怕熱……越熱越好……”三壯笑嘻嘻地說。
h:F,}0t `8Rg0X   “真不怕?”林天威歪著腦袋,擠著腦袋問。
P-}mQy-t y   “不怕!”三壯仰著腦袋,一副無所謂的模樣。 X wk+h7X/m
  “好……讓你知道知道……”林天威看了看旁邊那人,他還是蒙著臉,就把嘴湊到三壯的胸前,用力吹了起來……
%R/PH Vr/q*x   “哎呀……這回真熱……哈哈……好了……”三壯一下子跳了起來,他往后一躲,正好撞在那人的腿上。
lG x*D7nGd-h   三壯轉過身剛要道歉,卻見那人沒反應,“唉……,林天威……你快過來看看……” &b0E a(K5T'n4c ~$a
  林天威走過去,把那人頭上的手巾拿了下去…… Kc^2L L*x/a&X*n
  “啊?這不是楚南嗎?”三壯驚呼。 7eJ.Wh Op5m:smgD
  楚南臉色發白,嘴唇發紫,緊閉著眼睛。
5tp.t9Nh;f t;v   “快,他迷糊了,抱他出去……”林天威喊著。 W,B:p9JM)X4]J
  三壯一股勁抱起楚南,撞開了桑拿房的門,門外的人都吃驚地轉向這邊,那個搓澡的見壯,連忙喊“怎麼了?是不是暈了?快!放到這上面來……劉隊長……你快,你先下去一下” $RA&O%r4s#r{
  劉隊長一個嘟嚕爬了起來,跳在地上沒站穩,摔了個仰八叉。大家都在忙呼楚南,哪還有心思搭理他。
P$?skY/`   三壯把楚南平放在搓澡床上,林天威已經用冷水投了毛巾,他用手摸了摸楚南的鼻孔,松了一口氣“還好,發現的及時……”說著用冷毛巾給楚南擦了臉。 NG#Xg4w7t|+z F
  三壯在一旁喘著氣,死盯著楚南的眼睛。其實這種情況在他們家也發生過,往常他應付自如,今天面對楚南,他卻不知道怎麼做是對了。 c7G\G-az6M
  周圍一堆人都圍了過來,三壯大聲嚷到“得了,別看了,都圍著這里怎麼透氣啊……”
V5W8^P+]-c&KAc   搓澡的小伙說“要不,把他抱外面去,那里通風好”
N%gZ+rXie$o4~   “操!外面?你咋不光屁股上外面呢?”三壯氣呼呼地說。
6zk`,|y[   “我不是那個意思,你到隔壁換衣服的地方,那里通風好!”那小工委屈地說。 lReg T"d;|E
  三壯不由分說抱起楚南就奔外面去了,林天威對那個小工說了句對不起的話,也跟了出去。 { ^%P t(U.~u
F?2~'pI.bF[
  楚南慢慢睜開了眼睛,使勁晃了晃腦袋,突然看見三壯,他迷迷糊糊地問,“我怎麼了”
#d:?bjxZ:j   “你剛才在里面昏了,你說你不能蒸就別蒸啊,這要是發現晚了,小命都沒了!”
3g!y6Z.lE _   楚南慢慢地坐了起來,臉上也恢復了血色。 @}oX:\ VjMcM
  “我今個感冒了,有人告訴我好好洗個澡,好好蒸蒸就能好,誰知道……”
_6Ij`e/i   “操!哪個傻逼給你出的餿主意啊?這不害人嗎?”三壯把毛巾遞過去,“要不要喝點水啊?” -t8W5_._:Q^w-W7?y
  “啊……不用,我這就好了……”楚南說著就要下地。
P$Nx?%d CBu*P   “拉倒吧你”三壯攔著他,轉身對里面的小伙喊著“唉!給拿瓶汽水啊!” +z#{z.b)fe'T,r
  “得了,我去叫他拿”林天威轉身就進去了,不一會,那個小伙計跑到門口,對外面喊了句話,就有人送過來一瓶汽水。 v#Z^Vl
  “你咋感冒了呢?”三壯把水遞給楚南,關切地問。 :|L5ay)?%z6Qm
  “啊,今個早上不是下雨嗎?我們那的材料都在外面怕澆了,我就跟著幫忙往屋里倒騰,完了就全身不得勁,下午就發現感冒了”楚南說著,喝了一大口汽水。
f&rZ%Cl&S;|   “你說你……,好好的大學生,你犯哪口累啊你?” %z!o&hS!w&a!c_d
  “呵呵”楚南笑了,嘴角使勁向上翹著。“對了,你快給我搓澡吧,我還要回去呢!” .I7KK.PqAOc(['p9Z
  “啊……行…………唉?”三壯答應著,卻發覺這根本不是自己家,“嘿嘿……瞅瞅你,給我帶溝里去了……這是哪兒啊?” 
'V$nb0?7R sM;?   “哈哈……我看我是真昏迷了,哈哈,還把這當你那呢,聽說你那沒開,你咋還上這來了”楚南笑看著三壯,嘴角使勁向上翹著。
8^'N w~;H|   “啊,家里出了點事,明個就開”三壯低頭說著。
4zAG+Ha&L4^ o:h}   “好啊,我還當你不開了呢,對了,你到這里是來考察?”楚南的眼睛里透著一股機靈。 O s i,q9N%N Td m
  “哈哈,瞞不過你,我尋思看看,也算有個數”
f7hk@"A_ KB9Ea   “這里的裝修挺好,你也得把你那再好好弄弄,不過不用追求這麼現代,有些古朴的風格更好!你的手藝是寶貝,可以拿來做文章,我看啊,咱就返朴歸真,做個自然點的,保證比這里來勁!”
+S+Q*G(CZw   “啥古代現代的我可聽不懂”三壯搖搖腦袋“大學生就是大學生,凈說些不明白的話” ;\)L!AE/mps8E[
  “說真的,我可以幫你設計,然后你自己買材料,也花不了多少錢,肯定能比現在的條件好”楚南說話跟真事兒似的。
R M8u B)m"}z-`s,N   “呵呵,操!我可請不起你大學生啊?”三壯笑著說。
Js$f/X&x @ ` [   “哈哈……你請我洗澡不就完了!”楚南的眼睛笑成了一條縫。
cB `C,C/IO   “中!到時候我找你啊”
Nhy9rnD a d   “好!呵呵,今天多虧了你和林警官,要不我小命都沒了,能幫你個忙也算是應該的,唉?林警官呢?”楚南突然想起光顧著和三壯嘮,怎麼沒見林警官。
3[4S,IE)LMU   “啊……是啊,我們進去吧”三壯也覺得忽略了林天威,起身和楚南走了進去。
;Z+NY!]6V.} Do 4I ~*z/E%c7j+^
  “林警官,謝謝你和三壯剛才把我救了!”楚南上前笑著說。 o{$^Hpt$d x
  “啊,別客氣啦,我不救你,三壯不把我浸在水池里淹死啊!”林天威說著看著三壯,三壯感覺林天威的目光中有一絲說不清的東西,讓他感覺沒著沒落的! We8_ |S4mxM
  “咳呀,現在哪那麼多失足的落水兒童和被搶劫的老太太讓你救啊,能救一個昏迷在澡堂里的青年的機會也不多不是?怎麼著,還要我用紅紙給你寫封表揚信,然后哭著到你們領導那里給你吹吹?”楚南稀里嘩啦說了一大堆。 '}!]"r4x*D;U
  “得了,饒命吧,我們頭就在那呢”林天威說著朝搓澡床上的劉隊長擺了擺頭“你給他留點臉吧!” ,x4cn`j
  “啊?”楚南驚訝地吐了吐舌頭,笑嘻嘻地又說“那好啊,正好給他點教育機會!” x3q2L.D-@:` sL2_l\
  “操!得了吧你,這會兒又來精神了,剛才跟死狗似的”三壯上前推了推他。 mX#hqf p4S
  楚南看了看三壯,又看了一眼林天威,“行了,感謝都不聽,你們洗澡吧,我要去排隊搓澡了!”
A:l dLQG   三壯看著楚南的背影,心里頭又胡亂起來,林天威推了他一把“怎麼地?你還要給他搓啊?”
pOC!`(NU;_   “操!說啥呢!”三壯轉過身,繼續洗了起來。
n)cYX:^$We"Z !RA!hn w cX.a'x](J
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7:01

[size=3] (33)
Z3_n"e l   幾個客人陸續離開了澡堂,三壯聽著他們說話,是上樓去了。
S0p0u.h(r   不一會,劉隊長洗好了,一步一瘸地走到三壯和林天威面前,顯然是剛才從澡床上摔下來,傷了腳。 RZe3g|+CsY:`|-t
  “我可是先上去了,你們兩個快點洗,哈哈……不然可是要吃二茬飯啊……” Cv|:Eb MQ8i
  “呵呵,你趕緊吧,可別耽誤了……”林天威笑著答。
mKx V,@Kb3NY   三壯向劉隊長點了個頭,回頭看看林天威,林天威收了笑臉,吐了個舌頭。
^8`2e]:Qw L   三壯想看看那小伙搓澡的工夫怎樣,沒想到,看不到兩下,他就沒心思了。
%r(as/Z&c/q.XD   搓澡床上的楚南,腳正對著三壯,身體隨著搓澡布來回晃著,身下的那白凈的吊還是露著粉紅色的頭,忽而倒向左邊,忽而又貼在右腿上,搓澡小伙的手在他兩腿中間游走,另一只,就那麼自然地按在小腹上,不知不覺,三壯竟然愣住了,原來,那玩意曾經離他那麼近……
6v/D(cm d   “哎!”林天威推了三壯一把,把他嚇了一個激靈。“我出去抽煙,你去不?” Gk)[F X.n\ v W
  “抽煙?我不去,你咋啥時候都抽煙呢?”三壯不解地問。
U r*Dq0^ B'w+S   “操!這還得等半天呢,我出去了……”林天威把手巾擰擰干凈,走了出去。 |(qR7L!P2}
  三壯回神再看看那小工,搓得還不錯,不過個別地方的方向和順序都不在行里。
wiKo@&i8u I[   當楚南跳下搓澡床的時候,三壯可以留意了一下,他裝作搓腳,然后偷偷地看著楚南的那根東西,不過事與願違,不但沒大,反而蔫了不少。
.bMz0C4H)pP:{ W(`   楚南走到淋浴那里沖了水,拿起香皂打了起來,一個不小心,肥皂滑出他的手,在地上打了個旋,正好溜到三壯腳下。楚南滿臉是肥皂沫,睜不開眼睛,彎腰在地上摸了起來。
3k:n|(fN_5UwI"i)c   三壯揀了香皂,看著楚南的糗像不禁想樂,心想“大學生也傻啊,不知道先沖了水再找?”他把腳伸到楚南手前面一點,楚南一摸,正好按著了。 b wZ&LL `O
  楚南連忙縮了手,嘴里叫著對不起。 [ B[WmmR
  “哈哈……給你……”三壯大笑著把香皂遞到他手里。
`5SZ/Q lp|   楚南接了香皂,急忙沖了水。
#K%n^(j"N ^"x   “是不是你坏我?我摸了半天啥都沒摸著”楚南晃著腦袋上的水,沖著三壯叫道。
0U8\ ?3Q(?4W   “操?你這話沒良心啊,我幫你揀東西你還冤枉啊?”三壯一臉委屈地說。“再說了,你摸了我的腳了,咋說啥也沒摸著呢?” 7w9M,y A1x G.k?t
  “誰願意摸你的臭腳啊,你還……”楚南撇了三壯一眼。
E&\ NW?   “唉……?你還別說,雖說咱的腳臭,可也不樂意隨便讓人摸啊?”三壯來有理了。
|*q]h,h-B H"C   “那怎麼地?要不,我的腳讓你摸摸?” {C.x/tIl_-A.E
  “那當然了……不過,我可不願意摸腳”三壯說著回頭看看,剩下的四五個人都在各忙各的,小伙計在擦著地面,沒有人注意他們。 )N~F#r&|4F,sK^)Ok
  “呀?那你說摸哪啊?”楚南倒了洗發水。
|7LH1jIS QaK   “就摸這……”三壯上去對著楚南的吊就是一把。 (XtLnVnfU
  “啊……你……”楚南把叫著向后一跳,甩了三壯一身的泡沫。澡堂子里的人都望向這里,楚南的臉紅了。 +r(D9v \.w
  “嘿嘿……怕我了吧?”三壯嘻嘻地笑著,冷不丁一回頭,發現林天威倚在門邊,狠狠地吸了一口煙。 9ip,KWV6P"DNag
  “不鬧了,我要回去了……,你們早點洗吧”楚南也看見了林天威“哪天我過去,你要是想裝修我肯定要幫忙……呵呵”
}3~-sqKy   “那先謝了,你呀,回去吃點葯吧,哪有蒸蒸就治病的”三壯走過去,把搓澡的牌子遞給那小伙,回頭招呼林天威,林天威將煙頭使勁一掐,準確地投進了垃圾桶。 X'l(QH7N6@f-_0N S${

] g:|/U/I#a   三壯躺在搓澡床上,想想上次享受搓澡是多久以前的事了,還是爹在的時候,那時侯他不老實,在上面翻滾著,他爹就用手巾抽他屁股來著。
'x0so!^x9I6]!EU8^/m   林天威就在他旁邊,只要一歪腦袋就能看得見,從林天威不太直溜的大腿間,一團黑色的玩意搖來搖去,他使勁想要看到更多,但是林天威就是不回頭,三壯心里覺得自己一點也不好,至於為什麼他說不清,總之,林天威在生他的氣,不過楚南確實很好,他甚至想到如果和楚南抱在一起是個啥滋味呢?不知不覺,他發覺自己的吊有了反應,他竭力想制止著,但是那搓澡的小伙似乎一點不給面子,猛著在他肚皮上揉搓,害他越想越不能。 $y*B3BBJ8z h@\ ?
  林天威也象是和三壯有仇似的,他彎下身抓撓著腳丫子,把身體最深處那點玩意都露給他看,三壯趕緊轉過腦袋,不敢瞅了。 !@/W^!p^
  三壯使勁咬著腮幫子,想讓自己在疼痛中了卻淫欲,無奈自己是血氣方剛的年齡,加上搓澡的刺激,怎麼也壓制不下……對了……突然,他想到一件事,小琳……對了,小琳的事,我要娶小琳?還是小琳要嫁給柱子,姑姑……六嬸……,想著想著……他竟然平息了,腦子里胡亂起來,小琳的事確實是個難題,即使小琳不嫁他,他還是要娶媳婦不是……,林天威說他不娶媳婦……操!怎麼又想到林天威了,趕緊想別的…… 4O6Z8UG(XP\!T
  三壯從搓澡床上下來的時候,林天威撇了他一下,三壯心想,“操,撇個屁啊,我給你搓的時候……你還不如我呢……” O/d.x&m)G'p
  等到林天威也搓了澡,三壯已經打了好幾遍香皂了,不過反正這玩意是白給的,不用白不用,他把香皂遞過去“來,給我后背弄弄”
9qcK-b WU\$U7X   林天威抓著香皂在他背上出溜了遍,臨了把只剩下小片的香皂順著他的屁股溝用力一插。
"m!};b%mt$Z\   “操!你想給我洗腸子啊?哈哈”三壯一並屁股,那香皂就掉在地上,一點聲音都沒有。
xzZ[ uz*kA
({?s!hONC/mA   兩人出去到了換衣服柜子前,搓澡的小伙跟了出來,問他們是不是要按摩。
l^w-E(`$mR   “啊,要不……咱不要了?”林天威看著三壯。
(Gi0}Z!{UZO   “要啊,怎麼不要?”三壯伸手接過小伙遞過來的一套浴衣。林天威見了,也接過一套來。 M.GBB5gk8R0yT
  “兩位從這邊上樓”小伙客氣地說。
qR vgU J   “知道了”三壯邊扣著扣子,邊應道。
I6aD G exB h3f/_ T _*S"c
  上樓的樓梯有個緩步台,那里掛了一長巨大的畫,畫上面一個外國的男的閉著眼睛,露著半拉屁股,身上騎著一個黃頭發的女人,嘴里頭叼著一粒櫻桃,旁邊貼著紅紙,上面寫著什麼局長贈送的,那紅紙正好擋住了畫的最后的部分,外國男人的后半個屁股正好就露了個頭。 1h/a t5?4N@
  林天威走在前面,剛一上樓就有一個嘴巴象吃了死孩子一樣的女人拉住他,問他要哪位小姐的按摩。 Vc}(e~E)]]8]
  “隨便吧”林天威回頭看看三壯“你呢?” uht UP#z}
  “小姐……”三壯看了看女人,他想不明白,就這樣的也叫小姐啊。 #qS4C,Z;v;D1l q
  “有沒有男師傅的”三壯問。 ;TV6_e2VK+cf(d.^7R
  “呦……你可真能扯啊,誰到這來不是找小姐的,要找男的,去那頭那家啊”女人說著笑著過來要拉三壯。 t7@8LV'P$O
  三壯聽著這個氣啊,不過他還是忍著,他就是想見識見識,這小姐按摩到底是咋回事,還有一點,有一件事在他心里痒西西的,他今天要弄個明白。 fpZ?Q
  “嘿嘿,他說笑話呢”林天威笑著對那女人說。 s1`]/wN`
  “我尋思著呢也是,這麼俊的小伙,怎麼能不想姑娘呢”女人笑著領著他們往里面走。 &T2x0^Y%m2q%kO*Z
  樓上有一段長的走廊,走到頭又拐了個彎,三壯發現這里的燈都很暗,張嘴就想問是不是電壓不足,想想這關自己屁事兒啊,就沒吱聲。 5v(~-z'](?&]ka_
  里頭有很多小門,女人把他們讓到一個只有沙發的屋子里,說了句“等一下啊”就出去了。林天威看著三壯,三壯只顧看著椈壑W同樣不亮的燈。 o4g6p/o#@*L*q+V
  不一會兒,門開了,剛才那個女人拉著4位穿著很少的女的走了進來。 C,{2Lb;{4^b
  “我們這里的師傅手藝都好,你們多來幾次就熟了,知道哪位合適,來……”女人邊說邊招呼著林天威和三壯。 P7?.s @]p _,_
  三壯感覺怎麼和電視里古代的妓院差不多呢,看著幾個袒胸露背的師傅,不覺頭發都麻了。 Q:H[ ko/y?!oU
  林天威指了一個稍微有些胖的姑娘,三壯就被一個高個子的“師傅”領走到了其中一個小屋里。
"{|IYK&F   “師傅”回手就把門鎖了,嚇得三壯的心咯鉹@下子。 u5c Q`Ii$U}
  里面有一張床,一張沙發,和一個茶幾。燈光和外面一樣暗。 )b#@9s-L%w3Z4z2I1\
  “先生你是頭一次來啊?”那“師傅”一張口,三壯聽出就不是北方人。 Rs;[y%P H4x5ixV
  “啊……不是”三壯想說實話,不過想想別太丟人。 zRq*tR5vJ Z#s
  “呦!那你怎麼這麼放不開啊”“師傅”從床邊拿起一條毛巾,走到三壯面前。 DgLAQ$|3Y
  “啊……我……洗澡有些悶了”三壯不知道說什麼好。
%?Z"K x:oDs(f   “呵呵……我給你按完了就不悶了”那“師傅”伸手幫三壯解扣子,三壯急著叫“我自己來……”
&kp"YJnb#Q.r3V T   三壯只穿了一條褲衩,慢騰騰地走到床前,他把心一橫,“扑騰”一下倒了下去。他心想……怎麼說也是老爺們啊,咋能被一個女的嚇倒。 Ub E"BwV WP@/I
  靜靜地過了1分鐘,三壯感覺屋子里空得出奇,一種恐懼慢慢地襲上他的心頭。 0jb.} C:vT

p]J!V2r P2M"b 7p3`q~(n_ U d"j

*M&EA-E+z"X$A[_,U
&b-~D_M (34)
6X_ cyE7ql1hDu
Br7g N6J _(Z*x $hR9Q g0n
j4k L5}I2Tta9[7AF
  三壯不敢抬頭,他感覺床單的氣味象腐爛了很久的似的,嗆得他幾乎窒息。突然,一雙軟呼呼的手扶上了他的肩頭,三壯只感覺一陣涼氣從腳下一直灌到了腦袋頂,頭發汗毛都豎立起來。他發現自己不但沒有反應,反而還縮了不少似的…… uS8V@kig
  那雙手從肩膀慢慢地下滑,在三壯的腰部翻了個腕,一下子伸進了他的褲衩里,三壯真的后悔上來了,怎麼就不聽林天威的話……這時那手已經從屁股兩側向下向里伸去,三壯就使勁向下壓著。這時,一只手指順著屁股溝向下一壓,子三壯激靈一下跳起,那“師傅”沒有準備,一下子從床上掉在了地上。
c.XSTZ   “啊……你這人有毛病啊”那“師傅”尖叫起來,三壯提了褲衩,回頭一看,地上的“師傅”早已脫得光溜溜的。
5?C4V,H/u@   “我……突然想起點事……我……我先走了”三壯低著頭,迅速地揀起了沙發上的衣服,穿了褲子,提著衣服就要開門。 +A\6T(@5N|W t{
  “操!又是個蔫吧貨”那“師傅”坐在床上,掏了一根煙,抽了起來。 z2|%`S[eYf.l
  三壯只覺得臉上通紅,推了門走了出去。
a"R*`+HC   在一片昏黃的燈光里,三壯只覺得自己掉進了一片落滿蒼蠅的糞坑,只要多留一會兒,不是被煙死,也會被熏死。 N2?MPyx[0tD\(a
  到了走廊的盡頭,,那紅嘴女人正好從樓下走了上來,看見三壯,急忙湊上前來。
;~LWW(pAy'^   “怎麼?師傅不滿意?……別生氣,我給你換一個行不?” 3U4g0K0`&XEH
  “不用了,我想起件事……著急回去辦”三壯一說謊臉又紅了。 U9| o9F7?c#^u/v
  “咳!啥事還差這一時半會兒的”紅嘴女人拉著三壯的衣服說。 3{3cLh!o7i1Z([W
  “我真有事……下回吧……”三壯低頭要下樓,誰想那紅嘴的手一直沒鬆開。 4m fhJA i
  “操!你拉我干啥?”三壯使勁甩開了她的手,“噊銦谷a跑下了樓。那女人罵了句話,他也沒聽清。
5B H'`c%xW} Z   三壯一口氣跑到了樓下,發現林天威正坐在凳子上抽著煙。
q+lmSv \ n.d+n `-{)}!p.u0{0]
  “你怎麼下來了?”林天威笑著問他。
i5Rr&}C,S9x@3B?yP"t   “那你怎麼下來了?”三壯看著林天威悠閑的樣子,不覺冒出氣來。
1f'[3o!v'lp   “我壓根就沒進去啊”林天威吐著煙圈,伸出一只手來。 3u!d5_efUSdT
  三壯走上前去,林天威一下子攬住了他的屁股“走不?” f0Rl-J/M
  “走……”三壯說著,鼻子竟然酸了起來。
+o5P%d'\3x3Z R$m;YJq1N Nj
  三壯三下五除二地換了衣服,將那套藍白格子的衣服使勁仍在了地上。看得里面的伙計目瞪口呆的。 ]V&^3gP,X"V"^X
  林天威換好了衣服,看見三壯看著樓梯發呆。
-g4E,TP"rm   “怎麼?后悔了?”林天威笑著扶著他的肩膀。
3JY d*J L$Ujb   “你等我一下”三壯說著又跑上樓去。
8UN_`;N   到了緩步台那里,三壯使勁撕下那畫上的紅紙。 *B6?'d8^t/ZyI[
  “操!還蓋著被子呢!” 6A VEBV/u1f
  …… Yn8E2t)M En`
  走到前面交錢的時候,老女人說,劉隊長已經交過了。 (i}i(m'\Fy

kg!s)B*~'P y   林天威送了三壯回到家,自己找了個過路的“三驢蹦子”走了。 f)U&mWg8`6L L mU-E
  三壯躺在床上,回想著今天晚上的事情,心里頭還是難受得緊,有一件事情已經驗證了,就是自己對一個脫光了女人也不感興趣,他沒硬,真的沒有。 d$^*X,`SRL
  然后他開始害怕,三壯懂得,要想結婚,自己是不合格的。
%w0|{m|Pus%@9q$C$Q I;g ]E`+U4f T&k[
  第二天的早上,天氣晴得早,三壯是被二嫂從被窩里提溜出來的。
F0gy'N!C6B   “你呀你,告訴你把火好好看著,怎麼也不聽,姑姑剛才還說呢” ];?E:J5MqTX l
  “我忘了……嘿嘿”三壯一骨碌坐了起來。
r V!D*^'f1~   “行了,我跟你說點正事兒”二嫂把窗戶拉開,讓屋子透透氣。
M&\]:X7?G   “啥正事兒啊”三壯套上他褲衩子,趿拉上拖鞋。
^B}z6UAh!\y   “小琳的事兒唄” *J8xV1d:wCo
  “小琳咋了?病大發了?”
:Xql$Ib,^   “少跟我饒扯,你心里沒數啊” &B D#HT${7TD Y
  “啊……你還不知道我不識數啊”三壯走到水盆前,把昨天的衣服褲子統統按了進去。 `dJ,`j+X8H6w
  “沒個正經的,你要是對小琳沒那個意思啊,我看咱就成全柱子多好” n [["H3l0ky^
  “呀?二嫂,要不我說你和六嬸是親戚呢”
ydV)mc)Lv+k%v;b   “這小王八蛋啊,我說的是為大家好,二嫂就想問你個心里話” Z5j7^.Z4jb
  “我……”三壯猛然想到昨天晚上那一幕,心里顫栗了一下“我……我當然沒意見,只要小琳願意就行”
L `pX*D9Hf   “這話嘮的,小琳還不是看你一直沒表態啊”二嫂幫著他接了水,又放了些洗衣粉進去。
5yYdr^t7^@6{q6E   “那我咋表態啊?”三壯不解地看著二嫂。 I,\2RT"\@4n1H3A
  “我尋思好了,等小琳病好了,先給你介紹個對象,這不就表態了?” 2hV(m4m N*RQ-c `^
  “啊?我……我現在不想……”三壯一聽介紹對象,心里頭又像被揪著一樣。
#j1w}NPE4j;M8w   “你也不小了,咋就不知道為自己的終身大事著急呢?” I3oS:F;C1Yu
  “那也不是我著急不著急的事啊,反正我不想”三壯把被子疊了,收進柜子里。
3x8M |CEZ-~VW   “那我讓你二哥打電話給爹了啊?”二嫂故意抬高了聲調。
a,hBD-LZ#n   “你們都會拿爹治我!”
Z#[q3LW#?   “我們還能害你?”
@@KXoKU @   “哼!”三壯心想“差不離!” &e ^4H i"C R4V
  “要不,等小琳好了,我還是跟她說說”三壯轉了話。 |\!Q p edYU"D#D'E
  “我怕你不會說話,小琳再想不開可咋辦?”
]Y2Ym R-o F:{+w   “那我找個對象她就想開了?”三壯回頭看著二嫂。 O\*^EBm P^H$])c
  “我不管了……,你愛咋地咋地吧,行了,別磨蹭了,下去吃飯”二嫂說著要下樓。
4[&B&T ~3T^i   “唉……?二嫂,你可別生氣,這麼地,等小琳病好了,我們再商量?嘿嘿……行不?”三壯笑著拉住二嫂。 FZ,\XB gA4Nu1@
  “你不就是怕我給你爹打電話嗎?我不打啊”二嫂甩著袖子“你快放了我” mq | C%E-R}
  “嘿嘿……那我就把你放了”三壯說著“v”的一聲,放了個響屁!“真臭!”
m]h4w(p0~   “兔崽子……看我不打你……” /w4?/\+@V
  “哎呀……殺人了……” *nu)Lc-j+P.h E-L

6J6~(cU Ux4f   上午的生意並不好,三壯有大段時間在閑著,樓下的老犯們繼續挖著地溝,他抽了個空,跑下樓,發現,二嫂也不在屋里,他也走出去看看。 9VnZ3a!B(zS
  不遠的地方,二嫂正和劉隊長說著話,不時笑著,三壯看在眼里,總是有些別扭,尤其是他想起昨天晚上看見劉隊長,心里就更厭煩了。 XMn/~zt"| I i
  林天威看見三壯出來了,朝他擺了擺手,三壯笑著點了點頭。林天威就跑了過來,三壯拉他在房前干凈的地方坐坐。 ^z3T7}+` x5N!Xa
  原來的溝里面積了些水,不過已經被弄干了,溝也容易挖了,濕潤的泥土堆在路旁,散發著一股清香。
C7d6mQ ?GIy$]:\   “你知道他們嘮啥呢?”三壯問林天威。
5q UuS` j8l   “我哪知道啊?不過,你二嫂也是夠熱乎的,這要讓你二哥看見,還不翻天啊”林天威笑著說。
6u/yJ^ Xw_   “操!你咋老往歪處想啊” 1e Q#qizK7O
  “你可別這麼說我,我就是看著不對勁啊”
Ye3A?J ^   “對了,小黑沒來嗎?”三壯抬頭張望了一圈。 ,C%U%s9aflLe
  “沒來,他腳也沒好,我安排他在里面干點輕巧的活……操!我說你咋這麼關心他啊,成天問啥呀?” p i9Lv^4e@S E
  “呵呵……問問又能咋地?”
IY1yz S   “你要是想見他,那還不容易”林天威掏了香煙,點了一根。
J R!F C.s&Qe   “咋地?”
g;E~{ c   “你現在就上去用鐵鍬撂倒劉隊長,保證你能見到小黑了”林天威笑著把煙吐在三壯臉上。 [3n8{I}o
  “操!就為他我進去啊,太他媽的不值得了”
?5u'pv5a(G w   “那你把我撂倒?”林天威轉頭,盯著三壯。  
5]rt7V toJ2h7p(S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7:02

[size=3] (35) S,w9^b7q;e,N\`1K9K6i
  轉眼間,一個星期的時間就在那些新新舊舊的搓澡巾底下過去了,一切還是那么簡單和熟悉,小琳的腳一天天好轉,柱子跑醫院的次數也比三壯多得多,雖說路邊的電線都弄好了,溝也填了,二嫂來接班這幾天,劉隊長是天天都來。
Lpi.p$n9i(F-_w   但是,林天威來他這里的次數比以前少了,說話也很少。三壯問他,他就說這兩天很累。三壯和他做那事的時候,發現他很猛烈,就像好久沒有做似的,也像是沒有下次一樣…… d)GT9lW#O6[_
  楚南也來,不過就是和他們打工的一起來,每次都提要幫他裝修的事。三壯總是笑著回答他說“趕趟趕趟,我這不趕著攢錢嘛!”楚南就歪著嘴說“說不定哪天,我回家了,看你到哪里找我這樣心眼好的去!”
$s kj3`oW9j)[:I@:T   二哥很少來,來了也是落個腳就走,主要是家里沒人了,都得他看著。
] ^K`{&zxQr*h
QeAoKt&O u   這天晚上,客人都走了,三壯走下樓,姑姑應該還在里面收拾,卻不見二嫂,他走進鍋爐房,一邊關水管,一邊合計著,林天威能來嗎?
rr*U e-E)Mh   這時外面的電話鈴響了,三壯放下手中的活計,就要出去,卻聽見從女池里跑出來了一個人,接了電話。 x4m?E8rH9n$r%r
“喂?你找誰?”,聽聲音是二嫂,三壯關了剩下的水管,正想推門出去,卻聽見二嫂壓低了嗓子,聲音小得很難聽清,他不由遲疑了一下,把耳朵靠在門縫那里,小心地聽了起來。 eox#C DMj#\9r
  “啊……我知道……啊……行……去你的……”二嫂邊說還邊小聲笑著,不時看著女池和樓上。
} ]-R#A:j0DS!oX&]   “對……那……用帶著不?……”二嫂的聲音太小,加上鍋爐房里的風扇,三壯根本聽不真切,不過,有一點他可以確定,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。
h#@;u x&ulW-X"mQ   “那行了……我一會兒就去!”二嫂說著撂了電話。 "b8y$o#s1M ` |
  三壯急忙回到水閥前面,裝做繼續干活。 m3mq\:X x"gY
  門外的二嫂開了抽屜,又關上,然后對著女池里面喊了一聲“姑啊……我有點事,先走了” +G&m'q3Ja"xU
  三壯聽見姑姑推門出來。 pg`#\!V3T f}9v0k
  “行,你先走吧,明個我起早接小琳出院,先不開”姑姑說道。
T/Y-G9r7_h+H   “啊,我明個一早也去醫院接小琳,你先忙著,我走了”二嫂說話挺著急的。 a8rH3Q(v&gu*Qh._
  二嫂說著推門就出去了,姑姑把門拴了,又進了女池。
doc,|${HD4b   三壯輕輕地走出鍋爐房,他對著電話愣了一下,越發感覺奇怪,不由得想起林天威和他說起的話,所以他認定打電話的一定是劉隊長。一種強烈的好奇心不停地推著三壯,他真想跟著二嫂……。 )dQR&jh:}+[
  “姑啊,我肚子疼,出去買點葯,一會兒就回來……”三壯下了決心,對著里面喊了一聲。
$siwP avY H   “啥?……我這有葯呢”姑姑邊答應著,邊走了出來。 N5pm%hy0Q ^
  “那葯不好使……哎呀……不行了,我去了……”三壯不由姑姑再說,一下子竄出了屋子。
T x&GjUQ[ ] +M~/Xw\:A8KO Z
  街上的行人不多,三壯跑了幾步,就看見前面奔走的二嫂,他小心地跟在不遠處,生怕被二嫂看見。 rclZvq
  走了一會兒,就到了中心路,二嫂直奔著“百福樓”就進去了,三壯心里越發肯定了自己的想法,這里面一定有問題。 V)_-?(P*Y#W)n1~
  等二嫂進去了幾分鐘,三壯裝著急忙的樣子,也進了去,門口的兩個姑娘攔住了他。 2O\ddlMG4g)e
  “你干什么?”一個姑娘問。
uf_&N%Y!Y$c   “怎么地?還不讓進啊?”三壯有些火。
k9{3{#R/q8g[^   “不是……你是來干什么?”姑娘還是追問。
*c \@+l4uYrw(S   三壯這才注意到自己就穿了一條背心,看起來光溜溜的。
rp/sf5p Ja   “啊……哈哈,是劉隊長讓我來的”
:dG&Vjfp"o   “啊……劉隊長在二樓4包房呢”姑娘笑著讓他進去了,三壯心想“哼!果然在這里……” `T/wC/R#ZHw
  他飛快地跑上二樓,樓上的服務員都直看著他,三壯心想這可咋辦,剛巧路過廁所,他推了門就進去了。 'QiDQ}&fQz
  三壯四處看了看,里面沒有人,然后重重地呼了一口氣。不過,怎么想要知道4號包房里面在做什么可真是太難了。三壯突然感覺自己實在是太冒失了。
Z2]$n)H+] Y x5z   廁所不太大,有一個鑲了瓷磚的尿池子,還有兩個蹲位,被一些刷了白油漆的木頭包著。三壯把在門邊,斜對著的門上寫著“4”,肯定就是4包房了,他伸著耳朵,可是什么也聽不見。
p0`db yx8kq   過了好一會兒,4包房的門突然開了,三壯嚇得急忙一閃,把門關了,透過門縫看著。一個小姐模樣的女人伸出個腦袋,大聲叫著服務員。 {(XC0a Ypx
  “喂!叫你們加菜沒聽見啊!這么慢!”
R5X&R#U'~ k _O   一個服務員急忙跑過去,“馬上就好,馬上就好!”
Ua JebCC   “好個屁呀!趕緊把湯給熱了!”那女人搖著一腦袋打卷的波浪頭,撇著眼睛說。那服務員趕緊跟著進了屋,透過服務員和門那一點點縫隙,三壯看見了二嫂,她正和劉隊長坐在一起,說笑正酣。
*Nblt^   三壯心里有說不出的滋味,二嫂平時待他不錯,對二哥也挺好,就是愛打麻將,不太著家,可是……三壯從來不敢想,她會做出對不起二哥的事,即使林天威從前那么說,他也寧願不相信,可是今天看到二嫂和劉隊長的親熱勁,他無論如何都得接受了。 !MG2VCr$WCY
  三壯正合計著,4包房的門突然又開了,嚇了他一跳,他急忙把廁所門關了,還是覺得不安全,萬一劉隊長出來撒尿……干脆,還是躲進一個蹲位里面吧。 T#G`4F7Nd#l&b#e:k
  蹲位里面很狹小,而且不太高,站著肯定看得見,三壯只得蹲在里面,他把小門插好,一個手還拉著拉手。 ^+IVdq
果然、廁所門被推開了,一個人走了進來,那人先是拉了拉三壯這個蹲位的門,沒拉動,然后就走到旁邊的那個蹲位“哇……哇……”地吐了起來。
X.`#Wa[PlsZ'j   一股刺鼻的酒味朝三壯涌來,和著廁所里的味道,真是……三壯真后悔……他低下頭,才發現,兩個蹲位中間的木板離地有20公分高,那些出酒的東西差點就濺到三壯的腳上,要知道,三壯可是穿著拖鞋,他輕輕地把腳縮回了一些。
2Ii'EKt ^+Q?-d#EH#e*\   接著,那人解了褲帶,“嘩嘩……”地澆起尿來。三壯看看那鞋,正是劉隊長他們穿的那種,鞋帶開了,散落在腳邊。 E5ir4s RDj
  三壯心想,聽說這劉隊長不是挺能喝的,操!
$~%I+rvLPM5Wb   突然,“扑通”一聲,可能是那人回身下台階,沒站穩,一下子摔在了地上。 mW,rU*_*u$S
  三壯心里這個解恨,心想劉隊長這個老色鬼,摔死正好,他輕輕把門栓打開,想要看看這個難得的場面。 ~ iaM8mM D3t#r Z
  天啊……倒在地上的……竟然是林天威……! H2W#Xu+[CB
  三壯差點就喊出聲來。 i]-P$?!@+sz5a
  地上的林天威滿臉通紅,和上次喝多一樣,不過這次好象嚴重許多,三壯看他連褲子都沒提上呢,半跟吊就露在外面。林天威用力撐著地,站了起來。
J6An*}6x"o   三壯從沒見過林天威這么狼狽的樣子,心里頭真不是滋味,看著林天威站都站不穩,他真想去扶著他……萬一被劉隊長他們看見……操!管他呢…… o"C8mA2WJ R2S
  正當三壯想要起身出去的檔,廁所門又響了,三壯不覺猶豫了一下,只見剛才那個“波浪頭”踩著高跟鞋進來了。
1~0{2C i0Ni   “操!女的進男廁所干個吊!”三壯心里罵著。 8GY4P+G0l
  “你看你,才喝多少酒啊,就這樣了……怎么,還摔跟頭了?”那女人嗲聲嗲氣地說。
M;@ t bW!K| J;b   “啊……沒事,不小心踩鞋帶了……”林天威邊整理著衣服邊搖晃。
yy[9~h Eh ~l   “咳!真是的~!”那女人低下身,幫著林天威系鞋帶。
v"Jn\_$}f l   “不用……我自己來……”林天威想推開,可是沒拗過。
.]z2w)XKR5f   “要不……咱倆先回去吧?……”女人直了身,笑瞇瞇地看著林天威。
4V#u5@m2Rj'wfM[   “啊……行……”林天威邊說著邊往外走,那女人用手摟著林天威的腰,搖著屁股跟著出去了……
N0}2~h6i   蹲位里的三壯直直地呆在那里,腦袋里一片空白……那個女人的話象一刀子一樣攪著他的心。這是真的嗎?林天威……他跟自己說的都是……哄著玩的?……他在找小姐?……不會的……不會的……都是那個女人自己賤……操他媽的……那個女人是誰? i c:sG0w"Kc!u*bp{
  三壯慢慢地起身,發現腿早就蹲得麻了,他站在那里,象被綁在柱子上的囚犯一樣動彈不得。 WF'hXfX$uO
MttXG

Oc{)WF9NK9o$R -}\ r1k V
!O di8Qe7[4bA
(36)
fnFk/h&S:uf/?
*Ko!hzFK1`5O .~/M6].p0F%^ c r

v `Br B0GW   三壯站在飯店門口的,合計著是不是等林天威下來。
!l G_/IX-cX \9Ny:\*A   夜風把三壯的腦門吹得冰涼,或許是剛才在廁所里悶得太久,這會兒他感覺清醒多了。
T}H B&xU6_,k   “不會的……他不會的……”三壯自言自語。
(|1LM"f6k&uv-K M0~w   酒店的門開了,“波浪頭”扶著林天威擺啊擺的走出來,兩個服務員上去幫忙,被林天威推開了。
,W$BR w L$]I'_   三壯假裝路過的樣子,眼睛卻不知道該看哪。
$g ga/U ZZ8@   “呀,林警官,又喝多了?”三壯臉上露著笑,一點都不自然。 7Y4W@tVz/VqGV
  林天威抬起頭,驚訝地看著三壯。 "^5t UZ2D!_)p
  “啊……你……怎么出來了”林天威低著眼睛說。 V-RZH ^K
  “我……路過……買葯”三壯語無倫次。
Sxu[2h:Y3A   “哦……那趕緊……去吧,我喝高了……”林天威擺了擺手。 PU"`z_ e X aW k
  “……”三壯不知道說什么了,呆呆地看著他。 @(S#OTUmo;{
  “走吧”那“波浪頭”拉著林天威要穿過馬路,這時劉隊長從后面跟了出來,三壯一驚,抬頭看看,好在二嫂沒出來。 C%W.Fi7M3kzUdS r
  “小林子,別顧著淘氣,忘了我跟你說過的事啊,哈哈……你就幫我好好陪陪陶小姐”劉隊長對著那陶小姐笑著,“你們玩好!哈哈!” R5\1zx5M+Q
  陶小姐撒嬌一樣地用用屁股拱了拱林天威,林天威一點表情也沒有。 ?7ZQ9@:@Y Z
  三壯的眼睛象被燙了一樣,連忙轉向別處。
2^LBG+q xKXmZO   “呀,三壯師傅”劉隊長走過來跟他說話“怎么不忙生意……” 6]AP:xu:Z
  “啊……關門了,出來買點葯”三壯應和著。 y2^R(kM]N
  “哦!哈哈”
y,u$e#y_"e8W(u\   “那我們先走了”陶小姐對著劉隊長瞇瞇笑著。 _f0`lM%C \/Q
  “好……我可不耽誤你們了……春宵一夜……哈哈”劉隊長擺著手。“我也要上去了”
u)H8w Ke]j   “唉……等一下……”三壯不知道哪來的勁兒,叫住了林天威。
JvaF{,|1t   陶小姐和林天威轉回身來,劉隊長也站住了。
E1X;ed%Ox   “你有東西落在我那里了,你啥時候去取?”三壯說話時,眼睛直盯著林天威。 ~MMqz P$]{vJC^n
  “啥東西?” %K&y/l:Q;cU
  “操!你個人的東西你不知道?”三壯眼睛里閃著光。 a)lT9x T5_I4qQ?(`
  “…………“林天威沉默了一下“我不記得了……” uxG5p'h"[i2I,P8o
  “那行……,我可給你扔了……”三壯臉上帶著凄涼的笑。 sq5Y S`
  “操!你他媽的煩不煩啊……啥東西我都不要了……那願意咋地就咋地吧!”林天威用手勾著陶小姐的脖子,轉身就走。
w6O-IJyC   “你先別走……”三壯又叫住了他們。
iu n1K q   “哎呀……三壯師傅,這小林子喝多了,你這是干啥呢……,給劉隊長一個面子,有話明個再說”劉隊長拉著三壯。 jp*?i g;^7^
  “嘿嘿……”三壯笑著“我跟他鬧笑話呢”
@z k,|yu5m%XED   “真是的……都這么熟……我尋思呢”劉隊長拍了拍三壯的肩膀。
^NYN3F;i[afh   “林警官……我有點事想跟你說……”三壯招著手。 7H m4o,_ x Y-vC
  林天威把手從陶小姐堆著卷毛的肩膀上抽了出來,搖晃著走向三壯。 r)a Ci&ot4T
  劉隊長見壯就走到陶小姐一邊,兩人嘮了起來。 /Cz3ZGHa Q3lN
  林天威靠在一棵樹上,三壯直看著他,他的眼睛里帶著一種說不出的難受和驚慌。
3Q@d FeJ   “你怎么了……”三壯看了看沒人注意,上前把林天威胸口的扣子扣上。
]YG.i1FJ8D   “沒怎么……”林天威不說話……。
^)| H\3Dc fX   三壯也不知道該問什么。 *I+g?E(@t/E
  “我們拉倒吧……”林天威抬起頭,看著三壯。
}1A| s*o^3~'x)]4ey   “……”三壯瞪著眼睛。“你啥意思?” !? S5m ?~'~
  “你以后別找我……,我也不上你那去!”
o OyT8o J^   “為啥?”
n2Gv!g a"l   “不為啥……” he ?5D+L].R/@^
  “是不是因為……她?”三壯用眼睛看了看陶小姐。
.}p5PA*w6E|   “你願意怎么想就怎么想……” #G-{b4a L},}"r%G%A:L
  “那你以前跟我說的都是鬧著玩?” v Vq2w0J&S
  “操!你傻啊……人家說什么你都信?”
1Sr9bRQ p-b@,P J   “行……我知道了……”三壯嘴里喘著粗氣……他咬著牙,握緊了拳頭。 gc9^`nt Q*q#NK
  林天威正要轉身走,三壯上去就是一拳,正打在他的鼻子上。通紅的血順著鼻子流到了嘴角。 s%s8W([D
  林天威沒有還手。 zmF8Dgk#u'O
  劉隊長和陶小姐急忙跑過來,劉隊長拉住三壯,陶小姐扶住了林天威,掏出手絹,幫他擦血。
P*g|A4r7^   “你說說你……咋這么不聽話呢……我都說了他喝多了,你還動起手來了……”劉隊長氣呼呼地說。
9Q)mg[%i9?3~   三壯握著拳頭,眼睛還是死盯著林天威。 &Ko#O%E6DtR2e*E
  “你咋給臉不要臉啊……還動起手了……”那個陶小姐對著三壯罵了起來。 N j m4E/L&Q,K&E
  “關你雞巴毛事!”三壯對著她吼到! FH |@3G
  “你小子少跟我叫囂……聽著沒?”陶小姐搖著腦袋上的卷毛,就像一頭母獅子。 i\ @{,q8t9d5jK
  “行了行了……聽我話就拉倒了……啊!三壯師傅,你回家吧……那個……陶小姐,你趕緊帶著小林子走吧!” oxI*B8A,U'E["v
  “小兔崽子……你他媽當心點!”陶小姐說完扶著林天威走了,林天威看都沒看三壯一眼。
.E&K#S7tsax@|   “咋回事啊!”劉隊長問。
I;}'Bp8qo   “沒咋回事!”
M'P7Z H,V   “那行了,哪天我給你倆調和調和……都是熟人、朋友的!” "C3J6G;i"e3C:Np!T/w?
  “……”
KesTlUPQ   “那我先回去了,里面還有事呢!”劉隊長拍了拍三壯,轉身走了。 \ uA"gD MKx
  三壯呆呆地站在那里,好久才反過味來,剛才……林天威和他斷了交了,他打了林天威。 5[4Pwr.^BS*]
  三壯的鼻子酸了,眼淚馬蔑埶捰a掉著,他連擦都來不及。 V4\j3m Rf5P.T
e}G+P8VSV9`b
  他晃晃蕩蕩地走了很遠,才發現已經很晚了,又轉回身,到了二哥的游戲廳。 ~%b7v7@ h!VqI
  里面沒有幾個人,二哥還是靠在椅子上瞌睡。
~pN[%P+D$A&A   他推了門,二哥反射似的就醒了。 3E5aeo7m+Q6_0Gv*R
  “呀……你今個可是夠閑的”
@7cAN1p[3|   “啊……我買葯來著……人家關板了!”
KN)B _ZL"o!ob9i   “我說的呢,咋了,你病了?”
0~1U7pJ&dp1S:^   “肚子疼!” fEM4p+b1D
  “我這有葯,我給你找找!”你給看著點,二壯說著把一把幣子塞給了他。 _T _ Oq N,]D4G8[.v
  三壯看著哥哥的背影,心里總算平靜了許多。
h$~'Moc$A'|3G6x
\:R`"I8{   “操!怎么都打不死啊!”一個小孩邊打邊叫著,不時用力使勁敲著鍵子。
Yl2h"^aju9n3i v b   “唉……你輕點兒啊!”三壯見狀忙喊道。 +m.My'd/k}W
  “啊……知道了”那小孩看了三壯一眼,繼續玩著。 7ur,g6Q1D3W
  三壯走過去,原來那小孩玩的是“街頭霸王”正在用“白人”打那個“大警察”,這個游戲三壯比較在行,原來二哥剛剛開游戲廳的時候,三壯早就練成高手。 w[,V'zO%^#Ol
  那小孩最后還是被“穿”死了,無奈地拍了拍機器,轉身走了。 3gp k)w{:pX
  三壯投了一個幣子,拍了一下,那“白人”眼睛一亮,活了起來。
2{\$\g*g&^&^/{   三壯一頓“氣功”又接個“嚎溜跟”就把“警察”打迷糊了,上去一背,又是一個跟頭。那警察向后退著,然后猛然一“穿”,三壯躲閃不及,被撞到了。接著警察的招式連接很快,三壯也是手生了的緣故,幾次都被打到了,氣得他也是使勁搖著游戲杆,狠狠地拍著鍵子……機器里的白人飛上前去,一個下拌,接一個“嚎溜跟”,把警察打死了…… ,H?!w#v{ ^ PQI
  三壯擦了擦汗,回頭看見二壯就站在他的身后。 PP@-e/gS4?3Tk
  “怎么?對警察也這么狠啊?不象我弟弟啊?”二壯說著遞給他葯,還有一杯水。 )bKBA%p oG
  “操!不就是玩嘛!” cf3Y|0n%U(KYy|
GA8m,euM.X
  二哥陪著三壯回去住,他跟三壯說二嫂晚上去打通宵麻將。三壯心里不是個滋味,不知道該不該把二嫂的事情跟哥說。
jz p0E9o   林天威的樣子在三壯的全身轉了一夜,他不斷地被噩夢嚇醒,不是夢到他把林天威殺了,就是那個“波浪頭”把自己砍了……
_+l,pM4A(Z:as9c(D
vR2ty}4O^Z5Q   第二天,小琳出院了。
R)u V] JP1h*h   卻接的人還真不少,除了姑姑和二嫂,還有六嬸和柱子,一幫人熱熱鬧鬧的,象接新媳婦一樣。 {3N5^!A Ung.g0?cj
  小琳的腳好得差不多,只是走路小心些就好,所以直接就回了澡堂。 .EH+|qG s ggfi
  “哎呀!這次可多虧六嬸和柱子照顧啊!”二嫂笑著說。
D#l8?so&NON#F   “可不是,要不我哪有那么多工夫,英子來了一天半就走了,可把我急坏了”姑姑應和著“這么地吧,今天晚上啊,大伙都到我們家吃飯去啊,對了,叫著他六叔一塊兒!”
O"GG0^!_`+d5s   “不了不了!我還要回去出豆腐呢”六嬸走過去拉著小琳的手“這回,可要小心著點” 3s^u?y4b0?
  “啊……知道了六嬸”小琳答道。
So w&s!F7}4Z   “我看啊,咱還是到飯店去吧!”二嫂說道。 9H [2X#GieF3hr J
  “對!我看行,正好給小琳接風,咱就去……百福樓!”三壯說著看了看二嫂,發現她的臉色不是一般的難看……  
F~:^ f+t\$IX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7:03

[size=3](37)Z:X2o(rr/c9K Id
  “那就聽三壯的,就去百福樓了,那什麼,他六嬸啊,你可別推了,晚上,我叫三壯去叫你們……你可別吃飯了啊!”姑姑笑著拉著六嬸的手“對了,老二啊,你和他二嫂倆人晚上就直接過去吧……啊……對了,得定個點……啊,就5點半吧……行不?”:?g p | Gv-A7OL?
  “行!呵呵,有白吃的我可晚不了!”二壯笑著搓起手來。二嫂撇了他一眼“就知道吃!”1v+W8F F!l
  “啊……哈哈,那我先回去了……小琳啊,要不晚上我讓柱子來接你吧”六嬸臉上笑開了花了。xRT,Vg*Y
  “不用了,怪麻煩的,我自各能行,再說……”小琳看了看三壯“還有三壯哥呢!”
M4I4P9g-\   三壯看著小琳,心里頭一沉,急忙低下腦袋。c3vX ]L-_ {5Cj
  “行了,那我們先回去了”六嬸說玩和柱子走了,姑姑一直把他們送出了門外。
,T%T_-DI/Y8ttA   “我們也該回去了,趕緊開門了!”二壯和小琳寒暄了兩句,回頭看看他媳婦“你走不?”
u}Z/Y2M   “我等會兒,你先走吧!”二嫂把身子轉了過去。 N8O c6F9C7XY!R
  二壯低著腦袋走了,二嫂拉著小琳說起話來,三壯上樓的時候,看見小琳一直偷偷看他,像是要說什麼的樣子。G'@v;]7k;{X
ov+O I4g0BR/t
  這一天,“逢春池”又恢復了原來的模樣,看柜台的,搓澡的,來來往往的人。%D)w?.X*i }'M
M"\:dF%_)KHW5D
  下午的時候,三壯坐在椅子上,呼呼地喘著氣,不知道為什麼這麼累,剛搓了幾個人,這手就不聽使喚了。他把兩只手做了交差,用力掰著。8@$N$Rs7}'A[ Q ~
  “呀?怎麼著,閑著啦?”楚南叫喊著走了過來。*h$e3YjVa
  “你啥時候來的啊?”三壯抬頭看看,站了起來。
tNt6H;Ww^e   “來了半天了,你是不是不搓澡就鬧心啊,怎麼還掰上手了?”楚南一屁股坐在三壯邊上,把毛巾搭在腿上。
@ U1B(v\@"k(ij   “操!我可沒那麼賤!你是不是又逃工了?還沒到下班時候呢!”
2P,o [7t8k*?8fM   “哪兒啊,這不是快完工了嗎?我正在寫實踐報告呢,準備回去找工作了!”
#d;m'L)N1O{oH   “啊?你啥時候走啊?三壯聽著一驚。`MG3Rm7Q/C
  “不一定啊,要是我爸幫我聯系好了,可能明天就走,要是沒有……”楚南望著窗外,停了停。
3D%|zaoQ`,?   “咋地?”三壯急切地問。G?2h c?;j
  “不咋地啊……那就再說了,你啥時候這麼關心別人呢?”楚南笑著問。
j/t8N8~0O   “操!我是想啊,你要是走了,誰幫我裝修啊?”三壯覺得自己說這話咋有點不對勁呢。
ea.x7K5e8fJ$W8V   “你看看你……咳!小人之心,我都答應你了,肯定賴不掉!”
N0?,o,W j;B'?   “是啊,有你這‘大人’的話,我可就賴上你了!”t_,G%pA
  “你真信得著我啊?”楚南坏笑著問。
lxDr7j E U F}V x   “啥話呢,不信你我還……操!才想起來,上次你差點把我們電死!……對了,你設計啥地不用電焊吧?”
%FXqe1Y9W$HD   “哈哈……那可沒準!”楚南大笑起來,三壯感覺,他的牙好白的,真不知道他是用什麼刷的!*ca2QU1g0n
  “對了,怎麼林警官不常來嗎?這些天就沒怎麼見他”楚南問。
5N(j4k|5K!B Sr   三壯咧著笑的嘴一下子僵了,心里一陣難受,卻不知道怎麼回答他。
,MwZ3f[L[u   “不來就不來唄,不差他一個!”三壯把手套上搓澡巾,用力拍打著。
9f"`9P)ez U@Z7D^   “……”楚南愣了愣,感覺這話不象是三壯說的,“呵呵,我看你是真的有搓澡的癮啊,行了,還是我成全你吧!……來啊!”
(|Ignv0m4d   三壯緩了緩神,跟著楚南過去了。&H@y:k@8u,]7m+KvA
  這次,是第一次,他在給楚南搓澡的時候,想的卻是林天威。Z1Y6Y }fnQ Cd
HV h'Uk8q*rB
  姑姑安排小琳在4點的時候就不接待新客人了,好留出時間準備,說準備其實也沒什麼,就是回去給小琳取了件新衣服,順便自己也換了一身。Q7f N!f/HR8X
  晚上5點半的時候,這幫人準時地坐在了“百福樓”的4號包房,菜是二嫂點的,可是包房是三壯要的!
@j(M+M4~3CRX   看得出,這里除了二嫂,大伙都是頭一回在包房里頭吃飯,都緊張得很,尤其是六叔,尋思著抽根煙平靜一下吧,拿煙的手還老是發抖,煙灰怎麼也彈不進那離他只有一手遠的煙缸,老是掉在外面,有一次還差點燙到桌布,他心急一收手,結果正杵在坐在身邊的六嬸身上。
0?mb0R B*P*?   六嬸狠狠地瞪他一眼,心想,燙我沒毛病,要是糟蹋我的新衣裳,晚上就甭想往我身上爬!N D`1ab%h
  不一會兒,菜就上齊了,二壯要的啤酒,要給大伙都滿上,姑姑、六嬸和小琳都捂著杯子,最后都換了汽水,二嫂沒管,倒上了啤酒,六叔要了小瓶的白酒。Y!{,yk ^
  二壯給柱子倒上,六嬸急忙擋著“我們柱子可不會喝這個!”/z4Y$D+|@ xw5vx%T
  “操!是老爺們不?”二壯看著柱子,柱子又看了看他媽,六嬸見壯,也放了手“那就喝一杯吧!”r \,bHd3A!b?x
  二壯給三壯倒酒的時候,三壯看了看姑姑,姑姑沒反應,他又看了看小琳,小琳低著腦袋,喝起汽水來。
V`IO7hzV3x6]:iF   “得了得了,今個小琳出院啊,大伙高興,不管別的了,能喝就都喝吧!”二嫂舉起杯子“來來來……大伙先喝一個!”
1\f)|gam,Y%\|   大家學著電視里的樣子舉起杯子,還撞了一下,結果六叔那顫抖的手還把半杯的酒都洒在了桌子中央的糖醋魚上。
!GQ4n)r-}#q,w&L   大家一邊吃一邊嘮了起來,氣氛一點點地熱鬧起來,起先聊的都是街上發生的雞毛蒜皮,這個題裁最適合六嬸和姑姑,小琳和二嫂在一旁聽著,二嫂時不時就搭個茬。
NaE!u&\6y pe)[   二壯就顧著陪好六叔了,他時不時的就舉起杯子,和六叔來個“見底!”六叔的小瓶一點點地變空,不得已就又叫了一瓶。臉色也由苦黃變成了紫紅。t^|Kq n
  三壯起先就是自己喝,后來想想也不能扔下柱子,就喊著他一起喝,柱子的酒量還不錯,小臉喝得紅扑扑的,本來就不利索的舌頭更是打起結來。
:XYe sK9T&ai   “三……三壯哥……我……再跟你喝……一個!”柱子舉起杯子。O+Hi.XZ0B7h&b B
  “操!喝就得講出道理,你為啥跟我喝啊?”三壯也喝得不少……他把胳膊拄在桌子上,晃著杯子問。f$Zh7es4[ K9k1wx
  “你跟我喝地……我……我就跟你喝唄!” t hB'N*I$\-V
  “哎呀?操!柱子?這喝了酒你還挺有詞兒啊?”三壯把杯子一掫,“咕嘟”一聲就灌了下去。
mcuV)M
+G` MtiZR1iq   沒人查這酒是過了幾旬了,反正能喝的,不能喝的,都挺不住了,三壯去了好幾回的廁所,他每次都把尿撒在林天威昨天摔倒的地方,不……就是那個女人把他扶起的那個地方!現在,他用胳膊肘拐在桌子邊上,腦子里胡亂地翻著昨天的一幕,他想到林天威昨天說的話,還有他打了他一拳后的表情,清楚得很,比桌子上的人都清楚。x"p/d:@flHf`
  服務員推門進來,跟二嫂說了句什麼,二嫂就跟她出去了。2q3gJ4{8l3F(T9g
  三壯開始想二嫂是要結帳呢,后來越想越不對勁,他艱難地站了起來,走到門口,二嫂卻正好進來。
i\$g m1?2p   “你要干什麼啊?”二嫂有些慌地說。%J$J w{ k
  “啊……我尿……”三壯本來就喝得不少,又假裝了一下。
YMW/Yy"f   “要你哥陪你吧……”vC4?%[ l6S:K6](K7P
  “不用!”三壯說著推門就出去了,二嫂見壯,就回到了桌子上。+T!Q0k#TG0b
  三壯出了門跌跌撞撞地跑向樓梯,正好看見一個人的背影……操!不是劉隊長還他媽的是誰!
]k ? e&u[6\   三壯心里這個氣啊……他對著房門喘了好多酒氣,才平息了下來,推門進去了。
&nK8yluO8j   二嫂、姑姑和六嬸都沒空搭理旁邊這些個酒鬼們,她們只顧著談論著她們的,現在她們終於找到了今天的主要話題,那就是小琳……呵呵,當然還有柱子! D qM_$F0?
  “我看啊,這小琳和柱子就是般配,要不,我看,咱把這事就先定了吧,哪天啊,六嬸選個好日子,就訂婚得了!”二嫂大聲說著,生怕坐上的人聽不見。u NA9P+Q
  “我看行!小琳……你說呢?”二壯打了個酒嗝傻傻地望著小琳。P5Z"Q}aP@E s
  “……”小琳沒說話,也沒像以前一樣看看三壯。
`4f3iT7dmC(^   “好!好啊!好啊!來……來……柱……柱子,祝賀你……”三壯使勁在嘴角上擠著笑,可是一點也不好看,他拿著酒杯朝著柱子比划著,柱子急忙端起酒杯迎了過來……“啪嚓”一聲,其中一個杯子碎了,是柱子的,三壯停都沒停,“咕嘟”一聲把酒灌到肚子里面!8|%j"{{ K1vGl5]{
7a#_7F8yQD [,Fvz+E
(38)
8{1tJX#l.BK iw|[Oo C
9b T*T a arnet
Nd+\t`9K
  “我說三壯啊……你咋能這麼喝酒呢……你看看你……”二嫂站起來指著桌子上的玻璃片說。%wj`8I%T)le
  “怎麼著,二嫂,要不……咱倆喝一個?哈哈……哈”三壯站起身,把酒倒滿了,晃著身子走到二嫂身邊。1}Q4Yez3X(WJ
  “你瞅你……我不跟你喝!”二嫂轉過身去。
DE8Q$T T(}`^*X   “你不和我喝……呵呵,……好好好……那你跟我哥喝呀?……啊?”三壯回手去拉二壯,二壯迷糊著不起來。 B;T7wM6]&L\ @?C
  “來吧……二嫂……這是你男人……你不跟我喝……你得跟他喝一杯吧?啊?來……喝一杯交杯酒……哈哈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:P,WLt4bK   “我不喝了,他喝多了,你也喝多了!”二嫂把酒杯挪到一邊。$m$M)]+a(cc MX
  “好……你不跟他喝……你不跟他喝……你他媽的留著肚子跟別人喝去吧!”三壯近乎咆哮地喊了出來!“塑嚏角@聲把酒杯摔在了地上!L;G)DQ$I*]vM
  二嫂的臉頓時白了,姑姑和六嬸趕緊過來拉著,小琳更是嚇得不行,柱子和他爹這下也清醒了,全體都站起了身。 wLq P#?rj7C
  三壯轉身推開扶著他的二哥,晃著走出去。:l:t{C N%Ec*h
  “快……老二啊,還愣著干什麼,趕緊去追他看看啊……我說吧……這酒不是什麼好東西……喝吧……喝吧……”| w0p!S }NP[3E

%?f G@0ksLn(z   三壯從樓梯下面爬起來,搖搖晃晃地往外邊趕,他臉上帶著怒氣,嚇得服務員都躲得遠遠的…… m3a@K8P(_3mU
  二壯追上三壯的時候,他們已經到了街上,兩個人都不知道到底摔了多少個跟頭了。j:W"fI \ ~$Z7v
  “好弟弟……你別跑了”二壯喘都喘不過來。
T#O(_}u8Zx   “操!你跟我干啥呀?”三壯使勁扭開了二壯抓他的手。
cC q&X?c#z   “我看著你啊……操!”二壯又抓住了他。
Wy q(o0I1H   “你回去看著你的老婆去呀!操他媽的,跟人跑了你都不知道!”三壯喊著,眼淚也流了出來。
3s+V+} z#A os#B   “好弟弟……哥知道了,你是為哥好……可是有些事兒,你不明白……”二壯摟著三壯的脖子,把臉貼了上了他的臉。“我們回去再說……好不?”
zk Mah1T{b
5co&sFSn3}[q   二人互相攙扶著回到澡堂,三壯一頭扎進水盆,讓自己清醒清醒。二壯看了他,也扎了進去。
0z,I?7Yg0xZ Wy0u ypDGI p
  “二哥,你說吧,有什麼事情,我不明白的!”三壯急切地想知道二哥在路上說的是什麼意思。9jmB9Tk ss%\c
  “咳!……本來,這事兒啊,我他媽的一輩子都不想跟別人講,今個到了這個份上,我就跟你說說!”二壯嘆了口氣。
Ep)J*F `L{   “哥,你說啊,我聽著!”
,ju*NkC0m&Dw\i[   “其實,你也應該明白,我和你二嫂結婚好幾年了,都沒有個孩子”二壯看看三壯。
,]ZrYf   “你不是說不想要嗎?”/@O-s X&w
  “操!誰結婚還不想要個孩子啊,我以前那麼說……都是怕人家笑話,我和你二嫂結婚后半年就知道了,我們就到醫院去看了”W4B8i N auwH&X
  “那到底是誰……不行啊”三壯小聲說。%z4m~H.l~
  “是她不行……”二壯嘆著氣。&M:Hzsn'@4l/F
  “那不能治啊?”(L/N I w8P*h
  “操!前一年的時間……我們就忙活這事兒了,人家大夫說,你嫂子懷上孩子的什麼幾率是百分之零點幾啊,操!我當時可是不信斜,什麼雞綠雞紅的,我就天天和她干那事,希望有一天能操出個蛋來……結果,又過去半年了,連個吊毛都沒生出來,我們就都喪氣了,尤其是我……對那事兒都沒想頭了”S"i-ofsM:_
  “哦……”三壯聽了,忽然冒出哥哥和他睡覺的樣子,他甚至想到,哥哥是不是因為這事,才和他……UQE9d1u8_.C2o(k;D
  “后來,我們半拉月也沒一回,倆人都煩了……就那麼混日子……有一天,隔壁的英子被他丈夫打了,大半夜的,也不敢回家,跑到俺家的后院往他家看,我以為是賊呢,就把她按住了……”
"NHd@wKk;Mu   “啊??”三壯一聽這話不對……
V_/X+s&Zy-E0p   “呵呵”二壯無奈地笑著,抓起一瓶汽水,用牙咬開了,喝了一大口。
+X/`4`!U _AL6l   “當時,你嫂子不在家……我就動了歪心思,英子她受了太多的氣了,心里頭也委屈……就抱著我哭了,后來……”9d"|-FrZ
  “那二嫂她……”三壯聽著這事兒,跟電視里的一樣。
1wAU/E+l's~o"]   “碰巧那天你二嫂突然回來了,把我們堵住了……英子嚇跑了,你二嫂開始和我哭鬧著,后來就消停了,突然就跟我說,反正現在這個模樣了,也沒別的辦法,就干脆離婚吧!”
V,k;_5t#{   “也是啊,過不了就離了唄!何必都難受呢”
i;U t3k~U/BG6H}   “啥事要是都跟想的一樣那不好了嗎,偏偏這個時候,你二嫂她媽得了病了,說是經不起折騰,我尋思這要是離了婚,老太太不就完了嘛,再說了,其實也是我對不起她在前呢,無論如何也不能太無情不是嗎,就這樣,我們定下來先這麼過著,等一切都好了,再離婚,然后呢,誰也別管誰的事……就是那個事!但是其他的對外的,都要過得去,而且都不能說出去!”
Z)~1f`r6G L Vq.H   “我說的呢,二嫂還時不時的提醒我說要我看著你別出去鬼混呢!”r7j4f!_c0]U K
  “咳!都是沒有辦法”二壯說著低著腦袋。
T-I*@ QcVf   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啊,要不然,我今個說什麼也不能……”三壯覺得太難受了。想想二嫂平時對他和這一家子真是沒的說,今天確實太過分了!
/L q1c {U9f5XC   “不怪你,都怪哥不好……我有時候也尋思,能不能和你二嫂好好過日子,以前的事就都不管了呢?你說說,有沒有孩子能怎麼地啊?”
J(raF Y [   “咳!我知道,大哥也沒要孩子,是因為他和大嫂都工作,怕拖累,所以爹才著急要你有孩子……你再和二嫂嘮嘮唄,我看她對你還是不錯”三壯想想說。
*s^;I#s_g%M#LY   “不過,現在不行了……”二壯搖搖頭。
Zi _)h A_'Ktv   “那你現在還和那個英子……”9j9QK[ p
  “沒……就那一次……再也沒……我其實就是覺得挺對不起她的,所以一直幫著她點!”.q(k#Y2o I+|~O$f
  “哦,我說的,找她照顧小琳是你的主意?”三壯忽然想起來。:]m0}"g6~]:H l
  “啊……沒想到她家孩子突然生病了,所以不能去照顧小琳……后來……我還是把200塊給她了”二壯咬了咬嘴唇。QF._,K;g4m6Y9gPn
  “哦!咳!原來都有這麼多事呢!”三壯忽然覺得自己心里頭一下子大了許多。2X G-Q*m-g"n:s |.W_kW
  “那……你還和別的……”三壯試探著問。
Q o+CQXj   二壯搖了搖頭。
k Q Kud/Q;H$B&IA   “其實,我知道,你二嫂以前也沒有,只是我們倆就是走不回去了,現在她要是找到人了……”二壯苦笑了一下“我還真挺高興!”
:O~2J;Tr:WDZ7r!?   三壯沉默了,原來人的感情是這樣的復雜,原來感情根本不是你看到的那樣!
%^[f"SE^   “咳!說出來真他媽的好受多了…………得了我要回去了……這話……你可別說,跟誰都別說,尤其是姑姑他們!”
)iq4\ABr   “我不傻啊!我哪能說呢……你……別回去了……”三壯拉著二哥的胳臂。
'D*L~_M}K   “呵呵,我得回去勸勸你二嫂呢,啊……你早點睡,明個姑姑問啊,你就說喝多了,今天什麼事都不記得了,啊!”二壯起身要走。mH3H7a|p
  三壯看著二哥的身影,突然感覺很沉重,原來二哥在挑著擔子生活,他那麼累啊,他還一個人……C.Y+lR|C@
  “二哥……我給你按按吧!”三壯喊道。
J;RJ,w&T2L3`   二壯回過頭,笑了笑。三壯快步上前去,緊緊地抱著他的哥哥,他張開嘴唇,輕輕地貼在對面的嘴唇上,對面那嘴唇先是閉著,不一會兒就張開了,三壯感覺自己的全身在躁動,那條變硬的東西壓在對面那一條上面,一雙手把住了他的腰,伸進了他的低處,木床的腿腳松了,發出了吱吱嘎嘎的響聲……
8UY]!G#dI#Jp4s   不知不覺中,他感到哥哥的臉頰咸咸的……他想他嘗到了哥哥的苦……X'd;yYO'f
  這是三壯第一次和哥哥親嘴……第一次“面對面”……,當然,也是三壯第一次去安慰二哥—一個一直都在安慰他的人!
*yGN D+YGIq,W
rf7V"Mjr/F   二哥把他安置好,說要回去了,他沒留二哥,但是堅持把他送到門口。
A$luwC   “我還是覺得今天太過了”三壯說。it-e W @^
  “你說哪里太過了?”
3H7\"lY j$Z   “嘿嘿”三壯笑笑“我說在在飯店啊”~C$uZ2{)h#i
  “操!沒有……你都是為了哥好”二壯一把摟住他,用手拍拍他的背。I9`8WR\R]f
  “明天我給二嫂陪不是……”
7J Y+SnD   “沒事的……我跟她說……反正你也是喝多了”二壯鬆開了他。
Vn*u9Bv1WR   “恩!你小心點兒啊”
3L#s} k4P   二哥走了,姑姑和小琳也不會回來,三壯看看鐘,有10點多了。
-Kaj? B!\z   三壯鎖了門,轉身突然想到一件事,二嫂找的是……劉隊長!操!不行啊,那不是個好人啊!不行!明天得告訴二哥!……真是的,二哥怎麼問都沒問我啊!
Q} `Q;fQ?   三壯放了點溫水沖了個澡,感覺舒服一些,但是感覺全身上下都很疲憊,正準備上床睡覺呢,下面突然有人敲門!
zb ]{S9y*o)@   “操!能是二哥嗎?不可能!那難道是……?”三壯穿上褲衩走了下去。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7:04

[size=3] (39)
xqJ/^UtPN*m   三壯一邊下樓一邊合計著,要是林天威來了,該咋說呢?開口就罵他?還是壓根就不開門,要麼……讓他進來,說說?要是他象平時一樣一下子抱住我……那……操!不能!他不會了…… xF;C{PI.r[
  三壯走到門邊,向外面看了一眼,電燈晃著玻璃,模糊得很,操!干脆直接開了門! D)e]ME'I$Gz%ZC n
  “呀?……你是……?”三壯看著門外站著的陌生男人,不覺愣住了。那男人不到40歲,身材挺高,有些胖,一張國字臉,眉毛濃密,嘴唇的棱角很分明,看樣子胡子很重,好象剛刮過一樣,隱約的可以看見一點血印。 5A5@vb{x'Zr/[
  “你是三壯吧?”
h|*bG6Vi7_wC   “啊……你是?” w7Hm1m @;j
  “我……你不認識了?”那男人說話很沉重,嘴角輕輕帶著一點笑。
@tj6kU0t(\8T   “呵呵……我這客人多,我記性也不好……”三壯努力想著,怎麼也想不起這個人是誰,就連一點印象也沒有。
zE z/T"J   “咳!也不怪你,我好多年不過這邊來了”那男人嘆了口氣“還記得以前隔壁的魏老師不?”
5L'I)Hrf"DQU p ^   “啊……你是卡……啊,魏……叔?”三壯一下子想起了,六嬸以前講起的“卡襠”,就是魏老師的兒子嘛!他一著急查點就喊出外號來。
SmlT.d Jan&b c-K V   “呵呵,按輩分,你應該叫我……大哥,不叫叔!”那男人沒介意。
4r-J2K t5V;] K,]!ou:L s   “啊……魏大哥,來進屋啊……”三壯說著讓了門,“卡襠”跟著就進來了。 |4RpU`jbG*|k
  “這麼晚了,你有事兒啊?”三壯邊拽了把椅子邊問。
n?g|z   “我來洗澡……”
Y-OF(CD \,c%z.N   “呦,今個關門了……你看……明個再來吧?”三壯靠在柜台邊上,不好意思地說。
8Z4hCp K2woX3}(y N   “我……明個……有事……”,魏大哥慢慢地說。 {D+v U:y7W4x
  “咳,啥事兒啊,明個一早就開了,肯定不能耽誤你啊!”三壯覺得自己真的很累,再說也不能為這一個客人……太麻煩了! jr[ AWG J
  “我……明個……結婚!”魏大哥低著頭,聲音很小。 p8[@eD#z
  “啊……這樣啊……”三壯撓撓腦袋。 yt _#eCRs w@(J YNC
  “行了……那不麻煩了……”魏大哥站起身,就要走。
X{f5p|   “哎!別家了,明個結婚了,怎麼也得干干凈凈地呀,得了,上樓吧!”
Df{kh gc^   “啊,那太謝謝了”魏大哥臉上露出一絲愉悅的表情來。“對了,你們這有沒有毛巾、香皂……我什麼都沒帶來” %P&~KER,w.A
  “有啊,都在這呢,你自己挑吧!”三壯從柜台底下拿出一個盆,里面裝滿了各種洗澡用的東西。 6d-\ D/a8j-G6f x
  魏大哥從里面挑了一條白的厚毛巾、一塊香皂,還有一袋洗發水。 S%B7h:p"F;Z^s
  三壯關了門,走到鍋爐房,往里面添了煤,又開了風扇,風把火苗吹動,然后還是“呼呼呼……”地竄起來,三壯把熱水閥門打開了,關了大門,然后和那個魏大哥上了樓。
t!{j%A Rv v 0D]W M2TW
  三壯站在淋浴的噴頭前,擰開水,摸了摸,直到流出的水慢慢熱到可以,又走到水池邊,合計著該不該放一池熱水。
sb~8F{!_   “不用放水,我沖沖就行!”一個聲音從后面傳來。
#Ang`7X*S)L   三壯回頭一看,魏大哥脫得光溜溜地站在他身后。
:p1y+r*v G W   “那……嘿嘿……我就不放了,這玩意,得放半天……”三壯笑嘻嘻地說。
U#A ms8d2BV0G   對面的那人沒什麼反應,轉身走到一個噴頭下面,放了水,洗了起來。
O#H%_}{}-k   “你慢慢洗,搓澡再叫我!”三壯自覺自己和這個魏大哥沒什麼可聊的,便轉身回到自己的屋了。 .f1lh&}tOehz
  三壯躺在床上,回想起六嬸將的關於“卡襠”的事,對了,不就是他嘛,是他!六嬸說他喜歡盯著男人的吊看! l@2Dy!C(z`k
  三壯開始合計著這人和人怎麼就不一樣呢,為什麼自己喜歡楚南、喜歡林天威、甚至喜歡自己的二哥,怎麼就不喜歡小琳呢?不是的,也喜歡小琳,但是太不一樣了。三壯想到林天威,不禁想起昨晚的事,這氣又不打一處來了。操!這里連個電視也沒有了,多長時間沒看了,自從上次坏了以后,一直扔在后面的倉庫里,趕明個得找人收拾收拾了…… ar:h3g k%Q Bs
  “給我搓搓澡”,魏大哥光溜溜地站在門口,嚇了三壯一跳。他一骨碌爬起來“這就來!”
1DI5E\\;U
c/g pkR {G   三壯過去的時候,魏大哥已經躺在搓澡床上了,只是不太一樣,他腦袋沖著外面,和別人正好相反,眼睛緊閉著,跟死人一樣……
7BL/f [4r2? m3h   三壯有心讓他調個頭,心想拉倒吧,費勁!
l?2`D5q#v]6q#Z   屋子里一點聲音都沒有,寂靜的嚇人,連水龍頭的滴水聲都聽得真切,三壯故意把水龍頭開大,洗了洗毛巾,那水馬蔑埶捰a掉在地上,聲音也是空空的。 (U3[5{1VK(d D0T]U|G
  三壯擰了毛巾,又展平了,提著毛巾的兩角,從頭到腳拂了一遍,這毛巾好象大了許多,好象能蓋得住一個人一樣。
;dkc,e.{   他用手撐開了搓澡巾,另一只手輕輕地按著魏大哥的臉,讓他的頭偏向一側,三壯感覺,那臉很涼,他感覺自己的身子也跟著發抖起來。 ;iF ^k!K(YA{
  “魏老師他還好吧”為了擺脫這樣的寂靜,三壯還是說話了。 )`2OY }!dk,jW*U
  “嗯……退休了,在家呢”魏大哥的膛音很重,聲音就像從頭頂傳來的。
3d1J d{uG_8w*f9i$f Y   “那你現在干啥呢”三壯邊搓著脖子邊問。
"J7k D#X"Wtk1Y b   “我接他的班,在學校……當后勤的”
6]\:@3|D)g&Hq `2?   “哦!那不挺好啊……也不累,還有假期”三壯說道。
bOm|@1}   “啊……”魏大哥在嘴角擠出一絲笑容,一轉眼就不見了。
Inh6Jq4s8Vl   “明個結婚啦……呵呵,都準備差不多了吧!”三壯找了個喜慶點的話題。 )L|$i5s%t#i
  “……是差不多了……差不多了”魏大哥還是閉著眼睛。 hs u9Hb8?;{2frS?
  “那……”三壯一時還想不起來怎麼說下句了,“嫂子是做什麼的?” Jn @H:q$v-I*n0M~
  “……她?她是寡婦……” (l\;u3J$fy HwN
  “我……我不是問這個……”
Q?4y0e2?0}   “呵呵……她就是寡婦……”
#R S3C5D*k%U&kP   三壯一聽,頭皮麻麻的,再也不敢往下問了。 w;IA$yZ8D(z
  他拎起魏大哥的一只手,開始搓,那手很厚,也很涼,三壯無意中發現,那手上有很多深深淺淺的傷疤,有長合的,也有新的,真是很奇怪,按理說一個在學校上班的,哪能弄出這些玩意來呢。
c5z8R&V9i-@"E   搓完了胸口,就到了肚皮,三壯習慣地看了看兩腿間的那玩意,白白的躺在那里,很干凈,也很粗大,他試圖找到一些六嬸說的“卡襠”的痕跡來,卻沒收獲,三壯先搓了腿,然后小心地撂起那玩意,那根晃了兩下就倒向一邊,三壯搓著那些隱藏的地方,只有這里,他才感覺出了一些暖暖的溫度來。
t&I9b.N`x'E   三壯用手背碰了碰魏大哥的腰,意思他要翻個面了,然后走到淋浴那里洗著搓澡巾,轉身的時候,魏大哥還是躺著那里,沒有動,但是那黑毛中的家伙卻漸漸地舒展開了,三壯看著心里亂跳著,急忙喚他翻身。 Ks0[ Ro
  “魏大哥……翻個身,該搓后面了”三壯提高了聲調,還把手里的搓澡巾使勁拍了幾下。
+fUs Ok   魏大哥緩緩地翻過身,將那幾乎豎立的玩意壓在身下,三壯看著,不禁感覺自己也不大對勁,急忙緩過神,繼續搓著后背。
6sS7t*Q$MPD Pt   寂靜,整個屋子里就只有搓澡巾和后背摩擦的沙沙聲,三壯感覺,這是他搓澡以來,搓的最久的一次,也是最累的一次。 $Sf%O|X#J9B
  三壯接了一盆水,“嘩”地沖在魏大哥的背上,接著將那白毛巾鋪在他背上。 LMbSX5V$DsQ$k
  “側A啪啪”的敲打聲在空洞的澡堂里響起,震蕩著四周的椈嚏A穿透了頂棚,那回音在三壯的耳朵邊繞著,繞著…… k-^&Q w TD[7Rn

6C_d ^1@cK2L   “啪”的一聲,三壯習慣地拍了一下后背。
efS)C'Cc3e   “好了!”三壯把搓澡巾洗了洗,放在床上的手巾邊。 }*P)z2P~$a,\:l
  魏大哥一點聲音都沒有。 Z-J0j)`KG
  “魏大哥,要不……我給你打點香皂?”
[}F%U3l3w/B   “嗯……”很低的回答。 %\2q E\*WPc_,K3}+c ~
  三壯拿起那香皂,撕開外面的紙包裝,用水潤了,在他后背上打了起來。 J'jvI R7ks
  香皂滑溜溜的,一不小心就滑到了地上,三壯低下身,卻發現香皂滑到了床的對角,他用力伸著胳臂,終於夠著了,他用一手撐著地,站了起來,卻看見魏大哥已經坐了起來,那跟吊翹得老高,三壯臉一紅,急忙轉身假裝洗起香皂來。 \n }G+ok%k-]'f$z
  “三壯兄弟……”魏大哥沉沉地說。 oRG$S2XW3pC
  “啊……”三壯還是不回頭。 yOJI"N5hK(A
  “你幫我揉揉肚子啊?”魏大哥的一只手抓住了三壯的胳臂,嚇得他身子一顫,“行不?” 8ZoiB3O4CD$O-]hX6C L
  “行……你……你肚子咋了”三壯轉過身,還是不敢去看。
c(`*X'U5_[   “難受……”
+w_I'G9|+V!Qe |!w"Ln6O0B8L
-by b#\2m1o7{c&}"` J]
s8{b"{NWtZ2F
J/o.FSH] g
(40)

-UA+[+B.C/jTh
vB-` t [Q*q
5H:r.]{rX5]   魏大哥又躺在了搓澡床上,三壯一只手放在他的肚子上,慢慢地揉著,眼睛卻盯著前面的桑拿房門。他能感覺到魏大哥的呼吸很緊,肚子不斷地起伏著。
3U~s'\O U   魏大哥冰涼的手抓著他的手,一寸一寸地往下移動著,三壯的心“砰砰”地跳著,不知道該怎麼辦。突然他的手触摸到了那棒硬的一根,魏大哥把他的手狠狠地按在了上面,三壯忽然就覺得,這感覺與林天威第一次和他的時候是多麼地相似。他一急,一下子把手縮了回來。
w C$xt"D   “……好了吧……你的肚子……”三壯說著呼著氣。
RL(p @B#A   “……”魏大哥沒有回答,但是三壯感覺得到,他在看著自己。
8[1f3E1|W$qn*j3L'W   “你沖沖水吧,別涼著!”三壯說著就要往外走,魏大哥一把就拉住了他。
,l-Yc6k V[P   “你……”三壯剛要急,魏大哥已經下了床,把他抱住了,而且嘴唇使勁地壓在他的嘴上,用力地親著他。 *Phl'b;]2? ~
  三壯也用力想擺脫著,可是怎麼也脫不掉。慢慢地,他退讓了,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那樣,就是覺得,魏大哥是和自己一樣的人。 ?V ]%W L~+Z C+w B
  魏大哥的嘴從他的嘴上向下移動,滑過脖子和胸脯,在他的肚子上吸吮著,既而,他的手輕輕地扒下了三壯的褲衩,將那根一越而出的硬棒給含住了。
k)J*{fH'O-[8Vyh   “啊……“三壯閉著眼睛,腦子空空的,一切都凝住了,除了那里。 BU(_`Kb
  …… }4TW1|y J{0A
  三壯走到一個淋浴下面打開了噴頭,水流不斷地擊打著腦門,讓他清醒了不少,透過眼前的水漣,他看見魏大哥的臉上掛著不知道是水還是淚,卻露著笑容。 5yALa@,~$w;ql
  魏大哥穿好了衣服,走到三壯面前,抱住了他,這次,他一點也沒反抗。
6z9c6HvU   “我走了……” :S3BA,G%AZY3[
  “啊……你……有空再來”三壯不知道這句話該不該說。
&|9\k}5N%h,{el5i   “我不會來了……” Hg4z.z*R4{
  “咋?” I/w7j0O Q w$@R I
  “……”魏大哥淡淡的笑著,沒有回答。 2K(U.V*cOw|
  送走魏大哥,三壯一邊收拾一邊合計著剛才的事,越想越不明白,就算他是喜歡男的,怎麼就知道我會跟他……難道自己臉上寫著呢? $^E*r5pz&{Xk#ugE
  他走到鏡子前面,看著自己,還是那樣的啊,和別人也沒區別,就是魏大哥也是一樣的,怎麼回事呢。他把剛才的細節又回憶了個遍,還是沒找著原因。 .oS gB'JP-s[)W#J
  三壯疑惑著,感覺肚子被掏空了一樣,他想起一個詞,叫空虛……他對這樣的詞兒一點也不懂,也許吧,現在他就空虛得很。無意中他看見衣服柜子的門還敞著,他慢慢地走過去,柜子里放著一張50元的錢。
Bij%j@q'c |H*W:e`   三壯拿著那錢,心里頭越發不是滋味。一下子癱坐在下面的椅子上。 CT;R#MA"| h
  “呀?”三壯發現,在椅子的縫里,夾著一個小本本,他用手一桶,那小本就掉在了地上,他低頭揀了起來。 f1K%aG,omH1r2R4a
  那是一個破舊的日記本,不太厚,不過看起來有了年頭了,他翻開看了看,里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字,三壯最懶得認字了,心想這個也是魏大哥掉下了,不如改天一起還了他。 4] Cg{.ET~s:M
  三壯將那50塊錢夾在了日記本里,又把那些魏大哥沒帶走的東西都收拾了,裝在自己的柜子里,然后躺在床上,好不容易才睡著了。
)hQ#sZ @8c 8~Y_ G2_~.C
  第二天清早,三壯懶懶地爬了起來,聽見樓下吵吵哄哄的,急忙穿了衣服跑下去。
P&jq*B8G+p!?V   六嬸正在和一幫洗澡的老娘們講就著。姑姑和小琳也站在旁邊聽。他下樓的時候,大伙都看了看他,姑姑和小琳都沒說什麼,大家就催六嬸快說。
#W.Q`EZ;y!~'xv[   “這可是大新聞了”六嬸一邊講一邊看著周圍的人。“我今個一大早去城西平方那邊取豆子啊,就看見那警車‘嗚哇嗚哇’地叫喚,我還當出啥事了呢,你猜是咋地了?”六嬸還賣關子。
7Ao_k-i0g   “我說老六媳婦啊,你啥時候說話吞吞吐吐的啊,真是的,不講拉倒……我還等著洗澡呢!一會兒還要出門呢!”一個婦女推著六嬸的肥腰說。 j+~B[:oA[,k
  “卡襠自殺了!”六嬸小聲神祕地說。 l)ibO]n YeF
  “啥?”三壯正無聊地想上樓,聽到這話,不禁破口喊出聲來,嚇得六嬸停住了。
5MYo E\ h(uue   “唉?三小子,你叫喚啥?”大伙都推著六嬸叫她繼續講。
2x6E fHhlEnK(r   “是,那個卡襠自殺了,我還走近前去看了呢?”
~-iB:Z:R   “咋死的?”
\3v)kk\)q   “喝葯死的……咳!死的時候光吧出溜的,啥都沒穿吶!磕磣死了?” ~2k(nt9i7[a;L
  “不是說他要娶媳婦嗎?”有人問。
2Nt qNo.J   “可不是嘛,原打算就是今個,后來聽說出事了,人家女方不干了!”六嬸撇著嘴說。
{j;}/i};b   “出啥事了?” n"g8x0r{"O9\
  “啥事?咱們這是離得遠,人家旁邊西街的人可都知道,卡襠不是學校里管后勤的嘛,他呀……”
*h1YzP.N?U   “啥呀?”大伙急著問。
y@D4ef:iS   “他老愛摸小男孩的那小雞兒呢”六嬸說話臉不紅。小琳卻受不得,找了個空到了門外去了。 M5H4U$u:`7iX
  “那有啥地,稀罕小孩算啥呀,我家老疙瘩剛生下來的時候,俺家老爺們也天天摸呢”六嬸隔壁的老馬媳婦說。 U/Mi&Vfx
  “對呀,你說他一個老爺們家的,40來歲了也沒有個孩子,能不稀罕小孩嗎?”大伙對這個傳言不太相信。
3UJ$[ e1}RXS   “哪是這麼簡單啊”六嬸低著眼睛,比划著。“聽八猴他媳婦說,他家小孩就被卡襠摸過了,他家孩子都快上中學了,不光這個,聽說他還讓那孩子摸他的……呸呸呸!”六嬸說著吐著吐沫。
4zb8W-ja   大伙大眼對小眼誰也解釋不了了。一旁的三壯聽著心里翻來覆去的,眼前不斷地閃著昨晚他把自己的手按在他的吊上的那一幕……
^Y'Jc5|9d.D   “人家大伙都叨咕呢,說他是陰陽人……”六嬸眼睛擠咕著。 JPk(h`
  “啥叫陰陽人啊?”姑姑不解地問。 ia0g6Bmo
  “就是啊,他不男不女的……長得跟男的一樣啊,其實呢,是個女的,想給男的當媳婦呢!” :tyD]!R"^:@
  “拉倒吧你,扯呼啥呀,那卡襠不就是個男的嘛,我可沒看出來是女的!” {+N'mg] c*^O'A{
  “你知道啥,人家和他一起下鄉的人都打了證實了,說他還偷看人家男的洗澡,半夜往人家男的被窩里鉆呢!”
+{$[W/p7h+g   “那可真的,真是啥樣都有,雖然是這麼多年計划生育了,可這女的也不比男的少啊,你說他可圖啥啊?可惜了了卡襠這身立正的人樣子了”老馬媳婦不無惋惜地說。 ~|\-xH!J7Z2i
  “呦,你要是可惜,你早把你門家老馬讓給他,不就沒這事兒了”六嬸一臉坏肉。 .U \ a7Y ~aE!F5L
  “去你的,我家老馬早讓我拴牢了,誰也別想打主意!” $LeI{~:u}
  “就怕老馬打別人的主意吧!哈哈!”大伙笑著起哄。 /_(v\z4_%e ex!|x
  “打主意也不能打男的啊!真是!” Ypo${S\x4K
  “那卡襠他肯定不能做那事兒了?”有個媳婦小聲問。
f Z|bO4B@k   “要不說是病呢,我看啊,這早晚也不行,你想想啊,他看起來是個男的,實際是個女的,估計連那玩意都沒有……肯定就不能和女的做那事了,要不咋娶了又離呢”六嬸簡直就是萬事通了。 %V;F`B N+r
  “那他為啥自殺啊?”老馬媳婦總是問最關鍵的問題。 4j,V!l#qy(e ^5b@\
  “這不是前些天說的媳婦嘛,人家女方看了長相也挺同意,后來人家一調查說他是個陰陽人廢品,就黃了,你想啊,誰也不願意受半輩子活寡不是!”
d?Vs)E/m[3sw   “對呀,不過卡襠這人可是挺好的,上回我們家他二大爺從國外寫信回來,還是他幫忙寫的回信郵回去的呢!又一個媳婦說。 Zc,p#^FkoJ|of*_
  “這倒是,哎呀……當初我爹死活讓我二妹嫁給他呢,真后怕啊,要不是我二妹死活不同意,這不……咳!”老馬媳婦嘆著氣。
(T q bNre's   “得了吧,你二妹不是跟一個包工頭跑了嗎?你家那點磕磣事兒還好意思說呢!”六嬸嘴大舌長。
tz9ToUvVs @:H   “咳!可憐卡襠他爸了,這麼大歲數了,身邊一個人也沒有了……”   “是啊……聽說一早就和兒子一起抬醫院去了!”六嬸“咳”了一聲。 `'T6eh` E9W
  大伙都跟著嘆起氣來。 'T^:J8n]
  “哎,真的,我聽說人家自殺的吧,都穿得干干凈凈的,可他……”有人疑惑地問。
%iah B'eyI VN   “那倒也是,那你說人這這麼聽說自殺的,也沒聽說光著屁股自殺的!是不是?”老馬媳婦也奇怪起來。“對了,老六媳婦,你不是說都看見了嘛,那他到底有沒有那玩意啊?”
|Y:] d1q#[0}w$y   “我……我哪看得見啊,都拿白布蒙著呢,我還能撂開看看不成?……”
Ui8}T/L;Ji6u8v7|%D!s
p@"A/d7B Rl   “◎瞴角@聲,三壯徑直地倒在樓梯旁,大家回身一看,都急忙圍了過來。小琳也從門外跑了進來,將三壯扶在了懷里。 M7D+WeM,R
  “三壯哥……你怎麼了……你……你醒醒啊!”小琳哭喊著。 GT/d$YK O:O
  三壯緊閉著眼睛……嘴里面嘟囔著“他有的……他能的……他能的……”  
0I!aQ1BZ:j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7:05

[size=3](41)
z9x,m!O._R   澡堂里靜悄悄的,三壯仿佛聽見水滴打在地面的聲音,清楚得很。 c#y2D\D[+C2f+J;L
  “搓澡啊……搓澡啊……”有人喊著,他忽忽悠悠地奔過去,澡堂子里空空的,只有一個那人躺在床上,上面蒙著一塊白布…… kfJCzb ]1z
  三壯愣在那里,不敢動,突然后面一個聲音叫他“快點啊,揭開看看,看他有那玩意沒?”三壯回頭一看,原來是六嬸。
:uK'jc6jV   他小心地走過去,輕輕地揭開那白布……
Y1e'k j\TA!}%r ~   “魏大哥?……哈哈……你看到了吧……他有的……他還硬著呢……”三壯大聲笑著。
1x_5g ~w/Ta
4t0W!?^ U'M   “老三……老三……你醒醒啊”二壯使勁推醒了他。 e#muo'h{9P
  “二哥……”三壯滿頭是汗,一骨碌坐了起來。
Y`f9J9L4b@7]   “你咋了啊……叫喚啥呢啊?大半夜的,嚇死我了”二壯一邊開了燈,一邊坐回床上。
'}#q c~ O   “我這是咋了?三壯摸著腦袋上的汗,喘著粗氣。
+T~ K0F _G0hup   “你呀,迷糊兩天了,昨個送來醫院的”二壯從兜里掏了一包煙,點了起來。 BM$nEl ]
  三壯一抬頭,才發現自己躺在一間白白的屋子里,就兩張床,他自己一張,二哥就坐在對面。
KLgLo   “你呀你,看著壯實,怎麼說迷糊就迷糊了呢?”二哥吐著煙氣。
0f6Dg5x T6w   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啊”三壯感覺全身沒勁,又躺回床上。
)S!p$fLJ unj7T   “聽說是你聽了六嬸瞎白活就暈了?”二壯不解地問。
4ty:\2uZ   “啊……不是,我就是太乏了” [3YUN [UI
  “我說的呢,你跟那卡襠都不認識,你怕個啥啊!”二壯把被子蓋在腳上。 0v s\P Zl
  “……就是……”三壯低著頭說。 0j*L DgH du&]
  “要不說也是的,這人啊,就這條賤命,說不定哪天就死了呢”二壯掐了煙,用手拿著拖鞋捻了捻。
)jn#e_6n,`NR   “唉?二哥,你認識卡襠不?”三壯問。
*]9i;Bj$}   “認識啊,那咋不認識,他啊,知識青年嘛,挺有才的!”
J l2ncG F   “那你聽六嬸他們說的……”三壯抬頭看著二壯“是真的嗎?”
l+C[Hm:bOU DM#nV   “啥是不是真的啊?”二壯問。
T[ Y'w7M*?T1p/]   “就是他老愛摸……男的”
I8W zfs3B*n   “咳!六嬸的話,你還真信啊,十句有九句半是假的,人家卡襠不就是離過幾回婚嘛,就那麼埋汰人家啊!”二壯站起來提了提褲衩,又坐回床上。 +|8hCh%U+p
  “那她說的有憑有據的!”三壯嘟囔著。
8|1{+e.Z,@!ep5G L   “有個屁呀,再說了,摸了男的咋了,你那搓澡不是天天摸啊……真是的,要他那麼說,我摸我弟弟一下……那也是陰陽人啦?”
v ZZP T2P]Zi   “……哥……你過來躺著啊”三壯抬頭看著二壯。
b)S b@;l2Pj   “操!你還真想你哥是陰陽人啊!”二壯笑著,走了過來。“你往那邊竄點啊……” ['S2x#O? ?W
q)SL.?1T4g`
  “二哥……你說……”三壯話到嘴邊,又不知道如何問起。
_+hJ?QO   “啥呀,我發現你是精神不太正常,說話還沒柱子利索了呢?”二壯背對著他,抱著胳臂。“唉?你是不是餓了啊,我給你覓點吃的去啊?” ;fC!| e jZ4H'z
  “我不餓,你可別走啊!”三壯說著抱住了二哥。
6f/IY$F9td"Ig   “瞅你個小膽,還沒女的大呢!” T/O#u_"OI+{
  “我……”三壯把手縮了回去,轉向一邊。 6J p{ q|
  “不吃也行,都打了多少瓶糖水了……對了,你剛才是不是做噩夢了啊,嘴里頭叫喚什麼‘有啊’、‘硬了’的,要不是春夢?” m|3}L D@ j
  “操!……我不知道啊……”三壯紅著臉,回想起剛才的夢,確實是噩夢。 L+Z(B5~^;s
  “你說卡襠也是的,挺大個老爺們還尋死呢,真是沒出息!可憐他那老爹了”
mZU~rb1@   “興許人家有啥憋屈事了唄!”
_ ?]6n9{D   “操!誰還沒點鬧心事兒啊,要是都象他,不都死絕了啊?” 7] rb7p"L&_e
  “那也是,對了,他爹咋樣了” 0dC%C6x%T*S_
  “咋樣?能咋樣,在隔壁住院呢!”
f o'I!])~s+R   “隔壁?”
+^V+s(A2Sup   “啊,怎麼,連他爹你都怕啊?”
r6_2D-Y;s8A^;NM   “不是……他……是挺可憐!”三壯心里頭翻滾著,感覺難受透了。
^{4K`o-n9q7h   “行了,大半夜的,別說了,明個再嘮吧!”二哥把被子給三壯拉了拉,自己又往邊上竄了點。
1d|Mq6H7c#B3{   “明個一早咱就回家吧!”
Xt'CjVG8N   “我看行,這些天澡堂子就沒消停,今個開明個關的……照這樣,早晚還不黃了!”
j:Ql8Z Gx5_t   “操,有我在,還能讓他黃?”三壯負氣地說。 Xg6d UZS5ERy/l
  “你還拉硬呢,……對了,姑說打電話要爹回來呢”二壯翻身說。 +Zd&b[:ae
  “啊?讓爹回來干啥?”三壯一聽驚動了爹,嚇了一跳。 !Wh4xFDc;pC
  “還沒打呢,說是先找個大仙給看看風水,再給爹打電話,主要是定小琳的婚事!” "a[7HK{
  “婚事?啥時候定啊?”
jn)|+s8`:fx   “這不要大仙一起給算算嗎!”
'q!BkN'j%p u   “那小琳同意了?”
8B5q:z/] w o-\H   “我說……,這你就不對了,你都說同意了,又祝福啥的,咋還往里頭摻和呢?” 6P9?V~%nT8|
  “操!我可沒!不就是問問嘛!”
AAOA\+k   “小琳沒直接表態,像是同意了!” F*ap2pG L j
  “哦!那就好!”
0_9tu2`y"d
/QT vHj'_9A5E$sJ   第二天一大早,小琳和姑姑就來了。
YOJhv\4V8?   “呀,三壯哥,你可算醒了,這把我們大伙嚇的”小琳抹抹額頭上的汗。 7f1iz.g[&I{
  “可不是,這麼大的人了,也不讓人放心,說倒就倒!”姑姑在一旁嗔怪著。
*Q4n3e J}M$d&h   “啊,沒事……這兩天喝酒喝的沒睡好!”三壯笑嘻嘻地說。 i yT3ON)Y f*?N
  “樂!你還知道樂啊,把我們大伙都嚇完了,你六嬸她們都說你中了大邪了!”姑姑坐到床邊,摸摸三壯腦門,“還行,不發燒了!” 0yb~_`PV8[ k [
  “本來就沒事嘛,都是你們大驚小怪的!”三壯把身上的藍條子衣服脫了,換上自己的衣服。“啥大邪啊,就聽六嬸瞎白話!”
gnRY)cPK   “那可不是瞎白話,你小子說話可要小心著點著點,你看看咱家這些天這事兒啊!”姑姑一邊說一邊拍著腿。
Y c4GH?(`   “咳呀,有啥事兒啊,都是趕巧了!”三壯坐到床邊就穿鞋。 ne5oDVC-D
  “你老實待一會兒不行啊……老二啊”姑姑叫著一旁洗臉的二壯“你趕緊去給老三買飯去!” J.\y+Q:g,NK,~i
  “啊……等我洗完……”二壯說著使勁抹了一把臉。 3Ds.?g,h&nAx9iZ
  “哎呀,不用了……我讓六嬸幫我請大仙呢……,老三啊,你覺得咋樣?要是沒事啊,咱就回去!”姑姑問著。
co#c-Gaj   “哎呀,沒事兒……對了,姑啊,你給爹打電話沒?”三壯問。
#w/r3YrE7g@   “你爹昨個掛回來的……” J ` \s(RE
  “那你跟他說我有病啦?”三壯著急著呢。 6t{'v*Q)u%P`z
  “我哪敢告訴他,讓他著急啊?”姑姑瞥了他一眼。
;Wr&tp\-s&tNe   “嘿嘿……那就好,那就好!行了,我沒事了……咱回去吧!”
t0vUY(SEF3g   “行啊,老二,你扶著他點,老擱那照啥鏡子啊!”姑姑看著二壯在鏡子面前晃來晃去的。
4e+f[4D*M q.W[]3j   “……呵呵,我看看,臉上起包了!二壯忙著走過來“來,親弟弟,要哥抱著還是背著啊?” ,hKv$x;ox
  “嘿嘿……騎著吧!“三壯賴著臉說。
zS7]'g&et7}7Be   “瞅你,多大的人了,也沒個好樣!”姑姑用手使勁在三壯的背上拍了一巴掌。 pzg;sP-pw
  “唉呦!姑啊……我是知道這六嬸為啥這麼胖了!三壯咧著嘴叫著。 wls{2Y"h5H
  “咋?她胖她的,關我啥事啊?” [Ap3]Jwe/]
  “都是你給按摩按的唄!”三壯嘻嘻地笑,二壯和小琳也跟著笑起來。 "rvX}%n qS
  “你個小王八羔子,這回還陽啦?又跟我臭美!”姑姑一邊把被子放好,一邊說。 B4JV3u d+\)FF
  小琳過來,把桌子上的幾樣東西收拾了一下。
m:P0x:lt4{ Rb&G   “你的腳好啦?”三壯走到她跟前,小聲問。 ? ^B fA
  “啊……好了,一點都不疼了”小琳笑了一下,還故意跺了下腳。
Ry8s~k   “那就好了,今個回去,我好好收拾收拾,明天咱就繼續開張,保證不出亂子了!”三壯笑著說。 T I] ~Ae3Y:Sx'i
  “出不出亂子啊,那得看風水,這大仙一會兒就來了,咱趕緊趕回去,老三啊,正好大仙看看,是不是你真撞邪了!”
J(q0J_{uh'Mzs6am   “我那是踩著鞋了,啥撞邪啊,不就摔一跟頭嘛……” &`8h Z(b6z8^0P x
  “你還別不信,得罪了哪路神仙都不讓你好受!”姑姑瞪了他一眼。
c$_6rJ]kkc m   “都瞎扯,小時候啊,爹告訴我說,說得罪咱家供的張仙肚子疼,我有回不小心,把他的牌位給弄掉地上了……操!肚子不但沒疼,還從后面揀了2毛錢呢!我買了一把糖球偷著吃了”三壯神氣地說。
I0augFh [B;M4L!N   “啊??原來是你偷的!那錢是我好不容易攢下來的,藏在那后面的!”二壯揪著三壯的耳朵叫著。 (U&}u `!a"i#hW/O
  “哈哈……我還尋思那張仙是財神爺呢!哈哈!”三壯笑著捂肚子。
d'HbZPJ   “真逗,那你肚子就沒疼?”小琳笑著問。
O M!o(t4[8K3~3y   “沒呀,不過,一口氣吃了一大把糖球……晚上牙疼了!哈哈……” `0H^ a1m"w9n7r:]
  “哈哈…………”小琳笑得受不了了。
8s~ |0M@&f   大伙正笑著,門突然開了,三壯看見二嫂和林天威站在門口。
#Ja s,[~(J
;H W[pv U!^#Hi0{j$`'|
.U.GVo$e
{cG/Dztv
(42)
na5W[Im6u U%E _;S)HX

2?"pp.x M7Iz;bJA*| "J8x2GTuPN
  “呀?這不是林警官嗎?”二壯停了笑,不屑地看著林天威。“咋的,媳婦?你走丟了,咋還讓林警官給送回來的呢”
_}5VR8T   “……”二嫂瞥了二壯一眼,走到過來看了看三壯。“好了沒?” 0Q-f9|a[}1OZp,x@
  “好多了,沒事兒!”三壯有點不好意思了。 |qvSB m$O
  “啊……我路過這,正好碰見二嫂,聽說三壯病了,就過來看看!”林天威說話很拘謹。 9^9]{;|Ix/tH
  “呀!……林警官,快進來吧,別站門口啊”姑姑說道。
0L V8jB SV(|Y   林天威慢慢地走進門,徑直走向三壯。
5zr k,Z4W#Vv TA.~   二嫂抬頭看看林天威,站起身來叫二壯“我結帳去,你跟我去!” ,kx0c [um1O
  二壯低了一下頭“行!”,就跟著媳婦出去了。
Q _:t Ss.o0U   “那咋還病了呢?”林天威關切地問。
*r'_.pl&? ` My.el0s   “我沒病啊,就是累著了!”三壯不冷不熱地說。 Ws\ _9yI4Q
  “聽說你迷糊倒了,把我嚇一跳!”林天威搓著手,眼睛看著地。
!f T3OTi't8EN   “咳!小事兒,哪能麻煩你操心呢!”三壯把眼睛移到窗外,也不知道看什麼。
!bFo T O"P!T   “小琳啊,魏大爺就在隔壁呢,我過去瞧瞧去,以前都是老鄰居了,你也跟我過去看看不?”姑姑叫著。 7C_;] bqw;R&t
  “行,我跟你過去吧!”小琳應和著。
-Hs;N3a'H-K D3cE8q   “那林警官你坐坐,我去隔壁一會兒!”姑姑說著和小琳出去了。 1{4`g^-zF
  屋子里一下子靜了下來,兩個默默地坐著,好象沒什麼可說的。 K$lJizw&~
  “聽說你要結婚了?”三壯發現自己扯謊臉都不紅了。 u2bl6HQ:|#a
  “聽誰說的啊?沒影的事兒!”
9R3TD_+x$Uc#} VXS   “那你別管了,我就尋思著,你結婚怎麼也得告訴我一聲不是?”三壯繼續撬著林天威。 dq[#c/k:gt!?\
  “呵……”林天威苦笑了一聲,“那可不是嘛,不告訴別人也得告訴你呀!” ev:LZm!k
  “操!那啥意思呢?”三壯回過臉,看著林天威。林天威比以前瘦了一些,臉色也不太好,脖領子還是松著扣子,三壯突然想幫他系上,轉念一想,自己還真他媽的賤! xk s0VoLe-v-h+X
  “呵呵……,啥意思啊,呵呵,我也不知道!”林天威不住地搓著手,還咬起了嘴唇。 {BC/rT$i(AlN
  “劉隊長挺好唄?” $w;S W#F:FeDp%i
  “問他干啥啊?”林天威不解地問。 V0V*_s}
  “我替我二哥問問不行啊?”三壯挑著眼皮,直盯著林天威。 !~O7w9ENcdxq?`
  “……這事兒……你最好別管!”林天威回頭看看門外,低聲說。
1vDw O@6x:o0}&CP   “操!我不管你管唄?”三壯的聲音有些急。
D$G-C]z[   “你聽我話就別管……”林天威把手按在三壯的手上。 H7D-L7g"`0H*I
  “撒開!”三壯叫著,林天威嚇了一跳,把手縮了回去。
OO [TT1069] B v^l   “……”林天威窘了一陣子,抬手看了看表“我還有事……你……好好養病,別累著!”
iHS:h b   “操!不用你操心了……你走吧……”三壯頭也不抬地說。
9zi2i6a,L(d|   “……那我走了……你要信我……就別管你二嫂的事!”林天威說完走了出去。
zI0k YD)CH)yk   三壯一下子倒在床上,心里頭說不清是啥滋味。 .h"u\EA

:e9Q};Fk`   不一會兒,二嫂和二哥就回來了。
'XA#ft q Mz d   “呀?那個林警官走啦?你沒留他在醫院多住幾天啊?”二壯陰陽怪氣地說。
Y;tV2NH _"l&h~m   “人家路過的……”三壯覺得自己的鼻子堵得慌。
n!s^I U%C!Cd(t   “操!我說……你以后離這樣的人遠點!”二壯對著二嫂說。
}:^n9~9A[AK   “我還想離你遠點呢!”二嫂抹搭他一眼。 @K2{*s9V$`7r:a
  “操!我上隔壁叫姑姑去!”二壯氣著出去了。 ,Z? ZU"~ x
  “行了,別懶了,這醫院也不是個啥好地方……趕緊回家吧!”二嫂走過來,拉起三壯。 G'Y"JX;IV xt
  “二嫂……我……我那天喝多了,說的話你可別往心里去……”三壯歉意地說。
$_9?4L9FC-v#r0Jf   “咳!沒事!我哪能跟你當真呢……就當咱倆鬧笑話唄!”二嫂笑著說。 7n4z k:eV s_+N.U*{
  “那什麼……我……”三壯想跟她說劉隊長的事,突然想到林天威的話,就又打斷了。
k(Vf`4RnO%W`8X   “怎麼啦?”二嫂問。
Tm8zs&^7o\0ao   “沒……那你不生氣啦?” `L3P3v-x!@U\6j
  “我壓根也沒生氣啊,得了,趕緊的吧,家里頭請了大仙了,一會兒不趕趟了!”二嫂催道。 M8f'St#VN,IxT H
  “二嫂……你也信這個啊?” @(s1fy#Cxv{:Tt
  “那哪能不信啊,一會兒你可別瞎說話知道不?” :Up8vgum2Y:w
  “知道……我保證屁都不放!” !Wg,ba{;Q1u
w ~T q0D gyu+i
  路過隔壁房間,三壯看見姑姑正坐在一張病床邊上,小琳和二壯都站在旁邊,床上躺著一個老頭,想來肯定是卡襠的爹了。
JY;C`l'o] e r   三壯推門就要進去,二嫂一把拉住他。 F{0I.@5K(s}ji
  “你進去干啥啊?”
Ae0E3b5w   “我……我叫姑姑去!”三壯說著就進了屋了。 KbL$k!j-nvv7V
  小琳和二壯看了他一眼,沒說話,姑姑頭也沒抬在那里抹眼淚。
N){BM|'S+m4Z   床上的老頭瘦得就剩皮包骨了,皺紋從眼角一直拉到嘴邊,臉色很白,眼睛突著,嘴唇發紫,嘴不停地張合著。他擠著眼睛,卻再也流不出淚。
6{w,|"V9}*r)p   “啊……你看看……”老頭從懷里摸了半天,摸到了一片什麼東西。 } n J A6Y
  三壯走近一看,原來是一張舊照片,照片的上面破損了不少,但是可以看出是個小男孩小時侯的照片。
L'lW,U6giz   “看著沒……”老頭用拉著姑姑的手“你看啊……這是志強百天時候的照片呢……你看看……這不是小子嗎?看啊……這不是帶把兒的嗎?啊?”
#UeMPI'O;i%M   姑姑接過照片,“嗚嗚……”地哭了起來。“是……誰說不是了……魏大哥……沒人說不是啊……”
j'E-vv K   “……呵呵……你們都來看啊……我家志強是小子啊……”老頭大聲喊了起來。 Wi8Fs{+[ k3Ry)f
  “你們都是他什麼人……上這撩什麼啊?讓他又喊又叫的”兩個護士急忙奔過來,對著他們幾個喊開了。其中一個護士上去把那照片搶下來,裝在自己的兜里。“這死老頭,逮誰讓誰看……煩人!” 2l,V Smh"R
  “你給我……你把兒子給我!”老頭叫喊著伸手去抓那護士,那護士使勁把他甩開了。
-FOVeIL   三壯一看急了,上前拽住了護士。
h,s+goD#wB"CK#M   “你把照片兒給他!” 6w,e"GsZW
  “你誰啊你?松手!你拽我干啥?”那護士尖叫著。
jR } c#}l.W   “我叫你把照片兒給他!”三壯就是不松手。 4S;? G7sWX$L#d
  “你先鬆開,你拽人干啥啊?” 二壯急忙拉著三壯。姑姑和小琳急忙也幫忙拉著。
&I+J3Z"N*F+m.p8z#H&F   “你他媽的也算護士啊?懂得怎麼照看病人不?”三壯氣呼呼地喊著。
bc\1OB{Yj   “你算老幾啊?啊?你要是樂意管,你把他拉家去當你爹養起來啊?”另一個護士上前使勁推了三壯一把。 xOJK8bGG+T
  二嫂聽見里面吵鬧的聲音,急忙也跑了進來。 q0H{N0Y P hfX
  “三壯!聽嫂子話,快松手,有話好好說!”二嫂上去把三壯的手掰開了。
Qpk%Kh'f]c6d0w   那護士抖落了幾下衣服,又不依不撓地罵了幾句。然后將那照片使勁丟在了地上。 A^Y9OC){P7p
  三壯忍著氣,揀起照片,把他遞到魏大爺的手里,老頭接過照片捧在手里,又放在了胸口上。
6F7D&qU~`   另外一個護士走過來,操起針管,對著魏大爺的胳臂就是一下,老頭像是沒感覺一樣,只顧護著那照片。 PX3V b1[
  “你們幾個趁早走啊……別擱這像開追悼會似的!”那護士臨走又罵了一句。
tDd-zn`;j6f   “你他媽的放屁!”三壯破口就回罵了一句。
4].i:GF:E$R   “你才放屁呢!你對這老頭這麼好,想必是跟那個陰陽人有一腿咋地?”護士跟個母老虎似的罵著。 #B(i$_paZX
  三壯這火從腳底下一直竄到腦袋頂,伸手剛要打,二壯搶先,對著護士的鼻子就是一拳。 7z+?#Nu5P6b/v]4X/z
  “哎呀,打人啦……”那護士一下子倒在地上哇哇地哭了起來,另一個護士急忙跑出去,邊跑邊喊“院長……不好了……有人打人啦!”
M+IO w+f2k| r*q   三壯氣呼呼地還想揣兩腳,被姑姑和二嫂她們攔了。 Z"l4l$P V,d J
  “還想咋地呀?啊?你瞅你們倆,這麼大的人了,做事咋這麼急呢?”姑姑大聲喝著。 !L`}6} c X7a W/M"Z
  二壯也氣得喘氣,聽姑姑這麼一喊,把身子轉到一邊去了。 1YWCM.ni Y1q@:Ul
  二嫂和小琳一邊道歉一邊拉那護士起來,那護士哭著喊著就是不干!
V#w3iun F0w+o   不一會兒,跑出去的護士領回來一個穿白大褂的人來,那人推開圍觀的人群,向三壯這邊看著。 Nr)i$x@hD8|H
  “怎麼回事啊?我是院長!”那人問。
jC8d-N7u)s~ B   地上的護士哭著說三壯他們打人,三壯瞥著她一眼,懶得跟她吵。 "mhG$e~2Bu|
  最后還是姑姑把這事說明白了。 zw"`(H m ]n
  “啊?你不是‘逢春池’的三壯師傅嘛,我還上你那洗過澡那,你搓澡的手藝真是好啊,我研究好幾回都沒明白呢”院長突然盯著三壯說。 ghR!z_V
  “哦!我……有點印象!”三壯仔細看了看眼前這個人,中年模樣,身體胖胖的,似乎還真見過,不過這人啊……脫了衣服都那味兒,讓他想是想不起來了。
7WtY:a4V"fe   “行了,你起來吧,別擱這丟人現眼了”院長對著那護士喊道。“大家伙都散了吧,有什麼可看的啊”他接著對周圍看熱鬧的人喊道,大伙一聽,就都散了。 br o3st)Ft~!e O
  那護士看著院長胳膊肘往外拐了,只好乖乖地爬了起來,二嫂和姑姑一直陪著不是,她聽也不聽就和另一個護士走了。
?!tb p*K9x^8Pp   “行了,沒事了,她們幾個剛來的,不懂事兒,你們多擔待,呵呵,我是學中醫的,哪天還要向你請教請教這按摩的事呢!”院長笑著說。
X Dv-S o6?Al   “謝謝你呀,院長,你太客氣了,有事兒您就過去就好!”姑姑笑著說。
1Ju3Z&rRk@(g `F   “行,那我就不客氣了……我還有事先走了,你們沒什麼事,也回去吧,病人都需要休息呢。”院長轉身要走,三壯上前攔了他。
2[9b%@zh   “院長,這個老頭……怎麼處置啊?” D3U.v$a?E`"k'o
  “啊……他呀,明天敬老院就來接他過去了,再說他精神不好……這里也不能留啊!”院長回到。 q,C7VmR,Kuv"EQ b
  “哦!……那行,院長你忙吧!”
#o_ V2SJ7\   “好,哪天我去找你啊!”院長說完,走了。 0YW&ei)r+i#g7Y8E
  三壯低頭回到床邊,看著睡著的魏大爺緊抱著的照片,眼睛紅了,突然,他想到一樣東西……對了……魏大哥的日記……那里面寫的啥呢?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7:06

[size=3](43)y'm%EJ VG
  在醫院門口,二壯攔到了一輛三驢蹦子。
{,EF[l U/Q[   姑姑上了車眼睛還是濕的,嘴里頭叨念著“你說這是做的哪門子孽呀!”'_I{8LN$m
  “咳!姑啊,這世上的難受事兒多了,你瞎操啥心啊!”二壯勸道。
Wx@!h u)?r }   “你說這老頭不是完了嘛,不知道政府管不管”姑姑抹著眼睛說。4J?,u*yY Z
  “聽說不是送敬老院嘛,他就沒什麼親戚啊?”小琳問。
~ g,KDVpse?   “沒聽說有啥親戚,老頭命真苦,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差點沒死了,卡襠跟他也算遭了不少罪,咳!卡襠他娘死的時候就盼著抱孫子……咳……”姑姑嘆著氣。
d0u.oL`6^}{#M!l   不知怎麼的,三壯突然想起他娘來,娘就是那時候死的,聽說那時候六叔家成分最好,成天就找人批斗來著。 _j;x2B z|!a
  “對了,六嬸說大仙幾點到啊?”二嫂問姑姑。3n:R6JX~/d
  “呀?真是的,差點忘了,你說說……別讓人家大仙等急了”姑姑向車外面扒望著,盼著早點到家。}RAM3M~x]@
E]J:n A
  回到澡堂的時候,六嬸和那個大仙早就站在門外了。
/dM+g2V,f3zU   “你看看你們,出去了家也不留人……”六嬸責怪道。?~,I[?(zH(\"R3N
  “咳,真對不住了……,讓你們等著,這就是大仙吧?”姑姑一邊陪著笑一邊問。
+F h!nC y$H.~   “是啊,張大仙來了半天了,把這的風水都看了!”六嬸神氣地指了指旁邊那個黑瘦的老頭。
L"{6d"j;b'~e   “啊!那……咋樣啊?”姑姑急著問。
&M-Jck njo.J   “本來是塊風水寶地……不過被破了啊!”大仙望了望房檐說道。
5_n|TZ1c   “咋破的啊?”1f!RyR!nO#h3u
  “……”大仙沒吱聲。jL5} {z[
  “趕緊進屋說吧,擱這咋說呀?”六嬸說著催姑姑快開門。
4@+Wv0~4` 9m'\Z rU'~
  眾人都跟著進了屋,大仙說先到處看看,就和六嬸和姑姑在樓下轉了一圈,又上了樓。n!u3r$y4o5}3gM*}
  “我看啊,肯定是騙人的,我上去聽他白話什麼!”三壯說著要跟著上樓,被二嫂一把拉住了。3eN6l@G
  “你這孩子,咋這麼不聽話呢,剛才在醫院我跟你說啥來著!”二嫂抹搭他一眼。
H@#bLJ2FG4{sr   “反正我就覺得這個不可信,沒聽人家都說要破除迷信嗎?”三壯靠在柜台前面,不屑地說。7@(~p|,k_#y AW+{
  “你小孩子家家懂得什麼啊,這話可不能再說了”二嫂松了三壯。J{8z%r]
  “行行行……我不說了”三壯搖了搖腦袋。A1] ja1lF8Oa@
  “我先回去了,家里還沒開門呢”二壯說。v p:`h$K.[/D
  “我跟你回去”二嫂轉過頭又囑咐了一句“你們倆……,誰也別瞎說話啊!”
r Z-iQ4o }:L$c%Y   “知道了二嫂……”小琳笑著說“我幫你看著三壯哥!”f)h I*zreH;l,~ v*^5e
  “怎麼?你不擱這看看大仙做法啊?”二壯笑著問媳婦。
k)J'C;{~@{J*~   “對了,我前個在趙裁縫那里給你做了件衣服,這會兒該好了,你先別回家了,正好跟我去取吧,試試合身不,不行讓他改改!”二嫂對二壯說。j@E*|x9Ar
  “啊……行……”二壯說著跟著他媳婦走了。
^S i~ B(A6Fy#PZ   看著二哥二嫂離開,三壯心里頭一陣暖呼呼的,他覺得,二哥和二嫂是多麼合適的一對兒啊。q%T.qBx"M
  “三壯哥,你想啥呢?”小琳問他“你餓不?”8sQRp7y1I
  “啊……我……尋思那大仙他說啥呢……我不餓,一會兒中午再吃吧!”a2j9U6Q9uTIx?c*j
  “媽說一會兒讓大仙給我和柱子挑日子訂婚呢”小琳低著腦袋,用手摳著柜台上的木頭。Jxe&VZ
  “啊……那柱子……他怎麼沒來啊”#Z Ga}9P4{zt6Yq.lE
  “……可能去給飯店送豆腐去了,一會兒就來”&t1R h(vw Z
  “啊……”三壯一時想不出說什麼了。
tq1T]/MG#dd8~   “呀……?你怎麼這麼閑啊?在這站著干啥呢?”楚南蹦著就進來了。7sl"Eb Io
  “你怎麼也閑啊?不用干活啊?”三壯看著楚南穿著一套干凈的運動服。咧著嘴笑著。;e Y-Y+N@5sj
  “我解放了,這回不用干活了,畫了幾天圖紙了”楚南擼起袖子“手都寫酸了”&n G#EU6X,fh*DO
  “操!我給你按按啊?”三壯伸出手,抓著楚南的胳膊來了個翻腕。
Q.M l+Z1QR   “哎呀,……你小點勁啊,把我弄殘疾了我可賴你這不走了”楚南喊著。d]&{D |+QL m!v
  “行啊,小琳,把他拉到后面倉庫拴起來。”Ug"F-m\3Dd*|c
  “哈哈……”小琳笑著“你趕緊松了吧,別真給人弄坏了手”,kR)H5JsC
  “就是就是,殘廢了就不好養了不是?”楚南還是笑瞇瞇的。j.JKO1sP Euy
  三壯松了手“那你是沒事兒了唄?準備回家了?” a ni.t2G Q"r5`
  “是啊,本來是準備回家的,可是答應了人家點事兒,我也不能不辦啊?”(?DTV8W$B!M]S^
  “啥事兒啊?”三壯問。
V"_/u^T m,c   楚南從衣服兜里掏出一大卷子的紙來,那些紙看起來破破爛爛的,放在柜台上,三壯和小琳都湊過來看。
\W)y6R{v[5G L   “呀?這是啥呀?真好看呢?小琳叫著。 @8jh{%^I;[]s
  三壯看出那是一張張用手畫的房間的圖,他轉身看著楚南。8G XM3q1E'H|
  “看我干啥,快看看,我給你們設計的‘逢春池’的裝修效果圖,怎麼樣?”
$H G^ {f\P{SH   “啊?全是你畫的啊?”三壯驚呼倒“操!真他媽的漂亮啊”E o@L^,i
  “是啊……三壯哥?咱真要裝修啊?”小琳問。
CL }:nvKO1g8A h   “我打算的,還沒跟姑商量呢”三壯看著那圖紙,上面的圖畫古香古色的,確實很漂亮。;fu}W)Q\
  “那感情好,我幫你跟媽說,她一保同意”小琳拿出一張紙來看了看“唉?這是誰啊?這麼好看?”t&I7@NF"dA XCT
  “啊……我看看”三壯一把搶了過來,畫上是一個很好看的女孩的像,那女孩眼睛很大,梳著個長辮子,一綹頭發從額頭垂在了臉上……
#d FI*@l*UBc   “哎呀……快給我……”楚南紅著臉叫道。0C5E/B9i*s%Sm#i9V
  三壯抓著那畫在手里,感覺沉甸甸的。
6]+F4ST~vf   “呵呵……我打小學畫畫,沒事畫著玩的”楚南把畫搶過來,小心折著,放進兜里。
RE gOjdj2e5H   “那畫上的是誰啊?”三壯笑著問。
_[JJ;_3e^   “都說了是隨便畫的……”楚南不好意思地笑著。
0d(vn'Okv   “你可真笨,那還用說,肯定是他對象了!”小琳推著三壯。
V/B I$sW4rZH A   “不是不是……呵呵……”楚南笑嘻嘻地說。“你們趕緊看看我的設計啊!”
4C([*j&kP1vsT   “挺好看的,就是……”小琳想了想“肯定挺費錢的,估計我媽不會同意”l0M\B pN
  “其實也不會太費錢,費用我算過了,連工帶料有個6000塊差不多!”楚南指了指圖紙下面的數字。
0Un a*||@)kI   “唉?三壯哥,你說舅舅會同意嗎?”小琳問。
-U c!zH6d   “啊……啊?”三壯剛回過神兒來。“我同意……”
[)d nh@P   “6000可不是少錢啊”小琳用手磕打著柜台。
6g0L(A"ywVfe5h   “我跟爸說,他一準同意!”三壯想了想說。
#E1H%Rx@}/]z r   “那好,你們先商量商量,要干就快點,我不知道哪天就回去了”楚南說道。
n ?7n"ff   “行,你真打算幫我啊?”三壯看著楚南。6[LF4{H.L$H}
  “那當然,這可是我的處女作啊,要是能成多好啊,我還害怕你信不著我呢!”楚南笑著。%uvU\@
  “瞅瞅你,不是處男就是處女的”三壯將那圖紙歸攏了一下。
%Jh4Y e:M&G"Hb*v!H   “啥呀?我說的是……”楚南看著小琳臉都紅了。.C t-a;Hy)PK(a
  “對了,你叫啥啊?”小琳問。
6z1NO~P   “我叫楚南”HJN7F I3})R1K
  “啊?……真叫這個啊!”小琳驚訝地說。
8AGr(Z9f W%h'pd^   “那可不是咋地……”三壯抿著嘴樂著。R}$LX![)f#b]#|
  “行了,別拿我名耍寶了,你們今天又不開門營業啊”楚南問。
q3c-@7w/A"nb   “呵呵,這些天運氣不好,姑姑請大仙作法呢”三壯笑著說。 HK8MBg!e
  “都啥年月了,你們還信這個?”
gE0{-Un%GP e"x   “操!我可不信,這玩意都是糊弄老頭老太太的……”三壯轉身問“小琳你信不?”
[&B h,F$n)rI   “我信不是成老太太了?”小琳白了三壯一眼。“不過聽說大仙可靈了,啥事都知道,不知道的也能算出來”@1lq#B&K/@U$Hbs$O
  “那你還是信啊?”三壯瞅瞅小琳。;Te7?7Z/n D7S
  “去你的!”小琳抹搭他一眼。V#H5l.Gk5UkR
  “我上中學時候學校就開過破除封建迷信的大會了,那些真都是糊弄人的”楚南肯定地說。“要不要咱當場拆穿那個大仙啊?”
#c6py;B8Gx   “咋拆穿啊?”三壯和小琳齊聲問。
C4A S/y5U   “你們配合我一下就行了!”楚南神祕地說。
x5O}Rzn7Y6J J
3fJ w7o/_2y$n(|6H0zNu .l9c ]*Hg9V
0|\$a-j!B?
d(HB${5|vO
(44)\(x j}&?7\1] n-R

hf7Z9za 8E$eJz0W;\b3I

V\1e+oH7s MA9o y)lG   半個鐘頭以后,大仙從樓上緩緩降落,后邊跟著倆信女,姑姑和六嬸。'qk x_$|ws
  “三壯啊,你過來,讓大仙給你瞧瞧,是不是撞著啥了,說倒就倒”姑姑喚著。 n,X j'Bm| L
  “我沒事了……大仙啊,你能不能給我朋友的媳婦看看,她懷了孩子了,你給看看是男是女啊”三壯指著旁邊的一個大肚子的“婦女”說。“這錢啊,我給出”-qJ?F*Zn2R4Mg!x
  “這孩子,咋說話呢,大仙咋能是為了錢呢,表表心意就行”六嬸在旁邊嚷著“唉?這是誰家媳婦啊?我咋不認識呢?……這大熱天的,咋還扎圍巾呢”z{3Zk)}$v$a
  “啊……這是一個外地的朋友的媳婦,正好路過,聽說大仙在這呢,就尋思讓大仙給瞧瞧……他男人就想讓她生個兒子”三壯發現自己說謊都不著邊了,跟真事兒一樣。
Y R"HgRo"[Q'b   “這閨女長的……”六嬸打量著“可是夠大的”,pr[,nr7o
  “呵呵,她家遺傳唄”三壯笑著說。
.^:f Y3\*~w   “你咋啥都知道啊?”姑姑說。;}@1U B[5Mr0q
  “我們剛才嘮嗑來著”小琳補充說。
r/OyUfF   “呵呵……”三壯撓著腦袋“大仙,你就給看看唄” e._ U%y-OdG%q\j;U
  “坐下吧”大仙指著旁邊的凳子。婦女輕輕地坐在上面。.Hw m(~+C C A@S
  “幾個月了?”大仙問。
|@6Yh0U}x   “咳咳……”婦女輕輕咳嗽了兩聲“6個月了”${!Y |j']4L XB3M
  大仙聽著聲音有點粗,又瞇縫眼睛仔細打量了一下。“來,我給你把把脈”
bK,P!t9?'c;{;w   婦女聽了,慢慢地把手遞過去,一旁的三壯和小琳都緊張起來,這大仙不是真會把脈吧?
2g~M0]7|#m   大仙慢慢地把著脈,眼睛半閉著,突然他驚訝地停住了,嚇的三壯和小琳腦門上都冒出汗來,他們看著那婦女,她的汗都淌到臉上了,臉上的胭粉被汗水沖出一道深色的印記。\ y5~ Iq d8jD
  “你這胎位不對啊?”大仙猛然說道。In&d#p!}/LU,Z#w6U{
  “啊?”三壯和小琳大聲叫了起來。
1PJB8Wj z*X~\$n   “你倆瞎叫喚啥?聽大仙說啊”六嬸用手比划讓他倆住嘴,三壯咬著舌頭不敢笑,再看小琳,嘴唇都快咬破了。
K%D w0v{e s   “大仙?這是咋回事兒啊?”六嬸接著問。
[1g,Xlo+_CI:hf:`   “這胎在男女之間,還沒有確定”大仙搖著腦袋說。
I7@Xlm p9O   “這啥意思”姑姑急著問。
$j!g%f:rG(?@   “就是說照這麼發展下去,這孩子生下來會不男不女的”大仙皺著眉頭說。
f0ERY_ Z!J ] t   “那不和卡襠一樣成了陰陽人啦?”六嬸叫了出來。!A;m&u"M1ftN3w
  “咳!”大仙嘆著氣。4V@;[Ni S-k4J4L
  三壯再看那婦女,眼睛瞪得跟燈泡似的。8gh1fQj"k
  “那有辦法沒有啊?”六嬸追問“可別像卡襠似的啊……”
#\]/q]R   “是啊大仙,你神通廣大,給看看有辦法解沒啊?”三壯難過地說。'so"kJz
  “辦法倒是有……不過……”大仙放下婦女的手,站了起來“不過得……”Sl)OmjN"}
  “只要能生男的就行……表多大心意都好說”三壯邊說邊向婦女使眼色。婦女見了急忙點頭,“對對對,只要能生兒子……咋都行”G9r9ki9f{6Q
  “你明天到我那去,我給你請點神水……喝了就會讓胎兒變男孩”大仙閉著眼睛說。
g/h/j].ev   “那行……,你呀,明天就和你男人一起到大仙那里去,不認識路……我帶你過去”六嬸抱著手對那婦女說。]/O3v_3ZGs'le
  “那可得謝謝大仙了”三壯使勁板著臉說。
+YT)JF0e)q   “恩……”大仙低聲應了一句。“這事得趕早啊,遲了可別后悔。”
/n)y!` P z8d*i   “那好了……這也不早了,我得送大仙回去了”六嬸看看鐘說“那什麼,他六嬸啊,咱那事兒啊,就那麼定了,我先回去,我家老六還等著聽信兒呢,唉?柱子這小子跑哪去了,咋到現在還不來呢?”
p7q;`ZM"n   “行了,柱子可能有事兒唄,那你先送大仙回去吧”姑姑說。)u io6p_h3d'G FQ/_4D
  “那行,我先走了,小琳啊,這兩天沒事,我讓柱子過來接你過去啊?”六嬸臨走拉著小琳說。,?V/CE,vZg:d
  “啊……六嬸你慢走啊”小琳把六嬸和大仙送到門口,后面姑姑喊著“大仙你慢走!”L?,wW$s2ZQ;^J!L+z \:_
  三壯跟著學了一句,最后還是笑出了聲來。
4e)d5u3N.F@7g 'Q+v-^|!eXMZB
  “哈哈……哈哈”三壯笑得直不起腰來。
3Y7@(muz$L]j   “這孩子,我看你是真中斜了!”姑姑罵道。
A^ J9]"F!k v   “我中斜?哈哈……我看大仙才中斜了呢”-M!psGs,M
  “你咋就這麼不聽話呢,啥都說!”姑姑上去對著三壯的腦袋就是一巴掌。_9l/Y!t^B-SMi
  “不是……唉……姑你別打了,你看看……你看看啊”三壯上去扯掉那婦女頭上的圍巾。
wYy%M#e2qP T   “哎呀,熱死我了!”楚南急忙把肚子里的坐墊子掏了出來,然后用手擦著臉上的粉和口紅。
#\^*PxPM$@T   “啊?是個男的啊?”姑姑叫了起來。0H@F p`]V+d4aU
  “可不是嘛,這可是正宗的處男!”三壯嚷道,小琳只顧在一旁笑個不停。4Sj ~~z
  姑姑愣在那里不知所措。
x dM[PP5t   “姑,我說你還不信,這大仙就是唬人的,要不咋能公母都不分,就說人家懷了孩子,還是陰陽人呢”三壯遞給楚南一條毛巾“快到臉盆里洗洗”#l ^%LR@%oBH^ q
  “你……你說你們這不是作妖呢嗎啊?連大仙你也敢得罪啊?”)f.Wp#`4@K3_
  “媽?啥大仙啊?大仙還能讓我們幾個就唬了啊?”小琳上前說。,BE|Gzz a
  “都是你搞的鬼吧?這衣服哪來的啊?還有這圍巾”姑姑指著楚南身上的行頭說。
_'`-}vZ)E$I.E   “我管斜對門的老斧頭媳婦借的”小琳笑著說。
Mux u [&q ?   “我說像在哪見過嘛,不過這孩子打扮起來,還真像個小媳婦呢”姑姑打量著楚南“就是個兒太高了,跟三壯都差不多了”W VgX P6@'uECk
  “呵呵,在學校拍戲時候,我就反串過了”楚南擦了臉,笑著說。^!E T'` b&xw)Dw
  “你是誰家孩子啊?咋不象本地人呢?”姑姑奇怪地問。/n3FaN BPs T
  “啊……他啊,是高才生呢,來這泛賤……不是……對了,叫實踐來了!”三壯解釋道。
I4r7\!PQ4r\   “哦!”姑姑恍然大悟。U#H5hH4Uk
  “我正求他幫咱把這澡堂子重新裝修呢”三壯接著說。l _8| aO:l:]d
  “裝修?剛才大仙也說這澡堂子的方位不對,要把里面扒了重蓋呢”姑姑說。d!|k;xf\{
  “啊?”三壯張著大嘴看著楚南“敢情……你和大仙是一伙的啊?”5lxG([$],G1_P4N tJ,}
  “拉倒吧,一伙的他還用這麼丟臉啊?”楚南邊說邊把身上的衣服扒了下來。
n"PceF2^[*k3P   “按理說啊,這澡堂子是該重弄弄了,現在西頭那家弄得挺好,咱再不整就落太多了”姑姑點著頭說。“小伙子學啥的呢?”Qkj.Uf.['pU
  “別老叫人家小伙了,他叫楚南……就學建築的”三壯一下子都說了。
K-V7V3q5JB*b   “哦!你瞅你這個樣的,還能認識大學生呢!”姑姑指著三壯的腦袋說。/b {naC"q6~)l_?
  “那裝修的事兒……你跟爹說唄?”三壯急忙趁熱打鐵。
.V.m3p&?;pU/?.~   “行,那什麼,今個我和你六嬸啊把小琳和柱子的事定了,我尋思一會給你爹和你大哥打電話告訴他一聲,順便把這事也跟著說說”
#gK9@1dT u{   “啊……小琳和柱子……定哪天啊?”三壯問。
`(v DbF_ E%MY:fn   “這兩個月沒啥好日子,訂婚不行,就得到8月20了”姑姑說。+F6uiT4g)D0E/_s
  “那不快到了嗎?”三壯問。
[s'i_ q#Q~:X7]   “啥呀?我說陰曆呢,還得倆多月呢”UJ@6b"e!terz
  “哦!”三壯不說話了。
5OHO9T|9K/nh'v   “我看那大仙一點兒都不準,要不再找別人算吧,我那天讓劉飛他老丈母娘給我看了手相了,說是得過兩年才能出門呢”小琳在一旁嘟囔著。
/s c bX7p] l   “她會看個屁呀,不就是得了一場大病,就說遇到大神了,完后就出山給人看病啦、算命啦,不準!”姑姑瞪了小琳一眼。
U.@0s)LtsY&ur   “那今個這個就準啊?”小琳鼓著嘴說。$|*\&T{|B U
  “準不準就這麼定了,我說了算!”姑姑拍了桌子一下,轉身就進了里屋。
Or.v!U0o)I   三壯和楚南愣在那里,小琳把頭轉向窗外,默默地站著。0e4T1\Wl am

H8a-]6S3V[,do b   三壯想留楚南吃飯,楚南見氣氛不對,就說還有事,走了。Y%YQ#^E8@
  過了一會兒,柱子就來,把小琳也接走了。姑姑說累了,躺在里屋也不吃飯,三壯自各出去買了塊面包,回到樓上,起了瓶汽水,就著吃了起來。
(bGf4o6n2tK'nT   猛地,他想到卡襠落下的日記本,急忙到柜子里翻到了,躺在床上慢慢地看了起來。 [/size]

頁: [1] 2

© 2003-2012 TT1069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