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T1069同志貼圖交友網's Archiver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46

勾引(1~54)~轉貼

[size=3][b]還不錯的文章..不是很色情的同文.. (共54篇)[/b]
h [TT1069] (1) J j:J6I(jnjW@]
  午后的陽光順著窗帘的縫隙爬進了屋子,象貪婪的手指一樣輕撓著著三壯的胸脯,弄得痒西西的,三壯翻了個身,只一會兒便又翻了回來,嘴里嘟囔著“還是他媽的敞著身子舒服”。
}&~ p,p.je   太陽已經開始下垂了,窗帘被風吹著,扑拉扑拉地響。熟睡的三壯不時吧嗒兩下嘴,手還不安分地胡亂撓著身下。
'xO}1W8RN   二壯滿身是汗,背上搭著背心,“吱紐”一聲推開了門,門被彈簧拉著,“◎瞴角@聲合上了。
8F9`9\-GB1R   “哎你個臭小子,沒人就偷睡,呦,還支著帳篷呢?”二壯上前,對著三壯撐起的山丘就是一下。 O+O-MS.P4Y n`jpA
  “要洗澡自各放水,坏了我得好夢,還斷我淫欲”三壯顯然被突如其來的打擊了了興致,他翻了個身,將那山丘壓在了身下。
(Z(W+_a5j*w2enE   “哎,我說,今個人咋這少呢?都他媽不熱啊”二壯一邊脫衣一邊叫著。 !E1{8b\E,_G/Yv b
  “現在,家家都有熱水器了,再說大熱的晌午,誰還願意來澡堂啊?”三壯閉著眼睛應著。 
v4_/q'PMm5}2Q"~   “那不對啊,咱逢春池賣的這搓澡按摩的老手藝,大熱天來這才他媽的叫解乏,這叫享受!”二壯顯然對弟弟這沒底氣的話不滿。 |PHbi9EfEl6^3O
  “不知道女池怎樣,估計也不能好”
d]*VH f D8e[   “女池人不多,我剛上樓時看見姑了,她也閑著和她家小琳說話呢”
X};]v'PM   “今個游戲廳生意咋樣?”三壯懶得和二哥別著說話。
$\sS9T$S2Tz vn~,P   “人都死沒了,到晌午才賣了100多塊,你嫂子一個人看著呢,那幫小兔崽子才油呢,花5塊錢,玩他媽半天!”二壯脫得只剩褲衩,從地下大盆的涼水里撈了一瓶汽水,咕嘟咕嘟地向胃里灌去。
?b&UI` D qI/o6H`1m.lx%c,^
  三壯所在的小縣城,已經有好幾百年的曆史了,縣城不大,街道和住宅都還比較古老,新的開發區在城東頭,那里整天叮叮’a連鑿帶挖,據說要蓋十幾層的大樓呢。
al"{gJ   縣城里有三樣最出名,第一樣就是中心路上胖六嬸家的豆腐腦,那豆腐腦香軟可口,外地人到了這里,都要去嘗的,人說胖六嬸當年也是出了名的豆腐西施,可三壯從來就不信,每次六嬸穿個大跨欄背心,用毛巾包著那幾綹稀疏的頭發走出澡堂子,三壯就開她玩笑“六嬸啊,你到底是西施啊還是那個什麼貴妃”。
C:YF[-F   六嬸惡狠狠地瞪著三壯:“小兔崽子哎,我這是生活富裕,體型豐滿,滿足你六叔的物質文化需求,你知道個屁!早知道你小子沒良心,小時侯我抱你的時候,就把你那吊給揪下來,看你小子還神氣”。 .h9u`)uNB6u)K q$JL
  三壯被她說皮了,“六嬸,現在報仇也不遲啊,呵呵,我倒要看看你怎麼揪來著!” 3a]\1Ds eL
  這時,不管旁邊有什麼,六嬸準保抓起來就打,“你個沒大沒下的,看老娘不打爛你的舌頭”直到三壯跑進男池,露個腦袋沖著六嬸嘿嘿地笑個沒玩。 ,`6O%~c cA@ c
  第二樣出名的就是城西的監獄了,方圓幾百里,這里最大,關押著幾千名各種類型的囚犯,在街上經常可以看到獄警,三壯平生最崇拜這些獄警了,甚至非常盲目地想有一天能成為他們中的一個,有時,一些獄警來澡堂按摩,他就從西到東,問個沒完,走了還不收人家錢。二壯最看不得他這樣,動不動就拿話敲打敲打他“你呀你,這麼稀罕那些帶蓋帽的,明天給你找個女警做老婆,天天象管犯人一樣管著你!”三壯不忿地回:“女警怎麼了,我看啊,二嫂才夠凶猛,少說頂仨男警!”說這話如果被二嫂聽見,三壯的肩膀頭少不了個大手印。誰叫三壯皮呢,就是跟你傻笑一頓,誰還人心接著打。 Brh6hGP_"sK$Q2u
  第三樣也就是最出名的就是三壯家的這間祖傳的“逢春澡堂”,傳說三壯家這里是塊寶地,澡堂后面有一口老井,井水清澈透底,口感甘甜,喝水可延年,用這水洗澡可治百病。 zTZ;gI;Y:HL6V-Y
  能治什麼病三壯不知道,可是三壯從小就沒生過瘡,長過痱子什麼的,從三壯爺爺的爺爺的什麼開始,就已經天下揚名了,最絕是搓澡、按摩的手藝,一頓揉打下來,真是令人神清氣爽,多少輩子的人都把到這里洗澡作為最奢侈的享受呢。
}2eJ\7E`Q-^m   說實話,三壯的祖輩可是靠這收益賺了不少,可也被揮霍不少,留下一些也在大革命時期被當作資本主義晲今僕M理了,連老井都給填了,三壯媽哭著喊著不讓填,后來一病不起,在病中去世了。
~6m BaW~ N ]   后來天下太平了,三壯爹才又把這澡堂開了起來,不過老井卻怎麼也挖不出水來,還好那時自來水也有了,在這些年不斷擴建裝修,男池在樓上,女池在樓下,環境是好了,慢慢又增設了淋浴還有桑那。
B5zO RT{e   不過人們還是懷念那口老井,因為自來水和老井水比起來,那真是天上地下的分別。還好,這水沒了,手藝還在。
go S D t6qU 6H6a3wEQit
  三壯爹有三個兒子,大壯讀書上大學到大城市發展,二壯游手好閑,哪肯學這又臟又累的玩意,只有三壯,人雖然皮點兒,還算憨厚,把這手藝繼承下來,三壯14歲就開始不愛讀書,經常跑回澡堂給老頭幫手,時間常了,老頭也看出三壯有些門道了,就不迫他上學,慢慢把手藝都傳給了他。 ?8\k9J K6S6p.Lm
  去年大壯在外地賺了錢,不但結了婚,還幫二壯在縣城開了個游戲廳,又要求老頭子過去和他們享福。老頭子倒是樂意,就是擔心三壯才18,他怕支撐不了門戶。大家左說右勸,最后把目光都落在三壯身上。
3`dhnH:C8}~.W-h   三壯扑通一聲給爹跪下了“您老人家放心,1年后您回來看,如果澡堂有一點不順您眼,我三壯就不是您兒子!” t3Goo+Ij7A
  “這兔崽子,你不是我兒子還是誰兒子啊!”爹笑著打了三壯一巴掌,“這孩子,皮厚肉哏,說不定真不是我兒子呢,哈哈哈哈!”
,C fy jGE   三壯爹就這麼放心地到大壯那里享晚年了,留下三壯和姑姑分別照看男池女池,還有姑姑家的小琳在樓下收錢和賣一些洗浴用品。 j\"_;BiV
  轉眼兩年過去了,澡堂的生意和以前一樣,沒什麼變化,該來的見天的來,以前不來的也沒來過幾個,倒是那看管監獄的獄警,每半年都有新面孔。
5gau;Z7O7oyS.d:u MR9Y.TO0?F3~q
  二壯在隔壁屋里“馬蔑埶捸迆O浴著呢,三壯懶懶地翻了身,準備再瞇一下。 +W#g};{7j[D
  “哎,老三,快來,快來給哥敲打敲打!”
\ pH|g{tM   “你咋這牛呢,在家還沒讓二嫂敲夠啊!我困著呢”三壯想起二嫂當初嫁過來時,還象模象樣地學過幾天。 U/}[w,j
  “好三弟,親三弟,你二嫂哪會什麼啊,她啊,不扒了我的皮,我就燒高香了” |)fM6z|+R
  三壯聽著,樂了,“算你還有良心,還認得叫弟弟”,他一骨碌爬起來,拎著毛巾走了過去。
DM,i;Nj*wY E't4k!u@x{
(2)
&\{y.n7b P_MweK
  三壯進去時,二壯早已經四腳朝天躺在搓澡的床上了,二壯比三壯大兩歲,相貌英俊、身體高大,又黑又結實。 3PB_aKQ r+Z
  二壯雖然已經結婚,但是小腹平坦,絲毫沒有下贅的肥肉,是這三兄弟中最俊一個。 -d(r/s!c&iI#]0tx
  大壯比較胖一些,個子也較矮,三壯雖然長相不比二哥差,但是他比較瘦一些。 'gn"T$V7F)p^
  三壯熟練地到盆里投了投毛巾,擰干,然后輕輕地擦去二壯臉上的水珠,又展開毛巾,用手提著兩腳,從二壯的脖子開始向下身撫過。 C)`P*Urk.b@
  當毛巾滑過二壯那最突出的部分時,三壯看到那黑家伙動了一下,漸漸有直立的勢頭。
)\"Mz L?   “喂!干什麼呢?怎麼二嫂又有情況了”
[6@of4? V   “小兔崽子,你懂的不少啊!這是正常反應” ;q[xn5|2k
  “這他媽的叫正常反應?那我見天給搓澡的都不是正常人!”
.C Z'X7Kac   “你哥精力旺盛,快點……快點搓澡啊!” t%JE[F1s%Y2ukq
  “好!我叫你精力旺盛”三壯用纏著毛巾的手狠狠地上去抓了一下。
6sL)G+@7~y   “哎……你個小光棍,打起你親哥主意了”二壯連忙用手護住,一挺身,坐了起來。
lasv*|$wf;VA   “行了,我給你冷靜一下吧!” &sQ W U5@*~ g
  沒等二壯反應,一盆冷水已經潑在他身上。 ?v3^laT3V
  “我操!你個兔崽子,你想讓你哥斷子絕孫啊!……”
}{@je/F\V   一陣敲敲打打過后,二壯舒服得差點兒管三壯叫哥,他回到隔壁休息的房間,套上個褲衩,躺在三壯剛才的那張床上,不一會兒,就傳出了輕微的鼾聲。 1Bs7A'p'l
  三壯清理了一下搓澡的床,又往池子里加了一些熱水,因為他知道,要上人了! N(b{gI%n
  待他剛剛整理好,幾個開發區下班的工人就來了,那些工人身上臟的不行,三壯告訴他們先到淋浴好好沖沖,再到池子里泡。這些個人不是來搓澡按摩的,他們只要洗干凈就滿足,再說搓澡按摩需要額外支付5塊錢,三壯想他們也舍不得。
#p'w}5r D   三壯討厭那些人,尤其是那些密毛下面的東西,不知道為什麼,總是覺得很臟,可能是經常聽說民工中有不少是流氓啊還有當過強奸犯的。偶爾會有民工也會想享受以下搓澡或按摩,他們往往不會自己帶搓澡布什麼的,三壯這里是有特制的那種,搓起來比較舒服。但是對著這些人,他當然不願意把自己特制的澡布給他們用,三壯通常會找一條以前客人用過的,他用熱水煮了,給這些人。 B@!|~}0sUF7x
  三壯想想也沒他什麼事,就囑咐他們幾個記得關閉不用的水龍頭,回到休息的屋去了。 u9qz.cEFX
  這時,樓下有人喊道:“三壯,下來取飯吃啦!”
"n1u7B3ez;g7Z Y$Z   是姑姑的聲音,他看了看暀W的鐘,果然已經是吃晚飯的時間了,二壯還在熟睡著,三壯不忍心叫醒他,就自各“噊噊銦邑]下樓去了。
{(`&u9Ibg&m| }c3g3OF#G1BR:ij
(3)
goEA[}R q%{ aU3TCl q.fU
  樓下的玻璃窗透著夕陽的光彩,姑姑埋頭吃著,小琳把一小盆飯菜推到三壯前。
4x"Nf7vqeB#^   “餓沒?”
c0A m@p   “沒那,今個人少,也不累” 3d}q%L$n
  “是啊,夏天像今天的時候還真不多,”小琳把一筷頭肉從自己的碗里撥給三壯。
E(C ?*J%U|   “別……你老是向著我!”三壯轉身要上樓去,卻看到小琳眼睛正看著他,帶著別樣的光。 5@1_Pmi0D&a%yi;];g
  三壯的腳步有一點遲疑,這時,姑姑抬起頭,三壯趕緊從桌子上抓了兩雙筷子,臉紅著奔了上去。
/hHZ%D2mEIE]   三壯的姑姑是個命苦的寡婦,她和她男人結婚3年沒有孩子,后來討了個女孩,就是琳兒。
$F:a.H*P/XA E{;?r   夫婦二人待琳兒如同己出,然而不幸的是,琳兒15歲那年,男人車禍去世了,從此,就剩姑姑和琳兒相依為命,多虧三壯爹的這個澡堂子,養活母女倆這麼多年。
\*G8`6wY[,aH   按理說,象三壯姑這麼年輕守寡,本來可以再走一步的,無奈自從她男人死后,全城人都把她視成“掃把星”,說是誰娶了她,不僅要短命,還要斷子絕孫。經人介紹了多個都不成,后來她心死了,認命了,獨自帶著小琳生活。
"o+Ht-Ek0u   三壯看著還在熟睡的二壯,正在想該不該喚他吃飯,堂子里傳來了嘈雜聲。 s {%X/w1G+r6B.r M
  原來是幾個民工打鬧,把搭在噴頭上的毛巾給拽了下來,三壯進去時,幾個人正在互相推脫責任。 R V){ H(`&Z]BBY
  “你們他媽的鬧什麼鬧啊”三壯向來對這些人沒什麼好臉,看到他們弄坏了東西,更是氣不打一處來。 QMT_p@
  “這個玩意不結實……”那個手里拿著噴頭的民工卻卻地說。
r]4Fn h8XY.uCm   “屁!你結實,我拉拉你那吊試試?!” ^Q k ~p4i"Ou
  那民工不再做聲,象是在等候發落。其他幾個背對著三壯繼續洗著,好象沒他們事似的。三壯看了看那個“主犯”,個子不太高,頭發短短的,眼睛很大,嘴角向上揚著的,很俊的樣子,除了背心和短褲的地方的白色皮膚被保留下來,其他地方都被晒的通紅,三壯迅速回憶了一下,確認沒見過,是個新工。 fe_0a.a;\
  “算了,你以后小心一點,別把手巾搭在上面,也別和他們鬧了”說著,三壯伸手去,想要回那噴頭。
"s se&jLI&j{E'z7M   “我幫你修上吧,你有鉗子嗎?”那小民工小心地看了三壯一眼。 J\$Ou`v2n
  “不用了,洗你的澡吧,一會兒人多了”三壯上前,向“奪”一樣地抓過那噴頭。轉身回屋了。 dG"hOVW b
  三壯正想找鉗子,猛然看見二壯抱著小盆吃得正香。
Ay v5fhD   “我操!你太不象話了啊,那可是我的口糧!”
c+JaB/T   “屁!是咱倆的!我知道三弟想著哥呢,要不咋拿兩雙筷子!”二壯說著夾起一塊肉,送進本來就滿著的嘴里。
!N#]$W4b-O^p   “結婚了你還回來蹭飯!回家要你老婆做去!”二壯把噴頭放在桌上,又從大盆的汽水底下翻出一碰啤酒出來。 6J+AFyd)S}p
  “操!我們家那個老虎,除了打牌就沒別的會的了,你哥我沒餓死算是揀著!……哎,啤酒留著晚上喝吧!啊!?”
$P ?nenNM Vb*C%s   “晚上?晚上可就沒有你的了”
Rz R'Z'~#i#B ?   “嘿嘿,晚上我要過來幫忙!” #VCyayk+l)@9a
  “你又讓二嫂看店啊,你放心讓她一個人對著那些精力旺盛的正常人啊?” SN*QM c$I
  “唉你個臭小子……今天你嫂子回娘家,說是看她媽,其實是去跟我小舅子、小姨子們玩麻將呢,這個敗家子,肯定又拿我錢回去救濟。”
^ BM1Z]p-i+i}#Yo   “這話我得跟嫂子學學去,呵呵,我看你還回得了家不!” $d#U.[ j9D9m
  “回不去,就賴這啦,你別說,小琳這丫頭的菜做的好吃,肉放的也多!”二壯說著,又一片肉入口。 &[-ZH\CE]
  三壯看了看碗里的肉,不禁楞住了。
(Y+{i @VL:`:i)|&d ?*e5cpN6[3^~

1GMO kVu (4) G:IY,W/[*jG'_i{u6C)B
^E7Yt uq%Uj
  匆匆吃過飯,三壯拿著鉗子和噴頭去修理,洗澡的換了一批,人也多了不少,屋子里都是蒸汽,突然,他發現一個人蹲在地上,在那些大大小小的腳丫子間移動,好象在找什麼東西。 _ud~$vfd
  他心里合計是丟了鑰匙了吧,也懶得搭理,還是先把噴頭裝上再說。三壯把噴頭入口的邊直了直,有把水管用鉗子掰正幾下,然后就把噴頭擰在水管上,又用鉗子叫緊。打開閥門,水流從噴頭里飛潟下了,他剛要關閉閥門,卻發現水管和噴頭的連接處有一股水流滲出來,而且越來越大。
'I9wn[ G!x |k'n(?*Bf   “找到啦!”一聲叫喊嚇了三壯一跳。
5@#FLNP)C#X\o   他回頭,一個人在他面前站起。手里拿著一樣東西。三壯正想說你鬼叫什麼,突然看清原來是剛才那個弄坏噴頭的人。 $V B+Z]*x
  “你還沒走呢啊,丟了什麼?” y t;MxQ(C'~
  “這個,你看!”他微笑著舉起手。 4A8R%T8B SSj[U0J,K
  那是一個環型的膠墊,準確地說,放在噴頭與水管中間正合適! $W aG F{%s9n-ry
  “你就找它啊?”三壯感覺挺奇怪。 fl:o,ik
  “是啊,剛才噴頭掉的時候,我就看到有個東西飛出去了,我怕你說,就想找到再告訴你” ctZ;B;uYKK
  “嘿嘿”三壯看了看這個好玩的小子,不禁笑了。
c\8b1F frR3i4O   “你還真好玩啊你,你告訴我一聲不就得了,還找?” n GB;@DK#D#b]
  那小子低下頭,用手抹了一下頭上的水。沒說話。 #c5XRQr0x
  這時,有人叫搓澡,三壯看了一眼,把鉗子遞給那小子“你幫我弄好行不?”  ~a };Zu/E
  “行!你忙吧!”小伙對他笑了一下,三壯看著他的嘴角更加向上揚了。 1\1~*XU6he
  三壯一邊搓澡,一邊留意那個小子,見他把噴頭擰下來,裝膠墊,又擰回去……
(b$|2?u{M   “唉??我說,你別可一個地方搓啊,都疼了嘿!”客人見他心不在焉,不禁叫了出來! 2Hr%q9CypH!r)R
  “哦!對不起……”
g1~]S]b;v   人越來越多,搓澡的一個接一個,等他有時間抬頭休息的時候,發現那小子早就不見了。只有一把鉗子,放在他不遠的台子上。
oQo;O#Xwr%Um  [TT1069] :mdp0P*vQWB5\
  “三壯哥,這是今天的錢,你點點啊”小琳笑著一邊說以便把捋好的錢遞給三壯。 4if'z m%W5A^
  “還數啥,明個早上人少時候,你送銀行吧,啊!”三壯向來不願意管錢,反正和姑姑和小琳象一家人一樣,就都交給他們收著。 0}7\ `#K!N'N
  “三壯,今個晚上你二哥是不回來住啊?”姑姑問。 4j A)vDi-}8k b4fo
  “是吧,不知道呢,他啥時候走的”
#E2`#C.w,AV&d   “不知道,那你等他吧,我和小琳先走,你可要把門鎖好啊”
Wjyd~/D/\F"_/}t   “知道了,姑你慢走啊”
w E(QM!B^N9M%?   小琳把錢鎖在腳下的一個保險箱里頭,轉身把鑰匙交給了她媽。三壯姑接過鑰匙就出門去了,小琳頓了一下,從自己兜里掏出10塊錢遞給三壯。
+f+i_4C4h*cg.Dr9N   “我知道你手里懶得放錢,這個你拿去買點吃的,晚上客人多,你一定累了,剛才我看街口的小店還沒關的”
cy { qS'nBy\   三壯正猶豫,外面姑姑已經在催小琳快走了,小琳笑了一下,飛一般跑了出去。
&wQ(D5T7N GVb   三壯手里賺著錢,心里卻不知道是個啥味兒,最近,小琳總是在各方面都“照顧”他,還總沖他笑,隱隱約約的,三壯像是懂得了一些什麼似的。 qWs!Ma*E4a
  三壯把錢掖在褲衩的腰上,做在凳子上等二壯。不一會兒就伏在桌子上了,迷迷糊糊中,他好象又見到有人對他笑,好象是小琳,又好象不是……  /Vt+p[P
[/size]pLY@d S&j/g
uN;r$K}S3`
[[i] Last edited by jaywhy on 2006-6-12 at 17:26 [/i]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47

[size=3](5) 3h(jTAe
  “啪”,二壯一巴掌拍在三壯的脊背上,把他從迷茫中喚醒。 9_(ha F+E3E4g N-D
  “好弟弟,今天二哥請你喝酒!”三壯抬起頭,看見二壯已經把一大堆熟食和幾瓶啤酒放在桌子上。 pv,L2}Rj Vr
  “你不是說來幫忙嗎,看我忙,你撩稈子就跑,現在回來又想討好我啊!”
"l {%~]jFD5z   “操!我一片好心慰勞你呢,不識好人心啊!” In1OC@^n8l
  “好了,懶得說了,上樓!”
&c6i _d H @   桌子上擺滿了,沒有盆碗,都放在方便帶里,二人邊吃邊喝邊聊了起來。
9lJ2~ i-M;g   “二嫂真回去了啊” |8a)U5C5_-d"p.P
  “是啊,我巴不得她走” J2D)F}x:Az"S+I
  “怎麼啊,媳婦不在身邊,你肯定睡不著,還裝!” T-C M aO;|t
  “我裝個屁啊,我看啊,她就會禍害我的錢,別的什麼都白扯!” -Bd1B-C5K^%^
  “那,你不也是占了人家的大好青春和身子啊!”
E+R"@MY"C-Rq3J   “屁!你小子也不小了,怎麼啥事都不懂呢!那些個事啊,都是沒干過覺得新鮮,一旦干過了……咳!” E&[,a%d fu'u1[9bd M
  “鬼才信你,我看你是喜新厭舊的種!”
}ov'p#|6|   “操!……” s!K/wSmJ"L6C0a*yWv
  兩人邊貧邊喝,不一會,幾瓶啤酒就見底了。暈暈呼呼的,話題開始不甚正經。 }"F;{MaE;? o
  “哥,你和嫂子商量商量,啥時候給我生個侄兒玩玩?”
'ur#~:`Bw]"jT f%IQ   “你以為想生就生啊?再說我也不想生”二壯點了根煙,打著酒嗝。
2x OT8n~E   “我看你是想生不能生,你那吊八成是中看不中用!”
](J T(I;cu/AI   “操!你知道個屁,你哥我這不中用?操!是他媽的沒好地方用!” 7t6@zcbp#oA[+F N9l
  “啥叫沒地方啊?”
{$\l,jkS8P   “你……咳!不和你說了,對了,爹來電話要我幫你選個老婆呢!”
;{3e6O|2tb0|   “你幫我?拉倒吧!”
x YzB0w$LP |?   “不你這孩子咋不相信你哥呢,不過話說回來,還是不結婚的好!” Q \6|I.@9k
  “我不聽你了,趕緊喝酒吧!”
C$fmp,@5R!]H   二人碰了碰瓶子,最后一瓶啤酒也見底。二壯還是覺得不過癮,想到盆底還有一瓶啤酒呢,就找了出來,二人把它也消滅,也都開始搖晃起來。
vK+?Z|(p.o~ p   二壯踉蹌著起身起身,奔廁所去了,三壯把桌子上收拾了一下又把床簡單鋪了一下,又把一條毯子鋪在客人休息的長椅上。這時,二壯進來了,渾身赤條條、濕轆轆的,他剛沖了水。見三壯要在椅子上睡,就招呼說:“別了,咱擠一床吧!” n Z)`.a1A.d
  三壯迷糊地看了看,把毯子拿回來,扔在了床上。
\}/g.v _ Abp%\o   等三壯沖水回來,二壯已經躺下,二壯把身子擦了擦,正要上床,忽然想到什麼,他轉到椅子旁,他看到他的褲衩被扔在上面,旁邊還有那折得整齊的10塊錢。
K/rs3P,s+y   三壯躺在床上,感覺頭還是迷迷糊糊的,可是怎麼也睡不著,他想起了小琳,還有那個修噴頭的小子,還有小時侯,總是他和二哥睡在一個被窩……他將一條毯子搭在肚子上,慢慢越想越遠……
0`KW^F#_   正當他即將睡去的時候,他感到,有一只胳臂搭在了他的胸前,一只手在胡亂地摸索著他的胸口。弄得他又痒又麻,一種古怪的感覺瞬間從腳底穿遍全身。 "j:Cu t1[ H.b:wP
  是二哥,他摸我干什麼?三壯先是很奇怪,不過轉念一想,他立刻得到了答案。他把二壯的手臂慢慢地放回床上,可是床太小了,那手臂正好滑到三壯的大腿外側,三壯像被電了一下,他發現,他竟然硬了。 +J2E5_$Hq@ [!b d
  三壯心里一驚,酒勁一下子清醒,怎麼會呢,他是我二哥啊,為什麼他碰我一下,我就有了反應?怎麼了,我……不會,我要平靜!三壯連忙把毯子夾在兩腿間,輕輕地轉身,背對著二壯側著躺。可是他越想平靜,越不能平靜,那東西就像眼鏡蛇發了怒,不停地揚頭,他甚至感到一種被壓抑的東西在那里面,而且正要竄出來。
Y1Vi/`7pV   三壯有些害怕,他懷疑是酒的作用,又怕哥哥發現這一切,於是他想逃下床,自己到椅子上去,突然,有一個奇怪的想法在他腦子里出現,“二哥現在是什麼樣呢?是不是……”強烈的好奇心促使他停止了逃走的想法,反而希望留下來。
8mF;NLG   他想到,剛才二壯的手放在他的胸膛,是他硬的原因,於是,他假裝翻身,順勢將一只胳臂搭在二壯的身上。
XSm$aE!w'l&KR(zG @   可是,他卻不好意思象二壯那樣抓幾下,他只是輕輕地摸了摸那乳頭。這時,他感覺到了二壯重重的鼻息聲,他使勁吸了氣,如釋負重般呼了出來。 ZhB X H/hXf ]
  三壯嚇了一跳,但是他沒有立刻把手收回,此時他正側身對著二壯,他把身體使勁支撐起來,希望能看到二壯現在的狀態,可是,屋里太黑了,窗帘又很嚴,跟本看不到。 1w^ W(v[3l~1f(P"k u+h
  那怎麼辦,要不……“摸!”二壯被自己的想法嚇一跳,雖然他每天給人搓澡都和這玩意打交道,而且也經常和二哥開玩笑抓抓,但是一想到現在這種環境下,他要主動去摸二哥的玩意,心里還是很別扭,也很不解,不過好奇心已經打敗了一切,他以下定決心…… j lnY#t$nnO
  他把手輕輕抬起,慢慢地向二壯身下移去。三壯聽見自己的心亂跳個不停,手也開始發抖,一寸,兩寸,憑二壯的感覺,只要再向下一點,就應該碰到了。這時,三壯突然猶豫了,手停在半空中,他腦子飛快地想著,這樣下去的后果,對!就當平時開玩笑,要不二哥要是問我,我就不承認,最多就算睡覺不老實,無意中碰上的……三壯給自己找好了理由,他想讓手迅速滑過那個地方,就像不經意一樣。
)x_2vU)|#e s7v   “天啊!”三壯心里叫著,他碰到了那根和他的一樣堅硬的東西。三壯又迅速地翻了個身,心還是猛勁地跳,好象下面的東西,也跟著跳了好幾下。三壯感覺口干的很,連額頭也透出汗水來。他正考慮怎麼樣平息這一切,突然二壯的胳臂一把抱住了他! X |5J Lb
  三壯想爭脫,又有一些不想,他自己也不知道原因,二壯的手又開始撫摩自己的胸膛,然后是肚子,忽然,那手伸進了三壯的褲衩抓住了他那話兒,慢慢地套弄起來。這一連續的動作讓三壯的思想一下子停頓了,他害怕,不知所措,更多的興奮!身后,傳來二壯深沉的呼吸,和著酒氣,打在他的脖子上,三壯真的不願拒絕,更別說反抗,他怕錯過,他怕停,他更願意陶醉在這里,很舒服。想到這里,他竟然用手慢慢退去了褲衩,二壯的手時快時慢,有一次竟然用力捏了頭,三壯感覺有些疼,反射似的向后躲去,卻被后面的硬硬的東西給撞了回來。 (@9v7Z? dX
  三壯知道,二哥和他一樣,那是不是他一樣渴求被抓住呢,三壯把一只手伸到身后,抓住了二壯的硬東西,學著他的樣子,套弄起來。 %c0V8aN8I5x DFJ$G
  三壯是頭一次感受如此強烈的刺激,很快身體里的能量就達到爆發,一股熱流從下身噴了出去,三壯仿佛聽見自己“啊”了一聲,只是沒有叫出來,而是被他憋在嗓子里了。三壯不停地抖動著,但是手一直沒有放松,不住套弄,突然二壯身體一顫,三壯感覺屁股上熱乎乎的。 1It,qf:xA o,GZs'Qs
  二壯在長長的喘息后,慢慢平靜,依然用一只胳臂抱著三壯,三壯也平息下來。慢慢地竟然很累,他用手摸了摸還未變涼的粘呼呼的東西,又聞了聞,心想還好,這些東西有時候早上起來就會突然出現在褲衩前面了,不過他沒用過手,不知道到底是怎麼樣才出來的,這回算是得到一個答案,不過他又一想,那以前是誰把我弄濕的呢,不會我自己弄吧,他又想到這些東西被別人看到恐怕不好,他連忙把褲衩脫掉,又擦去了床上的東西,突然,又有一個問題在腦子里翻騰,二哥他是醒著呢,還是在做夢啊?要是他醒著……哎呀……不管了,就當他做夢吧,他又回頭看了看二哥,他的呼吸平靜,顯然正在熟睡,三壯心里還是亂七八糟,不過今天他真的太累了……0j,V4{$N/nF
(6)   一片綠色的樹林在三壯的眼前晃啊晃的,樹林前是湖水,那水也是綠的,簡直一塌糊涂,三壯想挽起褲腿,卻發現自己什麼都沒有穿。
6RYm}6z4Tu6~ c   三壯慢慢朝河里走著,至於為什麼走,他也不知道,也想不明白,突然那水漾了幾下,竄進了他的鼻子,他一陣痒痒,轉身打了個噴嚏。
o};@cq!lm_4a&om   “哈哈,懶蟲,還不起來!”,三壯睜開眼睛,看見小琳正蹲在他的床前,手里扯著一跟草一樣的東西。
p5Im [Kj   “幾點啊?你就來了?”三壯懶懶地問。回頭一看,二壯早就不見了。 !_ NU]v|KQ I$Ut/v2B
  “哈,都9點多了,一會就上人了”小琳有意咳嗽了一聲,大聲問三壯“說,昨天你們干什麼了?” 5m8P!U4c7I%o7`f8yy
  三壯一驚,心想這丫頭發現什麼了?
?3{#]q-cd   “沒干什麼啊?”三壯明顯感覺自己底氣不足。
:WY NB"s7L p~   “還說沒有,我早發現了,你留下證據了,再說,二壯哥早招了!” ew$z@p
  “啊?”二壯心里一抖,覺得自己是不是很傻,什麼都不明白,難道這樣的事,大家都在做嗎?不對啊,就是大家都做,二哥也不能跟小琳說啊,不可能。證據?他突然發現自己的褲衩露了很多在毯子外面,他借翻身,把它拉到自己的身下。心想,是不是小琳真的看到了!
%E)sD-SP/B)?u   “怎麼不說話啦,哼!就知道你怕了吧,等舅舅回來,我就告訴他!”
ZBu)?-ll   “你……你怎麼知道的,其實……”三壯不知道該不該說話。
_|)r}D$c-R1} R)oH   “好了,看你怕的,我不會說的,不過以后你不許了啊,還喝那麼多,我一看瓶子就知道你喝多了,還有,是不是抽煙了啊?”
vdRJo N   老天,難不成小琳就是發現自己喝酒啊,三壯重重地呼了一口氣。 Q'l1c[5G
  “其實,我喝得不多啊,而且是啤酒” +vKzw:x RL
  “啥酒也不成,以后發現,我肯定告訴舅舅,你等他敲你屁股好了!” 2G8N-B%X6C5tqY
  “行了行了,我知道了,你趕緊出去,我要穿衣服!”
J(L0{/t#w%d(j   “你怎麼這樣啊,又不是脫衣服,還怕看?” 3}opMk"}
  “你願意看,我可不管啊!不過你再等一會,就能看到更多了!”
:K"Y$W)E,B;j {'o6h   “得!不跟你斗了,我媽馬上就來,我今天是特意早來,給你送飯的,現在下面的粥要好了,我才懶得搭理你!” T/tQ+m8J#PD)[
  小琳說完,站起來就跑到樓下去了,三壯突然發現,小琳穿一件綠色的裙子,那綠和夢里的一個樣。 UUcp,C:t1r*k[
  他套上褲衩,想想小琳剛才的話,確是對他的關心,三壯爹走的時候要三壯少喝酒,省得耽誤事兒,他老早就忘記了,沒想到,小琳記得這麼清楚。
!o4c| y k K9E@"{Hf   三壯跳下床,收拾一下床,到柜子里找一個新的褲衩換了,把自己那條洗洗干凈,誰想還真困難。洗好了,他又檢查了一下,發現床單也不再純白,就干脆也泡在盆里。這時,樓下的小琳就喊他。三壯三下五除二的洗臉、刷牙,然后套上一個外穿的大短褲,就跑下去吃飯了。
E5B!JB2gx7Q   米粥和小菜是小琳在家做好的,味道很好。
pA6~ K*}*hI z#} }1v   轉眼,中午到了,人也多了一些,比起昨天,情況好多了,不過早上搓澡的比較少,按摩的就沒有了,三壯忙忙停停的,就混到了中午。三壯抽空跑下樓,看見小琳正在整理手中的錢,他突然想到什麼,就跑了上去。 m$`3T\V;T {9L
  屋子里坐著兩個人,一胖一瘦,都是光條條、懶洋洋地靠在長椅上,三壯走過去,床上床下找著,其中一個問他找什麼,他也不吱聲。三壯失望地起身,目光對準了坐在邊上的胖子,那胖子好象不習慣被人這樣看著,自己左右張望,不知道咋回事。三壯做了一個起身的手勢,胖子好象會意了,用雙腳尖踩著拖鞋,腦袋從襠部向后面看了看,沒發現什麼。三壯看到那胖子本來就小小的吊,被他的肚子壓迫成草叢中的蝸牛一樣,不覺心里發笑,突然,三壯呆住了,那胖子從身體后面扯出一樣東西,就像擦屁股一樣,還看了看。三壯也看清了,正是那10塊錢。
!s.X3D~6|iWf(D   胖子把錢遞了過來,三壯是真的不願意接了,不過想想這錢是小琳的心意,忍著惡心接了過來,他想說聲謝謝,不過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,他對胖子點頭,嘴角一動,擠出一點笑容。 D/D6C(| j JI$j
  午后的人明顯又多了很多,這邊的喊著問,什麼時候排到給他搓澡,那邊的又要讓他去拿一袋洗頭水,三壯忙著忙著,心里又空虛了起來,隱隱的他有一種孤獨,他渴望有個人在身邊,哪怕不做什麼,對他也算是安慰。甚至,他想到二哥,他在就好了啊。
`~:SH9t BO   忙完了一個客人,他走到水池子邊上,摸了摸水,不是很熱了,他將放水閥打開,放掉一些,又補了一些干凈的熱水進去。他轉過身,準備“應付”下一個客人。這時,一個似乎熟悉的身影,在他面前一晃,咦?那不是昨天那個民工嗎?還不到下班的時間呢,怎麼這麼早?三壯將毛巾搭在肩頭,朝他走了過去。
u _&P1BT)jh!k   “哎,小子,今天怎麼這早啊?” [q;j.O&NJi
  那小子一楞,很快的就揚起嘴角笑了“今天特赦了,昨天加晚班,班長讓我換到下午休息” 8Rc;I'_7Y9zZ
  “哦!那你小心了,別再弄坏我的噴頭!”三壯坏笑著。 3E?*O%e{ @ U
  “坏了我會修啊!”那小子的笑更燦爛了。
LG0d1?&\rk O   “操!”三壯揚了揚手,走開了,心里合計著,這小民工怎麼舍得每天來洗澡呢?
/Wq'iq"X   “給我排個按摩啊!”身后的小子喊到。
l9lx2~ H}-AtB   三壯呆住了,眼睛瞪著大大的,表情怪怪的。
Q*O6x+BIZ (7) 'i{9hN[KLt
 三壯把搓澡的牌子掛在最后的掛耳上,前面排著三個人。 #KN5@6f B0C-Dw
  接過一個老頭的手巾,三壯擰了擰,老頭是熟客,早已經在搓澡床上了,手巾拂過老頭那干癟的身體和失去生氣的鳥窩,三壯的動作甚是熟練,給老人搓澡不怕力度大,老人更願意接受這種近乎虐待的享受,可能是和皮膚的感覺細胞退化有關,按摩的時候,老頭不住地要三壯多用力,三壯一邊按一邊和老頭有一句沒一句的瞎撩,心里卻在合計,他媽的,我把你按出個啥病來,你兒子能饒了我? ^Fi!q7n
  下一個客人是陳六叔,就是胖六嬸的老頭,三壯雖然叫他聲叔,可說話辦事就跟他是姐夫一樣開玩笑,三壯跟誰都屁,六叔也不見外,由於家庭富裕,所以六叔到這里來搓澡的頻率就很高,對於這類“知名”常客,三壯通常叫小琳只收半費。 ~#e9X%b'Y3GC c2E p
  “三小子,你爹這久不回來,是不是在那邊給你找后媽了”陳六叔閉著眼睛,嘎巴著嘴說道。 x#} [BaA&]w;@
  “我爹可沒您這兩下子,聽說這六嬸這輩子使盡各種高招,愣沒栓住你?” A [A?-sS_9W
  “操!你小子從哪個尿窩子里聽來的騷話,小心我敲你屁股!” nG,J8ZA a&g p"eO
  “嘿嘿,這話哪能是說聽來就聽來呢……對了,這些天咋不見柱子呢?”柱子是陳六叔的寶貝兒子,跟三壯同年,小時侯三壯和二壯經常“欺負”他,鬧的六嬸后來不讓他到這邊來,現在大了,雖然沒成好朋友,卻也有些感情,柱子學業不精,做生意不靈,還好這六嬸的豆腐房也算是個實業,可以留給柱子一比可觀的家產。
RyB^6FM"?   “啊?你說柱子啊,他這兩天去他舅舅家相親呢,今個才回來”
;{|i#ZW ?   “那相咋樣了?”三壯敲敲六叔的腰,示意他翻身。
R](v+~ L K,?B:U   六叔抖了抖身上的澡泥,把其中一部分壓在了身下。
},I&g*{B7h)WA7m   “那姑娘好是好,可惜不太聰明,你知道我家柱子也笨,我得給他找個精明的,不然這豆腐房不是爛在他手里?”
a RBmB!ubH   “聽你這話,是有目標了?”
%B D G K0ygPi X   “嘿嘿,這城里沒結婚的姑娘不少,我能看得上的還真沒幾個” !Q4T8uN8Ni,TY
  “呵!六叔,不是我說,就憑你家現在的情況,找個合適的還真難” P[%^ au6Qj[ `y
  “我倒不關心對方的家境,哪怕是孤兒寡母,也不在乎,主要是人好就得!” 4u8L$q6Zt+G
  這句話讓三壯一怔,孤兒寡母?難不成……三壯可是尋思開了…… v-DF$R4Ta}
  “咳,我說三小子,你也老大不小,咋還不想想這終身大事呢,等到好姑娘都被人挑走了,叫你小子白生這根吊!“ 8[0P&I?XwL
  三壯從呆滯中轉了回來“我啊,還真不著急,五條腿的母豬沒處找,兩條腿的姑娘到處是,再說什麼情人眼里出西施,就像你和六嬸,不都是看得上的事兒嗎?” /KX'g)}U/n
  “你個臭小子,看我怎麼收拾你”
2[2o(J6Y_W!uQ CP_   “v”的一個響屁,嚇得三壯連連后退,高呼“臭豆腐!臭豆腐!”
I?+j(Ek'k+V r   誰想這一退,一下子閃到一個水噴頭下,等他反應過來已是遲了,那水毫不留情地打濕了他的褲衩。
~ `$O9Iv,Q;s+uK   “六叔,我發現我見你就倒霉,得,我算怕了,不然小命難保”說著,三壯脫了褲衩,赤裸上陣。 r#e%]k&L
  六叔美呵呵地下了搓澡床,好象明天他就要娶兒媳婦似的。 .qcD.ew7o5Gh
?i)Gp.`c
  “069號!”三壯大聲吆喝,又回頭看了看,一個年輕健壯的小伙子從水池子里站出來,三壯發現這個男的雖然健壯,卻有一些羅圈腿,走路也不平整,左右橫晃,害得那個挺大的吊跟著擺來擺去。
iW_)lSg$w7zNM   三壯用水沖干凈六叔留下的臭泥,示意那男的躺下,那男的一屁股坐在床邊,把毛巾和自己的搓澡巾扔在邊上,又脫下手上的鑰匙,然后就扑通一聲倒在了上面。 (Va%WaS/}.Ni6t gT8t
  “頭一次來吧,以前沒見過你呢” 三壯習慣性地和新客人套套近乎。
x uw'@ Pp+M^+x   “是啊,我來這里也才幾天,就聽說你這里的搓澡有名,就來長長見識” ,lV4C&T`q Q
  “那你算是來著了,咱這里的手藝是祖傳的,保證你舒服,還想來下回!”三壯應著。
/Q V PA KQ$?e8{S   “那就有勞了!”那男的說話間睜開眼睛看了看三壯,正好三壯給他搓脖子,兩人的眼睛對視了一下,三壯覺得有些不自然,就低下頭,但他感覺,那男的還是在看他。
)h!eM:X.z y   搓完上身,三壯洗了洗搓澡巾,轉過來走到床的中間,開始搓大腿,這些活計三壯每天要做無數遍,可是今天,面對這個男的,他卻很不自然,三壯的眼睛不經意的總是看著那男人的吊,那玩意在揉搓中擺動著,蕩得三壯心里亂七八糟的,他想到了二壯,他的哥哥,就好象這個人一樣。不禁想再一次“摸”一下。
oEb-p'}$b\C   三壯有個習慣,在搓大腿的時候,是在一邊把靠近自己的腿的內側和對面那條腿的外側先搓,然后搓腳,然后再走到另一側,搓另外的兩側,這樣比較容易用力。他先搓完了靠近自己的腿的內側,然后探身去搓另一側的那條腿,突然,一個什麼東西快速的滑過三壯的吊,好象被擊中一樣,本能地向后跨了一步。
f lGmL7M   只見那男人若無其事地,用手撓了撓胸口,又放回到床上。
C?]t o,l I/}   原來,那搓澡床的高度,剛好差不多和三壯的大腿相同,寬度與人身寬度相似,這樣客人躺下后,放在身體側面的手,只要抬起時稍微向外展一點,那三壯的寶貝就很容易被擊中。雖然可能性這麼大,但是三壯在以往在干活中,卻沒有中過,所以,當這發生時,三壯的第一感覺就和他昨晚去“摸”二哥的目的相似。
HUVbEJ/G   這一想法在三壯的腦袋里轉了一下,繼而他就恢復了知覺,繼續搓了起來,不過,有一陣熱氣從腹部涌向他的下體,他開始不自然了……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48

[size=3] (8)   搓完兩條腿后,就是鐺部了,三壯用左手的手指拖起那男的黑黑的一陀,用右手從下至上輕輕地搓動,他感覺自己的手在抖,心也跳得厲害,剛才想“摸”一下的想法現在更加強烈了,他低著頭,咬了咬嘴唇,用左右的拇指向后一帶,正好按在那男的的根上。
;?*T QZ7? Y   那根顯然有了些反應,三壯感覺到了,一種奇怪的東西在心里蔓延著,好象是一種成就感。不過,三壯現在又有些后怕,如果那男的罵他,估計他什麼話也說不出來。想即刻松手,又怕這樣不就白做了,干脆將錯就錯,將整個手掌按在那已經變化了的吊上。腦海里,翻現的卻是昨天晚上那一幕。
2U[c QK-lR;]0X   三壯偷偷瞟了一眼,那男人似乎沒有什麼表情,只是輕輕地吧嗒了一下嘴。三壯想著,該拉倒了,不然自己恐怕就會控制不了,於是用搓澡巾在大腿根處輕搓兩下,就放開自己的手。他拍了拍那男的的后備,告訴他翻身了。 yPkxU
  那男的雙手一撐,翻過身來,他好象覺得自己的吊擺的有問題,又輕輕地抬起屁股,用手扶正了一下。嘴里還嘟囔了一聲“操!” $N+Os!WZ z
  三壯突然感覺有些尷尬,甚至覺得臉都要紅了。 +Gg fRw:[
  “你到這里是工作啊?”三壯覺得說話或者能擺脫自己的慌亂。
~s)UdS%\   “是啊,來這里看犯”那男人低著頭,瓮聲瓮氣地說。
u4D0Q]]P   “哦?原來是獄警啊?”三壯嚇了一跳,有一種小偷見警察的恐懼。 +Rb2K f-Qv4TkZP Y
  “啊,我調來工作半年”那男人繼續回答。 7Z:Qnx&O
  “這個……我最崇拜你們當警察的了”三壯說的是實話。 *]I~ jF:[N#x
  “操!你別說了,我們的待遇幾乎和罪犯一樣,整天憋在監獄里”
i*kE g9Of4C   “話不是這麼說,你是看犯人的,整天還訓練著他們的,夠威風!”三壯邊搓邊解釋。 %T4FD K/j/l9k'_ b
  “威風個屁呀,我們頭不也是整天訓我們!”那男人顯然不同意。
CO#F }&zu+mnLsK   “嘿嘿,哪里都一樣,我這還是自家買賣呢,不是一樣受客人的氣!”三壯聽對方和自己聊得開,心也跟著平靜,話也多了。 7^'SBP/W'V
  “你不是說我氣著你了吧”那男人把手向前伸展,把頭抬了起來,下巴卡在床上。 !lTIj5j"f!fND
  “哪能呢,你是獄警,有檔次的人”
V*@ _-^"X ~(X-{6m   “操!啥吊檔次,能活著不錯了!” P+rxX]3z
  “那不是啊,要是你都才夠活,我們累掉膀子也活不起啊?”三壯嘆了口氣。 9`(R?*k j D4Xbn
  “對了,兄弟,還不知道老板你叫個啥呢?”那男人向后瞥著問到。
0U9mSe]o(r*T   “我家哥仨,都叫壯,我排老三,你叫三壯就得,你老兄怎麼稱呼?” tZT-j@+Wm-N"Y
  “我叫,林天威,雙木林,老天的天,威武的威”那男人還解釋的明白。 -v|E|D8aF*f%G D f
  “好名啊,誰給取的啊,我爹就不會取,學會一二三就把我們幾個都打發了”三壯羡慕地說道。 /mdghP@[ p o
  “操!你小子還挺能逗啊,哈哈”林天威笑了。 /Jr'u(x[tP*RA6\
  “嘿嘿”三壯也笑了。 '\I*H!{uRX
  搓完了,三壯將一塊大手巾鋪在林天威的背上,開始敲打起來。來說說三壯家這按摩的手藝,它和現在按摩院里的不盡相同,現在按摩,找個小姐,在你身上連踩再坐,連掐帶擰地撒撒嬌,然后再在關鍵部位給你刺激,弄得你不能把持,然后就隨她擺布,收盡你的錢。三壯家這按摩是祖上傳下的,和點穴手法相關,通過穴位刺激,使神經放松,再通過手法,讓肌肉放松,雖說時間不常,但是可謂事半功倍。十來分鐘的時間,足以令人神清氣爽了。林天威顯然對三壯的按摩享受頗深,不住地呼著氣,有時甚至還呼出聲來。 /wc(i#Aeq-`v*p
  隨著最后兩聲清脆的拍打,三壯拾起林天威背上的毛巾,叫了一聲“好了!”
)m {;O3H v:e   林天威懶洋洋地爬在床上,似乎還沒享受夠呢。 j`*e&{[ o0ze-o
  “怎麼著,要不我給你沖沖水?”三壯見他不起來,問道。 )gu)_:QL zJj5Q
  “行,那謝了,再幫我打點香皂”林天威還真不客氣。
4Z m$h"k"^].e   “好R”三壯答道,不過要是換了別人,就沒這麼客氣,誰讓林天威是獄警呢。 f:b u/w~Ws
  三壯麻利地將水沖在林天威的身體上,又將毛巾鋪在背上,打起香皂來。
YE-T'MAc?9T3ka4C   “啥時候到我啊?”一個聲音在三壯耳邊響起。
7zg1Q1pwV;yIu   三壯抬頭一看,正是那個小民工。
Hmz#yc:V!u)J   “哦!馬上了,你等一下,怎麼不多蒸會兒桑那?”三壯問到。 R*E o(A)G/uA
  “我都快蒸熟了,這會人真多,我明天不這會來了”小民工的笑著說。
6u5F*@ H:G o   明天,三壯想,這小民工還打算天天來啊,不可能啊,就算六叔那麼有錢的,也是隔三岔五地來。天天來,這消費不低啊。
3|y3{uAsX   “那你明天晚點兒,9點以后人少”三壯又仔細看了看這個小伙子,發現他卻和其他民工有些不同,說話不同,長的也不象,除了身上晒的印記,其他好象都不同。
'Tk\l)t   “別看我了,肥皂都打沒了”小民工指著三壯的手叫道。
iCo/j{}7d   三壯回了回神,拍了拍林天威的屁股,“好了!” RG_.dn
  林天威還是慢慢地坐了起來,三壯的眼睛不自主地看了看林天威的吊,那玩意半硬著,三壯想他猜出林天威不願意起身的原因了。
-qL$o6E k } M   +~)n*oi8M-J1]hE
  三壯有看了看旁邊的小民工,卻發現他倒是什麼都不在意,低頭扣著手指頭。
rD X sV+w1Z   “躺下吧!”三壯拍了拍小民工的肩膀。
]?d] _Q   小民工把毛巾遞給三壯,三壯才想到,原來他沒有自己帶搓澡巾,就順手拿起“民工專用”的那個,想想又不想,就退出手來走到里屋,拿出一塊新的自制的來。 -W*~W{+L!}
$yO-_I!_a5f;?7MT
  小民工閉著眼睛,乖乖地躺在搓澡床上,胸脯上的水滴順著兩肋中間的淺溝,慢慢地滑向腹部。三壯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望向那腹部的下面,整齊的密毛中間,赫然突出著那又短又粗的一根,很白,很干凈,粉紅色的頭從包皮中微微露出,就象正待開放的荷花一般。 9qXHp;e5{1v
  三壯很不願意接受這樣的一眼,因為和他以前的看法相去很遠。眼前的這個小民工,就象一張白白的手巾,三壯竟然不忍去碰他。
)L?4R1o[o6u&S   三壯還是熟練地到盆里投了投毛巾,擰干,然后輕輕地擦去小民工臉上的水珠,又展開毛巾,用手提著兩腳,從他的脖子開始向下身撫過。 !G AxS3iz0dpF5c
  三壯期待著他能有和二哥一樣的反應,但是,一點變化都沒有。他小心翼翼地用手撫著小民工的臉,把他的頭偏向一側,然后從耳后開始輕輕地搓了起來。
!\z U+{!OX.gO C   “哎,你怎麼一點力氣也沒有啊”小民工的聲音不大。卻嚇了三壯一跳。
)G.^n*y-y*G`V   “哦!”三壯一時間都不知道說些什麼了。 kU7dMk a3kg I0?[-X
  搓肩膀的時候,三壯有意加大了力氣。
+wI J4]3\c b R   “啊!”隨著小民工的叫聲,三壯的手抖了一下。他發現,一塊不小的皮,被他搓了下來。 ,Ao9~`u%fu m1g5hu(EO
  “這,這個……”三壯竟然慌了。 b'B Htg*\J,i)fXf
  小民工一下子坐了起來,三壯忙著看傷口,原來那小民工本來就細皮嫩肉的,加上太陽一晒,又被桑那里的熱汽一蒸,當然就受不了雖這不算重的一搓了。三壯在搓澡前胡思亂想,自然沒有準備。 iM-?#@2^t!sj
  “我對不住你啊,快,到里屋,我給你包上”三壯看著那已經滲出血跡的傷口,不覺心疼起來。 /P W ZG'F*[ ~
  “沒事的”小民工的眉毛微微一皺,三壯的心卻被揪了一下。 [,[]#s#i;b0Gm
  “走,跟我過來”三壯拉著小民工的胳臂。
&cww:x[N6|#K,Z   “不用了,真沒事,都怪我讓你加勁”小民工沖三壯笑了笑。 '_H_(C+l(}mdSo(L
  “那哪行呢,不會感染吧?”三壯執意要帶他過去弄弄。 (n/u'wy1tO4t;A6eH
  “好吧,那你的客人……”小民工問。 :Ki-`q6S [,e r
  “我就是生意不做了,也不敢得罪你啊” drS hn4c
  “啊?為什麼啊?”小民工邊走邊不解問。 ;]b}/oQ.S
  三壯沒有回答,其實他也不知道。 th(w6uL"z.c!M

to {P:Z3T7c4Ylw O;[sb1u @
5|%k}Jj3j9cn+I
%rv+t/y3\$z ^-f V
(9) Arbqd,v.[
  其實,那些皮遲早是要掉的,只是用水泡過之后,更容易脫落,而且容易流血。三壯用一些平時用的葯棉把傷口擦了擦,血就沒有了。 *s6^%@Lp ?H5`NT
  “哈!你還什麼都會啊!”小民工似乎一點都沒疼。 n#t_ \&[X
  “你還有心思笑啊”三壯嘟囔著嘴說到。
Z _$n|yl2B   “為什麼不能笑啊,我愛笑” |R4oc!KV~
  三壯抬頭看著那揚起的嘴角,心里塌實了不少。
[%[3A2j T   “你呀,最近一個禮拜就別洗澡了,等好了再說”三壯有看了看后背,發現他真的被晒得不輕。
B Y7\5Z6l)m7b   “看不出,你還挺關心人的啊”小民工歪著腦袋說。
*lj(T2j,o4Y*I   “我……告訴你別洗就別洗,要不,你去醫院上點葯啊”
?&h+y3FH"}   “那不用,你去干活吧,我自己弄”
9@&sLb4J]`#rf   “那……那你好了,再來啊,我給你……搓澡”三壯低頭收拾著葯棉。
.q(Y K;q|bY:H-b   “啊?我還敢來啊?我看你不會搓澡,就會扒皮” \j-o"y*?HjpaK
  “你……”三壯紅著臉,繃著嘴,有點急。
Va$J;C2y"aM!Q   “哈哈,我逗你呢,我還會來的!”小民工大聲笑了起來。
!D7S$A%M L   “操!你小子竟然嚇唬我,你來我也不給你搓了,你一會到樓下,把搓澡牌子退了吧”三壯賭氣地說。 n0YZHof
  “我偏不退啊,那你就欠我一次!”小民工坏笑著說。 ynfDI
  “你還真陰啊你!”三壯也笑了“好了,你好了就來,啥時候都行” ,gdM C a4y g4q&Rl*W
  小民工滿意地跑了出去,三壯在那里有些呆滯,他感覺自己從來沒這麼尷尬過,心想,這小子,竟然要挾我,等你再來,看我不報復你。
B(vZ cbq$v2s
p6?O F }T   下一個客人已經等了半天了,三壯把搓澡床沖了沖,讓客人躺下,忍不住抬頭看去,小民工用手巾把自己擦干,拿著手巾和香皂走了出去。
3c4^-H9^ O2Nko   “啪”一個巴掌拍在三壯的肩膀上,他回頭一看,竟是林天威。 2|&r,IvM,G&{.T
  “我走了,你忙吧!”林天威笑著說 Z5Q7Ya+W,j.R5z1N%W
  “好,有空過來吧!”三壯也笑著回答。
%F"s,R'^S%o   林天威晃著那大吊走了出去。 +Y z2|+^l-f
  三壯吐了口氣,繼續忙了起來,突然,他似乎想到什麼,放下搓澡巾,也跑了出去。 5zyG2M+R)N$t
  一排排的裝衣柜子前面,站著幾個正在穿衣服的人,有一個人光著站在鏡子前,前后照著,正是那小民工。
bFg!o5g*C o   “你叫個啥名字啊?”三壯走過去問道。 x5NH)v(ol@1hqO)q
  “叫啥?叫啥能怎地啊?你認得我不就得了”小民工還是笑著。 Qv,A`r:r M$Y r[
  “操!你也不是姑娘,別整這怕羞的樣子”三壯故意激他。
.F~4V)gd\F a   “呀?我本來要說了,你這麼一句,我還真不說了” 8Z4p"HU&|]@
  “你不說,我可就當不認識你啊” !l S+TA3bF^W Q
  “那我就成天坐在你門口,把肩膀上的傷給你的客人看看”小民工抿著嘴,嘻嘻著說
F2P1A;_^~I   “操!早知道你想這樣,我就把你的吊搓破,那不更有看頭!”
hGuSMy8g%B{u^2j ]   “哈……哈哈哈!”一旁的林天威笑了起來。 sO6]8smJB
  小民工也跟著笑了。 ._&t?;i"n2}7y(Pc
  “我叫楚南,我知道你叫三壯,對不?”
7_-k:I,l8_H'd;u7O   “啊?你叫處男?還有這樣的名啊?你是處男就是唄,犯不著還起個名字讓大家都知道啊?”三壯聽這名字邊笑邊驚嘆道。
.^0O}{z&j^+v7V   “處男怎麼了,我就是處男”小民工不但不生氣,還從容地拿起褲衩,抖落了一下。
`ubgi-U-fx#~   “你可知道啊,名這玩意,可是一輩子的事,總有一天,你就不是啥處男了,那時候你還改名字啊?”三壯覺得可算是有機會報仇了,心里痒西西地想和他貧下去。
|G:j0E:p gm.X2@   “行不更名,坐不改性,我就叫這個了!”
;b;y J C B3A   “要是你早生個百八十年就好了”三壯一臉坏笑地說 |G qp5J(~t
  楚南抬起頭,不解地望著三壯。
2mK\#M'{z\I1E   “打小你就去當了太監,不就……一輩子當處男了嗎?”三壯說完就大笑起來。 [b.eb.A*|v/^
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林天威又大笑起來。
2t!YsO M:^2d   楚南氣急了,“嗖”的一下,把手中的褲衩打向三壯。 6]LN6k&x qEJZ
  三壯轉身用胳臂一擋,那褲衩不偏不斜,正好落進旁邊的水桶里。 Cp9i7Qu6~!AR*Rv%dY
  那水桶是裝垃圾用的,里面都是客人擰手巾的水,還有就是三壯拖地的臟水,里面混合著人身上各個部位的毛。
u+x;}c)[   三壯和林天威見到此種情形更是樂得直不起腰來。 LX'K-XY7D'ZeL;^
  待三壯笑夠了起身,發現楚南正坐在衣柜下面的椅子上,雙手抱著,氣呼呼地看著他。
U/V&C9E.w3Ef   林天威看情形不妙,也躲到旁邊穿衣服去了。
yk2M~@nl   “哎呀,對不住了,兄弟,你這招咋跟胖六嬸學的似的呢,我一點準備也沒有,哈哈哈哈……”三壯賠笑著。 ,nAi)Y D2nH0?
  “你說咋整,我這外面的大褲衩是白的,都半透亮呢,我這麼穿回去,不和被你搓坏吊的下場了!”
zw+B(?-u/^&g z%r   “哈哈,兄弟別急,我這里有褲衩賣的,我就給你拿個新的行不?不收你錢” b,QkK j
  “別介,那不成了你送我個褲衩了嗎?多難聽!” 3Dw3X;p|9B
  “操!啥話,是我賠你的啊” z.T2WU2u
  “行了行了,不和你貧,快給我拿一個吧,我要回去了” 楚南看了看暀W的鐘,好象吃晚飯的時間要到了。 $St/tqSit9c Qf
  三壯走到自己住的屋子,六叔和瘦老頭正在椅子上坐著抽煙嘮嗑,好象討論的還是關於柱子的對象問題,六叔不斷地說,瘦老頭就不斷地點頭。
.A0],WiFK R'u   三壯用鑰匙打開一個柜子,里面放著很多常用的洗浴用品,都是賣給客人的,由於人手少,就在樓下柜台和男女浴池里面都有的賣,省得樓上樓下地跑了。 k D:bzTD
  三壯找到了褲衩,翻了幾件,都是大號的,小民工比較瘦,估計會掉的。正在發愁,突然,三壯看見自己早上洗的那個褲衩正好晾在旁邊的衣架上,那褲衩也是昨天他才換的,他拿起褲衩,發現上面還留著一塊小小的痕跡,他腦子一動,把手在泡著床單的水盆里蘸了一下,然后在褲衩上一抓,一個手指正好按在了那印記上,三壯把頭向后仰仰,看了看,滿意地點點頭。他回頭看了看六叔和瘦老頭,他們談得正酣……  k/L0r r]HO3j
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49

[size=3](10)   (^?9A1JPX
  三壯拎著褲衩走了出去,楚南站了起來。
GG ]$ybBc   “給,看看大小合適不”三壯把褲衩遞了過去。
8hW'|7]4h|*t   楚南接過褲衩,看了看,眼睛突然有點直。 ph!} J/f:Z-Y
  “啊,我的手有點濕啊,給你拿的時候……”三壯扯謊早有準備。 c wqi x&_'|K
  “行了,我還想我還沒穿怎麼就落上那玩意呢”楚南笑著說。
4\t2e|)G4yD^ W   三壯趁楚南穿褲衩低身的時候做了一個鬼臉,好象是個對眼。 hzc}$T tV%y
  他轉過身,看見林天威已經穿戴好了,真是人靠衣裝,林天威本來就健壯的身體穿上警服,果然是英氣逼人,他在鏡子前照了照,然后扑打了一下衣服,又跺了跺腳。三壯甚至覺得林天威的羅圈腿好象一點都不嚴重,甚至有些好看,走路的姿勢也是帥了去了。 :BO8`%mEX V
  林天威拎起裝東西的口袋,和三壯告別。 aj/Z0F8r5s1tQ\
  “走了啊,你忙吧!”
1dJM E'PU,y F`v#i9_   “啊,有空就過來啊”三壯的眼睛一直跟到林天威推門出去。 6Kot0YV&XYXr
  這邊的楚南已經穿好了衣服,他拿起梳子理了理頭發。
&WheeD:O   “我走了,你別忘了啊”
  “操!忘不了!”三壯心想,你穿著我的褲衩呢。 R0}.qp/o?T/A

i)tww%f#i   三壯猛然想起搓澡床上的那老兄,慌忙跑了進去。卻發現那位已經睡著了。 P&nX0Yk!t(W*t
  “啪!”三壯套上搓澡巾,用力拍了一聲!
7m^#{ S6_'R   “啊!”那老兄驚醒了。 I/l!H(jK!U%hj
  “完了啊?”迷迷糊糊地就要下床。
U Z7\#B/O%U)z   “還沒呢!”三壯笑著搓了起來。 %O;PW&J arZ
8IL9VI!J/s(d/b1g
  總算又忙完了一天,三壯感覺膀子酸酸的。他收拾好浴池,又想到忘記把臟水倒掉,他先把里面的贓物挑出,不然會堵了下水道,在一大堆洗發水袋、香皂盒中間,他看到了楚南的褲衩,他似乎覺得,在褲衩前面的部位,有些星星點點的痕跡。“操!惡心不啊!”三壯這樣罵著自己,還是又看了一眼。 [9xe?]8j
  三壯收拾好一切了,就穿好衣服跑到樓下,卻發現胖六嬸一邊輸理她那幾綹頭發,一邊和姑姑說著什麼。小琳見他下來,急忙從台子里跑出來。六嬸看見他,話也停了。 o| CJ7q,};`
  “三壯哥,餓坏了吧,今天人多,快吃飯吧,我給你熱了”
Hb f7K"_ ~'fj   “啊,不太餓!”三壯感覺了一下,確實不太餓。
Q S2m-S.eO   “六嬸,咋這晚才來啊” hb_9Z5k
  “我早洗完了,正好你姑嘮嗑那”六嬸笑瞇瞇地,看著姑姑。
6Y"XN I1[   “呵呵,咱們成天不出去,就是沒有你六嬸的消息靈通,她剛告訴我,以前咱家那鄰居卡襠,現在搬到城西平房去的,又找著媳婦了!”姑姑邊笑邊說。
#g7`*sZr4JJy   “啊,卡襠?他不是去年結的婚嗎?”三壯問道。 .^ ly%aQh
  “不是前兩天離了嗎?”六嬸搶著說。
W5W/U I6y |   “八成又是因為他……”三壯看了看小琳,沒好意思繼續說。
*s&`$u)G6D`5KYj   “那可不是嘛,他啊,都說他不行!我看是真不行!才四十來歲的人,離了多少次婚啊”六嬸撇著嘴說道。 8pnq1Oy4b ^
  “那就別結婚啊,那這次是誰願意給他了啊”三壯問。
cY M)mo7F   “她和他老爺子相依為命的,老爺子一輩子挺苦,就想抱孫子,聽說這次還是個寡婦……啊……這個,哎,你們知道他為啥叫卡襠不?”六嬸發現自己說話漏嘴了,她瞟了一眼姑姑,連忙轉移話題。 bb3HAj.\W
  “不知道!”三壯應和著。 R'qdRv
  “當時啊,他是一個知識青年,下鄉去農村了,那時侯,都苦啊,都得干活啊,卡襠還是個知識分子家庭的呢,也得出苦工”
s!R*T nvNM!i   “是啊,三壯,記得小時侯鄰居你魏大爺不,就是卡襠他爸!是個老師啊”姑姑補充著。 y3GCk#]G-R8P*^Z$R
  “對啊,當時,卡襠還年輕,也挺沖的,就一心想著為農村出力來著。有一次啊,大隊去挖水渠啊,大夏天的,老熱啦,一大幫年輕小伙子在2米深的土渠里挖啊,也不透氣,啥衣服也穿不住,起先啊,大伙還穿褲衩呢,后來這一流汗啊,褲衩就磨著這吊啊,一看真受不了,又沒女的,就都脫了光著═z,卡襠是城里人啊,也不好意思啊,就一直不脫,還有人看他老往別人的吊上盯,大伙就笑話他,說他根本就沒有吊啊,哈哈,怕人看,其實啊,他是真的不好意思呢。結果一天下來啊,他被折磨坏了,晚上一看,那吊還有旁邊被汗水泡的,褲衩磨的都紅腫了啊。打這以后啊,大伙就管他叫卡襠了,哈哈你說好笑不啊!” g _@[y C H
  六嬸會聲會色的故事惹得小琳和姑姑笑了半天,三壯心里卻像被什麼刺了一下似的,怎麼也笑不起來。
6{XHY]JY   “好了,太晚了,我也回去了啊,對了,我今天這豆子好啊,明天磨出豆腐腦可得給小琳嘗嘗!小琳啊,你明天你去啊那里拿啊”六嬸提起小包就要走,突然有轉過身來,說“要不,我讓柱子給你送過來啊!哈哈!”
^&ZW(Wl pz   “啊,他六嬸,不用客氣了,哪還能麻煩柱子呢!”姑姑有些推辭的口味。
y;NC;Vh(F   “咳!啥麻煩啊,這柱子啊,雖然一直在幫我料理豆腐房,忙著呢,可是,咱們這是啥關係啊,說什麼他也給送來!好了!我走了啊!”六嬸不等姑姑再說,樂呵呵地走了。 Jh l MX6vA-B
  姑姑好象有什麼心事似的,邊收拾東西邊愣神,小琳把飯和菜盛好,就和姑姑走了。 'm9RGw |4pt[)o
  三壯一個人,呆在那里,嘴里嚼著飯,卻什麼,又一看菜碗里的豆腐,就說什麼也吃不下去。三壯感覺自己今天好納悶啊,心里一會兒好一會兒坏的。卻找不出個啥原因。
#z,A#I|\9hx   突然,他想到二哥,他想他,要是和二哥喝點酒……,於是他拿起柜台里面的電話,直接掛向二哥家。
wA8g~J I:L8fbK   “喂,二哥!”電話一通,三壯迫不及待地喊。 _C*HEJ5]t-?#\B
  “喂,是三壯啊,我是你二嫂!” N6r&O*N$zH
  “啊,二哥在嗎”
u+NKbi6r~   “他看著外面呢,一幫孩崽子今個沒完了,還有偷幣子的,我是看不住了!你找他啊?二嫂漫不經心地問。好象還一邊吃著什麼。 ~fFwXRQE
  “啊,沒事,我正想問問你回來沒”三壯扯謊。 m6s}rTD)m
  “我一早就回來了,對了,你二哥昨天是在你那里住的不?”二嫂顯然要調查。
Ga?7DcW9j   “啊,是啊,昨個晚了,就在這住的!” 1N-f"ev;F
  “那還好,要是我知道他在別的地方鬼混的……”二嫂惡狠狠地說。 :?y;f d#T2z)LJ I
  “哪有,二哥哪能呢”三壯替二哥說好話。
I+Ec"J!jt+U H   “好兄弟,現在的世道你也知道,男人學坏太多,嫂子平時待你不薄啊,你可要幫二嫂看著你哥!”
o2Y,]Q$i W"|q   “那是,二嫂你放心!好了,沒事了,我掛了啊”三壯心里亂七八糟,就把電話掛了。
h%d(q6E/D'g ;Y7SA)L{`)ln*h
  月亮輕飄飄地浮在窗戶欄上,好象輕輕一碰,就能散了,疲憊的三壯躺在床上,卻怎麼也睡不著。
\)ob0s,j{G&i   他想起了林天威,他想不明白的是,為什麼他開始對男人的身體和吊有了興趣,為什麼他竟然想去“摸”一下呢,為什麼“摸”到了會有滿足的感覺呢,為什麼以前不會呢,難道只是昨天晚上和二哥互相“摸”出來的?
tHm CW8@/VUB)u%h   他想起了二哥,為什麼現在這麼想他呢,他會想自己嗎?還有,他想到二嫂的話,為什麼自己會覺得發慌呢,二哥在我這應該不叫鬼混吧,那我就是對得起二嫂了…… 0Oy!_/b)q7G%M
  他又想到六嬸對小琳的神態,還有那些話,還有小琳對自己的態度……
Y&Ll8mi7j   還是想到林天威,他是獄警,我竟然“摸”了他。他還……
hjuIw7e|nY   他又想起了卡襠的事,卡襠是真的不能干那種事嗎?他不脫褲衩?害羞?他也向我一樣盯著別人的吊……操!我每天都盯著,怎麼會和他一樣呢……
  最后,他想到了楚南,處男,哈哈,還有他干凈的吊……真干凈!操!我怎麼又想到吊了……他現在穿著我的褲衩呢,哈哈……等明天他發現上面的……嘿嘿……肯定覺得是自己的呢……那褲衩還新吧……他肯定不能想到是我穿過的……嘿嘿…… G,Rj'i7I4c
  慢慢的……三壯幻想著……不由自主地把手伸進了褲衩……原來那里早有準備…… 1e+d7zQ UI
(11)
fV$bf*w(R\
TlWB#q5k9x
O^RK)a 1~Mh rL*ie
  清晨的陽光照在白白的被單上,映得滿屋都亮亮的,三壯瞇著眼睛,金著鼻子,傻傻地看著它在視窗飄來蕩去,一陣涼風呼的一下,吹進三壯的被窩,操!好涼快!
6gU q8jU Z?+oz   準是小琳這丫頭又上來過了,三壯心里合計著,懶洋洋地翻過身,發現屋子被收拾過了,他驚恐地坐了起來,發現自己胯下被毯子蓋得完好,松了一口氣。他抖了抖毯子,然后伸脖子向自己那吊聞了聞,發現……好大的味兒啊!他“騰”的一下跳下床,趕緊進行善后工作。 '^"Q QKwG:Nd(w$?
  一切收拾妥當以后,三壯趿拉著拖鞋,邁著懶散的腳步,走下樓去。 *i+S)e u&lyq&[
  還沒到樓下,他就聽到一個男的正和小琳說話。
D uPx!y2B{e Y[   “呵呵,小琳,你趁熱吃吧,這豆腐腦是我媽特意給你留的”聽內容就知道是誰了。 .K RM)y-P2@
  “我吃過飯了,一會兒,讓三壯哥吃吧”小琳邊擦桌子邊應和著。 H1X!R%Pf!y6M-UZ5k
  “那你好歹吃點兒啊,要不……我媽……她會罵我的……”
n$[xuE\1p   “你回去就說我吃了不就得了?”
^(u*?(q1o5Kx^/Te   “那……那我待一會兒走!” S(f"xk8kdzk'] Y/A
  “呦!柱子啊,這麼早就來洗澡啦,昨天晚上上哪里鉆草垛去了啊?哈哈”三壯邊笑邊走了下來。 8S:F U5\0_(E0Y
  “啊,三壯哥,你起來了啊”柱子抬頭,高興地說。
o"V x%t4`O   “是啊,我怕下來晚了,這豆腐腦涼了,就不好吃了!”三壯走到柜台前,端起豆腐腦聞了聞“操!真香啊!” ] _(M[ X_(|n)e
  小琳在一旁偷偷地笑著。 v/w!G(M e R
  “三壯哥……這豆腐腦……”柱子吞吞吐吐地。
};Z`Ij.sIF   “怎麼,這豆腐腦里面鹵水多啊,吃了會中毒?”三壯搶道。
?m-G]&L-E6g4Z   “不是……”柱子低頭,不敢繼續說了。 0lZut/KC#[i ?R
  “那就得了”三壯端起豆腐腦,稀里嘩啦地轉眼就進肚了。 {x!j5ke
  “操!好吃!好吃啊!哈哈,柱子啊,你家這豆腐腦還送貨上門啊,那,明天你再送來吧,哈哈,說著,從兜里翻騰了半天,找到10塊錢,遞了過去啊。
I{sK0]T   “這……這是我媽讓送給……送給你吃的!”柱子急忙躲開了。 N ?#a9lI7j|6j
  “行了行了,三壯哥,你就別逗柱子了”,小琳推開三壯的手,又轉身對柱子說,“你別聽他的,他有毛病!呵呵,代我謝謝六嬸!你就說都讓我吃了,還說很好吃!” %b_9wtk%xF*I
  “哦!那……我回去了啊”柱子端起碗就要走。
)k3Vg)L1mCA   “等等”小琳從柱子的手里拿過碗,倒了些水,洗了起來,邊洗邊說“你有空過來洗澡啊,我不收你錢!” -QSsF[
  “啊……”柱子接過碗,轉身走了。 (R2{$|7BZ)J@&lDE
  “誰讓你私自做主,不收錢的啊?”三壯假裝沉著臉問。 t]u6\&caz;aA
  “我做主!”三壯姑推開鍋爐房的門走了出來。
dV%Qw1|   “姑,我逗小琳玩呢!”三壯嘿嘿一笑。
&@[ BH1~tj0E2Z   “就知道笑,人家六嬸一片好心,你咋地也不能這麼說啊”姑姑邊說邊洗手。 gHc&S3Qs?n{
  “我知道啊,我這不說著玩呢!”三壯看了看小琳。 T&U/w,dT7h7_4w
  小琳向他努了努嘴,又用眼睛夾了他一下。
9W?1fb]N   “我進去收拾收拾,小琳,你掃掃地”姑姑說著又進女池子了。
#`} mf&L ^"B   “床單,是你洗的啊?”三壯抓起鍋里的饅頭,大口地咬了起來。
X4n]*_u9\Hut5x3]   “還說呢,我前兩天剛洗過,你又弄臟了,上面不知道是什麼,我洗了半天,強洗掉!”小琳端著盆,往地上洒水。
IK$rLCo R u   “啊……八成是油吧!”三壯感覺有些不自在。 \i"NUBP
  “得了吧,我用去油的洗衣粉也不管用!”小琳的水潑到三壯腳下“去去去,站一邊去!” F0E&_qX
  “嘿嘿,那我也不知道了……” 三壯跳了起來,退到后面。
*sv'@1N!F8Z-BW(}T m7b:K1oL:g)K7iK v
  上午的人還是稀稀拉拉的,三壯迷迷糊糊地做著,挨到吃午飯的時間。 E4ZDH\ Pa/y
  午飯比較豐盛了,小琳炖了魚湯,三個人就坐在柜台邊上吃了起來。三壯喝得滿頭是汗,小琳就不住地給他投毛巾,后來干脆將毛巾搭在肩膀上。 xS7p*N ]G;D%M1C
  “哎呦,今個好伙食啊!”三壯抬頭一看,竟然是二嫂。
i)z] q{%f j;w   “呀,他二嫂,你過來一塊兒吃啊!”姑姑喊道。 ]MD1R y@`
  “是啊,二嫂,來吃點!”小琳站了起來。 aeRS Z3Sr Ok
  “我吃過了,我家那死鬼買的豬頭肉!”二嫂笑瞇瞇地說。
7r8M(w3W a9{   “我說的呢,二嫂現在越來越豐滿了”三壯笑著說。
T,F~ P @   “我說,二嫂,你是不是和胖六嬸有啥親戚來著?”三壯停了嘴,一本正經地問道。
`|s$R/Yvef8gN   “啊,要是論呢,也算是有點兒,我好象是應該管她叫表姐呢,怎麼了,和她套親戚干啥啊?” `BHA6d+V'T
  “不是啊,我覺得你現在越來越象她了!嘿嘿!”
5h:Rd.Sz   “去你個臭小子!看我不掐你!”二嫂說著朝著三壯的肚子就是一把。 ,I`}#^ZQsd
  “唉……唉……得了得了,我說錯了……哎呦!”三壯邊躲邊求饒。 wc|Px!p ~
  旁邊的姑姑和小琳大笑起來。
? Y4k-N1?kQ   大伙笑夠了,也吃完了,小琳把桌子收拾了。
Y&e_2Q;a`1cGO0X   “他二嫂,你咋還有工過來呢?”姑姑問。 l(y0EP Nre,jF
  “啊,那什麼,我有點事情找姑說說”二嫂理了理頭發。 :~zVhk.w2|R s
  “行,反正這會兒也沒有客人,你跟我到里屋去”姑姑說著帶著二嫂進去了。
+L-X/ca^   小琳看著她們的背影,好象想些什麼,三壯也楞了。小琳拿起掃帚走到門外掃起地來,三壯也跟了過去。
:Sb6} L J   “我來吧!”三壯上前去搶那掃帚。小琳一轉身,躲開了。 7gR7o$s'T,@
  “你歇著吧,我掃就行”
8f;GzD5u;U_(`H   “你咋地了?”三壯問。
+c:bO#zJ&a0v@   “沒咋地!” 6W{3w#gaCS

:W.V3csI9}   三壯鬧了個沒趣,走到對面和一個擦鞋的老頭聊了起來。老頭是個老紅軍,專門講些戰爭時期的故事,三壯打小就聽著這些故事,聽了半天發現沒什麼新鮮的,正要走,就聽見小琳喚他。
Z[9p3cS   三壯回頭一看,兩個裝警服的站在小琳身邊,其中一個正是林天威。三壯急忙跑了過去
d-YSw0S   “呦!來了啊,今個這麼早?”
Ob T"t ~   “是啊,我今個給你拉客人呢”林天威笑著說。 }!_LVx[J4v&F
  “這位是……?” 5S v7~7W&g}n qf
  “哦!這是我們的頭兒,劉隊長!” o$SQH!fN@:Y/b L!x;p
  “劉隊長,以前沒見過您啊”三壯笑著說。
_{#KARH(yR6@   “哈哈,我也是剛到這里,聽林子說你這里的手藝高啊,就過來領教啦!”劉隊長伸手過來。
.F~ ]+u|@,Sz   “哦!”三壯把手在褲衩上擦了擦,也伸了過去,“多謝來捧場啊!”   三壯這邊詳細端詳了一下這劉隊長,這人40來歲,長得挺象樣的,身材比林天威稍矮,而且已經開始發福了,不過倒不是很胖,只是肚子有些突出。
;Z+_3hR&Rf@d/]&M4f   林天威從小琳手里接過兩個搓澡牌,把錢遞過去,三壯攔住了他。
r3h[q$X   “別這麼客氣啊,你為我們拉生意呢,我怎麼能收你的錢啊” E/[E(s Wm9d^
  “哈,那不是啊,要是這麼樣,你還能做生意啊?”林天威看著三壯笑著說。
zXdjoT   “對對對,我們哪能這樣呢,我這是頭一次來,怎麼能不給錢呢!”劉隊長笑瞇瞇地說。 S4V_8@8n9q`2lB
  三壯倔勁上來了,把錢徑直塞進林天威的口袋。
!{ o^jnectaW   林天威又把錢掏了出來,要遞給小琳,小琳沒接,三壯把他的手推回去,兩人就這麼推讓起來。 A\;H*I'H7Z j-I
  “呦,這是干什麼哪?”二嫂從女池里推門走了出來。
F9_7r)l oeS   “啊,您一定是……老板娘?三壯這兄弟太客氣啊”林天威看見二嫂,以為是說了算的來了。 !o kn {O4oB
  “啊,哈哈,我可不是什麼老板娘啊!不過你們這麼推來推去的,也不是事兒啊”二嫂斜了林天威一眼。
*Cy5sHG$P K)k0Z   “啊,這是我二嫂,這位是監獄的劉隊長,這是林天威警官!”三壯介紹說。
U&Y"l2`MO6F2Dp   兩位向二嫂點頭表示很榮幸認識。 %@-I1Y4qO }E
  “哦!原來是這樣啊,我們三壯就這毛病,人家啊都追星,他追警啊,哈哈,你們就成全他吧!”二嫂笑著道,不過三壯好象從這笑容里讀到一種麻麻的感覺。 q-hty\+D
  “那不是啊,這做生意也不容易啊,小林昨天才來過一次,我是頭一回呢,我們哪能……”劉隊長擺了擺手。
D G.R%~)f*H   “是啊是啊,操!三壯兄弟,你咋這樣呢,你這是不讓我們來了啊?”林天威說著把錢又遞了過去。 Y d0BTY R8N
  三壯還要阻止,二嫂一把接過錢。 I R`*x3`Nd
  “呵呵,要我看啊,就這樣好了,這劉隊長是第一次來,咱啊,怎麼說也讓他洗得塌實點,這林警官啊,雖說是只來過一次,也算是老客人,哈哈,這錢啊就不收了!大伙看行不?”
\8?2|eS)_6d X&G   說著,她把錢遞給小琳,又向她使了個眼色。 0~9hj5H3g
  “哈哈,那太謝謝二嫂了啊!”林天威親切地叫起二嫂來。
7vg/naW g   “好吧,那劉隊長請上樓吧!”三壯覺得比較滿意,就把劉隊長讓上了樓。
.wN:Z h[x   小琳把找好的錢,遞給林天威,林天威向二嫂笑了笑,也跟著上了樓。
;{Q|SP!_   “啊,小琳啊,跟姑說一聲,我先回去了啊”二嫂說著就往外走,走到門口,又回頭向樓上望了望。 CY?r'PO6L u3HY W
  小琳順著她的眼光,卻只看見林天威的兩條腿,正向樓上邁去。 _*_;_|r(hs+Ba
  “剛才什麼事啊?”姑姑從女池里面走了出來。 0Rt-@d1Y(Z
  “啊,沒事啊,那個……剛才找錢出了點問題”小琳知道,媽媽對三壯老是“優惠”獄警是十分反感,所以扯了個謊。
8p1M$up/f"cQV   “你啊,小心一點,都是客人啊,別為這個……”姑姑嘟囔著。
uG-W |y?W7}RM   “知道了知道了”小琳撇了撇她媽,又向樓上瞪了瞪眼睛。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51

[size=3](12)
v-O&i1bc G(vm   三壯看著林天威和劉隊長脫了衣服,進了里面,自己到了窗前,把床單扯了下來,胡亂折了幾下,放到柜子里。
/ba*~t5w"A @ I   三壯走到隔壁,林天威和劉隊長正在淋浴下面沖水,水好象很熱,四周的蒸汽不斷地騰了起來,三壯打開水龍頭,用手試了試,覺得是有些燙。他走到分水閥的地方,調節了一下,轉身要回去再看看,就見林天威象猴子一樣從噴頭底下蹦出來,“哎呀媽呀,燙死人了”。
vi?Ge Q$Xh4xa,@   三壯明白是弄錯了,急忙往回旋了兩下,其實這閥門一般是不用的,下面鍋爐房也有調節的,誰想今天三壯這一弄,反而弄反了。
b(n1qN7PM9uGJ   “哎呀,你們燙著沒?”三壯不好意思地問。 $P!FI*P V%GX;g
  “還好,我跳的及時,我有權利認為,你有故意陷害的嫌疑”林天威拿著調說。 L~ |r0r8W
  “操!你還把我當犯人審啊?”三壯笑著說。
`cL*L}qS*L   “有劉隊長在呢,哪有我的份啊!”林天威笑著看看劉隊長。 n,]oDw&^7`
  “小林啊,我倒是懷疑你有誣陷群眾的嫌疑,人家好心給你調水,只不過是出了點意外而已啊!”劉隊長說著,跳到水池里面去了。
_ K2[0F WfjE-Y,o   “呀?劉隊,你這就胳膊肘往外拐啦?”林天威一臉嫉妒地說。 M*bvFk
  “好了,不和你貧嘴了,回去得讓你多接受軍民魚水的教育啊”劉隊長把整個身子沉到水了,就著腦袋,把眼睛也閉上了。 3|F:c5l&FgNhwi
  “嘿嘿,瞧劉隊長回去收拾你!”三壯坏笑。 )d2z s(i:\4E4TL,l
  林天威看著,三壯,也笑了。他關了水,也跳到水池里泡著去了。
0\s J0lq1D8u%I   三壯見自己在這里挺沒意思,就說了一聲“搓澡就叫我啊”,走了出去。
PB_^?I   4rQ.{7G1Cg
  門外,一個人正在柜子前撅著屁股脫衣服,三壯一看,這不是柱子嗎?他還真來洗澡了啊。
)k$Z"i_(`2i-I[8c(T)z+G   “呦!柱子來了啊?”三壯用手巾打在他背上。 $d2A)LI!f.j,c{o
  “啊,三壯哥……”柱子的說話就是不敞亮。
1besKUL(}"NU9k3y   “怎麼,六嬸不讓你看著豆腐房啊?” pd B^RL4D;v+N
  “啊,沒什麼,今個下午不出豆腐了,明個再出” ,S;tL1`o,]
  “哦!對了,柱子,聽說前兩天不是看對象來著,怎麼樣啊”三壯明知故問。
*Zf4Q:bM)G|j   “那個……那個不合適呢”柱子一直低著頭,脫了褲衩。
2]y8i8z)`%H0hT   “嘿嘿,那你有目標沒啊?”三壯繼續逼問。 bc-^;B Z zm'D$tqO
  “沒……沒呢,我……我進去了啊”柱子將柜子鎖上,轉身就走了進去。
?nM"OS1|'sU   三壯笑著搖了搖腦袋,正要走,卻看見柱子把褲衩忘在了板凳上。
Q2I J;d!R   一個古怪的念頭在他腦子里動了動,他回頭看了看,那門上有個厚大的塑料門帘,里外都看不見,他快速地抓起柱子的褲衩,跑進了屋里。 '{.T2Nmtp9u
  三壯發現自己有種做賊心虛的感覺,他關上門,打開柜子,把褲衩放到里面,又拿出來,上下看了看,嘿嘿,這柱子還算干凈。正當他想要把褲衩鎖起來,然后享受柱子找不著褲衩的樂趣的時候,突然想到,今天客人這麼少,柱子肯定會想這褲衩……其實自己跟柱子也挺好的,就是感覺這兩天,他們家人都……,咳!算了,還是放回去吧,再說留著這臭玩意,也夠惡心的。想到這里,他有拿起褲衩,鎖上柜子,推門走了出去。 7BSt4N&B kg
  抬眼就看見柱子光著身子,在柜子里翻找,又在板凳下面搜索著。
]$r `u%X)~~7a   “呀,柱子啊,你是不是找這個啊?你看你這不小心呢,我怕別人拿了,就幫你先收了。”三壯惡人先告狀,不過好象狀子有點牽強。 ^ ]H;V9Wo;O4U0g0a
  “啊,謝謝啊,我還以為這臭褲衩也有人偷呢。”柱子接過褲衩放到柜子里。 8f^)t2r$e$j
  三壯覺得自己臉上火辣辣的,轉身就進了屋。 5X,j8heDJN aT)v
  三壯把手巾洗了洗,又擦了擦臉,突然他想到一個人,楚南,他……哦!他一個禮拜也不會來,是自己說的。 a2o4Nx)OD
  過了一陣兒,里面傳來林天威的喊聲“三壯!搓澡啦!”
._DG(]QIv\ vD   三壯平靜了一下,拎著搓澡巾走了出去。 ?Cm!W[7] r
  林天威站在門口,笑呵呵地等著三壯,三壯熟練地用水沖了沖搓澡床,示意林天威躺下,林天威嘿嘿笑了一聲,回頭叫劉隊長。
-D'X|-AV|uh   三壯心想自己真笨呢,有劉隊長在,咋能先輪到林天威。 -A"@ L%J N |)W:J+D
  給劉隊長搓澡,就像給其他客人一樣,三壯一點兒沒含糊,仔仔細細地搓了起來。不自覺地他又留意了一下劉隊長的那玩意,和其他成年男人的一樣久經磨礪,一點感覺也沒有,他看著林天威,竟然有些焦急。
:ejZH0A   柱子在一旁馬蔑埶捰a洗著腦袋,三壯看他笨笨的樣子,心里真是好笑。
`9X3P/Va)^E[   隨著他“啪”的一聲敲打,劉隊長滿意地爬了起來,嘴里頭夸著三壯“真舒服啊,手藝不同凡響啊,小林啊,你推荐得好啊。” Q:i ?4pJ)Hx%i
  “嘿嘿,劉隊長,你以后能常來就好!”三壯笑著端起水盆,沖了搓澡床。 Y8f8R G)H8G
  “那是一定的了,三壯師傅,你這5塊錢收的少啊,應該擴大面積,或者到大城市里去開,準能賺大錢。”劉隊長走到噴頭下,一邊沖水一邊說。 Qy2o-ry}Y
  “咳!劉隊長,您可別逗了,我啊能混口飯吃就不錯了,哪想到那多呢”三壯回過頭,示意該林天威的了。
l [ u*G~   林天威擺了擺手,“我今個不搓了”,三壯有些不解地皺了皺眉頭。
+b*U0O!hA{_   “我說三壯你還別不信我,這確實是個好道啊,要不我明天和我的朋友們聯系一下,你看行不?”劉隊長像是認真地說。 9s0VU ku7f*@
  “啊……,那謝謝劉隊長,不過這澡堂子是我爹的啊,我可說了不算啊!”三壯邊回答邊看著林天威,那小子正在淋浴下面打香皂,好象要完事似的。看見三壯看著自己,又沖他笑了笑。 j_fkQ5j'r!U8U5F
  “行,等你商量好了,跟我說一聲,還有啊,我看你這小子夠意思,有出息,以后有什麼我能幫得上的,盡管開口”劉隊長把洗發精揉進頭發,一團雪白的泡末從頭上滑下,又囤在兩腿之間的砥柱,不一會就把所有的玩意都淹沒了。
Ei } x~w [+B   “多謝了劉隊長,那有事可就麻煩您了”三壯嘴上說,心里卻在想,操!有事,和你有關係的能是個屁好事。 lOmY f~tY
  三壯不解,林天威怎麼不讓自己搓了呢,是不是上次他發現什麼了?還是,怕自己又會反應,怕在劉隊長面前出丑? 'jp)l+~6SE|
  林天威面向椈嚏A背對著三壯,三壯“無聊”地坐在搓澡床上,悠蕩著兩條腿。他目不轉睛地看著林天威在手上打了香皂,然后低頭,兩只手放在吊的位置,連搓帶弄,這時香皂掉在地上了,林天威彎下腰,屁股對著三壯就開了花,三壯沿著屁股溝一直向前,看到了吊在前面的兩個蛋,一高一低地擺動著。
LFKc CM)a2~7By   三壯心里有些痒痒,自己問自己,你說,林天威那吊現在硬沒? ~*MR&Z ^
  要找個理由那是很容易,三壯走到水閥前面,看看沒人注意,就把水閥向剛才的方向,狠很地轉了一下。然后又竄回到床上。 Q|!AQt-n#x%U|SE
  “唉呦!”劉隊長、柱子、林天威同時跳了出來,可三壯只看到林天威。 +d^`|0j4`E&Vs
  他猛的向后一跳,然后轉身看著三壯,三壯這下看得清楚,那家伙還真不軟。 4]&|H iFz8[
  “啊?是不是水又熱了啊,真是的,你看看,這……劉隊長你燙到沒有?”三壯一臉的不好意思,一心的高興。他迅速地跑到分水閥的地方,把水調好。 Al$H*Xp^b[8_
  “還好啊,我沒怎麼地”劉隊長說“不過,三壯啊,這硬體設施你可是要投資啊,不然以后這洗澡還不成了|豬了嗎?”
?PA @)o%aY+_:\2MJ   “嘿嘿,明個我一定找個好師傅給修修”,三壯聽到“硬體”一下子就想到了林天威的那吊,不覺又看了他一眼,心里合計著,操!叫你小子不搓! (c(D~0F8D^;Q
  林天威仍然沖洗著,柱子拿著自己的搓澡巾準備自己搓,三壯見了,大聲叫“柱子啊,來!哥給你搓!也不收你錢!”說著,又看了看林天威,發現林天威也正在看他。
4CuKm._L_ Qz1B*h xx}:l4`
(13)
c1IKu3K kK.`/y Dt6`'h+Y(n
~wo s?_2ww

+~~V!t1FB-]7sP!q Y   林天威用水沖了沖身體,又洗了洗毛巾,劉隊長也是洗凈了腦袋,拎著毛巾走了過來。 't8O5UM^"O uT6G.QV$L+[
  “啊,三壯師傅,洗得很舒服啊,今天還有事,不然一定多泡一會兒,哈哈” 'j1zT TY8BI:rt5p:i
  “劉隊長,你能常來就好”三壯笑著說,劉隊長笑著走了出去。
*xh*u:puu3O |}(X   林天威擺著走了過來,臉上有些奇怪的表情。 (T$R _0K/K Z(|nO7]-N
  “我今天是陪隊長來……我們一會還有應酬,我就不搓了” r2Neq5a
  “操!早知道,我就不在樓下跟你瞎扯了!”三壯的語氣有些哏。 -`n%DQFV3W8tp
  “哈哈,那我先走了,趕明個見!”林天威用手在三壯的腰上攬了一下,又用手背拍了拍三壯的肚皮。
-g1sn+q2JJ h O*`o   “那好了,下次你不用買搓澡牌啊”三壯的臉有點紅,說完話還覺得自己有點賤。 .^ `$tJ8Squ}P^r
  林天威也出去了。
W0c:m^@   “來吧,柱子,上哥這來!”三壯招呼著,口氣就像在哄小孩,又像是在調戲。 1C Ea\[~)U;w
  柱子磨蹭著走過來,三壯連推帶拉地把他按在床上。
8fL4sP+xo   三壯把手巾擰干,開始擦臉,然后是身上的水,他有意把手巾在鐺部來回扯了幾下,柱子那玩意跟著翻了幾個跟頭,三壯的臉上撇了撇嘴,露出強奸犯一樣的笑容。
o&j.j F UEtK)Yel   搓完臉和脖子,搓澡巾從肩膀竄向胸口,三壯並不用力,輕輕地來回摩挲,直弄得柱子的乳頭“突”地挺立起來,柱子緊閉著眼睛,似乎還咬了咬嘴唇。 F.[i%PrSg+y
  搓澡巾沿著胸口駛象肚皮,在距離草地幾毫米地方剎車,又迅速轉彎沿肋骨奔至腋下,在殘忍地踐踏了一陣后,繞上肩膀,將胳臂出溜個遍。 v E l]5t;h
  待上身搓完,三壯洗了洗搓澡巾,他看見柱子使勁地抬起腦袋,看了看自己的吊。
8| q8[~0Z*L Y,]k o   轉戰下身,三壯把搓澡巾在兩腿間任意地划拉幾下,他讓柱子的兩條腿蜷曲,膝蓋向外,這樣他就可以更容易搓到兩條腿連接的地方了,不知道是柱子的身體不好搓,還是三壯有些累了,這里花了好長時間。最后三壯用手拖起那不黑不白的一堆,他毫不猶豫地用手按在上面,他感覺柱子的一點反應都沒有,心里很不滿意。
#^d{'cly'r   換到搓后背的時候,他用了很大的力,柱子的身體跟著他的手還是前后擺動,三壯把套著搓澡巾的手插進了柱子的兩腿之間,並示意他把兩腿分開一點,以便自己可以為所欲為。 ~ N(NQ{K
  三壯的腦子里一片空白,不知道搓了多久。 K+J9V _m}:e
  門“吱”的一聲開了,二壯大步流星地闖了進來。
/y7y/l;A } T:c!s   “操!今個人還這少啊!” K1xe;R0B$i4`
  “啊!那什麼……”三壯猛地驚醒了。 Q.R5OB["V
  “呀!這不是柱子兄弟嗎?”二壯邊說邊打開水龍頭,洗起手來。
a c%y1Fi@5M]   “二壯哥,你不忙啊”柱子的睜開眼睛,側頭看了看。
!@,RZ b\v   “操!今個換了幾個新游戲機版子,可他媽的好玩了,啥時候過去玩去?”二壯操起毛巾,擦了擦手。
.h7P5W:H,X6tp7s   “哪買的啊?”三壯把一盆水,潑在柱子身上,開始敲打起來。
St$d2o\/s   “你二嫂她姑姑認識個賣版子的,便宜著呢,我就換了2套。”二壯脫了衣褲,在淋浴里沖了起來。
3V-` XwlVd-@   “哪個姑姑啊?我怎麼不知道呢?”三壯疑惑地抬起頭。 J0{Q TH*BZ0b
  “你個臭小子,咋這不記事呢?就是城中葯房的那老太太啊,人家可是認識你呢,今個還說要給你介紹對象來著?” }-B.ub [P/Ew
  “啊,就是那個老刁婆子啊,她認識我?狗屁!小時侯有次買葯少了她2毛錢,她還告訴爹呢!”三壯想起來就來氣。
a&`xF"?*e\   “操!你小子還挺記仇啊,你不是偷著把2毛錢買糖球吃了?”二壯笑著說道。   “操,別提了,爹差點沒打死我!” z6r+kR#b G)i4X
  “哈哈,爹那是怕你牙疼!”
i:oD c,^ V%y   “生意好嗎?” ~ Y#X8A~ m7@:YF4p1]
  “還湊合……” zsKU,{ [+?
   …… +tW}5P)G]!rM,G
  三壯拍了拍柱子的背,“好了!明個把豆腐腦準時送到啊!哈哈” a CMo9J_
  “啊……”柱子一邊爬起,一邊回著。 G0eB3zlqA|
  “你又欺負我們柱子兄弟呢?”二壯走過去,拍著柱子的肩膀,繼續說道“不給他送,明個送到游戲廳就得了啊!”
2{ A9]ReR},wx   “哈哈……操!”三壯笑著上前推了推他哥。
&V n}q*bz   柱子紅著臉,慢慢地移動到了水龍頭下面。
:m)V6Yb``skj'an\J   “你去蒸蒸吧!正好我也歇一會兒”三壯把手巾搭在肩膀上,回隔壁去了。 nQD~JhA)}7h
  把屋子里簡單收拾了一下,裝汽水的盆里面又熱了,三壯換了一盆冷水,合計著該買個冰箱了。 +|KN%S9y {)ZE5ho)}v
  不曉得怎麼回事,三壯竟然很累,他靠在床上,眼睛直直的,不一會就昏昏欲睡了。腦子里有幾個人在吵來吵去,他好象是在和林天威喝酒,后來……
x$cUdP c[&{   這時候,窗外街上的大喇叭響了起來,三壯一激靈,坐了起來。
vg \+_6_(qK'M'a].d   “居民同志們,為了改造城內的電力網絡,縣電業局準備在明天開始分區重新布線,…………,在布線過程中,可能會給您的生活帶來不便,請居民以及沿街門市諒解,具體停電時間……”
N0l2| ooWX"G   三壯拎著毛巾走到澡堂,看見,二壯從桑那里走出來,臉色紅紅的。 WW&p(ygI}
  “這是咋回事啊?什麼改線又停電的?”三壯問。
-i6B$q{N%L0D   “哦!操!以前就聽說了,說是俺這里的電線都已經老化了,不能修了,上級批了錢,讓重新弄”二壯沖了沖水,躺在床上。
eX `S9b(nT   “那得多長時間啊?” (? ly$Lt7`y-bgX~
  “那不一定啊,不過聽說是要鋪到地下去,省得電線杆子了” u ~sq&wG0a l)R
  “啊……那不是得一個勁停電啊?” 2B3^1Gx!COF$W
  “那不能……個別地方吧!”
.R3_ x9dNoO"|9SW+t]   “咦?柱子走了啊?”三壯邊問邊搓了起來。 lCte oF)\;I2wq
  “啊,走了,對了,剛才我在樓下見著姑了,說是俺家你二嫂跟她說,六叔看上小琳,要娶她當兒媳婦呢,還讓你二嫂給說媒呢” "n0ia#])K
  “是嗎?我不知道”三壯愛搭不理。 2i8{7A"K5x$K/Mv0w
  “操!你心里咋想地?咱都知道,小琳不是姑親生的,你要是……,我就讓你二嫂別管,這傻娘們咋沒和我商量就他媽的……”
9~.rS\'Dx7X?   “我沒咋想啊……”三壯應和著。
.om L&Gt5a.x   “我看小琳這孩子不錯,對你也挺好,就是……,這麼地,你跟哥說句實話,你不好意思,我跟姑說!” D{"x%R8q(i/p
  “我真沒想法,我還不想成家!” #J Z m1K/oa7D.q
  “你老大不小的了,我明天給爹電話” }W8^ O}dH4cF
  “操!你別沒事就雞吧打電話”三壯氣呼呼地,甩身要走,二壯一把抓住了他。
$u.p(g-H!wo*c   “好兄弟,哥這不和你鬧著玩呢嗎,別生氣,來來來……你瞧瞧,這后背還沒搓呢”二壯臉上陪著笑。 &Wyg z3i\0GT3N X
  二壯翻了個身,三壯繼續搓了起來。 :`$n,uTg Dg7YG
  “要不,晚上哥過來跟你喝酒?” Rs;Ac:rPrVuI]
  “喝完酒,你打電話告訴爹唄?”
SyR9Qf6x&v z   “操!你跟你親哥記仇啊?”二壯伸手向三壯的襠部抓了一把,“呦!兩天不見,挺見長啊!哈哈” :EYhEOJ
  二壯用手攏著三壯的大腿,又拍了拍他的屁股,輕輕地摩挲了兩下,三壯感覺哥說得沒錯,自己的吊是大了不少……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51

[size=3](14)   下晌永遠是最忙的,打二壯走了以后,三壯就沒歇著,直到晚上9點鐘,才有喘息的機會,三壯疲憊地走下樓梯,看見小琳把頭埋在胳臂里,伏在桌子上。鍋里的湯不斷地扑打著蓋子,一陣誘人的香味直往三壯鼻子里面竄,他這才發覺,自己是餓坏了。
've)[miw   三壯小心地走到門口,呼了幾口新鮮氣,小琳輕輕地抬起頭,看見三壯在門口,立刻抓了手巾擦臉,盡管很快,還是被三壯看見了。 5m%];L[ v8?
  “你咋地了?哭了?”三壯問。 5]Lj;kg
  “沒,剛才被鍋爐的煙嗆了”小琳轉身走到臉盆邊,洗了起來。 y{#^4o BoE]6j
  “……”三壯不知道該說啥好。 }(t,]?{)E'SS
  “啊,你餓坏了吧,快吃飯吧,媽剛才抽空吃了”小琳邊擦臉邊說。
o)vL1p%g)w/?X   “你吃了嗎?”三壯問。 SlJp"f
  “啊……我吃過了,你快吃吧!” .FG5l7@$h_#B ~ v
  三壯盛了碗飯,小琳把菜端到桌子上,他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。
jj/[k \W)c%v   “聽說,明個就要修電了,不知道咱這里會不會停電呢?”三壯邊嚼飯邊說。 s.vN.?dhT
  “媽說,停電正好歇歇”小琳低頭擺弄著手里的搓澡牌。
(O3u"t&[:i*y~   “也是,要是停點啊,我帶你逛商場去”三壯高聲地說。
_o$h;g$f?](@^   “真的啊?”小琳的眼睛里帶著一種興奮“我正要買件衣服呢,你看我這幾套,多難看” n5xA$K W j{t1D
  “不啊,我覺得挺好!嘿嘿!” E,R1{ T[N_ {+j b
  “你懂個啥好啊……”小琳笑著說。 *W U9`3oXn8Q7t9p
  姑姑從里屋走了出來,邊走邊罵道:“真他媽的不是東西,有人把洗發水的袋子扔進下水道了,害得水堵了半天……小琳,你還楞著干什麼啊?快吃飯”
9U%wYSwH x   “我……我吃過了”小琳紅著臉,看了看三壯。
~+RBp;T qB&F   “我咋沒看你吃啊,快吃,一會兒,你去胖六嬸家一趟,把這布給六嬸拿過去”
*o;X wp4o/l   “啥布啊?”三壯抬頭問。
mt5I%rk5rH3v2o&c"K   “我求六嬸給繡個花樣子,你六嬸繡花可是出了名的好!”
G \d"j%A_ lR   “我繡不就完了嗎?反正我一天也有的是時間”小琳看來是不大樂意。 fQc8G*C,{E
  “你會繡個球啊,快點吃飯”
:O$u ~+V"y"}pae   “那剛才咋不讓柱子帶回去啊?”小琳接過布,理了理頭發。 |6AQ/L;Y XE}/f
  “讓你去就去,羅嗦個啥?”姑姑說完,轉身又進到里屋了。
P$hi Hp*ii|J&~   “你不樂意去,我去吧”,三壯放下碗,把布料接了過來。
{.AL"GT   “你吃飽了嗎?”
5z0z^ B4RK c\q6W   “飽了!”
t4NUo*`0U@I 6f0]]X.]
  天已經開始黑了,街上的人也不多,午后的熱浪在慢慢地退卻,但仍是悶悶地。三壯拎著布,悠蕩著向中心路走去。 Y&c(H/n4[5n
  好久沒出門了,三壯感覺輕松不少,不自覺地,竟然吹起了口哨,前面就是這小城里最大的飯店“百福樓”,是這街上的一伙地痞開的,聽說里面姑娘小姐樣樣具全,就是菜做的特難吃,六叔說他吃過,跟他們家的豆腐沒法比。 A0|$C'Ou'g/`
  樓前停了一些汽車,偶爾也可以看到高級一點的轎車,三壯對車挺感興趣,上前仔細看了看,這是一部“奧迪”,在這里很難見到。
v5Q Pv%sK8N   一個男人踉踉蹌蹌地從門里面晃出來,艱難地搖到路邊,扶著一棵數,低頭嘩嘩地吐了起來。 :? j\N ] D1x&^
  三壯怕惹了麻煩,就繞過去走開了。這時,酒店的門開了,一個熟悉的聲音叫著“小林,你他媽的行事不?趕緊回來,我們都等你呢!” D;EqM#hVo _
  三壯順著聲音望去,竟然是劉隊長,那路邊的準是林天威了,林天威搖著腦袋,繼續吐了起來,劉隊長顯然沒看見三壯,嘟囔了幾句,又回去了。 _&I w ^F(u5f`
  三壯急忙跑了過去,扶起了林天威。
P!n,n5B b   “你沒事吧?” D hA Vv&T*r,r
  “操!”林天威瞇著眼睛,看了看三壯,“你是……是三壯兄弟?” 6EicT.Yod(i{5{
  “啊!你怎麼喝這麼多?” 7{9Uf W qy
  “真是他媽的沒辦法……我……”林天威打了個酒嗝,噴得三壯滿臉酒氣。整個身子都依在了他身上。
N!J~Z%Y `   “好了,我送你回屋……”三壯感覺自己支持不住林天威的重量。
(j4o'Y(I@   “不……”林天威搖著腦袋,“再他媽的喝……我就……見不著你了……” x2FP7h%p%cB
  “那……我送你回去?”三壯問。
|u;Y;\3Fg   “好……,我告訴你……我是……”林天威用手比划著,三壯卻聽不明白。 1Ane,Ktr`_
  “回哪啊?”三壯問。
sO u?M%w|D2@'C   “回,我宿舍……你送我……”
AI?%x\9yK}   “好,你等等,來,扶著樹,我找車” {'I$Y B7D!gh
  “不用……”林天威擺著手,“我想走走,醒醒酒”
wa(ym,~ D4Q   “好吧!”三壯把林天威的胳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,用手扶著他的腰。
9kF6Ix'E'u   走了幾條街道以后,林天威的身體是越來越不聽使喚了,三壯已經被累得氣喘吁吁。
r.urG)]E9` U   “我……我要尿泡尿”,林天威瞇著眼睛嚷道。 i t^7pBQ
  三壯將他扶到一個背靜的晲仇B,拍了拍他的腰“咳!尿吧!”
#a'cM#E?#yA8bKX   “操!”林天威用手摸索了半天的褲門,卻怎麼也打不開拉鎖。 pKvRZ#yA u
  “操!……去……”林天威眉毛皺成一團。 r;R RA0L2Xf)|\
  “我……我幫你……”三壯的心里面亂亂的。
]yiQ ^ S1n   他一邊扶住林天威,一邊用手,拉開了拉練,他憂郁了一下,然后就把手伸進褲頭,把他那吊拽了出來。
'\z b9u_'j"Y*o   “尿吧!”三壯的心跳得厲害,不知道自己再做什麼。 .DjRuP!\E
  林天威嘩嘩地尿了一通,三壯一直扶著那吊,他怕他尿到褲子上—他自己這麼認為的!
s"O ]'HK   林天威好象真的很累,顧不得提上褲子,就載到了棆銦C fVE*J}{
  “喂!你醒醒……“三壯晃了晃林天威。
)gZ,XU2?A"vW,Z   對方沒什麼反應。三壯將他的褲子提了起來,把腰帶系好。正當他想扶起林天威繼續走的時候,林天威的腦袋“﹛妒漱@聲扑到他的臉上,三壯感覺臉熱熱的,一股男人的味道伴著酒氣撞在他的嘴上。 v;xoWsZ
  “走吧!前面就是了”三壯抬頭看了看,幸好沒有人看見。
{ v*|8e)u   兩個人晃晃蕩蕩地走到了監獄大門前。
1s3W!}f~   “警官,這位是林天威,是劉隊長讓我送他回來的。”三壯扯了個不算是謊的謊。
KS7@1m;h)^8Y-vt   “啊,好了,你進去吧,小林他在北3號樓405房間。把這個牌子拿著,省得一會出來麻煩”站崗的小警察並不嚴格。有點出乎三壯的意料。 7}f8sB|~P5R2du
  “好,謝謝你啊”三壯扶著林天威沿著一條黑不隆冬的路走了進去,到了北面,有一個轉彎,他望旁邊看了看,原來他們獄警住的地方和犯人還是有一段距離,難怪,門口的小哨會這樣輕易讓他近來。 J-V.M@ H,s@S
  好不容易來到405房間,三壯推了推,門鎖著。
!oc}w}Y   “鑰匙呢?”三壯邊問,邊在林天威身上搜索起來。 'E^G6gs w*S%]
  林天威好象很配合,張開了雙臂,象犯人接受搜身一樣靠在了門上。
[TT1069]   在腰帶上,三壯找到了鑰匙,開了門。屋里面只有一張床,還有一個柜子,顯然林天威是自己住一間房的。房子簡單但干凈。
y2OQ1[y6SR{z MN   他將林天威放在床上。自己喘了喘氣。
PC?8R0ou"mm   “你……你別走啊……你……”林天威嘴里嘟囔著。
^Bna;~G7u   “我沒走呢,你喝水不?我倒給你?”三壯走過去,坐在床上,輕輕地拍著他的后背。 1L5C BY"Z$L
  “我要……我要……”林天威嘟囔著。 %p?[H iJ)WT!uD
  “你要什麼?”三壯剛要起身倒水,卻被林天威一把拉住了,真不知道,他哪來的力氣……
W$L)q g7QC s     3x,O%iY3g!m6s
Os8I WV!t&x ]

+E:Z_DN;IU5t?
:b.D*UjU$q @%dQ prbi
(15)
#o0b4q*\V&mTo t3u2_ xk#_ z

,re3qZ#Bi8M
7s c*\ IzK*A   三壯的手被林天威緊緊地抓著,他感覺有些不自然,走了太長的路了,是挺累。三壯感覺自己的脖子上滲著汗,額頭也發熱了。他干脆又坐在了床上。
)O,m!]-K s[   過了一會,三壯發現林天威的呼吸已經平穩了,就試探著叫他。
"kv-n nP/c   “林警官?……你醒醒……”三壯搖了搖林天威的手。
%Xsn9^v%U)W   “啊……操!今天丟臉了……”林天威嘴里嘟囔著什麼。
T$X._F `!uD   “操!,那怕啥”
6mE%k*\4tm6Q\   三壯低頭看著林天威,他半閉著雙眼,臉色很紅,方正的下巴透著俊氣,兩條濃黑的鬢角沿著腮線一直垂過耳下。高突的喉結隨著呼吸浮動,嘴唇不時吧嗒幾下。 8XNjx&p
  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搖晃在三壯的心里,他感覺自己和林天威很熟悉,根本就不像是兩天前才剛剛認識,林天威的手不停地捏弄著他的手,就像他給人家按摩時的動作一樣。
`*J e*d0S%fO9C@ @   “你松嘍,我給你倒點水喝?”三壯又試探著問。
3`!Z4|5{ G0h6C+q   “恩……”林天威答應著,抽回手去解衣服扣子。
w0^v R,b4y [   三壯走到窗台前,拿起暖瓶,這時他看到了放在旁邊的鬧鐘。 hl"kH.SW];x HD
  “操!10點多了!……我出來這麼久了……布呢??”三壯在身上地下找了個遍,哪里還有那塊布的影子。
r.T5s%y'A Bg:M d   “得,回去準遭姑姑罵!“三壯合計著,把水端了過去。
1cd\-Q?9v0Fc   林天威將汗衫的扣子全都解開了,領子和大襟散落在胸膛的兩側,胸脯輕微地起伏著,褲帶也松了,順著平坦的小腹向下望去,淡綠色的短褲剛好露了個頭,一撮濃密的黑毛沿著肚臍直伸向大腿深處。
iz4t(N OQ9K   三壯呆了兩秒鐘,發現自己的下身竟然不知不覺地有了變化,他用手按了按,端著水,坐在了床邊。 }H6_*PqEY
  那水很熱,三壯放在嘴邊吹了好半天,他扶起林天威的腦袋,把水遞了過去。
#YVGD5f1aHr&u"xv   林天威先是喝了一小口,既而就將整杯水全部吞了下去。正當三壯想再倒一杯的時候,林天威睜開眼睛,直直地看著三壯。
NFGXWDibn|   “你……你還喝不?……我再給你倒點兒啊……”三壯有些語無倫次。
6jfb*KE5I%R   “我記得……你下午還沒給我按摩呢?”林天威瞇著眼睛笑了笑。
I)|0Jp3l^   “啊……那什麼,你明天去,我給你按……”三壯低著頭,不敢看林天威的眼睛。他感覺自己說話不太正常,像……對了像柱子! XE!a2j$H
  “不……我今天就要按……”林天威閉上眼睛,厥了厥嘴。
W8O"rw(Q:tBa   “這哪能按啊……你還沒洗澡……” Vg6SSKNpPhIY
  “操,你嫌我埋汰拉倒?”林天威把腦袋轉向一邊,無力地擺了一下手。
6ydjd4^1QiO&Q#|   “不是……那……好吧,你翻個身?”三壯站了起來。 m$[6`M)lx(S yn9IkB
  “不……就這麼按,我沒勁了”林天威笑著看三壯。
E V+WkA [2k)X   “好吧,你等我拿毛巾……”三壯轉身走到門后,他進門時就看到了放在那里的臉盆架子。臉盆里有一些冷水,三壯有取過暖水瓶,倒了些熱的進去。他先洗了手,投了投毛巾,又把它擰干。
sG%}7aC$k7e5aWP   “把門拴上……”那邊傳來林天威的聲音。 N`r9m9XD-Eu iq"ox
  三壯伸手拉住了門插戶,心里頭突突地亂跳,感覺自己是一個賊。 I \k!p[?6k
'i1S8\+w8IO C+y
  淡蘭色的毛巾平鋪在林天威坦露的胸口,濕呼呼的,暖呼呼的,三壯的雙手輕輕地揉弄著林天威的肩頭,林天威輕微地張著嘴,腦袋向后倒去,喉嚨里頭的氣體又一次扑上了三壯的臉。 X Y6s_#hK
  有節奏的拍打從胸脯延續到小腹,林天威的手不知不覺地攏住了三壯的腰上,三壯感覺自己的下身越發不自然,他更深地彎下腰,不讓底下的東西頂著難受。他明顯地注意到,林天威的褲子已經被撐得老高。 4v9jE,m.j
  幾個來回下來,上身的每寸肌肉都被敲打過遍,三壯抓過林天威的手,為他松松骨節,沒料,林天威卻反將他的手握住,“這里……” jY Q8?"u-[{6A Sr
  兩只手順著小腹,滑進了褲衩。三壯的手被林天威按著,而他手下的,正是林天威那已經棒硬的吊。
7DEd&w9d S t   三壯的頭騰地熱了,雖然他已經摸過自己的吊,還有二哥的,但是……眼前這人是林天威,一個獄警-他最崇拜的人,一個他也莫名就喜歡的人,盡管他自己還不知道。
n+s*kre5t   林天威還是閉著眼睛,嘴角向后拉了拉,喉結上下動了動。三壯的一只手被按著,慢慢地上下移動,林天威的吊狂妄地伸向小腹。
A'vseNaIJ   三壯慢慢地俯下身,另一只手輕輕地抓去林天威胸前的手巾,林天威的手從褲衩里抽出,猛地摟住了三壯的脖子,三壯一個不平衡,一下子栽在了林天威身上。 YN G8h9Pt+m5S1~.B
  三壯的眼睛直只地盯著面前這個好象醉得不成樣子,卻能猜到自己想做什麼的男人。林天威微微地笑著,用一只手擋住了他的眼睛……猛地,他感覺自己的嘴唇被兩片熱熱的,伴著酒氣的柔軟東西包住,他掙扎了幾下,才逃脫出來,對方卻是不依不撓,繼續扑了過來,這次力氣更大,三壯明顯感到自己的下巴被堅硬的胡茬扎得亂痛。
4dg$[T$[}%X"p   以前三壯都是在電視上看人家親嘴,自己從來沒做過,今天這嘴來得太突然,他竟然有些暈,不過,他感覺東西是不錯,難怪這電視里的演員總是愛整這個呢。
^v T(taI ~   林天威的舌頭在三壯的嘴上亂竄,好象要找個縫鉆進他的嘴里,三壯就故意緊咬著牙,不給他機會,林天威用手死死地摟著他的腦袋,搞得他換不過氣,好不容易他側了下頭,呼了口氣,卻被林天威逮到機會,那舌頭搖擺著就竄了進去……
-B Z;i%~1rK   經過這麼一折騰,三壯本來穿的拖鞋早就被甩到一邊,人也壓在了林天威的身上,林天威把三壯輕輕推起一些,把自己的褲子褲衩一並退了下去,然后,他的雙手順著三壯的腰慢慢地插進了他寬松的大褲衩,又撩起了里面的小褲衩,輕輕地揉著他的屁股。后來慢慢地推動起來。 Nlu_1RA
  三壯感覺自己在躺在一處沒人的大野地里,就他和林天威,他想干什麼都行,就像在那撒尿都沒人管一樣,舒坦極了。他迫不及待地脫去褲衩,讓里面的濕了頭的兄弟出來和林天威那吊認識認識……
g&@D:v"D`#{3p:v
6|4b bu;@hZ   在一陣熱火朝天的租收場面過后,三壯感覺自己已經沒有余糧了,他疲憊地躺在林天威身上,覺得他身下的倒是還富裕。
-LH\ m8m!ROO   “你咋還硬哩?”三壯喃喃地說。 #Cf3c9]KX se(ZN
  “你不知道,你咬它一口他就不硬了……”林天威繼續閉著眼睛。 6J3uRxN s
  “拉倒吧……” H7QHc:Ue?H&F
  “不信你照量一下啊……”
1h:bB5k'DX
htCCJ+i7h   三壯醒來發現燈已經滅了,林天威已經發出了輕微的呼嚕聲,三壯慢慢地吧嗒吧嗒嘴,還是一陣腥味,不過比魚味好多了。他回頭看了看林天威,他赤條條地躺在旁邊,三壯忍不住用手輕輕地摸了摸那吊,軟呼呼地,用手套弄幾下以后,很快就又硬了。 -Y+M-d7f9b
  “哼……干啥呢?”林天威問道。 Kks(`-q~-o,A3@
  “啊……沒,那個,我還沒給你按摩后背呢!”三壯傻笑著說。 #I9g!wRnx+r(F0}
  “操!……那我可不給錢啊……呵呵”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53

[size=3] (16)   太陽很刺眼,三壯激靈一下坐起來,發現,林天威早不見了。 M+_#A5\K@,F
  他穿好褲子,踏上拖鞋,走到鬧鐘前一看,完蛋了,早上九點了,他想起昨天晚上是去六叔家送布的,結果……后來就到了這里,然后就沒回去,也沒打電話,咳呀!姑不得滿城找我?二哥……哎呀,二哥說昨天晚上去找我喝酒……他……操蛋了這回。他環顧四周,發現自己在一個非常生的地方,他甚至不敢想這是哪里,林天威呢?他在哪??
A @ xq E6r-fL{   “吱忸”一聲,門開了,林天威端著飯盒走了進來。
P-f [C8n   “啊,你去哪里了”三壯不知道說什麼好。
J$e(jzWqT1H M g:V   “我去給你打飯啊,操!你還真能睡,昨天……”
,xcG USkS.^   “啊,昨天你喝得太多了”林天威還要繼續說,被三壯打斷了。 e!Ob{h3}s(uz
  “操!昨個跟劉隊長陪客人,這幫逼才能喝呢,還好我碰見你了”林天威說著,抬頭盯著三壯的眼睛。
$Nt J'c J] x2e?   “嘿嘿,沒……沒什麼……我要回去了,我昨個沒回去,我姑和我哥該惦記著了”三壯轉身就要走。 x{lsd3^%W
  “沒事,我昨個半夜時候,出去給劉隊長打了電話,順便給你家里打了一個”林天威笑著說。 Z\%ugm4J%R
  “啊,那你咋知道號碼啊?”三壯驚訝地問。 o/O?7Y)n[(] b
  “操!逢春澡堂的號碼誰不知道啊……”林天威邊說,邊把飯盒打開,里面有花卷、粥、咸菜和倆雞蛋。 o W&l2V)~5TF"["Lh
  “那你咋跟我姑說的?”三壯還是不放心。 6~%Zg k4M$ol
  “我說,三壯兄弟今個晚上陪我睡覺哩……”林天威一臉坏笑。
,m!P5y@s3c~ I   “操!你說的啥話啊……”三壯有點急了。 y*z1`(H;ZiG:C3E
  “呦!你還真當真啊?哈哈,我說我昨天喝醉了,三壯兄弟送我回來……”林天威一本正經。
~!Xl*[^1o|#v*Y   “那還湊合”三壯總算放心。
c+M4TZ!r cw5?4cy   “還沒說完哩!”林天威說到。 jp6j/m F,s5ol
  “還有個球?”三壯抬頭望著他。
(~E(X9u!RmU)n%g   “還有順便給我按了個摩,還……陪我睡了個覺!哈哈哈哈”林天威摟著三壯的肩膀,大笑起來。
gL(\Z1p0dUqq   “操!你瞎掰呢你……”三壯聽出林天威是在逗他,伸手對著林天威的吊就是一把。
~J l]f   “哈,你還沒鬧夠啊……” u8V\-v#\ dy!Pn+R

Ofo&S7k5B   吃過了飯,三壯得回去了,林天威非要送他,他也沒阻攔。 ^6c1sa'kOPX
  兩人下了樓,從北口樓梯外面的路往大門走去。 `g e4_.X,T/f;P
  “我當這里面不讓外人進呢,昨個咋這麼隨便就讓我進來了呢?”三壯邊走邊問。
8H7f+~|4m.JjvI `C5c c   “操!你以為你自己個來能進得來啊?這不有我呢嗎?”林天威牛逼地說。
mROi1J2u8?   “你?你咋這牛啊?”
2q!h.x7N][l`   “也不是我,你不知道吧,劉隊長的表哥是這里的大頭兒,我又是劉隊長以前的老部下了,這里的人當然不敢攔我們了” yq:^{!{t
  “我說的呢,你咋還自己有個屋呢”三壯搖了搖腦袋。 D.XPBkp e
  “這事兒啊,就是那麼回事,要不能咋地,能混到啥程度就算啥程度了”林天威無奈地看了看天。從腰里掏出一包煙,抽出一支給三壯。 3zF]'E/Y E&N
  “啊?我不會抽,我爹不讓呢,我抽煙,他就抽我!”三壯說的是實話。 5W![%V0pQ
  “呵呵,我爸根本管不了我,小時侯,他一抽我,我就偷著出去抽煙解悶!”林天威無奈地說。 sAz%F UL
  “哈哈,怪不得了……對了,你昨個瞧見我手里拿著的布沒?”
*Rn5f7`y   “沒啊,啥布啊?”林天威問道。
2q,S1k5O+Kvd9i   “咳!拉倒吧,丟就丟了,正好呢!”
9I WuJw0W3h8H R!K   “操!丟了還好?得,你也算是為了送我弄丟的,這麼地吧……”林天威從腰里掏出一張100元的票子,“拿去,再買一塊!” IyC1|)q$hd
  “操!你拿我當啥人啊……”三壯把林天威的手推了回去。
6O yj*JH.l   這時候,后面傳來喊聲“林哥,林哥,劉隊長叫你呢,快過去!”
GUq Ut$DiG   兩人停下腳步,回頭一看,一個穿戴整齊的小兵跑過來,徑直站在他們面前。 "t;DPo:k Yp
  三壯端詳這小兵,長得眉清目秀的,眼睛閃著光。個頭不高,倒還結實。
D/`i8^YI+g.QT   “啊,小李子啊,你告訴劉隊長一聲,我立馬過去啊”林天威笑著把手里的錢放回口袋,又拍了拍那小兵的肚子。
&\+fc!niF9W5m   “好,你快點啊!”小兵說話間,抬頭看了看三壯,發現三壯也正在看他,他臉紅了一下,跑開了。 | ~+x9d pR$Ng.z
  “你趕緊回去吧,我自己走得了”三壯看著林天威。 H_e/u0f o$F
  “不忙,送你出了門,對了,牌子還在吧?”林天威問。
$^t&is#{"ulOc"oS   “哦?牌子?”三壯趕緊將大褲衩的兜翻了個底朝天,沒找著。 0l T6H#A)Z V n VyQ
  “那完蛋了,你出不去了,這牌子是進出必須的,你沒牌子,就得一輩子待在這里頭了!”林天威說話跟真事是的。
o/^A%y1z3~3Nx ~   “操!你唬誰啊?我才他媽不信呢!”三壯抬腿就往外走。 ]`j1zs#x
  “哈哈,不信啊,不信看看”林天威在后面笑著向門口的小兵擠了擠眼。那小兵會意地點點頭。 jQlD/t;`kN
  “對不起,請出示門牌!”小兵一臉嚴肅。 W1},l-bFa
  “我……沒有……”三壯說實話了。 w|7uU9CNT1Ks8[?
  “那請您到監獄長那里拿批條!才能出去!”小兵繼續回答。 `Qt5h,F~ gAa+Y Y
  “我昨天是陪……”三壯想繼續說,聽見后面林天威笑得捂肚子。
!}kJ1N&l_r:d   他回頭望去,林天威邊笑邊招手。 ][d r-u,x`
  他走了過去,見林天威從褲兜里掏出一個牌子,就是昨天晚上的那個。
9tG r#i+z&[+{w2l   “你故意整我啊你?”三壯有些急。
3z(U;a"Y%Tf   “不是啊,這個門牌是我今天早上在……”林天威招了招手,示意三壯把頭湊過去。
"| @+e7^4Ds   “在你屁股上沾著哩!哈哈……”林天威大聲笑了起來。
/a)Sqn4Mx v;G{l   三壯搶過牌子,聞了聞“操!好象是在吊上沾著吧!嘿嘿……” `/S:J!I,B
  “哈哈……”林天威笑翻了。
9fS S._9n#a1Y
t~ezcH   三壯一邊回味著昨天晚上的事,一邊往家走,他老是覺得林天威根本就沒有喝醉,相反,自己倒是醉得不輕。突然,他想到二哥,他想去看看他。
j-])|+vga5O?Iu%U4p   游戲廳門口有兩個小孩子,趴著窗戶看了看,就跑開了,顯然還沒開門,從窗戶看進去,沒有人,他推了退門,果然門栓著。 #U*k4[(@4vBA*P
  他又繞到后門,看見游戲廳角落的沙發上,綣著一個人,一條毯子圍著肚子,還有一半搭拉到了地下。對面的茶幾上,擺滿了空啤酒瓶……
:A1[}1] {9{
9p!ddXcD
{7I5{QB r7n!^ sZc`w
wu{b HNL~,j
(17)  三壯敲了敲門,沙發上的人沒有反應,他又重重地拍了幾下,那人翻過身,瞇著眼睛看了看門,喊了一聲“今個關板了!” T,fGkAp!s T
  “哥!是我,三壯啊!”三壯大聲叫著。
}-HyN }T   二壯無力地爬了起來,不緊不慢地套上褲子,趿拉著拖鞋,把門開了。
_x;E^x3u:wj   “呀?今個兒咋閑工夫來看你哥啊?”二壯頭也不抬地往里走。 J@wM:b
  “操!這叫啥話,我來看你你還牛逼啥?”三壯跟在后面,楞裝強硬。“你喝酒啦?” mx%j1[yT(w
  “啊……”二壯把毯子折了幾下,轉身奔里屋去了。
"}eZ7h8u&J7TA-csi   “我昨個晚上……那啥……“三壯想來二哥準是知道了。 1Kb,^3p)PE?p
  “你干啥我管不著,可總不能放著堂子不管,害得姑和小琳找了你大半夜啊?”二壯轉過身,眼睛瞪得老大,眉毛也豎了起來。
Hc7O A0O!tV   “我這麼個大小伙子,能咋地啊”三壯底氣不足。 R?\`p@ P7vjQ,Lc
  “操!你他媽的真沒良心啊還是故意氣我啊?”二壯舀了一盆水,洗起臉來。
]X(v n{n#RRQ/uZE*Y   “我哪能呢,我這不好好地嗎?哎?嫂子呢,大清早也不見她?”三壯開始轉移話題。
uv(R%zrP)N s   “回娘家去了,不知道他媽的干個吊”二壯擦著臉,撿起刮胡刀。
w/g1U2](XJ&A:N a   “啊,那不是前兩天才回去,是不是你又……沒……”三壯見二哥把氣轉了,開始逗弄起來。 p t+b+M[CM
  “操!你個小王八蛋的,成天拿你親哥開涮,瞧我不告訴爹你的事……”
mfGA2o!]4v!SG#G   “啊,親哥……我不敢了,來,我幫你刮胡子”三壯嬉皮笑臉地獻殷勤。
Ttig GaJE   “拉倒吧你”,二壯把他推到一邊“你想整死證人啊?”
oE*o+?;T;[   “哈哈,好二哥……”三壯嘻嘻地笑著,把手巾遞了過去。
!C&X&\9S nw ZE*dL   “別笑了,說正經話,那個林警官到底是誰啊?又是客人?”二壯邊問,邊用手試探著胡子茬。三壯不禁摸了摸嘴邊,想起昨天他被這玩意扎了呢。
4fv%j#j ~   “啊,是啊,前兩天認識的,這不昨個碰巧他喝多了,讓我碰上了,我尋思著,怎麼著也得幫個忙不是?”
:dA,^ W+}5T   “操!就他媽的知道你……唉?你送就送了,咋還一宿不回來呢?”
^Y{f)y#R*n   “我……不是把那個門牌弄丟了……”三壯一說謊臉就紅。 c"]i[ A eB#I d
  “我告訴你啊,以后少跟那幫人打交道,他們表面像人,操!其實他媽的都不是東西!”二壯涮了涮刮胡刀,打算再刮一遍。 0MkU4E K(}:T\y
  “我看挺好的呢,你咋這麼說呢?” o]:U7c3P EZ
  “操……你親哥能騙你還是咋地?……哎呦……”二壯一個不小心,把嘴邊給刮破了。 &v-U7kg6]9IQ1n4v2V
  “哈!我說吧,這就你說人家坏話遭報應呢!”三壯邊笑邊說。 [P(s.C6qXo3m
  “哎你個臭小子,我還管不了你”二壯伸手就是一拳,三壯順勢倒在旁邊的床上。 .`P9of1c'q
  “啊……你打中我的種了……我……”三壯捂著下身叫了起來。 nNkxr6t [XQ R
  “呦,那還了得,趕緊讓哥給瞧瞧……”二壯拿著刮胡刀,怪笑著走了過去。
~v:eV/j)j1@'I9P_   “啊……哈哈……” j,xJ+l e5w
  …… -| hk|)G
  “好了,你是親哥,我服了,我得回去了,姑肯定等著我呢!”三壯斗不過二哥,只好求饒。 ~"lO'O HANxg
  “得了,今個饒了你了,我跟你說,昨天晚上,找不到你,小琳哭了老半天呢,姑還真生氣了,說等那個小王八羔子回來,我非……” 9x1Y @6H$Z*MK;Y'pS
  “咋著?” :V,V*O~)z1Z(X|
  “打折你的腿!”二壯惡狠狠地說。
Yd/} rR3?`   “拉倒吧,姑才不會那個呢,我這就回去”三壯整理整理衣服。
'y{8M5wS'[y2J   “行,要不,我陪你回去?”二壯操起木梳,撓了撓頭發。
'v.Y)yl2K*i j   “得了,你趕緊開門吧,我看有一幫小子圍這轉了半天。 `1izp/R_
  “那行,回去多跟姑說幾句好話,呵呵,臭小子……對了,我晚上興許過去啊?你今個不送人了吧?”二壯說著,拿起床頭的一串鑰匙,走過去開門了。三壯的心猛地動了一下,哥晚上過去應該是高興的事,怎麼心里這麼不得勁呢?
vJ2Y3i!T2j&G \
_(w9b)q6x,D|L   從二壯家出來,三壯的腦袋亂哄哄的,他感覺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,他也實在是理順不清,有好幾次,他差點撞到了樹上。
wU#E(| v#}2B]5hT   “咦?”走到葯店門口,三壯突然看見兩個人在門前嘮嗑。一個正是二嫂,另一個卻是劉隊長! 5eY9kZJ%@
  他們兩個怎麼會在這里嘮呢?三壯停了腳步,在遠處看著,兩個人像認識八百年了似的,熱乎得很,三壯想想二嫂是有這能耐,跟誰都能攀上親,只見二嫂把手中的葯死勁往劉隊長手里塞,連那個葯店的老刁太太也跑出來,把錢給劉隊長塞回襯衫兜里。 &R-WT8d'Tvw't
  三壯正納悶呢,一只大手猛地拍了他的肩膀。
+|'tGO;M r   三壯嚇了一跳,回頭一看,原來卻是林天威。
4C$M1p,_4^M'}9e&C7V4o   “你走得夠慢的啊?怎麼繞到這來了”林天威笑著問。
!I%_FsO   “啊……我到哥家轉了轉”三壯吃驚地說。
)`)f%i:K2D K`n"x)GG   “哦,我還當整天呆在澡堂子里,不認得路呢!”林天威的襯衫送了兩個扣,在陽光底下直晃眼睛。 ]4E|C@/IjL+T3UB
  “操!看你說的,你咋又跑來街里呢?”
P}P*f PUa   “這不是要修電嗎?得挖地溝,上頭把活包給我們監獄的犯人了,我和劉隊長過來划區域呢”林天威抬頭看到了劉隊長和二嫂,又補充說“劉隊長昨天喝得胃疼,順便來買點葯” `UK*B__*@'E[
  “啊”三壯瞟了一眼那邊,二嫂還是滔滔不絕,說著說著還笑了起來。
*Z.m&nN0?4F   “那你都管哪片啊?”三壯問。
Ca(Z_H]4TYi   “啊,中心路南的兩片,還有……還有你們家前邊的一片……”林天威晃著腦袋,還不大好意思地說“我主動申請的呢?” !V#~2iJY4TDH v
  “操!那好啊,等你忙完,我給你搓澡……”
ge$z!Tc1Vj sM&M   “啊……好啊,那什麼,我先過去了,你?……” ~-mOB H*C3?
  “我得趕快回去了,姑等我該著急了。”三壯說完,又沖那邊看了一眼,轉身就走了。 ygKIC
  林天威盯著他背影,又回頭看了看劉隊長,笑著搖了搖腦袋,走了過去。
o o*^.@Y G'f:@F"V;c,fx#aP
  三壯到了家門口,有點猶豫,其實是害怕,怎麼說,姑姑還是姑姑,他想著怎麼挨罵呢,六叔從里面走了出來。 I&Y+d'[ O#mes
  “呀!三小子,你他媽的大清早跑哪去了,我今個抽空才過來的呢,不你這買賣還做不做啊?”六叔提溜著三壯的背心領子,大聲叫喚起來。 x6P Y:K.pJ
  “啊,我有點事兒,你別忙走啊,我這就給你搓,你說你平常都下午來,今個咋還竄點了呢?我看準是昨晚上六嬸閑你埋汰了不是?”三壯一邊笑著,一邊拉著六叔。
+~-\3NdouM v   “操你個兔崽子地,我他媽不打你都對不住你爹”六叔上去就是一個9繨}。
[C_6MJ7R3S^/tN   “哎呦……”三壯邊叫邊往門里躲,一下子踩在了一只鞋上,回頭一看,正是小琳。 (N,x$R-tG3E`
  三壯笑著臉一下子就僵了,繼而又賴皮地笑了起來。 :JXu \H7Jf){4C.^0M'k
  “呵!小琳,好妹子,踩疼了吧?” z&SfL K3^N8C{
  “不疼!”小琳白了他一眼。“六叔,要不你下午抽空再過來,三壯哥這還沒吃飯呢?”
o_O:K{"B}   “啊,大清早到現在還沒吃飯?你兔崽子跑哪聞腥去了?”六叔的老臉笑得跟花似的,三壯一見他笑就想起小時侯家里種的臭菊。 "]o:QVaj9z1w
  “我吃了,你先進去,我這就好!”三壯還是笑著,突然他看見小琳的臉色不對,轉頭又說“也好,等我攢好了勁,好給六叔脫胎換骨!嘿嘿”。
a:BM q.E9L3\   “得了,我說不定晚上才過來了,下午有飯店訂豆腐,我還忙不開呢……對了,小琳,你六嬸讓我問問,你媽求她繡花的布呢,讓我帶回去” |;RQ Doq`#}
  “啊……”小琳看了看三壯,三壯趕忙搖了搖頭。
e1c7A GSt   “六叔,等一會……不忙,你晚上來,我再給您,有好幾塊,我還沒挑好呢!”小琳笑著說。 N|#V;[P?
  “好……那下午再說,要不……,我讓柱子過來取啊”六叔邊走邊說道。 U5R3C)LyL
  “啊,那不用,有空我送過去吧!” /qF S-SB+TW
  看著六叔走遠了,小琳轉過身,正要“訓訓”三壯,發現那家伙早溜進屋里去了。  lX7B"j|"zUV
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53

[size=3](18)
v/{6X~;CNK*i   三壯噊噊銇]上樓,發現一個客人都沒有,心想準是小琳都給推了,沒人看著,連洗澡都不行。他打開柜子,找了一條干凈的內褲出來。
H@'C Hq}5d   “你跑啥跑啊?”小琳站在門口,對著她喊道。
-k3a\+A&@0~-w   “我哪跑呢,我這不換衣服呢嗎?”三壯嘿嘿笑。 )HM$e]3p3b$u)H#]Fg a
  “昨晚,我和媽等你等到12點了,后來二哥也來了,他一聽,就急了,后來我們分頭找你到1點多,后來電話來了,說你不回來了?我這個納悶啊?還以為你是找著哪百輩子的親戚了呢?”小琳氣呼呼地說。 1fN$} bQ7V/av%|9Z
  “啊?那你們沒去六叔家找呢?我看六叔還不知道?”三壯傻傻地問。 O:r&~U)n#X'^
  “有啊,我最先去的就是他們家,我以為你和柱子玩牌呢,誰想到了門口就見柱子一個人端著豆子往家走,一問,才知道你根本沒去!” Q5`8g f J
  “嘿嘿,昨個……我尋思著,林警官喝多了,我怎麼也得送他回去啊!”
U(Dz4[5j   “送回去你就回來唄,和一個喝醉的人,你是能嘮嗑啊還是能怎麼地?”小琳不依不撓。 xvkmT k(q
  三壯的臉騰地紅了,不知怎麼地,小琳每次說話都象知道底細似的。 %x^-e3bjQc-Z
  “沒有,當時,我的進門的牌子丟了,就……” /w;aYrc2t(fI:Cc2S#|
  “得了吧,你送到門口不就得了,人家別人不會接他進去啊,就你顯勤勤!”小琳撇了他一眼。
.TP$Y4p8|n J q   “好了好了,都怪哥錯了,姑咋樣?還生氣不?”三壯把褲衩放回去,心想,現在是沒得換。 |#kR(X%|'nB
  “媽咋不生氣啊,昨天還罵我呢,說我自己不送,讓你個臭皮兔崽子送啥,對了,布呢?”小琳把手伸了過來。 nJ.^)l8S
  “啊……”三壯一臉可憐“……我……我給弄丟了……” )} s9FA'ZR)Wo
  “你說你……咳呀!讓媽知道還得罵你!”小琳嗔怪道。 "CPL1Bg~'|%e:\
  “反正都是罵!趕一塊了也好!”三壯撓了撓腦袋。
$Qx G tO-oH W   “得,告訴姥爺你就不怕了?”小琳一句話杵到正處,她知道,三壯最怕他爹了。
X2o;~$p Bl ~:O&^   “那……,那我去買一塊回來吧?”三壯問。 I K!`"e*k D
  “得了吧,你會買個啥,趁這會兒人不多,我去買了,直接送到六叔家吧,那布我看過,知道是啥料子的,你一會就下去吃飯,我媽問,你該知道咋答了吧?”小琳說完,又瞪了三壯一眼。 -_4r9s3Ys'T
  “啊……嘿嘿,那不麻煩你了……錢呢?你有嗎”三壯陪著傻笑。 -Z)s:}2?1PK%]3q
  “行了,有!,我下面等你啊,你快點!”小琳說著,跑下樓去了。
.U0e#Ans:k0n   三壯重重舒了口氣,他抓起褲衩,走到隔壁,打開水,沖了起來,“操!真涼快!” (gHO8h j^/Q
  他邊沖邊想著昨天晚上的事,覺得一切都太突然了,自己還沒發應付過來,還有就是二哥,他和二嫂是咋了呢?還有小琳,她對我這麼好……
~c@o"dW&ki,R5s}   三壯擦干了身子,換了衣服,跑到樓下。小琳已經把飯菜盛好,三壯一下去,她就跑了出去。
3c`&[hltf   三壯端起飯碗,卻發覺一點都不餓,忽然想起,他在林天威那里吃過了,他們吃的一個飯盒,他們還用一個勺子喝的粥,林天威還給他剝的雞蛋。
8FKz HS/?a   “呦……老三你回來了?”姑姑挽著袖子從里面走了出來。 $fFYiI%\5g
  “啊,我剛回來,姑……今個還忙吧?”三壯一驚,碗都端不穩當。 +Y8d4l m&@
  “不忙!沒昨個晚上忙!”姑姑邊說,邊把幾個搓澡牌子掛在柜台后面。
a\PTY&FC   “嘿嘿,你瞅我這麼大還讓姑操心!”三壯傻笑著說。 S4e5fYDN,] M8{
  “得了,沒工夫跟你貧嘴了,小琳呢,跑哪去了?” NH.o|.C;R
  “啊,我昨個沒把布送去,小琳又跑一趟!” J&i7e)K+I ?m4V.p
  “昨個沒送去,你今個早上咋不直接送去啊?”
\ZdMX{ c)Q;jW(x   “我……我這不是怕你惦記嗎?” KZ X/Qk3h*P2o/Qd!_
  “拉倒吧你,知道我惦記,昨個就該早回來,還有你看看,今個都幾點了?啊?”
U$XK2?)J n   “這……”三壯感覺沒話對了。 +_/P3~yp!To0K}
  “行了,吃了飯,你趕緊上去收拾收拾,一會就上人了,我先在這守一會兒!”姑姑把袖子挽了挽,收拾起桌子來。 )Zn j}Xn0g&E&W
  “哎!知道!嘿嘿”三壯見姑姑不再生氣,心里的石頭算是落地。
W\-{*I5O&O&~   “那你不會告訴爹?” g G3[q(TZE
  “那不一定,你以后乖乖地,我就不說!”姑姑抿著嘴樂了。 wea~ o._
  “嘿!還是姑好”三壯三下五除二扒了飯,跑上樓去了,姑姑嘆了口氣,又搖了搖頭。 ?0X!Gb3J
o.j` ~8\hCt^
  不一會,就有幾個洗澡的客人,三壯開始了忙活,不過他感覺自己怎麼也沒有以前那麼認真,好象手里的搓澡巾不好使似的,尤其是他看了躺在搓澡床上的赤條條的男人,心里頭總是怪怪的。期間他抽空跑到樓下看了看,小琳正在給顧客找鞋子,看見他,點了點頭,他會意地回了一下。 1@+Osh-PF?
  晚上吃飯的時候,姑姑談起修電的事,說是這里的挖地溝的工程包給監獄的老犯了,還讓小琳當心,看好錢啊東西的,說不行就關門幾天。
M N&ef+f;ep|O   “啊,怎麼包給老犯了呢?”三壯假裝驚訝地問。 c+CbI#h5P
  “難道你的林警官他不知道?他沒跟你說?”姑姑撇了他一眼。 4ag)QFF(H.x0m
  “沒,人家哪能跟我說這正事呢?”三壯感覺自己的臉都紅了,立即低下都,裝著咳嗽了幾聲。 W j \:B!M ]H4@ x
  “咋,被飯嗆了?”小琳在一旁忙著給他捶背,三壯用手比划著“沒事”又繼續咳了幾下。 :uJ"bhEG%F
  “活該!這麼大的人了,吃飯急個啥?”姑姑只顧吃飯,小琳也把手拿了回去。 W#L.j7Q dZ]1NL
G/K.PGl Y t^4Pb
  晚上的時候,又有幾個民工來洗澡了,三壯瞄了一圈,那個聽話的楚南還是沒有來。倒是六叔挺算數的,拎著塑料袋就進來了。
u6T3K$p;@p8w   “呀!三壯,你這生意是越來越好,現在也能成個大款了吧?”六叔瞇縫的眼睛盯著排隊的搓澡牌。
F,o)^9Ee?/~/f   “哪能和你比呀,我這一天到頭,累掉膀子也不過這倆錢啊,你倒是,一瓢豆子兩瓢水,就是錢了!”三壯一邊忙活,一邊接過六叔的牌子掛了起來。 2@ f:y~1c6` z
  “我那也是手藝啊,況且,現在這豆子貴著呢,掙得了幾個錢?”
y/t,]p]"aL*WI   “誰不知道你有本事,讓一瓢豆子變兩瓢啊?呵呵,到頭來賺更多!”
u0^(PBi]v Q7Cl   “操!你小子這是埋汰我啊,我門家這豆腐可是有牌子的,你可不能這麼糟蹋牌子啊?”六叔說話當真格的了。
d^V.E6k?N$f)o_   “咳!六叔,你這麼大歲數了,跟我小孩崽子叫什麼真啊?豆子是不能一瓢變兩瓢,這水不是容易著嗎?”三壯故意氣他。 cR6\ZjBOn\$H
  “操你個王八羔子地,看我不踢你!”六叔上去就是一腳。
2h/}~-V0qVB F5a   “哎……六叔,你踢人這工夫不成啊,還是換你家驢來吧!哈哈!”三壯邊笑邊嚷。周圍的大家伙都跟著笑了起來。
Hh(N/Y0G3K s   “我還收拾不了你了呢,等我告訴你爹……“六叔說著,“扑通”一聲跳進了池子里,“唉呦!這水還真他媽的熱啊!” z.a I?f"FJ
  “哈哈……”大家又是一陣起哄的笑聲。
m+UrU!?.BQ v:H-n(L;S"B
  快要收工的時候,二壯打來電話,說家里忙,走不開,不過來了,三壯有些失望。不過林天威一天沒有來,他倒是覺得空叨叨的。 F/B$_AO(a5A,w
  姑姑走的時候囑咐他“你可別又去做好事不回家啊!”,三壯嘿嘿地樂了一聲,把她們娘倆送了出去。
:Q-i2o"QI-Z6~if   對著著空蕩蕩的屋子,三壯真的有些難受,以前咋就沒這感覺呢?他很想林天威就在他身邊,要麼是二哥和他喝酒,要麼……要麼那個好玩的楚南也行啊,要是……要是小琳呢?那會是什麼樣子呢?
:R6Q"Wk,BYi   三壯鎖了門,準備上樓收拾一下就睡覺,這時,外面傳來了急切的敲門聲。 (JTMhy*y

4U{4{sZW 2odAil
(19)
SzZnFd F6Labu

7|.fy^!LN
TomT0s;E1Wt   這麼晚了,會是誰呢?難不成是小琳忘記了東西……?三壯開了門,林天威騰地跳了進來。 z5h2H3m p
  “你怎麼才來?”三壯驚訝地問,本來他要說,你怎麼來了。 9D~[7X+g3h0aY
  “怎麼著,嫌我來晚了?”林天威邊說,邊把手里的一袋子東西遞了過來,“給你的!”,又把門關上了。
{a9n`(}} m,{&U   “啥?”三壯接過看了看,里頭是些水果,不過都希奇古怪的,有的連見都沒見過。 6C8d-qGg'[:~d
  “你怎麼才來,熱水都關了”三壯有些愣愣的。
`7ZVM R%a9T(O   林天威扑打著褲子上的灰,又跺了跺腳。 %cu:Gh+o`3x`'}
  “其實,等半天了,我在那邊小賣店看著你姑姑和那小丫頭走了才過來”林天威說著。
{3g(kJ9~%C\7f~a2o7_u   “那……那我把熱水燒著?”三壯轉身要進鍋爐房,林天威一把就把他抱住了。
U#Uz,^pFs   “你不想我?”林天威在三壯耳邊親昵地問。
VF#D:E:G:r @   “…………咋不想呢!”
l%I R*@z"V#sZg6F   …………
1g'O C$],u   三壯懶懶地躺在床上,感覺舒坦極了,林天威用毛巾擦了擦身子,套上了褲衩,走了過來。
,r p4aMT0cVt+d!g ?   “我一會兒得回去,劉隊長他們在喝酒,我偷跑回來了。” h {M,x+x-z l P9}
  “哦!那……明個你來洗澡,我不關熱水!”三壯的臉還是熱得很。
`C@Y9Hm!Lw2B(`I   “呵呵,啊,你早點睡吧,那水果是劉隊長的朋友給他的,我嘗了挺好吃,就給你帶回來了。”林天威說著把衣服都穿了。
N0}]-CR)@ D   “嘿嘿”三壯一時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,突然看見林天威的襯衫,有兩顆扣子沒扣,“哎?你一個當警官的,怎麼這麼不立正呢?我看人家劉隊長,都扣得板正呢!”。三壯站了起來,給林天威扣起扣子來。 Mf9wn3zy8Z
  “操!你別看他們在外面人模狗樣的,其實他媽的……不信,你現在到酒店看看,肯定連一個扣子都沒扣!哈哈”。林天威一邊說一邊看著三壯。
3Rz)f(qIU(E   “那你在那,也是……?”三壯抬頭,倆人對著眼。
gyK's,p%M;r v"G   “操!我……發現不好,立即逃跑!哈哈!”林天威一邊盯著三壯說,一邊用手,扒拉三壯的吊。
LZi_b!ky3W   “你再弄,我尿你一身!”三壯任憑那家伙又硬了起來。
|.g(M1~xb|9Jz   “那我也不怕,反正你給我搓澡”林天威又把三壯抱住了。 qw;A"x~gS
  “得了,你快走吧,一會劉隊長找不著你,還不整死你!”三壯向后躲著。
?^(P!Y5M)Z   “我現在咋走啊”林天威一臉委屈。
:rg)@M9q]E T   三壯抬頭一看,林天威下身那里,已經跳得老高。 m*z'g s/kBgx1^
  “操!你活該”三壯坏笑著。
&@#q DzsvK8N
G3U.G$Sr4w^+n   “﹛I﹛I﹛I”樓下傳來敲門的聲音。 B#D8Z C\!z@
  三壯一驚?怎麼還會有人來? !B+T}N"g tq|3adEAh
  林天威也嚇了一跳“你知道誰嗎?” &fY'y ikU-aO!\"R,{
  三壯搖了搖頭,抓起褲衩就穿了起來“別管,沒事!”他把床上又收拾了一下,樓下的敲門聲又響了起來。 \%nk+[ _N!FG r5GJ7l
#q)f?wy%b
  三壯開了門,二壯拎著一堆啤酒就進來了。 1\fU3r&e `gd&c
  “你不是說不來了嗎?”三壯接過啤酒,放在柜台上。
'keHx6Q3v Kpc \7n x   “操!,剛才有警察來查游戲廳……”二壯正說著,突然看見后面的林天威 oYW#`e1KVke
  “啊?還有客人呢?”
!Ig1S f+O3~*o L4@"L   “啊,林警官來的晚”三壯支吾著。“來,我介紹一下,這是林天威林警官,這是我二哥!”
^0K&aTqOQ"m   二壯打量了一下林天威,“哦!這就是你說的林警官啊” 6R6^*O/\;`^Gyr
  “啊,二壯哥,我見過你家嫂子了,還聽說你家的游戲廳,有空我可要過去玩玩!”林天威陪著笑。 9TYX h_x?
  “那沒問題,不過,我可不象我兄弟這麼崇拜警察,誰去都照常收費!警察嘛,收雙份!”二壯皮笑肉不笑地說。
*Nfs.Sv I-W5l   “哈哈,二壯哥還真會開玩笑呢,天不早了,我得走了,以后見吧!“林天威看了三壯一眼,抬腿要走,卻被二壯一把拉住了。
p-F1bP}#c&x$M8k)GB   “聽說林警官酒量不錯,來!正好!咱一起喝吧!”二壯指了指后面的啤酒。 2P#zR%qR8\;aH[$U
  “說起來真他媽的丟人,我一喝就過!”
eEp8y'qj`   “沒事!哈哈,喝多了,讓三壯送你回去!”。 &c B4qAAR3_
  “操!二哥,你咋能這麼說呢啊,林警官他還有事呢!”三壯聽這話里有話,上去解圍。 9E} A)S8y3R3RI
  “也好,反正這酒也不多,沒給你帶份!”二壯說完走到柜台前,拎起啤酒。準備要上樓。
[2L%iR2T.LQ P,H   “那我走了,以后有機會,我請二哥喝酒!”林天威說著走出了門,三壯跟著出去了。
.o F5n!RF6P iP   “你別跟我哥生氣,他就這熊樣!瞎叻叻!”三壯不好意思地說。 :]:K.\M}!g,E3f$W$CQ!?
  “沒事,我有空過來找你”林天威笑著看了看三壯,轉身要走,二壯從屋里跑出來。 [ubT/Ao
  “哎?林警官,這是你落下了吧,我尋思肯定不能是我這傻兄弟的,這都是啥玩意啊,怎麼不象好東西啊!”
a2I3c)Oi2z   三壯這才想起來,剛才光顧和林天威那個了,水果忘在柜台上了。 :i6hb#Lj$C-uZN K
  “啊,這個留給你和三壯吃吧!”林天威擺了擺手,走了。
y0DJ9Q rv|\   “操!裝雞巴毛大方啊!”二壯拎著袋子走到門口的垃圾桶,剛要松手,三壯一把搶了過來。 _)~/n-V;H G;I
  “你吃嗆葯啦?”三壯氣呼呼地說。 EnGZ A2M"p@
  “咋?他當警察就牛逼啊?”二壯抹搭三壯一眼。
r7mE8q3jDt   “警察和警察不一樣,人家是獄警,犯得著你嗎?”三壯邊說邊進了屋。 s Er#v;P*F@D GI0v
  “操!誰不知道,天下烏鴉一般黑啊!沒他媽好東西!” 6o!a4UKM9c\
  “怎麼著,我就是稀罕當獄警怎麼了?”三壯沒搭理二壯,拎著水果往樓上走。
}.h(Ev1T7~/Z phi   “哎!你個沒良心的嗨!我大半夜背著酒來陪你,你就這德行啊?”二壯邊拿啤酒邊喊。
,nM mI @n   三壯停在緩步台那里,回頭看著。
q-sXsh(}^   “操!我還不是心疼你,你看,這麼晚了,你還給他搓個屁呀,要搓明個來啊!”
tN u k1i!J8_l;r   “我樂意的”三壯還是沒消氣。 0eG i.`3Q,D l*VQ
  “行行行,有錢難買我兄弟樂意,哥錯了,那也得幫我拎酒啊!”二壯笑嘻嘻地說。 XF c8^)kP NVv
  三壯呼了一口氣,慢騰騰地走過去,接過幾個瓶子。
St/pLfdJFs^   “剛才你咋拿的呢?這會兒又拿不動!”
4o Fj1ST+S5yB   “剛才我是一卯勁,誰知道一松,再拿就他媽的不靈了!”
8i6Gz&IX"MneqG XC^3B!n2Bj,|\J
  二壯一進屋,就發現,床上的被子都鋪上了。 xs&\ u-BX
  “呀?不是剛才還搓澡呢,怎麼還睡覺啊?”二壯放下酒,把被子卷了起來,抱到椅子上。 j'IKQsOz`I k
  “啊,今個我累了,想早點睡……我都睡下了,他才來的”三壯扯謊時候臉紅,你是知道的。 F8ja?Ofm
  “操!我說你賤,還死不承認!”二壯把啤酒擺上,又想了想,“對了,熟食!還放在外面窗台上呢”
*M@s c+V2t
L5n$zc)Dl
f/O~&zu_j4T.` )\E4dOk*A4d

q;NqUpN-p (20) 9aD Ab[ c
e"O$[-\P+C,T w
^2Y#y.e}C&M,tv

[g]uUz)W ]'c   “他媽的,今天那幫警察又查小孩,不讓玩游戲機!我差點和他們干起來!”二壯“咕嘟”灌了一大口。
%[2l e,?iq'T   “你跟他們叫什麼勁啊!”
}Z%h(I1gEW T   “操!照這麼整,我還能賺個屁錢啊!過兩天還要停電,我這生意不他媽完蛋啊!” A)_K;EWVm W y[
  “停電也不是你一家啊,就聽著你一個人叫喚!” -NBP0V3q5v+n,k%}qQ9|
  “也是,哎?我說,你咋一口不喝啊?”二壯見三壯抱著酒瓶愣著。
D[qc1My Q   “啊……喝!”三壯說著,咕嘟一聲,半瓶啤酒下了肚,卻隱隱的感覺到,下身那里脹呼呼地疼。 ;U%K_ tS)E"[G;C)u
  “呀!這啤酒真涼呢!”三壯壓低身體,看著酒瓶。 Kw.W$M ]eZ&qpJ
  “那是啦,我讓小賣店在冰箱里拿的!”二壯說著叨起一塊豬頭肉,遞到三壯嘴邊。 X?tG/p.h,T
  “你吃吧,我要尿泡尿”三壯轉身向浴室里的廁所走了過去。 (f n)m)q{5G.{
  三壯在那里捂著自己的吊蹲了好一會,終於過了那個勁。等他回來時,二壯的酒已經下去了,又開了新的一瓶。
+\|"wh$F_ o~   “以前沒見你這麼窩囊啊,今個怎麼了?”二壯對三壯的表現不太滿意。 9BK{O yk I
  “啊,我……肚子鬧得慌!”三壯有點害怕,懷疑自己是咋了呢。 ]O%Zzv
  “操!沒事!拉了就好了!”二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嘴里頭填。 I/bh%[)F*pBW
  “你早晚吃成六嬸那樣算能消停!”三壯含著酒瓶嘴,就是不敢往里喝。 $H%`D2U g6K
  “我啊,胖就胖了,誰看啊!” t~eK'm;Jt[B
  ………… WS&j%cyv
  等到桌子上的酒瓶都空了,二壯已經迷糊了,三壯還是抱著那瓶酒,搖晃著底子,二壯瞇著眼睛叫著“好弟弟,別晃了,我跟不上……” wk.u ? L7uH.M C-t
  三壯好久都沒有睡著,二壯的胳臂還是那樣攏在他胸前,被窩里潮呼呼的,不知道是二壯,還是林天威留下的味道。他突然感覺,自己對不住林天威了。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54

[size=3](21)   楚南穿著一件干凈的白襯衫,襯衫的下擺掖在一條深藍的牛仔褲里,腳上的旅游鞋是新的,三壯叫不出那是個什麼牌子,反正不是像個民工穿的。黑黑的頭發被屋外的陽光晃得發亮,三壯都懷疑他是不是洗過澡了。
|Ii/D;` @s L   “怎麼,今個不開?”楚南笑著,嘴角向上揚起。 R,d-Xw{.@HK
  “啊……這不修電呢嗎?你還真聽話啊,說一個禮拜就一個禮拜啊?”三壯搓了搓手。
1Grl,FS O%lq   “我們工地也是今個休息,停電了”
/Q#T:e$Q.hU2zk   “你看看,我這還沒開,來,過來坐啊”三壯從柜台后面拉起一把椅子,放在楚南面前,自己“扑銦角@竄,就坐在了柜台上。
{I8Fl:~T\c   “我尋思也不能開,你沒看我連洗澡的東西都沒帶嗎?今個閑,我偷空出來玩的,路過,就過來看看”楚南邊坐下,邊和三壯嘮了起來。
GBmr:V ol   “哦!那你是干啥工的呢?”三壯對這個問題向往已久。
/_*z R.x(h3H3X   “啊,……呵呵,你看呢?”楚南揚起眼睛,盯著三壯。
5QSEW&Z2U C k   “我看啊……你是……電工?”三壯合計了一下他的身材,估計力工就不大可能。 #` e.Cx#H
  “不是,電工都在屋里干活,哪能晒成我這樣?” )i9Z+zS:Q9NCK:w0c
  “啊,對了,上次破皮的地方好了沒有?”三壯關切地問。
mr(uz v   “沒啊,要不咋不來呢?我回去后就腫了,后來流血,再后來化膿……然后……”楚南搖頭晃腦地扯。 "{] \6^Ny3}h%l
  “拉倒吧,唬誰啊?你當你是被蒼蠅扎了啊,還化膿,膀子咋沒爛掉”三壯說著,就拉楚南的胳臂“讓我瞧瞧”。
LX/E{B:~   “哈哈,……別……哈哈,我錯了,我唬你的!”楚南一邊向后躲,一邊求饒。 5DlFrd]
  “說真的,沒事兒了吧?”三壯停下來,嚴肅地問。 xDCm"a s
  “早沒事了,就是這兩天太忙,就沒過來!”楚南的擠咕著眼睛。 9?]Uo0f na4Mj
  “操!就知道你沒事的,對了,你到底干什麼的啊?”三壯把話拉了回來。 :l(lqEQ'wG
  “我啊……哈哈,我什麼都干!什麼事沒人干的,我都干!”
4x8L$dYd)L,P   “滾吧你!給組長洗腳丫子,給工頭擦屁股你也干啊?”三壯笑著說。 9X-HE D0lx]#E
  “那些都有人干!用不著我”楚南用眼睛夾了三壯一眼。
yb:[y"h\   “還真有人干?誰啊?”三壯驚訝地問。
zjo7M'[!l9Rsy m   “你唄!上次和我一起來洗澡的就有我們組長,你不就給人洗了腳丫子了嗎?還猛著勁搓呢,至於給工頭擦屁股嘛,我回去就拉他過來,你不就有機會了……”楚南笑得后仰,三壯氣得都對眼了!
;[I H|J.A#Otb3?h   “操你個臭小子,我還琢磨不過你了呢!” q:po_;~ sk N8j
  “哎……別收拾我啊,我這不是給你拉生意嘛!唉呦,你還真……哈哈,別咯吱我啊……”
i[ L9qndc   三壯抓住楚南的胳臂,使勁撓痒他的肚皮,樂得楚南喘不過氣來。 T)C"Hq.N
  “說!到底干什麼的!”三壯典型就是威脅。 ]~$n%L7X'YK
  “我說……我坦白……我是……哈哈……我是學生!”楚南艱苦地吐出這幾個字。
$@d&_gVD{-c   “啥?你是……學生??”三壯吃了一驚,立馬停了手。
W1Q;D{!I!y/B$bv#q,vQ   “啊,怎麼?還不相信啊?”楚南整了整衣服。 x"p|D?n9Px\
  “不是不相信……那你咋在工地……和那些工人在一起呢?”三壯不解地問。
6BI2Sf rip   “誰說和民工在一起就是民工,那我現在和你在一起,就是搓澡的啦?那警察不都成流氓?那養豬的不就成了豬了?”楚南的道理不少。 @MyyHh&^#k2[t
  “少貧嘴了。說說,你咋回事?” }.T bEl)Vx~
  “沒咋回事啊,我大學今年畢業的,學建築的,就找了個機會來工地實習的” %Q(c&DZ%@,Ms
  “哦!那你實習還用干活啊?”
r+W7[Xh   “當然了,實踐啊!”
dh;C U-O3zdw%[I   “還實踐,我看你是犯賤!好好的大學生,跑到工地去受罪,你他媽的是不是有病啊!”
7A_9U(x$J(m.[   “去!不準侮辱勞動人民”楚南扒拉一下三壯的腦袋。 0D%zn8M Jq"v2LJR"|G
  “侮辱?我還強奸呢我!”三壯就是不理解。不過這會兒,他對以前的一些疑惑倒是有些清楚了,“怪不得我看你細皮嫩肉的,咋瞅咋不象!”
(M],?uN$f6l;m:S\   “在這里挺累,不過學到不少東西呢!”楚南一本正經。 '\am&K Z:cDq
  “那你也是有病,對了,那你什麼時候走啊,和這里的工人一起?”
nhL*\(w~@4Y3O,y   “不一定,哪天說不定我爸一生氣,就給我提溜回去了” Va AY?'^*]3pF
  “活該,我要是你爸……”三壯還想說,卻見楚南斜著眼睛瞪著他。
qQD&D}y~#u;h2jx:i n   “嘿嘿,瞅啥?我不說了!……哎呀,我看幾點了?呦!不早了,我差點忘了事呢!”三壯看看鐘,都九點半了。
g[ ?J$xZ8L   “你有事啊,那我不耽誤你了!”楚南說著起身。
W7{p&~.bn   “啊,我家鍋爐的小鐵門掉了,我想找個人跟焊焊!” +C\LPc
  “啊,讓我看看行不?”楚南轉頭正對著三壯的眼睛。 A*e"KY+Z0@h!m
  “拉倒吧你?你會看個吊!”
nz'}Z2\_   “我哪會看那玩意兒,這整個城里的吊你不是都看過了,我哪比得上!不過這電焊……”楚南神祕地笑著。
k*K Bk b/F0a [   “咋地?”
L~4Ivxps   “我是最在行了!”楚南神氣地說。 wr ?x!S*LuP
  “那好,你過來看看吧!”三壯將楚南領到了鍋爐房。 ;}'D8f'V;RHZ?9c G
  楚南走到鍋爐前,像模像樣地看了看。
2Ik!Z u%y-^"ml%E   “哦!就這點小毛病啊,包在我身上!”
@4Iw#Q S!|0E   “那好,你焊吧!”三壯兩手擄著肚皮,坏笑著晃著腦袋。
|BXtZA G&v4wU   “沒有電焊的家伙啊,我怎麼焊啊?”楚南抬起腦袋,直看著三壯。 Ph_u M`e/jf/Yd
  “操!我尋思你這麼牛逼,根本不用焊條呢!”三壯哈哈大笑起來。
K7i.S3zSK+i Shc&s kT/uWu
  楚南非要幫三壯把這玩意弄好,還說他能借到電焊機,三壯也不好拒絕,就由著他跑回去取工具了。
[0I%Tb Sx(O}/Cye   他出去送楚南的時候,發現林天威正在朝這邊張望,他擺了擺手,林天威跟旁邊的人說了句話,就走了過來。 gju V6ZGL
  “怎麼,你不是懶到才起來吧?”林天威笑呵呵地。
)O2F4?$~5U:]6b   “操!我哪來那麼懶啊,我收拾半天了!”三壯推了推林天威的肚子,抬頭又看見他的扣子還是有兩個沒扣。
8LL6FB a.^y2l   “你還能有點警官的樣不?那脖子冽合著就好看啊?”三壯說著要給他扣上,被林天威攔住了。 nt/ZK1G"eBH)U
  “哎,現在在外面,又沒人管,這麼著舒服……你饒了我吧!啊?好兄弟?”
/s#@H&Q d7^$E   “不中!在這你得聽我的!”三壯倔上了,林天威笑著搖搖頭,把扣子扣了。
9J5Qq9ms&]^   “剛才跑出去的是誰啊?”林天威問 }M)G;Cp&k;n2F
  “哦!一個小客人……對了,就是和你一天來的那個……用褲衩砸我的!”三壯邊說邊學。 6s lU)Lc QXT+|Q
  “我咋不記得呢……和我一天來?要不是,我上半夜來,他下半夜……”林天威用一種怪怪的眼光看著三壯。 D)H,U/e~b g3Wr
  “操你二大爺的!你……”三壯正要發作,林天威連忙捂住他的嘴。 7fa$R5j)U[
  “我錯了……我錯了!”林天威陪笑著說。“都是我不好,我說錯了!是他上半夜來,我下半夜……唉呦!哎呀……哎……你別抓……別抓那兒啊……服了……我真服了……唉呦,疼了……哎哎哎……有人看著呢” D_$k#v)Rt^
  三壯鬆開了林天威的寶貝,手反過來抱住了林天威的脖子。
Q c^ A9j9r{(}.A   “還瞎說不?”三壯問。 $WBEpd6QDT k
  “不說了!”林天威乖乖地求饒,三壯這才把手放開了。
3W.Y7o|P4K^$[0p*f;n.F   林天威把衣服整理好,三壯走上前去,嚇得林天威往后一閃。
X Z K*|o*N!ZcS r A   “怕啥,我尋思告訴你,那小子他都是白天來……”三壯坏笑著說,氣得林天威差點摔了一跟頭。
u:n J'KL"p*C;{ nu6^
b.@7Oz yh-{ i;[q\'I+F3e
)p I~[)};Pq
S k6iQ"O
(22) /Uj;s*w?Y!`

{$~(O g9v-pN}8vG
,uxu.C)d9kViz$WDp
%_~oK7Q!b`/|;g z   林天威和三壯鬧了半天,正要回去,門外的自行車鈴聲“哇啦哇啦”地叫了起來,楚南推著車,后面綁了一太電焊機,車前面掛了個破筐,里面裝著電焊帽,散落著電線,還有一些焊條。 *[u%n$h(J(E3y)uM
  “我說,你這破鈴咋這難聽呢!跟收破爛的似的!”三壯走過去,看著滿頭大汗的楚南。 0M*R&@Hw)gM L
  “嗨!還真讓你猜著了,車是我跟收破爛的借的!”楚南樂呵呵地說。
u3H P1} hx([b   “操!服了你了,誰還都認識呢!” 三壯邊說,邊把捆機器的繩子打開,那電焊機在后坐上搖擺了一下,自行車竟然有些傾斜,林天威見了,急忙過去幫手。他一手扶起車把,誰想另一只手卻按在了楚南的手上,他一驚,又放開了。
`)of6t{ ]F   “啊……你扶住了,我幫他搬”林天威看了楚南一眼,他正用力扶著車子,沒留意剛才的動作。 1zD%DW,_X gG ZWM
  “操!挺沉啊這逼玩意!”三壯和林天威合力把那家伙落地了。 J Wd-f?@P
  “那是啊,剛才我放上去也費老半天勁呢”楚南停好車子,把筐拎了起來。
PT*s.A\L-s   “你咋還認識賣破爛的呢?”三壯不解地問。
&K?!IM7Y'rBL   “他總上我們工地揀破爛,后來我看他挺不容易,有他用得著的,就給留著,這回管他借個車,他還不借啊?就是沒有三輪車,要不就好拿了”楚南說著抹著額頭的汗。
^+dn$Q%qH J%N   “這個不就是剛才……”林天威看了看三壯。
-h%V4I si5t&U   “操!沒收拾夠啊你!呵呵,我給你們介紹吧!這是林天威林隊長,這是楚南……”
o6[ms*j&BE&i~:jL   “哈!這名字聽過,好象……還跟什麼太監啊公公啊什麼的……”林天威笑著看看楚南!
0MQ?0@)`G L4G+l   “公公不敢當,你們實在願意叫,叫外公吧!哈哈!”楚南算是開朗。
G? E"m(a;rL   “操!毛還沒長全就要當外公……”三壯損了他一句。 r ^'J/Oaqt ne}
  “得了,別鬧了,趕緊搬屋去吧!”林天威說。 Y wO*e_C

On.J.a!W~)y   三人把電焊機擺好,林天威和三壯就只能站在旁邊看著,他倆對電焊一點不明白。 !aF0ss-`R
  楚南把電線翻來覆去折騰好幾便,嘴里還嘟囔著“唉?是這麼地……還是……” ({Q)L\V Sf;p
  “操!我說你別嚇唬我啊,你到底行不行啊?這可不是鬧著玩的”三壯伸著脖子問。 *D WDz.e|Q
  “好了,馬上就好……這個是……啊……對了,就這樣!”楚南把線接上,回頭笑了笑。
~5Ud,A.yN2@f   “那什麼,你把插頭拎過去,我喊‘來電’你就插上,我喊‘停’你就拔下來,明白不?”楚南對著三壯說。 T.Cc;Ax:D,`/G*I
  “啊?怎麼……這……沒有刀閘?”林天威疑惑地問。 L:i9U0t G~
  “嘿嘿,我忘帶了……”楚南笑著。
y5BHt-V ^ O;d   “得,你去吧,我幫著他用東西推著這小門,不讓它動”林天威找了根火鏟,正好抵得住。 Dt;ht$}LmB
  “你行不行啊?”三壯還是不放心。
&U%\"J,E2DS{M   “行!”楚南套上手套,抓起電焊帽,對著三壯笑了笑。 -lo!|;_zph\
  “好,你小心啊!還有你”三壯轉向林天威“別睜眼睛看啊,那玩意要命的!”
/M8ti ]U   “知道了,沒事” ,n|!W(DW3D.xRA
  三壯拎著電線到了隔壁屋。
O7T(?!q&s   楚南把用電焊鉗夾起一根焊條,林天威發現,他的手有些哆嗦。
[&?VaB'w&GRz2eO   “好!來電!”楚南顫抖地喊著。 'FWnpF4_$D
  “咦?怎麼沒電啊?來電!”楚南又叫。
H"B'k9|w:VR   隔壁的三壯喊著“有電啊!我插上了啊!”
Qv)xs usv:\Y`   林天威也轉過頭,看著怎麼回事。 %q8z9Qw8gk*i_
  “啊……這根線,怎麼掉下來了”楚南抓起那條線把它掐在鍋爐的門角上…… 8Zmq3[5L
  “啪!”的一聲響,火花從電焊條的和鐵片之間閃出,“馬蔑埶捸谷a飛濺了半個屋子,楚南“◎瞴角@聲倒在地上,林天威“啊!”了一聲,三壯急忙把插頭拔了,急步跑進鍋爐房。
-Hu3BB#g-BgD B   “楚南!楚南你怎麼了!”三壯扶起楚南,大聲叫著。
4dl X"r^:A-n   “操!你說你……你醒醒啊!”三壯嚇得魂都飛了,林天威急忙伸手摸著楚南的鼻孔,又拿起手來看看。
6V$Uhn5\x'`:d   “沒事,沒事,有呼吸!”林天威松了一口氣。這時候楚南慢慢睜開了眼睛。 zuRd;n&q
  “操!你嚇死我了你!”三壯這心還是砰砰亂跳。 t!q7N0gx C3S bi
  “唉呦,這玩意還真他媽的邪行,我見別人用好好的,為什麼我一用就……”楚南緩緩起身,坐在了地上。
H:bUh@QGhJGM   “你小子原來沒用過啊……操!你這不坑人嗎你,差點嚇得我背過氣去!”三壯也癱坐在地上,回頭看看林天威,他正捂著自己的手。
|;tnh e9eu4PNg   “啊?你咋了”三壯抓過林天威的手,上面一個紅色的腫塊,還滲出血水來。 Z+C Oh0H&K,R%t
  “被火燙了吧,快過去蘸涼水!”三壯連忙爬起來,拉著林天威走到隔壁的水盆前。楚南也跟著過去了。 +B z5o XTdBl6}P
  “沒事,沒事,我沒什麼,倒是你……”林天威回頭看著楚南。
%K ?2} CyR)Y rN   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,咋真跑電呢!”楚南無辜地說。
;x&VmG|?   “行了,這就算萬幸了,你沒出事,真是生孩子不叫生孩子……”林天威邊捂著手邊說。
1M[\$o c6[   “那叫什麼?”三壯和楚南齊聲問。
T H5tz7b   “下人!”
+zZ.ZD/L[   “哈哈……哈哈哈……”三人一起大笑起來
Q&F8wO jq*Mrh re[(~5Q7R:n2r
  等弄好了林天威的手,楚南卻卻地問“要不,咱再試試……?”
{ `AIQ9R z-e\h   “得!祖宗啊!你饒了我吧,你不要命,我還想多活兩天呢!”三壯哭著臉說。 /^]v:s(XI~S
  “就是啊,你說我一個警察,雖然不說‘英勇’犧牲吧,可這死在電焊條下也太冤枉了!”林天威也怕了。 i)Q/WD:Sx6c@Uk|
  “要不,我去求個人吧”楚南是真想好事做到底。 -^&j2iY's}-gN
  “我不修了……我認可了,誰給我修我也不讓了!”三壯搖著腦袋就把插頭邊的電線挽了起來。
g3s H6i2M"F!?   楚南無奈地走進了鍋爐房,準備撤了。 #n(F |.Nd+nmk/}x
  這時,三壯抬頭看見一個小伙子站在門前,他個子挺高,頭發剃光了,臉是黑黑的,眼睛很小,但很有神,穿著勞改服,可以確定他是一個挖溝的犯人,他上身敞著,肩膀被晒得黝黑發亮,褲子提得很低,可以清晰兩條胯骨的從兩側延伸到平坦的小肚子下面,肚臍到褲腰的距離有那麼長,似乎再低一點就能看到……。那小伙似乎看出三壯在看他,不好意思地低頭晃了晃腦袋,又要說話的樣子。三壯回過神,意識到是找林天威的,忙叫了一聲“林警官,是不是找你?”
8Z8};iO|b$vPk   林天威回過頭一看“哦?小黑?你什麼事?” 0o%bC#Qf^
  “我……我想要口水喝!”那個叫小黑的看到林天威是吃了一驚,哆嗦著從背后拿出一個臟呼呼的塑料瓶。
(k2o q"b:[   “啊……你等著,我給你接水……”三壯過去就要接那瓶子。
2J+UL6wIz)A9dZ   “慢著……”林天威攔住了他!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55

[size=3](23)
w'k|Hz.lM   三壯沒敢接那瓶子。
Y)Hy8h:uJq   林天威走過來,打量了一下那個小黑。
`ozI G/a)Vs S9`;F   “你以前是不是在工地干過?”林天威很嚴肅地問。 Z@ jsj!s @
  “是……”小黑抬起頭,三壯發現他的眼睛特亮。
I h Ov2r2}1a   “那電焊會弄不?”林天威接著問。   “會……就是打進來就沒鼓弄過了!” 1v#`WV6q4D
  “得,那你幫著把那邊的東西焊好了”林天威指了指鍋爐房那邊。 8t;yV5\7mO{
  “啊!行”小黑向那邊望了望,回頭又說“那我的溝還……” ji pt gP h3] ^ \
  “嘮叨啥呀?那邊我安排,你就顧著把這弄好吧!”林天威擺了擺手。 ,J@!qWu m1C
  “別耽擱你們了,我一會兒找人弄得了”三壯有些不好意思,心想林天威這不是假公濟私嗎?
'p \_XX-]-c   “沒事!讓他弄吧,聽說他手藝還不錯的!”林天威笑了笑。 .c ^M,zL!JD5J)fs~
  這時外面有人喊叫。
rU7? N emq d-wN   “林天威……林警官,有人找你……”
JbE2gF![5Zk~   林天威走了出去,三壯向外面看去,原來是那個小兵,叫什麼來著他記不住了。兩個人低聲說了幾句,林天威拍了拍他的肩膀,那小兵向屋內看了看,就跑開了。
s.GWAC?cD+r\GO7G   林天威又走過來說:“我這還有事,小黑,你就幫著干吧,完事回去接著挖,完不成我找人幫你!對了三壯,你呀,要千萬小心點,別讓他把房子點了,呵呵” ;tGy-[1nJ%B|"u
  “操!行了,你用人家就得信任人家,你走吧,我知道了!”三壯推了推林天威,林天威沖著楚南點了點頭,就離開了。
|'n(qHL?%R*t`   那個小黑走到鍋爐前,看了看,又拿起焊條,比量了一下。
e,qe|a7a'],b\ w7D{  [TT1069] {3ad'E{` p
  “那……這……我,我去買吧?”
??Qi aZ   “不用買,我去回去再拿……”楚南搶著說。
k] mOQA   “別老是麻煩你啊,我騎車一會兒就回來!”三壯說著走了出去。 oRRyu\ r5W;n
  “唉…………”楚南拉住三壯,低聲說“我可不給你看家,這些都是犯人……我可害怕!” y tyTKh+i"VWL
  “操!……”三壯要大聲損他,卻被楚南捂住嘴拉到大門外。 #\u5f:h+sZ
  “你小點聲……你等我吧,我這就回來!”說著,他把車子抗過了門前的溝,騎上就跑了。 'Dt0GC Bb[%Jg
  三壯笑著搖搖腦袋,回到屋里,抬眼就看見了柜台上那個塑料瓶子,他猛地想起,那小黑不是來討水的嗎?他轉頭看看那小黑,正在低頭捏著電焊鉗,表情亂親切的。
zt!Ir-rB.y   三壯跑上樓,從大盆里撈了一瓶汽水,覺得不夠,又撈了一瓶純凈水。
#j-Q4X\q8Tu   “來,先喝點水……”三壯把汽水啟了,遞了過去。
/a?O-VY   小黑抬起頭剛要接,發現是一瓶汽水,臉上有些奇怪。
'r%[B;Ib%p:x&\'Fs   “不用,我喝自來水就得!”他站了起來,沒有接。
_(e9_+F+O7x   “操!你也真是的,啥不一樣呢,你能幫我這個忙,喝瓶水算啥”三壯說著又遞了過去。 s2QpZd$Q1?f
  “我真的不喝……”小黑還是沒接。 ;iL'A|%HB R
  “看來,我是非得讓林警官給你才喝啊?”三壯假裝正經,雖然他知道自己這麼說不大好。
dE2}L"m_   “啊……這……那謝謝啦”小黑接過汽水,輕輕地喝了一小口。
!A7~+b]uc]   “咋?怕我的水有毒啊?”三壯對這黑小子的表現很不滿意“跟個娘們似的呢!” lP*w6`x
  “嘿嘿……”小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仰起頭“咕嘟,咕嘟”地喝了起來,三壯看到,他流著汗的喉結在上下跳動,他真是渴坏了。 'NkZ_.S'F4kE
  “再來一瓶?”三壯看他喝完了,把準備好的下一瓶又遞了過去。 b-z&?E){P
  “不了,這個……太甜,不解渴……我還是喝自來水……嘿嘿”小黑笑著,露出白白的牙齒,挺好看。 %i;R\N^xx4zu(n
  “這瓶是純凈水……不甜”三壯說著把水塞在小黑的懷里。 ]-QqN$b
  “走,到外屋吧,這里悶”三壯拎著空瓶子走了出來,小黑跟著。 '}"?L%ZSR E;G"C
  “坐吧!”三壯把椅子推了推。 .iv-w a,}{"G
  小黑回頭看了看門外,搖了搖頭。
|2h!H!b4M   “沒事兒,你們不是歸林天威管嗎?他不是不在嗎?”三壯也看看了。
t cZOT*[|_   “不了,我站著行”小黑說著,把水放在柜台上。 2P^B&@`m
  “你啥時候能出來啊?”三壯試探著問。 SC5C'h/mn [
  “還有3個月吧,出來這里干活的,都是快要出獄的,不然哪能這麼放心”小黑低著頭,一只胳臂靠著柜台。 /e-I0OJg$p!_
  “你以前是做電焊工的?”三壯接著問。 3D*U ~Y*r#j$xo
  “不是,我在外地打工,電焊我從小就會了,我家旁邊就是修車電焊的。”
W|"LvU6\2{   “那你怎麼……怎麼進去的呢?”三壯問這有些不好意思。
7E4a8I gJ*|!G8J   “唉……”小黑抬起頭,看了看三壯,“故意傷害”
A.d2e4jzNn   “哦!”三壯現在有點后悔問這問題。 #{3]H@RUv BI xH
  “嘿嘿,害怕啊?”小黑看著三壯,眼睛笑得很彎。
/y^2H+t!W_   “不是……其實……有很多事情都是意外嘛!”三壯陪著笑起來。
@7fo"H(Bu-Mf   “操!‘故意’傷害!你不懂啊,我想了好幾天,才動手的!”小黑又向外看了看。
*r^{8U@(j0p   “這……呵呵……啥深仇大恨啊!”
N0l@,}yl,?S   “我爹對我媽不好,我把他砍了!”小黑說得很干脆。
D8J3{,dk^m$~   “哦!那他現在……怎麼樣了” w#ZJ%Ew5S-m[*v
  “沒怎麼樣啊,他死了,不過是被車撞死的,跟我沒關係!”
AnTH6o Fky k   “哦!那你媽他還好吧?”
JRlWs v   “好啊,自從我爹死后,她過得好透了!”小黑說著有些哽咽。三壯聽出話茬不對。
C~_YsU)tx jx   “我進來以后……她就瘋了,現在在敬老院呢,……”小黑的眼角露著無奈,“怎麼說也用不著挨我爸的打、受他的氣了” M?f&S:[G;U?,]
  “那你……”三壯一時還真不知道說什麼好“那你出去準備怎麼辦?” [u9q[6^*GXG0Z}
  “能怎麼辦啊,找個干活吃飯的地方,等我有了錢,再接我媽回家!” V#QA8Mk
  “你沒有兄弟姐妹啥的?”
#mufw!F#Y1H/N   “沒有!” G'M5R,I hC
  …… 2[,L6LtX3Q
  兩人沉默了一會,小黑抬起腦袋,看三壯在那里愣神。 dA)bnG8X
  “怎麼了?嘿嘿,有那麼好聽嗎?”小黑看了看三壯。
F1d/sD-`)Q:w   “不是的,那你想好出去干啥沒有?”三壯把身子一抬,坐在椅子靠背上。 vz;mKjR
  “沒呢,我一個勞改飯,熟人哪敢用我啊,我尋思著,出來以后就還到外地去!” 2kV7`b5G
  “那也夠苦的……”三壯嘆了口氣。 PnTwJN(^$D
  “再苦也比監獄強啊,沒自由啊……拉尿都不自由,跟你說,犯啥別犯法……”小黑這話意味深長,三壯聽著不覺為他感到心酸。 $weAHFJ2y
  “那你今年多大啊”三壯問。
9LXBK,\!mU   “哦,22了,我進去的時候,剛19”,小黑操起旁邊的水瓶,猛喝了一口。 ~OT&?h fkjG
  “叫什麼?”三壯繼續問。
J BW%P _G8x/?uM+r   “怎麼,你是不是跟警官學的啊,還審訊啊?”小黑放下水瓶,笑瞇瞇地看著三壯。 _kC$dy+}Z
  “不是……操!哪能呢,我隨便問問”三壯有些不好意思。
-m5_jY{ _Y%[PH   “嘿!我說呢……我叫楊韜!叫小黑也行,你叫……三壯?”
L9[P;}^Uoj   “啊!大伙都這麼叫”
+b fM-mX4U   “你看來和林警官關係不錯?”小黑低著頭,擺弄著水瓶,看起來挺隨意。 6A4W e5t2~
  “啊……都是老客人……”
V&{?~T1E   “他才過來多長時間啊……嘿嘿”小黑笑著,笑得三壯心里亂七八糟的。 y/^A6YT$U U"|
  …… h!n"c5cE
  楚南象陣風一樣跑進來,帶著一股純正的汗味,頭發的濕濕的。
$ot1mZ2n!Rd"R  [TT1069]@了瞧小黑,他低著頭抿著嘴……
^;G-hlu]i{ q6R ZRJ0E:s G
Q$OzsTF)f U1?c

1pi xTV~L&w 9O7[7WBOQ)b
(24) f+M,Y4z7L6Vu6O)U

?4rz.z9G`g !r!v r;~"b$S.[.i9b
D]U_yj9n
  一切準備就緒以后,小黑三下五除二就把小門焊好了,三壯和楚南在旁邊不住地嘖嘖稱奇。
u N$tZ-b2[+tp$c6DWM   “怎麼?沒見過坏人做好事啊?”小黑放下“面具”邊摘手套邊說。 9tH)V8V+c3q
  “高人!我看你比我們那的電焊師傅都硬!”楚南笑嘻嘻地說。
1E.vPy$q8m   “好了”小黑放下手套,直起身來“我得回去干活了”
\,d*h1I R   “要不……你在這吃飯得了!”三壯指了指外面的鐘“都11點多了!”
R"iWk*w@a eh   “那可不行,謝了,我們帶著飯盒呢!”小黑邊說著,走了出去。
w*\A8s9_4]L   “哎……那等你出來……我請你,你記得來找我!”三壯追上去,叫著他。 h|+L0J8O }F
  “好啊,再說了”小黑走到柜台前,把水瓶拿起來“這個給我吧?” n/iy.F$L&^
  “行,我再給你拿一瓶吧” .A @:D})U2hEw
  “不用了……夠喝”
-BCK*Q`L9o"M;N   “你要是找不著活,來這吧”三壯不知道哪來的一句話。 OzZ)n'zf
  “嘿嘿,怎麼?你這缺焊電焊的啊?”小黑笑著出了門,三壯見他沿著土堆走了一會,“扑通”一下就跳了進去。
2Nu+t6_'yX[v$V[   “喂!我也要回去了,剛才回去時候,組長說來電了,我回去干活”楚南已經把電線啊什麼的裝好了,站在電焊機旁邊,等著他過去幫手。 df9ku3haqos
  “你就在這吃吧,反正回去也要吃飯……我怎麼說也得謝謝你啊,一會你沖個涼,看你的腦袋,跟剛下生的牛犢子似的!” ?_.Q2BjJ
  “不了,趕明個再說吧,說不定一會就用電焊機呢!” G Ye S[
  “操!……用也不差這一會啊”三壯走過去,把楚南拉了過來。
5u+ysev!@R6f$dv   “真不行,再說了,人家收破爛的還用車呢”楚南掙脫了,走過去叫著他“來,快點幫忙啊”
,f`9V\:L   三壯無奈地走過去,幫他把電焊機綁在車上。 "Y!l;sH%|G
  “我走了啊”楚南推著車子,搖搖擺擺地。
;@dZZCJV   “行,明個你來,我給你搓澡!”三壯喊道。 #BY"VPm4h
  “那是,上次的我還記得呢,你想賴帳也不行啊”楚南騎著車子,晃啊晃的走遠了。 `~j H;x"UT_E
)yvaKaZ?
  三壯回到樓上,脫了衣服,沖了個涼,等他再到樓下,看見二哥站在門口。
L*X2lF R~4Xw   “你個死小子,門大開著,你跑哪去了”
"s2j3w$_*o vA   “我沖個涼啊,怎麼了”三壯邊抖落著頭發,邊回答。 )N'_db0a-tD3\
  “你沒見外面都是什麼人啊,門都不關,一點心眼都沒有!”二壯邊說,邊把手里的東西放下,三壯看去,卻是一些肉餅和咸菜。
FA EUj:Q   “我這不下來了嗎,多大一會兒啊,你老把別人都看成坏人呢”
9FOU Zs7C Y8\_8xQ   “得!全世界就你哥我是坏人,行了吧?你個沒心沒肺的”二壯把袖子挽了,洗了洗手。 %M R-t/u B.G2a`
  “操!你咋知道我沒飯吃呢?”三壯驚訝地問。
t~5N:qpv f&E   “神吧?你哥我和你是兄弟連心呢,你肚子一餓,我就胃疼!”二壯笑著說。 N%F:u{(q.er
  “得了吧,你準是看著姑了吧?”三壯走過去,抓起一張餅,就往嘴里塞。 '{5N7NA:@4P(Dy:p
  “操!你小子沒良心,人家小琳特意到我那告訴我的!”二壯擦了手,走過去一起吃了起來。
,t4M6i\{   “她不是和柱子一起去買衣服了嗎?” 4f9a8D!W7T+w'b
  “是啊,她們回來的時候,被六嬸逮著了,說死就拉著她去家里吃飯,小琳就說不去,后來六叔全家都跑出去,象搶人一樣,小琳沒辦法,只好去了!”二壯邊說邊比划,噴得三壯一臉咸菜條。
2L r}d HW:uQ#V   “這六叔一家還真是熱乎啊”三壯低頭扑拉扑拉臉,繼續說道。
*E` \d+_}I#vl z   “那可不是……”二壯還要繼續描述,三壯上去捂住他的嘴“好二哥……你咽下去再說,我怕你嗆著!”
k8{)S6N2kja0n   “操!……”二壯使勁咽了餅“可不是,我看啊,他們算是鐵了心了,要不六叔那屁眼比針鼻還小,這會兒咋直老放響屁呢!”
?Riuk-]I9}Z   “人家本來就有能耐啊,你咋這麼說人家”三壯低著腦袋,使勁嚼著。
}y~!O {1kM8p3g5_   “操!我就說你,到底是咋想地?小琳……”二壯還要繼續說,三壯抬頭看了他一眼,他就停了。
#l&R5_0E3g H   “我早說了,我沒咋想”三壯心里這個鬧騰。
&iO7K5}%k&n   “行,我不說了,不過我看姑對這事想好了”二壯看著三壯有啥表示。
1kB.{{Z&F-v Y   “……不知道,願咋地咋地吧!這事還不是姑說了算!” A[2oo6v5}
  “那得了,我也不操你這份心,哎?去,給哥弄點水啊!”二壯覺得有些噎。 2miE7@{FD0s
  …… NhM)Sn1K |9\
  吃飽喝足,二壯說要上去沖個涼。 +Op$p1qh G"K4d+]
  “你那游戲廳關了啊?”三壯問。 ;[$u)U:`+G7}wZ F.y
  “沒,我讓別人看著呢” *y BR8L)x
  “誰啊?” o!?si8l6W
  “一個常去的小孩” !s9Bir\)u
  “那你信得著?” jqz8F4PD
  “那沒辦法,我怕我弟餓著!嘿嘿,”二壯說著,跑上樓去。 .u o:kZ7j E"GH sGz.H
  三壯想問問二嫂,后來想想還是拉倒吧。他收拾收拾桌子,突然看見小黑那個黑呼呼的瓶子。他猶豫了一下,還是沒把它扔進了垃圾桶。
\-qch-|x/~   三壯發現一時間竟沒什麼事可以做,他走到門外,看見老犯們坐成一圈,都在捧著飯盒吃飯,不遠的地方,一個警官坐在一個椅子上,直勾勾地看著。他找了一圈,怎麼不見小黑?他們都光著膀子,剃了頭,很難分辨出來,他以為自己眼花了,就又仔細看了一遍,還是沒有。 /i5a;n'H!o
  “奇怪了,都吃飯呢,他到哪里去了呢?”三壯正尋思著,只見那個警官從凳子上站了起來,向一條溝走去。
]ub'VC T   三壯順著那警官,看到一個腦袋從溝里露了出來,接著是一鍬土揚過土堆,既而,那腦袋又不見了,不過短短的一個瞬間他已經能夠斷定,那就是小黑,他還沒有吃飯!三壯的心一下子就緊了。 Bc k.Yv!z
  那警官走到土堆上,對下面吼了句什麼,三壯沒有聽清,不過,小黑直直地站在那里好幾秒鐘,只見那警官抬腳對著他的臉就是兩下,小黑還是沒有動,那警官對著土堆又是一腳,一個水瓶隨著泥土在空中翻騰兩下,狠狠地砸在小黑身上。他又罵了一句,轉身走開了,小黑接著又低下身,揚起土來,三壯看到,他連臉都沒擦一下。 @l(h(l Xu EX
  三壯心里這個氣,他真想上去痛打那個人模狗樣的家伙,不過他立刻想到,這對小黑一定沒什麼好處。他慢慢地走到那溝前,沒敢太近,假裝就是在看熱鬧,他回頭看看那邊的警官,他只是瞟了一眼,就從兜里拿了一根煙,沒事地點了起來。 1e#{YoZ#]aeD
  他轉回頭時,小黑已經看見了他,他愣了一下,又低著頭干了起來。 *G%g{,}9E5~9O%\f%s@9f
  三壯站在那里,卻不知道說什麼好,他突然想到林天威,操!這就是他安排好了的?
acE:bC4h)ff,U!R$T   “怎麼,沒見過犯人挨打啊?”還是小黑先說話了。
t7Lgv9M7h s7[   “不是……我覺得太對不住你了!……你怎麼沒說啊,說林天威……”三壯低著腦袋,一時有些哽咽。 -^)kCCGW*C4~
  “咳!他這人和林警官同級,一點面子都不給,你別當回事,這是常事!我有勁呢,一會兒就攆上了!”小黑說著話,還是低頭不停地干,三壯發現,小黑這片,明顯比旁邊高一截。
+y7MY)e U k;G0_-L$E   “等林天威回來,我一定……” i9]r!F$J3s]8O
  “別家!別整了,這算輕的了,我再受罪也是就這幾個月了,嘿嘿”小黑說著笑了,三壯想不明白,他怎麼能笑得出來。
y\3Jn L2zK ^x   “……”三壯傻在那里,直直地看著小黑。
+]U;s"vD9wy k|~^V   小黑停了一下,抬頭看了看三壯,三壯也看清了他的臉,一道血紅的淤痕掛在顴骨上,顯然是軍鉤子的杰作,沒流血,這本領也就警察最拿手了。 WR!|,j1I%l9X)J^
  “你疼不?”三壯問。
V(`^&\vZ9~   “沒事,你回去吧,不然我又干不完了!”小黑低下身,又使勁挖了起來。 O#dR,]h,N
6g/IU0KUe2i1I
  三壯慢慢地轉身,卻看見房門前,二哥正和林天威在說話……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56

[size=3](25)
{gP?$\0L4{6|   “怎麼,拉一幫老犯出來顯貝?”二壯抱著胳臂,腦袋揚得老高。 *W"q)S0?/Zz
  “哪里啊,這不是工作呢嗎?”林天威臉上陪著笑。 z l u7h;O%@Y
  “這挖溝的肥活包給你們監獄……無本生意,不少撈吧?”
E fY(V|OO   “這……你看你說的,這都是上頭的事兒,跟我們吊毛不沾!”林天威邊說,邊看了看那邊吃飯的犯人,既而就看見了三壯。
3^!u#z It.E?Jj X   “操!你不說大伙也知道……哎,三小子,你跑那邊干什麼去了?”二壯看著三壯,不滿地說。 8w?T0xb:{#\
  “沒事,我看看挖多深了!”三壯說著瞟了林天威一眼。 /|"P%Z&z hm1b `@3p-x+b
  “呦!你這是幫林警官監工呢?怎麼著,他分多少錢給你啊?”二壯越說越不象話。 ^B6K$i u ^
  “操!不會說句人話啊,我看熱鬧!”三壯推了一下二哥,讓他回屋去。 &?;rXV?-F3ox~
  “行,那你看熱鬧吧,我回去了!”二壯說著,抬腿就走,走了幾步又回頭喊著“看熱鬧是看熱鬧,鎖了門看!”然后轉身又走遠了。 !th:ss5v8Y~:{'Be,J
  “操!平時沒見這德行!”三壯看著二壯的背影又回頭對林天威說“你別把他的話當回事兒,他這人……” 1G1n'W.H#k8Nn
  “我知道……哪能呢!”林天威笑了笑,拍了拍三壯的肚子。 %tv9Fc4Kqp
  “別鬧了,你是怎麼安排人家小黑的啊?”三壯推開林天威的手。
1}*L:OX7}1j3W;P3e   “怎麼了?他沒給你修好啊”林天威看了看那邊。 Ii*kc7[l&Y\1}}"u
  “啥呀?弄好了,不是把活耽誤了嗎,剛才那邊那狗崽子把他打了!”三壯說著指了指。
9\6@ atK,{-~_   “別亂指弄!”林天威抓住三壯的手“他也是有來頭的,我們是平級……”
bIp-g6^ Xv4isxq   “操!你不能整你裝什麼大方啊,這不把人家小黑給害了嗎?”三壯甩開林天威的手。 +S1J-L_kXs(X5D7]
  “沒事,我一會就把這事整利索了,你看我的,我幫你收拾他!”林天威說著走了過去。三壯心里突然緊張起來。
YT b8H1r   林天威對那個警官說了句話,那警官笑嘻嘻地擺了擺手,林天威對著那家伙的腦門彈了一下,那家伙站起來就去追他,林天威跑了兩步停下來,做了一個求饒的表情。旁邊的的老犯都輕聲笑了起來,林天威又和那警官說了兩句,那警官朝小黑的方向看了看,做了一個恍然大悟的表情,林天威走過去,叫起了小黑……
"Oz+T-W(i3p$o   三壯看著上面的情景,心里就是不舒服,一個腦袋捎N叫收拾啊,感覺林天威像一個妓女在客人面前賣弄一樣,按他想象,那場面應該是: eW ]1v*e"@
  林天威對那個警官大罵一聲,那警官膽突突地站了起來,林天威對著那家伙的臉就是兩巴掌,那家伙嚇得連忙跪下,林天威打夠了停下來,做了個懶得再動手的表情,旁邊的老犯都高聲歡呼起來,林天威又罵著那警官,那家伙連忙爬到小黑那邊,做了個英雄大王饒命的表情,林天威走過去,拉起了小黑…… 3I']a?0OM$f
  雖然過程不一樣,但結果相同,就是小黑他可以吃飯了。
c4m.LiaS$X[%i   三壯看著,心里頭覺得別扭,不過突然他就明白了一些事情,人總是要做一些你不希望做的。
E p"x? o   “沒事了,下午我讓別人幫他干了”林天威走過來,看著發呆的三壯。 :YT&D9C f0w
  “哦!你剛才干什麼去了?吃飯沒呢?”三壯緩過神來。
ym0Y9I(o"C`9od`   “吃了 ,剛才劉隊長叫我過去吃的,對了……”林天威說著猶豫了一下。
z4X,F#s%A w&[0T   “啥?有話就說唄!別連掖帶藏的!”
~/Vt)V9E   “你家二哥和二嫂是不是關係不好……?”林天威小聲說。
8D0v1KJ/A   “咋?你咋這麼說呢?”三壯雖然知道一些眉目,但還是裝糊涂。 .l%?r d9^6D*O
  “不是……我覺得二嫂她……怎麼和劉隊長走得這麼近呢?”林天威邊說,邊把三壯拉進了屋。
op U(fIGP)k,k   “怎麼個近法啊?”三壯急切地問。 Z!O_tV,n8^%O0l
  “我剛才和劉隊長吃完飯,他讓我幫他送點東西給葯房,我到了那以后,發現你二嫂她在那呢。而且東西好象就是給她的!”林天威說完也搖著腦袋,想不明白。 P,Y }+J8`3DG
  “那是個啥東西呢?”三壯問。 oe_0Z$z"Q
  “一個首飾盒啊,還挺沉呢!”林天威瞪著眼睛。
o!Q1n rU hHYk   “你沒打開看看?”
j!O7u#dJ#l   “我哪敢啊,再說人家有包裝呢!”林天威說著比划著盒子的大小。 0v v pQ5rK
  “那……說不定是給別人的呢?”三壯可不希望那真是給二嫂的。
'a?f,{irP*pi ^   “不象,而且二嫂接著那東西,臉都笑成花了,利馬就收皮包里了!”
p|/S&~'L   “那興許是二嫂托劉隊長給買的唄,劉隊長認識人多,能買到便宜的也說不定”三壯使勁地往好的方面想。
Cq8o l:c   “那也興許”林天威點了點頭。“那劉隊長為啥讓我送呢?自己送過去不就得了?” 'GJk"m d
  “人家劉隊長就是怕惹閑話唄!”三壯心里舒了一口氣。 m%R3?fFt
  “不是吧,我去就不怕惹閑話?”林天威笑著說。
Y#zk0Ry e+iINu   “怎麼著二嫂也比你大不是?”三壯傻笑著。 KzJ#O0m^N
  “拉倒吧,現在這年頭,老太太都興許嫁小伙子呢”林天威嘻嘻地笑。
^/f0q-}4jw[   “呦!這麼說,你是有心思娶個老太太啊?”
x/\u^r)R7d*S   “操!你咋這麼知道我心呢!哈哈”林天威大笑起來。
'|"uLgU5b   “唉?……唉你別笑了,說正經事!”三壯拉著林天威。 W;M"M(l.LN1P4@\
  “啥正經事?”林天威止了笑,問著。 5U)w8J;t S+J2m\y*[,p
  “你看六嬸行不?”三壯板著臉,好讓自己不笑出來。 Qb `_,Fdqn
  “操!你……”林天威笑著抬手要抓三壯,三壯跟泥鰍一樣地掙脫了。說來林天威在中心路那邊干了好幾天,對六叔一家也是比較熟悉。
l;{1?"B ~m.k   “你呀就是不滿足,六嬸有什麼不好啊,人漂亮奶子又大,還特會說話呢!”三壯這是沒完了。 ,Wf Jn'}MLi
  “行,我認命了,我娶,可這六叔我怎麼對付啊?”林天威一手扶在柜台上,歪著脖子問。 7b's3d%G;Eu%l"~
  “不就是找塊地埋了”
!l~s9B&T(Pml   “你這嘴損啊,我看人家六叔硬實得很,活個二三十年不是問題,我搶了他的老婆,他肯定要報復,肯定把我老婆搶去……”林天威不緊不慢地說。
I ADT&@y   “你有老婆?”三壯一楞,以前從來沒聽說,也沒問起過。
sg#fJs1Z-W   “當然有啊?我都這麼大了”
` UT/br%Cpg   “那她現在在哪呢?”三壯心里一陣鬧騰。
"U-b@5A3M i ][   “在……”林天威低著頭,不說了。 jL^sk2mo @M@0y
  “在你老家?” 8i2v(UV"w V%N%U-R
  “不是啊”林天威拉住三壯“這不……在我懷里呢嗎!哈哈” o.Y2[huw_2bU[E
  “操!你他媽的坏我啊!看我不收拾你……” %r/o/F`?"X[
  ……
8Pd$D ayC   下午的時候,林天威一直在溝邊走來走去,三壯沒什麼事,干脆坐在門檻上打盹。太陽斜到屋子后面去了,屋檐底下是個涼快地方。
X f&r;q7lv1B!R   5點多的時候,姑姑回來了。
4C@_8w9~#r3QP   “瞧你這身懶肉,逮哪睡哪,小琳呢?”姑姑滿頭都是汗,手里提著一個西瓜。 *A%h\.AO
  “啊……”三壯伸了個懶腰,“她在六嬸家”
trKpv2GG;_T   “哦?出去一天了,還沒回來?”姑姑走進屋,找了盆,把西瓜放在里面,又接了涼水。 ],AJ` L ^d5]
  “是啊……”三壯迷糊著還想睡。
:vN;i6p5pBA   “你晌午吃飯沒?”姑姑邊擦汗邊問。
V|T8A9N0I1M   “吃了,二哥來給我送的”
,]5hUU3nV-oWb"J   “哦,鐵門焊沒呢?” \k7wk9]R/Pq7@
  “焊了,你自各看看吧!”
$YF!V8u H)FP x   姑姑走進鍋爐房,看了看,滿意地說“挺好,花了多少錢?我還忘了給你拿錢了” t1DWX8|*xQ6q'V^
  “沒花錢”三壯不覺看了看林天威那邊,他也正朝這邊看。 BW+|'d&~*uL g
  “咋?焊電焊的跟咱也不熟啊?” Ptn2l0Ii"G
  “不是,我求別人焊的”
Smif L@:m,`   “你還認識不少呢,誰啊?”姑姑走出來,搬了凳子坐在門邊。
_uMwO)Vi   “啊,好幾個,那個……”三壯指了指林天威“林警官……他幫忙找個會電焊的犯人,還有電焊機是一個客人給借的” .WeQ:i&r Jl
  “呦!真是啊,那你沒留人家吃個飯?”姑姑瞅著三壯,問。
JG/bv"c   “沒啊,我沒錢,人家也沒工夫,我說了,下回洗澡不管要錢了”
O^f$[3]v8{   “也行,呀,差點忘了,洗發水沒了,我得去批點,這時候還趕趟”姑姑看了看表,起身要走,三壯站起來說  “得了,姑,我去得了,你累一天了”
qU(G$~c'M   “行,那你去吧,記得是陳小貴他們家的啊,我一直在那進的,要20條,再帶10塊香皂吧,要‘力士’的,給你錢”姑姑掏出錢,遞給了三壯。
"n$i2P v&u/t"b{(JT   “啊……我知道了”三壯伸了個懶腰,晃著走了。
$[,zc$_]'j1H j9Kb   后面的林天威跑過來,低聲說“你二嫂的事,別跟別人說啊!” c[_'xN ~&nt
  “我知道呢,嘿嘿!”三壯瞇著眼睛樂了一下。 :e.h#}9vV"~
  林天威拍了拍他后背走了。三壯往前晃著,突然看見溝里,小黑低著頭,不知道干什麼,他走過去一看,竟然嚇了一跳。
(y P$\{CvyZ
ug I%I6[ U^ds q'B J3w@ag

t*{ `'T+aKJTg:PK
D9~nL*`'W (26) 6`v)jW&?hUr}

e8@4y:C8c/yP-S-x
8pn&c+Fa j/a
q7A P/Y}Ji   小黑低著頭,褲門開著,他正捧著一條又黑又粗的吊撒尿哩。
c,@2yF QBz%mRQ   三壯感覺自己有些毛病,怎麼看著這事怎麼入門呢。小黑抬頭看見了三壯,有些不好意思地說“嘿嘿,沒辦法,就得尿這了!”說完把那吊抖了抖,放了回去。
*WHVDyf%Z   “啊……”三壯紅著臉“我尋思你怎麼了呢,我這出去有點事,你吃了飯了吧?”
7S2P1d5p$EW0N:^'A   “啊,吃了,剛才林警官告訴我,干不完也沒事,你不用惦記了”小黑說完,用鐵鍬把剛才尿過的那土翻了兩下“你趕緊閃吧,要不這可就尿到你身上啦,嘿嘿!”
[?gO? m \V0E   “哈哈……那我走了,你慢慢干吧!”三壯跳下土堆,徑直朝街上走去。 ]'mLt'[2}*h
  他邊走邊合計,自己怎麼對男的這麼熱心呢,相反小琳對自己這麼好,卻怎麼也熱乎不起來。走著走著,就看見那家葯房了,他一直對這個葯房沒好感,不過他倒是想看看,二嫂在不在里面。 }0~,Q6KLit5AV$Oy
  三壯頭過門縫看了看,里面就那個老太太靠在椅子上瞌睡,手里的扇子也搖搖欲墜。里屋傳來“馬蔑埶捸赤漪~牌聲,一定是在麻將呢,三壯心想,二嫂準在里頭。他想進去,再一想,算了吧,進去干啥?正在這時,里屋的開了,一個女人從里頭走了出來,正是二嫂,老太太一個激靈,手里的扇子也掉在了地上。 /TMX Wdv$~
  “老姑,你幫我摸兩把,我出去打個電話!”二嫂挎著包,一手用手絹擦著嘴邊的汗。 0c^N$ER
  “你就用屋里的電話唄?”老太太把扇子揀起來,繼續扇著。
_9Cc ]FPcA   “屋里太鬧登了,我出去找個電話”二嫂說著,朝門走過來,三壯一驚,想走也來不及,急忙中推門進去了。
&b%Rd*} \3l/{%f-d P"u   “呀,三壯?你咋來了呢?”二嫂笑著問。 Xv5[p{}9b
  “啊……我肚子疼,買點葯!”三壯扯了個慌。 S,m1~Z+W"bC
  “哦!”二嫂回頭對老太太說“老姑啊,別收他錢啊,算我的吧!給他拿最好的葯!”
'EQ B%^YW&Z2E8\j   老太太點點頭,三壯連忙說道:“不用不用,該咋地是咋地,這都是有本錢的,又不是自家地里長的”
U9SHG| }d#U:AW   “這孩子,咋不聽話呢,我說我花錢,又不是不給錢,你痛快點的啊”二嫂從老太太手里接過葯,塞在三壯懷里。 4^;U9p-aj1h~
  “那……那謝了二嫂啊”三壯又有些不好意思了,他偷偷地在二嫂的腦袋、脖子、胳臂腿上瞄了一圈,沒有看到什麼首飾,除了和二哥結婚的戒指。
%S\t#P|2I9g z~   “行了,我出去有點事,走了啊”二嫂說完,推門出去了。 kW}ON"haD5Y
  三壯對老太太表示了一下謝意,老太太張嘴要說什麼,三壯沒給她機會,推門就跑了。
,gt.K F0~(d,W0R6k;`#S   街上已經不見了二嫂,三壯心里頭還是犯合計,不覺中就到了二哥的游戲廳,他隔著窗戶往里看了看,里面煙霧蒙蒙的,看不清有多少人,在沙發上,二壯支棱著大腿,睡得正酣,一只手插在褲兜里,那里面裝滿了幣子。 ]R"JP/T_S0w)|
  三壯不想進去,轉身就走下台階,直奔批發市場去了。 J4BtHX

xe@1rbwyZ'u8o   三壯拎著一袋子洗發水和香皂回來的時候,老犯門正在收工,一輛敞著棚的大卡車接停在門前,老犯們有順序地往車上跳,林天威就站在旁邊看著。 L(z|5R"m#C8pV(a d
  “收隊了?”三壯走過去,林天威也靠過來幾步,眼睛還盯著車。
w ?7X@ z3AW   “啊,不早了”
L&LV9^&\_c   “明個還來不?”三壯也盯著卡車,搜索那個小黑。 ^ O7jz,Lge
  “來啊,明個就挖好了,唉?剛才你姑和那個小琳吵架了呢,聲音還挺大的”林天威說著又對著一個犯人叫喊著“喂,你那鐵鍬別他媽的橫著拿,杵著人咋整!” /E A~4Pl
  “是嗎?姑脾氣不太好”三壯合計著,姑以前很少大聲吵罵的。
)\1a(iT[7p   “你咋不弄個摩托啥的,出門方便,連自行車也沒有?”林天威看著三壯發亮的額頭說。
vh&],] Y   “啊。那玩意我打小喜歡,可是,爹不讓騎,說那是‘人包鐵’要命!就沒買,自行車有啊,懶得騎!”三壯說著,看到了小黑,他站在車上,握著鐵鍬,還拎著那空瓶子。三壯沖他點點頭,小黑會意地笑了笑。 X$bCAC
  車子發動了,林天威扶了一下三壯的胳臂,輕聲說“我回去了,晚上不過來了”
dXsx5a1~   “啊……明個見!”三壯笑著看見林天威跳進駕駛室,卡車開走了,三壯再回頭看那小黑,卻怎麼也看不到。 %iw7r0j)Dd2O
  三壯心里沉沉的,一進屋,就看見小琳趴在柜台上,姑姑靠在鍋爐房的門邊,呼呼地喘著氣,地上的西瓜被砸得五開八瓣,紅紅的瓜瓤濺得柜台下面都是。 9fX*IlO)f!LK
  三壯把袋子放在邊上,小琳頭也不抬。
.c!mR u0JO   “姑,東西買回來了!“三壯故意大聲叫著,小琳還是不抬頭。
#qj5F;xg%@^   “啊!知道了!叫啥叫!“姑姑推開門,走了出來。 -y.v"sm4s_2J6Q$[7[ k
  “她……這是……”三壯指了指小琳,看著姑姑。
`:SO8s%Lt'xx U   “少搭理她,小王八犢子……你他媽的就知道和我對著干啊”姑姑上前使勁推了小琳一把。小琳“哇”的一聲就哭了出來。 R$A fP?U vG
  “姑……有話好好說啊,你這是干啥呢?”三壯急忙拉開姑姑。
L"{T"rA k3L6?F#h8A'v8]   “好好說?好好說她得聽啊!我是上輩子欠了她了啊還是作孽啊我!我閑著沒事找你這個敗家的玩意回來養!”姑姑邊說邊哭了起來。 6vrhePe3[8r;c
  “姑你先消消氣,小琳……唉……你也別哭了,跟我說到底咋回事啊!”三壯這個著急。
Nq D*zESD   “咋回事?她還恬臉說!”姑姑抹著眼淚,抽著鼻子。 #t6}q"`[-M`
  “小琳,跟哥說,到底咋了,你不是去六叔家吃飯去了嗎?”三壯拍著小琳的胳臂。小琳太起頭,用手背揉著眼睛。三壯看到,她的臉上紅紅的,難不成是被姑姑打了。 0h,j.iGFB)Z-J
  “你哭啥哭啊?你還有臉哭,我叫你哭……”姑姑上前又是一巴掌,正好打在小琳的耳朵上,三壯伸手一攔,第二下就打在他的胳臂上。 jNGa!I,i1v ^K
  “姑!小琳一直聽話,你有啥事也不至於這麼打她啊!”三壯說著有些激動。 lq3bL&^
  姑姑氣得走到門邊,呼呼喘氣!三壯看著小琳,她一聲不吭,淚水從嘴角一直流到柜台上。
'o#p\7e TA   大伙正沉默著,二嫂提著包就邁了進來。 7KIP O(A&q)|
  “呀?這是怎麼了?一個個都哭的水的?”二嫂看了看地下,抬頭問三壯。
3e&@2ei4~ ^   “我哪知道啊,問了都不說!”三壯皺著眉頭。 x{O$V ]
  “姑,到底咋了,是誰惹你生這麼大的氣啊?” zmA e3Ft.L4^"{c
  “誰?還不是那個小兔崽子!”姑姑眼睛還是忘著外頭,狠狠地說。
7K4T-vZqr   “說說咋回事!”二嫂拉著姑姑坐下。
!g+mx1mY7gPy)S4L   “他二嫂,你說我是不是上輩子作孽啊……我一個人帶著她活這麼大我容易嗎?她是成心跟我對著干啊!”姑姑說著,眼淚又掉下來! a+s[,G#@-E%}&g4[A9k
  “姑你慢慢說,我聽聽咋回事兒!”二嫂從旁邊扯過一條毛巾,給姑姑擦眼淚。
Q9D-S }^^&Y [l   “今個柱子要她陪著去買衣服,我尋思人家也是看得起你,你就去吧,她就拿扭又拿扭的,后來算是去了,人家六嬸早給她買了一套衣服,還讓她去家里吃個飯,順便把衣服拿回來,還有我托六嬸繡的花樣子……,晚上吃了飯,六嬸和柱子一起送她回來的,就順便又和我提了柱子和她的這事,上回你不也跟我說了嘛……我說我們小琳要是能嫁給柱子,那不是高攀了,人家六嬸倒是實惠,說那不能那麼說,就是看上這勤快可靠了”姑姑擦了擦眼睛又繼續說“我尋思這柱子也是知跟知底的老實人,這不是好事嗎?就想答應了,誰想這小王八犢子,開口就吵吵說不行,嚇的六嬸一跳,我還替她圓呼說,孩子小,害羞,她可好,還說個沒頭了,那想這六嬸和柱子都在邊上呢,這臉往哪擱啊!我就又說,他六嬸,你先回去,這事啊,咱先不定,再說唄”
*ub w8q2P+t4Y I{ RC   “那不就得了,啥事咱回來再研究唄!”二嫂應和著。
F;^-?2N f/O   “要是這樣就完了,我也不至於這麼生氣啊,這小犢子拿起衣服就往六嬸懷里一扔,說什麼她不要,說她一輩子不嫁了!我這個氣啊……要不是怕六嬸下不來台,我當時就想揍她,六嬸抱著衣服,拉著柱子走了,臨走的時候說,這小琳心情高啊,這衣服配不上,柱子也配不上……你說說……哪有這樣的,我受一輩子苦,今個還得受她的氣……”姑姑說著又大聲哭了起來。
,I A.k'c\B   “行了……姑,你別哭了,我聽明白了,要說小琳這事是不對,哪能這麼當面撅人家面子呢,再說六嬸也不對,這哪是當面提的話啊?行了……別生氣了……這事兒啊,先撂撂,趕明個啊,我去跟六嬸說說,她這人沒心眼子,不能真生氣!”二嫂說著走到小琳這邊。 u[t4tv8O'] S
  “小琳啊,你跟二嫂說說,那到底是咋想的?”二嫂又看了三壯“你呀,先到樓上呆會啊,一會兒,叫你吃飯,今個二嫂請客,叫上你二哥,咱出去吃去,啊!”
7w{&YIgsFU:i]U   “啊……行,那我先上去”三壯說著,跑上樓來。 bH4j7a Khkk1C(l
^:NyXO0c[#l
  三壯一骨碌趴在床上,心里頭煩透了,感覺腦袋里有一窩螞蟻在鬧騰,眼睛也開始發暈。他能感覺到小琳的心思,他想也許姑姑也能,二嫂、二哥都能。六嬸家的條件是城里數得著的,小琳嫁過去肯定會享福,姑姑和二嫂都一百個同意,二哥倒是不這麼想……,那……我呢?我怎麼想?我娶小琳?能讓她享福嗎?不……我拿小琳當妹子,她本來也是妹子啊,……那……如果她不是妹子呢?她根本也不是妹子啊?那我能娶她嗎?……不……不是那麼回事……那不娶小琳,我能娶誰呢?他仔細想著,娶一個漂亮的、溫柔的、賢惠的、怎麼看都好的女人……行不行?我不能……操!那真不行!除非……除非是一個男的……,一種恐懼竄進他的腦袋,一棒子就把他撂倒了。
u?7H u U/W?$c4p   屋里的空氣又悶又熱,汗水順著脖頸滴滴噠噠地掉,不一會就濕了一片。喉嚨堵的荒,肚子的五臟六腑都開始翻騰起來。 !|| \#S#Lw*EY
  不知道過了多久,二壯推開門叫喊著“喂!臭小子,快起來吃飯了……唉……咋?看一天熱鬧還累著啦?” .]-C[AL0Y qe
  “沒……我渾身難受呢……你怎麼來了?”三壯爬起來,捂著肚子。 z&c8i:KkX2b9y:E2gQ
  “啊……你二嫂打電話讓我來一起吃飯,我到了才知道姑和小琳別扭著呢”二壯說著坐在了床上。 Twb-Rg x?
  “咋樣了?她們好了?”三壯問。
m+R(i9Xav `   “操!還能怎麼著,就這麼地唄,我就知道早完是個事,不過……我跟你說,你要是對小琳沒意思,我勸你趕緊跟她說說,別耽誤了事兒……”二壯把手搭在三壯肩膀上,小聲地說。 5~w`ei0RE4m]
  “啊……我自各知道咋辦……”三壯喃喃地說。 %j#tg;q(c/ni{ w(ei
  “那就好……,我剛才和你二嫂一合計,這也是的,怎麼說都叫哥叫妹的這麼多年,真要是成家一起了……讓外人看了也不舒服,是不是?”
*|)n]5y S[*\9M^.j"_   “恩……”三壯應了一聲。
:X%WH!Da8QbTWs   下面二嫂喊著“死鬼,你趕緊跟著三壯下來啊,天都黑了,再不吃飯就餓死了……”
,Uv)rK+^)U Tm R4R   “知道了……”二壯回著,轉身拉著三壯“走,吃飯去”
%e*U_UJ*\s I   二人走下樓來,二嫂還在勸著姑姑,小琳用笤帚掃了西瓜,用撮子端了出去。 &p'hQ\?7lO
  “行了,都是自家事,啥也別想了,咱今個就全家一起吃頓飯”二壯走到姑姑跟前,三壯跟著,他一句話也不想說。
"}:Ok9z U{   “今個啊,就算拉倒……他二嫂,明個你去六嬸家,替我陪個不是啊”姑姑轉身對二嫂說。 O9t)E}~6W7E
  “知道了,你放心吧姑……唉……?”二嫂捅著二壯“咱去哪吃啊?你倒是想好沒有啊?” L0f+p-m g7G|]
  “啊,就去咱家旁邊的鄭家吧……他家菜不錯”二壯比划著。
a%{ }&v {6Q5ZHB   “行……”二嫂應和著,大伙正要往出走……
2r-X.xL0_0VC   突然門外傳來“啊……”的一聲。 C;pEI\,s
  “是小琳!”三壯飛一般跑了出去……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59

[size=3](27)
"C(U0SA$jc+Y:k)]{$L   手術室外面,三壯鬧心地來回走著。
c1TR Y.X|   “我說,你別擱我面前晃來晃去,整的我這個迷糊啊……”姑姑看著三壯,低頭嘆著氣。 :e3Gt*P)e `r"B v$` c"G
  “去,二壯,拉三壯到那頭待會去……”二嫂推著二壯。 1Xtjo3}
  “走吧,到那邊抽根煙去”二壯拉著三壯,走到了樓梯拐角。 (Gu&E(feZ
  二壯點了根煙,三壯也要了一根,剛抽了一口,就開始咳嗽。
$pj] X6j2{M   “你別抽了,嗆著了不是?”二壯伸手要搶,三壯把手一抬。
){xi[5T;qrV _7Q3k   “不你說咋這麼不順當呢,今天剛吵吵完,這會兒又掉溝里了……”三壯抓著香煙,狠狠地抽了一口。 /HJ-G r:b4a
  “可不是,這幫挖溝的,也不知道把旁邊拉上個線,點個燈啥的……這路上黑燈瞎火的……不過,小琳只是傷到腿,沒事!”二壯安慰著他弟。 {rYo9K"e S sh
  “我今個就是覺得難受,老是覺得有啥不好事發生,這不……你看看!” )P,ssJ,e.n!?
  兩人都沉默著,窗戶的風吹過來,把煙霧旋了一圈,吹走了。 V8IGY1I2Gj
  “手術多半天了?”三壯抬起腦袋問。 u;ZF ]z
  “有一個點了……走,回去看看” Y9?)@O-G;] f5n

.W:u^0S7Kv&oD   手術結束了,大夫說,小琳只是有兩根腳趾骨折,情況並不嚴重,已經接好了,還有就是被溝里面的什麼划破了腿,流了不少血,封了幾針,大夫害怕是埋了多少年的破鐵片,為了防止破傷風,還給她打了預防針,護士們在病房忙了一會兒就走了。
5NZ&Ewc*k:\#EOw c   “那她什麼時候能好啊?”姑姑接切地問。
Bq#Z7So$? u.JL   “沒什麼事的話,估計有個半個月就能沒事了”大夫說“不過,要住幾天院” !Fa0K!P7W%M4RZF
  “啊……那謝謝了大夫,我這就去辦住院手續”二嫂說著提起皮包就走“唉……我說……”二嫂招手叫著二壯  “你跟我一起去啊……”
kX3y8_:o7Is D1[0k   “哦!”二壯說著跟著出了病房。 H-{ \r+adv&a(x Zi
  “我也去……”三壯看了一眼昏迷的小琳,鼻子酸溜溜的。 5K:MNpIGw R)Ft
  走到一樓的收費的地方,二嫂和二哥忙著辦手續,這里的程序不正規,亂七八糟的,害得二嫂和那個開票的吵了起來,三壯一陣心煩,轉身又上了樓。
vf7a*x['bQ+]F   透過玻璃,三壯看到姑姑坐在床邊,一手握著小琳的手,另一只手輕輕地撫摩著小琳的臉,那上面,還有一些模糊的手印,眼淚滴噠著就掉了下來。 $y8Gg5cvY\
  “小琳啊,是媽對不起你啊……其實,媽心里還不是為了你好啊……這些年,我一直拿你當我的親女兒一樣……”
MlL.~Wr(U   三壯受不了這個,站在門外不想進去。
\hMh6_?   “你這些年跟媽受的苦,媽心里都知道,媽就是想給你找個好婆家,你的心事,當媽的哪能不知道,可是……你和三壯畢竟是兄妹啊……咳……算了……”姑姑說著又抹了抹眼淚。
!U[s.f*t2H   三壯這心里又亂了套了,他害怕姑姑是不是也同意了?萬一……,他可怎麼說? c6c+V*i4JK7J
  “唉?你怎麼不進屋啊……”二嫂走上來,沖他喊著。
iZ3g9N3m lSs2z   “啊,沒事,我怕吵著里面”三壯一個激靈,轉身退到窗戶邊上。 V3Ay]7@)Xf
  “行了,手續辦完了……”二嫂說著推門就進了屋。
/PL#?GwF}9r_5@H   “姑啊,我看你累了半夜了,我讓老二去買點吃的,大伙都餓了,一會吃完,你就和三壯先回去休息吧,我和二壯在這守著。”二嫂說著把一些票子塞進皮包。 'sX+S`zO$T'W
  “他二嫂,你把那票子給我,我看看……” %O MkP*E)^ F ls:pw
  “拉倒吧,你看啥看啊……,我這有錢呢”二嫂把票子一塞,把包合上了。 1yl9b4AO.h
  “咳!也行,回去一起給你吧……”姑姑無力地低著頭。 &XO~j/X*w}B(zr
  二嫂拿起暖壺,晃了晃“真她媽的不象話,一滴溜水都沒有……” \w3YD9\S;T7y)wx1p
  “啊……我去打些吧!”三壯拿起水壺就往外走。 "dZM1a9Ql/?
  “唉……你知道到哪有熱水嗎?還是去問護士吧!”二嫂說道。 +k;\4G3p-RX^'`&XG.K5s
  “……”三壯沒抬頭,徑直走了出去。
M)X_#V we)D D y8nV|` U
  他提著水壺,胡亂在醫院里撞著,分不清走到哪里了,只是覺得那走廊太過昏暗,什麼都看不清。他想也許熱水應該在外面吧,那前面的門……是不是出口……? oE\ ^kqRN
  “三壯!你站那干什麼!”二壯的聲音在寂靜幽暗的走廊里回響。
p6P(v|*|j JP[k   三壯轉過身,二壯提著一堆東西站在后面很遠的地方。 jCJZ$?Wkt
  “快回來啊!”二哥叫著他。 A[u'dOzj
  三壯提著水壺向回走了兩步,突然回頭看了一眼,這次他清楚地看到前面門上的字“太平間” !
u;YO lJ f'M;J   三壯的頭發“騰”的一下子跳起來,冷汗從頭到腳把他淋透了,他加快腳步奔著,最后就跑了起來,快到二壯身前的時候,他把暖瓶一丟,上前把二哥緊緊地抱住了!
I.vmZm ]%N"C7t|Y   “膨”暖瓶爆裂夾雜著玻璃的碎片聲回響在空曠的門廳前。
\D P/r j'vh   二壯松了塑料袋,把他抱在懷里,一只手輕輕地摸著他的頭發“沒事的,別怕,哥在呢……” 9vj~1E!o;]@g/j:I
  眼淚順著三壯的眼角流淌下來,是害怕,是委屈……
]2H5w._9@W1G)Ji   “怎麼回事啊,你們,在走廊你摔什麼暖壺啊!”一個值班護士從收發室里跑出來,看到眼前的情景,嚇了一跳。
%YMt1n[9aP'M+ZO Q   “沒事,小孩嚇到了!”二壯鬆開一只手,回身對護士說。 s5Ibi5g;L+U'Kc1y.F\
  “這麼大的人了,怕什麼怕,……你們這暖壺得陪錢啊!唉……我哦告訴你……一會你收拾了!”護士白了他們一眼,轉身進屋了。 !j5Dov ck
  “收拾個屁!”,二壯轉過身,繼續抱著三壯。
;s4pF0sc`"e!nQx   許久……二壯說著把東西揀起來“走,跟哥上樓” yBw2Bp9D'Bb1Z9wL
  三壯抬起腦袋,擦了擦眼淚,他可是多少年沒哭過了。 ~WhJE)\
^`sC X_i!E~
  回到病房,二嫂看出來三壯不對勁,走過來問著“怎麼了?暖壺呢?” n {,Z&iRN
  “你別問了,不小心打碎了,明個再領一個,這有礦泉水,先喝吧”二壯把二嫂拉開,把袋子里的東西拿了出來。 5p%p h'Cb
  “這麼地……我和二壯在這看著,你和三壯吃完就回去吧,明個再過來……”二嫂把面包和水遞給姑姑。 _1eT\$B
  “你們都回去吧,忙呼半宿了,我在這”姑姑把水和面包放在小柜上。
6kBHd5nK!c0rG   “要麼這樣,二壯你領老三先回去,我和姑在這……沒事啊,不是什麼大不了的”二嫂把面包打開,遞給三壯,三壯沒接。
c1]A kUz a   “那行,反正這也沒地方,我和兄弟先回去,明早再來”二壯說著摟著三壯的肩膀,轉身要走。 B.U9I$c4lE ?,h i
  “那你們也吃點再走了”姑姑抬起頭說。
1MV5c)GCS#\p   “我們回去再吃……”二壯順手抓了兩個面包。
2Muz v};l0W,|
9o{s7IFJy   回到澡堂的時候,已經3點多了,兩人坐在床邊,二壯拿了瓶水,遞給三壯。
+Y$HE o_   “我不渴……”
`ev ko6n2l8AJ%hb   “那也吃點啊” +? VS.R*T:_*x
  “我困了”,三壯說著,衣服也沒脫,就倒在了床上。 N5GWK`0QS oS
  三壯滿腦子都是剛剛在醫院的情景,怎麼也不能睡下,不知過了多久,他感覺自己被緊緊地抱住,心也慢慢松了下來,終於睡去了。 3V4qiT'B~;B

/iQ~-kR v ^@Ii   一陣電話鈴聲把三壯從沉睡中驚醒,天早亮了,他匆忙爬起來,趿拉著鞋奔樓下跑去。 !|:D6bL8e|Rv
  電話是二壯搭計程車,告訴他小琳早醒了,吃了早飯了,沒事,二嫂也回去了,他和姑姑在這里,叫他不用著急過來。 +D1O*_`&s6l`j ~
  放了電話,三壯舒了口氣,昨天發生那麼多事情,簡直就象一場夢一樣。外面天陰沉著,下著毛毛雨。 ~ fPh6L.l6eBx
  三壯走到門前,老犯們都光著膀子挖著,幾個穿著雨衣的人站在對面的房檐下面,三壯一眼看出其中一個就是林天威。林天威也看到了他,快步走了過來。 E{r3z v#h0h8YmZ
  “聽說小琳受傷了”林天威脫掉雨衣的帽子,抹了抹頭發上的水珠。 :zV ~'i&W%g/B|!k
  “啊……沒小心掉溝里了!”三壯退了一步“進來吧!” /T6V I3L&V(TS]:k
  “操!真他媽的,昨天那個管街道的老頭說他負責把信號燈和防護線拉上,我還提醒他好幾遍,這老逼頭子怎麼不辦事啊!不行!得找他算帳去!”林天威氣呼呼地說。
[vP R]$I2E4Q   “拉倒吧,好在沒什麼大事,修養幾天就好了!” M ApJUqTR
  “那你這生意可怎麼辦?” \:AY)Lx w
  “先停停唄!”三壯無奈地說。
3^&\*U1t(T"U u \3a'h   “也行,對了,有什麼要我幫忙的你吱聲啊!”
K)f;A2l&`Z!k   “行……也沒啥事,怎麼今天下雨呢還得干啊”
b \'X$R e$X:w@E3r   “沒辦法,上頭任務緊,好在雨也不大……”林天威回頭看看天“下午興許就能停” -CZ4R4H%P0{P
  “……你怎麼知道小琳掉溝里的?”三壯不解地問。 3]Q5x8`$S_hCg-{[
  “啊……我們早上剛來,你二哥就過來把我臭罵了一頓,說什麼是我們沒整好啊……咳!說來也是……”林天威搖搖腦袋。
Ra.N]5}oB   “二哥就那脾氣,你也知道,別跟他生氣” :?+^:L+g'j,Y2o.f#]8D
  “沒……沒生氣,這溝再有幾天就能填了,你們出門多小心著點,估計一會兒就能用線圍上!”
Pq `RSa I!V f[   “啊,知道了”三壯揉了揉眼睛。
D&GK2k/]z0I%~+lK   “你瞅你,眼睛都紅了,進去再睡一會吧!我先過去了”林天威舉手在三壯臉上摩挲了幾下,轉身出去了。 \.B9S9SV8K7O2WX
  三壯洗了洗臉,吃了幾口面包,抬頭一看鐘,已經9點多了,他合計著是不是現在就去醫院看小琳呢。 (Y?&po(a
  這時,一個年歲挺大的犯人扶著另一個人犯人到了門口,被扶著的那個人用一只腳跳著,另一只腳上流著血。 9W{M8u(n4Qt.]'i(H
  “怎麼了,快進來”三壯趕緊迎過去。
6k ~#[.t!c_   那人抬起頭,竟是小黑! *h PF7|['qb4bqs

[)D2R"g}3I.uC(n $T { Jh|
Uw'rBp

.V-h,Ml ^0L:|"O-f [ (28) $oe mPGh)~1v
LPz9^,D g(o@
B3Hw7q;H%s6j

%c {0vW0C:FA? h   “操!真是他媽的不省心,好好的腳又划破了”林天威隨后跟著進來。
3]L3wv(|#a c   “都是下雨搞的,溝下面太滑,他沒站住,腳一下子滑到我的鐵鍬上了!”那個歲數大的老犯嘟囔著。
h"PX&?#PK-C   “別他媽說了,要不是你們在下面歸堆,能他媽的出事嗎?你快回去干活吧,還有……你門幾個把他的那份也干了!”林天威繃著臉,狠狠地說。那老犯乖乖地溜了出去。 r6\3uh a'H&}+zy_y
  “三壯,你這有啥止血的葯沒?紗布啥的也成!”林天威問三壯。 -rY PB]&f?4v
  “沒有葯……啊,對了,葯棉有,紗布……我去找”三壯轉身要上樓,回身又說“要不,帶他上樓吧,上面弄方便一些”
6M:I'P$[g,{Kn   “行,你就快點吧,這車得到下午才能過來,也不能因為他,單獨開來啊!”林天威說。
0|t1mf X#OR8u9T K   “要不,去醫院……”三壯剛說出口,就覺得自己太蠢。林天威也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他。
;q:v9`}'ow.O+y3j   他低頭扶著小黑上了樓,林天威在后面跟著。 O1XSP/a qz3U'a
  “來,快坐著!”三壯放下小黑,林天威上前一攔“慢著!”,他走過去,把床上的被褥都撤到了一邊,小黑這才坐下。 Cy+` v@|
  三壯端來一盆水,在里面撒了些平時消毒用的葯粉,然后放在小黑腳下。 tY@ ?w,l
  “讓他自己弄”林天威看三壯還要給他洗腳。 "S&y [5|*eL1v\
  “我自己來……”小黑彎下腰,用水輕輕地洗去傷口周圍的泥。
oj8`~c'U!V}g   “好了,洗完了,你給他簡單包一下,然后,趕緊下去,我得看著那幾個王八犢子去,成天他媽的沒好事” mp0q!kV1n
  “啊……”小黑答應著。
fN O#\g3C:t x LC   “麻煩了啊!”林天威轉身對三壯說。
bp5trf,EO   “操!少來!” 5[f;{H1[1cy/p
  林天威笑著下了樓。
j`^_)^,U C   “來,我給你換點水”三壯見水已經都黑了。 #wBW0]{!zh
  “不用,這麼湊合著吧”小黑按著水盆。 2z5~dtrx9lm2p
  “咳呀!水又不花錢……”三壯說著把水盆端走換了一些過來。
#v8k\+~Mr   “已經不淌血了,好在是后腳跟,皮厚”三壯邊看著邊說。 n/_E5t^XCp
  “嘿嘿……我全身的皮都厚,我媽打我都打不動!”小黑笑著說。 ] E/_6y2NiVg`
  “我們倆一個德性!”三壯到柜子里找到一些葯棉和紗布,看著小黑把腳抬起來。
u9\F{md j!X   “得,還是我幫你弄吧,你自己別扭著呢!”三壯過去把水盆撤開。 2}5s&y:RL1ML
  “不用了,這都夠麻煩了”小黑執意不干。
{Rh!cc   “你是不是怕林天威啊?”三壯邊問邊拿一條毛巾過來。
z,gM? i)S tW   “不是……他……其實,在這些警官里面,他算最好的了!剛才那幾個家伙罵我……反正都快出去了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”小黑說道。 *}7x1crfBbB
  “是嗎?操!”三壯遞給小黑,小黑看了看“不行,這個太……干凈了!又抹布就行”
"r'rL!t;X8@6o R   “用吧!沒事,我這里別的沒有,毛巾搓澡布管夠!”三壯又把毛巾給他“快點擦吧!” `7n_A.oi)t
  小黑不好意思地接過毛巾,把腳擦干凈了。
5Yb'BqK,b   “來,你躺下……我給你包上!” *O~KcQ3{M
  “啊……我自各弄,你別整了……”小黑推讓著。 "z&K@ \ zL
  “操!有這工夫包完了都!快點!”
N5{1])xgd iJ   小黑乖乖地躺在了床上,一條腿支撐著,受傷那條就擱在上面。
1Sp2I#O'v#}   “你把腿放平就行……”三壯蹲在床尾,把小黑的腿放了下來。 { Vz])kr
  三壯把他的褲腿挽了起來,褲子是濕的,濺著一些泥,緊緊地箍在腿上,腿上的汗毛成綹地蜿蜒著,有幾滴水珠順著那毛,流了下來。三壯不禁向襠部望去,那褲子還是很低,沒有腰帶,平坦的小腹隨著呼吸而上下浮動。褲門被水打平了,沉沉地落在胯上,甚至可以清楚地看清內褲的輪廓,和一根肉呼呼的東西正指向腿的一側。
:p5|-Ow9Mt4s!K"h   三壯定了定神,用葯棉把傷口周圍擦了一便,傷口里面有些小沙礫,他用葯棉的棒輕輕伸進去想弄弄干凈,小黑的腿猛地一抖……
Bl"dS#c"[AUW   “是不是疼了”三壯利馬停了。 '?!hc"b6R)H2nW0P Jbf
  “沒……”小黑連忙否認。
Bb'cJ:JQK7s6D Z   三壯又一次把棉棒伸進那傷口,這次小黑似乎有準備,沒有抖那麼厲害,三壯小心細擦了一遍,把葯棉放在傷口處,用紗布包了。 7I]F v/x
  “好了……”三壯直起身,小黑一打挺,坐了起來。
DAy6MK   “真是太麻煩你了”
r-kgi$r5B   “操!哪的話,你回去再上點葯,別感染,最好打那個……那個破傷風的針”三壯說著,端著水盆,過去洗手。
0GO4M6ps0vZkY   “你還懂得不少啊……”小黑邊看著腳丫子,邊說道。 lS\"hy
  “也不是……我也是昨天晚上才知道的……我妹昨天也傷了”三壯低聲說。 6v*W)TR'_
  “哦!早上我聽到有人罵林警官來著,是不是就這事啊?”小黑抬頭問。
|2b"C8m'||E fh?.p   “是,我哥對警察啊什麼的煩著呢……”
_4[`Q+|bU IOr   “啊,怪不得……”小黑邊說邊站了起來,一只腳穿上了鞋,另一只腳趿拉著。
+nS5CW_J$c!R~'~   “唉……?你忙什麼啊,坐會吧,就你這樣的,還指望你干活啊?”三壯指了指小黑的腳丫子。 C;P S}9F+V^
  “那也不能在上面呆著,林警官說完了得下去!”小黑說著就往外跳。 .@p t+P~n
  “得……那我扶著你”三壯走過去,將小黑的一只胳臂扛在肩膀,一只手扶住他的腰,他感覺那皮膚是涼涼的…… 'DG8Hw!MJW6a)J`
  “沒事……我自己能走,這點小事算什麼,我踩過釘子呢,差點殘廢……”小黑比划著說。
] HWq(Z7u,p9xy Z   “說著說著你還牛上了……走吧,小心點!”三壯扶著小黑走到樓梯口。 &G#ai'@XQ
  “等……等一下”小黑停住了。 S @;g3YX5A
  “怎麼了?” `)R dKx[
  “我想尿泡尿……我尋思要是跳溝里尿是挺費勁……”小黑不好意思地說。 6j.gQ+a2v+Q QP
  “行……”三壯說著扶著小黑過去到廁所邊。 D+yKC*X+sf%@;~{J K
  “好了……,我自己上去行了”廁所離地面有兩步台階,而且只能裝一個人。
.yJh;o,A6tfnA   “我在后面扶著你……你小心,這里面滑”三壯站在小黑后面,推著小黑的屁股,小黑扶著旁邊的晼A終於站在了上面。
0F b$N,qtt-o f{C   小黑把紐扣打開,“唰”的一聲拉開了拉鏈,誰知他沒抓住,那肥大的褲子“突嚕”一下就墜到了腳底。里面的淺白色的三角褲一下子就全都露了出來,那褲衩被洗得很薄,上面已經被淋濕了,加上小黑的皮膚很深,后面的三壯可以隱約看到他結實的屁股和深凹的臀線,當小黑彎下身提起褲子的時候,更是清楚的要命。 3[IE v rV+C2K
  “操!這褲子老是他媽的突嚕”小黑抓著褲腰,從內褲里抓出那又粗又大的吊“嘩…嘩嘩……嘩……”地尿了起來,當然,“又粗又大”可是三壯昨天看見,今天想起來的。 #u"H,nM%[0Frv
  小黑系好褲子,轉身過來,三壯假裝沒事似的把他扶了下來,其實,在澡堂子里到處光著屁股的人,他看過的,甚至“摸”過的有多少自己也數不清,但是,今天這個,只是看到這麼一點點的,卻怎麼這麼不一樣呢?他自己合計著,卻想不明白。
? \ x(z)F9j   兩人下了樓,三壯把小黑放在椅子上,自己走到門前,沖林天威打了個招呼,林天威踏著泥繞了過來,帶著一溜小跑,那羅圈腿更是暴露無疑。
,e7lfuY"^q5C   “完了?”林天威笑著問。 hPZcvD s
  “啊,沒什麼事,不過回去得上葯,還有破傷風的針”三壯回答 !q'~*e|+~*D
  “操!回去可就不歸我管了!”林天威看了看小黑,小黑嚇得急忙站了起來。
K(t0D$?$I!g   “行了行了,你坐那吧,干點活不給你工錢你就難受……你現在倒成少爺了!”林天威瞥了小黑一眼。
FAOWH-x   “對了,你不去醫院啊?”林天威問。 'zc T8q c
  “我去啊……我一會去”三壯支吾著。
*D-_5[,Ja3R$v y6T
7co~0q!n/^z;W~'o3o   快到中午的時候,雨下大了,所有的老犯都聚在了晲丑A看來是不能再干了,林天威打電話回去報告,最后得到命令—立刻收工!
:d7s8A(K?2^*\ d   那輛大卡車又來了,不過這次加了塑料布的棚,老犯們“嘰了骨碌”地爬上車,鐵鍬小鎬撞得“叮﹛邑藷T,最后林天威和三壯好不容易才把小黑“扔”了進去。臨走時,林天威再三囑咐三壯說下雨太滑,小心那些溝,三壯笑著說沒事,林天威就跳進了駕駛室,三壯看到,小黑向他擠了一下眼睛,笑了笑,他揚了揚頭,回應了一下。
!KgFN)ck5b0a   卡車剛剛開走,屋里的電話就響了起來,三壯幾步竄進了屋,抓起了電話。 ]5j@`3f{wyEx2K
  “喂……,誰啊?……喂?怎麼不說話啊?”三壯喊著。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7:00

[size=3](29) 1o2N9}+]gI
  “三壯哥……我……我是柱子啊”
Vwge7`g   “操!瞅你吭呲癟肚的,你啥事兒啊?”三壯不耐煩地問。
2Bgs2U!os~X   “我……我聽說小琳她掉溝里了,想問問你咋樣了?”柱子卻卻地說。
,oG)G\:[0m |)m}q R   “啊……沒什麼大事了”三壯敷衍著“你咋知道的啊?” 'H ^AkUWG
  “我聽二嫂說的”柱子蔫蔫地說“我尋思去醫院看看”
$u!X'j9U&F#mV9NXg%d   “看就看唄,跟我說啥?你不認得道啊?” ~{8_6`LY
  “啊……我尋思……我跟你一起去……”
.O.kB;]1jhX   “這可真……,六嬸她……”三壯合計著,一般這事,六嬸肯定不能讓柱子告訴自各啊。
(? LcFD'G6F   “我媽不知道……”柱子小聲說。
@mLNe:z8F'y0Z   “哦……那行,你過來吧,我帶你過去”三壯明白了。準是二嫂過去都說了,這六嬸還沒消氣呢。 ?UuG-v%a8OjV
  “那行,你等我一會兒,我這就過去”柱子說著撂了電話。 Q _;L4g\9\:NYW
"}8FPjj#T w
  外面的雨還在下著,在溝里積了不少,玻璃上一綹一綹的水彎,在雨點的打擊下,不時改變著方向。 (V(e ]$r8l\
  過了不一會,門外傳來“砰……砰砰”的聲音,聽來就是一輛三輪車改裝的拉客車,三壯這里管這叫“三驢蹦子”,因為這玩意就是跑起來上竄下跳的,賊不安全。
#_)E2PE RLr   三壯開了門,看見柱子從后面的帆布蓬里,露了個腦袋,招呼他上車。他抓起身邊的雨衣,回手鎖了門,跳上了車。 /h f5d x.l C0b['D e7f o
  “呦!買了不少東西啊?”三壯看見柱子邊上放著不少大大小小的方便袋,里頭有水果也有別的。
$}4wok:zxXX   “啊……”柱子低著腦袋。
8eeMbp j   “操!我正餓呢,三壯伸手抓了個蘋果,啃了起來。 +GU%}'e5i.sZ3w
  “還有蛋糕,你吃不”柱子翻開袋子就要找。 N}:bzrOiN }x
  “得!夠了,怎麼,你家六嬸怎麼沒來啊?”三壯邊嚼蘋果邊問。
s3T!r5Fs ~RX[8koS2J   “啊……她……她昨天說,這輩子也不去你們家了呢”
U/O z D;P%m   “嘿嘿”三壯笑著“今個咋好了?” +E8ny[Q0E|
  “也沒好,今個沒吱聲……”
!Z,c I{[:a+v#e   “哦!六叔呢,六叔咋說?” ?5@0M+x#F$g"F}4S
  “他說我媽不對……”柱子
.Kw6fb@W\@AK 9E(kY$?!P+s`j V
  到了醫院門口,三壯使勁拍打著前面的玻璃,那開車的回頭看了看,把車停在了靠邊的地方。
!l/b&Nqn7f8M   “沒事的,讓開進去!”那人有些不解,“行了,就停這吧,走進去”三壯擺了一下手。 _9Q)Pd [,D(M pC
  柱子跑過來,把錢給了那人,看見三壯跑進門口的商店里,不一會,提著一堆水果跑了出來。 )AG5P:y9FJr
  “走吧!”三壯指了指大門,柱子乖乖地跟在后面。
$@6d,[/HSh   到了病房門口,三壯向里面看看了看,發現六嬸竟然在里面,坐在小琳的床邊,一邊拉著手,一邊說著,姑姑是不住地點著頭。
*DUHfB[S(Y8U   柱子也伸頭看了一眼,嚇得往后退了兩步,三壯推了他一把,柱子撞著門就進去了。三壯在后面笑嘻嘻地跟了進去。 $b:K2gRq%?
  “呀!柱子來了!”姑姑忙起身,把柱子手中的東西接了過來。小琳轉頭一眼看見了三壯。 H'dO-~@z4R-i_/a
  “小琳你好點沒?”柱子小聲小氣地說。
]zR(k V8`   “啊,沒事!過兩天就自己能走了”小琳回答著。 XHL0q8x"b#{+MM
  “呀!六嬸也來啦!”三壯把東西放了過去,笑著說。 '@,u"azlV4i\
  “啊……我聽說小琳出了事,就過來看看,好在有驚無險,要不我說這幫挖溝的可真他媽的不叫玩意,咋就不知道給欄上呢!這事換了我,非找他們算帳去!”六嬸說著看了看小琳。 'H1r lc c/@`b
  “是啊是啊,不過,六嬸,換了是你,也掉不下去,那溝窄著呢……”三壯嘿嘿地笑著說。 7z n-b t*ieM
  “你個小沒良心的,看我不揍你!”六嬸說著摘了她的泥鞋,就要撇!
EeP4m+@5zdhS5\   “唉……六嬸,你打死我沒關係,可別氣出病來,要是有個啥三長兩短的,那不成全六叔和那個……”三壯邊躲著邊嚷嚷。
G~C^ l   “啥?你說啥?”六嬸眼睛瞪著溜圓。 #y v0{,GV!J
  “這你都不知道啊?咳!回去趕緊審審吧!”
#F.aeP-V;L9J   “我審個屁,他就是在外面撒泡尿,我也能聞出味來!”六嬸說完“哈哈哈”地笑了起來。 @G;^hd*l%a#U u ~)_
  “難不成六嬸還有這好鼻子,窩在咱這小地方不是浪費了,趕緊進刑警隊啊,破個啥強奸案啥地!”三壯邊說邊金著鼻子聞了起來。 5}CK)J0^ ^n nTAw
  “操你個王八羔子的,你說你那個蔫巴爹怎麼養出你這麼個兒子呢!”六嬸趁著三壯不注意,溜著屁股就是一把。
s_6E Lu   “唉呦!六嬸,你這是看我六叔不中用了,背著他……”小琳在一旁輕輕地笑出了聲,他抬頭看見柱子在一旁臉上通紅,利馬停了沒往下說。 #kP [$Xx8x)xz*\(n
  “行了三壯,給你點陽光你就燦爛,給你個草墊子就下蛋!你也不分跟誰了,看我不告訴你爸的!”姑姑虎著臉。
ci5@us   “我這不說著玩呢嗎”三壯轉頭對六嬸“人家六嬸才不生氣呢!啊?是不是,六嬸!”
O5h#T6^"IE,B'H   “瞅你這張嘴,一天比一天滑……”六嬸笑著說“看誰家姑娘給你!” ,I9V6MD;NFV7O
  不知道為什麼,三壯的臉刷地紅了。 Av;nqa {{#Tq
  “呦!你還知道害臊呢,你放心,你這媳婦啊,包在六嬸身上!”六嬸拉住三壯的胳臂問“咋樣?你說說,要啥樣的?”
B-Pf:t;I*N   “我……我還不想成家!”三壯好不容易才憋出來這麼一句。
K1_ { iu   “啥話!男大當婚,你咋不想這事呢!” $A!yl0i.N.Z5l
  “我……”三壯竟然一時說不出來話。 bb(RWfJ,p/u
  “你咋地?怕老婆管你啊!”六嬸哈哈笑著。
-{^.u'[M   “是啊,你看六叔被你壓迫成啥樣了,我聽說,你家驢一有病啊,就是六叔頂著!”三壯只要一想到六叔,利馬就有話了! yeGT `!a/E^
  “去你個球的,他不上,還讓我拉磨啊!”六嬸說著松了三壯的胳臂“說真的,三小子,我打小看著你長大的,你媽去得早,你爸帶你們幾個不容易,你姑這命也苦,你可不能為這事讓他們操心啊”
_:N$w'@lOy   “說得是,他六嬸,你呀,幫著留意點,有中意的,給我們三壯介紹介紹”姑姑在一旁加楔!
4d2^b:z9Kf:^W5f$l   三壯想不明白,昨個姑姑在小琳床前說的那句話是個啥意思啊?
!i'P(A P{:XlvBh   “行……六嬸,這對象啊,可不能比你好看啊!要不六叔還不跟我玩命,他總說他媳婦是全城最牛逼的!”
-i3G]9} `V~&H   “照那話說去,我年輕那時候……”
t*IK'u;~7{ |x L(D!iN%wr[
  六嬸和三壯瞎謅了一大通,看著已經5點來鐘了,才領著柱子走了,臨走,她和姑姑又在走廊里嘀嘀咕咕了半天,留著三壯和小琳在屋里。 f|r1|Czjh
  “今個還疼不?”三壯坐在床邊。
#GZ-W\ w\3Ab$D2F   “疼,不過沒事了”小琳用手輕輕地扣著被邊的線頭。 A0r2S.y_1_a
  “你別著急,好好養幾天,澡堂也停停,反正這兩天下雨” DD*~9^.xg%t'o
  “啊……媽說,讓二嫂替我幾天” 8or/K E4U:x
  “那……那誰來這伺候你啊” K$wm w#e
  “六嬸非要來,她跟媽說,這生意不能斷了溜,要不就不好做了,聽說在東頭那邊又開了一家,裝修啥地可好了,我尋思也是,這生意本來就不多,再讓人家搶去可咋整”
^^9D2YkTQIt   “那姑答應了?” #{-{F!K0b$R h(VW`
  “啊,不過她沒讓六嬸來,人家也挺忙的,再說她知道我……”小琳沒繼續說,只是一用力,把那個線頭給揪了下來。 !T DFv}f
  “啊……”三壯低下頭“那咋辦?”
DrFz$m   “我媽讓二哥去找他們家鄰居的一個女的,叫英子,挺可憐的,她丈夫就是前兩年搶劫那個,在西監獄蹲著呢,還有3年才能出來呢,她自己養著個孩子,也夠難為她的,尋思她過來伺候我1個禮拜,給她200塊錢!” o1?mg-S/H^2gbm1K
  “哦!那能行嗎?”
(bK:OXa@B7z   “怎麼不行!我又不是癱瘓,她就是幫我倒水拿葯,幫我上個廁所什麼的”
2tz,aZb   “哦……”三壯沒聲了 Vr^ z6Q8x:pt0d
  倆人沉默了一下,小琳突然抬起頭。 (t#[u"t `yu!H
  “三壯哥?你說我嫁給柱子……好嗎?”
7e/r9\{w{r!GJ9C   “我……我說不好”三壯把頭埋得很深。
X8D0@+~{2qeuH@   “我就聽你的……”小琳眼睛里頭亮著眼淚。
aK oB pR%n)A/ap/_   “啊……,你吃什麼水果不,我給你拿……”三壯慌忙地站了起來,拿起一只橘子,剝了起來。 -_4O/|dci6K
  “哎呀!兄弟,你可來了,真他媽的要命,這雨下的,都把我澆透了!”二壯提著雨傘,挽著褲管,濕漉漉地推門進來,姑姑跟著也進來了。小琳連向把腦袋背過去,擦了眼淚。
%u-y G+N9p1z   “怎麼樣,老二?人家來不?”姑姑問。
hD OovK*v3d6I   “啊,行,她今個把孩子送到娘家去,明個一早就能過來,她一過來,你就回去就行,早上晚上你直接過來,要不,讓俺家里地來也行!”
NCo`-Rq0d   “那就好,明天說什麼也要開門,要不這生意是真保不住了!”姑姑嘆著氣說。
#l g+KE-X{ K[   “行,我和三壯今天回去收拾東西。唉,對了,聽英子說,今天監獄有個年輕的犯人死了,說是得了急病,聯系家人也沒聯系上,直接送火葬廠了!”二壯邊說,邊搶過三壯手里的橘子。 2rB{!M e_e

] UO(MRrD*tdH
'rN5y3[:|d)D
]Fa%?*Y+P#Fn
c*BZ4q*{ Xv5N'j (30)
;hs)BT0S f{/y7a Q0e]/g1h

ykv)Jd%p8A[G`
x^7N4V S;Ne   “啥?咋回事啊?”三壯的頭皮一下子緊了起來。 .t(V:Z*t BoHW
  “就是今個的事,那犯人這兩天還挖溝呢……這幫逼警察!”二壯把橘子皮一丟,正好落進垃圾桶。
0TCK:M?)z H/g#f.^5SJY   “你再說……細點!”三壯抓著二哥的手。 (V C5?F+w
  “你緊張個啥?英子不是今個去瞧他丈夫嗎?聽里面的人說的,那小伙馬上就要放出去了,你看看……”二壯攤開手,發現三壯臉色有些發白。 2c#^N4}r#a}!DG
  “嗨!兄弟……兄弟?你咋了你?人家死人你著個屁急啊!”二壯摸了摸三壯的腦袋。 ,Ft8YJ_ rW;_
  “啊……沒……咋能那麼快呢?”三壯問。
C} c5XK+S#Se?-r   “那說不好了,唉?你問你的林警官啊,他一準知道!” K[,Yd.XC$zo
  “我隨便問問”三壯低著腦袋不出聲了。
:[%{9H?rB   “老二啊,你帶三壯回去吃飯吧,這里的東西太難吃,我一會出去給小琳買點啥!”姑姑把桌子收拾了一下。
f kV{TRu!qw4@;[   這時護士進來給小琳打針,二壯起身拉著三壯“姑,那我們先回去了,明個一早我讓俺家那誰過去,你等著英子來了,再回去吧!”
e$hRp${/oh   “行,你們先回吧!”姑姑說。
$^(j$@!q/c5r)E8s~   “小琳,你好好養病,別著急啊!”三壯說著跟著二哥走了出去。
6W P7R`&I``4V}I z9TEB+C4} BB Z
  二人直接去了二壯家,二嫂已經做好了飯。
R$[ T4P?   “咋樣,那邊都安排好了?”二嫂問。 _KD.FDm xH0X
  “啊,行了,英子明個早過去,你呀直接就過澡堂”二壯說著把上衣一脫“快給我找件干凈的!” 9K(h/S1|4Q@4K
  二嫂打開柜子,將一件深色襯衫提溜出來,二壯剛要往身上套,“等著!”二嫂拿過毛巾把二壯的后背擦了擦,三壯看著,不禁低下頭。
)T Y j3}&m pQ&w Q&p%{   “老三啊,你濕沒?我給你找件換了吧?”二嫂邊說邊要找。
#\(f){/v*w%v&g;rs   “沒,我穿著雨衣呢,沒事!”三壯連忙阻止。 &HQ*v!i k"p
  “可別感冒了!”二嫂說著,把菜盛了出來。 VF/E2GGs,[
SJ+poj0q
  吃過了飯,三壯就急著回去,二壯要陪他,他說不用了。
fQ_,G0g i Eh*^%T   “那你自各小心點啊,別忘了鎖門”二壯拍著三壯的肩膀說。 E%S#~S-}bn
  “知道了,我回了”三壯穿上雨衣,推門走了出去。
]EIa? O*gY(G{   雨小了許多,偶爾才有幾滴飛過頭頂,倒是街上到處被挖得亂七八糟的,走起來很費勁,三壯雖然挽著褲腿,還是濕了一片,涼鞋上也沾滿了泥,他走到干凈的地方,使勁跺了兩下,又在馬路牙上使勁蹭了起來。他一邊蹭著,一邊想起二哥在醫院里說的,他越想越像,那人活脫的就是小黑啊…… ]!X5t QX F
  “三壯!”遠處有人叫他,抬頭望去,那人把雨衣的帽子摘了,卻是林天威。
Sn9`DLX   “你怎麼在這呢!”林天威三跳兩跳奔了過來。 /~1I1L Q Y6RZn
  “我去二哥家吃飯了!”
Z:c$C [6h%iJ   “我去你家了,沒人,正往回趕呢,這不就看見你了!”林天威笑著把三壯雨衣帽子上的一片樹葉摘了下去。 7me4~'WR
  “那你還回去不?”三壯抬頭問。
{MfU`,`*r   “我跟你走!行不?” [7A a!m:C
  “啊……”三壯拽了林天威一把,徑直向前走去,林天威愣了一下,緊接著一個小跑跟了上來。
\#@&J`6Rp,wJ c   “你們什麼時候開門啊”林天威說著拉著三壯的手。
Jf4?D`%g| N){   三壯一緊張,抬頭看看,街上人很少,“明個就開”,他沒有掙脫。
/E5[.H)@5bMV4g   “東邊新開了一家,條件很好,里面還有‘小姐’呢”林天威神祕地說。 nC IO2j9N-V
  “你知道的不少啊?去過了?”三壯沒好氣地問。
#M y1U@ g Q0O{   “操!沒有,是劉隊長說的,我哪能去那個地方啊!”林天威搖著三壯的手,三壯一甩,把他的手甩開了。 7n0TkU|th C L[ @
  “你……你別生氣啊,我去是去了,就洗了澡,都沒讓按摩,我告訴你這個,也是讓你有個準備啊,知己知彼不是?”林天威湊過來,又把他的手抓了。 tu/G o;V7h%m
  三壯感覺心里頭暖呼呼的。 Yb z3[Mi8i
  “聽說,今天你們監獄死了個犯人?”三壯轉頭看著林天威。 u:?^AkL @,tXQ2d
  “你咋啥都知道啊?”林天威大聲叫著。
2@ [^vD"yi   “那你別管,說說啊?”
VQ-uji a   “啊……是啊,不過不是我們隊管的,那個犯人前兩天就感冒了,自己不說,非要參加勞動好好表現,誰想啊……” ]nh@ iT5DLV
  “這麼說不是那個小黑?”三壯問。 U|9z q3v"wLT1^ i^#|
  “小黑?你還記的清楚啊?”林天威的語氣中透著一絲不悅。
JfAz \5zM v   “操!人家不是幫過我嗎?再說,我親眼看著他受傷了……還以為是破傷風了呢?”三壯感覺林天威握著他的手有些松,就反過來握著他,心里也一下子松弛了許多。
fNft7`-SG   到了澡堂門口的時候,下了一天的雨停了,天邊亮起了鮮紅的火燒雲。 &ZQj NuW!l T,Q
] z N(G'k+squS
  三壯關了門,林天威將雨衣脫了,掛在裝鞋的柜子邊上。
k{F,rB6Y5C[   “你吃飯沒?”三壯問。
r,e pl2A.v"P   “吃了,今天吃得早!”林天威笑著過來,幫三壯脫雨衣。 *Z R!has @!`:i
  “那幫我把鍋爐生起來,明個開業,現生不趕趟!”三壯拉著林天威,進了鍋爐房,又找了毛巾給林天威擦著臉。
\-yb_ \&z ^   “瞅你,扣子總是不扣,沒個精神樣呢!……別動!”三壯說著,幫林天威把扣子扣了,站遠一點看看,笑了! ?n&^I]Ov V%w;|
  他轉過身,走到鍋爐前,準備生火,發現林天威站著那里沒過來。
Jb9rw1vE0}g0u1FB   “操!你倒是過來啊”三壯回頭叫他。 4DY4G4Z'Wb.Z#@7`8t
  “你說不動,我哪敢動啊!”林天威站得溜直。 'y(v%a3k+Ys
  “可是你說的啊,我不讓你動你就不動啊!” 三壯走過去,對著林天威的嘎吱窩就是一把,林天威繃著嘴,眼睛瞪著溜圓,楞是不動。
8jp6`{mp   “操?看不出來啊!我還弄不動你了!” Odv^ub'd
  三壯坏笑著搓搓手,湊到林天威跟前,他眼睛盯著林天威,雙手卻環住了他的腰,然后慢慢地向前面移動著,“喀嚓”一聲,林天威的褲帶扣被打開了。
Yq1hoMQF.]   林天威還是繃著嘴,眼睛直勾勾地看著三壯。
D-V|}4L&n S n   “操!我還治不了你”三壯說著用力一抽,那褲帶在二人身邊划了一道弧線“吧嗒”一聲落在地上。 kEV\M.}S
  “呀?還不動?”三壯挑著眉毛問道,可林天威連眼睛都沒動一下
3?!h;?3[l(Nd   “說不動就不動”
Ae;g No$K%V7E q!Ph   三壯的手慢慢解開了褲門上的紐扣,一顆、又一顆……,他的手已經能夠感覺到里面的東西在脹大了,他鬆開手,褲子在林天威的羅圈腿那打了個折,然后就“突嚕”一下落在腳底。 3WA.fvd
  林天威的褲衩被脹滿了,那里面的家伙死頂著前方,把襯衫的一角也給撐了起來。三壯感覺自己的腦袋熱熱的,下身不自主地棒硬起來。他低頭用手扶了一下,抬起來時,卻發現林天威趁他不注意,迅速把自己的吊扶正。 %zD{K.h/v s`c
  “哈哈……你動了”三壯上前指著林天威的吊,林天威“呼”的一下把他抱在了懷里!
(B]@&Tj_0_k;|h   “我投降了……”,林天威把嘴狠狠地壓在他的唇上。
W Sg JAc   ……
"h0W2I3c*\qz*Ec   三壯懶洋洋地躺在林天威的身上,腦子里還是剛才在鍋爐房那火熱的一幕,還有他后來他牽著林天威的吊一路走上樓梯回屋,還有林天威邊走邊低聲哀求“哎呀……好三壯,親三壯,我真投降了……你放開啊,門外有人……啊……輕點……。”
;a xTW$m0P9DM   “累不?”林天威瞇著眼睛問。 2A[0m/B]GRL
  “不累……”三壯說著,在他身上下扭動起來。
"c`i+n(_o   “哎呀……你饒了我吧,咱是不是該換換了,你要壓死我了……”林天威央求著。
$SsUsP!K2\2}2L8SeYZ   “操!虧你還是警官呢”三壯從林天威身體的一側滑下來,一條腿卻賴在他的襠部不走。
V0n4[+e)b.x,i   “干啥?又出花招整我啊?”林天威把上身抬起來,看著他有什麼舉動。三壯用大腿和小腿中間的彎曲夾住了林天威的吊,上下動了起來。
9S1_+WX Kd^   “啊?你……”林天威正要掙脫,三壯用一只手將腿狠狠地一搬“啊……你這不虐待我呢……哎呀……我錯了……哈哈”林天威撓著三壯的大腿跟,三壯機靈地躲到旁邊去了。 p#w!q&^};TA

,m7wvB^(E6or   鬧夠了,累夠了,兩個人躺著卻都睡不著。 x-b_E@/q2_f
  “唉,你說……”三壯嘆了口氣,突然說。 LlI@AY M6L
  “啥?”林天威應著,手卻放在三壯的胸前摩挲著。
x'Y aK7F}   “你想結婚不?”三壯轉過頭,看著林天威。 6Jl8u(O(w/B*cm }
  “這不是想不想的事啊,誰不都得結婚?”林天威低聲說。 T#r6Si&C$cm k4e.t
  “那你打算什麼時候結婚……?”
Cs&U;l'RP   “不知道……問這干啥?” &`+gD1Pb-}#h,c
  “不干啥?唉?你跟女的這樣過嗎?”三壯繼續追問。 R} `n.{V
  “這……”林天威不回答。
?W%dy;yXs2kb   “操!你說話啊“三壯把林天威的手推了下去。
A;?&`ZK   “沒有啊”林天威低聲說。
T s6h8|2Z7H,y n   “唬我是不?”三壯閉上眼睛,
L-M6vJTj8}   “沒……唉,你咋了……唉??”林天威推推三壯,卻沒反應。 #e%}v.b2m1QG.c%@
  “好了……你別氣了……我跟你說吧……”林天威拉著毯子蓋在三壯的肚子上,說了起來。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7:01

[size=3] (31)
6KX}3JdPSq   “我沒當兵的時候,那時我們家在農村,鄰居家有個小丫頭,比我大兩歲,長得可水靈了,她媽成天鬧笑話說要把她嫁給我,我媽就也笑著還小,當時我18歲,毛還沒長全呢,聽著就是不好意思……有一天晚上,我們去鄰村看電影,回來時候天可黑了,她就拉著我的手,走到村口的時候,她拉我到了一棵大樹后面,她問我,想摸她不?我沒說,她就把上衣的扣子打開了,把我的手放了進去,我當時糊里糊涂的,心里頭也害怕,她突然就抱著我讓我親她,我就親了……” 2bZbnG2q&c _H
  “然后呢?”三壯問著。 I0f oeiW7D
  “完后我就……”
H p~+v5t%wHF]   “怎麼啊……你說啊?”三壯推著林天威。 W/i F,QX)n5Z/I5G
  “完后她就說要給我東西,問我要不……我說啥呀?她說你別管,就問要不,我當時不知道啊,就說要,她就幫我解褲子……”林天威說著看了看三壯,三壯瞪著眼睛張著嘴。 X5YzERE
  “你生氣我不說了”林天威轉過身去,背對著三壯。
%Q._:C"{q&w   “……你說吧,我才不生氣呢”三壯雖然這麼說,心里頭鬧得很。
O!t-s6Rs   “后來……我自己就知道自己下邊硬了,但是不知道干啥……”林天威就背對著三壯說著。“我當時低著頭,看著自己的吊,就感覺是犯錯誤一樣,全身都發毛,她就拉著我的玩意往她身子里面,當時我是太緊張了,還沒進去就……” "@(j}:xc-C0F
  “……”三壯聽著,感覺像有無數的螞蟻在身上撓咬。
$AX9E&c$QIui&c%w   “她當時還笑我呢,我當時就是傻了,全身都發涼……,完了我們就回家了,她還跟我說,趕明個看電影要叫著她。我回到家,我爹問我怎麼這麼晚,我說在路上玩了,我媽正要泡衣服,我就把褲子脫了,可巧,我媽看見褲子上有那個東西,就問我是哪來的,我爹更是舉著鞋底子打我,我當時害怕,就都說了……” /cf_;ZFr:f E
  “啊……?那后來……”三壯接著問。 /V~;@d"p\ gC P B
  “后來我爹把我打了半宿,還一直盤問我那個時候到底有沒有放進去……,我說沒有……,他還是把我打個半死,說我是敗家的。第二天,就把我送到我老叔那里,然后托人給我送去當兵了……”
Z(u J1j#i   林天威說完深深地嘆著氣“操他媽的,我后來才知道,那個騷丫頭早就是爛桃了,她和村里的老光棍早就有一腿,就是為了換零花錢……其實后來我也認識一個女的,人又正派,也挺好看……就是,我一想到要和她做那事就全身難受……,后來就吹了” L4G0iQ&k X
  三壯聽著,雖然有些難受,不過還是對林天威很是同情,他伸出胳臂,從后面抱住林天威的腰。林天威慢慢地轉回身,眼睛里閃著亮的東西“我不想結婚……”
:?'oa`"|0s   三壯用嘴唇輕輕地扣開了林天威的牙齒,林天威象受傷的野獸一樣,扑倒在他身上,三壯任憑林天威在自己身上撒野,心卻像在慌亂的草地上打滾,他在想,他自己該怎麼辦呢?
is3ei4X#R*uM   ……
"^1?"R4d7U a2m   林天威汗淋淋的脊背在燈下閃著光,三壯看著林天威不禁笑了起來。 )zmD M*l.Pu,f
  “你笑啥,笑我剛才說的?”林天威問。
O,J$[|-\E{d6u   “哈哈……不是啊,我看你耳朵……”三壯說著繼續笑。 `/~N j5w3wo
  “操!怎麼了?”林天威抬手就要抿一下,三壯把他拉住了。
HVw$m6Ry7qP/Z k   “來來來……過來……”三壯拉著林天威下床。 (VY"G&D8l c P#W^
  “我可走不動了……不去……”林天威又抬手,三壯上去就是一巴掌“不準動!”
m"ZK Z(e2C&M-S   “不動就不動!”林天威的手停在半空中,身體也半依在床上。
|@a,ia O.X@   “我看你不走……”三壯上去拽著林天威的吊。
v7JV ?+|3K7H?L O   “哎呀……你又使喚絕招啊……唉………………?好了好了……我起來……”林天威沒辦法,只好乖乖地下了床,腆著肚子被牽到了浴場的鏡子前面。 ?,m&k4~R].u
  “操!……哈哈……”林天威看著自己耳朵上沾了不少粘東西,還有一根毛彎曲著伸向前邊。
_.YW#d M)k#g:nC   “準是你的!”林天威拉著三壯就要和他貼臉,三壯跟泥鰍似的逃開了。
6g2K1f*d$^h p1v/lII%[^/H0m
  “對了,幾點啦?”林天威問著。
m5M3a'Z~   “才8點多……”三壯用毛巾擦著身子。 -fYVT Zj
  “唉?要不我們到新開的那家澡堂去洗澡吧?”林天威試探著問。
*J EE1dq-tf:H   “啥?我這還裝不下你了呢!”三壯回過頭,瞪著林天威。
V/GCcUW-xt   “不是……咱過去看看,你也算是調查調查啊,看他們有什麼,咱回來也弄,不能只靠手藝,面子上的事也要過得去!”林天威說。 f$i@]\hP]1a
  “操!人家有小姐,咱也找幾個小姐?”
(b4d2C%C4t$mpa8M   “不是那個意思,多學習人家東西總沒錯吧?” @2B*x s`3@%cj
  三壯一想也在理,看看也好。
*D [S~&p+T4n   “行,那……往常都是我請你洗澡,今個你就請我一回……” }4M$Y(VAOT@0m
  “哈哈……沒問題!”
R ]/np8|*x*O{B:w (a;Q8zdq1B;^
  這家新開的浴池叫“龍鑫泉”,寫得五馬張飛的,三壯盯著牌子看了半天也沒弄清楚這幾個字是啥意思,后來聽林天威說了是繁體字又大罵起來。“他媽的,整個名還這麼難叫,還繁體……” Th|J9L fQ
  門口的樹上繞了很多一亮一亮的小燈,窗戶的里面也是燈火通明,里面收拾的很干凈,而且整個廳都用華麗板包了起來,應該花了不少錢。 y[$F p3KWkqc3f
  三壯二人一進去,就見迎面的柜台里,一個抹得油呼呼的老女人笑瞇瞇地站起來,熱情地招呼“哎呀,這不是,林警官嘛,這兩天咋沒來啊?” eO9i.?9K-Z6m
  三壯看了看林天威,林天威紅著臉說“啊,忙著呢,怎麼樣,生意不錯吧?”
:Ni3x4ZEoe f-O   “啊……湊合吧,這兩天那頭的不是關門了嗎,這人還真不少”老女人眉開眼笑的,看得三壯牙痒痒。 [:J c9Aa5`
  “怎麼,二位要搓澡不?”老女人從柜台下面拎出兩把鎖。 Sl/kEN1[*^^
  “要……”林天威回答。
G5a~DKgZ7Qfx   “按摩呢?”老女人撩起長滿褶子的眼皮,小聲地問。 S7Y5S1~Xyj.Z
  “……”林天威看了看三壯。
y4_;ZUlYX   “要!”三壯心里想著,我正想見識見識你們搓澡呢。 D)?(@kyfL
  “啊……一共是40”老女人說著,又拿出兩個塑料帶,里面裝的是毛巾和一塊小香皂。“新開張,凡是按摩的顧客我們都白送” o N\2r5Gf8_G"I
  林天威上前要把錢交了,老女人說不著急,出來算帳。
|4e.~-s1?   三壯一聽價格,不禁有些咋舌,他死也不相信,六叔他們能花錢來這。他又瞟了一眼價目表,洗澡和搓澡一共是8塊錢,按摩就要15,如果都來的話,就算20。反正是沒有他們家的便宜。
5aNcfcn _9q h   二人接了鎖,又把鞋換了,徑直向里邊走去,路過女池,再往里左手邊就是男池進了男池,就是一個寬敞的換衣服的屋子,屋子里靠右是樓梯,樓上旁邊有一個紅色箭頭,上面寫著“按摩請上二樓”。三壯拿著鑰匙找到自己的柜子,開了鎖,把衣服脫了,轉身和林天威走進了澡堂 。
!K-Aenz$QWZ5r   澡堂里面蒸汽四起,有10多個人,年齡都30多歲的樣子,水池里面泡著的兩個正在大聲說笑,好象是在談論一個小姐怎麼樣的。地面很干凈,水龍頭也是嶄新發亮,排列得很整齊,下面站著的幾個淋浴的,一個中年發胖的男的,正在用香皂搓著大腿,邊搓還邊打著口哨。一個長頭發的小伙正在給一個顧客搓著,看見有人進來,抬頭看了看。
4GB&H n9| \Q   三壯看了看林天威,兩人分別走到淋浴下面洗了起來。
s2w2n_ K&te$T9X5M/E   這時,一個熟悉的身影推門從桑拿房推門走了出來,卻是劉隊長。
/sG8? z+{)\2O N:Z@   “呦!小林子,我說找你找不著,怎麼也來這啦……?”劉隊長把手巾擰了擰走了過來。 s1n ~L g
  “啊……過來洗洗,你啥時候過來的?”林天威扑拉著腦袋上的水。 ^ xw TF;FB
  “閑著沒事?怎麼?出來貓葷?”劉隊長神祕地笑著,突然看見旁邊的三壯“呀?這不是三壯師傅?怎麼今個到這里來啦?” E1Ah SIwvj
  “啊……嘿嘿,這不凈鳩O人搓澡了,今個也來舒服舒服”三壯笑著說。 ![v)| Db*d;p4lz{
  “應該應該,這里的按摩雖不及你老弟的好,可是……呵呵,這小姐可是沒的說……哈哈,怎麼樣,要不要我給你介紹個?”劉隊長伸著腦袋,一股酒氣和著口臭味熏得三壯低下腦袋。 'i|&Vm%V&?i'I
  “不用了,我……就是來看看”三壯應和著。 z.B0rA;F KCnt
  “那哪行啊……來這還不是就圖個樂呵,要是找按摩……哪里能和你老兄的手藝比啊!”劉隊長說著擺呼一下手,那長頭發的搓澡小子利馬跑過來,接過劉隊長手里的牌子“您稍等一下,馬上給您搓!” J#^PGS O
  “呵呵,小林子,下回來可要叫著我啊……我可哪回都沒落下你!” 3S ^*]@ f-iP6^8Kb
  “啊……看你說的,我才來幾回啊,再說這才開張幾天?”林天威說話間看了看三壯,發現他低頭只顧洗著,像沒聽見一樣。
({.n%Xp%ZC4p3?   “得了,不跟你說了,今天啊這帳我來結,你們就……哈哈……”劉隊長拍了拍三壯的肩膀,笑著走到搓澡床邊去了。 [[-KWynQD
  三壯剛要推遲,抬頭看見林天威,又停住了,他拎著手巾就走到水池里去了
@3oqo*v!j $}/WIgYCL%P JV+up

A0cg~I3D
-S&Pr0v)B9^+W:E3m
'K/R4GL7E$t*|P (32) %E#WF AH q/N;PlU0a

R2p$T;P O[WF6G 1O;zg0werXMAxA

0?Vy/jf"r   林天威“扑通”一聲跳進水池,旁邊的人都回頭看他,他若無其事地走到三壯旁邊,扶著池邊坐下了。
2H@B |^&d o8i   “唉……”林天威用腳踢了踢三壯的腿,“想什麼呢?” :{a^%k^w
  “沒想什麼……”三壯把本來張開的腿並在一起。
mmCq.X(P^SRu   “操!我跟你說,你別聽劉隊長瞎咧咧,我根本不是像他說的……我跟你說的都是實話”林天威用胳膊肘在池子邊上一撐,向三壯那邊移動了一下。 3bI\W \5cF.SW
  “我可沒說啊……你願意咋地關我屁事啊!”三壯把腦袋一仰,靠在了池子邊上。
:]*U2k q#n@   “你別這麼說啊……,操!我以后再也不來了!”林天威用力撩了一捧水,洒在自己的臉上。 rASNy8BJ2Pd
  “操!你傻啊……,人家用來泡屁股的水,你往臉上弄個啥?”三壯轉過腦袋說。 ,H f-Nd%{8W5Sc3WvV
  “呵呵,我知道你想著我哩……”林天威的手慢慢地沿著池底向三壯滑去,在三壯的屁股上狠狠地摸了一下。 *Wip:b}j@6X
  三壯被這個突如其來的一摸嚇了一跳,本能地要往起跳,可是在水里可是很難平衡,他兩只手還沒著水池底,腿卻先抬了起來,“扑通”一聲,濺起了一片水花。嚇得對面說話的兩個人差點叫了出來,三壯滿臉通紅,那兩人白了他一眼,起身出了水池,進了桑那房。 .d0C!ea ZDm
  三壯瞪著眼睛看著林天威,卻見他在那里偷笑。
eh/^S C%H f   池子里除了他倆沒人了,一層白色的水霧在三壯的胸口處不停的打轉,下面的水一漾一漾的,不一會就漾到林天威那邊。透過清亮的池水,三壯看見林天威那黑色的吊被浮著向上,象深草里的蘑菇一樣搖來蕩去的,想著想著,竟然有些不自然,原來林天威的手就放在他的手邊,中指慢慢地撓著他的手背。
;e%wj i\2D:bO8V,`   “咱們去蒸蒸?”三壯轉頭說。 %D0HyL8qG4@ g ~l
  “好……等一下……”林天威笑著看著他。 (o I5i,t S,JkL

5~iC:F/m*G*JP4TW   桑拿房里熱得要命,那兩個人這回學乖了,看見又是他們進來,利馬起身就出去了,里面還有一個人用手巾蒙著臉,靠在把頭的一邊,跟睡著了似的。 %j.|5T%n"O H
  三壯用水舀到了些水在那些燒熱的焦碳上,“吱啦”一聲,一股熱氣迎面襲來,三壯感覺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,汗水開始滴滴噠噠地淌了下來。 T,\ _#s/_(C
  “唉?問你個事?”三壯推了推林天威。
A:HN.S y,j&D q'Z   “啥啊?說唄!”
4JfF0bW,i9|7na   “劉隊長他有老婆沒?”三壯小聲地問。 x+uq"m+z7z|D:}5{'?
  “有啊……,聽說他老婆長得不好看,劉隊長看不上她……”
8`3o$?*?F   “操!我說的……那他也太隨便了”三壯透過玻璃看看外面,上面全是水蒸氣。 j,C+]'yjY
  “沒整,他這號人……”林天威搖了搖頭。三壯伸手又想舀水,林天威攔住了他。 a*bQOM S8N[+o
  “你還嫌不熱啊?我最怕熱了!” "?3r-g2q|!G
  “呵呵,我不怕熱……越熱越好……”三壯笑嘻嘻地說。
'L_3N[,SCL   “真不怕?”林天威歪著腦袋,擠著腦袋問。 tp0H*AnV-w:J}a%K
  “不怕!”三壯仰著腦袋,一副無所謂的模樣。
{A)I3o'a6ktR*t   “好……讓你知道知道……”林天威看了看旁邊那人,他還是蒙著臉,就把嘴湊到三壯的胸前,用力吹了起來…… uAt*QmH,oE
  “哎呀……這回真熱……哈哈……好了……”三壯一下子跳了起來,他往后一躲,正好撞在那人的腿上。
&dS+q$qfZh`m   三壯轉過身剛要道歉,卻見那人沒反應,“唉……,林天威……你快過來看看……”
O&I N#O{o7E   林天威走過去,把那人頭上的手巾拿了下去……
"iX)D2Fa%m"v   “啊?這不是楚南嗎?”三壯驚呼。
_ U![L#s%zf   楚南臉色發白,嘴唇發紫,緊閉著眼睛。
0_ u&~ [k"v'I   “快,他迷糊了,抱他出去……”林天威喊著。
$Z{I"h*{?o"wL   三壯一股勁抱起楚南,撞開了桑拿房的門,門外的人都吃驚地轉向這邊,那個搓澡的見壯,連忙喊“怎麼了?是不是暈了?快!放到這上面來……劉隊長……你快,你先下去一下”
_,\6|VL:Tr   劉隊長一個嘟嚕爬了起來,跳在地上沒站穩,摔了個仰八叉。大家都在忙呼楚南,哪還有心思搭理他。
G T$r9I([(l~   三壯把楚南平放在搓澡床上,林天威已經用冷水投了毛巾,他用手摸了摸楚南的鼻孔,松了一口氣“還好,發現的及時……”說著用冷毛巾給楚南擦了臉。 /v M/F;W;P \0f!Oz
  三壯在一旁喘著氣,死盯著楚南的眼睛。其實這種情況在他們家也發生過,往常他應付自如,今天面對楚南,他卻不知道怎麼做是對了。
7v'vLV@b;Y   周圍一堆人都圍了過來,三壯大聲嚷到“得了,別看了,都圍著這里怎麼透氣啊……” E&c5hNL4i M1U A/~
  搓澡的小伙說“要不,把他抱外面去,那里通風好”
^O)w$_4D   “操!外面?你咋不光屁股上外面呢?”三壯氣呼呼地說。 YT;[%hr'c
  “我不是那個意思,你到隔壁換衣服的地方,那里通風好!”那小工委屈地說。 #v7G5X z5gYW
  三壯不由分說抱起楚南就奔外面去了,林天威對那個小工說了句對不起的話,也跟了出去。 m%I0[6m(DJ-Px#`

YSB[2D(N B;V   楚南慢慢睜開了眼睛,使勁晃了晃腦袋,突然看見三壯,他迷迷糊糊地問,“我怎麼了”
/?G0p/iP-Aa9j i   “你剛才在里面昏了,你說你不能蒸就別蒸啊,這要是發現晚了,小命都沒了!” eA,^5f*j
  楚南慢慢地坐了起來,臉上也恢復了血色。 B6P3{ P&K$n9C5g.{
  “我今個感冒了,有人告訴我好好洗個澡,好好蒸蒸就能好,誰知道……”
2k){;cS_(HIlJ   “操!哪個傻逼給你出的餿主意啊?這不害人嗎?”三壯把毛巾遞過去,“要不要喝點水啊?”
,g)a,B `BR   “啊……不用,我這就好了……”楚南說著就要下地。
V;r1itB5C,Cx[   “拉倒吧你”三壯攔著他,轉身對里面的小伙喊著“唉!給拿瓶汽水啊!” 2?vl9{ M }
  “得了,我去叫他拿”林天威轉身就進去了,不一會,那個小伙計跑到門口,對外面喊了句話,就有人送過來一瓶汽水。
x K/?9x)mQB&J   “你咋感冒了呢?”三壯把水遞給楚南,關切地問。 !X(i)Ja Q|
  “啊,今個早上不是下雨嗎?我們那的材料都在外面怕澆了,我就跟著幫忙往屋里倒騰,完了就全身不得勁,下午就發現感冒了”楚南說著,喝了一大口汽水。
Zm)@$AKh*PX   “你說你……,好好的大學生,你犯哪口累啊你?” 3{2iQxr|8| QF
  “呵呵”楚南笑了,嘴角使勁向上翹著。“對了,你快給我搓澡吧,我還要回去呢!”
1^ riT4a!f|aG   “啊……行…………唉?”三壯答應著,卻發覺這根本不是自己家,“嘿嘿……瞅瞅你,給我帶溝里去了……這是哪兒啊?” 
Z1G HQ)n?$WI   “哈哈……我看我是真昏迷了,哈哈,還把這當你那呢,聽說你那沒開,你咋還上這來了”楚南笑看著三壯,嘴角使勁向上翹著。
D(^z@4S,L?G   “啊,家里出了點事,明個就開”三壯低頭說著。 f)n8Z Q4z"M(s
  “好啊,我還當你不開了呢,對了,你到這里是來考察?”楚南的眼睛里透著一股機靈。
1x)B |7R B   “哈哈,瞞不過你,我尋思看看,也算有個數”
)LU3l.T%Sd   “這里的裝修挺好,你也得把你那再好好弄弄,不過不用追求這麼現代,有些古朴的風格更好!你的手藝是寶貝,可以拿來做文章,我看啊,咱就返朴歸真,做個自然點的,保證比這里來勁!”
E'bct3v7BG5Z   “啥古代現代的我可聽不懂”三壯搖搖腦袋“大學生就是大學生,凈說些不明白的話”
g|"ib Rm   “說真的,我可以幫你設計,然后你自己買材料,也花不了多少錢,肯定能比現在的條件好”楚南說話跟真事兒似的。
2e-cm,`?(y1v   “呵呵,操!我可請不起你大學生啊?”三壯笑著說。 Gt7M%G,e._;Ab
  “哈哈……你請我洗澡不就完了!”楚南的眼睛笑成了一條縫。 .n N`"J%G(s#\9Nxy I
  “中!到時候我找你啊” s%yT1?k8GM
  “好!呵呵,今天多虧了你和林警官,要不我小命都沒了,能幫你個忙也算是應該的,唉?林警官呢?”楚南突然想起光顧著和三壯嘮,怎麼沒見林警官。
*kw6@0{D%r   “啊……是啊,我們進去吧”三壯也覺得忽略了林天威,起身和楚南走了進去。
%]A2k#x-s G4A aiS N6k*|6G3O
  “林警官,謝謝你和三壯剛才把我救了!”楚南上前笑著說。
Z)P+T9TG8ne1DLw   “啊,別客氣啦,我不救你,三壯不把我浸在水池里淹死啊!”林天威說著看著三壯,三壯感覺林天威的目光中有一絲說不清的東西,讓他感覺沒著沒落的!
.c&\_#b9dfJ   “咳呀,現在哪那麼多失足的落水兒童和被搶劫的老太太讓你救啊,能救一個昏迷在澡堂里的青年的機會也不多不是?怎麼著,還要我用紅紙給你寫封表揚信,然后哭著到你們領導那里給你吹吹?”楚南稀里嘩啦說了一大堆。 I;`J8})avh \+k u
  “得了,饒命吧,我們頭就在那呢”林天威說著朝搓澡床上的劉隊長擺了擺頭“你給他留點臉吧!” ZC*Y0Vd&d
  “啊?”楚南驚訝地吐了吐舌頭,笑嘻嘻地又說“那好啊,正好給他點教育機會!” m/_-g\l^,P
  “操!得了吧你,這會兒又來精神了,剛才跟死狗似的”三壯上前推了推他。
VjGtGJ;r~+\   楚南看了看三壯,又看了一眼林天威,“行了,感謝都不聽,你們洗澡吧,我要去排隊搓澡了!”
:p*@"ANZ`   三壯看著楚南的背影,心里頭又胡亂起來,林天威推了他一把“怎麼地?你還要給他搓啊?”
Wq-ZtNh;v4dF   “操!說啥呢!”三壯轉過身,繼續洗了起來。 G ~ ][yih#z
aZ!H [TT1069] />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7:01

[size=3] (33)
aqpT8x/D l@   幾個客人陸續離開了澡堂,三壯聽著他們說話,是上樓去了。
3AA6lOR%D(qs   不一會,劉隊長洗好了,一步一瘸地走到三壯和林天威面前,顯然是剛才從澡床上摔下來,傷了腳。 T7s6Z-~2J
  “我可是先上去了,你們兩個快點洗,哈哈……不然可是要吃二茬飯啊……”
?O#^3gx bsS   “呵呵,你趕緊吧,可別耽誤了……”林天威笑著答。 4i,][z#F3z7I
  三壯向劉隊長點了個頭,回頭看看林天威,林天威收了笑臉,吐了個舌頭。 -`*WQ$b@;NG^Y
  三壯想看看那小伙搓澡的工夫怎樣,沒想到,看不到兩下,他就沒心思了。 Ot a B4@C
  搓澡床上的楚南,腳正對著三壯,身體隨著搓澡布來回晃著,身下的那白凈的吊還是露著粉紅色的頭,忽而倒向左邊,忽而又貼在右腿上,搓澡小伙的手在他兩腿中間游走,另一只,就那麼自然地按在小腹上,不知不覺,三壯竟然愣住了,原來,那玩意曾經離他那麼近……
8m Al0bQ   “哎!”林天威推了三壯一把,把他嚇了一個激靈。“我出去抽煙,你去不?”
6jWO/c1I   “抽煙?我不去,你咋啥時候都抽煙呢?”三壯不解地問。 :b @{)WM6xV
  “操!這還得等半天呢,我出去了……”林天威把手巾擰擰干凈,走了出去。 7A3V m hR8RW
  三壯回神再看看那小工,搓得還不錯,不過個別地方的方向和順序都不在行里。 YliTO,^'M$g4p
  當楚南跳下搓澡床的時候,三壯可以留意了一下,他裝作搓腳,然后偷偷地看著楚南的那根東西,不過事與願違,不但沒大,反而蔫了不少。
!Yq H kO E6d   楚南走到淋浴那里沖了水,拿起香皂打了起來,一個不小心,肥皂滑出他的手,在地上打了個旋,正好溜到三壯腳下。楚南滿臉是肥皂沫,睜不開眼睛,彎腰在地上摸了起來。
z&FY {NL   三壯揀了香皂,看著楚南的糗像不禁想樂,心想“大學生也傻啊,不知道先沖了水再找?”他把腳伸到楚南手前面一點,楚南一摸,正好按著了。
XF\'V|   楚南連忙縮了手,嘴里叫著對不起。 I%z9J"j'DR7AYT@
  “哈哈……給你……”三壯大笑著把香皂遞到他手里。 ,{+w0k2qU3f"Ej
  楚南接了香皂,急忙沖了水。
2w"_st1~ kkiF9B   “是不是你坏我?我摸了半天啥都沒摸著”楚南晃著腦袋上的水,沖著三壯叫道。 $h f6H D#mj| r {
  “操?你這話沒良心啊,我幫你揀東西你還冤枉啊?”三壯一臉委屈地說。“再說了,你摸了我的腳了,咋說啥也沒摸著呢?”
h cYOv%B b S;{   “誰願意摸你的臭腳啊,你還……”楚南撇了三壯一眼。 o F4k9S;T `?
  “唉……?你還別說,雖說咱的腳臭,可也不樂意隨便讓人摸啊?”三壯來有理了。
Q+LUOJ k"Ave   “那怎麼地?要不,我的腳讓你摸摸?”
!q V#WW gq   “那當然了……不過,我可不願意摸腳”三壯說著回頭看看,剩下的四五個人都在各忙各的,小伙計在擦著地面,沒有人注意他們。
.|:O2?GN,C:Xz   “呀?那你說摸哪啊?”楚南倒了洗發水。
XB k)ux*A   “就摸這……”三壯上去對著楚南的吊就是一把。 |A@)a2UWmUw8W v
  “啊……你……”楚南把叫著向后一跳,甩了三壯一身的泡沫。澡堂子里的人都望向這里,楚南的臉紅了。 `'L-~)v$_
  “嘿嘿……怕我了吧?”三壯嘻嘻地笑著,冷不丁一回頭,發現林天威倚在門邊,狠狠地吸了一口煙。 (T"fw&Kc1G%Cw\D
  “不鬧了,我要回去了……,你們早點洗吧”楚南也看見了林天威“哪天我過去,你要是想裝修我肯定要幫忙……呵呵”
*XuER8XF   “那先謝了,你呀,回去吃點葯吧,哪有蒸蒸就治病的”三壯走過去,把搓澡的牌子遞給那小伙,回頭招呼林天威,林天威將煙頭使勁一掐,準確地投進了垃圾桶。
Wj1uc6HL;|c W(Za$p%K*gg+jH
  三壯躺在搓澡床上,想想上次享受搓澡是多久以前的事了,還是爹在的時候,那時侯他不老實,在上面翻滾著,他爹就用手巾抽他屁股來著。 ^0I%n&v]s"D m
  林天威就在他旁邊,只要一歪腦袋就能看得見,從林天威不太直溜的大腿間,一團黑色的玩意搖來搖去,他使勁想要看到更多,但是林天威就是不回頭,三壯心里覺得自己一點也不好,至於為什麼他說不清,總之,林天威在生他的氣,不過楚南確實很好,他甚至想到如果和楚南抱在一起是個啥滋味呢?不知不覺,他發覺自己的吊有了反應,他竭力想制止著,但是那搓澡的小伙似乎一點不給面子,猛著在他肚皮上揉搓,害他越想越不能。
aF F6c)l h)m   林天威也象是和三壯有仇似的,他彎下身抓撓著腳丫子,把身體最深處那點玩意都露給他看,三壯趕緊轉過腦袋,不敢瞅了。 ~(C0o KU0`DhD
  三壯使勁咬著腮幫子,想讓自己在疼痛中了卻淫欲,無奈自己是血氣方剛的年齡,加上搓澡的刺激,怎麼也壓制不下……對了……突然,他想到一件事,小琳……對了,小琳的事,我要娶小琳?還是小琳要嫁給柱子,姑姑……六嬸……,想著想著……他竟然平息了,腦子里胡亂起來,小琳的事確實是個難題,即使小琳不嫁他,他還是要娶媳婦不是……,林天威說他不娶媳婦……操!怎麼又想到林天威了,趕緊想別的…… obxX#w|J
  三壯從搓澡床上下來的時候,林天威撇了他一下,三壯心想,“操,撇個屁啊,我給你搓的時候……你還不如我呢……” !DCW7Y:nv?
  等到林天威也搓了澡,三壯已經打了好幾遍香皂了,不過反正這玩意是白給的,不用白不用,他把香皂遞過去“來,給我后背弄弄” Ms:x+ke
  林天威抓著香皂在他背上出溜了遍,臨了把只剩下小片的香皂順著他的屁股溝用力一插。
gxWC ]#Nx$o$Y   “操!你想給我洗腸子啊?哈哈”三壯一並屁股,那香皂就掉在地上,一點聲音都沒有。
2w }4f[#V8H K @EO xM[Z/TK4c
  兩人出去到了換衣服柜子前,搓澡的小伙跟了出來,問他們是不是要按摩。 8Mk,p"Fgr;m!H h&R"V'm
  “啊,要不……咱不要了?”林天威看著三壯。
-rY n0`(n   “要啊,怎麼不要?”三壯伸手接過小伙遞過來的一套浴衣。林天威見了,也接過一套來。 $rk,|u Y4~rM!@
  “兩位從這邊上樓”小伙客氣地說。
*?-P y#l~r   “知道了”三壯邊扣著扣子,邊應道。
au*cv(O :}8SlTK+G5Q5L@
  上樓的樓梯有個緩步台,那里掛了一長巨大的畫,畫上面一個外國的男的閉著眼睛,露著半拉屁股,身上騎著一個黃頭發的女人,嘴里頭叼著一粒櫻桃,旁邊貼著紅紙,上面寫著什麼局長贈送的,那紅紙正好擋住了畫的最后的部分,外國男人的后半個屁股正好就露了個頭。 !B?:E sC4HF
  林天威走在前面,剛一上樓就有一個嘴巴象吃了死孩子一樣的女人拉住他,問他要哪位小姐的按摩。 Lq3Jflx1v"Ry
  “隨便吧”林天威回頭看看三壯“你呢?” c3~V)y9z
  “小姐……”三壯看了看女人,他想不明白,就這樣的也叫小姐啊。 d Yb _t
  “有沒有男師傅的”三壯問。
}yw,r2A*u3f6T/X   “呦……你可真能扯啊,誰到這來不是找小姐的,要找男的,去那頭那家啊”女人說著笑著過來要拉三壯。
3{"i{a7y:a;Mh   三壯聽著這個氣啊,不過他還是忍著,他就是想見識見識,這小姐按摩到底是咋回事,還有一點,有一件事在他心里痒西西的,他今天要弄個明白。 AC)NtWQ~*SM6AY
  “嘿嘿,他說笑話呢”林天威笑著對那女人說。
FvO }v+v'U(ni   “我尋思著呢也是,這麼俊的小伙,怎麼能不想姑娘呢”女人笑著領著他們往里面走。 A,g Q6c4\$?
  樓上有一段長的走廊,走到頭又拐了個彎,三壯發現這里的燈都很暗,張嘴就想問是不是電壓不足,想想這關自己屁事兒啊,就沒吱聲。
BE.G&Y };x dSx   里頭有很多小門,女人把他們讓到一個只有沙發的屋子里,說了句“等一下啊”就出去了。林天威看著三壯,三壯只顧看著椈壑W同樣不亮的燈。 d!X W|}!Q
  不一會兒,門開了,剛才那個女人拉著4位穿著很少的女的走了進來。 &AV_5h(JT Tm:O
  “我們這里的師傅手藝都好,你們多來幾次就熟了,知道哪位合適,來……”女人邊說邊招呼著林天威和三壯。
WV&p+f w   三壯感覺怎麼和電視里古代的妓院差不多呢,看著幾個袒胸露背的師傅,不覺頭發都麻了。 6lJf+_&_
  林天威指了一個稍微有些胖的姑娘,三壯就被一個高個子的“師傅”領走到了其中一個小屋里。
*n&f:_"vZ cm|   “師傅”回手就把門鎖了,嚇得三壯的心咯鉹@下子。 s#n w,] \/Y.c Mv
  里面有一張床,一張沙發,和一個茶幾。燈光和外面一樣暗。 q9V.r Sk3jU
  “先生你是頭一次來啊?”那“師傅”一張口,三壯聽出就不是北方人。
y%UU-E7m']R   “啊……不是”三壯想說實話,不過想想別太丟人。 0\"aI \:w I Q6}3@+WM
  “呦!那你怎麼這麼放不開啊”“師傅”從床邊拿起一條毛巾,走到三壯面前。 ^pCAd!gB(D
  “啊……我……洗澡有些悶了”三壯不知道說什麼好。 Hv-D$DN'Bw
  “呵呵……我給你按完了就不悶了”那“師傅”伸手幫三壯解扣子,三壯急著叫“我自己來……”
M6\_|$lR   三壯只穿了一條褲衩,慢騰騰地走到床前,他把心一橫,“扑騰”一下倒了下去。他心想……怎麼說也是老爺們啊,咋能被一個女的嚇倒。
.g9dY/vI'fM   靜靜地過了1分鐘,三壯感覺屋子里空得出奇,一種恐懼慢慢地襲上他的心頭。 %O(P~x8~g_

O*gKM6GUw S q4I-u a"~L-q

:U#@kGb1@@b4v d&hY [}.jDs
(34)
h`H[ {
4r]8M }-[.F u3Py } T,V-XSu$F:v

*xw&qQ]S8ZP   三壯不敢抬頭,他感覺床單的氣味象腐爛了很久的似的,嗆得他幾乎窒息。突然,一雙軟呼呼的手扶上了他的肩頭,三壯只感覺一陣涼氣從腳下一直灌到了腦袋頂,頭發汗毛都豎立起來。他發現自己不但沒有反應,反而還縮了不少似的…… y#k F.j%m{B/{
  那雙手從肩膀慢慢地下滑,在三壯的腰部翻了個腕,一下子伸進了他的褲衩里,三壯真的后悔上來了,怎麼就不聽林天威的話……這時那手已經從屁股兩側向下向里伸去,三壯就使勁向下壓著。這時,一只手指順著屁股溝向下一壓,子三壯激靈一下跳起,那“師傅”沒有準備,一下子從床上掉在了地上。
l-ez.vo'St   “啊……你這人有毛病啊”那“師傅”尖叫起來,三壯提了褲衩,回頭一看,地上的“師傅”早已脫得光溜溜的。
x^k7J+A:jw   “我……突然想起點事……我……我先走了”三壯低著頭,迅速地揀起了沙發上的衣服,穿了褲子,提著衣服就要開門。 5Wsb e |
  “操!又是個蔫吧貨”那“師傅”坐在床上,掏了一根煙,抽了起來。
-w {|wVjJ EK,|(wM   三壯只覺得臉上通紅,推了門走了出去。
q5bS o]A   在一片昏黃的燈光里,三壯只覺得自己掉進了一片落滿蒼蠅的糞坑,只要多留一會兒,不是被煙死,也會被熏死。
6E1siUhc.cZ*h   到了走廊的盡頭,,那紅嘴女人正好從樓下走了上來,看見三壯,急忙湊上前來。 -n E+?WKY|%h4l:o*`
  “怎麼?師傅不滿意?……別生氣,我給你換一個行不?” PEH0e]x_o:O
  “不用了,我想起件事……著急回去辦”三壯一說謊臉又紅了。
6s;Wd5pzU   “咳!啥事還差這一時半會兒的”紅嘴女人拉著三壯的衣服說。
?6v G8N \   “我真有事……下回吧……”三壯低頭要下樓,誰想那紅嘴的手一直沒鬆開。 )`N)~&Z@n(n ]
  “操!你拉我干啥?”三壯使勁甩開了她的手,“噊銦谷a跑下了樓。那女人罵了句話,他也沒聽清。 nQ!|-?4_#Q
  三壯一口氣跑到了樓下,發現林天威正坐在凳子上抽著煙。 5Hvqgp%g_w
;d%H1d2Zu;fP
  “你怎麼下來了?”林天威笑著問他。 %}i*HW%['VQx
  “那你怎麼下來了?”三壯看著林天威悠閑的樣子,不覺冒出氣來。
.o+l)[0SU^ pT   “我壓根就沒進去啊”林天威吐著煙圈,伸出一只手來。
)y9@t3}o)X)vl*d   三壯走上前去,林天威一下子攬住了他的屁股“走不?” oZ7wv_'X7]x
  “走……”三壯說著,鼻子竟然酸了起來。 9V:Xsom:v|
;{EpS)N/rl
  三壯三下五除二地換了衣服,將那套藍白格子的衣服使勁仍在了地上。看得里面的伙計目瞪口呆的。 M@gG\\ o
  林天威換好了衣服,看見三壯看著樓梯發呆。
8p(hlM%Dk   “怎麼?后悔了?”林天威笑著扶著他的肩膀。 };s$Xnp:c8}
  “你等我一下”三壯說著又跑上樓去。
5a1Kem^2`G2p5b   到了緩步台那里,三壯使勁撕下那畫上的紅紙。 l L#o Cqn'I
  “操!還蓋著被子呢!”
~(R7y(Xd%z#?   ……
|4Sx/Np{@   走到前面交錢的時候,老女人說,劉隊長已經交過了。
Dd7I+JB
9Xx$} ZO'Iby D   林天威送了三壯回到家,自己找了個過路的“三驢蹦子”走了。 #w]BoXHB!C o
  三壯躺在床上,回想著今天晚上的事情,心里頭還是難受得緊,有一件事情已經驗證了,就是自己對一個脫光了女人也不感興趣,他沒硬,真的沒有。
f)j @0@'h5Hy   然后他開始害怕,三壯懂得,要想結婚,自己是不合格的。
tE.@/L sd @f$X%bO ? t p
  第二天的早上,天氣晴得早,三壯是被二嫂從被窩里提溜出來的。 "B"Of+d2eF3t F
  “你呀你,告訴你把火好好看著,怎麼也不聽,姑姑剛才還說呢” Ib&t!~h'f%nR dH
  “我忘了……嘿嘿”三壯一骨碌坐了起來。 Q5_'] HKE0@mr B!Xw4@
  “行了,我跟你說點正事兒”二嫂把窗戶拉開,讓屋子透透氣。
(}w3TQr/|P(E'M   “啥正事兒啊”三壯套上他褲衩子,趿拉上拖鞋。 ['Tk4U b-A
  “小琳的事兒唄”
/W:S+W.H)m f:stkd`   “小琳咋了?病大發了?”
[@FA0^/q8h   “少跟我饒扯,你心里沒數啊” 0G Dm"|T c2~*Uy)c
  “啊……你還不知道我不識數啊”三壯走到水盆前,把昨天的衣服褲子統統按了進去。
8Hb2Q^2p2y   “沒個正經的,你要是對小琳沒那個意思啊,我看咱就成全柱子多好”
+L*sLf1\b1A1H1M k   “呀?二嫂,要不我說你和六嬸是親戚呢” /W7zO9?2dP2K g*_3`
  “這小王八蛋啊,我說的是為大家好,二嫂就想問你個心里話”
FgoeK4w,eLt   “我……”三壯猛然想到昨天晚上那一幕,心里顫栗了一下“我……我當然沒意見,只要小琳願意就行”
4S xt4NxKY   “這話嘮的,小琳還不是看你一直沒表態啊”二嫂幫著他接了水,又放了些洗衣粉進去。 EMqIyL6Xh
  “那我咋表態啊?”三壯不解地看著二嫂。
#X!b/~uq1\   “我尋思好了,等小琳病好了,先給你介紹個對象,這不就表態了?” W,Rv+T)^.K u|
  “啊?我……我現在不想……”三壯一聽介紹對象,心里頭又像被揪著一樣。 e;n'SKLg8gh
  “你也不小了,咋就不知道為自己的終身大事著急呢?”
X,|}6ywfq   “那也不是我著急不著急的事啊,反正我不想”三壯把被子疊了,收進柜子里。 ?E*SJT3\;y)j#_?
  “那我讓你二哥打電話給爹了啊?”二嫂故意抬高了聲調。 #z!ez6{W4v)|e bi8J
  “你們都會拿爹治我!”
9\ BB&wc\9T:tc   “我們還能害你?” O%W3C)~'['F
  “哼!”三壯心想“差不離!” $L s:S7~h P4x z
  “要不,等小琳好了,我還是跟她說說”三壯轉了話。 3gM?Ei @3s
  “我怕你不會說話,小琳再想不開可咋辦?”
Z)Up~\6HS   “那我找個對象她就想開了?”三壯回頭看著二嫂。 ,n1O3A+zg B3t-f
  “我不管了……,你愛咋地咋地吧,行了,別磨蹭了,下去吃飯”二嫂說著要下樓。
6sB$U;|uJ,TU5c3M   “唉……?二嫂,你可別生氣,這麼地,等小琳病好了,我們再商量?嘿嘿……行不?”三壯笑著拉住二嫂。
:?k-JD XO   “你不就是怕我給你爹打電話嗎?我不打啊”二嫂甩著袖子“你快放了我” (q\J9s[H^
  “嘿嘿……那我就把你放了”三壯說著“v”的一聲,放了個響屁!“真臭!”
VvmeoyC9b   “兔崽子……看我不打你……” ;d yw m(k
  “哎呀……殺人了……”
S"M#T%O Ea9J2}X &kN#y/Sc$C
  上午的生意並不好,三壯有大段時間在閑著,樓下的老犯們繼續挖著地溝,他抽了個空,跑下樓,發現,二嫂也不在屋里,他也走出去看看。
/o6Y;p2y'qLQ @Ji   不遠的地方,二嫂正和劉隊長說著話,不時笑著,三壯看在眼里,總是有些別扭,尤其是他想起昨天晚上看見劉隊長,心里就更厭煩了。
5L9c&q ^!\   林天威看見三壯出來了,朝他擺了擺手,三壯笑著點了點頭。林天威就跑了過來,三壯拉他在房前干凈的地方坐坐。
*f al,xFA$uy   原來的溝里面積了些水,不過已經被弄干了,溝也容易挖了,濕潤的泥土堆在路旁,散發著一股清香。
Hb{/c!M   “你知道他們嘮啥呢?”三壯問林天威。   “我哪知道啊?不過,你二嫂也是夠熱乎的,這要讓你二哥看見,還不翻天啊”林天威笑著說。 /QM4ab!WQ,O,IJ;[;?
  “操!你咋老往歪處想啊” iPN QFO;f
  “你可別這麼說我,我就是看著不對勁啊”
-_5ZWsN2n+s{ K)]   “對了,小黑沒來嗎?”三壯抬頭張望了一圈。
0v`u[p   “沒來,他腳也沒好,我安排他在里面干點輕巧的活……操!我說你咋這麼關心他啊,成天問啥呀?” 0{)am.RC W V
  “呵呵……問問又能咋地?”
w'W3mCQJ9HB   “你要是想見他,那還不容易”林天威掏了香煙,點了一根。 s0K|%} e e hMzj4J
  “咋地?” i8q;b:}*J it
  “你現在就上去用鐵鍬撂倒劉隊長,保證你能見到小黑了”林天威笑著把煙吐在三壯臉上。
`y JCj_$G   “操!就為他我進去啊,太他媽的不值得了” ]{m@D&PjW-r2c
  “那你把我撂倒?”林天威轉頭,盯著三壯。  xN l#@*^
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7:02

[size=3] (35) (~#ci adv)S7Vt0{
  轉眼間,一個星期的時間就在那些新新舊舊的搓澡巾底下過去了,一切還是那么簡單和熟悉,小琳的腳一天天好轉,柱子跑醫院的次數也比三壯多得多,雖說路邊的電線都弄好了,溝也填了,二嫂來接班這幾天,劉隊長是天天都來。 *E-W2M$~C?$K
  但是,林天威來他這里的次數比以前少了,說話也很少。三壯問他,他就說這兩天很累。三壯和他做那事的時候,發現他很猛烈,就像好久沒有做似的,也像是沒有下次一樣…… ^s)W2?5m
  楚南也來,不過就是和他們打工的一起來,每次都提要幫他裝修的事。三壯總是笑著回答他說“趕趟趕趟,我這不趕著攢錢嘛!”楚南就歪著嘴說“說不定哪天,我回家了,看你到哪里找我這樣心眼好的去!” 6A*x:`Xkv(Cs.O
  二哥很少來,來了也是落個腳就走,主要是家里沒人了,都得他看著。 jS |CN1g?p
.A4a L;Mhd7P
  這天晚上,客人都走了,三壯走下樓,姑姑應該還在里面收拾,卻不見二嫂,他走進鍋爐房,一邊關水管,一邊合計著,林天威能來嗎? (E2K2g{wi3W1W;rN
  這時外面的電話鈴響了,三壯放下手中的活計,就要出去,卻聽見從女池里跑出來了一個人,接了電話。
8X` x7V*n3rb\5R “喂?你找誰?”,聽聲音是二嫂,三壯關了剩下的水管,正想推門出去,卻聽見二嫂壓低了嗓子,聲音小得很難聽清,他不由遲疑了一下,把耳朵靠在門縫那里,小心地聽了起來。 )nGj6@r["q R
  “啊……我知道……啊……行……去你的……”二嫂邊說還邊小聲笑著,不時看著女池和樓上。 ,|P2o0`7s%lL/s-f
  “對……那……用帶著不?……”二嫂的聲音太小,加上鍋爐房里的風扇,三壯根本聽不真切,不過,有一點他可以確定,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。
%W2nW2b5on[`   “那行了……我一會兒就去!”二嫂說著撂了電話。
ci0F [6T:u qw   三壯急忙回到水閥前面,裝做繼續干活。
/\+s.\2Q6b   門外的二嫂開了抽屜,又關上,然后對著女池里面喊了一聲“姑啊……我有點事,先走了”
C N:m `#fA   三壯聽見姑姑推門出來。 J6w8rr M I%C(x:g
  “行,你先走吧,明個我起早接小琳出院,先不開”姑姑說道。 &J!{I)J^;Q'h
  “啊,我明個一早也去醫院接小琳,你先忙著,我走了”二嫂說話挺著急的。
gnQ%[]*z]X   二嫂說著推門就出去了,姑姑把門拴了,又進了女池。
Wi V oJ)o!? V   三壯輕輕地走出鍋爐房,他對著電話愣了一下,越發感覺奇怪,不由得想起林天威和他說起的話,所以他認定打電話的一定是劉隊長。一種強烈的好奇心不停地推著三壯,他真想跟著二嫂……。
t[BtCH   “姑啊,我肚子疼,出去買點葯,一會兒就回來……”三壯下了決心,對著里面喊了一聲。 3PyYP S4wu
  “啥?……我這有葯呢”姑姑邊答應著,邊走了出來。 *eTCr.a5Z!R p a
  “那葯不好使……哎呀……不行了,我去了……”三壯不由姑姑再說,一下子竄出了屋子。
-AMt#Z9q Va s!Q C-sM`t
  街上的行人不多,三壯跑了幾步,就看見前面奔走的二嫂,他小心地跟在不遠處,生怕被二嫂看見。 V2}9u{W2_${k
  走了一會兒,就到了中心路,二嫂直奔著“百福樓”就進去了,三壯心里越發肯定了自己的想法,這里面一定有問題。 #x9i6i$o xF+`W
  等二嫂進去了幾分鐘,三壯裝著急忙的樣子,也進了去,門口的兩個姑娘攔住了他。 }*A&{D \ `1g(l)m/k
  “你干什么?”一個姑娘問。 B,~j*|;{t
  “怎么地?還不讓進啊?”三壯有些火。
c{e.g d3r   “不是……你是來干什么?”姑娘還是追問。
:?9C:` ^uT@L   三壯這才注意到自己就穿了一條背心,看起來光溜溜的。
^Y F+GB   “啊……哈哈,是劉隊長讓我來的”
sR)m\4`$Y'i   “啊……劉隊長在二樓4包房呢”姑娘笑著讓他進去了,三壯心想“哼!果然在這里……” #SX `1ls4Uh
  他飛快地跑上二樓,樓上的服務員都直看著他,三壯心想這可咋辦,剛巧路過廁所,他推了門就進去了。
)zE#J~,v   三壯四處看了看,里面沒有人,然后重重地呼了一口氣。不過,怎么想要知道4號包房里面在做什么可真是太難了。三壯突然感覺自己實在是太冒失了。 8Baae7k{Z+q[
  廁所不太大,有一個鑲了瓷磚的尿池子,還有兩個蹲位,被一些刷了白油漆的木頭包著。三壯把在門邊,斜對著的門上寫著“4”,肯定就是4包房了,他伸著耳朵,可是什么也聽不見。 &LI0E#V8G \C
  過了好一會兒,4包房的門突然開了,三壯嚇得急忙一閃,把門關了,透過門縫看著。一個小姐模樣的女人伸出個腦袋,大聲叫著服務員。 7oy.|pEJS,c1x
  “喂!叫你們加菜沒聽見啊!這么慢!”
%L x+[-Ia I&y   一個服務員急忙跑過去,“馬上就好,馬上就好!”
jN FTj7^   “好個屁呀!趕緊把湯給熱了!”那女人搖著一腦袋打卷的波浪頭,撇著眼睛說。那服務員趕緊跟著進了屋,透過服務員和門那一點點縫隙,三壯看見了二嫂,她正和劉隊長坐在一起,說笑正酣。 "]X,J/fQ)F
  三壯心里有說不出的滋味,二嫂平時待他不錯,對二哥也挺好,就是愛打麻將,不太著家,可是……三壯從來不敢想,她會做出對不起二哥的事,即使林天威從前那么說,他也寧願不相信,可是今天看到二嫂和劉隊長的親熱勁,他無論如何都得接受了。
Ih^8M!rGu1|   三壯正合計著,4包房的門突然又開了,嚇了他一跳,他急忙把廁所門關了,還是覺得不安全,萬一劉隊長出來撒尿……干脆,還是躲進一個蹲位里面吧。
yu)SU~1ZiGK|h c   蹲位里面很狹小,而且不太高,站著肯定看得見,三壯只得蹲在里面,他把小門插好,一個手還拉著拉手。
6e2Xh.~})o#KE 果然、廁所門被推開了,一個人走了進來,那人先是拉了拉三壯這個蹲位的門,沒拉動,然后就走到旁邊的那個蹲位“哇……哇……”地吐了起來。 5y:H3C*Rgt a,F$l
  一股刺鼻的酒味朝三壯涌來,和著廁所里的味道,真是……三壯真后悔……他低下頭,才發現,兩個蹲位中間的木板離地有20公分高,那些出酒的東西差點就濺到三壯的腳上,要知道,三壯可是穿著拖鞋,他輕輕地把腳縮回了一些。
Xjz|%vbiV   接著,那人解了褲帶,“嘩嘩……”地澆起尿來。三壯看看那鞋,正是劉隊長他們穿的那種,鞋帶開了,散落在腳邊。
^!Q0y Wh _^5L   三壯心想,聽說這劉隊長不是挺能喝的,操! g+keZ+zD
  突然,“扑通”一聲,可能是那人回身下台階,沒站穩,一下子摔在了地上。 I ^ ` V4d,q$f
  三壯心里這個解恨,心想劉隊長這個老色鬼,摔死正好,他輕輕把門栓打開,想要看看這個難得的場面。
\4z*B&DL B8r b   天啊……倒在地上的……竟然是林天威……! s+iA)B_1g
  三壯差點就喊出聲來。 ;Gr B-@;W:O-u%@
  地上的林天威滿臉通紅,和上次喝多一樣,不過這次好象嚴重許多,三壯看他連褲子都沒提上呢,半跟吊就露在外面。林天威用力撐著地,站了起來。
!M"W,j,VZ I SL   三壯從沒見過林天威這么狼狽的樣子,心里頭真不是滋味,看著林天威站都站不穩,他真想去扶著他……萬一被劉隊長他們看見……操!管他呢…… r%@Lz/Bo%jC1n+@
  正當三壯想要起身出去的檔,廁所門又響了,三壯不覺猶豫了一下,只見剛才那個“波浪頭”踩著高跟鞋進來了。 f1O*CoJW&n
  “操!女的進男廁所干個吊!”三壯心里罵著。 nB i y-}P)t.ap9m
  “你看你,才喝多少酒啊,就這樣了……怎么,還摔跟頭了?”那女人嗲聲嗲氣地說。
lzi5E4c+q v   “啊……沒事,不小心踩鞋帶了……”林天威邊整理著衣服邊搖晃。
/eIM yVbK7C   “咳!真是的~!”那女人低下身,幫著林天威系鞋帶。 FA2q4I5[\
  “不用……我自己來……”林天威想推開,可是沒拗過。
6ef+t1o)J.@   “要不……咱倆先回去吧?……”女人直了身,笑瞇瞇地看著林天威。
RXrFl3OD   “啊……行……”林天威邊說著邊往外走,那女人用手摟著林天威的腰,搖著屁股跟著出去了……
9ws5c(fk   蹲位里的三壯直直地呆在那里,腦袋里一片空白……那個女人的話象一刀子一樣攪著他的心。這是真的嗎?林天威……他跟自己說的都是……哄著玩的?……他在找小姐?……不會的……不會的……都是那個女人自己賤……操他媽的……那個女人是誰?
,dkGg^qh#F   三壯慢慢地起身,發現腿早就蹲得麻了,他站在那里,象被綁在柱子上的囚犯一樣動彈不得。
EM&w9{t v-T c`)U 7^Gd2Q#?z

)g R(E't8U;T$E z6P
#w#s'?De P[4i2k
7s3v4| d-J (36) f8x&x.sQ)M
e1sm!e'kC~
v$I3pO zy3]9se
6SG/e9[+S*dzir~
  三壯站在飯店門口的,合計著是不是等林天威下來。 \'_-uZ e
  夜風把三壯的腦門吹得冰涼,或許是剛才在廁所里悶得太久,這會兒他感覺清醒多了。 H1Ug"KJ
  “不會的……他不會的……”三壯自言自語。
{V9u3vlO_   酒店的門開了,“波浪頭”扶著林天威擺啊擺的走出來,兩個服務員上去幫忙,被林天威推開了。
(c3Sq\R)Znu   三壯假裝路過的樣子,眼睛卻不知道該看哪。
9z9@)i4SK,}V/c[w   “呀,林警官,又喝多了?”三壯臉上露著笑,一點都不自然。
bjp @{'w5I   林天威抬起頭,驚訝地看著三壯。
2wht'D+oj:r P   “啊……你……怎么出來了”林天威低著眼睛說。 k!Z YA qA&c ?
  “我……路過……買葯”三壯語無倫次。
(_;UQa^@yw   “哦……那趕緊……去吧,我喝高了……”林天威擺了擺手。 us&X)}y{/D
  “……”三壯不知道說什么了,呆呆地看著他。
.k3JC7n5N)eX:_]*LQ:g;w   “走吧”那“波浪頭”拉著林天威要穿過馬路,這時劉隊長從后面跟了出來,三壯一驚,抬頭看看,好在二嫂沒出來。 9sJcE&]qn;\ JI
  “小林子,別顧著淘氣,忘了我跟你說過的事啊,哈哈……你就幫我好好陪陪陶小姐”劉隊長對著那陶小姐笑著,“你們玩好!哈哈!” (H,L)I m |.G]
  陶小姐撒嬌一樣地用用屁股拱了拱林天威,林天威一點表情也沒有。
6R V)x k p)E P{C;|   三壯的眼睛象被燙了一樣,連忙轉向別處。
yR8^g`1A   “呀,三壯師傅”劉隊長走過來跟他說話“怎么不忙生意……”
QKxy+y9vU#jA!d8J   “啊……關門了,出來買點葯”三壯應和著。
\c6iKS   “哦!哈哈”
;A,W2apD"Z#Pb   “那我們先走了”陶小姐對著劉隊長瞇瞇笑著。
Uq7~^-l#A   “好……我可不耽誤你們了……春宵一夜……哈哈”劉隊長擺著手。“我也要上去了” 1l c$?Kq"x a
  “唉……等一下……”三壯不知道哪來的勁兒,叫住了林天威。
F tb,bJsWt5}   陶小姐和林天威轉回身來,劉隊長也站住了。
r C0H|:zS   “你有東西落在我那里了,你啥時候去取?”三壯說話時,眼睛直盯著林天威。 *HENC/@-~PZ
  “啥東西?”
b~&x/W,Gc(fQ9z d   “操!你個人的東西你不知道?”三壯眼睛里閃著光。 hon:HKU;i/C
  “…………“林天威沉默了一下“我不記得了……” Q:iB4_ D`7o(w!xM
  “那行……,我可給你扔了……”三壯臉上帶著凄涼的笑。
4RYD,w"G   “操!你他媽的煩不煩啊……啥東西我都不要了……那願意咋地就咋地吧!”林天威用手勾著陶小姐的脖子,轉身就走。 ^0E7}7V hW
  “你先別走……”三壯又叫住了他們。 !lh!LZ,{M\
  “哎呀……三壯師傅,這小林子喝多了,你這是干啥呢……,給劉隊長一個面子,有話明個再說”劉隊長拉著三壯。 !jgs,`bu
  “嘿嘿……”三壯笑著“我跟他鬧笑話呢”
Z0`^ xqA   “真是的……都這么熟……我尋思呢”劉隊長拍了拍三壯的肩膀。 'GT!d!~pC8_
  “林警官……我有點事想跟你說……”三壯招著手。
+tQ Vn0QlK~   林天威把手從陶小姐堆著卷毛的肩膀上抽了出來,搖晃著走向三壯。
o]B6D;it~s   劉隊長見壯就走到陶小姐一邊,兩人嘮了起來。 \7X,F/gk2WO u
  林天威靠在一棵樹上,三壯直看著他,他的眼睛里帶著一種說不出的難受和驚慌。
\ \}([{?.K   “你怎么了……”三壯看了看沒人注意,上前把林天威胸口的扣子扣上。 rmR4]Pr
  “沒怎么……”林天威不說話……。
0a e'Z~0U8|`   三壯也不知道該問什么。
.bi K;?6n,p`   “我們拉倒吧……”林天威抬起頭,看著三壯。
/?-HDa3Z SG   “……”三壯瞪著眼睛。“你啥意思?”
r B9qmn&QR D\   “你以后別找我……,我也不上你那去!” +zw6w4}7tU+@dFt
  “為啥?”
W-p'\5i mU~4T7Ul   “不為啥……”
2t2~3z@;bh d)m   “是不是因為……她?”三壯用眼睛看了看陶小姐。
VUr"Zt}   “你願意怎么想就怎么想……” {7t#y`-p G;NA
  “那你以前跟我說的都是鬧著玩?” xY"iRaeh
  “操!你傻啊……人家說什么你都信?” %`/]x$P {;qyd
  “行……我知道了……”三壯嘴里喘著粗氣……他咬著牙,握緊了拳頭。
X2?*{n nw4G   林天威正要轉身走,三壯上去就是一拳,正打在他的鼻子上。通紅的血順著鼻子流到了嘴角。
&?9k|s;ZQ   林天威沒有還手。 M9G o}#SoG ~
  劉隊長和陶小姐急忙跑過來,劉隊長拉住三壯,陶小姐扶住了林天威,掏出手絹,幫他擦血。
%TF~,m.NotAou;j!P   “你說說你……咋這么不聽話呢……我都說了他喝多了,你還動起手來了……”劉隊長氣呼呼地說。 z:p5js!rJ-x \G
  三壯握著拳頭,眼睛還是死盯著林天威。
F2p-wC Z   “你咋給臉不要臉啊……還動起手了……”那個陶小姐對著三壯罵了起來。 -g:V\I&nR Gb
  “關你雞巴毛事!”三壯對著她吼到! 'm&K(KFt4kQJ2u
  “你小子少跟我叫囂……聽著沒?”陶小姐搖著腦袋上的卷毛,就像一頭母獅子。
h vX;P Qzf   “行了行了……聽我話就拉倒了……啊!三壯師傅,你回家吧……那個……陶小姐,你趕緊帶著小林子走吧!”
8qw xC4cO&AR]v2c3aZ   “小兔崽子……你他媽當心點!”陶小姐說完扶著林天威走了,林天威看都沒看三壯一眼。
0N#VGodW%Z,g%o c [   “咋回事啊!”劉隊長問。 #B U.x)Y:m"D5~
  “沒咋回事!”
$w],tvZwr   “那行了,哪天我給你倆調和調和……都是熟人、朋友的!”
kP6i!v/h-^ X]   “……”
-yW"IW|`[   “那我先回去了,里面還有事呢!”劉隊長拍了拍三壯,轉身走了。
NW7L&C ]%|y2?g(`   三壯呆呆地站在那里,好久才反過味來,剛才……林天威和他斷了交了,他打了林天威。
.a%A*S3t7O,y   三壯的鼻子酸了,眼淚馬蔑埶捰a掉著,他連擦都來不及。 +Y uEVc7`ZE8D#E
WI0|0{7r7T ph
  他晃晃蕩蕩地走了很遠,才發現已經很晚了,又轉回身,到了二哥的游戲廳。
hhX+S'm)Z!O4c   里面沒有幾個人,二哥還是靠在椅子上瞌睡。 fV.W+h]0Y6e5w
  他推了門,二哥反射似的就醒了。
#^ `&d"J2w   “呀……你今個可是夠閑的”
#Fg bN `   “啊……我買葯來著……人家關板了!” ZX/}?4Q0e
  “我說的呢,咋了,你病了?”
!N6Dx;Rrb7F4{)x   “肚子疼!” riw.o IpH
  “我這有葯,我給你找找!”你給看著點,二壯說著把一把幣子塞給了他。 7~q,R5J-R
  三壯看著哥哥的背影,心里總算平靜了許多。
(iw|T-Fw,f qr4PI_D)h&^J
  “操!怎么都打不死啊!”一個小孩邊打邊叫著,不時用力使勁敲著鍵子。 +[B(_Hq CMt h
  “唉……你輕點兒啊!”三壯見狀忙喊道。
;ejc-KiCQ y   “啊……知道了”那小孩看了三壯一眼,繼續玩著。
}@ I;Q]J   三壯走過去,原來那小孩玩的是“街頭霸王”正在用“白人”打那個“大警察”,這個游戲三壯比較在行,原來二哥剛剛開游戲廳的時候,三壯早就練成高手。 0c.?:D6N9d-ZR9j
  那小孩最后還是被“穿”死了,無奈地拍了拍機器,轉身走了。 4]VTg gfX
  三壯投了一個幣子,拍了一下,那“白人”眼睛一亮,活了起來。
}$A3wKKG3K8BH   三壯一頓“氣功”又接個“嚎溜跟”就把“警察”打迷糊了,上去一背,又是一個跟頭。那警察向后退著,然后猛然一“穿”,三壯躲閃不及,被撞到了。接著警察的招式連接很快,三壯也是手生了的緣故,幾次都被打到了,氣得他也是使勁搖著游戲杆,狠狠地拍著鍵子……機器里的白人飛上前去,一個下拌,接一個“嚎溜跟”,把警察打死了……
7|3g1CAz2v!UuL   三壯擦了擦汗,回頭看見二壯就站在他的身后。 (Y/LFFIW t
  “怎么?對警察也這么狠啊?不象我弟弟啊?”二壯說著遞給他葯,還有一杯水。
r5_Eb#n|o&F   “操!不就是玩嘛!” u3h9tY2~N)U:m

Fe{^2om-n `   二哥陪著三壯回去住,他跟三壯說二嫂晚上去打通宵麻將。三壯心里不是個滋味,不知道該不該把二嫂的事情跟哥說。 y1CDBH6nJ9Yn3K ]
  林天威的樣子在三壯的全身轉了一夜,他不斷地被噩夢嚇醒,不是夢到他把林天威殺了,就是那個“波浪頭”把自己砍了…… 3@`#}5S3u
z$qE.|{$C0q y!Ke0p
  第二天,小琳出院了。 e4^ CJ/cq]+^
  卻接的人還真不少,除了姑姑和二嫂,還有六嬸和柱子,一幫人熱熱鬧鬧的,象接新媳婦一樣。 Iyr:N O R
  小琳的腳好得差不多,只是走路小心些就好,所以直接就回了澡堂。
l5]a9tP7x@   “哎呀!這次可多虧六嬸和柱子照顧啊!”二嫂笑著說。
)F` I,dFyH,A   “可不是,要不我哪有那么多工夫,英子來了一天半就走了,可把我急坏了”姑姑應和著“這么地吧,今天晚上啊,大伙都到我們家吃飯去啊,對了,叫著他六叔一塊兒!” [2S9iGT&D0yw rK
  “不了不了!我還要回去出豆腐呢”六嬸走過去拉著小琳的手“這回,可要小心著點”
tQnA#`yZ X   “啊……知道了六嬸”小琳答道。 d0`quUXN C
  “我看啊,咱還是到飯店去吧!”二嫂說道。 7o}MQc3`vex
  “對!我看行,正好給小琳接風,咱就去……百福樓!”三壯說著看了看二嫂,發現她的臉色不是一般的難看……  +v-^k\.|p2k
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7:03

[size=3](37) MuF}/DBhT d} [
  “那就聽三壯的,就去百福樓了,那什麼,他六嬸啊,你可別推了,晚上,我叫三壯去叫你們……你可別吃飯了啊!”姑姑笑著拉著六嬸的手“對了,老二啊,你和他二嫂倆人晚上就直接過去吧……啊……對了,得定個點……啊,就5點半吧……行不?”
h4?/T9b\Y%RN   “行!呵呵,有白吃的我可晚不了!”二壯笑著搓起手來。二嫂撇了他一眼“就知道吃!”
wo Q!xCz*S N   “啊……哈哈,那我先回去了……小琳啊,要不晚上我讓柱子來接你吧”六嬸臉上笑開了花了。
D'HR)V@#z-u(W   “不用了,怪麻煩的,我自各能行,再說……”小琳看了看三壯“還有三壯哥呢!”
8?"\oQ8X%q   三壯看著小琳,心里頭一沉,急忙低下腦袋。
@9cv z%L1c*g   “行了,那我們先回去了”六嬸說玩和柱子走了,姑姑一直把他們送出了門外。
MMA$T8`   “我們也該回去了,趕緊開門了!”二壯和小琳寒暄了兩句,回頭看看他媳婦“你走不?”Gh7?8W-^I
  “我等會兒,你先走吧!”二嫂把身子轉了過去。
[9W#QH5Jn1]$k   二壯低著腦袋走了,二嫂拉著小琳說起話來,三壯上樓的時候,看見小琳一直偷偷看他,像是要說什麼的樣子。
c3l!I!k^!u^:S E]#jK Z su8I
  這一天,“逢春池”又恢復了原來的模樣,看柜台的,搓澡的,來來往往的人。!iz`SU9HmG
Dt E6u'DJ2cR
  下午的時候,三壯坐在椅子上,呼呼地喘著氣,不知道為什麼這麼累,剛搓了幾個人,這手就不聽使喚了。他把兩只手做了交差,用力掰著。
|IN1UM t   “呀?怎麼著,閑著啦?”楚南叫喊著走了過來。FZYe c yo;R g&t
  “你啥時候來的啊?”三壯抬頭看看,站了起來。 |5D IEGgM/Y
  “來了半天了,你是不是不搓澡就鬧心啊,怎麼還掰上手了?”楚南一屁股坐在三壯邊上,把毛巾搭在腿上。   “操!我可沒那麼賤!你是不是又逃工了?還沒到下班時候呢!”
4y0\+Zs&fd3\   “哪兒啊,這不是快完工了嗎?我正在寫實踐報告呢,準備回去找工作了!”/DDL |+?&[4}%R7N
  “啊?你啥時候走啊?三壯聽著一驚。'[x'evtKVH
  “不一定啊,要是我爸幫我聯系好了,可能明天就走,要是沒有……”楚南望著窗外,停了停。
9y$N5EY;w2]MR   “咋地?”三壯急切地問。
xh$p Q*LUH   “不咋地啊……那就再說了,你啥時候這麼關心別人呢?”楚南笑著問。
,yD4b4C'modn   “操!我是想啊,你要是走了,誰幫我裝修啊?”三壯覺得自己說這話咋有點不對勁呢。
NC$Iw/kt   “你看看你……咳!小人之心,我都答應你了,肯定賴不掉!”
#T)Bb&mI8j3i   “是啊,有你這‘大人’的話,我可就賴上你了!”
kPUSbO/l&U%K   “你真信得著我啊?”楚南坏笑著問。
}%p,eV:e,Z(G   “啥話呢,不信你我還……操!才想起來,上次你差點把我們電死!……對了,你設計啥地不用電焊吧?” Hk"u/~wOS
  “哈哈……那可沒準!”楚南大笑起來,三壯感覺,他的牙好白的,真不知道他是用什麼刷的!
j q!~U G `1@d   “對了,怎麼林警官不常來嗎?這些天就沒怎麼見他”楚南問。I)T#RB#?
  三壯咧著笑的嘴一下子僵了,心里一陣難受,卻不知道怎麼回答他。7z6Z d ]1C
  “不來就不來唄,不差他一個!”三壯把手套上搓澡巾,用力拍打著。8es$x#@2D!QO%a%f
  “……”楚南愣了愣,感覺這話不象是三壯說的,“呵呵,我看你是真的有搓澡的癮啊,行了,還是我成全你吧!……來啊!”oN"~6D N
  三壯緩了緩神,跟著楚南過去了。
t"S_'r qB   這次,是第一次,他在給楚南搓澡的時候,想的卻是林天威。
-bwwq.Es?eC:Q uv3S"{k1v GL!Z4{
  姑姑安排小琳在4點的時候就不接待新客人了,好留出時間準備,說準備其實也沒什麼,就是回去給小琳取了件新衣服,順便自己也換了一身。
1G\)J7h*L   晚上5點半的時候,這幫人準時地坐在了“百福樓”的4號包房,菜是二嫂點的,可是包房是三壯要的!
?li X7D+L)X   看得出,這里除了二嫂,大伙都是頭一回在包房里頭吃飯,都緊張得很,尤其是六叔,尋思著抽根煙平靜一下吧,拿煙的手還老是發抖,煙灰怎麼也彈不進那離他只有一手遠的煙缸,老是掉在外面,有一次還差點燙到桌布,他心急一收手,結果正杵在坐在身邊的六嬸身上。
g \D!I-Z8Z2?Sp[   六嬸狠狠地瞪他一眼,心想,燙我沒毛病,要是糟蹋我的新衣裳,晚上就甭想往我身上爬!
F2[:z&OS4M]V0Y$bO   不一會兒,菜就上齊了,二壯要的啤酒,要給大伙都滿上,姑姑、六嬸和小琳都捂著杯子,最后都換了汽水,二嫂沒管,倒上了啤酒,六叔要了小瓶的白酒。
ygD d#^+c)Z   二壯給柱子倒上,六嬸急忙擋著“我們柱子可不會喝這個!”
swy1nf   “操!是老爺們不?”二壯看著柱子,柱子又看了看他媽,六嬸見壯,也放了手“那就喝一杯吧!”
fQ(`)GvqP   二壯給三壯倒酒的時候,三壯看了看姑姑,姑姑沒反應,他又看了看小琳,小琳低著腦袋,喝起汽水來。
:G,q.l:jPyCzp   “得了得了,今個小琳出院啊,大伙高興,不管別的了,能喝就都喝吧!”二嫂舉起杯子“來來來……大伙先喝一個!”9R3K.y5ud`
  大家學著電視里的樣子舉起杯子,還撞了一下,結果六叔那顫抖的手還把半杯的酒都洒在了桌子中央的糖醋魚上。
g1ouB7g8A.Z[   大家一邊吃一邊嘮了起來,氣氛一點點地熱鬧起來,起先聊的都是街上發生的雞毛蒜皮,這個題裁最適合六嬸和姑姑,小琳和二嫂在一旁聽著,二嫂時不時就搭個茬。"~s$vYb0A-H*Y
  二壯就顧著陪好六叔了,他時不時的就舉起杯子,和六叔來個“見底!”六叔的小瓶一點點地變空,不得已就又叫了一瓶。臉色也由苦黃變成了紫紅。%i.N]Q&Gl-h
  三壯起先就是自己喝,后來想想也不能扔下柱子,就喊著他一起喝,柱子的酒量還不錯,小臉喝得紅扑扑的,本來就不利索的舌頭更是打起結來。*[h0MK6P0\*S.|
  “三……三壯哥……我……再跟你喝……一個!”柱子舉起杯子。T&_)HZ%V A%J \F&R
  “操!喝就得講出道理,你為啥跟我喝啊?”三壯也喝得不少……他把胳膊拄在桌子上,晃著杯子問。
;RS]P2~,I0ub   “你跟我喝地……我……我就跟你喝唄!”X(Z'T?!P h
  “哎呀?操!柱子?這喝了酒你還挺有詞兒啊?”三壯把杯子一掫,“咕嘟”一聲就灌了下去。 uT^}%no

H{&UhKC D*A   沒人查這酒是過了幾旬了,反正能喝的,不能喝的,都挺不住了,三壯去了好幾回的廁所,他每次都把尿撒在林天威昨天摔倒的地方,不……就是那個女人把他扶起的那個地方!現在,他用胳膊肘拐在桌子邊上,腦子里胡亂地翻著昨天的一幕,他想到林天威昨天說的話,還有他打了他一拳后的表情,清楚得很,比桌子上的人都清楚。
fL@ fL~   服務員推門進來,跟二嫂說了句什麼,二嫂就跟她出去了。1^?`7`,yJy,Z:j
  三壯開始想二嫂是要結帳呢,后來越想越不對勁,他艱難地站了起來,走到門口,二嫂卻正好進來。+H#I]i;CL
  “你要干什麼啊?”二嫂有些慌地說。
Q(y%Z^/@0R/s$p   “啊……我尿……”三壯本來就喝得不少,又假裝了一下。2I+s,O%xN#QM`*_r
  “要你哥陪你吧……”T1hDi%G
  “不用!”三壯說著推門就出去了,二嫂見壯,就回到了桌子上。
CuZ*sa Kr\/v   三壯出了門跌跌撞撞地跑向樓梯,正好看見一個人的背影……操!不是劉隊長還他媽的是誰!ux,bd6I u,O
  三壯心里這個氣啊……他對著房門喘了好多酒氣,才平息了下來,推門進去了。G]v-T-Q!I([:W b{?
  二嫂、姑姑和六嬸都沒空搭理旁邊這些個酒鬼們,她們只顧著談論著她們的,現在她們終於找到了今天的主要話題,那就是小琳……呵呵,當然還有柱子!2C4Ud va4L
  “我看啊,這小琳和柱子就是般配,要不,我看,咱把這事就先定了吧,哪天啊,六嬸選個好日子,就訂婚得了!”二嫂大聲說著,生怕坐上的人聽不見。%C+B ?7^ n'\0?T
  “我看行!小琳……你說呢?”二壯打了個酒嗝傻傻地望著小琳。R-F V4]-h\UG
  “……”小琳沒說話,也沒像以前一樣看看三壯。
#m9R q Hh{P   “好!好啊!好啊!來……來……柱……柱子,祝賀你……”三壯使勁在嘴角上擠著笑,可是一點也不好看,他拿著酒杯朝著柱子比划著,柱子急忙端起酒杯迎了過來……“啪嚓”一聲,其中一個杯子碎了,是柱子的,三壯停都沒停,“咕嘟”一聲把酒灌到肚子里面!K6L4p b nP

j*p5md5ri (38)
qDkjw9}{;W !Y+[Yv8] bg

.` u u0q-DS0T   “我說三壯啊……你咋能這麼喝酒呢……你看看你……”二嫂站起來指著桌子上的玻璃片說。
1vw{@ @G)s5c {,q   “怎麼著,二嫂,要不……咱倆喝一個?哈哈……哈”三壯站起身,把酒倒滿了,晃著身子走到二嫂身邊。%|'ze Q4kO H8]/wT#ho
  “你瞅你……我不跟你喝!”二嫂轉過身去。2\2^-J7G/TA UG
  “你不和我喝……呵呵,……好好好……那你跟我哥喝呀?……啊?”三壯回手去拉二壯,二壯迷糊著不起來。];wm:GMD QwZ
  “來吧……二嫂……這是你男人……你不跟我喝……你得跟他喝一杯吧?啊?來……喝一杯交杯酒……哈哈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#ptf1CJ"n   “我不喝了,他喝多了,你也喝多了!”二嫂把酒杯挪到一邊。
(Wi0Z`x9c2v!Q"[   “好……你不跟他喝……你不跟他喝……你他媽的留著肚子跟別人喝去吧!”三壯近乎咆哮地喊了出來!“塑嚏角@聲把酒杯摔在了地上!3p{%F5wt)}o1N$?
  二嫂的臉頓時白了,姑姑和六嬸趕緊過來拉著,小琳更是嚇得不行,柱子和他爹這下也清醒了,全體都站起了身。 S2UU0v GH*A
  三壯轉身推開扶著他的二哥,晃著走出去。 l X{8["T:C`A
  “快……老二啊,還愣著干什麼,趕緊去追他看看啊……我說吧……這酒不是什麼好東西……喝吧……喝吧……”
g-H,X&b2L   三壯從樓梯下面爬起來,搖搖晃晃地往外邊趕,他臉上帶著怒氣,嚇得服務員都躲得遠遠的……
;B rn*KO I   二壯追上三壯的時候,他們已經到了街上,兩個人都不知道到底摔了多少個跟頭了。$zz0Mr B+@~`
  “好弟弟……你別跑了”二壯喘都喘不過來。UA{/C^&}4l+C8z$U
  “操!你跟我干啥呀?”三壯使勁扭開了二壯抓他的手。
]9o5M+lif bbF"S   “我看著你啊……操!”二壯又抓住了他。bzDG7N)g(| T
  “你回去看著你的老婆去呀!操他媽的,跟人跑了你都不知道!”三壯喊著,眼淚也流了出來。%mw@A2d"~X
  “好弟弟……哥知道了,你是為哥好……可是有些事兒,你不明白……”二壯摟著三壯的脖子,把臉貼了上了他的臉。“我們回去再說……好不?”
eC"D.xf0P"k9h
BY W|}c;P*m4{   二人互相攙扶著回到澡堂,三壯一頭扎進水盆,讓自己清醒清醒。二壯看了他,也扎了進去。
Ke/X3J b*yS'N.CK h.] O"NSI~
  “二哥,你說吧,有什麼事情,我不明白的!”三壯急切地想知道二哥在路上說的是什麼意思。 n J Rh3XZ^
  “咳!……本來,這事兒啊,我他媽的一輩子都不想跟別人講,今個到了這個份上,我就跟你說說!”二壯嘆了口氣。'i5n$f DUa
  “哥,你說啊,我聽著!”"E0J,b%D$h9W7c eR X
  “其實,你也應該明白,我和你二嫂結婚好幾年了,都沒有個孩子”二壯看看三壯。~PQv5{3]:I;m.G
  “你不是說不想要嗎?”B`"{sI8o
  “操!誰結婚還不想要個孩子啊,我以前那麼說……都是怕人家笑話,我和你二嫂結婚后半年就知道了,我們就到醫院去看了”
:doh?o   “那到底是誰……不行啊”三壯小聲說。}|4q.K/N(I ~L,D
  “是她不行……”二壯嘆著氣。
3Nk8s6n8`   “那不能治啊?”`*s ~*OG ~
  “操!前一年的時間……我們就忙活這事兒了,人家大夫說,你嫂子懷上孩子的什麼幾率是百分之零點幾啊,操!我當時可是不信斜,什麼雞綠雞紅的,我就天天和她干那事,希望有一天能操出個蛋來……結果,又過去半年了,連個吊毛都沒生出來,我們就都喪氣了,尤其是我……對那事兒都沒想頭了”
)Mws?9}jzf a(zVh   “哦……”三壯聽了,忽然冒出哥哥和他睡覺的樣子,他甚至想到,哥哥是不是因為這事,才和他……
/zcy*D~#`   “后來,我們半拉月也沒一回,倆人都煩了……就那麼混日子……有一天,隔壁的英子被他丈夫打了,大半夜的,也不敢回家,跑到俺家的后院往他家看,我以為是賊呢,就把她按住了……”
l[ Y%fI%D   “啊??”三壯一聽這話不對……je/DC,C%`'{*} a3d(D
  “呵呵”二壯無奈地笑著,抓起一瓶汽水,用牙咬開了,喝了一大口。j X$Vg$?6\*Z
  “當時,你嫂子不在家……我就動了歪心思,英子她受了太多的氣了,心里頭也委屈……就抱著我哭了,后來……”+o7h%q&n3m2`s
  “那二嫂她……”三壯聽著這事兒,跟電視里的一樣。
pd'L'g'}h*LY.b4^   “碰巧那天你二嫂突然回來了,把我們堵住了……英子嚇跑了,你二嫂開始和我哭鬧著,后來就消停了,突然就跟我說,反正現在這個模樣了,也沒別的辦法,就干脆離婚吧!”:o0a&icx Q0D5h H
  “也是啊,過不了就離了唄!何必都難受呢”
6]]*flY   “啥事要是都跟想的一樣那不好了嗎,偏偏這個時候,你二嫂她媽得了病了,說是經不起折騰,我尋思這要是離了婚,老太太不就完了嘛,再說了,其實也是我對不起她在前呢,無論如何也不能太無情不是嗎,就這樣,我們定下來先這麼過著,等一切都好了,再離婚,然后呢,誰也別管誰的事……就是那個事!但是其他的對外的,都要過得去,而且都不能說出去!”Xg3H$?s@7h`7A
  “我說的呢,二嫂還時不時的提醒我說要我看著你別出去鬼混呢!”
/} C%c-q6D l(I2@O^i   “咳!都是沒有辦法”二壯說著低著腦袋。J8W"r6c5O*H
  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啊,要不然,我今個說什麼也不能……”三壯覺得太難受了。想想二嫂平時對他和這一家子真是沒的說,今天確實太過分了!1V)a+@bB1Ue
  “不怪你,都怪哥不好……我有時候也尋思,能不能和你二嫂好好過日子,以前的事就都不管了呢?你說說,有沒有孩子能怎麼地啊?”H1m|rDP] q
  “咳!我知道,大哥也沒要孩子,是因為他和大嫂都工作,怕拖累,所以爹才著急要你有孩子……你再和二嫂嘮嘮唄,我看她對你還是不錯”三壯想想說。G_)]*I4p2`!U
  “不過,現在不行了……”二壯搖搖頭。
TK x,xgI0j[{f   “那你現在還和那個英子……”
h|0[&l}c3n ^ {6~2?   “沒……就那一次……再也沒……我其實就是覺得挺對不起她的,所以一直幫著她點!”-U+ew"@;~ | {q
  “哦,我說的,找她照顧小琳是你的主意?”三壯忽然想起來。
\)A6K#j)^9W-l |   “啊……沒想到她家孩子突然生病了,所以不能去照顧小琳……后來……我還是把200塊給她了”二壯咬了咬嘴唇。
4~"P2V#||.Afx   “哦!咳!原來都有這麼多事呢!”三壯忽然覺得自己心里頭一下子大了許多。m yI6X |1j#pG RG
  “那……你還和別的……”三壯試探著問。
-Kn |(k4@:H_y4d   二壯搖了搖頭。
"`J#b4aKX GJ7Xc'M]v   “其實,我知道,你二嫂以前也沒有,只是我們倆就是走不回去了,現在她要是找到人了……”二壯苦笑了一下“我還真挺高興!”
NQ7r6Z3gYg&n5Ni   三壯沉默了,原來人的感情是這樣的復雜,原來感情根本不是你看到的那樣!
zUR+s:HzTn+}   “咳!說出來真他媽的好受多了…………得了我要回去了……這話……你可別說,跟誰都別說,尤其是姑姑他們!”
BrQ~d0H!?gWK:r{   “我不傻啊!我哪能說呢……你……別回去了……”三壯拉著二哥的胳臂。
\ [*RF%~4_   “呵呵,我得回去勸勸你二嫂呢,啊……你早點睡,明個姑姑問啊,你就說喝多了,今天什麼事都不記得了,啊!”二壯起身要走。
+Ra#w3~"d   三壯看著二哥的身影,突然感覺很沉重,原來二哥在挑著擔子生活,他那麼累啊,他還一個人……l|(Q Tl I7N
  “二哥……我給你按按吧!”三壯喊道。
B"Yv:F]o:BB@y;c   二壯回過頭,笑了笑。三壯快步上前去,緊緊地抱著他的哥哥,他張開嘴唇,輕輕地貼在對面的嘴唇上,對面那嘴唇先是閉著,不一會兒就張開了,三壯感覺自己的全身在躁動,那條變硬的東西壓在對面那一條上面,一雙手把住了他的腰,伸進了他的低處,木床的腿腳松了,發出了吱吱嘎嘎的響聲……:q mH7tm}+e S9G4s
  不知不覺中,他感到哥哥的臉頰咸咸的……他想他嘗到了哥哥的苦……-o2Xv,U~
  這是三壯第一次和哥哥親嘴……第一次“面對面”……,當然,也是三壯第一次去安慰二哥—一個一直都在安慰他的人!
.Lfto+x-K;_V
4meKaxW   二哥把他安置好,說要回去了,他沒留二哥,但是堅持把他送到門口。
pko^s{%m   “我還是覺得今天太過了”三壯說。
&\"tW@(]u   “你說哪里太過了?”
(K1M9qhE{d+}$lZB   “嘿嘿”三壯笑笑“我說在在飯店啊”
on4z;lY(W1zW   “操!沒有……你都是為了哥好”二壯一把摟住他,用手拍拍他的背。5kEMj;Gv A
  “明天我給二嫂陪不是……”
;\ Xc6mEW&}+z   “沒事的……我跟她說……反正你也是喝多了”二壯鬆開了他。
.r1MN#q I+f   “恩!你小心點兒啊”
*N7k&lmF+sO   二哥走了,姑姑和小琳也不會回來,三壯看看鐘,有10點多了。
TRx n&O$]   三壯鎖了門,轉身突然想到一件事,二嫂找的是……劉隊長!操!不行啊,那不是個好人啊!不行!明天得告訴二哥!……真是的,二哥怎麼問都沒問我啊!4?uWpiN%pq1Qf
  三壯放了點溫水沖了個澡,感覺舒服一些,但是感覺全身上下都很疲憊,正準備上床睡覺呢,下面突然有人敲門!
$kA&?4x5n'\(@,GZ   “操!能是二哥嗎?不可能!那難道是……?”三壯穿上褲衩走了下去。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7:04

[size=3] (39)
*gV,Q8~%H!_^\ |   三壯一邊下樓一邊合計著,要是林天威來了,該咋說呢?開口就罵他?還是壓根就不開門,要麼……讓他進來,說說?要是他象平時一樣一下子抱住我……那……操!不能!他不會了…… Xr;M"U{'S)C.F
  三壯走到門邊,向外面看了一眼,電燈晃著玻璃,模糊得很,操!干脆直接開了門!
'|K1D tU6| I   “呀?……你是……?”三壯看著門外站著的陌生男人,不覺愣住了。那男人不到40歲,身材挺高,有些胖,一張國字臉,眉毛濃密,嘴唇的棱角很分明,看樣子胡子很重,好象剛刮過一樣,隱約的可以看見一點血印。
~6T X:EvXu!Qt   “你是三壯吧?” ?e0jqw X$RXq
  “啊……你是?” ni9a;~ Fp
  “我……你不認識了?”那男人說話很沉重,嘴角輕輕帶著一點笑。 /F0q6pQ)\,cAC
  “呵呵……我這客人多,我記性也不好……”三壯努力想著,怎麼也想不起這個人是誰,就連一點印象也沒有。 S&{B/dm#h^-~0q8a
  “咳!也不怪你,我好多年不過這邊來了”那男人嘆了口氣“還記得以前隔壁的魏老師不?”
u!pVF1[)D3N   “啊……你是卡……啊,魏……叔?”三壯一下子想起了,六嬸以前講起的“卡襠”,就是魏老師的兒子嘛!他一著急查點就喊出外號來。
{ `^#D#~ ](b:J+f   “呵呵,按輩分,你應該叫我……大哥,不叫叔!”那男人沒介意。 x|e+d#r"_]7j4\1S
  “啊……魏大哥,來進屋啊……”三壯說著讓了門,“卡襠”跟著就進來了。
-VeJrzY   “這麼晚了,你有事兒啊?”三壯邊拽了把椅子邊問。
:G@hS [jh   “我來洗澡……”
v7Q'|kS"]]   “呦,今個關門了……你看……明個再來吧?”三壯靠在柜台邊上,不好意思地說。
y @YJyR` a   “我……明個……有事……”,魏大哥慢慢地說。 qp!B$QV1b-i)l
  “咳,啥事兒啊,明個一早就開了,肯定不能耽誤你啊!”三壯覺得自己真的很累,再說也不能為這一個客人……太麻煩了! [TT1069] ?
  “我……明個……結婚!”魏大哥低著頭,聲音很小。
A[4^yZ w!hgp|3}   “啊……這樣啊……”三壯撓撓腦袋。 m6j~,G8a3j;xp$C
  “行了……那不麻煩了……”魏大哥站起身,就要走。 O+\(z&Yw vYLX3B
  “哎!別家了,明個結婚了,怎麼也得干干凈凈地呀,得了,上樓吧!” q8P E/U1W
  “啊,那太謝謝了”魏大哥臉上露出一絲愉悅的表情來。“對了,你們這有沒有毛巾、香皂……我什麼都沒帶來” )pR6L5Y2J h.{%\
  “有啊,都在這呢,你自己挑吧!”三壯從柜台底下拿出一個盆,里面裝滿了各種洗澡用的東西。 s?W oQ*i V7w%I
  魏大哥從里面挑了一條白的厚毛巾、一塊香皂,還有一袋洗發水。 #k@CLt*h
  三壯關了門,走到鍋爐房,往里面添了煤,又開了風扇,風把火苗吹動,然后還是“呼呼呼……”地竄起來,三壯把熱水閥門打開了,關了大門,然后和那個魏大哥上了樓。
P1H$O7bE MfgI
I ?:E9kM i   三壯站在淋浴的噴頭前,擰開水,摸了摸,直到流出的水慢慢熱到可以,又走到水池邊,合計著該不該放一池熱水。
/Uh$O;[_1ny V@   “不用放水,我沖沖就行!”一個聲音從后面傳來。 ~ }.Mo&\0s
  三壯回頭一看,魏大哥脫得光溜溜地站在他身后。 A;c3k\:e(TR3UJ
  “那……嘿嘿……我就不放了,這玩意,得放半天……”三壯笑嘻嘻地說。 ,a$e-}Q"c+XT2h
  對面的那人沒什麼反應,轉身走到一個噴頭下面,放了水,洗了起來。
.Y z tNU   “你慢慢洗,搓澡再叫我!”三壯自覺自己和這個魏大哥沒什麼可聊的,便轉身回到自己的屋了。
2ft0K;^:p1gW G6t   三壯躺在床上,回想起六嬸將的關於“卡襠”的事,對了,不就是他嘛,是他!六嬸說他喜歡盯著男人的吊看! s,}XN8[#ta
  三壯開始合計著這人和人怎麼就不一樣呢,為什麼自己喜歡楚南、喜歡林天威、甚至喜歡自己的二哥,怎麼就不喜歡小琳呢?不是的,也喜歡小琳,但是太不一樣了。三壯想到林天威,不禁想起昨晚的事,這氣又不打一處來了。操!這里連個電視也沒有了,多長時間沒看了,自從上次坏了以后,一直扔在后面的倉庫里,趕明個得找人收拾收拾了……
0z W;Dd,jW,R%G|   “給我搓搓澡”,魏大哥光溜溜地站在門口,嚇了三壯一跳。他一骨碌爬起來“這就來!” |r d!u%n iX Yuc

B4cX[3I9|e   三壯過去的時候,魏大哥已經躺在搓澡床上了,只是不太一樣,他腦袋沖著外面,和別人正好相反,眼睛緊閉著,跟死人一樣…… /CsJa7X+Fs1z$b7W
  三壯有心讓他調個頭,心想拉倒吧,費勁! %W[-B\e+p6O}
  屋子里一點聲音都沒有,寂靜的嚇人,連水龍頭的滴水聲都聽得真切,三壯故意把水龍頭開大,洗了洗毛巾,那水馬蔑埶捰a掉在地上,聲音也是空空的。
m%y}4}ptb   三壯擰了毛巾,又展平了,提著毛巾的兩角,從頭到腳拂了一遍,這毛巾好象大了許多,好象能蓋得住一個人一樣。
Rat~0[ iJ t   他用手撐開了搓澡巾,另一只手輕輕地按著魏大哥的臉,讓他的頭偏向一側,三壯感覺,那臉很涼,他感覺自己的身子也跟著發抖起來。
\5Mc V[I!v$_   “魏老師他還好吧”為了擺脫這樣的寂靜,三壯還是說話了。 !p bH%V9Ddo
  “嗯……退休了,在家呢”魏大哥的膛音很重,聲音就像從頭頂傳來的。 Lygm0[8W.F}*ye
  “那你現在干啥呢”三壯邊搓著脖子邊問。
SI~M0W].A   “我接他的班,在學校……當后勤的” HS+Hx:Ll e
  “哦!那不挺好啊……也不累,還有假期”三壯說道。 O-g @Sa;Vo2X$Wl{z
  “啊……”魏大哥在嘴角擠出一絲笑容,一轉眼就不見了。 W3k\jp-v
  “明個結婚啦……呵呵,都準備差不多了吧!”三壯找了個喜慶點的話題。 NW/oF(SD.}
  “……是差不多了……差不多了”魏大哥還是閉著眼睛。 F:}GRU I@
  “那……”三壯一時還想不起來怎麼說下句了,“嫂子是做什麼的?”
A^+v,C K @6r!Uj   “……她?她是寡婦……” *YFo7gE;k@F5pM
  “我……我不是問這個……”
:Ia K(b F,@{v   “呵呵……她就是寡婦……”
EL#b_3jH9b%}ui   三壯一聽,頭皮麻麻的,再也不敢往下問了。 `(FS!m hi4d6Rd
  他拎起魏大哥的一只手,開始搓,那手很厚,也很涼,三壯無意中發現,那手上有很多深深淺淺的傷疤,有長合的,也有新的,真是很奇怪,按理說一個在學校上班的,哪能弄出這些玩意來呢。
[Ra\9rc.?q^~   搓完了胸口,就到了肚皮,三壯習慣地看了看兩腿間的那玩意,白白的躺在那里,很干凈,也很粗大,他試圖找到一些六嬸說的“卡襠”的痕跡來,卻沒收獲,三壯先搓了腿,然后小心地撂起那玩意,那根晃了兩下就倒向一邊,三壯搓著那些隱藏的地方,只有這里,他才感覺出了一些暖暖的溫度來。
NnPx4lH   三壯用手背碰了碰魏大哥的腰,意思他要翻個面了,然后走到淋浴那里洗著搓澡巾,轉身的時候,魏大哥還是躺著那里,沒有動,但是那黑毛中的家伙卻漸漸地舒展開了,三壯看著心里亂跳著,急忙喚他翻身。 6q2g_ k e5i0y&hT
  “魏大哥……翻個身,該搓后面了”三壯提高了聲調,還把手里的搓澡巾使勁拍了幾下。 _D;gM6aa&@
  魏大哥緩緩地翻過身,將那幾乎豎立的玩意壓在身下,三壯看著,不禁感覺自己也不大對勁,急忙緩過神,繼續搓著后背。
TcQ*u kE   寂靜,整個屋子里就只有搓澡巾和后背摩擦的沙沙聲,三壯感覺,這是他搓澡以來,搓的最久的一次,也是最累的一次。 "\1T'|0z"q/~6xG
  三壯接了一盆水,“嘩”地沖在魏大哥的背上,接著將那白毛巾鋪在他背上。 2O.AJVR;^@O
  “側A啪啪”的敲打聲在空洞的澡堂里響起,震蕩著四周的椈嚏A穿透了頂棚,那回音在三壯的耳朵邊繞著,繞著…… s @olCN*PL~s
zW moSk}
  “啪”的一聲,三壯習慣地拍了一下后背。 !yp9s&RK-}-]
  “好了!”三壯把搓澡巾洗了洗,放在床上的手巾邊。 %\}-D/N7^4w$\'c
  魏大哥一點聲音都沒有。
GAn~'d(ArW6t4k   “魏大哥,要不……我給你打點香皂?” *X6ZyK#B2u
  “嗯……”很低的回答。
^b)z]q   三壯拿起那香皂,撕開外面的紙包裝,用水潤了,在他后背上打了起來。 x,u,j6\4`n
  香皂滑溜溜的,一不小心就滑到了地上,三壯低下身,卻發現香皂滑到了床的對角,他用力伸著胳臂,終於夠著了,他用一手撐著地,站了起來,卻看見魏大哥已經坐了起來,那跟吊翹得老高,三壯臉一紅,急忙轉身假裝洗起香皂來。 3gx/[7@/U I1d M
  “三壯兄弟……”魏大哥沉沉地說。
`$PZ? M!||0u   “啊……”三壯還是不回頭。 -t a~5z6R2Y?q@V otA
  “你幫我揉揉肚子啊?”魏大哥的一只手抓住了三壯的胳臂,嚇得他身子一顫,“行不?” +L-vySE4fM]
  “行……你……你肚子咋了”三壯轉過身,還是不敢去看。
O(}&y2z/|7Jo   “難受……”
1S%b4L3J@8t;Wo
3DOc"tx pF,J6} /Ff)f$`y
rYDr"_ sc1f^ L

5{ R!v C0w0U%NV:L (40) epJ];Z"I-YH5Q
%x9S/sm I s IGy
$y_ u;N/K mmf/b8g
+|z ^ C `w&x
  魏大哥又躺在了搓澡床上,三壯一只手放在他的肚子上,慢慢地揉著,眼睛卻盯著前面的桑拿房門。他能感覺到魏大哥的呼吸很緊,肚子不斷地起伏著。 L!I|-i#DRt(QiH
  魏大哥冰涼的手抓著他的手,一寸一寸地往下移動著,三壯的心“砰砰”地跳著,不知道該怎麼辦。突然他的手触摸到了那棒硬的一根,魏大哥把他的手狠狠地按在了上面,三壯忽然就覺得,這感覺與林天威第一次和他的時候是多麼地相似。他一急,一下子把手縮了回來。
}:z[ Sv;v ]   “……好了吧……你的肚子……”三壯說著呼著氣。
,E6x oW7k&u!Q   “……”魏大哥沒有回答,但是三壯感覺得到,他在看著自己。
R5r0n&[Y_P9gAv   “你沖沖水吧,別涼著!”三壯說著就要往外走,魏大哥一把就拉住了他。 "f&Y0X ~C&~%v H
  “你……”三壯剛要急,魏大哥已經下了床,把他抱住了,而且嘴唇使勁地壓在他的嘴上,用力地親著他。 #Btu7O#P.Cz3O
  三壯也用力想擺脫著,可是怎麼也脫不掉。慢慢地,他退讓了,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那樣,就是覺得,魏大哥是和自己一樣的人。
To)~oTb2y   魏大哥的嘴從他的嘴上向下移動,滑過脖子和胸脯,在他的肚子上吸吮著,既而,他的手輕輕地扒下了三壯的褲衩,將那根一越而出的硬棒給含住了。
X&m/s#N!\*@Y9Z]0D   “啊……“三壯閉著眼睛,腦子空空的,一切都凝住了,除了那里。 A&|$KZ&\k T jY@wM
  …… A!U0_0^#G5iee
  三壯走到一個淋浴下面打開了噴頭,水流不斷地擊打著腦門,讓他清醒了不少,透過眼前的水漣,他看見魏大哥的臉上掛著不知道是水還是淚,卻露著笑容。
,jo:If0M$nU'}   魏大哥穿好了衣服,走到三壯面前,抱住了他,這次,他一點也沒反抗。
u s ~S;e-N7s,G~   “我走了……”
8A*^8?8f4{w   “啊……你……有空再來”三壯不知道這句話該不該說。 5v y$S s ]s P]p
  “我不會來了……” 0V~*e!l}"~? B
  “咋?” i4jcUb#as/pD
  “……”魏大哥淡淡的笑著,沒有回答。
6lV a h0a   送走魏大哥,三壯一邊收拾一邊合計著剛才的事,越想越不明白,就算他是喜歡男的,怎麼就知道我會跟他……難道自己臉上寫著呢? w&e*`ns*}5o1~2h
  他走到鏡子前面,看著自己,還是那樣的啊,和別人也沒區別,就是魏大哥也是一樣的,怎麼回事呢。他把剛才的細節又回憶了個遍,還是沒找著原因。 &ii5[?rG
  三壯疑惑著,感覺肚子被掏空了一樣,他想起一個詞,叫空虛……他對這樣的詞兒一點也不懂,也許吧,現在他就空虛得很。無意中他看見衣服柜子的門還敞著,他慢慢地走過去,柜子里放著一張50元的錢。 z.ON,Mif
  三壯拿著那錢,心里頭越發不是滋味。一下子癱坐在下面的椅子上。 ZQ)l eUN/iZW
  “呀?”三壯發現,在椅子的縫里,夾著一個小本本,他用手一桶,那小本就掉在了地上,他低頭揀了起來。
L2`4Wt]qX IA   那是一個破舊的日記本,不太厚,不過看起來有了年頭了,他翻開看了看,里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字,三壯最懶得認字了,心想這個也是魏大哥掉下了,不如改天一起還了他。
"k!A8Z O%q\O~   三壯將那50塊錢夾在了日記本里,又把那些魏大哥沒帶走的東西都收拾了,裝在自己的柜子里,然后躺在床上,好不容易才睡著了。 )Dj@ G\g?!D&n

.n-G4P2A%^   第二天清早,三壯懶懶地爬了起來,聽見樓下吵吵哄哄的,急忙穿了衣服跑下去。
3gJJ_+S1F2m.r"Z   六嬸正在和一幫洗澡的老娘們講就著。姑姑和小琳也站在旁邊聽。他下樓的時候,大伙都看了看他,姑姑和小琳都沒說什麼,大家就催六嬸快說。 d/}?1P'``R
  “這可是大新聞了”六嬸一邊講一邊看著周圍的人。“我今個一大早去城西平方那邊取豆子啊,就看見那警車‘嗚哇嗚哇’地叫喚,我還當出啥事了呢,你猜是咋地了?”六嬸還賣關子。 &B+{8E\G#Q
  “我說老六媳婦啊,你啥時候說話吞吞吐吐的啊,真是的,不講拉倒……我還等著洗澡呢!一會兒還要出門呢!”一個婦女推著六嬸的肥腰說。
Wrt~#b   “卡襠自殺了!”六嬸小聲神祕地說。
3_"t*c%_9K9w]0\   “啥?”三壯正無聊地想上樓,聽到這話,不禁破口喊出聲來,嚇得六嬸停住了。
M/vh'\5Mn],r VO   “唉?三小子,你叫喚啥?”大伙都推著六嬸叫她繼續講。 :_ e2Zo@
  “是,那個卡襠自殺了,我還走近前去看了呢?”
:k.R;sk@1P glb+T   “咋死的?” 5f/C;XAbX:W2}
  “喝葯死的……咳!死的時候光吧出溜的,啥都沒穿吶!磕磣死了?” ^*CBD/M|a2a
  “不是說他要娶媳婦嗎?”有人問。
g:Kx3?;x;d,y   “可不是嘛,原打算就是今個,后來聽說出事了,人家女方不干了!”六嬸撇著嘴說。 .eb#kbU*J
  “出啥事了?”
$Nc9qxl4C(|6a1}   “啥事?咱們這是離得遠,人家旁邊西街的人可都知道,卡襠不是學校里管后勤的嘛,他呀……” %s5|9|-H s/y
  “啥呀?”大伙急著問。 1CySc3c7O;C,v!Y
  “他老愛摸小男孩的那小雞兒呢”六嬸說話臉不紅。小琳卻受不得,找了個空到了門外去了。 \2^3?:prq up
  “那有啥地,稀罕小孩算啥呀,我家老疙瘩剛生下來的時候,俺家老爺們也天天摸呢”六嬸隔壁的老馬媳婦說。 +NH"J'Hrri^CT
  “對呀,你說他一個老爺們家的,40來歲了也沒有個孩子,能不稀罕小孩嗎?”大伙對這個傳言不太相信。
w#}k1Q4r%wI5M@![   “哪是這麼簡單啊”六嬸低著眼睛,比划著。“聽八猴他媳婦說,他家小孩就被卡襠摸過了,他家孩子都快上中學了,不光這個,聽說他還讓那孩子摸他的……呸呸呸!”六嬸說著吐著吐沫。 6\8tb~)H
  大伙大眼對小眼誰也解釋不了了。一旁的三壯聽著心里翻來覆去的,眼前不斷地閃著昨晚他把自己的手按在他的吊上的那一幕……
kN3@'}%e)sk   “人家大伙都叨咕呢,說他是陰陽人……”六嬸眼睛擠咕著。
$w5z'P;@Su1f?8r   “啥叫陰陽人啊?”姑姑不解地問。
d7Qf^Qh{6a   “就是啊,他不男不女的……長得跟男的一樣啊,其實呢,是個女的,想給男的當媳婦呢!”
o;@ Y,hMA-`   “拉倒吧你,扯呼啥呀,那卡襠不就是個男的嘛,我可沒看出來是女的!” 1u7j(Kn]2z'G0u9l
  “你知道啥,人家和他一起下鄉的人都打了證實了,說他還偷看人家男的洗澡,半夜往人家男的被窩里鉆呢!” i$d2ob2n2~B8^u
  “那可真的,真是啥樣都有,雖然是這麼多年計划生育了,可這女的也不比男的少啊,你說他可圖啥啊?可惜了了卡襠這身立正的人樣子了”老馬媳婦不無惋惜地說。
1n|m-W9N   “呦,你要是可惜,你早把你門家老馬讓給他,不就沒這事兒了”六嬸一臉坏肉。
2nSJ,mpVz_ V   “去你的,我家老馬早讓我拴牢了,誰也別想打主意!”
ihN]$W9Xnnq   “就怕老馬打別人的主意吧!哈哈!”大伙笑著起哄。
1ne_"`yA8W   “打主意也不能打男的啊!真是!”
)Ly2yO'F   “那卡襠他肯定不能做那事兒了?”有個媳婦小聲問。 "v-R\;tC
  “要不說是病呢,我看啊,這早晚也不行,你想想啊,他看起來是個男的,實際是個女的,估計連那玩意都沒有……肯定就不能和女的做那事了,要不咋娶了又離呢”六嬸簡直就是萬事通了。 lbr:hBm?Q-N
  “那他為啥自殺啊?”老馬媳婦總是問最關鍵的問題。 #L rM7R)M bqg
  “這不是前些天說的媳婦嘛,人家女方看了長相也挺同意,后來人家一調查說他是個陰陽人廢品,就黃了,你想啊,誰也不願意受半輩子活寡不是!”
x }ot m&S]   “對呀,不過卡襠這人可是挺好的,上回我們家他二大爺從國外寫信回來,還是他幫忙寫的回信郵回去的呢!又一個媳婦說。
D\*Sb,G@4D!u'U   “這倒是,哎呀……當初我爹死活讓我二妹嫁給他呢,真后怕啊,要不是我二妹死活不同意,這不……咳!”老馬媳婦嘆著氣。 .Bo8aqA%|%^4\ j
  “得了吧,你二妹不是跟一個包工頭跑了嗎?你家那點磕磣事兒還好意思說呢!”六嬸嘴大舌長。
;[a)[ w0[5@{v2a   “咳!可憐卡襠他爸了,這麼大歲數了,身邊一個人也沒有了……”
&]^k1?)tI7XX   “是啊……聽說一早就和兒子一起抬醫院去了!”六嬸“咳”了一聲。
$K:M6qn"j   大伙都跟著嘆起氣來。
D5K%\nK mH   “哎,真的,我聽說人家自殺的吧,都穿得干干凈凈的,可他……”有人疑惑地問。
`2BL{br p*X]!_3f   “那倒也是,那你說人這這麼聽說自殺的,也沒聽說光著屁股自殺的!是不是?”老馬媳婦也奇怪起來。“對了,老六媳婦,你不是說都看見了嘛,那他到底有沒有那玩意啊?”
5U&J7hB"|6r   “我……我哪看得見啊,都拿白布蒙著呢,我還能撂開看看不成?……” *ZhTCc9Lu
[g K(l r
  “◎瞴角@聲,三壯徑直地倒在樓梯旁,大家回身一看,都急忙圍了過來。小琳也從門外跑了進來,將三壯扶在了懷里。 [J#Fer
  “三壯哥……你怎麼了……你……你醒醒啊!”小琳哭喊著。
u v&mHQu   三壯緊閉著眼睛……嘴里面嘟囔著“他有的……他能的……他能的……”  L2WmVe
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7:05

[size=3](41)
'q%A9m5{+f2DlK.?GzwJ   澡堂里靜悄悄的,三壯仿佛聽見水滴打在地面的聲音,清楚得很。
B5~#R"bNro   “搓澡啊……搓澡啊……”有人喊著,他忽忽悠悠地奔過去,澡堂子里空空的,只有一個那人躺在床上,上面蒙著一塊白布…… 6`h n&w"n8n*P t l#i
  三壯愣在那里,不敢動,突然后面一個聲音叫他“快點啊,揭開看看,看他有那玩意沒?”三壯回頭一看,原來是六嬸。
wk8r?wF:E2TS6Lx%C2N   他小心地走過去,輕輕地揭開那白布…… ?2i_CMv2H
  “魏大哥?……哈哈……你看到了吧……他有的……他還硬著呢……”三壯大聲笑著。
C3X*s8|5r G y '^ w&V7GMlp,t
  “老三……老三……你醒醒啊”二壯使勁推醒了他。 ed%w[El2^6R8xF
  “二哥……”三壯滿頭是汗,一骨碌坐了起來。
v)]n VC8k"d   “你咋了啊……叫喚啥呢啊?大半夜的,嚇死我了”二壯一邊開了燈,一邊坐回床上。 zB1];n W P
  “我這是咋了?三壯摸著腦袋上的汗,喘著粗氣。 &}hr-T#[ yA
  “你呀,迷糊兩天了,昨個送來醫院的”二壯從兜里掏了一包煙,點了起來。 &\9S Q keB8yA.Iz
  三壯一抬頭,才發現自己躺在一間白白的屋子里,就兩張床,他自己一張,二哥就坐在對面。
I(Ip_/n j2[   “你呀你,看著壯實,怎麼說迷糊就迷糊了呢?”二哥吐著煙氣。
+nis(me3P `   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啊”三壯感覺全身沒勁,又躺回床上。 $K@J'gn*s
  “聽說是你聽了六嬸瞎白活就暈了?”二壯不解地問。
"Uu4s%{`V2f   “啊……不是,我就是太乏了”
G$W8dw S,s/{ j#l   “我說的呢,你跟那卡襠都不認識,你怕個啥啊!”二壯把被子蓋在腳上。
_HJ1Tk$v"[   “……就是……”三壯低著頭說。 mrU`Zp\d mqf
  “要不說也是的,這人啊,就這條賤命,說不定哪天就死了呢”二壯掐了煙,用手拿著拖鞋捻了捻。
q;^'\TA   “唉?二哥,你認識卡襠不?”三壯問。 3r Bo/g\Bp,s.??v
  “認識啊,那咋不認識,他啊,知識青年嘛,挺有才的!”
{eq vV\3W8o   “那你聽六嬸他們說的……”三壯抬頭看著二壯“是真的嗎?”
Is%W Ap(zs   “啥是不是真的啊?”二壯問。 *w-@JD]D
  “就是他老愛摸……男的” Uk ltb0S Q
  “咳!六嬸的話,你還真信啊,十句有九句半是假的,人家卡襠不就是離過幾回婚嘛,就那麼埋汰人家啊!”二壯站起來提了提褲衩,又坐回床上。 [4Io_|Bgp n
  “那她說的有憑有據的!”三壯嘟囔著。 :hY ?/G.KD?-g
  “有個屁呀,再說了,摸了男的咋了,你那搓澡不是天天摸啊……真是的,要他那麼說,我摸我弟弟一下……那也是陰陽人啦?”
\f8b@F   “……哥……你過來躺著啊”三壯抬頭看著二壯。 n:}8u3@buM
  “操!你還真想你哥是陰陽人啊!”二壯笑著,走了過來。“你往那邊竄點啊……”
)Z2y/Z]f2a9W]J*aN+D
D6ZV U2{!e   “二哥……你說……”三壯話到嘴邊,又不知道如何問起。
){C4^D&m5d9V/X   “啥呀,我發現你是精神不太正常,說話還沒柱子利索了呢?”二壯背對著他,抱著胳臂。“唉?你是不是餓了啊,我給你覓點吃的去啊?”
*O]lS*[o|Y   “我不餓,你可別走啊!”三壯說著抱住了二哥。
_'g$} S&m8[Y   “瞅你個小膽,還沒女的大呢!” H k-Q.`#iCW!q9@
  “我……”三壯把手縮了回去,轉向一邊。
qy M g2gg+YTy;z$|;cm   “不吃也行,都打了多少瓶糖水了……對了,你剛才是不是做噩夢了啊,嘴里頭叫喚什麼‘有啊’、‘硬了’的,要不是春夢?” b dj%H2p-GL
  “操!……我不知道啊……”三壯紅著臉,回想起剛才的夢,確實是噩夢。 &P&]fjS m jC'u
  “你說卡襠也是的,挺大個老爺們還尋死呢,真是沒出息!可憐他那老爹了”
;RR.N+AZV,^   “興許人家有啥憋屈事了唄!” 4XagV1^a0t ?
  “操!誰還沒點鬧心事兒啊,要是都象他,不都死絕了啊?”
:aM_`},?+tz:}&M B   “那也是,對了,他爹咋樣了” #vB#w)b%i
  “咋樣?能咋樣,在隔壁住院呢!” 9B(|_f{!m}KeM[;C
  “隔壁?” ,G&X!WvY6Lh|
  “啊,怎麼,連他爹你都怕啊?”
~V@4WJ/K z   “不是……他……是挺可憐!”三壯心里頭翻滾著,感覺難受透了。 "r&y(^,p"}3ae
  “行了,大半夜的,別說了,明個再嘮吧!”二哥把被子給三壯拉了拉,自己又往邊上竄了點。 *I2Y w8au)f
  “明個一早咱就回家吧!” kX*Dd2Z:zl%]&M
  “我看行,這些天澡堂子就沒消停,今個開明個關的……照這樣,早晚還不黃了!” W6ZdDj9jC J0X[
  “操,有我在,還能讓他黃?”三壯負氣地說。
%|([ m._X2l   “你還拉硬呢,……對了,姑說打電話要爹回來呢”二壯翻身說。
C3DF$cK/bw   “啊?讓爹回來干啥?”三壯一聽驚動了爹,嚇了一跳。 +e4EA\)m)A8msm9Nw
  “還沒打呢,說是先找個大仙給看看風水,再給爹打電話,主要是定小琳的婚事!”
:@J#j e;L[,M   “婚事?啥時候定啊?” *bb Or|&o;z*bv
  “這不要大仙一起給算算嗎!”
o1^%e$~AK/yx   “那小琳同意了?” :c p.IU,m:IH
  “我說……,這你就不對了,你都說同意了,又祝福啥的,咋還往里頭摻和呢?” 9C%nj2RO[8r N
  “操!我可沒!不就是問問嘛!” 4j C pLW[ ia
  “小琳沒直接表態,像是同意了!”
v9o3]9G}+T r   “哦!那就好!”
Z*I"qtQ8D }L6H OgO
  第二天一大早,小琳和姑姑就來了。
)w!K%gE9A2l1F   “呀,三壯哥,你可算醒了,這把我們大伙嚇的”小琳抹抹額頭上的汗。 W(y6c#tT E
  “可不是,這麼大的人了,也不讓人放心,說倒就倒!”姑姑在一旁嗔怪著。 Wa7xt(fL;C'G'j+z
  “啊,沒事……這兩天喝酒喝的沒睡好!”三壯笑嘻嘻地說。 2{z!CH"A e8W`S
  “樂!你還知道樂啊,把我們大伙都嚇完了,你六嬸她們都說你中了大邪了!”姑姑坐到床邊,摸摸三壯腦門,“還行,不發燒了!” %O iy.h]1W:~6@8|
  “本來就沒事嘛,都是你們大驚小怪的!”三壯把身上的藍條子衣服脫了,換上自己的衣服。“啥大邪啊,就聽六嬸瞎白話!”
]#{ T-a-m-YI l   “那可不是瞎白話,你小子說話可要小心著點著點,你看看咱家這些天這事兒啊!”姑姑一邊說一邊拍著腿。 i u!Or$z.\uUz:x
  “咳呀,有啥事兒啊,都是趕巧了!”三壯坐到床邊就穿鞋。 Q K+U!v4QR
  “你老實待一會兒不行啊……老二啊”姑姑叫著一旁洗臉的二壯“你趕緊去給老三買飯去!” {ZG `3B:q'g
  “啊……等我洗完……”二壯說著使勁抹了一把臉。 /wg4M5S0R/o+Y
  “哎呀,不用了……我讓六嬸幫我請大仙呢……,老三啊,你覺得咋樣?要是沒事啊,咱就回去!”姑姑問著。
9im"V xPb#p   “哎呀,沒事兒……對了,姑啊,你給爹打電話沒?”三壯問。 SG _@:nzC-z
  “你爹昨個掛回來的……” gRg6B/o"NU
  “那你跟他說我有病啦?”三壯著急著呢。
5M Iao}.~.p   “我哪敢告訴他,讓他著急啊?”姑姑瞥了他一眼。
F@bEzz   “嘿嘿……那就好,那就好!行了,我沒事了……咱回去吧!” %HMaY$ME
  “行啊,老二,你扶著他點,老擱那照啥鏡子啊!”姑姑看著二壯在鏡子面前晃來晃去的。 8W*wRi [h%V
  “……呵呵,我看看,臉上起包了!二壯忙著走過來“來,親弟弟,要哥抱著還是背著啊?”
]` a V"E!?{9MAP   “嘿嘿……騎著吧!“三壯賴著臉說。 ,Ngr/WK_
  “瞅你,多大的人了,也沒個好樣!”姑姑用手使勁在三壯的背上拍了一巴掌。
:y [ NE+u   “唉呦!姑啊……我是知道這六嬸為啥這麼胖了!三壯咧著嘴叫著。 SdX}!k
  “咋?她胖她的,關我啥事啊?” ycf$b9h? Ku!H
  “都是你給按摩按的唄!”三壯嘻嘻地笑,二壯和小琳也跟著笑起來。 Io0J8v:Nz
  “你個小王八羔子,這回還陽啦?又跟我臭美!”姑姑一邊把被子放好,一邊說。
!R7Ne*^J du   小琳過來,把桌子上的幾樣東西收拾了一下。 OU#jS+@ S:Qb
  “你的腳好啦?”三壯走到她跟前,小聲問。
2~b5^ ys8Vs X@!{   “啊……好了,一點都不疼了”小琳笑了一下,還故意跺了下腳。
B8b"hO(U8m*ohM,Es)e   “那就好了,今個回去,我好好收拾收拾,明天咱就繼續開張,保證不出亂子了!”三壯笑著說。
s^Q_gw)G   “出不出亂子啊,那得看風水,這大仙一會兒就來了,咱趕緊趕回去,老三啊,正好大仙看看,是不是你真撞邪了!”
!b\$Lt"`p0H}2K}!P{   “我那是踩著鞋了,啥撞邪啊,不就摔一跟頭嘛……” hp*TD8ZB`F
  “你還別不信,得罪了哪路神仙都不讓你好受!”姑姑瞪了他一眼。 d F3_O KtSG
  “都瞎扯,小時候啊,爹告訴我說,說得罪咱家供的張仙肚子疼,我有回不小心,把他的牌位給弄掉地上了……操!肚子不但沒疼,還從后面揀了2毛錢呢!我買了一把糖球偷著吃了”三壯神氣地說。
*Vw-j-{:KF&oA   “啊??原來是你偷的!那錢是我好不容易攢下來的,藏在那后面的!”二壯揪著三壯的耳朵叫著。
$XzoYJ;v3N7CyR   “哈哈……我還尋思那張仙是財神爺呢!哈哈!”三壯笑著捂肚子。
&LqC3F/SRh`   “真逗,那你肚子就沒疼?”小琳笑著問。
/K-By3lmx(m N-G6i   “沒呀,不過,一口氣吃了一大把糖球……晚上牙疼了!哈哈……”
D*{S(h,Y_*dW_*h"u V   “哈哈…………”小琳笑得受不了了。
4\&?:p#S9HR   大伙正笑著,門突然開了,三壯看見二嫂和林天威站在門口。 ,XaWa)o-_
:b { txe!K&h!Z6j
]2nq8zxQP/j

7U(R\B5q"[.]%_[ X0R Z _/J,Wpg-d'V
(42) +](Yt&S#a E

I$[9]4k+q2sZ%x i+Ntf1VX(k z)mL
FL;H"~#PF2r&?v
  “呀?這不是林警官嗎?”二壯停了笑,不屑地看著林天威。“咋的,媳婦?你走丟了,咋還讓林警官給送回來的呢” EJ6O*OMj
  “……”二嫂瞥了二壯一眼,走到過來看了看三壯。“好了沒?” ro{W&C8e9FZ
  “好多了,沒事兒!”三壯有點不好意思了。
f-i'lJ9A d C%M9{.q1W v)k?   “啊……我路過這,正好碰見二嫂,聽說三壯病了,就過來看看!”林天威說話很拘謹。
JI%k1|Y%m#C   “呀!……林警官,快進來吧,別站門口啊”姑姑說道。 psWjAc.^
  林天威慢慢地走進門,徑直走向三壯。 5fv j?6O;I9b3H
  二嫂抬頭看看林天威,站起身來叫二壯“我結帳去,你跟我去!” -kX([:e\\/}5v
  二壯低了一下頭“行!”,就跟著媳婦出去了。
?;TQ-jer;CuF v\   “那咋還病了呢?”林天威關切地問。
5P/y _9E Q!xQL   “我沒病啊,就是累著了!”三壯不冷不熱地說。 i u/zkf1a&T
  “聽說你迷糊倒了,把我嚇一跳!”林天威搓著手,眼睛看著地。 E&g,G]4n&UM,s\
  “咳!小事兒,哪能麻煩你操心呢!”三壯把眼睛移到窗外,也不知道看什麼。
7VE[ l.Z)muh   “小琳啊,魏大爺就在隔壁呢,我過去瞧瞧去,以前都是老鄰居了,你也跟我過去看看不?”姑姑叫著。
`}K M q O0Z?&a$x   “行,我跟你過去吧!”小琳應和著。
4[ r)h @/Ec/NP   “那林警官你坐坐,我去隔壁一會兒!”姑姑說著和小琳出去了。
)QRPm?h ]   屋子里一下子靜了下來,兩個默默地坐著,好象沒什麼可說的。
|z$OVd3`   “聽說你要結婚了?”三壯發現自己扯謊臉都不紅了。 &_ Xjb+`;W"AX7w^(a
  “聽誰說的啊?沒影的事兒!” (r;^W&B{m
  “那你別管了,我就尋思著,你結婚怎麼也得告訴我一聲不是?”三壯繼續撬著林天威。 f4_4V|;c_Ib7l
  “呵……”林天威苦笑了一聲,“那可不是嘛,不告訴別人也得告訴你呀!”
'G0hU7V H   “操!那啥意思呢?”三壯回過臉,看著林天威。林天威比以前瘦了一些,臉色也不太好,脖領子還是松著扣子,三壯突然想幫他系上,轉念一想,自己還真他媽的賤! /@*ag}4T7x*xZR
  “呵呵……,啥意思啊,呵呵,我也不知道!”林天威不住地搓著手,還咬起了嘴唇。 f*k;xFo Ye
  “劉隊長挺好唄?”
*c2c`u8p)k[zB   “問他干啥啊?”林天威不解地問。
m7K3Jt.iP3qW eW   “我替我二哥問問不行啊?”三壯挑著眼皮,直盯著林天威。
1u!b6E:G5Rx \   “……這事兒……你最好別管!”林天威回頭看看門外,低聲說。 l2n+\(`B5`y@J1r
  “操!我不管你管唄?”三壯的聲音有些急。
P+@7rO |3u+|-L0u3v%D$L   “你聽我話就別管……”林天威把手按在三壯的手上。
Y,gU-\/Sy]   “撒開!”三壯叫著,林天威嚇了一跳,把手縮了回去。 Z2w-T/m d2_&lO^U,e
  “……”林天威窘了一陣子,抬手看了看表“我還有事……你……好好養病,別累著!” PR'G)O;Vs/T
  “操!不用你操心了……你走吧……”三壯頭也不抬地說。
pY7X5iYL5FJA   “……那我走了……你要信我……就別管你二嫂的事!”林天威說完走了出去。 /e6]3d)@4w6unb
  三壯一下子倒在床上,心里頭說不清是啥滋味。 %[e{4g,K

&L"G kC+r1J A,W I   不一會兒,二嫂和二哥就回來了。
&} i"PEj   “呀?那個林警官走啦?你沒留他在醫院多住幾天啊?”二壯陰陽怪氣地說。 B9p"j H?:XSU
  “人家路過的……”三壯覺得自己的鼻子堵得慌。
*qA.D3xq(a   “操!我說……你以后離這樣的人遠點!”二壯對著二嫂說。 0sa b%\*|/D oa n8t
  “我還想離你遠點呢!”二嫂抹搭他一眼。 s4vh gKA KIB)O
  “操!我上隔壁叫姑姑去!”二壯氣著出去了。 .L ]km'z;yx
  “行了,別懶了,這醫院也不是個啥好地方……趕緊回家吧!”二嫂走過來,拉起三壯。 ?kr3s#c'ddu8h
  “二嫂……我……我那天喝多了,說的話你可別往心里去……”三壯歉意地說。
!wD|uk   “咳!沒事!我哪能跟你當真呢……就當咱倆鬧笑話唄!”二嫂笑著說。
(?Hh7TD:A7X}9K   “那什麼……我……”三壯想跟她說劉隊長的事,突然想到林天威的話,就又打斷了。
-qZJ$uDeH   “怎麼啦?”二嫂問。 ^lf A~ MT
  “沒……那你不生氣啦?” $u&M T3A;Q2xG8{;Q
  “我壓根也沒生氣啊,得了,趕緊的吧,家里頭請了大仙了,一會兒不趕趟了!”二嫂催道。
$m lT$B3k'r3J   “二嫂……你也信這個啊?” {KW.O&KU:MN ~k:_
  “那哪能不信啊,一會兒你可別瞎說話知道不?”
.q&Q S$yO2e]4k   “知道……我保證屁都不放!”
*D bt\D2U%S)V5P$q HF3U9is$DD
  路過隔壁房間,三壯看見姑姑正坐在一張病床邊上,小琳和二壯都站在旁邊,床上躺著一個老頭,想來肯定是卡襠的爹了。 /HGr1b5Zl ].q/Q
  三壯推門就要進去,二嫂一把拉住他。 2l9mm*q2~:O-Z
  “你進去干啥啊?” 7ew/o9D6T6O
  “我……我叫姑姑去!”三壯說著就進了屋了。
z-qCsq%NV"q7` |m   小琳和二壯看了他一眼,沒說話,姑姑頭也沒抬在那里抹眼淚。 y6e)}4c VA#T TP
  床上的老頭瘦得就剩皮包骨了,皺紋從眼角一直拉到嘴邊,臉色很白,眼睛突著,嘴唇發紫,嘴不停地張合著。他擠著眼睛,卻再也流不出淚。 -k&zwE"gS
  “啊……你看看……”老頭從懷里摸了半天,摸到了一片什麼東西。 :P4Xw$_4l
  三壯走近一看,原來是一張舊照片,照片的上面破損了不少,但是可以看出是個小男孩小時侯的照片。 6S"TE t^
  “看著沒……”老頭用拉著姑姑的手“你看啊……這是志強百天時候的照片呢……你看看……這不是小子嗎?看啊……這不是帶把兒的嗎?啊?”
Z*r5jFI3L   姑姑接過照片,“嗚嗚……”地哭了起來。“是……誰說不是了……魏大哥……沒人說不是啊……” nX;w N]4oy*y
  “……呵呵……你們都來看啊……我家志強是小子啊……”老頭大聲喊了起來。
e3WMC)V@!@4O @   “你們都是他什麼人……上這撩什麼啊?讓他又喊又叫的”兩個護士急忙奔過來,對著他們幾個喊開了。其中一個護士上去把那照片搶下來,裝在自己的兜里。“這死老頭,逮誰讓誰看……煩人!” J(pH6C*ZK0U
  “你給我……你把兒子給我!”老頭叫喊著伸手去抓那護士,那護士使勁把他甩開了。 %A*uiS3h F
  三壯一看急了,上前拽住了護士。 \@4x&I/Y&I
  “你把照片兒給他!”
;{1O LKs!D3}   “你誰啊你?松手!你拽我干啥?”那護士尖叫著。 7E3\Sl#R
  “我叫你把照片兒給他!”三壯就是不松手。
qnb.a.@1I   “你先鬆開,你拽人干啥啊?” 二壯急忙拉著三壯。姑姑和小琳急忙也幫忙拉著。
N9w}~,e SOj P   “你他媽的也算護士啊?懂得怎麼照看病人不?”三壯氣呼呼地喊著。 `WY[(h+w
  “你算老幾啊?啊?你要是樂意管,你把他拉家去當你爹養起來啊?”另一個護士上前使勁推了三壯一把。
CF9T"N;q.XT   二嫂聽見里面吵鬧的聲音,急忙也跑了進來。 'K&]5|W:h
  “三壯!聽嫂子話,快松手,有話好好說!”二嫂上去把三壯的手掰開了。
z[,Sy5J GO   那護士抖落了幾下衣服,又不依不撓地罵了幾句。然后將那照片使勁丟在了地上。 g YM.Kw J$C.qh
  三壯忍著氣,揀起照片,把他遞到魏大爺的手里,老頭接過照片捧在手里,又放在了胸口上。
VP:FF` g9mR?   另外一個護士走過來,操起針管,對著魏大爺的胳臂就是一下,老頭像是沒感覺一樣,只顧護著那照片。 r*nx5r krn
  “你們幾個趁早走啊……別擱這像開追悼會似的!”那護士臨走又罵了一句。 _Cs.`Q*[0C!u$s
  “你他媽的放屁!”三壯破口就回罵了一句。
{1`,?;~I8Z o9pw S   “你才放屁呢!你對這老頭這麼好,想必是跟那個陰陽人有一腿咋地?”護士跟個母老虎似的罵著。 d8?9w,Uk.|^6R
  三壯這火從腳底下一直竄到腦袋頂,伸手剛要打,二壯搶先,對著護士的鼻子就是一拳。
A/A iCI4Oi   “哎呀,打人啦……”那護士一下子倒在地上哇哇地哭了起來,另一個護士急忙跑出去,邊跑邊喊“院長……不好了……有人打人啦!” mrG%n#p@E4wF
  三壯氣呼呼地還想揣兩腳,被姑姑和二嫂她們攔了。 'tPqgninK
  “還想咋地呀?啊?你瞅你們倆,這麼大的人了,做事咋這麼急呢?”姑姑大聲喝著。 V p!X1R/wc0G}*\
  二壯也氣得喘氣,聽姑姑這麼一喊,把身子轉到一邊去了。
T,OUKz~ m6P U,Q   二嫂和小琳一邊道歉一邊拉那護士起來,那護士哭著喊著就是不干! 0ip2K!k hpL
  不一會兒,跑出去的護士領回來一個穿白大褂的人來,那人推開圍觀的人群,向三壯這邊看著。 +MTR&]#{)w_v1J#Z
  “怎麼回事啊?我是院長!”那人問。 ^5a+Z8c#VbF`m
  地上的護士哭著說三壯他們打人,三壯瞥著她一眼,懶得跟她吵。 (K$VLzyV ?-~E
  最后還是姑姑把這事說明白了。
:ccW@ l H:E   “啊?你不是‘逢春池’的三壯師傅嘛,我還上你那洗過澡那,你搓澡的手藝真是好啊,我研究好幾回都沒明白呢”院長突然盯著三壯說。
Z| S s2n!e2n5R   “哦!我……有點印象!”三壯仔細看了看眼前這個人,中年模樣,身體胖胖的,似乎還真見過,不過這人啊……脫了衣服都那味兒,讓他想是想不起來了。 6p|#Q r{*K
  “行了,你起來吧,別擱這丟人現眼了”院長對著那護士喊道。“大家伙都散了吧,有什麼可看的啊”他接著對周圍看熱鬧的人喊道,大伙一聽,就都散了。 BV _(DDbW
  那護士看著院長胳膊肘往外拐了,只好乖乖地爬了起來,二嫂和姑姑一直陪著不是,她聽也不聽就和另一個護士走了。
KG%V]#Rd s   “行了,沒事了,她們幾個剛來的,不懂事兒,你們多擔待,呵呵,我是學中醫的,哪天還要向你請教請教這按摩的事呢!”院長笑著說。 ? b*cL G{^ F
  “謝謝你呀,院長,你太客氣了,有事兒您就過去就好!”姑姑笑著說。
Mgj$yT4d8g.A1g   “行,那我就不客氣了……我還有事先走了,你們沒什麼事,也回去吧,病人都需要休息呢。”院長轉身要走,三壯上前攔了他。
(W(PFX'p U1^   “院長,這個老頭……怎麼處置啊?”
{/Pv%t8^{t8uI   “啊……他呀,明天敬老院就來接他過去了,再說他精神不好……這里也不能留啊!”院長回到。 l`a'Gg*Yj}
  “哦!……那行,院長你忙吧!” @1T!Ow*|y']Aa0M-@
  “好,哪天我去找你啊!”院長說完,走了。 fR\@ \c
  三壯低頭回到床邊,看著睡著的魏大爺緊抱著的照片,眼睛紅了,突然,他想到一樣東西……對了……魏大哥的日記……那里面寫的啥呢?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7:06

[size=3](43)z&p3ep/\O;@
  在醫院門口,二壯攔到了一輛三驢蹦子。
*aCQkS8{KX   姑姑上了車眼睛還是濕的,嘴里頭叨念著“你說這是做的哪門子孽呀!”
QL2C4jGI1Y!]]   “咳!姑啊,這世上的難受事兒多了,你瞎操啥心啊!”二壯勸道。
*| c:T(S)O   “你說這老頭不是完了嘛,不知道政府管不管”姑姑抹著眼睛說。
,P(B_Q2N5\i   “聽說不是送敬老院嘛,他就沒什麼親戚啊?”小琳問。/uq3yf\&O-Y a
  “沒聽說有啥親戚,老頭命真苦,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差點沒死了,卡襠跟他也算遭了不少罪,咳!卡襠他娘死的時候就盼著抱孫子……咳……”姑姑嘆著氣。
4wbMr0x|P+K:`/S   不知怎麼的,三壯突然想起他娘來,娘就是那時候死的,聽說那時候六叔家成分最好,成天就找人批斗來著。
{ H(j6yZ i   “對了,六嬸說大仙幾點到啊?”二嫂問姑姑。5zjC7Mc
  “呀?真是的,差點忘了,你說說……別讓人家大仙等急了”姑姑向車外面扒望著,盼著早點到家。\+ixu&gk3J-O,T

#?:p-p]#V+V&Ilm   回到澡堂的時候,六嬸和那個大仙早就站在門外了。
(\/^;q;t0Td9r6D   “你看看你們,出去了家也不留人……”六嬸責怪道。 hM;sH'nd3{e6C
  “咳,真對不住了……,讓你們等著,這就是大仙吧?”姑姑一邊陪著笑一邊問。`+a+V.x;_
  “是啊,張大仙來了半天了,把這的風水都看了!”六嬸神氣地指了指旁邊那個黑瘦的老頭。
-\d_)P"Hk!E   “啊!那……咋樣啊?”姑姑急著問。vn|/I.ww'@
  “本來是塊風水寶地……不過被破了啊!”大仙望了望房檐說道。
s1uG1mKY^eh k.P W   “咋破的啊?”W2yH$}9{ uAlD
  “……”大仙沒吱聲。~8O \EL+uM2s0|
  “趕緊進屋說吧,擱這咋說呀?”六嬸說著催姑姑快開門。Ni e2gLH8?

c)lqfh\k   眾人都跟著進了屋,大仙說先到處看看,就和六嬸和姑姑在樓下轉了一圈,又上了樓。
0S'~ks} _3@U$b   “我看啊,肯定是騙人的,我上去聽他白話什麼!”三壯說著要跟著上樓,被二嫂一把拉住了。 Ec4N%d@4N^iX
  “你這孩子,咋這麼不聽話呢,剛才在醫院我跟你說啥來著!”二嫂抹搭他一眼。0|e5VeAzd6UEU z
  “反正我就覺得這個不可信,沒聽人家都說要破除迷信嗎?”三壯靠在柜台前面,不屑地說。2T*Yx@8B;t5Mp
  “你小孩子家家懂得什麼啊,這話可不能再說了”二嫂松了三壯。
J2XeQ$@#Wx/]'_   “行行行……我不說了”三壯搖了搖腦袋。
5e+g*W2R,@ ^ e   “我先回去了,家里還沒開門呢”二壯說。U2t@"e&W?;on
  “我跟你回去”二嫂轉過頭又囑咐了一句“你們倆……,誰也別瞎說話啊!”
#a0r)nUd_ N   “知道了二嫂……”小琳笑著說“我幫你看著三壯哥!”u@1Y#X)Uz
  “怎麼?你不擱這看看大仙做法啊?”二壯笑著問媳婦。
h(iOH'K4e F   “對了,我前個在趙裁縫那里給你做了件衣服,這會兒該好了,你先別回家了,正好跟我去取吧,試試合身不,不行讓他改改!”二嫂對二壯說。/_f7M2t(}
  “啊……行……”二壯說著跟著他媳婦走了。^WCI6_[O$P
  看著二哥二嫂離開,三壯心里頭一陣暖呼呼的,他覺得,二哥和二嫂是多麼合適的一對兒啊。V }%R/OQ/Q!e%O
  “三壯哥,你想啥呢?”小琳問他“你餓不?”]5h;h'V#`g.{w
  “啊……我……尋思那大仙他說啥呢……我不餓,一會兒中午再吃吧!”
8MF)R)m1g+p K   “媽說一會兒讓大仙給我和柱子挑日子訂婚呢”小琳低著腦袋,用手摳著柜台上的木頭。
q6Em6|Zv F e$I   “啊……那柱子……他怎麼沒來啊”
|$~ N mM   “……可能去給飯店送豆腐去了,一會兒就來”av W1N,Q5k f
  “啊……”三壯一時想不出說什麼了。$l8h&m1] i*z#Pt@
  “呀……?你怎麼這麼閑啊?在這站著干啥呢?”楚南蹦著就進來了。Q H9w3NQEp:a${R]
  “你怎麼也閑啊?不用干活啊?”三壯看著楚南穿著一套干凈的運動服。咧著嘴笑著。
V b)QW/kxH]}LD   “我解放了,這回不用干活了,畫了幾天圖紙了”楚南擼起袖子“手都寫酸了”b;JTi$z u6fhU
  “操!我給你按按啊?”三壯伸出手,抓著楚南的胳膊來了個翻腕。
!_\cQ)i;_*K0wR   “哎呀,……你小點勁啊,把我弄殘疾了我可賴你這不走了”楚南喊著。5[H0y eqM]
  “行啊,小琳,把他拉到后面倉庫拴起來。”zy q n.~c&ZV
  “哈哈……”小琳笑著“你趕緊松了吧,別真給人弄坏了手”[joKD|JJ A,E1b
  “就是就是,殘廢了就不好養了不是?”楚南還是笑瞇瞇的。
6f#FmU6Rnr7i_Y   三壯松了手“那你是沒事兒了唄?準備回家了?”.ix&?5s2pM6ea Ce
  “是啊,本來是準備回家的,可是答應了人家點事兒,我也不能不辦啊?”ShT zD3]E@
  “啥事兒啊?”三壯問。
yju6O8J\0D;u   楚南從衣服兜里掏出一大卷子的紙來,那些紙看起來破破爛爛的,放在柜台上,三壯和小琳都湊過來看。
sle3X;u   “呀?這是啥呀?真好看呢?小琳叫著。/Y Y3? A K\)E h6[ m
  三壯看出那是一張張用手畫的房間的圖,他轉身看著楚南。
I0CX)A g| |X   “看我干啥,快看看,我給你們設計的‘逢春池’的裝修效果圖,怎麼樣?”
dWR/X4EIx D.u   “啊?全是你畫的啊?”三壯驚呼倒“操!真他媽的漂亮啊”
hc+Y/M[;^:Y   “是啊……三壯哥?咱真要裝修啊?”小琳問。
k9@8|B4~,X X MxPg*j   “我打算的,還沒跟姑商量呢”三壯看著那圖紙,上面的圖畫古香古色的,確實很漂亮。F PDyl R'w6F j
  “那感情好,我幫你跟媽說,她一保同意”小琳拿出一張紙來看了看“唉?這是誰啊?這麼好看?” ~AYv1Lp
  “啊……我看看”三壯一把搶了過來,畫上是一個很好看的女孩的像,那女孩眼睛很大,梳著個長辮子,一綹頭發從額頭垂在了臉上……
8jc"kU$q.hZ&f(p _&n   “哎呀……快給我……”楚南紅著臉叫道。 J:~k6`'^m$`
  三壯抓著那畫在手里,感覺沉甸甸的。3z eU;mcZ
  “呵呵……我打小學畫畫,沒事畫著玩的”楚南把畫搶過來,小心折著,放進兜里。
"IsoZZo"Ph   “那畫上的是誰啊?”三壯笑著問。
z3~V@o   “都說了是隨便畫的……”楚南不好意思地笑著。\)kG!gIl z3y:u
  “你可真笨,那還用說,肯定是他對象了!”小琳推著三壯。g'M@tk:c-qD
  “不是不是……呵呵……”楚南笑嘻嘻地說。“你們趕緊看看我的設計啊!”
-gG&Np{ Cj   “挺好看的,就是……”小琳想了想“肯定挺費錢的,估計我媽不會同意”
c1Y5Z7{Z   “其實也不會太費錢,費用我算過了,連工帶料有個6000塊差不多!”楚南指了指圖紙下面的數字。3IisI@,dY]NG jF
  “唉?三壯哥,你說舅舅會同意嗎?”小琳問。M D;Ag!a%mP)Jw
  “啊……啊?”三壯剛回過神兒來。“我同意……”
:N8T5U?8Qc   “6000可不是少錢啊”小琳用手磕打著柜台。#~Ao4v!IC
  “我跟爸說,他一準同意!”三壯想了想說。Vh_'mv
  “那好,你們先商量商量,要干就快點,我不知道哪天就回去了”楚南說道。
(OF0bsp4V^ b&e   “行,你真打算幫我啊?”三壯看著楚南。.X5y _\h})_X)O
  “那當然,這可是我的處女作啊,要是能成多好啊,我還害怕你信不著我呢!”楚南笑著。O`v)y Ckl'x
  “瞅瞅你,不是處男就是處女的”三壯將那圖紙歸攏了一下。jjH-g O*z)L mg{
  “啥呀?我說的是……”楚南看著小琳臉都紅了。
O3?_,j'|O   “對了,你叫啥啊?”小琳問。&Rg(zS"S3Y!_c
  “我叫楚南”I+o K Gs~ x&Qel9l g
  “啊?……真叫這個啊!”小琳驚訝地說。i I$T7o k
  “那可不是咋地……”三壯抿著嘴樂著。*g y P\fk x
  “行了,別拿我名耍寶了,你們今天又不開門營業啊”楚南問。
$`4j&q\,x ec   “呵呵,這些天運氣不好,姑姑請大仙作法呢”三壯笑著說。
4t:b7g y%@`V   “都啥年月了,你們還信這個?”hUFR,Y F Y`
  “操!我可不信,這玩意都是糊弄老頭老太太的……”三壯轉身問“小琳你信不?”9Y|kxW,W
  “我信不是成老太太了?”小琳白了三壯一眼。“不過聽說大仙可靈了,啥事都知道,不知道的也能算出來”
5O-Y%?|SZ3G   “那你還是信啊?”三壯瞅瞅小琳。
Q9E@]*yL0I M,Vb$qW   “去你的!”小琳抹搭他一眼。8R} I%v5tkX\
  “我上中學時候學校就開過破除封建迷信的大會了,那些真都是糊弄人的”楚南肯定地說。“要不要咱當場拆穿那個大仙啊?”
:w jzSoOl#U   “咋拆穿啊?”三壯和小琳齊聲問。"V U7h1`%@eU
  “你們配合我一下就行了!”楚南神祕地說。.U1wT&`ja n

d}m4Il\j5]I
6B.f-u'Ju)wND ? BP2K@,Es
n1k ?lb1TY:B co
(44)yV$EgX3q

]5g6N o z8y
a JOdZ0U.[
2l3a2bsoh   半個鐘頭以后,大仙從樓上緩緩降落,后邊跟著倆信女,姑姑和六嬸。|Q hp KK.v;v
  “三壯啊,你過來,讓大仙給你瞧瞧,是不是撞著啥了,說倒就倒”姑姑喚著。
e g`.L"a@ C   “我沒事了……大仙啊,你能不能給我朋友的媳婦看看,她懷了孩子了,你給看看是男是女啊”三壯指著旁邊的一個大肚子的“婦女”說。“這錢啊,我給出”
GOM EP:X"SJ X N{   “這孩子,咋說話呢,大仙咋能是為了錢呢,表表心意就行”六嬸在旁邊嚷著“唉?這是誰家媳婦啊?我咋不認識呢?……這大熱天的,咋還扎圍巾呢”{Q3[x}:F
  “啊……這是一個外地的朋友的媳婦,正好路過,聽說大仙在這呢,就尋思讓大仙給瞧瞧……他男人就想讓她生個兒子”三壯發現自己說謊都不著邊了,跟真事兒一樣。h bxLq![4d\
  “這閨女長的……”六嬸打量著“可是夠大的”\9}+{VT(X
  “呵呵,她家遺傳唄”三壯笑著說。
3MT+a|V6B1^   “你咋啥都知道啊?”姑姑說。
g8C8g?P:e   “我們剛才嘮嗑來著”小琳補充說。
f#ougV4de?'nr   “呵呵……”三壯撓著腦袋“大仙,你就給看看唄”1^G\|y2fd"s
  “坐下吧”大仙指著旁邊的凳子。婦女輕輕地坐在上面。
8r `-wj7BB\   “幾個月了?”大仙問。#k9OFw_.[2R'x
  “咳咳……”婦女輕輕咳嗽了兩聲“6個月了”1n_+]JW w'N@E
  大仙聽著聲音有點粗,又瞇縫眼睛仔細打量了一下。“來,我給你把把脈”   婦女聽了,慢慢地把手遞過去,一旁的三壯和小琳都緊張起來,這大仙不是真會把脈吧?'qo6dC#O9Yg
  大仙慢慢地把著脈,眼睛半閉著,突然他驚訝地停住了,嚇的三壯和小琳腦門上都冒出汗來,他們看著那婦女,她的汗都淌到臉上了,臉上的胭粉被汗水沖出一道深色的印記。
#R.O6Q2XW"Ed&IE   “你這胎位不對啊?”大仙猛然說道。
-uf'N8bMZ0Rb6hw   “啊?”三壯和小琳大聲叫了起來。-h$c3b6`D3h vW
  “你倆瞎叫喚啥?聽大仙說啊”六嬸用手比划讓他倆住嘴,三壯咬著舌頭不敢笑,再看小琳,嘴唇都快咬破了。
d2x;N8W6M~s&F9@wP   “大仙?這是咋回事兒啊?”六嬸接著問。
jP'i"@Jbl(F   “這胎在男女之間,還沒有確定”大仙搖著腦袋說。c;Vd/p+KNBA
  “這啥意思”姑姑急著問。
C+B B#|"Hi   “就是說照這麼發展下去,這孩子生下來會不男不女的”大仙皺著眉頭說。
`9}2IA)s1u8U,v$_.p   “那不和卡襠一樣成了陰陽人啦?”六嬸叫了出來。W4_2}b[P
  “咳!”大仙嘆著氣。
[;B^bt2M   三壯再看那婦女,眼睛瞪得跟燈泡似的。
kQ a*AF-S   “那有辦法沒有啊?”六嬸追問“可別像卡襠似的啊……”
q+`4U-gs0z   “是啊大仙,你神通廣大,給看看有辦法解沒啊?”三壯難過地說。
M'h;H)f?|K.t   “辦法倒是有……不過……”大仙放下婦女的手,站了起來“不過得……”uaD8Wz$}P'F6q
  “只要能生男的就行……表多大心意都好說”三壯邊說邊向婦女使眼色。婦女見了急忙點頭,“對對對,只要能生兒子……咋都行”#Rj i,j\h-}N(J
  “你明天到我那去,我給你請點神水……喝了就會讓胎兒變男孩”大仙閉著眼睛說。
m2M'J5Xjl@ n   “那行……,你呀,明天就和你男人一起到大仙那里去,不認識路……我帶你過去”六嬸抱著手對那婦女說。
M+z$d1xZ ~[h!a   “那可得謝謝大仙了”三壯使勁板著臉說。8y4o [D |#F
  “恩……”大仙低聲應了一句。“這事得趕早啊,遲了可別后悔。”
$Gr,K#F#A'N~)v   “那好了……這也不早了,我得送大仙回去了”六嬸看看鐘說“那什麼,他六嬸啊,咱那事兒啊,就那麼定了,我先回去,我家老六還等著聽信兒呢,唉?柱子這小子跑哪去了,咋到現在還不來呢?”
C2c9Hk| x   “行了,柱子可能有事兒唄,那你先送大仙回去吧”姑姑說。;w!_;X.eHvS
  “那行,我先走了,小琳啊,這兩天沒事,我讓柱子過來接你過去啊?”六嬸臨走拉著小琳說。
0g(P3R Fn;c2dd   “啊……六嬸你慢走啊”小琳把六嬸和大仙送到門口,后面姑姑喊著“大仙你慢走!”
xH Jo&rcL%DG ^J   三壯跟著學了一句,最后還是笑出了聲來。
$~8y _3FNE /`]Oj}M^HU
  “哈哈……哈哈”三壯笑得直不起腰來。3f1i6h\-hl.r/l HM
  “這孩子,我看你是真中斜了!”姑姑罵道。
Y/H o\3w6rc [   “我中斜?哈哈……我看大仙才中斜了呢”
o2N&b^^ P c]&?   “你咋就這麼不聽話呢,啥都說!”姑姑上去對著三壯的腦袋就是一巴掌。)P:tI:No`3t k*G h
  “不是……唉……姑你別打了,你看看……你看看啊”三壯上去扯掉那婦女頭上的圍巾。@u8pqS[+?\
  “哎呀,熱死我了!”楚南急忙把肚子里的坐墊子掏了出來,然后用手擦著臉上的粉和口紅。4fq!q}'dS v
  “啊?是個男的啊?”姑姑叫了起來。
j1u ~;Nw,K   “可不是嘛,這可是正宗的處男!”三壯嚷道,小琳只顧在一旁笑個不停。
z$j7i'?.K   姑姑愣在那里不知所措。
/J'R$L r'WW   “姑,我說你還不信,這大仙就是唬人的,要不咋能公母都不分,就說人家懷了孩子,還是陰陽人呢”三壯遞給楚南一條毛巾“快到臉盆里洗洗”)JZ#FAh'Q#l
  “你……你說你們這不是作妖呢嗎啊?連大仙你也敢得罪啊?”
ry.k#ja O[1R o   “媽?啥大仙啊?大仙還能讓我們幾個就唬了啊?”小琳上前說。)v,ell/Ddq_8xQ
  “都是你搞的鬼吧?這衣服哪來的啊?還有這圍巾”姑姑指著楚南身上的行頭說。
F_K/Y4W m[o]   “我管斜對門的老斧頭媳婦借的”小琳笑著說。
"^9[N s;LxT   “我說像在哪見過嘛,不過這孩子打扮起來,還真像個小媳婦呢”姑姑打量著楚南“就是個兒太高了,跟三壯都差不多了”
z;h$Y-QO   “呵呵,在學校拍戲時候,我就反串過了”楚南擦了臉,笑著說。
D$_!h-S!m/?W9i   “你是誰家孩子啊?咋不象本地人呢?”姑姑奇怪地問。
TN\ ~yy w#@D   “啊……他啊,是高才生呢,來這泛賤……不是……對了,叫實踐來了!”三壯解釋道。
3t8^6a F-A)B   “哦!”姑姑恍然大悟。
@1?V[ sw^l   “我正求他幫咱把這澡堂子重新裝修呢”三壯接著說。
JU#[:e4a1A{!N   “裝修?剛才大仙也說這澡堂子的方位不對,要把里面扒了重蓋呢”姑姑說。A(zY!f)~ G#N
  “啊?”三壯張著大嘴看著楚南“敢情……你和大仙是一伙的啊?”
^1wm1p!P   “拉倒吧,一伙的他還用這麼丟臉啊?”楚南邊說邊把身上的衣服扒了下來。-g#t+U o4K cZd
  “按理說啊,這澡堂子是該重弄弄了,現在西頭那家弄得挺好,咱再不整就落太多了”姑姑點著頭說。“小伙子學啥的呢?”
K x4H D(h~b   “別老叫人家小伙了,他叫楚南……就學建築的”三壯一下子都說了。
-i W6gh{rH   “哦!你瞅你這個樣的,還能認識大學生呢!”姑姑指著三壯的腦袋說。^o'|cy!?v
  “那裝修的事兒……你跟爹說唄?”三壯急忙趁熱打鐵。
lP(KF P   “行,那什麼,今個我和你六嬸啊把小琳和柱子的事定了,我尋思一會給你爹和你大哥打電話告訴他一聲,順便把這事也跟著說說”
@|!G N5Ru   “啊……小琳和柱子……定哪天啊?”三壯問。
Bc9Nm3X A   “這兩個月沒啥好日子,訂婚不行,就得到8月20了”姑姑說。(u _n1W^5@_
  “那不快到了嗎?”三壯問。
Aaa+TB)tjE A;t   “啥呀?我說陰曆呢,還得倆多月呢”5f'^!eT]_ I
  “哦!”三壯不說話了。
-`K^4s8oX   “我看那大仙一點兒都不準,要不再找別人算吧,我那天讓劉飛他老丈母娘給我看了手相了,說是得過兩年才能出門呢”小琳在一旁嘟囔著。
)w8~O z9ah YU,J   “她會看個屁呀,不就是得了一場大病,就說遇到大神了,完后就出山給人看病啦、算命啦,不準!”姑姑瞪了小琳一眼。
#T`/?8s0zs k   “那今個這個就準啊?”小琳鼓著嘴說。
t)wOl+V&eS   “準不準就這麼定了,我說了算!”姑姑拍了桌子一下,轉身就進了里屋。
4B/a/jD Fnf o%x^   三壯和楚南愣在那里,小琳把頭轉向窗外,默默地站著。
4J|[G1t'}/M /{/z0V:s@v!s/S:Rj }
  三壯想留楚南吃飯,楚南見氣氛不對,就說還有事,走了。.v$qt3W)T-l)f?EL1Q
  過了一會兒,柱子就來,把小琳也接走了。姑姑說累了,躺在里屋也不吃飯,三壯自各出去買了塊面包,回到樓上,起了瓶汽水,就著吃了起來。/m%S%L~_
  猛地,他想到卡襠落下的日記本,急忙到柜子里翻到了,躺在床上慢慢地看了起來。 [/size]

頁: [1] 2

© 2003-2012 TT1069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