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T1069同志貼圖交友網's Archiver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46

勾引(1~54)~轉貼

[size=3][b]還不錯的文章..不是很色情的同文.. (共54篇)[/b]
p Qe Mt8Zq (1) u {|)\.m1X&Q
  午后的陽光順著窗帘的縫隙爬進了屋子,象貪婪的手指一樣輕撓著著三壯的胸脯,弄得痒西西的,三壯翻了個身,只一會兒便又翻了回來,嘴里嘟囔著“還是他媽的敞著身子舒服”。 %d9ua6Ss*F/`_!z
  太陽已經開始下垂了,窗帘被風吹著,扑拉扑拉地響。熟睡的三壯不時吧嗒兩下嘴,手還不安分地胡亂撓著身下。 {_&wZ7XeH?Pm Z
  二壯滿身是汗,背上搭著背心,“吱紐”一聲推開了門,門被彈簧拉著,“◎瞴角@聲合上了。
)?)w%Y d;h| d]!A   “哎你個臭小子,沒人就偷睡,呦,還支著帳篷呢?”二壯上前,對著三壯撐起的山丘就是一下。 }AGAQ4QU+O
  “要洗澡自各放水,坏了我得好夢,還斷我淫欲”三壯顯然被突如其來的打擊了了興致,他翻了個身,將那山丘壓在了身下。 t)N Y3f)C/[7bo,n|
  “哎,我說,今個人咋這少呢?都他媽不熱啊”二壯一邊脫衣一邊叫著。
2FL P8ujm   “現在,家家都有熱水器了,再說大熱的晌午,誰還願意來澡堂啊?”三壯閉著眼睛應著。 
c8G)~V Jc,Q2\   “那不對啊,咱逢春池賣的這搓澡按摩的老手藝,大熱天來這才他媽的叫解乏,這叫享受!”二壯顯然對弟弟這沒底氣的話不滿。 9Ln$m v,j
  “不知道女池怎樣,估計也不能好”
*XD5CKOSl   “女池人不多,我剛上樓時看見姑了,她也閑著和她家小琳說話呢”
|7o zT"b.x.i)f ?   “今個游戲廳生意咋樣?”三壯懶得和二哥別著說話。
'V%zx2X4K,H3u]D   “人都死沒了,到晌午才賣了100多塊,你嫂子一個人看著呢,那幫小兔崽子才油呢,花5塊錢,玩他媽半天!”二壯脫得只剩褲衩,從地下大盆的涼水里撈了一瓶汽水,咕嘟咕嘟地向胃里灌去。
-Q5L5msxP/p 8Tj7s)Z;h#].i7P
  三壯所在的小縣城,已經有好幾百年的曆史了,縣城不大,街道和住宅都還比較古老,新的開發區在城東頭,那里整天叮叮’a連鑿帶挖,據說要蓋十幾層的大樓呢。
-\.YWn-wf JJ   縣城里有三樣最出名,第一樣就是中心路上胖六嬸家的豆腐腦,那豆腐腦香軟可口,外地人到了這里,都要去嘗的,人說胖六嬸當年也是出了名的豆腐西施,可三壯從來就不信,每次六嬸穿個大跨欄背心,用毛巾包著那幾綹稀疏的頭發走出澡堂子,三壯就開她玩笑“六嬸啊,你到底是西施啊還是那個什麼貴妃”。
2I `DF5Fqk%Ff5I   六嬸惡狠狠地瞪著三壯:“小兔崽子哎,我這是生活富裕,體型豐滿,滿足你六叔的物質文化需求,你知道個屁!早知道你小子沒良心,小時侯我抱你的時候,就把你那吊給揪下來,看你小子還神氣”。
.g;}#h8S;@^2~m4Uv7X   三壯被她說皮了,“六嬸,現在報仇也不遲啊,呵呵,我倒要看看你怎麼揪來著!” 0SiB_aca{'a+D7H:V%`
  這時,不管旁邊有什麼,六嬸準保抓起來就打,“你個沒大沒下的,看老娘不打爛你的舌頭”直到三壯跑進男池,露個腦袋沖著六嬸嘿嘿地笑個沒玩。
)si7k"BC4Q   第二樣出名的就是城西的監獄了,方圓幾百里,這里最大,關押著幾千名各種類型的囚犯,在街上經常可以看到獄警,三壯平生最崇拜這些獄警了,甚至非常盲目地想有一天能成為他們中的一個,有時,一些獄警來澡堂按摩,他就從西到東,問個沒完,走了還不收人家錢。二壯最看不得他這樣,動不動就拿話敲打敲打他“你呀你,這麼稀罕那些帶蓋帽的,明天給你找個女警做老婆,天天象管犯人一樣管著你!”三壯不忿地回:“女警怎麼了,我看啊,二嫂才夠凶猛,少說頂仨男警!”說這話如果被二嫂聽見,三壯的肩膀頭少不了個大手印。誰叫三壯皮呢,就是跟你傻笑一頓,誰還人心接著打。 V?!\k p r
  第三樣也就是最出名的就是三壯家的這間祖傳的“逢春澡堂”,傳說三壯家這里是塊寶地,澡堂后面有一口老井,井水清澈透底,口感甘甜,喝水可延年,用這水洗澡可治百病。
Z%\!dR6a7Cy   能治什麼病三壯不知道,可是三壯從小就沒生過瘡,長過痱子什麼的,從三壯爺爺的爺爺的什麼開始,就已經天下揚名了,最絕是搓澡、按摩的手藝,一頓揉打下來,真是令人神清氣爽,多少輩子的人都把到這里洗澡作為最奢侈的享受呢。 3L!m!e'u"D `6a
  說實話,三壯的祖輩可是靠這收益賺了不少,可也被揮霍不少,留下一些也在大革命時期被當作資本主義晲今僕M理了,連老井都給填了,三壯媽哭著喊著不讓填,后來一病不起,在病中去世了。 5db(y,u G!r/f Y
  后來天下太平了,三壯爹才又把這澡堂開了起來,不過老井卻怎麼也挖不出水來,還好那時自來水也有了,在這些年不斷擴建裝修,男池在樓上,女池在樓下,環境是好了,慢慢又增設了淋浴還有桑那。 4n3q-j6lO&S`O2D
  不過人們還是懷念那口老井,因為自來水和老井水比起來,那真是天上地下的分別。還好,這水沒了,手藝還在。 ~I,oXug8s"zs)@
4R{~"GI9L;v
  三壯爹有三個兒子,大壯讀書上大學到大城市發展,二壯游手好閑,哪肯學這又臟又累的玩意,只有三壯,人雖然皮點兒,還算憨厚,把這手藝繼承下來,三壯14歲就開始不愛讀書,經常跑回澡堂給老頭幫手,時間常了,老頭也看出三壯有些門道了,就不迫他上學,慢慢把手藝都傳給了他。
$g{"iFr   去年大壯在外地賺了錢,不但結了婚,還幫二壯在縣城開了個游戲廳,又要求老頭子過去和他們享福。老頭子倒是樂意,就是擔心三壯才18,他怕支撐不了門戶。大家左說右勸,最后把目光都落在三壯身上。
u6h2P)w5n   三壯扑通一聲給爹跪下了“您老人家放心,1年后您回來看,如果澡堂有一點不順您眼,我三壯就不是您兒子!” "W\B#\!o%D
  “這兔崽子,你不是我兒子還是誰兒子啊!”爹笑著打了三壯一巴掌,“這孩子,皮厚肉哏,說不定真不是我兒子呢,哈哈哈哈!” !I'[A2{d$x D@l
  三壯爹就這麼放心地到大壯那里享晚年了,留下三壯和姑姑分別照看男池女池,還有姑姑家的小琳在樓下收錢和賣一些洗浴用品。 9nI-Q'i'rO1q/L:X
  轉眼兩年過去了,澡堂的生意和以前一樣,沒什麼變化,該來的見天的來,以前不來的也沒來過幾個,倒是那看管監獄的獄警,每半年都有新面孔。 Q-t.jg;RB~g6{

}9u8D,w x   二壯在隔壁屋里“馬蔑埶捸迆O浴著呢,三壯懶懶地翻了身,準備再瞇一下。
&p5u%k Zt y)j%T   “哎,老三,快來,快來給哥敲打敲打!” h1j@v,A_g|5?
  “你咋這牛呢,在家還沒讓二嫂敲夠啊!我困著呢”三壯想起二嫂當初嫁過來時,還象模象樣地學過幾天。
0h%KXZE&`On&f!m   “好三弟,親三弟,你二嫂哪會什麼啊,她啊,不扒了我的皮,我就燒高香了”
@ igI,AlFZa   三壯聽著,樂了,“算你還有良心,還認得叫弟弟”,他一骨碌爬起來,拎著毛巾走了過去。 B(xq a%i O/|8Z#_;r
_(n;Z5~*W#Qc
(2)
:{;?!_c{ m8_'R ;Pq,p9}Q,K ?F0o q
  三壯進去時,二壯早已經四腳朝天躺在搓澡的床上了,二壯比三壯大兩歲,相貌英俊、身體高大,又黑又結實。 #EIpV-h&X}1IX
  二壯雖然已經結婚,但是小腹平坦,絲毫沒有下贅的肥肉,是這三兄弟中最俊一個。 [2{x5Rlmy@K$z1?
  大壯比較胖一些,個子也較矮,三壯雖然長相不比二哥差,但是他比較瘦一些。 {|;LyYK
  三壯熟練地到盆里投了投毛巾,擰干,然后輕輕地擦去二壯臉上的水珠,又展開毛巾,用手提著兩腳,從二壯的脖子開始向下身撫過。 |%EXVI n ~X
  當毛巾滑過二壯那最突出的部分時,三壯看到那黑家伙動了一下,漸漸有直立的勢頭。 3A-`&Ys@ R(nL
  “喂!干什麼呢?怎麼二嫂又有情況了”
?| W?0VC7C   “小兔崽子,你懂的不少啊!這是正常反應” YE/uDX;H
  “這他媽的叫正常反應?那我見天給搓澡的都不是正常人!”
Dn2`#bv(e!A   “你哥精力旺盛,快點……快點搓澡啊!”
k | T,? Y x/Jq   “好!我叫你精力旺盛”三壯用纏著毛巾的手狠狠地上去抓了一下。
'\mZX&[;`!BjW   “哎……你個小光棍,打起你親哥主意了”二壯連忙用手護住,一挺身,坐了起來。
qe3wV*m3m2El.j   “行了,我給你冷靜一下吧!” ,y!k0F9W DTQw"b
  沒等二壯反應,一盆冷水已經潑在他身上。 0c,ky*pwS mz
  “我操!你個兔崽子,你想讓你哥斷子絕孫啊!……”
;Z Xsa6d   一陣敲敲打打過后,二壯舒服得差點兒管三壯叫哥,他回到隔壁休息的房間,套上個褲衩,躺在三壯剛才的那張床上,不一會兒,就傳出了輕微的鼾聲。 o1Qd.`yr i
  三壯清理了一下搓澡的床,又往池子里加了一些熱水,因為他知道,要上人了!
(w%sc&@ E [FK&r%L   待他剛剛整理好,幾個開發區下班的工人就來了,那些工人身上臟的不行,三壯告訴他們先到淋浴好好沖沖,再到池子里泡。這些個人不是來搓澡按摩的,他們只要洗干凈就滿足,再說搓澡按摩需要額外支付5塊錢,三壯想他們也舍不得。
o+Y H3R8}+Wm%Ra#s{   三壯討厭那些人,尤其是那些密毛下面的東西,不知道為什麼,總是覺得很臟,可能是經常聽說民工中有不少是流氓啊還有當過強奸犯的。偶爾會有民工也會想享受以下搓澡或按摩,他們往往不會自己帶搓澡布什麼的,三壯這里是有特制的那種,搓起來比較舒服。但是對著這些人,他當然不願意把自己特制的澡布給他們用,三壯通常會找一條以前客人用過的,他用熱水煮了,給這些人。 ;J%W{"e\G!r6U6e
  三壯想想也沒他什麼事,就囑咐他們幾個記得關閉不用的水龍頭,回到休息的屋去了。
%e'_,GA Iq(}   這時,樓下有人喊道:“三壯,下來取飯吃啦!” :j7BG(c m,d
  是姑姑的聲音,他看了看暀W的鐘,果然已經是吃晚飯的時間了,二壯還在熟睡著,三壯不忍心叫醒他,就自各“噊噊銦邑]下樓去了。 1d2C\`;yb0Lp(L
!vN#cu.W(KD8[i)`
(3) &e;_Iy1Fp.C)?d

o [.`z8W-} F   樓下的玻璃窗透著夕陽的光彩,姑姑埋頭吃著,小琳把一小盆飯菜推到三壯前。
2C.L!C4It:T   “餓沒?” wY@@;Q6cE+f$]5\
  “沒那,今個人少,也不累” XD\._0q q
  “是啊,夏天像今天的時候還真不多,”小琳把一筷頭肉從自己的碗里撥給三壯。
9e0kgdw7ZK   “別……你老是向著我!”三壯轉身要上樓去,卻看到小琳眼睛正看著他,帶著別樣的光。 +{Otg1e
  三壯的腳步有一點遲疑,這時,姑姑抬起頭,三壯趕緊從桌子上抓了兩雙筷子,臉紅著奔了上去。
E;u-U)G/S Y`4D6e d9`   三壯的姑姑是個命苦的寡婦,她和她男人結婚3年沒有孩子,后來討了個女孩,就是琳兒。 7l M9nTd9H
  夫婦二人待琳兒如同己出,然而不幸的是,琳兒15歲那年,男人車禍去世了,從此,就剩姑姑和琳兒相依為命,多虧三壯爹的這個澡堂子,養活母女倆這麼多年。 8D5mW S;T"H6n
  按理說,象三壯姑這麼年輕守寡,本來可以再走一步的,無奈自從她男人死后,全城人都把她視成“掃把星”,說是誰娶了她,不僅要短命,還要斷子絕孫。經人介紹了多個都不成,后來她心死了,認命了,獨自帶著小琳生活。
4m'x(d_ ~R   三壯看著還在熟睡的二壯,正在想該不該喚他吃飯,堂子里傳來了嘈雜聲。
n;P~0? Y^s   原來是幾個民工打鬧,把搭在噴頭上的毛巾給拽了下來,三壯進去時,幾個人正在互相推脫責任。
s}+IV,fF_   “你們他媽的鬧什麼鬧啊”三壯向來對這些人沒什麼好臉,看到他們弄坏了東西,更是氣不打一處來。
H ^2{S#~J3|T{   “這個玩意不結實……”那個手里拿著噴頭的民工卻卻地說。 Id{VOk mi
  “屁!你結實,我拉拉你那吊試試?!”
Gct;Q ?@T   那民工不再做聲,象是在等候發落。其他幾個背對著三壯繼續洗著,好象沒他們事似的。三壯看了看那個“主犯”,個子不太高,頭發短短的,眼睛很大,嘴角向上揚著的,很俊的樣子,除了背心和短褲的地方的白色皮膚被保留下來,其他地方都被晒的通紅,三壯迅速回憶了一下,確認沒見過,是個新工。 5V})Tp#~y
  “算了,你以后小心一點,別把手巾搭在上面,也別和他們鬧了”說著,三壯伸手去,想要回那噴頭。 p*iz.boZuo
  “我幫你修上吧,你有鉗子嗎?”那小民工小心地看了三壯一眼。 aNS H,z/x+a2Kn7|
  “不用了,洗你的澡吧,一會兒人多了”三壯上前,向“奪”一樣地抓過那噴頭。轉身回屋了。 ?R T X e6e.q
  三壯正想找鉗子,猛然看見二壯抱著小盆吃得正香。
&]] tR2I g0P a   “我操!你太不象話了啊,那可是我的口糧!”
9C*o ^0^)S2J%@   “屁!是咱倆的!我知道三弟想著哥呢,要不咋拿兩雙筷子!”二壯說著夾起一塊肉,送進本來就滿著的嘴里。
l"y9f}:z   “結婚了你還回來蹭飯!回家要你老婆做去!”二壯把噴頭放在桌上,又從大盆的汽水底下翻出一碰啤酒出來。
:x1Gr M,c{:r[   “操!我們家那個老虎,除了打牌就沒別的會的了,你哥我沒餓死算是揀著!……哎,啤酒留著晚上喝吧!啊!?” S-nC F7y9kp
  “晚上?晚上可就沒有你的了” *X z4N7`w8tf+I@t
  “嘿嘿,晚上我要過來幫忙!” Xg x)v@,[$E
  “你又讓二嫂看店啊,你放心讓她一個人對著那些精力旺盛的正常人啊?”
#| Y-W#C.|u   “唉你個臭小子……今天你嫂子回娘家,說是看她媽,其實是去跟我小舅子、小姨子們玩麻將呢,這個敗家子,肯定又拿我錢回去救濟。”
#^:L'~? ~   “這話我得跟嫂子學學去,呵呵,我看你還回得了家不!”
1j1J&G Q2i,h!zu^;xD3Zj   “回不去,就賴這啦,你別說,小琳這丫頭的菜做的好吃,肉放的也多!”二壯說著,又一片肉入口。
QS,cPf,Xz   三壯看了看碗里的肉,不禁楞住了。
w!s&],P:{A 9a&e.OS0Dnc'V
%}5O9t`cF$M
(4) ? y Z*C4@

;y(?$Am$N6sxx)~6M   匆匆吃過飯,三壯拿著鉗子和噴頭去修理,洗澡的換了一批,人也多了不少,屋子里都是蒸汽,突然,他發現一個人蹲在地上,在那些大大小小的腳丫子間移動,好象在找什麼東西。 A&R4Ux|B7Fgm| QD
  他心里合計是丟了鑰匙了吧,也懶得搭理,還是先把噴頭裝上再說。三壯把噴頭入口的邊直了直,有把水管用鉗子掰正幾下,然后就把噴頭擰在水管上,又用鉗子叫緊。打開閥門,水流從噴頭里飛潟下了,他剛要關閉閥門,卻發現水管和噴頭的連接處有一股水流滲出來,而且越來越大。
:bb)\4s:S)jm   “找到啦!”一聲叫喊嚇了三壯一跳。
| Y N*R l8H   他回頭,一個人在他面前站起。手里拿著一樣東西。三壯正想說你鬼叫什麼,突然看清原來是剛才那個弄坏噴頭的人。 _B1aEe7K#p7a
  “你還沒走呢啊,丟了什麼?” I?*Y5eB@
  “這個,你看!”他微笑著舉起手。
E-fy"M8S\S,w   那是一個環型的膠墊,準確地說,放在噴頭與水管中間正合適! {ek"^dc
  “你就找它啊?”三壯感覺挺奇怪。 D?;c i#?P
  “是啊,剛才噴頭掉的時候,我就看到有個東西飛出去了,我怕你說,就想找到再告訴你”
Ah%@_(\5Z'p0?i   “嘿嘿”三壯看了看這個好玩的小子,不禁笑了。 m4o+zT u2I"Mrw
  “你還真好玩啊你,你告訴我一聲不就得了,還找?” 8c8m+fbYf Y V
  那小子低下頭,用手抹了一下頭上的水。沒說話。
;HF9J.`rO m2s   這時,有人叫搓澡,三壯看了一眼,把鉗子遞給那小子“你幫我弄好行不?” 
vC!gN6^Hb   “行!你忙吧!”小伙對他笑了一下,三壯看著他的嘴角更加向上揚了。
+s d~;Gi&D2jY   三壯一邊搓澡,一邊留意那個小子,見他把噴頭擰下來,裝膠墊,又擰回去……
#W;kCh8L%I^   “唉??我說,你別可一個地方搓啊,都疼了嘿!”客人見他心不在焉,不禁叫了出來!
'WsC7? e2m,Q   “哦!對不起……” 'x [pZ M
  人越來越多,搓澡的一個接一個,等他有時間抬頭休息的時候,發現那小子早就不見了。只有一把鉗子,放在他不遠的台子上。 H}U|4N)E9lY
 [TT1069] /V]|k0W8z \o
  “三壯哥,這是今天的錢,你點點啊”小琳笑著一邊說以便把捋好的錢遞給三壯。
,[r;K8lf*{ a`   “還數啥,明個早上人少時候,你送銀行吧,啊!”三壯向來不願意管錢,反正和姑姑和小琳象一家人一樣,就都交給他們收著。 %zsq^:h9~
  “三壯,今個晚上你二哥是不回來住啊?”姑姑問。 U8^!N/`8EK/K/@3E
  “是吧,不知道呢,他啥時候走的”
t J{7jMx4?F   “不知道,那你等他吧,我和小琳先走,你可要把門鎖好啊” AB8]s.W+E w f M
  “知道了,姑你慢走啊” fr.N%|&I0]3ZYc
  小琳把錢鎖在腳下的一個保險箱里頭,轉身把鑰匙交給了她媽。三壯姑接過鑰匙就出門去了,小琳頓了一下,從自己兜里掏出10塊錢遞給三壯。 z|@ QE,Vj0C
  “我知道你手里懶得放錢,這個你拿去買點吃的,晚上客人多,你一定累了,剛才我看街口的小店還沒關的” k$H,C O0o{h
  三壯正猶豫,外面姑姑已經在催小琳快走了,小琳笑了一下,飛一般跑了出去。 n E}v#e5`@/A
  三壯手里賺著錢,心里卻不知道是個啥味兒,最近,小琳總是在各方面都“照顧”他,還總沖他笑,隱隱約約的,三壯像是懂得了一些什麼似的。
`E1E,D6]8j   三壯把錢掖在褲衩的腰上,做在凳子上等二壯。不一會兒就伏在桌子上了,迷迷糊糊中,他好象又見到有人對他笑,好象是小琳,又好象不是……  |Yz%jh7Vfj Q+w
[/size]7ik,VRvU}-I[
0I Ix+[EaT/\
[[i] Last edited by jaywhy on 2006-6-12 at 17:26 [/i]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47

[size=3](5) uF:N;V$[p k#G
  “啪”,二壯一巴掌拍在三壯的脊背上,把他從迷茫中喚醒。 CHA Jg j)h}#T
  “好弟弟,今天二哥請你喝酒!”三壯抬起頭,看見二壯已經把一大堆熟食和幾瓶啤酒放在桌子上。
|p!FF KK\   “你不是說來幫忙嗎,看我忙,你撩稈子就跑,現在回來又想討好我啊!” {l&pc:R\!H
  “操!我一片好心慰勞你呢,不識好人心啊!” A2dT(\'j4x3|
  “好了,懶得說了,上樓!”
1[g,u&DR%q:as9Q1U1u   桌子上擺滿了,沒有盆碗,都放在方便帶里,二人邊吃邊喝邊聊了起來。 NHtO(N'~K!v
  “二嫂真回去了啊” F{j1QZ#MUl[
  “是啊,我巴不得她走”
3|'A7m1s_   “怎麼啊,媳婦不在身邊,你肯定睡不著,還裝!”
&no2A Mq)n,iM   “我裝個屁啊,我看啊,她就會禍害我的錢,別的什麼都白扯!” Q!_7pm6im
  “那,你不也是占了人家的大好青春和身子啊!”
5Xs,c)p _!iV1k~ y   “屁!你小子也不小了,怎麼啥事都不懂呢!那些個事啊,都是沒干過覺得新鮮,一旦干過了……咳!” 5W I$V [&x9l0ZSg
  “鬼才信你,我看你是喜新厭舊的種!”
V,R!s%A#`7hBr   “操!……”
K+?{uj)?-VL   兩人邊貧邊喝,不一會,幾瓶啤酒就見底了。暈暈呼呼的,話題開始不甚正經。 4Jl2OLaCX1is
  “哥,你和嫂子商量商量,啥時候給我生個侄兒玩玩?”
pH@!ujX   “你以為想生就生啊?再說我也不想生”二壯點了根煙,打著酒嗝。
1h[re'J%p Hh,E   “我看你是想生不能生,你那吊八成是中看不中用!” EDT-i*e*m1k
  “操!你知道個屁,你哥我這不中用?操!是他媽的沒好地方用!”
7z@!gPhxR   “啥叫沒地方啊?”
xj mL.n   “你……咳!不和你說了,對了,爹來電話要我幫你選個老婆呢!”
3ccJ5{Y2G$fL"n   “你幫我?拉倒吧!”
0h PD8za+qk pR$N7J'I   “不你這孩子咋不相信你哥呢,不過話說回來,還是不結婚的好!” /I!m1_%~ V!BT#e
  “我不聽你了,趕緊喝酒吧!” z DOZl*n| LF
  二人碰了碰瓶子,最后一瓶啤酒也見底。二壯還是覺得不過癮,想到盆底還有一瓶啤酒呢,就找了出來,二人把它也消滅,也都開始搖晃起來。 Gbi&o)e&y I
  二壯踉蹌著起身起身,奔廁所去了,三壯把桌子上收拾了一下又把床簡單鋪了一下,又把一條毯子鋪在客人休息的長椅上。這時,二壯進來了,渾身赤條條、濕轆轆的,他剛沖了水。見三壯要在椅子上睡,就招呼說:“別了,咱擠一床吧!”
'XL;a3K6K   三壯迷糊地看了看,把毯子拿回來,扔在了床上。
*d*d!Nt-}Jo;Q\r8l:pT   等三壯沖水回來,二壯已經躺下,二壯把身子擦了擦,正要上床,忽然想到什麼,他轉到椅子旁,他看到他的褲衩被扔在上面,旁邊還有那折得整齊的10塊錢。
ebk%h+X%x _%s   三壯躺在床上,感覺頭還是迷迷糊糊的,可是怎麼也睡不著,他想起了小琳,還有那個修噴頭的小子,還有小時侯,總是他和二哥睡在一個被窩……他將一條毯子搭在肚子上,慢慢越想越遠……
o"E Jp `0@)H*Vn_   正當他即將睡去的時候,他感到,有一只胳臂搭在了他的胸前,一只手在胡亂地摸索著他的胸口。弄得他又痒又麻,一種古怪的感覺瞬間從腳底穿遍全身。 \8|AS2^\ SJ4`
  是二哥,他摸我干什麼?三壯先是很奇怪,不過轉念一想,他立刻得到了答案。他把二壯的手臂慢慢地放回床上,可是床太小了,那手臂正好滑到三壯的大腿外側,三壯像被電了一下,他發現,他竟然硬了。 PG Q1q]6X E6`^!g
  三壯心里一驚,酒勁一下子清醒,怎麼會呢,他是我二哥啊,為什麼他碰我一下,我就有了反應?怎麼了,我……不會,我要平靜!三壯連忙把毯子夾在兩腿間,輕輕地轉身,背對著二壯側著躺。可是他越想平靜,越不能平靜,那東西就像眼鏡蛇發了怒,不停地揚頭,他甚至感到一種被壓抑的東西在那里面,而且正要竄出來。
7?*E%vVh0fAc0y   三壯有些害怕,他懷疑是酒的作用,又怕哥哥發現這一切,於是他想逃下床,自己到椅子上去,突然,有一個奇怪的想法在他腦子里出現,“二哥現在是什麼樣呢?是不是……”強烈的好奇心促使他停止了逃走的想法,反而希望留下來。 /W$m W R%uk3G}5V
  他想到,剛才二壯的手放在他的胸膛,是他硬的原因,於是,他假裝翻身,順勢將一只胳臂搭在二壯的身上。 EYN9ryvz fM^7kw
  可是,他卻不好意思象二壯那樣抓幾下,他只是輕輕地摸了摸那乳頭。這時,他感覺到了二壯重重的鼻息聲,他使勁吸了氣,如釋負重般呼了出來。
}.D-`~-Ia   三壯嚇了一跳,但是他沒有立刻把手收回,此時他正側身對著二壯,他把身體使勁支撐起來,希望能看到二壯現在的狀態,可是,屋里太黑了,窗帘又很嚴,跟本看不到。 3ITz_/Fp,j"}
  那怎麼辦,要不……“摸!”二壯被自己的想法嚇一跳,雖然他每天給人搓澡都和這玩意打交道,而且也經常和二哥開玩笑抓抓,但是一想到現在這種環境下,他要主動去摸二哥的玩意,心里還是很別扭,也很不解,不過好奇心已經打敗了一切,他以下定決心…… ,l0@1m*E O#[
  他把手輕輕抬起,慢慢地向二壯身下移去。三壯聽見自己的心亂跳個不停,手也開始發抖,一寸,兩寸,憑二壯的感覺,只要再向下一點,就應該碰到了。這時,三壯突然猶豫了,手停在半空中,他腦子飛快地想著,這樣下去的后果,對!就當平時開玩笑,要不二哥要是問我,我就不承認,最多就算睡覺不老實,無意中碰上的……三壯給自己找好了理由,他想讓手迅速滑過那個地方,就像不經意一樣。 !s2Kz.?+M
  “天啊!”三壯心里叫著,他碰到了那根和他的一樣堅硬的東西。三壯又迅速地翻了個身,心還是猛勁地跳,好象下面的東西,也跟著跳了好幾下。三壯感覺口干的很,連額頭也透出汗水來。他正考慮怎麼樣平息這一切,突然二壯的胳臂一把抱住了他!
,ZWm;B a i'X5i%tN   三壯想爭脫,又有一些不想,他自己也不知道原因,二壯的手又開始撫摩自己的胸膛,然后是肚子,忽然,那手伸進了三壯的褲衩抓住了他那話兒,慢慢地套弄起來。這一連續的動作讓三壯的思想一下子停頓了,他害怕,不知所措,更多的興奮!身后,傳來二壯深沉的呼吸,和著酒氣,打在他的脖子上,三壯真的不願拒絕,更別說反抗,他怕錯過,他怕停,他更願意陶醉在這里,很舒服。想到這里,他竟然用手慢慢退去了褲衩,二壯的手時快時慢,有一次竟然用力捏了頭,三壯感覺有些疼,反射似的向后躲去,卻被后面的硬硬的東西給撞了回來。
{$A#F+yP1WF-I&P!Q   三壯知道,二哥和他一樣,那是不是他一樣渴求被抓住呢,三壯把一只手伸到身后,抓住了二壯的硬東西,學著他的樣子,套弄起來。 }*e`-c#Q#|
  三壯是頭一次感受如此強烈的刺激,很快身體里的能量就達到爆發,一股熱流從下身噴了出去,三壯仿佛聽見自己“啊”了一聲,只是沒有叫出來,而是被他憋在嗓子里了。三壯不停地抖動著,但是手一直沒有放松,不住套弄,突然二壯身體一顫,三壯感覺屁股上熱乎乎的。 nuA aB H/~ G
  二壯在長長的喘息后,慢慢平靜,依然用一只胳臂抱著三壯,三壯也平息下來。慢慢地竟然很累,他用手摸了摸還未變涼的粘呼呼的東西,又聞了聞,心想還好,這些東西有時候早上起來就會突然出現在褲衩前面了,不過他沒用過手,不知道到底是怎麼樣才出來的,這回算是得到一個答案,不過他又一想,那以前是誰把我弄濕的呢,不會我自己弄吧,他又想到這些東西被別人看到恐怕不好,他連忙把褲衩脫掉,又擦去了床上的東西,突然,又有一個問題在腦子里翻騰,二哥他是醒著呢,還是在做夢啊?要是他醒著……哎呀……不管了,就當他做夢吧,他又回頭看了看二哥,他的呼吸平靜,顯然正在熟睡,三壯心里還是亂七八糟,不過今天他真的太累了……
!|@ y C&q (6)   一片綠色的樹林在三壯的眼前晃啊晃的,樹林前是湖水,那水也是綠的,簡直一塌糊涂,三壯想挽起褲腿,卻發現自己什麼都沒有穿。
/YWa])X$D~%k   三壯慢慢朝河里走著,至於為什麼走,他也不知道,也想不明白,突然那水漾了幾下,竄進了他的鼻子,他一陣痒痒,轉身打了個噴嚏。
L9E^:lh9G   “哈哈,懶蟲,還不起來!”,三壯睜開眼睛,看見小琳正蹲在他的床前,手里扯著一跟草一樣的東西。 raP8K-Bo5G{;S
  “幾點啊?你就來了?”三壯懶懶地問。回頭一看,二壯早就不見了。
mBw:Q'U*G   “哈,都9點多了,一會就上人了”小琳有意咳嗽了一聲,大聲問三壯“說,昨天你們干什麼了?”
LG0Nj+a!w~B|   三壯一驚,心想這丫頭發現什麼了? .Wi]:S.Ls.`t
  “沒干什麼啊?”三壯明顯感覺自己底氣不足。 q,m:Qo _VLj-D
  “還說沒有,我早發現了,你留下證據了,再說,二壯哥早招了!” 7f,t'`5U"t2t/c
  “啊?”二壯心里一抖,覺得自己是不是很傻,什麼都不明白,難道這樣的事,大家都在做嗎?不對啊,就是大家都做,二哥也不能跟小琳說啊,不可能。證據?他突然發現自己的褲衩露了很多在毯子外面,他借翻身,把它拉到自己的身下。心想,是不是小琳真的看到了!
G+PBUC:_!V!yS   “怎麼不說話啦,哼!就知道你怕了吧,等舅舅回來,我就告訴他!”
(O UPtrPi   “你……你怎麼知道的,其實……”三壯不知道該不該說話。 z p4usx,l9x O
  “好了,看你怕的,我不會說的,不過以后你不許了啊,還喝那麼多,我一看瓶子就知道你喝多了,還有,是不是抽煙了啊?” 7Lwj.m)W2x_-B
  老天,難不成小琳就是發現自己喝酒啊,三壯重重地呼了一口氣。
#Q H;v.Rl+x   “其實,我喝得不多啊,而且是啤酒” e |'_ M6XE.N
  “啥酒也不成,以后發現,我肯定告訴舅舅,你等他敲你屁股好了!”
Em&w `E3Z+Ck   “行了行了,我知道了,你趕緊出去,我要穿衣服!” O6KUJ iL\ |!u)a3tUK
  “你怎麼這樣啊,又不是脫衣服,還怕看?”
#QSQu^f{v*^   “你願意看,我可不管啊!不過你再等一會,就能看到更多了!”
Xo{b` v   “得!不跟你斗了,我媽馬上就來,我今天是特意早來,給你送飯的,現在下面的粥要好了,我才懶得搭理你!” _'Rg [TT1069] />   小琳說完,站起來就跑到樓下去了,三壯突然發現,小琳穿一件綠色的裙子,那綠和夢里的一個樣。 WOC{ T8Y7q
  他套上褲衩,想想小琳剛才的話,確是對他的關心,三壯爹走的時候要三壯少喝酒,省得耽誤事兒,他老早就忘記了,沒想到,小琳記得這麼清楚。 S'@d%r4nl
  三壯跳下床,收拾一下床,到柜子里找一個新的褲衩換了,把自己那條洗洗干凈,誰想還真困難。洗好了,他又檢查了一下,發現床單也不再純白,就干脆也泡在盆里。這時,樓下的小琳就喊他。三壯三下五除二的洗臉、刷牙,然后套上一個外穿的大短褲,就跑下去吃飯了。 Y3{I*~6ti8H
  米粥和小菜是小琳在家做好的,味道很好。
o:k},es&R_'\0J   轉眼,中午到了,人也多了一些,比起昨天,情況好多了,不過早上搓澡的比較少,按摩的就沒有了,三壯忙忙停停的,就混到了中午。三壯抽空跑下樓,看見小琳正在整理手中的錢,他突然想到什麼,就跑了上去。
}-[,@/e8kTvO'i   屋子里坐著兩個人,一胖一瘦,都是光條條、懶洋洋地靠在長椅上,三壯走過去,床上床下找著,其中一個問他找什麼,他也不吱聲。三壯失望地起身,目光對準了坐在邊上的胖子,那胖子好象不習慣被人這樣看著,自己左右張望,不知道咋回事。三壯做了一個起身的手勢,胖子好象會意了,用雙腳尖踩著拖鞋,腦袋從襠部向后面看了看,沒發現什麼。三壯看到那胖子本來就小小的吊,被他的肚子壓迫成草叢中的蝸牛一樣,不覺心里發笑,突然,三壯呆住了,那胖子從身體后面扯出一樣東西,就像擦屁股一樣,還看了看。三壯也看清了,正是那10塊錢。
MPk?qUg-S"SOy   胖子把錢遞了過來,三壯是真的不願意接了,不過想想這錢是小琳的心意,忍著惡心接了過來,他想說聲謝謝,不過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,他對胖子點頭,嘴角一動,擠出一點笑容。 ,M~0dBP
  午后的人明顯又多了很多,這邊的喊著問,什麼時候排到給他搓澡,那邊的又要讓他去拿一袋洗頭水,三壯忙著忙著,心里又空虛了起來,隱隱的他有一種孤獨,他渴望有個人在身邊,哪怕不做什麼,對他也算是安慰。甚至,他想到二哥,他在就好了啊。 -}1a__V!iQ
  忙完了一個客人,他走到水池子邊上,摸了摸水,不是很熱了,他將放水閥打開,放掉一些,又補了一些干凈的熱水進去。他轉過身,準備“應付”下一個客人。這時,一個似乎熟悉的身影,在他面前一晃,咦?那不是昨天那個民工嗎?還不到下班的時間呢,怎麼這麼早?三壯將毛巾搭在肩頭,朝他走了過去。
^P&F(CRc)l F   “哎,小子,今天怎麼這早啊?”
4d:i G(x6ulF6P"q   那小子一楞,很快的就揚起嘴角笑了“今天特赦了,昨天加晚班,班長讓我換到下午休息”
)s9S A$w2D4X9p j   “哦!那你小心了,別再弄坏我的噴頭!”三壯坏笑著。 u/Y b7K v+A_1W]O5B
  “坏了我會修啊!”那小子的笑更燦爛了。 -k#s7EM/E
  “操!”三壯揚了揚手,走開了,心里合計著,這小民工怎麼舍得每天來洗澡呢? :Z(s5[Y|TC6t
  “給我排個按摩啊!”身后的小子喊到。
-q1v?n&FY3z   三壯呆住了,眼睛瞪著大大的,表情怪怪的。
g h4l Z2f%v (7) 'M)x-S2NR5i[
 三壯把搓澡的牌子掛在最后的掛耳上,前面排著三個人。
4v)U0evi   接過一個老頭的手巾,三壯擰了擰,老頭是熟客,早已經在搓澡床上了,手巾拂過老頭那干癟的身體和失去生氣的鳥窩,三壯的動作甚是熟練,給老人搓澡不怕力度大,老人更願意接受這種近乎虐待的享受,可能是和皮膚的感覺細胞退化有關,按摩的時候,老頭不住地要三壯多用力,三壯一邊按一邊和老頭有一句沒一句的瞎撩,心里卻在合計,他媽的,我把你按出個啥病來,你兒子能饒了我? ,ThIlc.F*O ] j+qt
  下一個客人是陳六叔,就是胖六嬸的老頭,三壯雖然叫他聲叔,可說話辦事就跟他是姐夫一樣開玩笑,三壯跟誰都屁,六叔也不見外,由於家庭富裕,所以六叔到這里來搓澡的頻率就很高,對於這類“知名”常客,三壯通常叫小琳只收半費。 `h'OU r.M-`
  “三小子,你爹這久不回來,是不是在那邊給你找后媽了”陳六叔閉著眼睛,嘎巴著嘴說道。 f+y)|fI;g YZ
  “我爹可沒您這兩下子,聽說這六嬸這輩子使盡各種高招,愣沒栓住你?”   “操!你小子從哪個尿窩子里聽來的騷話,小心我敲你屁股!” j@$]{qU@
  “嘿嘿,這話哪能是說聽來就聽來呢……對了,這些天咋不見柱子呢?”柱子是陳六叔的寶貝兒子,跟三壯同年,小時侯三壯和二壯經常“欺負”他,鬧的六嬸后來不讓他到這邊來,現在大了,雖然沒成好朋友,卻也有些感情,柱子學業不精,做生意不靈,還好這六嬸的豆腐房也算是個實業,可以留給柱子一比可觀的家產。 u-VZxK |W
  “啊?你說柱子啊,他這兩天去他舅舅家相親呢,今個才回來” Cx&I|PU#n
  “那相咋樣了?”三壯敲敲六叔的腰,示意他翻身。
p$C1D Uu4wT p Z-rr   六叔抖了抖身上的澡泥,把其中一部分壓在了身下。
wu/[Kf   “那姑娘好是好,可惜不太聰明,你知道我家柱子也笨,我得給他找個精明的,不然這豆腐房不是爛在他手里?” Gc-z-R!a J
  “聽你這話,是有目標了?”
Vj xLnn2C   “嘿嘿,這城里沒結婚的姑娘不少,我能看得上的還真沒幾個” ^R"H&H{ Zg
  “呵!六叔,不是我說,就憑你家現在的情況,找個合適的還真難”
4wXT#g6dn8u   “我倒不關心對方的家境,哪怕是孤兒寡母,也不在乎,主要是人好就得!” 8`9`)ZQo B%{J([M
  這句話讓三壯一怔,孤兒寡母?難不成……三壯可是尋思開了……
(v;QS/w k$g+m   “咳,我說三小子,你也老大不小,咋還不想想這終身大事呢,等到好姑娘都被人挑走了,叫你小子白生這根吊!“
/g1hfR'~   三壯從呆滯中轉了回來“我啊,還真不著急,五條腿的母豬沒處找,兩條腿的姑娘到處是,再說什麼情人眼里出西施,就像你和六嬸,不都是看得上的事兒嗎?” ~.[-Ff8_A^P@9V Y
  “你個臭小子,看我怎麼收拾你”
(T%ndC e1jptA0cQ5I#x   “v”的一個響屁,嚇得三壯連連后退,高呼“臭豆腐!臭豆腐!” )cvi(u8ET r
  誰想這一退,一下子閃到一個水噴頭下,等他反應過來已是遲了,那水毫不留情地打濕了他的褲衩。 -lD V OZ0M ~v/c
  “六叔,我發現我見你就倒霉,得,我算怕了,不然小命難保”說著,三壯脫了褲衩,赤裸上陣。 uI~? N4y2p0J
  六叔美呵呵地下了搓澡床,好象明天他就要娶兒媳婦似的。
ts"[;?O(J ?`U6_qO}#A.z5S EZ
  “069號!”三壯大聲吆喝,又回頭看了看,一個年輕健壯的小伙子從水池子里站出來,三壯發現這個男的雖然健壯,卻有一些羅圈腿,走路也不平整,左右橫晃,害得那個挺大的吊跟著擺來擺去。
+_z;\.X| t"P#xHX(P   三壯用水沖干凈六叔留下的臭泥,示意那男的躺下,那男的一屁股坐在床邊,把毛巾和自己的搓澡巾扔在邊上,又脫下手上的鑰匙,然后就扑通一聲倒在了上面。 E{dH KR#mNZ IS
  “頭一次來吧,以前沒見過你呢” 三壯習慣性地和新客人套套近乎。 ;g7Rb Ie j-QC&^
  “是啊,我來這里也才幾天,就聽說你這里的搓澡有名,就來長長見識”
KB G[9X   “那你算是來著了,咱這里的手藝是祖傳的,保證你舒服,還想來下回!”三壯應著。
uH7v%X3f C}CC_o   “那就有勞了!”那男的說話間睜開眼睛看了看三壯,正好三壯給他搓脖子,兩人的眼睛對視了一下,三壯覺得有些不自然,就低下頭,但他感覺,那男的還是在看他。
*L:Yg4o6\ u"?   搓完上身,三壯洗了洗搓澡巾,轉過來走到床的中間,開始搓大腿,這些活計三壯每天要做無數遍,可是今天,面對這個男的,他卻很不自然,三壯的眼睛不經意的總是看著那男人的吊,那玩意在揉搓中擺動著,蕩得三壯心里亂七八糟的,他想到了二壯,他的哥哥,就好象這個人一樣。不禁想再一次“摸”一下。 qP.R3bO(n:F8r
  三壯有個習慣,在搓大腿的時候,是在一邊把靠近自己的腿的內側和對面那條腿的外側先搓,然后搓腳,然后再走到另一側,搓另外的兩側,這樣比較容易用力。他先搓完了靠近自己的腿的內側,然后探身去搓另一側的那條腿,突然,一個什麼東西快速的滑過三壯的吊,好象被擊中一樣,本能地向后跨了一步。
`Oq'@"x4Ml;|   只見那男人若無其事地,用手撓了撓胸口,又放回到床上。 k QT6UL0r
  原來,那搓澡床的高度,剛好差不多和三壯的大腿相同,寬度與人身寬度相似,這樣客人躺下后,放在身體側面的手,只要抬起時稍微向外展一點,那三壯的寶貝就很容易被擊中。雖然可能性這麼大,但是三壯在以往在干活中,卻沒有中過,所以,當這發生時,三壯的第一感覺就和他昨晚去“摸”二哥的目的相似。
8j?P"|i5kv[.@/n   這一想法在三壯的腦袋里轉了一下,繼而他就恢復了知覺,繼續搓了起來,不過,有一陣熱氣從腹部涌向他的下體,他開始不自然了……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48

[size=3] (8)   搓完兩條腿后,就是鐺部了,三壯用左手的手指拖起那男的黑黑的一陀,用右手從下至上輕輕地搓動,他感覺自己的手在抖,心也跳得厲害,剛才想“摸”一下的想法現在更加強烈了,他低著頭,咬了咬嘴唇,用左右的拇指向后一帶,正好按在那男的的根上。 B [ J eP-r1v
  那根顯然有了些反應,三壯感覺到了,一種奇怪的東西在心里蔓延著,好象是一種成就感。不過,三壯現在又有些后怕,如果那男的罵他,估計他什麼話也說不出來。想即刻松手,又怕這樣不就白做了,干脆將錯就錯,將整個手掌按在那已經變化了的吊上。腦海里,翻現的卻是昨天晚上那一幕。 ~;n~D/p3kz*j
  三壯偷偷瞟了一眼,那男人似乎沒有什麼表情,只是輕輕地吧嗒了一下嘴。三壯想著,該拉倒了,不然自己恐怕就會控制不了,於是用搓澡巾在大腿根處輕搓兩下,就放開自己的手。他拍了拍那男的的后備,告訴他翻身了。 :x:h(A)W7Eb
  那男的雙手一撐,翻過身來,他好象覺得自己的吊擺的有問題,又輕輕地抬起屁股,用手扶正了一下。嘴里還嘟囔了一聲“操!” o5XZJg&Ls!q
  三壯突然感覺有些尷尬,甚至覺得臉都要紅了。
?#]S |&y~S   “你到這里是工作啊?”三壯覺得說話或者能擺脫自己的慌亂。 o P/@]/F#k
  “是啊,來這里看犯”那男人低著頭,瓮聲瓮氣地說。 vzk?7GZ8Px1W8N h
  “哦?原來是獄警啊?”三壯嚇了一跳,有一種小偷見警察的恐懼。 e vp?;\9` M+z1o!V)L
  “啊,我調來工作半年”那男人繼續回答。
l^:H\6}WvJm   “這個……我最崇拜你們當警察的了”三壯說的是實話。 }_j*s7Jc0w
  “操!你別說了,我們的待遇幾乎和罪犯一樣,整天憋在監獄里”
6BqT MVh5`   “話不是這麼說,你是看犯人的,整天還訓練著他們的,夠威風!”三壯邊搓邊解釋。
@S;oP~sz   “威風個屁呀,我們頭不也是整天訓我們!”那男人顯然不同意。 A:dtDp,nC?
  “嘿嘿,哪里都一樣,我這還是自家買賣呢,不是一樣受客人的氣!”三壯聽對方和自己聊得開,心也跟著平靜,話也多了。 /xH%a'[L Ec&q
  “你不是說我氣著你了吧”那男人把手向前伸展,把頭抬了起來,下巴卡在床上。 !y&To$NC5a(G0o
  “哪能呢,你是獄警,有檔次的人”
%jhi9y _1qn2Fg   “操!啥吊檔次,能活著不錯了!”
,l1R5U*bn${   “那不是啊,要是你都才夠活,我們累掉膀子也活不起啊?”三壯嘆了口氣。 AHRXw"G#a
  “對了,兄弟,還不知道老板你叫個啥呢?”那男人向后瞥著問到。
[D2UO"rDr*AI*TM   “我家哥仨,都叫壯,我排老三,你叫三壯就得,你老兄怎麼稱呼?”
/B9Fw?#`Q2L:d%D?mL:F   “我叫,林天威,雙木林,老天的天,威武的威”那男人還解釋的明白。
`,AN6AF'[%Ze   “好名啊,誰給取的啊,我爹就不會取,學會一二三就把我們幾個都打發了”三壯羡慕地說道。 O2al#x$Z p
  “操!你小子還挺能逗啊,哈哈”林天威笑了。 Kt(l _4h-LH
  “嘿嘿”三壯也笑了。 o^ yt2z4Q B(]
  搓完了,三壯將一塊大手巾鋪在林天威的背上,開始敲打起來。來說說三壯家這按摩的手藝,它和現在按摩院里的不盡相同,現在按摩,找個小姐,在你身上連踩再坐,連掐帶擰地撒撒嬌,然后再在關鍵部位給你刺激,弄得你不能把持,然后就隨她擺布,收盡你的錢。三壯家這按摩是祖上傳下的,和點穴手法相關,通過穴位刺激,使神經放松,再通過手法,讓肌肉放松,雖說時間不常,但是可謂事半功倍。十來分鐘的時間,足以令人神清氣爽了。林天威顯然對三壯的按摩享受頗深,不住地呼著氣,有時甚至還呼出聲來。 9U;aG@+B[_ ~x%TJ
  隨著最后兩聲清脆的拍打,三壯拾起林天威背上的毛巾,叫了一聲“好了!” N"Z)~cn:R d
  林天威懶洋洋地爬在床上,似乎還沒享受夠呢。
aGm*I!^1K8O3H   “怎麼著,要不我給你沖沖水?”三壯見他不起來,問道。 pKy R7g
  “行,那謝了,再幫我打點香皂”林天威還真不客氣。
_.yb.z1cH_!E&m   “好R”三壯答道,不過要是換了別人,就沒這麼客氣,誰讓林天威是獄警呢。 ? KU:Nx&Me6i
  三壯麻利地將水沖在林天威的身體上,又將毛巾鋪在背上,打起香皂來。 &`(P\2k4ns)I
  “啥時候到我啊?”一個聲音在三壯耳邊響起。
0Xh`}g9k#H   三壯抬頭一看,正是那個小民工。 w@;T+ZU2g7_0GRHs
  “哦!馬上了,你等一下,怎麼不多蒸會兒桑那?”三壯問到。 `j(r{W|3i,fF9VJ
  “我都快蒸熟了,這會人真多,我明天不這會來了”小民工的笑著說。
F F-@/Y&x+`/X#R   明天,三壯想,這小民工還打算天天來啊,不可能啊,就算六叔那麼有錢的,也是隔三岔五地來。天天來,這消費不低啊。 BlsA!a4W ua
  “那你明天晚點兒,9點以后人少”三壯又仔細看了看這個小伙子,發現他卻和其他民工有些不同,說話不同,長的也不象,除了身上晒的印記,其他好象都不同。 ;`r9?Fd~z}$X
  “別看我了,肥皂都打沒了”小民工指著三壯的手叫道。 2M-P4`"Eo
  三壯回了回神,拍了拍林天威的屁股,“好了!”
"uRyo3MI3Uj   林天威還是慢慢地坐了起來,三壯的眼睛不自主地看了看林天威的吊,那玩意半硬著,三壯想他猜出林天威不願意起身的原因了。 fy{-Oe k
  C)@V(rW
  三壯有看了看旁邊的小民工,卻發現他倒是什麼都不在意,低頭扣著手指頭。 |W$N"R!o+]7|"a
  “躺下吧!”三壯拍了拍小民工的肩膀。 }-iZB uzA{
  小民工把毛巾遞給三壯,三壯才想到,原來他沒有自己帶搓澡巾,就順手拿起“民工專用”的那個,想想又不想,就退出手來走到里屋,拿出一塊新的自制的來。
,my(H [e dF6AHa8sB
  小民工閉著眼睛,乖乖地躺在搓澡床上,胸脯上的水滴順著兩肋中間的淺溝,慢慢地滑向腹部。三壯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望向那腹部的下面,整齊的密毛中間,赫然突出著那又短又粗的一根,很白,很干凈,粉紅色的頭從包皮中微微露出,就象正待開放的荷花一般。
v2[iy2YR   三壯很不願意接受這樣的一眼,因為和他以前的看法相去很遠。眼前的這個小民工,就象一張白白的手巾,三壯竟然不忍去碰他。 2S*AX rXb4hf
  三壯還是熟練地到盆里投了投毛巾,擰干,然后輕輕地擦去小民工臉上的水珠,又展開毛巾,用手提著兩腳,從他的脖子開始向下身撫過。 #P:we8oCZyG3z|#J
  三壯期待著他能有和二哥一樣的反應,但是,一點變化都沒有。他小心翼翼地用手撫著小民工的臉,把他的頭偏向一側,然后從耳后開始輕輕地搓了起來。 8yN%` p.Z
  “哎,你怎麼一點力氣也沒有啊”小民工的聲音不大。卻嚇了三壯一跳。 i9qO[*K Y l*u%P)C
  “哦!”三壯一時間都不知道說些什麼了。 (W"u/kjnbF%B-Q
  搓肩膀的時候,三壯有意加大了力氣。
/c9l3NW}%`3X M   “啊!”隨著小民工的叫聲,三壯的手抖了一下。他發現,一塊不小的皮,被他搓了下來。 w S Hf"\Y` k+f&h,y{2v
  “這,這個……”三壯竟然慌了。
Z*uh wZ5o^;x   小民工一下子坐了起來,三壯忙著看傷口,原來那小民工本來就細皮嫩肉的,加上太陽一晒,又被桑那里的熱汽一蒸,當然就受不了雖這不算重的一搓了。三壯在搓澡前胡思亂想,自然沒有準備。 s)x#T\7M
  “我對不住你啊,快,到里屋,我給你包上”三壯看著那已經滲出血跡的傷口,不覺心疼起來。 ;||P8u)k2NE
  “沒事的”小民工的眉毛微微一皺,三壯的心卻被揪了一下。 6~M/p%bl
  “走,跟我過來”三壯拉著小民工的胳臂。 -q*a} z0}fH
  “不用了,真沒事,都怪我讓你加勁”小民工沖三壯笑了笑。
#\[*CAe,Rf   “那哪行呢,不會感染吧?”三壯執意要帶他過去弄弄。 7M@[TT1069] />   “好吧,那你的客人……”小民工問。 T+Q6g5ttf]
  “我就是生意不做了,也不敢得罪你啊”
2QM-S5E;t]   “啊?為什麼啊?”小民工邊走邊不解問。 $l`mL-{ r"}K
  三壯沒有回答,其實他也不知道。
c6@1k_~[ X,@6TX8g4j
F(CR,Hc,s F*h'G n2p?Jue:}tB
8b v$w4r1x

b{Hno\ (9) 5s8M1_p Y
  其實,那些皮遲早是要掉的,只是用水泡過之后,更容易脫落,而且容易流血。三壯用一些平時用的葯棉把傷口擦了擦,血就沒有了。
8b9e F&Wom%Y2r!t   “哈!你還什麼都會啊!”小民工似乎一點都沒疼。
T2y6cM3`   “你還有心思笑啊”三壯嘟囔著嘴說到。
)Z0U{A"LO/I$]%u S4`   “為什麼不能笑啊,我愛笑” j&L0J~PE.|W
  三壯抬頭看著那揚起的嘴角,心里塌實了不少。 `}8x0h}F)R.x"a
  “你呀,最近一個禮拜就別洗澡了,等好了再說”三壯有看了看后背,發現他真的被晒得不輕。 0k+d9W)rov){C R#s
  “看不出,你還挺關心人的啊”小民工歪著腦袋說。 ^7~"D7B`Fd
  “我……告訴你別洗就別洗,要不,你去醫院上點葯啊”
O'W'ijYw   “那不用,你去干活吧,我自己弄” 8x7C8S4@KA B
  “那……那你好了,再來啊,我給你……搓澡”三壯低頭收拾著葯棉。 9A\$g|R&T~Q,a v"YK
  “啊?我還敢來啊?我看你不會搓澡,就會扒皮”
{'k A?(\4B   “你……”三壯紅著臉,繃著嘴,有點急。
E$[7{ \-M`v"E5n9PT   “哈哈,我逗你呢,我還會來的!”小民工大聲笑了起來。
n5E4BI ` Y|z(aVUCd Z   “操!你小子竟然嚇唬我,你來我也不給你搓了,你一會到樓下,把搓澡牌子退了吧”三壯賭氣地說。 \3LQjc7AKj/h/i
  “我偏不退啊,那你就欠我一次!”小民工坏笑著說。
%l"\+|XM"r?0k8Ld   “你還真陰啊你!”三壯也笑了“好了,你好了就來,啥時候都行” e!ve+Vn&BF6o
  小民工滿意地跑了出去,三壯在那里有些呆滯,他感覺自己從來沒這麼尷尬過,心想,這小子,竟然要挾我,等你再來,看我不報復你。
,^.v3rJn c +b-E y*Z-[bf R
  下一個客人已經等了半天了,三壯把搓澡床沖了沖,讓客人躺下,忍不住抬頭看去,小民工用手巾把自己擦干,拿著手巾和香皂走了出去。 %Q\T&E4XsoBH
  “啪”一個巴掌拍在三壯的肩膀上,他回頭一看,竟是林天威。 *l!f?6W2o&t5e i:c!]
  “我走了,你忙吧!”林天威笑著說 "Uv+BA+E(r'Sp
  “好,有空過來吧!”三壯也笑著回答。
H1?D-?0L   林天威晃著那大吊走了出去。 ,\&sB-l0x0_}
  三壯吐了口氣,繼續忙了起來,突然,他似乎想到什麼,放下搓澡巾,也跑了出去。
JsR ?&[ C NfA p   一排排的裝衣柜子前面,站著幾個正在穿衣服的人,有一個人光著站在鏡子前,前后照著,正是那小民工。 z?%v4z j[4bf3P)v
  “你叫個啥名字啊?”三壯走過去問道。
?Oky M\   “叫啥?叫啥能怎地啊?你認得我不就得了”小民工還是笑著。
?9?;k;YNA'}x   “操!你也不是姑娘,別整這怕羞的樣子”三壯故意激他。
.ed)i0CF2TO^   “呀?我本來要說了,你這麼一句,我還真不說了” YPm6G3ZWv
  “你不說,我可就當不認識你啊”
e6v,RsQ   “那我就成天坐在你門口,把肩膀上的傷給你的客人看看”小民工抿著嘴,嘻嘻著說 0\EA0}MuA
  “操!早知道你想這樣,我就把你的吊搓破,那不更有看頭!”
9vZ-L6r o4Ni.K3n&Tm5}9_   “哈……哈哈哈!”一旁的林天威笑了起來。 MSKimQ
  小民工也跟著笑了。 )a(kvnI%q gww
  “我叫楚南,我知道你叫三壯,對不?”
o9XW;M(N0wW   “啊?你叫處男?還有這樣的名啊?你是處男就是唄,犯不著還起個名字讓大家都知道啊?”三壯聽這名字邊笑邊驚嘆道。
6Zo1X_NqbT   “處男怎麼了,我就是處男”小民工不但不生氣,還從容地拿起褲衩,抖落了一下。 t5z y2U)?3T
  “你可知道啊,名這玩意,可是一輩子的事,總有一天,你就不是啥處男了,那時候你還改名字啊?”三壯覺得可算是有機會報仇了,心里痒西西地想和他貧下去。
6kRcY:I:Q   “行不更名,坐不改性,我就叫這個了!”
,x"o'g+a nZ1N$m.|;B   “要是你早生個百八十年就好了”三壯一臉坏笑地說 7\&RFDv@
  楚南抬起頭,不解地望著三壯。 #Ov0l`Q(t
  “打小你就去當了太監,不就……一輩子當處男了嗎?”三壯說完就大笑起來。
{+DVbF9ac;F 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林天威又大笑起來。 3jA%xv1?wzr3J
  楚南氣急了,“嗖”的一下,把手中的褲衩打向三壯。 bR _6dnF
  三壯轉身用胳臂一擋,那褲衩不偏不斜,正好落進旁邊的水桶里。 "d {!jEj;RS"t+e
  那水桶是裝垃圾用的,里面都是客人擰手巾的水,還有就是三壯拖地的臟水,里面混合著人身上各個部位的毛。
;W0] p }%M&Ah   三壯和林天威見到此種情形更是樂得直不起腰來。 7A kpnr4y
  待三壯笑夠了起身,發現楚南正坐在衣柜下面的椅子上,雙手抱著,氣呼呼地看著他。
n]V/Tch%o^   林天威看情形不妙,也躲到旁邊穿衣服去了。
#}I;fc)b0FqB+W   “哎呀,對不住了,兄弟,你這招咋跟胖六嬸學的似的呢,我一點準備也沒有,哈哈哈哈……”三壯賠笑著。 #e3Sa5?a U&dn&aX
  “你說咋整,我這外面的大褲衩是白的,都半透亮呢,我這麼穿回去,不和被你搓坏吊的下場了!”
(j^$j`ma8k@1X#gx"S   “哈哈,兄弟別急,我這里有褲衩賣的,我就給你拿個新的行不?不收你錢”
-Qv]s;Y*C?9g   “別介,那不成了你送我個褲衩了嗎?多難聽!” D-h j.~2Pt
  “操!啥話,是我賠你的啊” i d0cnW
  “行了行了,不和你貧,快給我拿一個吧,我要回去了” 楚南看了看暀W的鐘,好象吃晚飯的時間要到了。 m:xa(XDf v6liQ
  三壯走到自己住的屋子,六叔和瘦老頭正在椅子上坐著抽煙嘮嗑,好象討論的還是關於柱子的對象問題,六叔不斷地說,瘦老頭就不斷地點頭。 6K1F6SGB$[.K4S\gs
  三壯用鑰匙打開一個柜子,里面放著很多常用的洗浴用品,都是賣給客人的,由於人手少,就在樓下柜台和男女浴池里面都有的賣,省得樓上樓下地跑了。
RQm2Mj}0G,ZI   三壯找到了褲衩,翻了幾件,都是大號的,小民工比較瘦,估計會掉的。正在發愁,突然,三壯看見自己早上洗的那個褲衩正好晾在旁邊的衣架上,那褲衩也是昨天他才換的,他拿起褲衩,發現上面還留著一塊小小的痕跡,他腦子一動,把手在泡著床單的水盆里蘸了一下,然后在褲衩上一抓,一個手指正好按在了那印記上,三壯把頭向后仰仰,看了看,滿意地點點頭。他回頭看了看六叔和瘦老頭,他們談得正酣……  
X6N5v!ML.s;|\2q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49

[size=3](10)   0KO3U~-oS-|R1S!fK
  三壯拎著褲衩走了出去,楚南站了起來。
4?F!{j1VJ4LQ   “給,看看大小合適不”三壯把褲衩遞了過去。
j#GlR$@-]*Z~   楚南接過褲衩,看了看,眼睛突然有點直。 Oi} lHG0g
  “啊,我的手有點濕啊,給你拿的時候……”三壯扯謊早有準備。 9dZIZF0ev$W_
  “行了,我還想我還沒穿怎麼就落上那玩意呢”楚南笑著說。
qs"o$v"O   三壯趁楚南穿褲衩低身的時候做了一個鬼臉,好象是個對眼。 @Yqq"Hz,|I-wc
  他轉過身,看見林天威已經穿戴好了,真是人靠衣裝,林天威本來就健壯的身體穿上警服,果然是英氣逼人,他在鏡子前照了照,然后扑打了一下衣服,又跺了跺腳。三壯甚至覺得林天威的羅圈腿好象一點都不嚴重,甚至有些好看,走路的姿勢也是帥了去了。
f/z)\9T%jP3Q6U%w   林天威拎起裝東西的口袋,和三壯告別。 H`3UT7Y Bg;x
  “走了啊,你忙吧!” ,z/_&f2JZr}a
  “啊,有空就過來啊”三壯的眼睛一直跟到林天威推門出去。 ;~^ P"^9C dCf
  這邊的楚南已經穿好了衣服,他拿起梳子理了理頭發。 ,F~1O O2Q4^
  “我走了,你別忘了啊” %CWR*]9}1G
  “操!忘不了!”三壯心想,你穿著我的褲衩呢。
#R\ e0j x? t[;YG(^ ^$C%It[`&_
  三壯猛然想起搓澡床上的那老兄,慌忙跑了進去。卻發現那位已經睡著了。 n-o1U(n(W8K3QT
  “啪!”三壯套上搓澡巾,用力拍了一聲! hg2mTCx)`;{1Y
  “啊!”那老兄驚醒了。
-cI @!fL8cm4CEX   “完了啊?”迷迷糊糊地就要下床。 vu ]qV/X!G%L8Q~3P
  “還沒呢!”三壯笑著搓了起來。
c2f!OH!v&O sq Yj5rh ~&I L.v9|+~(O+n
  總算又忙完了一天,三壯感覺膀子酸酸的。他收拾好浴池,又想到忘記把臟水倒掉,他先把里面的贓物挑出,不然會堵了下水道,在一大堆洗發水袋、香皂盒中間,他看到了楚南的褲衩,他似乎覺得,在褲衩前面的部位,有些星星點點的痕跡。“操!惡心不啊!”三壯這樣罵著自己,還是又看了一眼。
O`+NWi+DO$H   三壯收拾好一切了,就穿好衣服跑到樓下,卻發現胖六嬸一邊輸理她那幾綹頭發,一邊和姑姑說著什麼。小琳見他下來,急忙從台子里跑出來。六嬸看見他,話也停了。
`WY`1KM   “三壯哥,餓坏了吧,今天人多,快吃飯吧,我給你熱了”
*H`*v+t(PE6w   “啊,不太餓!”三壯感覺了一下,確實不太餓。
.h q/^mRz5^:[:Fu   “六嬸,咋這晚才來啊”
x n"P"De:p.VI   “我早洗完了,正好你姑嘮嗑那”六嬸笑瞇瞇地,看著姑姑。
{1M_HPY   “呵呵,咱們成天不出去,就是沒有你六嬸的消息靈通,她剛告訴我,以前咱家那鄰居卡襠,現在搬到城西平房去的,又找著媳婦了!”姑姑邊笑邊說。 b"A-y(V4U5DX
  “啊,卡襠?他不是去年結的婚嗎?”三壯問道。 1j P1g:K2B t
  “不是前兩天離了嗎?”六嬸搶著說。 fC.~wB
  “八成又是因為他……”三壯看了看小琳,沒好意思繼續說。
1v-\-J Ad_]q   “那可不是嘛,他啊,都說他不行!我看是真不行!才四十來歲的人,離了多少次婚啊”六嬸撇著嘴說道。 O!?eu6gJ3g6{
  “那就別結婚啊,那這次是誰願意給他了啊”三壯問。 +|R f oa0CRw
  “她和他老爺子相依為命的,老爺子一輩子挺苦,就想抱孫子,聽說這次還是個寡婦……啊……這個,哎,你們知道他為啥叫卡襠不?”六嬸發現自己說話漏嘴了,她瞟了一眼姑姑,連忙轉移話題。 9L$ayT"|X(n
  “不知道!”三壯應和著。 sU fL&t#M Zmj4z$U
  “當時啊,他是一個知識青年,下鄉去農村了,那時侯,都苦啊,都得干活啊,卡襠還是個知識分子家庭的呢,也得出苦工”
#~,Y&Zd aQ   “是啊,三壯,記得小時侯鄰居你魏大爺不,就是卡襠他爸!是個老師啊”姑姑補充著。
ji8S*E8?nT n   “對啊,當時,卡襠還年輕,也挺沖的,就一心想著為農村出力來著。有一次啊,大隊去挖水渠啊,大夏天的,老熱啦,一大幫年輕小伙子在2米深的土渠里挖啊,也不透氣,啥衣服也穿不住,起先啊,大伙還穿褲衩呢,后來這一流汗啊,褲衩就磨著這吊啊,一看真受不了,又沒女的,就都脫了光著═z,卡襠是城里人啊,也不好意思啊,就一直不脫,還有人看他老往別人的吊上盯,大伙就笑話他,說他根本就沒有吊啊,哈哈,怕人看,其實啊,他是真的不好意思呢。結果一天下來啊,他被折磨坏了,晚上一看,那吊還有旁邊被汗水泡的,褲衩磨的都紅腫了啊。打這以后啊,大伙就管他叫卡襠了,哈哈你說好笑不啊!” a5T X&}.J9@l
  六嬸會聲會色的故事惹得小琳和姑姑笑了半天,三壯心里卻像被什麼刺了一下似的,怎麼也笑不起來。
(c.Iv5T&xt.i   “好了,太晚了,我也回去了啊,對了,我今天這豆子好啊,明天磨出豆腐腦可得給小琳嘗嘗!小琳啊,你明天你去啊那里拿啊”六嬸提起小包就要走,突然有轉過身來,說“要不,我讓柱子給你送過來啊!哈哈!”
m\cI c&b   “啊,他六嬸,不用客氣了,哪還能麻煩柱子呢!”姑姑有些推辭的口味。
Rjc2z#{(Y _5h   “咳!啥麻煩啊,這柱子啊,雖然一直在幫我料理豆腐房,忙著呢,可是,咱們這是啥關係啊,說什麼他也給送來!好了!我走了啊!”六嬸不等姑姑再說,樂呵呵地走了。 p3r'{/y\3^4^AD
  姑姑好象有什麼心事似的,邊收拾東西邊愣神,小琳把飯和菜盛好,就和姑姑走了。 Fz(j(['f L
  三壯一個人,呆在那里,嘴里嚼著飯,卻什麼,又一看菜碗里的豆腐,就說什麼也吃不下去。三壯感覺自己今天好納悶啊,心里一會兒好一會兒坏的。卻找不出個啥原因。 [D]-M V2H g(S,u
  突然,他想到二哥,他想他,要是和二哥喝點酒……,於是他拿起柜台里面的電話,直接掛向二哥家。 3c6fP~5z'X&JR
  “喂,二哥!”電話一通,三壯迫不及待地喊。 $bZ%r.B)txw
  “喂,是三壯啊,我是你二嫂!”
-pf~|-BW@s   “啊,二哥在嗎” 6]"V9j6p%hp3X F
  “他看著外面呢,一幫孩崽子今個沒完了,還有偷幣子的,我是看不住了!你找他啊?二嫂漫不經心地問。好象還一邊吃著什麼。 %M_LA$`M
  “啊,沒事,我正想問問你回來沒”三壯扯謊。 -uR6[)Ug9q
  “我一早就回來了,對了,你二哥昨天是在你那里住的不?”二嫂顯然要調查。 $k i |Hq9D
  “啊,是啊,昨個晚了,就在這住的!” xj!BY4rD3im'd
  “那還好,要是我知道他在別的地方鬼混的……”二嫂惡狠狠地說。 8Zl.p]'_T,{
  “哪有,二哥哪能呢”三壯替二哥說好話。
2I;Gxe&diI/x   “好兄弟,現在的世道你也知道,男人學坏太多,嫂子平時待你不薄啊,你可要幫二嫂看著你哥!”
C4j m@7Z;V[   “那是,二嫂你放心!好了,沒事了,我掛了啊”三壯心里亂七八糟,就把電話掛了。 yRa3Y9j2O
:@a/T4[6c X
  月亮輕飄飄地浮在窗戶欄上,好象輕輕一碰,就能散了,疲憊的三壯躺在床上,卻怎麼也睡不著。 l/IJ `~O tYnL
  他想起了林天威,他想不明白的是,為什麼他開始對男人的身體和吊有了興趣,為什麼他竟然想去“摸”一下呢,為什麼“摸”到了會有滿足的感覺呢,為什麼以前不會呢,難道只是昨天晚上和二哥互相“摸”出來的? :_ qw1Ki/uUe8_
  他想起了二哥,為什麼現在這麼想他呢,他會想自己嗎?還有,他想到二嫂的話,為什麼自己會覺得發慌呢,二哥在我這應該不叫鬼混吧,那我就是對得起二嫂了……
)}p3V pYP;x$A   他又想到六嬸對小琳的神態,還有那些話,還有小琳對自己的態度……
sl%x6n.y I   還是想到林天威,他是獄警,我竟然“摸”了他。他還……
E Vh0[U9wv   他又想起了卡襠的事,卡襠是真的不能干那種事嗎?他不脫褲衩?害羞?他也向我一樣盯著別人的吊……操!我每天都盯著,怎麼會和他一樣呢…… ;nuNA#np
  最后,他想到了楚南,處男,哈哈,還有他干凈的吊……真干凈!操!我怎麼又想到吊了……他現在穿著我的褲衩呢,哈哈……等明天他發現上面的……嘿嘿……肯定覺得是自己的呢……那褲衩還新吧……他肯定不能想到是我穿過的……嘿嘿……
N8u2b-h.C:XyTu/_   慢慢的……三壯幻想著……不由自主地把手伸進了褲衩……原來那里早有準備……
ME'`8`u$P&X (11)
;xQgZuE4B3j ^Zq _wip/K.["?

W#C/O!l uK!C c_?GV{
  清晨的陽光照在白白的被單上,映得滿屋都亮亮的,三壯瞇著眼睛,金著鼻子,傻傻地看著它在視窗飄來蕩去,一陣涼風呼的一下,吹進三壯的被窩,操!好涼快! .?;[`Nxi
  準是小琳這丫頭又上來過了,三壯心里合計著,懶洋洋地翻過身,發現屋子被收拾過了,他驚恐地坐了起來,發現自己胯下被毯子蓋得完好,松了一口氣。他抖了抖毯子,然后伸脖子向自己那吊聞了聞,發現……好大的味兒啊!他“騰”的一下跳下床,趕緊進行善后工作。 z-d&[3U4Z BV/@
  一切收拾妥當以后,三壯趿拉著拖鞋,邁著懶散的腳步,走下樓去。
Qc%n$iS-FZcB$D   還沒到樓下,他就聽到一個男的正和小琳說話。 ];f.^zXq?)G
  “呵呵,小琳,你趁熱吃吧,這豆腐腦是我媽特意給你留的”聽內容就知道是誰了。
D9Hr bh*B!d#G   “我吃過飯了,一會兒,讓三壯哥吃吧”小琳邊擦桌子邊應和著。 )f BJ-s NQp
  “那你好歹吃點兒啊,要不……我媽……她會罵我的……” OKJ$` V].z
  “你回去就說我吃了不就得了?”
W Q7X i4E t [   “那……那我待一會兒走!”
|Dw1}uE   “呦!柱子啊,這麼早就來洗澡啦,昨天晚上上哪里鉆草垛去了啊?哈哈”三壯邊笑邊走了下來。
5YJe!X~!e   “啊,三壯哥,你起來了啊”柱子抬頭,高興地說。
x fO q? I,sa*zt1E D   “是啊,我怕下來晚了,這豆腐腦涼了,就不好吃了!”三壯走到柜台前,端起豆腐腦聞了聞“操!真香啊!”
NdM+J7oH*Z2LH   小琳在一旁偷偷地笑著。 .}Q.`P3c;m
  “三壯哥……這豆腐腦……”柱子吞吞吐吐地。
8U:f`I%sM,s   “怎麼,這豆腐腦里面鹵水多啊,吃了會中毒?”三壯搶道。
N:P"S5l:@I&q,B S   “不是……”柱子低頭,不敢繼續說了。
_;~&N_ vs]YF/@t   “那就得了”三壯端起豆腐腦,稀里嘩啦地轉眼就進肚了。 ghts;^@
  “操!好吃!好吃啊!哈哈,柱子啊,你家這豆腐腦還送貨上門啊,那,明天你再送來吧,哈哈,說著,從兜里翻騰了半天,找到10塊錢,遞了過去啊。 |+Tu? o mg"j
  “這……這是我媽讓送給……送給你吃的!”柱子急忙躲開了。
"V;ktR]   “行了行了,三壯哥,你就別逗柱子了”,小琳推開三壯的手,又轉身對柱子說,“你別聽他的,他有毛病!呵呵,代我謝謝六嬸!你就說都讓我吃了,還說很好吃!” \"L@2^V
  “哦!那……我回去了啊”柱子端起碗就要走。 lAM?(f9B
  “等等”小琳從柱子的手里拿過碗,倒了些水,洗了起來,邊洗邊說“你有空過來洗澡啊,我不收你錢!”
L+N0^"eVrP s   “啊……”柱子接過碗,轉身走了。
8\P._3K1Ex   “誰讓你私自做主,不收錢的啊?”三壯假裝沉著臉問。
T(T4F3U_   “我做主!”三壯姑推開鍋爐房的門走了出來。 beL@g
  “姑,我逗小琳玩呢!”三壯嘿嘿一笑。 9cZtr@ a&^ EgK
  “就知道笑,人家六嬸一片好心,你咋地也不能這麼說啊”姑姑邊說邊洗手。 B-X8jn O,s
  “我知道啊,我這不說著玩呢!”三壯看了看小琳。
,ZkG'VV%akh   小琳向他努了努嘴,又用眼睛夾了他一下。 y1bx ^W$P-P6{ st
  “我進去收拾收拾,小琳,你掃掃地”姑姑說著又進女池子了。
0]9oG2i8Ey   “床單,是你洗的啊?”三壯抓起鍋里的饅頭,大口地咬了起來。 ~ `O;\ m!o4]B+f[
  “還說呢,我前兩天剛洗過,你又弄臟了,上面不知道是什麼,我洗了半天,強洗掉!”小琳端著盆,往地上洒水。 4_ s:?EE(r!o x4A$y
  “啊……八成是油吧!”三壯感覺有些不自在。
  “得了吧,我用去油的洗衣粉也不管用!”小琳的水潑到三壯腳下“去去去,站一邊去!” "L*Y{2t/{ k V E
  “嘿嘿,那我也不知道了……” 三壯跳了起來,退到后面。
Y3u$Hk$~b4e1c
l$`)a)K5t&R9`   上午的人還是稀稀拉拉的,三壯迷迷糊糊地做著,挨到吃午飯的時間。 "W+K,v7M)u%b:tV~
  午飯比較豐盛了,小琳炖了魚湯,三個人就坐在柜台邊上吃了起來。三壯喝得滿頭是汗,小琳就不住地給他投毛巾,后來干脆將毛巾搭在肩膀上。 /b$tlzk'BX#GI
  “哎呦,今個好伙食啊!”三壯抬頭一看,竟然是二嫂。
*V {+sx(se+I   “呀,他二嫂,你過來一塊兒吃啊!”姑姑喊道。 {S{@h^/R
  “是啊,二嫂,來吃點!”小琳站了起來。
Q(l4F8J S:E9c   “我吃過了,我家那死鬼買的豬頭肉!”二嫂笑瞇瞇地說。 EFx^ |,YT6p
  “我說的呢,二嫂現在越來越豐滿了”三壯笑著說。 eKi*wA
  “就你貧!我以前瘦呢,胖點好!”
4Me-euezI){   “我說,二嫂,你是不是和胖六嬸有啥親戚來著?”三壯停了嘴,一本正經地問道。 UK u#w4Hv,E(v9E
  “啊,要是論呢,也算是有點兒,我好象是應該管她叫表姐呢,怎麼了,和她套親戚干啥啊?” !~6T*YG~(_
  “不是啊,我覺得你現在越來越象她了!嘿嘿!” 7lo4U5tG.C]*Kw
  “去你個臭小子!看我不掐你!”二嫂說著朝著三壯的肚子就是一把。 \ q1f.J5e^yQ b
  “唉……唉……得了得了,我說錯了……哎呦!”三壯邊躲邊求饒。
-F/S$HDbqq^w8A Y`   旁邊的姑姑和小琳大笑起來。 n G;I3p(LR
  大伙笑夠了,也吃完了,小琳把桌子收拾了。 j`$p6T$uvq*EM`i
  “他二嫂,你咋還有工過來呢?”姑姑問。 Q%] K5{`` kP P(n
  “啊,那什麼,我有點事情找姑說說”二嫂理了理頭發。 9[9f$elw0^
  “行,反正這會兒也沒有客人,你跟我到里屋去”姑姑說著帶著二嫂進去了。 Ml-C*n9m }
  小琳看著她們的背影,好象想些什麼,三壯也楞了。小琳拿起掃帚走到門外掃起地來,三壯也跟了過去。 CI ?Q|t4`k
  “我來吧!”三壯上前去搶那掃帚。小琳一轉身,躲開了。
E'r%P!V.y   “你歇著吧,我掃就行” &Y6l w&[7pt,l
  “你咋地了?”三壯問。
'H*GH6p,P*v`9CK   “沒咋地!” ZvR [BD)}0J ?8D
8dl8c)Wk%^Lu
  三壯鬧了個沒趣,走到對面和一個擦鞋的老頭聊了起來。老頭是個老紅軍,專門講些戰爭時期的故事,三壯打小就聽著這些故事,聽了半天發現沒什麼新鮮的,正要走,就聽見小琳喚他。
;d'Y(bm y hI   三壯回頭一看,兩個裝警服的站在小琳身邊,其中一個正是林天威。三壯急忙跑了過去 ed|@ ^DB
  “呦!來了啊,今個這麼早?”
"ho$E~9Z(@d]g t   “是啊,我今個給你拉客人呢”林天威笑著說。
#z)Et2G L9j e:m%eO   “這位是……?” +xosVR
  “哦!這是我們的頭兒,劉隊長!” j y2e1k~z[
  “劉隊長,以前沒見過您啊”三壯笑著說。
tWpi1J|0ce)ue   “哈哈,我也是剛到這里,聽林子說你這里的手藝高啊,就過來領教啦!”劉隊長伸手過來。 oK0k4YP@j@N
  “哦!”三壯把手在褲衩上擦了擦,也伸了過去,“多謝來捧場啊!” @g'x)ZcQ(l1r k*L
  三壯這邊詳細端詳了一下這劉隊長,這人40來歲,長得挺象樣的,身材比林天威稍矮,而且已經開始發福了,不過倒不是很胖,只是肚子有些突出。
x/d%LO(EVL;r   林天威從小琳手里接過兩個搓澡牌,把錢遞過去,三壯攔住了他。 L#|6U9J*f#p9N
  “別這麼客氣啊,你為我們拉生意呢,我怎麼能收你的錢啊”
.F+V| m;W#k   “哈,那不是啊,要是這麼樣,你還能做生意啊?”林天威看著三壯笑著說。
W:bO2@6K kIl$\EYf   “對對對,我們哪能這樣呢,我這是頭一次來,怎麼能不給錢呢!”劉隊長笑瞇瞇地說。 KA%r ?3z2oWKP
  三壯倔勁上來了,把錢徑直塞進林天威的口袋。
9O7D-qCeK0r'V$e n7|   林天威又把錢掏了出來,要遞給小琳,小琳沒接,三壯把他的手推回去,兩人就這麼推讓起來。
&{|xmm   “呦,這是干什麼哪?”二嫂從女池里推門走了出來。
&HZ&o f:^   “啊,您一定是……老板娘?三壯這兄弟太客氣啊”林天威看見二嫂,以為是說了算的來了。
"t-G9Q;o3z C   “啊,哈哈,我可不是什麼老板娘啊!不過你們這麼推來推去的,也不是事兒啊”二嫂斜了林天威一眼。 0MMZ/k*n
  “啊,這是我二嫂,這位是監獄的劉隊長,這是林天威警官!”三壯介紹說。
m&ML*z)n$d7ah   兩位向二嫂點頭表示很榮幸認識。 5F1^IB`#|x!|
  “哦!原來是這樣啊,我們三壯就這毛病,人家啊都追星,他追警啊,哈哈,你們就成全他吧!”二嫂笑著道,不過三壯好象從這笑容里讀到一種麻麻的感覺。 m$j-f G9s$X
  “那不是啊,這做生意也不容易啊,小林昨天才來過一次,我是頭一回呢,我們哪能……”劉隊長擺了擺手。 W?cx d.Li
  “是啊是啊,操!三壯兄弟,你咋這樣呢,你這是不讓我們來了啊?”林天威說著把錢又遞了過去。
N5[)k_ Z4c   三壯還要阻止,二嫂一把接過錢。
D w L'wXJ:nO V@   “呵呵,要我看啊,就這樣好了,這劉隊長是第一次來,咱啊,怎麼說也讓他洗得塌實點,這林警官啊,雖說是只來過一次,也算是老客人,哈哈,這錢啊就不收了!大伙看行不?”
.NH?1v)if$KD.@   說著,她把錢遞給小琳,又向她使了個眼色。 0H`m [ TS:P
  “哈哈,那太謝謝二嫂了啊!”林天威親切地叫起二嫂來。
h*S:nW ?]*Z%UbUp   “好吧,那劉隊長請上樓吧!”三壯覺得比較滿意,就把劉隊長讓上了樓。 C ~ B*e,B[p
  小琳把找好的錢,遞給林天威,林天威向二嫂笑了笑,也跟著上了樓。 B{L `:y
  “啊,小琳啊,跟姑說一聲,我先回去了啊”二嫂說著就往外走,走到門口,又回頭向樓上望了望。
Nq-k#UTn3tWUp{d   小琳順著她的眼光,卻只看見林天威的兩條腿,正向樓上邁去。 !A+Cy@c"? Z
  “剛才什麼事啊?”姑姑從女池里面走了出來。
7f#Rx#o#HZ   “啊,沒事啊,那個……剛才找錢出了點問題”小琳知道,媽媽對三壯老是“優惠”獄警是十分反感,所以扯了個謊。
8Te~7x,n$T/e   “你啊,小心一點,都是客人啊,別為這個……”姑姑嘟囔著。 ;p7v'R,q.D;]0W5O
  “知道了知道了”小琳撇了撇她媽,又向樓上瞪了瞪眼睛。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51

[size=3](12) !\ O|B6mDqK*e_0}6u
  三壯看著林天威和劉隊長脫了衣服,進了里面,自己到了窗前,把床單扯了下來,胡亂折了幾下,放到柜子里。
1Fo gA!kb[   三壯走到隔壁,林天威和劉隊長正在淋浴下面沖水,水好象很熱,四周的蒸汽不斷地騰了起來,三壯打開水龍頭,用手試了試,覺得是有些燙。他走到分水閥的地方,調節了一下,轉身要回去再看看,就見林天威象猴子一樣從噴頭底下蹦出來,“哎呀媽呀,燙死人了”。
I1JA)R!D [6W-P7s   三壯明白是弄錯了,急忙往回旋了兩下,其實這閥門一般是不用的,下面鍋爐房也有調節的,誰想今天三壯這一弄,反而弄反了。
tl'vV:vQ1f   “哎呀,你們燙著沒?”三壯不好意思地問。 (R7fn5w?
  “還好,我跳的及時,我有權利認為,你有故意陷害的嫌疑”林天威拿著調說。 3O*ZE%b].Y t*_
  “操!你還把我當犯人審啊?”三壯笑著說。
kB7_5c'im#] [   “有劉隊長在呢,哪有我的份啊!”林天威笑著看看劉隊長。
*?@4zA;P$H j e*rI   “小林啊,我倒是懷疑你有誣陷群眾的嫌疑,人家好心給你調水,只不過是出了點意外而已啊!”劉隊長說著,跳到水池里面去了。 L6t*hFDCt
  “呀?劉隊,你這就胳膊肘往外拐啦?”林天威一臉嫉妒地說。 Dq9OcMx
  “好了,不和你貧嘴了,回去得讓你多接受軍民魚水的教育啊”劉隊長把整個身子沉到水了,就著腦袋,把眼睛也閉上了。 9twb U7~(V
  “嘿嘿,瞧劉隊長回去收拾你!”三壯坏笑。
:g+fgg;QY"w c.j   林天威看著,三壯,也笑了。他關了水,也跳到水池里泡著去了。
[}&_P6sA(h'W   三壯見自己在這里挺沒意思,就說了一聲“搓澡就叫我啊”,走了出去。 g.m#|!U Ry7V
  ;cc:a7Vj/v_
  門外,一個人正在柜子前撅著屁股脫衣服,三壯一看,這不是柱子嗎?他還真來洗澡了啊。
m&vF*b\3V v`bw   “呦!柱子來了啊?”三壯用手巾打在他背上。 'e4g(r*d @ C
  “啊,三壯哥……”柱子的說話就是不敞亮。
_7?aG ]$q2\ZN[k4J   “怎麼,六嬸不讓你看著豆腐房啊?”
9A2`~ lq-Ic   “啊,沒什麼,今個下午不出豆腐了,明個再出”
u_~2LIh:YR   “哦!對了,柱子,聽說前兩天不是看對象來著,怎麼樣啊”三壯明知故問。 .g!oC%H9tx`
  “那個……那個不合適呢”柱子一直低著頭,脫了褲衩。
/|/xd!hwx_Mj   “嘿嘿,那你有目標沒啊?”三壯繼續逼問。   “沒……沒呢,我……我進去了啊”柱子將柜子鎖上,轉身就走了進去。 XLj?/a"jp^
  三壯笑著搖了搖腦袋,正要走,卻看見柱子把褲衩忘在了板凳上。 3~Q&L%zk
  一個古怪的念頭在他腦子里動了動,他回頭看了看,那門上有個厚大的塑料門帘,里外都看不見,他快速地抓起柱子的褲衩,跑進了屋里。 -{N9_!N#|0z i
  三壯發現自己有種做賊心虛的感覺,他關上門,打開柜子,把褲衩放到里面,又拿出來,上下看了看,嘿嘿,這柱子還算干凈。正當他想要把褲衩鎖起來,然后享受柱子找不著褲衩的樂趣的時候,突然想到,今天客人這麼少,柱子肯定會想這褲衩……其實自己跟柱子也挺好的,就是感覺這兩天,他們家人都……,咳!算了,還是放回去吧,再說留著這臭玩意,也夠惡心的。想到這里,他有拿起褲衩,鎖上柜子,推門走了出去。
aaT3j2Q H-ol   抬眼就看見柱子光著身子,在柜子里翻找,又在板凳下面搜索著。 $M:o*?0Wt:H&b
  “呀,柱子啊,你是不是找這個啊?你看你這不小心呢,我怕別人拿了,就幫你先收了。”三壯惡人先告狀,不過好象狀子有點牽強。
.|U3W!D%]"m~,`F   “啊,謝謝啊,我還以為這臭褲衩也有人偷呢。”柱子接過褲衩放到柜子里。
Z9~-dk0X_   三壯覺得自己臉上火辣辣的,轉身就進了屋。 Y[T!D6r(z:E
  三壯把手巾洗了洗,又擦了擦臉,突然他想到一個人,楚南,他……哦!他一個禮拜也不會來,是自己說的。
+ev\R5q0?   過了一陣兒,里面傳來林天威的喊聲“三壯!搓澡啦!” R%W+EN%B!Bh
  三壯平靜了一下,拎著搓澡巾走了出去。 LU;}$?J6A1r
  林天威站在門口,笑呵呵地等著三壯,三壯熟練地用水沖了沖搓澡床,示意林天威躺下,林天威嘿嘿笑了一聲,回頭叫劉隊長。
8Y*bBaow V   三壯心想自己真笨呢,有劉隊長在,咋能先輪到林天威。
4DLA"H-\w   給劉隊長搓澡,就像給其他客人一樣,三壯一點兒沒含糊,仔仔細細地搓了起來。不自覺地他又留意了一下劉隊長的那玩意,和其他成年男人的一樣久經磨礪,一點感覺也沒有,他看著林天威,竟然有些焦急。
Q \)i V$R$F   柱子在一旁馬蔑埶捰a洗著腦袋,三壯看他笨笨的樣子,心里真是好笑。
gV3~$_LM b}   隨著他“啪”的一聲敲打,劉隊長滿意地爬了起來,嘴里頭夸著三壯“真舒服啊,手藝不同凡響啊,小林啊,你推荐得好啊。”
z.\vGSb   “嘿嘿,劉隊長,你以后能常來就好!”三壯笑著端起水盆,沖了搓澡床。 &E*SEghpxH P\
  “那是一定的了,三壯師傅,你這5塊錢收的少啊,應該擴大面積,或者到大城市里去開,準能賺大錢。”劉隊長走到噴頭下,一邊沖水一邊說。
6B8W Zen p`8B5S   “咳!劉隊長,您可別逗了,我啊能混口飯吃就不錯了,哪想到那多呢”三壯回過頭,示意該林天威的了。
]@c ^-Hc6O)x5~ Q C `   林天威擺了擺手,“我今個不搓了”,三壯有些不解地皺了皺眉頭。
lX.m9TFE   “我說三壯你還別不信我,這確實是個好道啊,要不我明天和我的朋友們聯系一下,你看行不?”劉隊長像是認真地說。 f!K&G+g7o
  “啊……,那謝謝劉隊長,不過這澡堂子是我爹的啊,我可說了不算啊!”三壯邊回答邊看著林天威,那小子正在淋浴下面打香皂,好象要完事似的。看見三壯看著自己,又沖他笑了笑。
'X$i;V+ws bm   “行,等你商量好了,跟我說一聲,還有啊,我看你這小子夠意思,有出息,以后有什麼我能幫得上的,盡管開口”劉隊長把洗發精揉進頭發,一團雪白的泡末從頭上滑下,又囤在兩腿之間的砥柱,不一會就把所有的玩意都淹沒了。
3Q0P:i,cM:N/p   “多謝了劉隊長,那有事可就麻煩您了”三壯嘴上說,心里卻在想,操!有事,和你有關係的能是個屁好事。
6h4Ggy WKVP   三壯不解,林天威怎麼不讓自己搓了呢,是不是上次他發現什麼了?還是,怕自己又會反應,怕在劉隊長面前出丑?
|.u1gn*a n%G Y e   林天威面向椈嚏A背對著三壯,三壯“無聊”地坐在搓澡床上,悠蕩著兩條腿。他目不轉睛地看著林天威在手上打了香皂,然后低頭,兩只手放在吊的位置,連搓帶弄,這時香皂掉在地上了,林天威彎下腰,屁股對著三壯就開了花,三壯沿著屁股溝一直向前,看到了吊在前面的兩個蛋,一高一低地擺動著。 | JL!O`
  三壯心里有些痒痒,自己問自己,你說,林天威那吊現在硬沒? jZuH;sA
  要找個理由那是很容易,三壯走到水閥前面,看看沒人注意,就把水閥向剛才的方向,狠很地轉了一下。然后又竄回到床上。 w czGY;e
  “唉呦!”劉隊長、柱子、林天威同時跳了出來,可三壯只看到林天威。 #B9cZ)ZdL3d!]6`+_
  他猛的向后一跳,然后轉身看著三壯,三壯這下看得清楚,那家伙還真不軟。 8|/P)` dp/i*}f+D
  “啊?是不是水又熱了啊,真是的,你看看,這……劉隊長你燙到沒有?”三壯一臉的不好意思,一心的高興。他迅速地跑到分水閥的地方,把水調好。 d*?#f f5e9r7M"Q0d
  “還好啊,我沒怎麼地”劉隊長說“不過,三壯啊,這硬體設施你可是要投資啊,不然以后這洗澡還不成了|豬了嗎?”
F;^-c1C}A+B'a   “嘿嘿,明個我一定找個好師傅給修修”,三壯聽到“硬體”一下子就想到了林天威的那吊,不覺又看了他一眼,心里合計著,操!叫你小子不搓!
8K-C oMl.@2~7k   林天威仍然沖洗著,柱子拿著自己的搓澡巾準備自己搓,三壯見了,大聲叫“柱子啊,來!哥給你搓!也不收你錢!”說著,又看了看林天威,發現林天威也正在看他。 LOU&[OSti
.q|gDD
(13)
;EJ~7H7G8_J#z [ +RRw5t t2b
9H0di'e-i
s'YmUB8zZg(@8Z
  林天威用水沖了沖身體,又洗了洗毛巾,劉隊長也是洗凈了腦袋,拎著毛巾走了過來。
1L?,A9huP^\   “啊,三壯師傅,洗得很舒服啊,今天還有事,不然一定多泡一會兒,哈哈”
:D R$Xd6g%t*OP-t8X   “劉隊長,你能常來就好”三壯笑著說,劉隊長笑著走了出去。 5m[-J"q9KZ&P(F)v?
  林天威擺著走了過來,臉上有些奇怪的表情。 )Rk9in d2U E9j
  “我今天是陪隊長來……我們一會還有應酬,我就不搓了” d6FKe}z
  “操!早知道,我就不在樓下跟你瞎扯了!”三壯的語氣有些哏。 F4Y dx\
  “哈哈,那我先走了,趕明個見!”林天威用手在三壯的腰上攬了一下,又用手背拍了拍三壯的肚皮。 4[ o {-mg
  “那好了,下次你不用買搓澡牌啊”三壯的臉有點紅,說完話還覺得自己有點賤。 wd2H_6C-]s/Zfj
  林天威也出去了。 qQ^{,Vc%L
  “來吧,柱子,上哥這來!”三壯招呼著,口氣就像在哄小孩,又像是在調戲。 A.ASU1lTAD
  柱子磨蹭著走過來,三壯連推帶拉地把他按在床上。
g&bV4x4J3B0_~|^   三壯把手巾擰干,開始擦臉,然后是身上的水,他有意把手巾在鐺部來回扯了幾下,柱子那玩意跟著翻了幾個跟頭,三壯的臉上撇了撇嘴,露出強奸犯一樣的笑容。 _5pal D g*f~
  搓完臉和脖子,搓澡巾從肩膀竄向胸口,三壯並不用力,輕輕地來回摩挲,直弄得柱子的乳頭“突”地挺立起來,柱子緊閉著眼睛,似乎還咬了咬嘴唇。
'U9`~NeN7e~e   搓澡巾沿著胸口駛象肚皮,在距離草地幾毫米地方剎車,又迅速轉彎沿肋骨奔至腋下,在殘忍地踐踏了一陣后,繞上肩膀,將胳臂出溜個遍。
SVbqX4yR4m%Q0F   待上身搓完,三壯洗了洗搓澡巾,他看見柱子使勁地抬起腦袋,看了看自己的吊。
K1cEF7^t9~Q `;x   轉戰下身,三壯把搓澡巾在兩腿間任意地划拉幾下,他讓柱子的兩條腿蜷曲,膝蓋向外,這樣他就可以更容易搓到兩條腿連接的地方了,不知道是柱子的身體不好搓,還是三壯有些累了,這里花了好長時間。最后三壯用手拖起那不黑不白的一堆,他毫不猶豫地用手按在上面,他感覺柱子的一點反應都沒有,心里很不滿意。
)|lU`Apz/?   換到搓后背的時候,他用了很大的力,柱子的身體跟著他的手還是前后擺動,三壯把套著搓澡巾的手插進了柱子的兩腿之間,並示意他把兩腿分開一點,以便自己可以為所欲為。
5C:}?qt8nu:Zh#Z   三壯的腦子里一片空白,不知道搓了多久。 'wy'u%Ur ?0W:c9r8FS
  門“吱”的一聲開了,二壯大步流星地闖了進來。
9d\ld Vhf   “操!今個人還這少啊!” T;OP\@D7DF
  “啊!那什麼……”三壯猛地驚醒了。
uLy_ Pl k   “呀!這不是柱子兄弟嗎?”二壯邊說邊打開水龍頭,洗起手來。
pX|J%l b rhj   “二壯哥,你不忙啊”柱子的睜開眼睛,側頭看了看。 L _mUug
  “操!今個換了幾個新游戲機版子,可他媽的好玩了,啥時候過去玩去?”二壯操起毛巾,擦了擦手。 ZmG&]f4i;Mj
  “哪買的啊?”三壯把一盆水,潑在柱子身上,開始敲打起來。 !XMS%Wa/I ` a-q@d/\
  “你二嫂她姑姑認識個賣版子的,便宜著呢,我就換了2套。”二壯脫了衣褲,在淋浴里沖了起來。 |/FA_)h
  “哪個姑姑啊?我怎麼不知道呢?”三壯疑惑地抬起頭。 :uz,P9b-`.t4GM
  “你個臭小子,咋這不記事呢?就是城中葯房的那老太太啊,人家可是認識你呢,今個還說要給你介紹對象來著?”
B:LTi!~3\   “啊,就是那個老刁婆子啊,她認識我?狗屁!小時侯有次買葯少了她2毛錢,她還告訴爹呢!”三壯想起來就來氣。 R7bgN\p y!?6Cw\
  “操!你小子還挺記仇啊,你不是偷著把2毛錢買糖球吃了?”二壯笑著說道。
9mLS.sT/H8A   “操,別提了,爹差點沒打死我!”   “哈哈,爹那是怕你牙疼!”
1m*dVn0D/{.\M   “生意好嗎?” "Al'Q{T7\a
  “還湊合……”
NCt,J'c\Dx-|S    …… 8c VBSCd h#C$B|R
  三壯拍了拍柱子的背,“好了!明個把豆腐腦準時送到啊!哈哈”
#_CMTB~(F   “啊……”柱子一邊爬起,一邊回著。 +vu m(w5G4BK%i5\
  “你又欺負我們柱子兄弟呢?”二壯走過去,拍著柱子的肩膀,繼續說道“不給他送,明個送到游戲廳就得了啊!”
o~b%y&r/^o3AW   “哈哈……操!”三壯笑著上前推了推他哥。
2r(Z;YL5z%b   柱子紅著臉,慢慢地移動到了水龍頭下面。
rY(w8_|l,y3z   “你去蒸蒸吧!正好我也歇一會兒”三壯把手巾搭在肩膀上,回隔壁去了。
%w:q,[xp8k];kd   把屋子里簡單收拾了一下,裝汽水的盆里面又熱了,三壯換了一盆冷水,合計著該買個冰箱了。 Iv"X/wLb V;f
  不曉得怎麼回事,三壯竟然很累,他靠在床上,眼睛直直的,不一會就昏昏欲睡了。腦子里有幾個人在吵來吵去,他好象是在和林天威喝酒,后來…… p3{a~0gh2?
  這時候,窗外街上的大喇叭響了起來,三壯一激靈,坐了起來。 %ZY.Q^@I
  “居民同志們,為了改造城內的電力網絡,縣電業局準備在明天開始分區重新布線,…………,在布線過程中,可能會給您的生活帶來不便,請居民以及沿街門市諒解,具體停電時間……” &v;d \%?4N
  三壯拎著毛巾走到澡堂,看見,二壯從桑那里走出來,臉色紅紅的。 o+[A6xk7}L
  “這是咋回事啊?什麼改線又停電的?”三壯問。
-ad9X B,]RO   “哦!操!以前就聽說了,說是俺這里的電線都已經老化了,不能修了,上級批了錢,讓重新弄”二壯沖了沖水,躺在床上。 p6k;N8Ai
  “那得多長時間啊?”
p4A:`z&z   “那不一定啊,不過聽說是要鋪到地下去,省得電線杆子了” i?ZvT^Ya5\`,S
  “啊……那不是得一個勁停電啊?”
VN$o)QX^   “那不能……個別地方吧!” ,t?1Ksc;|QmU E
  “咦?柱子走了啊?”三壯邊問邊搓了起來。 jk*Z8H e W:S[3cU2E
  “啊,走了,對了,剛才我在樓下見著姑了,說是俺家你二嫂跟她說,六叔看上小琳,要娶她當兒媳婦呢,還讓你二嫂給說媒呢” ([]]ZZ FR
  “是嗎?我不知道”三壯愛搭不理。
C6PX8n-n   “操!你心里咋想地?咱都知道,小琳不是姑親生的,你要是……,我就讓你二嫂別管,這傻娘們咋沒和我商量就他媽的……” GUb4o6j1_
  “我沒咋想啊……”三壯應和著。 "H g bZs
  “我看小琳這孩子不錯,對你也挺好,就是……,這麼地,你跟哥說句實話,你不好意思,我跟姑說!” #\$L.s;}^Bv
  “我真沒想法,我還不想成家!”
(@(@`1J P7p/?   “你老大不小的了,我明天給爹電話”
8m@"OUOEwq;o9k r:r   “操!你別沒事就雞吧打電話”三壯氣呼呼地,甩身要走,二壯一把抓住了他。
7fh\#C:vnG   “好兄弟,哥這不和你鬧著玩呢嗎,別生氣,來來來……你瞧瞧,這后背還沒搓呢”二壯臉上陪著笑。
~0h7J6J+y c   二壯翻了個身,三壯繼續搓了起來。 7q,^]CoS
  “要不,晚上哥過來跟你喝酒?” Zeaw3y3[
  “喝完酒,你打電話告訴爹唄?” ;g#^3eKT(j8[A9um!J
  “操!你跟你親哥記仇啊?”二壯伸手向三壯的襠部抓了一把,“呦!兩天不見,挺見長啊!哈哈” e"cH j3Vd6?mK2A
  二壯用手攏著三壯的大腿,又拍了拍他的屁股,輕輕地摩挲了兩下,三壯感覺哥說得沒錯,自己的吊是大了不少……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51

[size=3](14)   下晌永遠是最忙的,打二壯走了以后,三壯就沒歇著,直到晚上9點鐘,才有喘息的機會,三壯疲憊地走下樓梯,看見小琳把頭埋在胳臂里,伏在桌子上。鍋里的湯不斷地扑打著蓋子,一陣誘人的香味直往三壯鼻子里面竄,他這才發覺,自己是餓坏了。
v"Y kD1@!x7S   三壯小心地走到門口,呼了幾口新鮮氣,小琳輕輕地抬起頭,看見三壯在門口,立刻抓了手巾擦臉,盡管很快,還是被三壯看見了。 ?4l6n c-jh
  “你咋地了?哭了?”三壯問。 3U-K%I_0E
  “沒,剛才被鍋爐的煙嗆了”小琳轉身走到臉盆邊,洗了起來。 V.V#o.]a
  “……”三壯不知道該說啥好。 k7k%d1z)s1lN)GON
  “啊,你餓坏了吧,快吃飯吧,媽剛才抽空吃了”小琳邊擦臉邊說。 :j3m-iGC${
  “你吃了嗎?”三壯問。
X"[ Xp$B)V QJ Y   “啊……我吃過了,你快吃吧!”
xZNct[Kct1Y   三壯盛了碗飯,小琳把菜端到桌子上,他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。
?n+W.|,T9R"]8S:XP   “聽說,明個就要修電了,不知道咱這里會不會停電呢?”三壯邊嚼飯邊說。 o D2t5{ ^1cAd-d V
  “媽說,停電正好歇歇”小琳低頭擺弄著手里的搓澡牌。
?m;I*g$mv!` | k,M   “也是,要是停點啊,我帶你逛商場去”三壯高聲地說。
5z0`:mn$h/H'q%}2C5{   “真的啊?”小琳的眼睛里帶著一種興奮“我正要買件衣服呢,你看我這幾套,多難看”
tL.w7ANt   “不啊,我覺得挺好!嘿嘿!”
j0PPd5\e"uy5I   “你懂個啥好啊……”小琳笑著說。 %?D ^jNpee
  姑姑從里屋走了出來,邊走邊罵道:“真他媽的不是東西,有人把洗發水的袋子扔進下水道了,害得水堵了半天……小琳,你還楞著干什麼啊?快吃飯”
!c'R]$vH/d3y   “我……我吃過了”小琳紅著臉,看了看三壯。 [(|O R5\"f9I:e QiS
  “我咋沒看你吃啊,快吃,一會兒,你去胖六嬸家一趟,把這布給六嬸拿過去” 7?-}+] i]JV/j
  “啥布啊?”三壯抬頭問。
WG'N|D   “我求六嬸給繡個花樣子,你六嬸繡花可是出了名的好!”
5z!_,G!L"bW:] K4HF   “我繡不就完了嗎?反正我一天也有的是時間”小琳看來是不大樂意。
gE$p FpwC0K   “你會繡個球啊,快點吃飯”
&PCi6O(E   “那剛才咋不讓柱子帶回去啊?”小琳接過布,理了理頭發。
(m~qY]+|9b   “讓你去就去,羅嗦個啥?”姑姑說完,轉身又進到里屋了。 @,wuM cJ6H
  “你不樂意去,我去吧”,三壯放下碗,把布料接了過來。
`Fb!r\3TIn [6V   “你吃飽了嗎?” v[ A Y]4v;_
  “飽了!”
b Z)S)C]LG6WDk
W.KQNH9H   天已經開始黑了,街上的人也不多,午后的熱浪在慢慢地退卻,但仍是悶悶地。三壯拎著布,悠蕩著向中心路走去。
4_-f'JqSJtEk"C   好久沒出門了,三壯感覺輕松不少,不自覺地,竟然吹起了口哨,前面就是這小城里最大的飯店“百福樓”,是這街上的一伙地痞開的,聽說里面姑娘小姐樣樣具全,就是菜做的特難吃,六叔說他吃過,跟他們家的豆腐沒法比。
oHKdz&OiS   樓前停了一些汽車,偶爾也可以看到高級一點的轎車,三壯對車挺感興趣,上前仔細看了看,這是一部“奧迪”,在這里很難見到。 /D%E5k]8{AF a6W
  一個男人踉踉蹌蹌地從門里面晃出來,艱難地搖到路邊,扶著一棵數,低頭嘩嘩地吐了起來。 9zm$s5?'L,fQ(u#H{
  三壯怕惹了麻煩,就繞過去走開了。這時,酒店的門開了,一個熟悉的聲音叫著“小林,你他媽的行事不?趕緊回來,我們都等你呢!”
`0L I M8H+I   三壯順著聲音望去,竟然是劉隊長,那路邊的準是林天威了,林天威搖著腦袋,繼續吐了起來,劉隊長顯然沒看見三壯,嘟囔了幾句,又回去了。
IM1M-i#E*J   三壯急忙跑了過去,扶起了林天威。 /su:m*[5N1T
  “你沒事吧?” Q#[K2f4p"IoK3v[g&c8x
  “操!”林天威瞇著眼睛,看了看三壯,“你是……是三壯兄弟?” &yD bn+{7{3M)TS
  “啊!你怎麼喝這麼多?” vLn kqQ},B
  “真是他媽的沒辦法……我……”林天威打了個酒嗝,噴得三壯滿臉酒氣。整個身子都依在了他身上。
,Al ?F;O*Rd;]V   “好了,我送你回屋……”三壯感覺自己支持不住林天威的重量。 W5l d)fi@3d(mQ
  “不……”林天威搖著腦袋,“再他媽的喝……我就……見不著你了……”
/ke5z9A5{   “那……我送你回去?”三壯問。 !Z^5Aw dIe-u0WO$f
  “好……,我告訴你……我是……”林天威用手比划著,三壯卻聽不明白。 H5n*`u,[vQh
  “回哪啊?”三壯問。 zy u#Ibg&e;mx@6M
  “回,我宿舍……你送我……” ,M5la.F G4T
  “好,你等等,來,扶著樹,我找車” G'{)D!z1Mm T q
  “不用……”林天威擺著手,“我想走走,醒醒酒”
/c,r~LI:Zh-yLR   “好吧!”三壯把林天威的胳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,用手扶著他的腰。
,e GQ@(H*b`? yS   走了幾條街道以后,林天威的身體是越來越不聽使喚了,三壯已經被累得氣喘吁吁。
(DQ\(BndQW:n   “我……我要尿泡尿”,林天威瞇著眼睛嚷道。 m5W h+GxvhO
  三壯將他扶到一個背靜的晲仇B,拍了拍他的腰“咳!尿吧!” ~,SM;f^O2F }
  “操!”林天威用手摸索了半天的褲門,卻怎麼也打不開拉鎖。
;}ZA4P6a BK9xP/g   “操!……去……”林天威眉毛皺成一團。
;Ajhw N_   “我……我幫你……”三壯的心里面亂亂的。
t*u _ys5ZS:dd:Y   他一邊扶住林天威,一邊用手,拉開了拉練,他憂郁了一下,然后就把手伸進褲頭,把他那吊拽了出來。 .U+caR;U D-H
  “尿吧!”三壯的心跳得厲害,不知道自己再做什麼。
9Cr |p3c J   林天威嘩嘩地尿了一通,三壯一直扶著那吊,他怕他尿到褲子上—他自己這麼認為的!
+~0o\7P#q%sg*p{7pQ   林天威好象真的很累,顧不得提上褲子,就載到了棆銦C
^ ^7iI0E0a:];[qovm   “喂!你醒醒……“三壯晃了晃林天威。
$C$H'Ur%I   對方沒什麼反應。三壯將他的褲子提了起來,把腰帶系好。正當他想扶起林天威繼續走的時候,林天威的腦袋“﹛妒漱@聲扑到他的臉上,三壯感覺臉熱熱的,一股男人的味道伴著酒氣撞在他的嘴上。 S,y ic&Qk
  “走吧!前面就是了”三壯抬頭看了看,幸好沒有人看見。
o S#C:Hs9C%` g$`Q   兩個人晃晃蕩蕩地走到了監獄大門前。 ZA+n mU.L
  “警官,這位是林天威,是劉隊長讓我送他回來的。”三壯扯了個不算是謊的謊。
1S'hk ?z   “啊,好了,你進去吧,小林他在北3號樓405房間。把這個牌子拿著,省得一會出來麻煩”站崗的小警察並不嚴格。有點出乎三壯的意料。 ?(@DJkhB+]
  “好,謝謝你啊”三壯扶著林天威沿著一條黑不隆冬的路走了進去,到了北面,有一個轉彎,他望旁邊看了看,原來他們獄警住的地方和犯人還是有一段距離,難怪,門口的小哨會這樣輕易讓他近來。
@ sSjx'NI8m   好不容易來到405房間,三壯推了推,門鎖著。
{u-KxL   “鑰匙呢?”三壯邊問,邊在林天威身上搜索起來。 `'G1i r-r:} Qu
  林天威好象很配合,張開了雙臂,象犯人接受搜身一樣靠在了門上。 ^JLt T*Y@
  在腰帶上,三壯找到了鑰匙,開了門。屋里面只有一張床,還有一個柜子,顯然林天威是自己住一間房的。房子簡單但干凈。 $|1dh4r6f"N0f`-~7|N
  他將林天威放在床上。自己喘了喘氣。 uu |Dh-fXw5~
  “你……你別走啊……你……”林天威嘴里嘟囔著。 -gf$E(z"u4_h
  “我沒走呢,你喝水不?我倒給你?”三壯走過去,坐在床上,輕輕地拍著他的后背。
BtU,TAq   “我要……我要……”林天威嘟囔著。 `/oX2|-L
  “你要什麼?”三壯剛要起身倒水,卻被林天威一把拉住了,真不知道,他哪來的力氣…… ;Kz L#G"j;L#C
   
o9rS-KP7i/rG ];a 7P;H4ebK#s
E4\{:YM$ah'a)s
"er(k9P#x7n J

7j8PO(qf&Mn (15)
xkke NpA
i2B3qo2TS| `
^4|;ibl
vS/kFm$T*a k3E   三壯的手被林天威緊緊地抓著,他感覺有些不自然,走了太長的路了,是挺累。三壯感覺自己的脖子上滲著汗,額頭也發熱了。他干脆又坐在了床上。 za{ }R] Uf
  過了一會,三壯發現林天威的呼吸已經平穩了,就試探著叫他。 CL'l RK!h
  “林警官?……你醒醒……”三壯搖了搖林天威的手。
+aF ps-yU#d8A   “啊……操!今天丟臉了……”林天威嘴里嘟囔著什麼。
7|EE _%o   “操!,那怕啥” a'f%iX$M
  三壯低頭看著林天威,他半閉著雙眼,臉色很紅,方正的下巴透著俊氣,兩條濃黑的鬢角沿著腮線一直垂過耳下。高突的喉結隨著呼吸浮動,嘴唇不時吧嗒幾下。
`gO*VAV e's8P \-|%W   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搖晃在三壯的心里,他感覺自己和林天威很熟悉,根本就不像是兩天前才剛剛認識,林天威的手不停地捏弄著他的手,就像他給人家按摩時的動作一樣。
_j8d _}6L%P%k   “你松嘍,我給你倒點水喝?”三壯又試探著問。 ~,`jm tb
  “恩……”林天威答應著,抽回手去解衣服扣子。
-x~v4asS[,h   三壯走到窗台前,拿起暖瓶,這時他看到了放在旁邊的鬧鐘。
I1Q nR+n$]8R4u   “操!10點多了!……我出來這麼久了……布呢??”三壯在身上地下找了個遍,哪里還有那塊布的影子。
w3H q k#yQ ?:g)a5Db4{ c   “得,回去準遭姑姑罵!“三壯合計著,把水端了過去。 3a9@^#Z9~
  林天威將汗衫的扣子全都解開了,領子和大襟散落在胸膛的兩側,胸脯輕微地起伏著,褲帶也松了,順著平坦的小腹向下望去,淡綠色的短褲剛好露了個頭,一撮濃密的黑毛沿著肚臍直伸向大腿深處。
Tb9M o$g h![   三壯呆了兩秒鐘,發現自己的下身竟然不知不覺地有了變化,他用手按了按,端著水,坐在了床邊。 U [*uluF7U'ms
  那水很熱,三壯放在嘴邊吹了好半天,他扶起林天威的腦袋,把水遞了過去。 h}8LSoRV;N&a
  林天威先是喝了一小口,既而就將整杯水全部吞了下去。正當三壯想再倒一杯的時候,林天威睜開眼睛,直直地看著三壯。
+C Tq @"hx   “你……你還喝不?……我再給你倒點兒啊……”三壯有些語無倫次。
5c%e$s e$qM;d   “我記得……你下午還沒給我按摩呢?”林天威瞇著眼睛笑了笑。
u6{!Uk+zb   “啊……那什麼,你明天去,我給你按……”三壯低著頭,不敢看林天威的眼睛。他感覺自己說話不太正常,像……對了像柱子!
_z[R;y   “不……我今天就要按……”林天威閉上眼睛,厥了厥嘴。
C"`R7Y [+B:b^   “這哪能按啊……你還沒洗澡……”
!eB7|#}2DesF w   “操,你嫌我埋汰拉倒?”林天威把腦袋轉向一邊,無力地擺了一下手。
[_Z^wq]$d)R P   “不是……那……好吧,你翻個身?”三壯站了起來。
(?/H;H^*TE'Z-d-Y:?   “不……就這麼按,我沒勁了”林天威笑著看三壯。
M*f{ L"W tQ   “好吧,你等我拿毛巾……”三壯轉身走到門后,他進門時就看到了放在那里的臉盆架子。臉盆里有一些冷水,三壯有取過暖水瓶,倒了些熱的進去。他先洗了手,投了投毛巾,又把它擰干。
Y{fT'{0itVq2bp   “把門拴上……”那邊傳來林天威的聲音。
n6Y]:bd%^   三壯伸手拉住了門插戶,心里頭突突地亂跳,感覺自己是一個賊。 t0Q,C q0Z+F7B6P]#f2a
$T%J t8JB(U
  淡蘭色的毛巾平鋪在林天威坦露的胸口,濕呼呼的,暖呼呼的,三壯的雙手輕輕地揉弄著林天威的肩頭,林天威輕微地張著嘴,腦袋向后倒去,喉嚨里頭的氣體又一次扑上了三壯的臉。 x(O.c6m!{9|){
  有節奏的拍打從胸脯延續到小腹,林天威的手不知不覺地攏住了三壯的腰上,三壯感覺自己的下身越發不自然,他更深地彎下腰,不讓底下的東西頂著難受。他明顯地注意到,林天威的褲子已經被撐得老高。 )NyYe&? nuK
  幾個來回下來,上身的每寸肌肉都被敲打過遍,三壯抓過林天威的手,為他松松骨節,沒料,林天威卻反將他的手握住,“這里……” E y!sE"I
  兩只手順著小腹,滑進了褲衩。三壯的手被林天威按著,而他手下的,正是林天威那已經棒硬的吊。 !~ hY }iqb2}
  三壯的頭騰地熱了,雖然他已經摸過自己的吊,還有二哥的,但是……眼前這人是林天威,一個獄警-他最崇拜的人,一個他也莫名就喜歡的人,盡管他自己還不知道。
4ED(\5k`?8d z}   林天威還是閉著眼睛,嘴角向后拉了拉,喉結上下動了動。三壯的一只手被按著,慢慢地上下移動,林天威的吊狂妄地伸向小腹。
"qtOMo!a   三壯慢慢地俯下身,另一只手輕輕地抓去林天威胸前的手巾,林天威的手從褲衩里抽出,猛地摟住了三壯的脖子,三壯一個不平衡,一下子栽在了林天威身上。
5C.u \"LYf~o   三壯的眼睛直只地盯著面前這個好象醉得不成樣子,卻能猜到自己想做什麼的男人。林天威微微地笑著,用一只手擋住了他的眼睛……猛地,他感覺自己的嘴唇被兩片熱熱的,伴著酒氣的柔軟東西包住,他掙扎了幾下,才逃脫出來,對方卻是不依不撓,繼續扑了過來,這次力氣更大,三壯明顯感到自己的下巴被堅硬的胡茬扎得亂痛。
/O7aLz-k.k6IWS   以前三壯都是在電視上看人家親嘴,自己從來沒做過,今天這嘴來得太突然,他竟然有些暈,不過,他感覺東西是不錯,難怪這電視里的演員總是愛整這個呢。 1_4W+v'b5I4s
  林天威的舌頭在三壯的嘴上亂竄,好象要找個縫鉆進他的嘴里,三壯就故意緊咬著牙,不給他機會,林天威用手死死地摟著他的腦袋,搞得他換不過氣,好不容易他側了下頭,呼了口氣,卻被林天威逮到機會,那舌頭搖擺著就竄了進去……
kS"J-QW }Jy   經過這麼一折騰,三壯本來穿的拖鞋早就被甩到一邊,人也壓在了林天威的身上,林天威把三壯輕輕推起一些,把自己的褲子褲衩一並退了下去,然后,他的雙手順著三壯的腰慢慢地插進了他寬松的大褲衩,又撩起了里面的小褲衩,輕輕地揉著他的屁股。后來慢慢地推動起來。
"b8E ea!sI LX-d XN   三壯感覺自己在躺在一處沒人的大野地里,就他和林天威,他想干什麼都行,就像在那撒尿都沒人管一樣,舒坦極了。他迫不及待地脫去褲衩,讓里面的濕了頭的兄弟出來和林天威那吊認識認識……
Fx TViF
s V(A| Bd*dpA   在一陣熱火朝天的租收場面過后,三壯感覺自己已經沒有余糧了,他疲憊地躺在林天威身上,覺得他身下的倒是還富裕。 9n0D(N;K\ zj\
  “你咋還硬哩?”三壯喃喃地說。 mc/h1LKC;u
  “你不知道,你咬它一口他就不硬了……”林天威繼續閉著眼睛。
3^%W G2qP Qqu   “拉倒吧……” b+E!r2qXf*O'Ew2u(A[
  “不信你照量一下啊……” ;ImD'~k)i%R+?!fYn j
Y&h\|/hal
  三壯醒來發現燈已經滅了,林天威已經發出了輕微的呼嚕聲,三壯慢慢地吧嗒吧嗒嘴,還是一陣腥味,不過比魚味好多了。他回頭看了看林天威,他赤條條地躺在旁邊,三壯忍不住用手輕輕地摸了摸那吊,軟呼呼地,用手套弄幾下以后,很快就又硬了。
s(Z[+w~   “哼……干啥呢?”林天威問道。
LeJU@B0@b   “啊……沒,那個,我還沒給你按摩后背呢!”三壯傻笑著說。 x(B y z7D4U2DA0J
  “操!……那我可不給錢啊……呵呵”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53

[size=3] (16)   太陽很刺眼,三壯激靈一下坐起來,發現,林天威早不見了。
d!y5c)o{   他穿好褲子,踏上拖鞋,走到鬧鐘前一看,完蛋了,早上九點了,他想起昨天晚上是去六叔家送布的,結果……后來就到了這里,然后就沒回去,也沒打電話,咳呀!姑不得滿城找我?二哥……哎呀,二哥說昨天晚上去找我喝酒……他……操蛋了這回。他環顧四周,發現自己在一個非常生的地方,他甚至不敢想這是哪里,林天威呢?他在哪??
~pXM-\&D:?&CN%nP   “吱忸”一聲,門開了,林天威端著飯盒走了進來。
5m%LwP{~9jW@-L   “啊,你去哪里了”三壯不知道說什麼好。
p#Q(zy cJ)A:m   “我去給你打飯啊,操!你還真能睡,昨天……” 7m/DX7a`dJ1G@ {v
  “啊,昨天你喝得太多了”林天威還要繼續說,被三壯打斷了。
)VH-j rG[   “操!昨個跟劉隊長陪客人,這幫逼才能喝呢,還好我碰見你了”林天威說著,抬頭盯著三壯的眼睛。 f0n7KMWr~
  “嘿嘿,沒……沒什麼……我要回去了,我昨個沒回去,我姑和我哥該惦記著了”三壯轉身就要走。
kb(p%VFzX u Cd   “沒事,我昨個半夜時候,出去給劉隊長打了電話,順便給你家里打了一個”林天威笑著說。 -^ U \3e1y$NC
  “啊,那你咋知道號碼啊?”三壯驚訝地問。 \:y{dm7`
  “操!逢春澡堂的號碼誰不知道啊……”林天威邊說,邊把飯盒打開,里面有花卷、粥、咸菜和倆雞蛋。
$G G} `pP3i7S   “那你咋跟我姑說的?”三壯還是不放心。
)H*tw#x]w   “我說,三壯兄弟今個晚上陪我睡覺哩……”林天威一臉坏笑。 8qiH2Ah2T%F
  “操!你說的啥話啊……”三壯有點急了。 .Y1@nd gx$t Tc
  “呦!你還真當真啊?哈哈,我說我昨天喝醉了,三壯兄弟送我回來……”林天威一本正經。
tj+B7?4SW!M   “那還湊合”三壯總算放心。 J!~_})qG3L
  “還沒說完哩!”林天威說到。 $m'Wz4XVy"F
  “還有個球?”三壯抬頭望著他。 i&UXc\ I
  “還有順便給我按了個摩,還……陪我睡了個覺!哈哈哈哈”林天威摟著三壯的肩膀,大笑起來。 &y.Z:KdF-u#B
  “操!你瞎掰呢你……”三壯聽出林天威是在逗他,伸手對著林天威的吊就是一把。
!_7u6MyB-| NY7I   “哈,你還沒鬧夠啊……”
!a"?A+Uvk3]+]5Y
&C?!a\OP6e|   吃過了飯,三壯得回去了,林天威非要送他,他也沒阻攔。
  兩人下了樓,從北口樓梯外面的路往大門走去。
Muk#dV:G   “我當這里面不讓外人進呢,昨個咋這麼隨便就讓我進來了呢?”三壯邊走邊問。 dFY+O3Opt
  “操!你以為你自己個來能進得來啊?這不有我呢嗎?”林天威牛逼地說。
.n;M,VV#C-n(s   “你?你咋這牛啊?”
V0ya't:ou#e*v   “也不是我,你不知道吧,劉隊長的表哥是這里的大頭兒,我又是劉隊長以前的老部下了,這里的人當然不敢攔我們了” v| T{%F-}.cV ?
  “我說的呢,你咋還自己有個屋呢”三壯搖了搖腦袋。 $^ z)DfP2^y
  “這事兒啊,就是那麼回事,要不能咋地,能混到啥程度就算啥程度了”林天威無奈地看了看天。從腰里掏出一包煙,抽出一支給三壯。 E:p)X1nJ:d#B$~^
  “啊?我不會抽,我爹不讓呢,我抽煙,他就抽我!”三壯說的是實話。
4O'lP_z#o   “呵呵,我爸根本管不了我,小時侯,他一抽我,我就偷著出去抽煙解悶!”林天威無奈地說。
)GN*F)a^&?2c9gB   “哈哈,怪不得了……對了,你昨個瞧見我手里拿著的布沒?”
l7jk5ej5_   “沒啊,啥布啊?”林天威問道。 w.}^$?c5U\.m{*WB
  “咳!拉倒吧,丟就丟了,正好呢!” eofIt9sk'd
  “操!丟了還好?得,你也算是為了送我弄丟的,這麼地吧……”林天威從腰里掏出一張100元的票子,“拿去,再買一塊!”
@|A m }1c   “操!你拿我當啥人啊……”三壯把林天威的手推了回去。
;{b%do t*Ge*OD   這時候,后面傳來喊聲“林哥,林哥,劉隊長叫你呢,快過去!”
!sGLG"~TKpt   兩人停下腳步,回頭一看,一個穿戴整齊的小兵跑過來,徑直站在他們面前。
*m2OIz0k   三壯端詳這小兵,長得眉清目秀的,眼睛閃著光。個頭不高,倒還結實。 F1lAz6R s(l
  “啊,小李子啊,你告訴劉隊長一聲,我立馬過去啊”林天威笑著把手里的錢放回口袋,又拍了拍那小兵的肚子。
hY`\D)F   “好,你快點啊!”小兵說話間,抬頭看了看三壯,發現三壯也正在看他,他臉紅了一下,跑開了。 F#Dd9V;Jqmz
  “你趕緊回去吧,我自己走得了”三壯看著林天威。
Ex$nZ am;wZ^S   “不忙,送你出了門,對了,牌子還在吧?”林天威問。
:|X"Y-B0Y+W2R@j   “哦?牌子?”三壯趕緊將大褲衩的兜翻了個底朝天,沒找著。
Kow?X[t   “那完蛋了,你出不去了,這牌子是進出必須的,你沒牌子,就得一輩子待在這里頭了!”林天威說話跟真事是的。
!L Zq@0V At-iS   “操!你唬誰啊?我才他媽不信呢!”三壯抬腿就往外走。 0K!o,O!tL6dDi"x
  “哈哈,不信啊,不信看看”林天威在后面笑著向門口的小兵擠了擠眼。那小兵會意地點點頭。 ~ s-M{j
  “對不起,請出示門牌!”小兵一臉嚴肅。
(tP#cWz+g'@ m(S   “我……沒有……”三壯說實話了。
cNW4r;N;p%g   “那請您到監獄長那里拿批條!才能出去!”小兵繼續回答。 fN6{$PP
  “我昨天是陪……”三壯想繼續說,聽見后面林天威笑得捂肚子。
6B v,^xO|l   他回頭望去,林天威邊笑邊招手。 fE|8tw} V^
  他走了過去,見林天威從褲兜里掏出一個牌子,就是昨天晚上的那個。
(K3e+p Yu9~7LV-y   “你故意整我啊你?”三壯有些急。
J8dymp*q8a5LY   “不是啊,這個門牌是我今天早上在……”林天威招了招手,示意三壯把頭湊過去。 X{n*`A!h@'N
  “在你屁股上沾著哩!哈哈……”林天威大聲笑了起來。
-\;hz0~M^ O   三壯搶過牌子,聞了聞“操!好象是在吊上沾著吧!嘿嘿……” Z*tb,s7I3Q VD
  “哈哈……”林天威笑翻了。 U8EN(AS }-Ak7{
K0}%d _~7?
  三壯一邊回味著昨天晚上的事,一邊往家走,他老是覺得林天威根本就沒有喝醉,相反,自己倒是醉得不輕。突然,他想到二哥,他想去看看他。
8D(z!J[m|/M   游戲廳門口有兩個小孩子,趴著窗戶看了看,就跑開了,顯然還沒開門,從窗戶看進去,沒有人,他推了退門,果然門栓著。 G py2Q#Aguf
  他又繞到后門,看見游戲廳角落的沙發上,綣著一個人,一條毯子圍著肚子,還有一半搭拉到了地下。對面的茶幾上,擺滿了空啤酒瓶……
y"Kmk Z J .c VX }O0ZBe4d:jf

O6u4R|!O*Pd ~/Cy1tl
Y8QEI'oL~ 1I+d J\+s?+x;C
(17)  三壯敲了敲門,沙發上的人沒有反應,他又重重地拍了幾下,那人翻過身,瞇著眼睛看了看門,喊了一聲“今個關板了!”
S| O6Jh,C MZD _   “哥!是我,三壯啊!”三壯大聲叫著。
,Z.B Wa#_-}|%h   二壯無力地爬了起來,不緊不慢地套上褲子,趿拉著拖鞋,把門開了。
M*j;IsyA#X9P   “呀?今個兒咋閑工夫來看你哥啊?”二壯頭也不抬地往里走。
-fvti2V'CGD;uay {}   “操!這叫啥話,我來看你你還牛逼啥?”三壯跟在后面,楞裝強硬。“你喝酒啦?” +e o8P0S?
  “啊……”二壯把毯子折了幾下,轉身奔里屋去了。 zx&o4EHw C
  “我昨個晚上……那啥……“三壯想來二哥準是知道了。
Hc3gV y{ YG   “你干啥我管不著,可總不能放著堂子不管,害得姑和小琳找了你大半夜啊?”二壯轉過身,眼睛瞪得老大,眉毛也豎了起來。
K Q)Z9n#T!K&w:Hb   “我這麼個大小伙子,能咋地啊”三壯底氣不足。 :k GB{w
  “操!你他媽的真沒良心啊還是故意氣我啊?”二壯舀了一盆水,洗起臉來。
8En~\y:cXh8}\   “回娘家去了,不知道他媽的干個吊”二壯擦著臉,撿起刮胡刀。 8\zO%H&W,|`p
  “啊,那不是前兩天才回去,是不是你又……沒……”三壯見二哥把氣轉了,開始逗弄起來。 \.hLqq }4Ql j
  “操!你個小王八蛋的,成天拿你親哥開涮,瞧我不告訴爹你的事……” L/e } H A$]+G
  “啊,親哥……我不敢了,來,我幫你刮胡子”三壯嬉皮笑臉地獻殷勤。 :Je l"Th"E0J*l?7h-xT
  “拉倒吧你”,二壯把他推到一邊“你想整死證人啊?” 2fC|2``1L
  “哈哈,好二哥……”三壯嘻嘻地笑著,把手巾遞了過去。 )o3jx\e/B
  “別笑了,說正經話,那個林警官到底是誰啊?又是客人?”二壯邊問,邊用手試探著胡子茬。三壯不禁摸了摸嘴邊,想起昨天他被這玩意扎了呢。 4h\Qa)L MP1v
  “啊,是啊,前兩天認識的,這不昨個碰巧他喝多了,讓我碰上了,我尋思著,怎麼著也得幫個忙不是?”
@oLG!p N*S   “操!就他媽的知道你……唉?你送就送了,咋還一宿不回來呢?” !M}#Yfu"BV
  “我……不是把那個門牌弄丟了……”三壯一說謊臉就紅。 z+X'{8G g$h/V
  “我告訴你啊,以后少跟那幫人打交道,他們表面像人,操!其實他媽的都不是東西!”二壯涮了涮刮胡刀,打算再刮一遍。
,M*y6K1w1n-K k   “我看挺好的呢,你咋這麼說呢?” $h4w8g5Ffn0UV8_/H
  “操……你親哥能騙你還是咋地?……哎呦……”二壯一個不小心,把嘴邊給刮破了。
0v` qHxk ^Q   “哈!我說吧,這就你說人家坏話遭報應呢!”三壯邊笑邊說。
G5Q.KGLE4b.g   “哎你個臭小子,我還管不了你”二壯伸手就是一拳,三壯順勢倒在旁邊的床上。 "}3qZ O\
  “啊……你打中我的種了……我……”三壯捂著下身叫了起來。 }#z.~2ok5w krq"k W
  “呦,那還了得,趕緊讓哥給瞧瞧……”二壯拿著刮胡刀,怪笑著走了過去。
  “啊……哈哈……”
L;Gg#dQ l)mY   ……
6a+{?:n#C m   “好了,你是親哥,我服了,我得回去了,姑肯定等著我呢!”三壯斗不過二哥,只好求饒。
_t\]0Hr^   “得了,今個饒了你了,我跟你說,昨天晚上,找不到你,小琳哭了老半天呢,姑還真生氣了,說等那個小王八羔子回來,我非……”
G+r7u LX~vN$q   “咋著?” !bo.|p4z6Z;t
  “打折你的腿!”二壯惡狠狠地說。 r7H;k%F@4e"k^@
  “拉倒吧,姑才不會那個呢,我這就回去”三壯整理整理衣服。
w%w+@@F*^   “行,要不,我陪你回去?”二壯操起木梳,撓了撓頭發。
'om;iZ zZ   “得了,你趕緊開門吧,我看有一幫小子圍這轉了半天。 n7o9[&a X"k&VSM`q~
  “那行,回去多跟姑說幾句好話,呵呵,臭小子……對了,我晚上興許過去啊?你今個不送人了吧?”二壯說著,拿起床頭的一串鑰匙,走過去開門了。三壯的心猛地動了一下,哥晚上過去應該是高興的事,怎麼心里這麼不得勁呢? bZoA/R:|A#KP
7{+U Ef]?Xy'w Y-y
  從二壯家出來,三壯的腦袋亂哄哄的,他感覺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,他也實在是理順不清,有好幾次,他差點撞到了樹上。 slX"`B!p,?4U z6d1dQ]]
  “咦?”走到葯店門口,三壯突然看見兩個人在門前嘮嗑。一個正是二嫂,另一個卻是劉隊長! of,B}F
  他們兩個怎麼會在這里嘮呢?三壯停了腳步,在遠處看著,兩個人像認識八百年了似的,熱乎得很,三壯想想二嫂是有這能耐,跟誰都能攀上親,只見二嫂把手中的葯死勁往劉隊長手里塞,連那個葯店的老刁太太也跑出來,把錢給劉隊長塞回襯衫兜里。 e P kIJih
  三壯正納悶呢,一只大手猛地拍了他的肩膀。 0bG3a bt/UHL
  三壯嚇了一跳,回頭一看,原來卻是林天威。 e7UD!F&sL
  “你走得夠慢的啊?怎麼繞到這來了”林天威笑著問。 !h2`{|%{$e v
  “啊……我到哥家轉了轉”三壯吃驚地說。
H2IcR;PFNR   “哦,我還當整天呆在澡堂子里,不認得路呢!”林天威的襯衫送了兩個扣,在陽光底下直晃眼睛。 5T#Rn.Hjs
  “操!看你說的,你咋又跑來街里呢?”
} M gY/A5CA2ra?kt&q   “這不是要修電嗎?得挖地溝,上頭把活包給我們監獄的犯人了,我和劉隊長過來划區域呢”林天威抬頭看到了劉隊長和二嫂,又補充說“劉隊長昨天喝得胃疼,順便來買點葯”
8Mm!f6Z6Q   “啊”三壯瞟了一眼那邊,二嫂還是滔滔不絕,說著說著還笑了起來。 3d!l mNs Ekt
  “那你都管哪片啊?”三壯問。
&~"W+E z{   “啊,中心路南的兩片,還有……還有你們家前邊的一片……”林天威晃著腦袋,還不大好意思地說“我主動申請的呢?”
v&~'Nc_9o'{2^P   “操!那好啊,等你忙完,我給你搓澡……”
-_W(ae,dY6C6{_   “啊……好啊,那什麼,我先過去了,你?……”
MN @8zY,p kD'?.x(Gz   “我得趕快回去了,姑等我該著急了。”三壯說完,又沖那邊看了一眼,轉身就走了。
E'QH&R |   林天威盯著他背影,又回頭看了看劉隊長,笑著搖了搖腦袋,走了過去。 )C7y%Z*IR-v+N A

$lz4c8q2[l[   三壯到了家門口,有點猶豫,其實是害怕,怎麼說,姑姑還是姑姑,他想著怎麼挨罵呢,六叔從里面走了出來。
{;k~_;k:J[bu   “呀!三小子,你他媽的大清早跑哪去了,我今個抽空才過來的呢,不你這買賣還做不做啊?”六叔提溜著三壯的背心領子,大聲叫喚起來。 ,y{7an)ln
  “啊,我有點事兒,你別忙走啊,我這就給你搓,你說你平常都下午來,今個咋還竄點了呢?我看準是昨晚上六嬸閑你埋汰了不是?”三壯一邊笑著,一邊拉著六叔。
Bps,T~   “操你個兔崽子地,我他媽不打你都對不住你爹”六叔上去就是一個9繨}。 2L-gN1c/j'O6w
  “哎呦……”三壯邊叫邊往門里躲,一下子踩在了一只鞋上,回頭一看,正是小琳。
#t2X)Tl.U7r&x IP   三壯笑著臉一下子就僵了,繼而又賴皮地笑了起來。 $yT9P YTmK4o5Ct1Z0T
  “呵!小琳,好妹子,踩疼了吧?”
W^C/o\X   “不疼!”小琳白了他一眼。“六叔,要不你下午抽空再過來,三壯哥這還沒吃飯呢?”
huW*R6o;i6bB[   “啊,大清早到現在還沒吃飯?你兔崽子跑哪聞腥去了?”六叔的老臉笑得跟花似的,三壯一見他笑就想起小時侯家里種的臭菊。 +__*FXN#{#k
  “我吃了,你先進去,我這就好!”三壯還是笑著,突然他看見小琳的臉色不對,轉頭又說“也好,等我攢好了勁,好給六叔脫胎換骨!嘿嘿”。
2U9c.|9V]   “得了,我說不定晚上才過來了,下午有飯店訂豆腐,我還忙不開呢……對了,小琳,你六嬸讓我問問,你媽求她繡花的布呢,讓我帶回去” {NIkn
  “啊……”小琳看了看三壯,三壯趕忙搖了搖頭。
(YMo6f~X6d&G   “六叔,等一會……不忙,你晚上來,我再給您,有好幾塊,我還沒挑好呢!”小琳笑著說。 ){E X;@0qp/i-A
  “好……那下午再說,要不……,我讓柱子過來取啊”六叔邊走邊說道。
(hj+{)vD7{'s!D.m~+[E   “啊,那不用,有空我送過去吧!” T(Ip9b3j.of
  看著六叔走遠了,小琳轉過身,正要“訓訓”三壯,發現那家伙早溜進屋里去了。  !e:a)N rY%If"X`:U
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53

[size=3](18)
#R Z/}v)qls'ZC   三壯噊噊銇]上樓,發現一個客人都沒有,心想準是小琳都給推了,沒人看著,連洗澡都不行。他打開柜子,找了一條干凈的內褲出來。 n(lG*rh}-u;GP
  “你跑啥跑啊?”小琳站在門口,對著她喊道。
2t6@/X PECN!K4z cb~   “我哪跑呢,我這不換衣服呢嗎?”三壯嘿嘿笑。 gh d_M.?[{6jl
  “昨晚,我和媽等你等到12點了,后來二哥也來了,他一聽,就急了,后來我們分頭找你到1點多,后來電話來了,說你不回來了?我這個納悶啊?還以為你是找著哪百輩子的親戚了呢?”小琳氣呼呼地說。 n8^0|&{_
  “啊?那你們沒去六叔家找呢?我看六叔還不知道?”三壯傻傻地問。
,?~J'd D7CYb#}#P   “有啊,我最先去的就是他們家,我以為你和柱子玩牌呢,誰想到了門口就見柱子一個人端著豆子往家走,一問,才知道你根本沒去!”
7H5{n)Rn   “嘿嘿,昨個……我尋思著,林警官喝多了,我怎麼也得送他回去啊!” VT P\)vT*}x(TBa
  “送回去你就回來唄,和一個喝醉的人,你是能嘮嗑啊還是能怎麼地?”小琳不依不撓。 *J _u\+r
  三壯的臉騰地紅了,不知怎麼地,小琳每次說話都象知道底細似的。 /O0Qc1ar.W
  “沒有,當時,我的進門的牌子丟了,就……” { Zh6c-ukS"b7L
  “得了吧,你送到門口不就得了,人家別人不會接他進去啊,就你顯勤勤!”小琳撇了他一眼。
Y3[Y o8R:Q t.px&X   “好了好了,都怪哥錯了,姑咋樣?還生氣不?”三壯把褲衩放回去,心想,現在是沒得換。
:X%Hj i3],[(G'_O   “媽咋不生氣啊,昨天還罵我呢,說我自己不送,讓你個臭皮兔崽子送啥,對了,布呢?”小琳把手伸了過來。
.k$CENR4c%]!X   “啊……”三壯一臉可憐“……我……我給弄丟了……”
&WMQW4DE'Z6o   “你說你……咳呀!讓媽知道還得罵你!”小琳嗔怪道。
en2QUG   “反正都是罵!趕一塊了也好!”三壯撓了撓腦袋。
:Bu5LaU Z   “得,告訴姥爺你就不怕了?”小琳一句話杵到正處,她知道,三壯最怕他爹了。 o ~{9i}5{2in
  “那……,那我去買一塊回來吧?”三壯問。 5PpMMZ+Fa8W(s#Q$D
  “得了吧,你會買個啥,趁這會兒人不多,我去買了,直接送到六叔家吧,那布我看過,知道是啥料子的,你一會就下去吃飯,我媽問,你該知道咋答了吧?”小琳說完,又瞪了三壯一眼。
0Q3z Us~2_6Rg\$t,^$S   “啊……嘿嘿,那不麻煩你了……錢呢?你有嗎”三壯陪著傻笑。
AJO Y'p/k8o   “行了,有!,我下面等你啊,你快點!”小琳說著,跑下樓去了。
L3@ I,V8h^b-t8Z   三壯重重舒了口氣,他抓起褲衩,走到隔壁,打開水,沖了起來,“操!真涼快!” jigxv'l
  他邊沖邊想著昨天晚上的事,覺得一切都太突然了,自己還沒發應付過來,還有就是二哥,他和二嫂是咋了呢?還有小琳,她對我這麼好……
K4jZEh^ p ?   三壯擦干了身子,換了衣服,跑到樓下。小琳已經把飯菜盛好,三壯一下去,她就跑了出去。 "D4OHiCq.Y
  三壯端起飯碗,卻發覺一點都不餓,忽然想起,他在林天威那里吃過了,他們吃的一個飯盒,他們還用一個勺子喝的粥,林天威還給他剝的雞蛋。
.s/S}5\X7_D   “呦……老三你回來了?”姑姑挽著袖子從里面走了出來。 j$^*R p$CR
  “啊,我剛回來,姑……今個還忙吧?”三壯一驚,碗都端不穩當。
:c&N pc4q,l   “不忙!沒昨個晚上忙!”姑姑邊說,邊把幾個搓澡牌子掛在柜台后面。
F/k'r&]P   “嘿嘿,你瞅我這麼大還讓姑操心!”三壯傻笑著說。 P/K M3^H-Ns.s
  “得了,沒工夫跟你貧嘴了,小琳呢,跑哪去了?”
p;hRfa{0EC\   “啊,我昨個沒把布送去,小琳又跑一趟!”
cv+zm2? g7\ U_   “昨個沒送去,你今個早上咋不直接送去啊?”
&y C;|0wL1_   “我……我這不是怕你惦記嗎?” eBVX.rjN
  “拉倒吧你,知道我惦記,昨個就該早回來,還有你看看,今個都幾點了?啊?” J,Hx$cN
  “這……”三壯感覺沒話對了。
#SR)H5l.BT"G&Sw|   “行了,吃了飯,你趕緊上去收拾收拾,一會就上人了,我先在這守一會兒!”姑姑把袖子挽了挽,收拾起桌子來。 -x4z%mY%}vV
  “哎!知道!嘿嘿”三壯見姑姑不再生氣,心里的石頭算是落地。 2Tl;F2[1D
  “那你不會告訴爹?”
Z r&U7N1CuH,Z}9E   “那不一定,你以后乖乖地,我就不說!”姑姑抿著嘴樂了。
"M Vo6A8At9{   “嘿!還是姑好”三壯三下五除二扒了飯,跑上樓去了,姑姑嘆了口氣,又搖了搖頭。
Y^0{\)Y[;a*Q
-DD dZ O0G,w   不一會,就有幾個洗澡的客人,三壯開始了忙活,不過他感覺自己怎麼也沒有以前那麼認真,好象手里的搓澡巾不好使似的,尤其是他看了躺在搓澡床上的赤條條的男人,心里頭總是怪怪的。期間他抽空跑到樓下看了看,小琳正在給顧客找鞋子,看見他,點了點頭,他會意地回了一下。
)t$~Yu[ @$T1wr&jW   晚上吃飯的時候,姑姑談起修電的事,說是這里的挖地溝的工程包給監獄的老犯了,還讓小琳當心,看好錢啊東西的,說不行就關門幾天。 +`7wd @z:f{nUT
  “啊,怎麼包給老犯了呢?”三壯假裝驚訝地問。 1S(I2a%u"Jo4io
  “難道你的林警官他不知道?他沒跟你說?”姑姑撇了他一眼。
ax(~O\%Z   “沒,人家哪能跟我說這正事呢?”三壯感覺自己的臉都紅了,立即低下都,裝著咳嗽了幾聲。
g%@ tI]!S2w   “咋,被飯嗆了?”小琳在一旁忙著給他捶背,三壯用手比划著“沒事”又繼續咳了幾下。 K H ` Z$?,ta
  “活該!這麼大的人了,吃飯急個啥?”姑姑只顧吃飯,小琳也把手拿了回去。 -D3oZG]|^a7Z
{s3b4jx,U\+Q8q
  晚上的時候,又有幾個民工來洗澡了,三壯瞄了一圈,那個聽話的楚南還是沒有來。倒是六叔挺算數的,拎著塑料袋就進來了。 _7TH2W1W0I HJ's
  “呀!三壯,你這生意是越來越好,現在也能成個大款了吧?”六叔瞇縫的眼睛盯著排隊的搓澡牌。 0x ^5kg9`L E
  “哪能和你比呀,我這一天到頭,累掉膀子也不過這倆錢啊,你倒是,一瓢豆子兩瓢水,就是錢了!”三壯一邊忙活,一邊接過六叔的牌子掛了起來。
8Q6}A3e"\vj   “我那也是手藝啊,況且,現在這豆子貴著呢,掙得了幾個錢?”
&Z+ANF"BQ(N r0z   “誰不知道你有本事,讓一瓢豆子變兩瓢啊?呵呵,到頭來賺更多!”
!D@;V5lL!tlvHz~w   “操!你小子這是埋汰我啊,我門家這豆腐可是有牌子的,你可不能這麼糟蹋牌子啊?”六叔說話當真格的了。
M H!L!gAf   “咳!六叔,你這麼大歲數了,跟我小孩崽子叫什麼真啊?豆子是不能一瓢變兩瓢,這水不是容易著嗎?”三壯故意氣他。
-Y H s9N;t   “操你個王八羔子地,看我不踢你!”六叔上去就是一腳。
r:Z0w#z g pM;A7W   “哎……六叔,你踢人這工夫不成啊,還是換你家驢來吧!哈哈!”三壯邊笑邊嚷。周圍的大家伙都跟著笑了起來。 &ApMqzB/j[
  “我還收拾不了你了呢,等我告訴你爹……“六叔說著,“扑通”一聲跳進了池子里,“唉呦!這水還真他媽的熱啊!”
C1O3v0A.e&lK#h,c#m   “哈哈……”大家又是一陣起哄的笑聲。 aB v [a7S%z$|
\,BM oWIi
  快要收工的時候,二壯打來電話,說家里忙,走不開,不過來了,三壯有些失望。不過林天威一天沒有來,他倒是覺得空叨叨的。 `j LVN/E#Z
  姑姑走的時候囑咐他“你可別又去做好事不回家啊!”,三壯嘿嘿地樂了一聲,把她們娘倆送了出去。 hU|},^[B'k:q
  對著著空蕩蕩的屋子,三壯真的有些難受,以前咋就沒這感覺呢?他很想林天威就在他身邊,要麼是二哥和他喝酒,要麼……要麼那個好玩的楚南也行啊,要是……要是小琳呢?那會是什麼樣子呢?
s5V,xIL |Z   三壯鎖了門,準備上樓收拾一下就睡覺,這時,外面傳來了急切的敲門聲。 bA \3x| bB

c1w i M~6g `.b o+N yTA,wD)q;cO

n4V[D.S.| I;x;y(W (19) 9T @5F\WU
@:e/vN3YP\|7}!d

H:T O1_2V+_)J %JtS v$R3}v2W b__
  這麼晚了,會是誰呢?難不成是小琳忘記了東西……?三壯開了門,林天威騰地跳了進來。
KMiE0P S E3r] zN   “你怎麼才來?”三壯驚訝地問,本來他要說,你怎麼來了。 W0z)aIiq
  “怎麼著,嫌我來晚了?”林天威邊說,邊把手里的一袋子東西遞了過來,“給你的!”,又把門關上了。
o8d&u#A2F;tpr   “啥?”三壯接過看了看,里頭是些水果,不過都希奇古怪的,有的連見都沒見過。 /}i\:]1Mj
  “你怎麼才來,熱水都關了”三壯有些愣愣的。
C `a-v y\+J   林天威扑打著褲子上的灰,又跺了跺腳。 8u1e!?z]"v
  “其實,等半天了,我在那邊小賣店看著你姑姑和那小丫頭走了才過來”林天威說著。 U8n(|GRs/V{._S7E
  “那……那我把熱水燒著?”三壯轉身要進鍋爐房,林天威一把就把他抱住了。
'c-l^6B5yqnZ)d   “你不想我?”林天威在三壯耳邊親昵地問。 ;? ` J*P1?c gm3Q
  “…………咋不想呢!”
9K aN'rD8M1d   …………
0| K8K!Gs$x"x9or   三壯懶懶地躺在床上,感覺舒坦極了,林天威用毛巾擦了擦身子,套上了褲衩,走了過來。 6w4~G*y({6k
  “我一會兒得回去,劉隊長他們在喝酒,我偷跑回來了。”
/rng#XBuJA0t&]   “哦!那……明個你來洗澡,我不關熱水!”三壯的臉還是熱得很。
ly#BRfv!M6D6o   “呵呵,啊,你早點睡吧,那水果是劉隊長的朋友給他的,我嘗了挺好吃,就給你帶回來了。”林天威說著把衣服都穿了。 3e2W!x+@s4O$E"O#Tl
  “嘿嘿”三壯一時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,突然看見林天威的襯衫,有兩顆扣子沒扣,“哎?你一個當警官的,怎麼這麼不立正呢?我看人家劉隊長,都扣得板正呢!”。三壯站了起來,給林天威扣起扣子來。 ?8g RU)p TcC_
  “操!你別看他們在外面人模狗樣的,其實他媽的……不信,你現在到酒店看看,肯定連一個扣子都沒扣!哈哈”。林天威一邊說一邊看著三壯。 S$@&Pw)x
  “那你在那,也是……?”三壯抬頭,倆人對著眼。
zRW3ZXsr i   “操!我……發現不好,立即逃跑!哈哈!”林天威一邊盯著三壯說,一邊用手,扒拉三壯的吊。 y4oZ cx
  “你再弄,我尿你一身!”三壯任憑那家伙又硬了起來。
pK fs6zw^   “那我也不怕,反正你給我搓澡”林天威又把三壯抱住了。
FSiL|l L   “得了,你快走吧,一會劉隊長找不著你,還不整死你!”三壯向后躲著。 .TYD'x2m7w
  “我現在咋走啊”林天威一臉委屈。
E n!p}M~   三壯抬頭一看,林天威下身那里,已經跳得老高。 ;`u%~5~ SF
  “操!你活該”三壯坏笑著。
*i a1wvV,\ |6m;gZ%h
  “﹛I﹛I﹛I”樓下傳來敲門的聲音。 8NUFG#VoT s+R
  三壯一驚?怎麼還會有人來?
,~J ?3Ka-j   林天威也嚇了一跳“你知道誰嗎?”
{/P&c/{3RQ   三壯搖了搖頭,抓起褲衩就穿了起來“別管,沒事!”他把床上又收拾了一下,樓下的敲門聲又響了起來。
7? R/{4xv:u.sA
[(}U6d3LN&uJ l3WA   三壯開了門,二壯拎著一堆啤酒就進來了。 quMRQ lAjv
  “你不是說不來了嗎?”三壯接過啤酒,放在柜台上。
)Wz m(A:[-] G9`   “操!,剛才有警察來查游戲廳……”二壯正說著,突然看見后面的林天威
$i1ILDaDw!J#a   “啊?還有客人呢?”
^\HGi.O1L#_r6F   “啊,林警官來的晚”三壯支吾著。“來,我介紹一下,這是林天威林警官,這是我二哥!” m.i#tRC;G
  二壯打量了一下林天威,“哦!這就是你說的林警官啊”
a?3iN3^ P urNW   “啊,二壯哥,我見過你家嫂子了,還聽說你家的游戲廳,有空我可要過去玩玩!”林天威陪著笑。
)E3ds+n9i`   “那沒問題,不過,我可不象我兄弟這麼崇拜警察,誰去都照常收費!警察嘛,收雙份!”二壯皮笑肉不笑地說。
mb4kM|,N]   “哈哈,二壯哥還真會開玩笑呢,天不早了,我得走了,以后見吧!“林天威看了三壯一眼,抬腿要走,卻被二壯一把拉住了。
/c*\'J a@   “聽說林警官酒量不錯,來!正好!咱一起喝吧!”二壯指了指后面的啤酒。 0|W"`n R3]*G2h [
  “說起來真他媽的丟人,我一喝就過!”
y/b]%m0D$nK;z   “沒事!哈哈,喝多了,讓三壯送你回去!”。 b"?b[ n
  “操!二哥,你咋能這麼說呢啊,林警官他還有事呢!”三壯聽這話里有話,上去解圍。
$B[uAku   “也好,反正這酒也不多,沒給你帶份!”二壯說完走到柜台前,拎起啤酒。準備要上樓。 x LY7?&c#I~
  “那我走了,以后有機會,我請二哥喝酒!”林天威說著走出了門,三壯跟著出去了。 B7S_c{3^!vq.wz
  “你別跟我哥生氣,他就這熊樣!瞎叻叻!”三壯不好意思地說。
c@&X:Zf;Z   “沒事,我有空過來找你”林天威笑著看了看三壯,轉身要走,二壯從屋里跑出來。 fS IC2Z:i
  “哎?林警官,這是你落下了吧,我尋思肯定不能是我這傻兄弟的,這都是啥玩意啊,怎麼不象好東西啊!”
JM6\$UeoJ0{?   三壯這才想起來,剛才光顧和林天威那個了,水果忘在柜台上了。
GF[]$R   “啊,這個留給你和三壯吃吧!”林天威擺了擺手,走了。 4QZPxg7v*\
  “操!裝雞巴毛大方啊!”二壯拎著袋子走到門口的垃圾桶,剛要松手,三壯一把搶了過來。 ?/f#iL/or%m
  “你吃嗆葯啦?”三壯氣呼呼地說。 /]B J)kG0W
  “咋?他當警察就牛逼啊?”二壯抹搭三壯一眼。 #k t9FDCq } g
  “警察和警察不一樣,人家是獄警,犯得著你嗎?”三壯邊說邊進了屋。
] wz_"D(Pa   “操!誰不知道,天下烏鴉一般黑啊!沒他媽好東西!” r`^vbQ!];J
  “怎麼著,我就是稀罕當獄警怎麼了?”三壯沒搭理二壯,拎著水果往樓上走。
6`]%Ug;~5L7r V   “哎!你個沒良心的嗨!我大半夜背著酒來陪你,你就這德行啊?”二壯邊拿啤酒邊喊。 &Z{*Qbw}z%`
  三壯停在緩步台那里,回頭看著。 tj#L"p O0A$t@R
  “操!我還不是心疼你,你看,這麼晚了,你還給他搓個屁呀,要搓明個來啊!”
;Q#k&a2f#w+K1W:J5J   “我樂意的”三壯還是沒消氣。 .~Y.W i.E
  “行行行,有錢難買我兄弟樂意,哥錯了,那也得幫我拎酒啊!”二壯笑嘻嘻地說。 /{#x.X6w"q4c/U#LI7{
  三壯呼了一口氣,慢騰騰地走過去,接過幾個瓶子。 l(od,}#g(J1u
  “剛才你咋拿的呢?這會兒又拿不動!”
z4]z+v+UblU   “剛才我是一卯勁,誰知道一松,再拿就他媽的不靈了!”
)I9x'SrK(j
V%J(wcD   二壯一進屋,就發現,床上的被子都鋪上了。
'~QfD#q$X'k*t   “呀?不是剛才還搓澡呢,怎麼還睡覺啊?”二壯放下酒,把被子卷了起來,抱到椅子上。
7F,pW v+A m   “啊,今個我累了,想早點睡……我都睡下了,他才來的”三壯扯謊時候臉紅,你是知道的。 7u!hyT)a&?lgd
  “操!我說你賤,還死不承認!”二壯把啤酒擺上,又想了想,“對了,熟食!還放在外面窗台上呢”
xeX$o$I"l6H1]
8|#W{h C-?c
X9@ wSQ/C 6`'X-C zIFQ%U

/rY;C~ a4YW8tOn (20)
;JZ+]#|/@w*H ` 1n kr f'n6S*@ k"O
:LRgz^M5_1@ u
&wIfJY {8Y |
  “他媽的,今天那幫警察又查小孩,不讓玩游戲機!我差點和他們干起來!”二壯“咕嘟”灌了一大口。
,qk,csJ l   “你跟他們叫什麼勁啊!”
Hl_!fr   “操!照這麼整,我還能賺個屁錢啊!過兩天還要停電,我這生意不他媽完蛋啊!”
lNU6p;v6[/d0kP   “停電也不是你一家啊,就聽著你一個人叫喚!” "TX-F*X^0_
  “也是,哎?我說,你咋一口不喝啊?”二壯見三壯抱著酒瓶愣著。
Rs[0|#aFd'c   “啊……喝!”三壯說著,咕嘟一聲,半瓶啤酒下了肚,卻隱隱的感覺到,下身那里脹呼呼地疼。
0Xaow:d }+^,} j   “呀!這啤酒真涼呢!”三壯壓低身體,看著酒瓶。
rGO.p5Qr   “那是啦,我讓小賣店在冰箱里拿的!”二壯說著叨起一塊豬頭肉,遞到三壯嘴邊。 0V*ye3vJ
  “你吃吧,我要尿泡尿”三壯轉身向浴室里的廁所走了過去。 1x#SY-S6C0Y!W)mh
  三壯在那里捂著自己的吊蹲了好一會,終於過了那個勁。等他回來時,二壯的酒已經下去了,又開了新的一瓶。 8_.\3~d*{*xQ*z
  “以前沒見你這麼窩囊啊,今個怎麼了?”二壯對三壯的表現不太滿意。
\+_6g;S O   “啊,我……肚子鬧得慌!”三壯有點害怕,懷疑自己是咋了呢。 ks7w/F!W3RQ v
  “操!沒事!拉了就好了!”二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嘴里頭填。
1L6zOl5G8I   “你早晚吃成六嬸那樣算能消停!”三壯含著酒瓶嘴,就是不敢往里喝。 k ~"Qw9C~?;VE U`A
  “我啊,胖就胖了,誰看啊!” Fp.N mg
  ………… (D`g4S6n+Rs7]m
  等到桌子上的酒瓶都空了,二壯已經迷糊了,三壯還是抱著那瓶酒,搖晃著底子,二壯瞇著眼睛叫著“好弟弟,別晃了,我跟不上……”
nW1K4QS!^   三壯好久都沒有睡著,二壯的胳臂還是那樣攏在他胸前,被窩里潮呼呼的,不知道是二壯,還是林天威留下的味道。他突然感覺,自己對不住林天威了。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54

[size=3](21)   楚南穿著一件干凈的白襯衫,襯衫的下擺掖在一條深藍的牛仔褲里,腳上的旅游鞋是新的,三壯叫不出那是個什麼牌子,反正不是像個民工穿的。黑黑的頭發被屋外的陽光晃得發亮,三壯都懷疑他是不是洗過澡了。
3z%W'}1~"H(\   “怎麼,今個不開?”楚南笑著,嘴角向上揚起。
,vKc)_ z   “啊……這不修電呢嗎?你還真聽話啊,說一個禮拜就一個禮拜啊?”三壯搓了搓手。 9h_2_*A:S+G f
  “我們工地也是今個休息,停電了” 2c X8z)Bh6Q i
  “你看看,我這還沒開,來,過來坐啊”三壯從柜台后面拉起一把椅子,放在楚南面前,自己“扑銦角@竄,就坐在了柜台上。 c`A#e%D.RH
  “我尋思也不能開,你沒看我連洗澡的東西都沒帶嗎?今個閑,我偷空出來玩的,路過,就過來看看”楚南邊坐下,邊和三壯嘮了起來。 ,a|`T&O7O J0Ev
  “哦!那你是干啥工的呢?”三壯對這個問題向往已久。 :H2Ky_o4AGb~
  “啊,……呵呵,你看呢?”楚南揚起眼睛,盯著三壯。
fmBo#NF   “我看啊……你是……電工?”三壯合計了一下他的身材,估計力工就不大可能。
0{ d o-f5T2{8so   “不是,電工都在屋里干活,哪能晒成我這樣?”
$_.}}-q#j)A   “啊,對了,上次破皮的地方好了沒有?”三壯關切地問。 qv,\&\[lno
  “沒啊,要不咋不來呢?我回去后就腫了,后來流血,再后來化膿……然后……”楚南搖頭晃腦地扯。 a;{F-io,rK|8kTD
  “拉倒吧,唬誰啊?你當你是被蒼蠅扎了啊,還化膿,膀子咋沒爛掉”三壯說著,就拉楚南的胳臂“讓我瞧瞧”。 1I]X0s YV_
  “哈哈,……別……哈哈,我錯了,我唬你的!”楚南一邊向后躲,一邊求饒。
/A0q1tg0z F3r q   “說真的,沒事兒了吧?”三壯停下來,嚴肅地問。
p+Eos;K q ik   “早沒事了,就是這兩天太忙,就沒過來!”楚南的擠咕著眼睛。
`.iU uv5]gGA d   “操!就知道你沒事的,對了,你到底干什麼的啊?”三壯把話拉了回來。
2[b~t\ z0oZ(lRq   “我啊……哈哈,我什麼都干!什麼事沒人干的,我都干!” Eyg oh
  “滾吧你!給組長洗腳丫子,給工頭擦屁股你也干啊?”三壯笑著說。 H+rw z8ueO w/O
  “那些都有人干!用不著我”楚南用眼睛夾了三壯一眼。
(IJ:o0i-X!DuyH   “還真有人干?誰啊?”三壯驚訝地問。
_+MJ+eo1P i(Fl   “你唄!上次和我一起來洗澡的就有我們組長,你不就給人洗了腳丫子了嗎?還猛著勁搓呢,至於給工頭擦屁股嘛,我回去就拉他過來,你不就有機會了……”楚南笑得后仰,三壯氣得都對眼了!
%Y(\5K4II V7r   “操你個臭小子,我還琢磨不過你了呢!”
&QJ6CU zU   “哎……別收拾我啊,我這不是給你拉生意嘛!唉呦,你還真……哈哈,別咯吱我啊……”
}l9`1?'j!Xh   三壯抓住楚南的胳臂,使勁撓痒他的肚皮,樂得楚南喘不過氣來。 a-TJ ^5@ HVd\;}
  “說!到底干什麼的!”三壯典型就是威脅。 t @C]%U
  “我說……我坦白……我是……哈哈……我是學生!”楚南艱苦地吐出這幾個字。 .M7Jn:f2f+Z r:esP
  “啥?你是……學生??”三壯吃了一驚,立馬停了手。 jJlD?0nq"W
  “啊,怎麼?還不相信啊?”楚南整了整衣服。
1K0T:CJR5P/L} O|!o\   “不是不相信……那你咋在工地……和那些工人在一起呢?”三壯不解地問。
3z@[TT1069]   “誰說和民工在一起就是民工,那我現在和你在一起,就是搓澡的啦?那警察不都成流氓?那養豬的不就成了豬了?”楚南的道理不少。 hdr%eK q,a^,yzp
  “少貧嘴了。說說,你咋回事?”
ls(E]0Qkg   “沒咋回事啊,我大學今年畢業的,學建築的,就找了個機會來工地實習的” -w;Ib.o.Q\'` g
  “哦!那你實習還用干活啊?”
cO%f6P*H`0f xr   “當然了,實踐啊!” &|U"wl'| P(`;]
  “還實踐,我看你是犯賤!好好的大學生,跑到工地去受罪,你他媽的是不是有病啊!”
9G{ M8FH   “去!不準侮辱勞動人民”楚南扒拉一下三壯的腦袋。
I,C {"O$GH5bE   “侮辱?我還強奸呢我!”三壯就是不理解。不過這會兒,他對以前的一些疑惑倒是有些清楚了,“怪不得我看你細皮嫩肉的,咋瞅咋不象!” 2Xw fs+M\.yF
  “在這里挺累,不過學到不少東西呢!”楚南一本正經。
u"j0bbi;XUI r   “那你也是有病,對了,那你什麼時候走啊,和這里的工人一起?”
4h'K([M9S@7NN   “不一定,哪天說不定我爸一生氣,就給我提溜回去了”
r4Z+d WOY   “活該,我要是你爸……”三壯還想說,卻見楚南斜著眼睛瞪著他。 igQ^6M yO
  “嘿嘿,瞅啥?我不說了!……哎呀,我看幾點了?呦!不早了,我差點忘了事呢!”三壯看看鐘,都九點半了。
)Yw-\d;uv8cFq"TA{)x+u   “你有事啊,那我不耽誤你了!”楚南說著起身。
o8vm*U_ P   “啊,我家鍋爐的小鐵門掉了,我想找個人跟焊焊!” (C Q9]? ? H'?3e
  “啊,讓我看看行不?”楚南轉頭正對著三壯的眼睛。
Lr X/HUXK   “拉倒吧你?你會看個吊!” @'umQ:Q u(c
  “我哪會看那玩意兒,這整個城里的吊你不是都看過了,我哪比得上!不過這電焊……”楚南神祕地笑著。 3Z_U"f(^&v#YT2p}D
  “咋地?” (j~p0o5lygLv?
  “我是最在行了!”楚南神氣地說。 |{#{Q9{ m9D
  “那好,你過來看看吧!”三壯將楚南領到了鍋爐房。 A;X&DD*K_*SP"k!J a
  楚南走到鍋爐前,像模像樣地看了看。 +H'LJ!L4c
  “哦!就這點小毛病啊,包在我身上!” $N Q$\:S&w A'E G
  “那好,你焊吧!”三壯兩手擄著肚皮,坏笑著晃著腦袋。 /`k#H3W}m7@I
  “沒有電焊的家伙啊,我怎麼焊啊?”楚南抬起腦袋,直看著三壯。
d1w1p9Q~ UbQT.v   “操!我尋思你這麼牛逼,根本不用焊條呢!”三壯哈哈大笑起來。 qI'N4V\/i k
"yXQz,e)^+}*[zH
  楚南非要幫三壯把這玩意弄好,還說他能借到電焊機,三壯也不好拒絕,就由著他跑回去取工具了。
k3B'HB!q)bbx \   他出去送楚南的時候,發現林天威正在朝這邊張望,他擺了擺手,林天威跟旁邊的人說了句話,就走了過來。 +OfgSY!\\
  “怎麼,你不是懶到才起來吧?”林天威笑呵呵地。 ;lI$`wW YvNqq
  “操!我哪來那麼懶啊,我收拾半天了!”三壯推了推林天威的肚子,抬頭又看見他的扣子還是有兩個沒扣。 2`s_nE&O m
  “你還能有點警官的樣不?那脖子冽合著就好看啊?”三壯說著要給他扣上,被林天威攔住了。 ;M)rl3W"Iw
  “哎,現在在外面,又沒人管,這麼著舒服……你饒了我吧!啊?好兄弟?” "Kg$U WG@0yR
  “不中!在這你得聽我的!”三壯倔上了,林天威笑著搖搖頭,把扣子扣了。
[;O:z'rcX,Z1y9d   “剛才跑出去的是誰啊?”林天威問
A!d5E&nQf$y_   “哦!一個小客人……對了,就是和你一天來的那個……用褲衩砸我的!”三壯邊說邊學。
c1a'h7S#[eF dR F)R)u   “我咋不記得呢……和我一天來?要不是,我上半夜來,他下半夜……”林天威用一種怪怪的眼光看著三壯。
ei+{ H/xD   “操你二大爺的!你……”三壯正要發作,林天威連忙捂住他的嘴。
(r'l K T6`2CB   “我錯了……我錯了!”林天威陪笑著說。“都是我不好,我說錯了!是他上半夜來,我下半夜……唉呦!哎呀……哎……你別抓……別抓那兒啊……服了……我真服了……唉呦,疼了……哎哎哎……有人看著呢”
` |~i;r6Spd0l   三壯鬆開了林天威的寶貝,手反過來抱住了林天威的脖子。 5\;Z-aLVaF%f%`
  “還瞎說不?”三壯問。
)}V3}4A'j}&E o X   “不說了!”林天威乖乖地求饒,三壯這才把手放開了。 ;k"| of?
  林天威把衣服整理好,三壯走上前去,嚇得林天威往后一閃。 Q fS-I l'K4gER
  “怕啥,我尋思告訴你,那小子他都是白天來……”三壯坏笑著說,氣得林天威差點摔了一跟頭。 } _jd#F VV4M_

!Kc&XMk -G S] z h z"d

5RoG ok C
+y5{9k$Iy"ak (22)
-yI9m4p\f:L*y
G5KJ a |JP~ 9|XL;K E

%JtL { Xu   林天威和三壯鬧了半天,正要回去,門外的自行車鈴聲“哇啦哇啦”地叫了起來,楚南推著車,后面綁了一太電焊機,車前面掛了個破筐,里面裝著電焊帽,散落著電線,還有一些焊條。 "I!P_po N` II|
  “我說,你這破鈴咋這難聽呢!跟收破爛的似的!”三壯走過去,看著滿頭大汗的楚南。
K@9?;Dp   “嗨!還真讓你猜著了,車是我跟收破爛的借的!”楚南樂呵呵地說。
Zj?]~@j   “操!服了你了,誰還都認識呢!” 三壯邊說,邊把捆機器的繩子打開,那電焊機在后坐上搖擺了一下,自行車竟然有些傾斜,林天威見了,急忙過去幫手。他一手扶起車把,誰想另一只手卻按在了楚南的手上,他一驚,又放開了。
'd:@'|}ZhM   “啊……你扶住了,我幫他搬”林天威看了楚南一眼,他正用力扶著車子,沒留意剛才的動作。
l~ L.NM$[E   “操!挺沉啊這逼玩意!”三壯和林天威合力把那家伙落地了。 q/}FAh0iHo
  “那是啊,剛才我放上去也費老半天勁呢”楚南停好車子,把筐拎了起來。
"E#~'jIP)o   “你咋還認識賣破爛的呢?”三壯不解地問。 ~ov&[f CG;R
  “他總上我們工地揀破爛,后來我看他挺不容易,有他用得著的,就給留著,這回管他借個車,他還不借啊?就是沒有三輪車,要不就好拿了”楚南說著抹著額頭的汗。 :_L[5Adp
  “這個不就是剛才……”林天威看了看三壯。
E{[qz   “操!沒收拾夠啊你!呵呵,我給你們介紹吧!這是林天威林隊長,這是楚南……”
@ l^8cI^5el   “哈!這名字聽過,好象……還跟什麼太監啊公公啊什麼的……”林天威笑著看看楚南! W-i%P\V m%u
  “公公不敢當,你們實在願意叫,叫外公吧!哈哈!”楚南算是開朗。
j?CE}(jt   “操!毛還沒長全就要當外公……”三壯損了他一句。 1d!nt"p6xD
  “得了,別鬧了,趕緊搬屋去吧!”林天威說。 Fj+K3MVQDnp
dM+v/Cv%auP!`z_
  三人把電焊機擺好,林天威和三壯就只能站在旁邊看著,他倆對電焊一點不明白。 4KK7c7bX]8W/X!B;L
  楚南把電線翻來覆去折騰好幾便,嘴里還嘟囔著“唉?是這麼地……還是……”
C*C8WbaFD"v   “操!我說你別嚇唬我啊,你到底行不行啊?這可不是鬧著玩的”三壯伸著脖子問。
Y.U3v-XB8fiI   “好了,馬上就好……這個是……啊……對了,就這樣!”楚南把線接上,回頭笑了笑。
OF#}"q~"jT;b8q   “那什麼,你把插頭拎過去,我喊‘來電’你就插上,我喊‘停’你就拔下來,明白不?”楚南對著三壯說。
D"OW5b Zc5KQ   “啊?怎麼……這……沒有刀閘?”林天威疑惑地問。 W/e~t W(Oe3K1D
  “嘿嘿,我忘帶了……”楚南笑著。
$tg*s ?%vD   “得,你去吧,我幫著他用東西推著這小門,不讓它動”林天威找了根火鏟,正好抵得住。 D x5Z~X*S8r
  “你行不行啊?”三壯還是不放心。 -D;s t8y$Ox3X~
  “行!”楚南套上手套,抓起電焊帽,對著三壯笑了笑。
NSi |iE#VaI V   “好,你小心啊!還有你”三壯轉向林天威“別睜眼睛看啊,那玩意要命的!” Wn\Z'`M`j
  “知道了,沒事”
z(E%J5Yn8\   三壯拎著電線到了隔壁屋。
sc ^ ^ [p9v GFV   楚南把用電焊鉗夾起一根焊條,林天威發現,他的手有些哆嗦。 :{Sk+X8Z3YR P.P~
  “好!來電!”楚南顫抖地喊著。 \%HZ8v4q|`-G1R3F
  “咦?怎麼沒電啊?來電!”楚南又叫。 M0W2y7sY
  隔壁的三壯喊著“有電啊!我插上了啊!” O'T t yb3XJ+e%[0k
  林天威也轉過頭,看著怎麼回事。 A*yM W)m8ot{
  “啊……這根線,怎麼掉下來了”楚南抓起那條線把它掐在鍋爐的門角上……
J1a}1e?'QEG \-NW   “啪!”的一聲響,火花從電焊條的和鐵片之間閃出,“馬蔑埶捸谷a飛濺了半個屋子,楚南“◎瞴角@聲倒在地上,林天威“啊!”了一聲,三壯急忙把插頭拔了,急步跑進鍋爐房。 `5A6B,k)n R;vT$M
  “楚南!楚南你怎麼了!”三壯扶起楚南,大聲叫著。
!M-O,U&TJ4ku   “操!你說你……你醒醒啊!”三壯嚇得魂都飛了,林天威急忙伸手摸著楚南的鼻孔,又拿起手來看看。 %kGH+Fo
  “沒事,沒事,有呼吸!”林天威松了一口氣。這時候楚南慢慢睜開了眼睛。 \Y5\z/^Bo0^w
  “操!你嚇死我了你!”三壯這心還是砰砰亂跳。 #qlM;p/h's%D
  “唉呦,這玩意還真他媽的邪行,我見別人用好好的,為什麼我一用就……”楚南緩緩起身,坐在了地上。 G.|? R3v `I!u _Gj,m
  “你小子原來沒用過啊……操!你這不坑人嗎你,差點嚇得我背過氣去!”三壯也癱坐在地上,回頭看看林天威,他正捂著自己的手。
t/I^ F%v7e8z){D   “啊?你咋了”三壯抓過林天威的手,上面一個紅色的腫塊,還滲出血水來。
n$Dy%u*dO   “被火燙了吧,快過去蘸涼水!”三壯連忙爬起來,拉著林天威走到隔壁的水盆前。楚南也跟著過去了。 +s'p4V%oUr$AQ r
  “沒事,沒事,我沒什麼,倒是你……”林天威回頭看著楚南。 EgHW^:zp bU p
  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,咋真跑電呢!”楚南無辜地說。 n&_h_wk Y
  “行了,這就算萬幸了,你沒出事,真是生孩子不叫生孩子……”林天威邊捂著手邊說。 M@"B0s+`&`RP
  “那叫什麼?”三壯和楚南齊聲問。
C9C U)Ni|d ~   “下人!” 'L9VX'@7q~,L
  “哈哈……哈哈哈……”三人一起大笑起來 Yq0Gv%Nnp:k)@q
fZ1ym0unR AI+m)|
  等弄好了林天威的手,楚南卻卻地問“要不,咱再試試……?” 'BD N4nT0D-`
  “得!祖宗啊!你饒了我吧,你不要命,我還想多活兩天呢!”三壯哭著臉說。 .`@4vRx F7SZ9x
  “就是啊,你說我一個警察,雖然不說‘英勇’犧牲吧,可這死在電焊條下也太冤枉了!”林天威也怕了。
4B~ll\l1L   “要不,我去求個人吧”楚南是真想好事做到底。 +{Y+o5r| ]Q
  “我不修了……我認可了,誰給我修我也不讓了!”三壯搖著腦袋就把插頭邊的電線挽了起來。
/]b(E"`o.on*c%r c   楚南無奈地走進了鍋爐房,準備撤了。 FoN3Zu-NZ
  這時,三壯抬頭看見一個小伙子站在門前,他個子挺高,頭發剃光了,臉是黑黑的,眼睛很小,但很有神,穿著勞改服,可以確定他是一個挖溝的犯人,他上身敞著,肩膀被晒得黝黑發亮,褲子提得很低,可以清晰兩條胯骨的從兩側延伸到平坦的小肚子下面,肚臍到褲腰的距離有那麼長,似乎再低一點就能看到……。那小伙似乎看出三壯在看他,不好意思地低頭晃了晃腦袋,又要說話的樣子。三壯回過神,意識到是找林天威的,忙叫了一聲“林警官,是不是找你?” v1c?s)x,@^"i
  林天威回過頭一看“哦?小黑?你什麼事?” }].LupL{j`
  “我……我想要口水喝!”那個叫小黑的看到林天威是吃了一驚,哆嗦著從背后拿出一個臟呼呼的塑料瓶。
.kZ)GN'@ L   “啊……你等著,我給你接水……”三壯過去就要接那瓶子。
:c2S&UrI'd DO#_   “慢著……”林天威攔住了他!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55

[size=3](23)
3lO J$T0{L   三壯沒敢接那瓶子。
m-}2uVS?N   林天威走過來,打量了一下那個小黑。
/^k"}WK   “你以前是不是在工地干過?”林天威很嚴肅地問。 U[b3L:p&k eZo.C{h
  “是……”小黑抬起頭,三壯發現他的眼睛特亮。
U e$]| ^7O+d   “那電焊會弄不?”林天威接著問。
&D RX"X1Q   “會……就是打進來就沒鼓弄過了!”
"P%n ?H8p-c&Q   “得,那你幫著把那邊的東西焊好了”林天威指了指鍋爐房那邊。
3}l3C Hp G~6Njs G   “啊!行”小黑向那邊望了望,回頭又說“那我的溝還……” $Gwy/S a^*V$V#S
  “嘮叨啥呀?那邊我安排,你就顧著把這弄好吧!”林天威擺了擺手。 )X i }RD7}%OMj
  “別耽擱你們了,我一會兒找人弄得了”三壯有些不好意思,心想林天威這不是假公濟私嗎?
h5UB$M#V)N   “沒事!讓他弄吧,聽說他手藝還不錯的!”林天威笑了笑。
A4obD `#K.G ]l*RN p   這時外面有人喊叫。
a(Hx~`vg   “林天威……林警官,有人找你……”
K%j.X jY@,|3k   林天威走了出去,三壯向外面看去,原來是那個小兵,叫什麼來著他記不住了。兩個人低聲說了幾句,林天威拍了拍他的肩膀,那小兵向屋內看了看,就跑開了。 v5E!~.S.PS
  林天威又走過來說:“我這還有事,小黑,你就幫著干吧,完事回去接著挖,完不成我找人幫你!對了三壯,你呀,要千萬小心點,別讓他把房子點了,呵呵”
~ c*{8NE   “操!行了,你用人家就得信任人家,你走吧,我知道了!”三壯推了推林天威,林天威沖著楚南點了點頭,就離開了。 /i/f ~$qD} ?8r
  那個小黑走到鍋爐前,看了看,又拿起焊條,比量了一下。
}T#z"F0I  [TT1069]
0K:U?J,A[E5wNz   “那……這……我,我去買吧?” D%Cbt5W3HBh
  “不用買,我去回去再拿……”楚南搶著說。
%C m { f9rGL   “別老是麻煩你啊,我騎車一會兒就回來!”三壯說著走了出去。 SwA5KY4v*m%h1K
  “唉…………”楚南拉住三壯,低聲說“我可不給你看家,這些都是犯人……我可害怕!” Y`C"xR
  “操!……”三壯要大聲損他,卻被楚南捂住嘴拉到大門外。 ?y!n7@i'x
  “你小點聲……你等我吧,我這就回來!”說著,他把車子抗過了門前的溝,騎上就跑了。 ?3eq/F k'{f
  三壯笑著搖搖腦袋,回到屋里,抬眼就看見了柜台上那個塑料瓶子,他猛地想起,那小黑不是來討水的嗎?他轉頭看看那小黑,正在低頭捏著電焊鉗,表情亂親切的。
Z}p A4R6tf   三壯跑上樓,從大盆里撈了一瓶汽水,覺得不夠,又撈了一瓶純凈水。 q7g.W9F,q
  “來,先喝點水……”三壯把汽水啟了,遞了過去。
,| N(s/?C ~   小黑抬起頭剛要接,發現是一瓶汽水,臉上有些奇怪。
s$zAUqt   “不用,我喝自來水就得!”他站了起來,沒有接。
\ i My z   “操!你也真是的,啥不一樣呢,你能幫我這個忙,喝瓶水算啥”三壯說著又遞了過去。 d,fE&b I!w NM7^
  “我真的不喝……”小黑還是沒接。
O9e#L-|"B;_/J[   “看來,我是非得讓林警官給你才喝啊?”三壯假裝正經,雖然他知道自己這麼說不大好。
Ns6dlwj{!E)a|   “啊……這……那謝謝啦”小黑接過汽水,輕輕地喝了一小口。
o2a Sz6l(c   “咋?怕我的水有毒啊?”三壯對這黑小子的表現很不滿意“跟個娘們似的呢!” Fv:FMd9Nf;S9c
  “嘿嘿……”小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仰起頭“咕嘟,咕嘟”地喝了起來,三壯看到,他流著汗的喉結在上下跳動,他真是渴坏了。 y&I!K:z ['q7[
  “再來一瓶?”三壯看他喝完了,把準備好的下一瓶又遞了過去。 8k3?;r#Z-rS*M
  “不了,這個……太甜,不解渴……我還是喝自來水……嘿嘿”小黑笑著,露出白白的牙齒,挺好看。
)|V XzXdjo!xw/w   “這瓶是純凈水……不甜”三壯說著把水塞在小黑的懷里。
8A+PK\ l m   “走,到外屋吧,這里悶”三壯拎著空瓶子走了出來,小黑跟著。 5t8JXH)t&G}z%D9C
  “坐吧!”三壯把椅子推了推。
4?ro Q6zF?   小黑回頭看了看門外,搖了搖頭。
I}-fr&E+r   “沒事兒,你們不是歸林天威管嗎?他不是不在嗎?”三壯也看看了。
2ax+QB%Tz   “不了,我站著行”小黑說著,把水放在柜台上。 (}s.@ g.h.eW t
  “你啥時候能出來啊?”三壯試探著問。
r5R@/qp&\`   “還有3個月吧,出來這里干活的,都是快要出獄的,不然哪能這麼放心”小黑低著頭,一只胳臂靠著柜台。
w?6H4Q3nR#t   “你以前是做電焊工的?”三壯接著問。
o+fc$z q@&i:f   “不是,我在外地打工,電焊我從小就會了,我家旁邊就是修車電焊的。”
;q9r%]w j1?hkX|ip   “那你怎麼……怎麼進去的呢?”三壯問這有些不好意思。 k?,Z%v3N*l.I7\
  “唉……”小黑抬起頭,看了看三壯,“故意傷害”
mu r$~|   “哦!”三壯現在有點后悔問這問題。
,L7]s7]u G3E'w?   “嘿嘿,害怕啊?”小黑看著三壯,眼睛笑得很彎。 #Su.Sp5o
  “不是……其實……有很多事情都是意外嘛!”三壯陪著笑起來。 j&ws9QL&b+gkes$y
  “操!‘故意’傷害!你不懂啊,我想了好幾天,才動手的!”小黑又向外看了看。 l#Z6M,R c4eh|X
  “這……呵呵……啥深仇大恨啊!”
-N"t iC6U|   “我爹對我媽不好,我把他砍了!”小黑說得很干脆。 9T}Z?#?J
  “哦!那他現在……怎麼樣了” 3TqIo"z^\2w?9l
  “沒怎麼樣啊,他死了,不過是被車撞死的,跟我沒關係!”
Ai)@W2^&F   “哦!那你媽他還好吧?” 6t/I ~*U [*}L#Pr#k
  “好啊,自從我爹死后,她過得好透了!”小黑說著有些哽咽。三壯聽出話茬不對。 {(R+^%^l3D"X3|
  “我進來以后……她就瘋了,現在在敬老院呢,……”小黑的眼角露著無奈,“怎麼說也用不著挨我爸的打、受他的氣了”
Rg HvkM B   “那你……”三壯一時還真不知道說什麼好“那你出去準備怎麼辦?”
#c"{7nuR#wu   “能怎麼辦啊,找個干活吃飯的地方,等我有了錢,再接我媽回家!”
j\v%V5Le#l.B'B   “你沒有兄弟姐妹啥的?” a$XVB^#l0f
  “沒有!”
(uII"pN   …… #W2R:v7a*ADv
  兩人沉默了一會,小黑抬起腦袋,看三壯在那里愣神。
:cI7@B T&?8Y   “怎麼了?嘿嘿,有那麼好聽嗎?”小黑看了看三壯。 J]pFsJ
  “不是的,那你想好出去干啥沒有?”三壯把身子一抬,坐在椅子靠背上。
1@TI2I'nl-V5q   “沒呢,我一個勞改飯,熟人哪敢用我啊,我尋思著,出來以后就還到外地去!” Nwv V!R,@,Sv vb
  “那也夠苦的……”三壯嘆了口氣。 nn-]8s CM
  “再苦也比監獄強啊,沒自由啊……拉尿都不自由,跟你說,犯啥別犯法……”小黑這話意味深長,三壯聽著不覺為他感到心酸。 :afA.t m8P
  “那你今年多大啊”三壯問。 ] ^$k:c'j#m
  “哦,22了,我進去的時候,剛19”,小黑操起旁邊的水瓶,猛喝了一口。
O}p@"Iw;Q1o   “叫什麼?”三壯繼續問。 )m3LSOR3@|K
  “怎麼,你是不是跟警官學的啊,還審訊啊?”小黑放下水瓶,笑瞇瞇地看著三壯。 ,td2?F9J j+^
  “不是……操!哪能呢,我隨便問問”三壯有些不好意思。 A M$R*lh
  “嘿!我說呢……我叫楊韜!叫小黑也行,你叫……三壯?” 2T cj~.b ?)k
  “啊!大伙都這麼叫” #s"@-a6VR x:g8Ln9P
  “你看來和林警官關係不錯?”小黑低著頭,擺弄著水瓶,看起來挺隨意。
Z-~8])^4Jn8s   “啊……都是老客人……”
:Q ~6W,[P}   “他才過來多長時間啊……嘿嘿”小黑笑著,笑得三壯心里亂七八糟的。
~*wp y'r%?Frd   ……
ctqnj/{ } `7~   楚南象陣風一樣跑進來,帶著一股純正的汗味,頭發的濕濕的。 ;NF0|V.Oii!sD.r
 [TT1069]@了瞧小黑,他低著頭抿著嘴……
W3Zo0U C.]by[R2Qj
/f~(Z7Cq:Mt
&vG8NYm3m8S
,e | ~+I}2}uWqt
&}o3~!R;I0s6^ B (24)
W?w5M5M
3W-J6h u9Y q1UPz,p'_I
4|7kT*]/Xa,F2uM*m
+M k7j8T6Y2~2_5]3[0Yd   一切準備就緒以后,小黑三下五除二就把小門焊好了,三壯和楚南在旁邊不住地嘖嘖稱奇。 nT7Gd]0PO
  “怎麼?沒見過坏人做好事啊?”小黑放下“面具”邊摘手套邊說。
9l3r5s3go   “高人!我看你比我們那的電焊師傅都硬!”楚南笑嘻嘻地說。 n,} ec fhR%A"s?"j
  “好了”小黑放下手套,直起身來“我得回去干活了”
g Bd$c P3m;~Qp]P   “要不……你在這吃飯得了!”三壯指了指外面的鐘“都11點多了!” k8zV)N6`+u(c
  “那可不行,謝了,我們帶著飯盒呢!”小黑邊說著,走了出去。
&i\:m?(xs   “哎……那等你出來……我請你,你記得來找我!”三壯追上去,叫著他。 W6DN+h)z
  “好啊,再說了”小黑走到柜台前,把水瓶拿起來“這個給我吧?” 5] NV1r{M5|
  “行,我再給你拿一瓶吧”
/?K9y'Z+K,gZ&_"d   “不用了……夠喝”
v0@Wb&_"n/i   “你要是找不著活,來這吧”三壯不知道哪來的一句話。
!I2gM'~||   “嘿嘿,怎麼?你這缺焊電焊的啊?”小黑笑著出了門,三壯見他沿著土堆走了一會,“扑通”一下就跳了進去。 kX9NA J3S:L
  “喂!我也要回去了,剛才回去時候,組長說來電了,我回去干活”楚南已經把電線啊什麼的裝好了,站在電焊機旁邊,等著他過去幫手。 2bsZ!fy6S;ns
  “你就在這吃吧,反正回去也要吃飯……我怎麼說也得謝謝你啊,一會你沖個涼,看你的腦袋,跟剛下生的牛犢子似的!” :]U9n~nm]
  “不了,趕明個再說吧,說不定一會就用電焊機呢!” 5W&F!LAf&E'd6l)Q
  “操!……用也不差這一會啊”三壯走過去,把楚南拉了過來。 Td4q,CXRbV
  “真不行,再說了,人家收破爛的還用車呢”楚南掙脫了,走過去叫著他“來,快點幫忙啊” 3qjm ]+S*N4]
  三壯無奈地走過去,幫他把電焊機綁在車上。
UjC3b)`1KveO   “我走了啊”楚南推著車子,搖搖擺擺地。
:f\ ]aW,V   “行,明個你來,我給你搓澡!”三壯喊道。
pb$}|Lp   “那是,上次的我還記得呢,你想賴帳也不行啊”楚南騎著車子,晃啊晃的走遠了。
`$N5V;K5SV 9m8[P!jF6n^S
  三壯回到樓上,脫了衣服,沖了個涼,等他再到樓下,看見二哥站在門口。
4e X0` V9cl!o   “你個死小子,門大開著,你跑哪去了” 8[jv%]:n e;[W7s
  “我沖個涼啊,怎麼了”三壯邊抖落著頭發,邊回答。
i$tQN @ p$we   “你沒見外面都是什麼人啊,門都不關,一點心眼都沒有!”二壯邊說,邊把手里的東西放下,三壯看去,卻是一些肉餅和咸菜。
)O-zNs9w [E   “我這不下來了嗎,多大一會兒啊,你老把別人都看成坏人呢” G6vu5@ V F}.A|
  “得!全世界就你哥我是坏人,行了吧?你個沒心沒肺的”二壯把袖子挽了,洗了洗手。 O'V)M|R`e1S
  “操!你咋知道我沒飯吃呢?”三壯驚訝地問。 k1Z I?X
  “神吧?你哥我和你是兄弟連心呢,你肚子一餓,我就胃疼!”二壯笑著說。
/ISf4Ew;J;u   “得了吧,你準是看著姑了吧?”三壯走過去,抓起一張餅,就往嘴里塞。 9Kx B+Q1| ^0Q
  “操!你小子沒良心,人家小琳特意到我那告訴我的!”二壯擦了手,走過去一起吃了起來。 DG(~,fadh0m
  “她不是和柱子一起去買衣服了嗎?” t"R_;L0e r.p |
  “是啊,她們回來的時候,被六嬸逮著了,說死就拉著她去家里吃飯,小琳就說不去,后來六叔全家都跑出去,象搶人一樣,小琳沒辦法,只好去了!”二壯邊說邊比划,噴得三壯一臉咸菜條。
.f H,Lu({6G   “這六叔一家還真是熱乎啊”三壯低頭扑拉扑拉臉,繼續說道。 :|#s'l GT0Ol
  “那可不是……”二壯還要繼續描述,三壯上去捂住他的嘴“好二哥……你咽下去再說,我怕你嗆著!” n8Y8V)J#IF
  “操!……”二壯使勁咽了餅“可不是,我看啊,他們算是鐵了心了,要不六叔那屁眼比針鼻還小,這會兒咋直老放響屁呢!” *Tc:CL(X;p4?2b2^9Q
  “人家本來就有能耐啊,你咋這麼說人家”三壯低著腦袋,使勁嚼著。
MF6VM_{   “操!我就說你,到底是咋想地?小琳……”二壯還要繼續說,三壯抬頭看了他一眼,他就停了。
L5XxeAN   “我早說了,我沒咋想”三壯心里這個鬧騰。 TCt!}eT o{
  “行,我不說了,不過我看姑對這事想好了”二壯看著三壯有啥表示。 bh+y I{ V8g v
  “……不知道,願咋地咋地吧!這事還不是姑說了算!”
&J's1DK"?x7N   “那得了,我也不操你這份心,哎?去,給哥弄點水啊!”二壯覺得有些噎。
O,v7`W r!eB:N'r   ……
!zWb"n0q"Z   吃飽喝足,二壯說要上去沖個涼。
+M*ThU0FM0j^   “你那游戲廳關了啊?”三壯問。 8H)Cz9{ m
  “沒,我讓別人看著呢” r"f&s+M/F
  “誰啊?” Hf,r R0v4k
  “一個常去的小孩” 'h,L1y`lv-D+z]!k
  “那你信得著?” Z yz r(a;|*YOd
  “那沒辦法,我怕我弟餓著!嘿嘿,”二壯說著,跑上樓去。
5RN~dK"q   三壯想問問二嫂,后來想想還是拉倒吧。他收拾收拾桌子,突然看見小黑那個黑呼呼的瓶子。他猶豫了一下,還是沒把它扔進了垃圾桶。
-S j8B"C e'Mcv   三壯發現一時間竟沒什麼事可以做,他走到門外,看見老犯們坐成一圈,都在捧著飯盒吃飯,不遠的地方,一個警官坐在一個椅子上,直勾勾地看著。他找了一圈,怎麼不見小黑?他們都光著膀子,剃了頭,很難分辨出來,他以為自己眼花了,就又仔細看了一遍,還是沒有。
6\.B9f(Q@ @CW'U   “奇怪了,都吃飯呢,他到哪里去了呢?”三壯正尋思著,只見那個警官從凳子上站了起來,向一條溝走去。
+Q,e#j9~%X%m5Bu7}"R   三壯順著那警官,看到一個腦袋從溝里露了出來,接著是一鍬土揚過土堆,既而,那腦袋又不見了,不過短短的一個瞬間他已經能夠斷定,那就是小黑,他還沒有吃飯!三壯的心一下子就緊了。 7X6dw3?5t;~ ~9Mco
  那警官走到土堆上,對下面吼了句什麼,三壯沒有聽清,不過,小黑直直地站在那里好幾秒鐘,只見那警官抬腳對著他的臉就是兩下,小黑還是沒有動,那警官對著土堆又是一腳,一個水瓶隨著泥土在空中翻騰兩下,狠狠地砸在小黑身上。他又罵了一句,轉身走開了,小黑接著又低下身,揚起土來,三壯看到,他連臉都沒擦一下。 ul7j}{ SV
  三壯心里這個氣,他真想上去痛打那個人模狗樣的家伙,不過他立刻想到,這對小黑一定沒什麼好處。他慢慢地走到那溝前,沒敢太近,假裝就是在看熱鬧,他回頭看看那邊的警官,他只是瞟了一眼,就從兜里拿了一根煙,沒事地點了起來。 x2` M Y)I}Q&_
  他轉回頭時,小黑已經看見了他,他愣了一下,又低著頭干了起來。
;~xo6L Qn   三壯站在那里,卻不知道說什麼好,他突然想到林天威,操!這就是他安排好了的? Gb U/?_r'O
  “怎麼,沒見過犯人挨打啊?”還是小黑先說話了。
\T)@M:uA   “不是……我覺得太對不住你了!……你怎麼沒說啊,說林天威……”三壯低著腦袋,一時有些哽咽。 D$Py#Q9P-i
  “咳!他這人和林警官同級,一點面子都不給,你別當回事,這是常事!我有勁呢,一會兒就攆上了!”小黑說著話,還是低頭不停地干,三壯發現,小黑這片,明顯比旁邊高一截。
R)m%^ mG_   “等林天威回來,我一定……”
h3{+b/[6[pn.~&f C   “別家!別整了,這算輕的了,我再受罪也是就這幾個月了,嘿嘿”小黑說著笑了,三壯想不明白,他怎麼能笑得出來。
ToN#_:iH"h$]   “……”三壯傻在那里,直直地看著小黑。 '_{rF0K@
  小黑停了一下,抬頭看了看三壯,三壯也看清了他的臉,一道血紅的淤痕掛在顴骨上,顯然是軍鉤子的杰作,沒流血,這本領也就警察最拿手了。 S:u_1Cr f L HG-hWg
  “你疼不?”三壯問。
j8uY ?f1_   “沒事,你回去吧,不然我又干不完了!”小黑低下身,又使勁挖了起來。
L ~ O6X,P%Bz#O&X
0l v#b M"pQ4@"V   三壯慢慢地轉身,卻看見房門前,二哥正和林天威在說話……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56

[size=3](25) ;Gm,[ hZX
  “怎麼,拉一幫老犯出來顯貝?”二壯抱著胳臂,腦袋揚得老高。
F2}8c3RGDU{+mD   “哪里啊,這不是工作呢嗎?”林天威臉上陪著笑。
7R ]+{(] P7K   “這挖溝的肥活包給你們監獄……無本生意,不少撈吧?”
zU7tQwC\|_7|8O   “這……你看你說的,這都是上頭的事兒,跟我們吊毛不沾!”林天威邊說,邊看了看那邊吃飯的犯人,既而就看見了三壯。 z,[ TjnV \~
  “操!你不說大伙也知道……哎,三小子,你跑那邊干什麼去了?”二壯看著三壯,不滿地說。
o B5~oi ZSQr   “沒事,我看看挖多深了!”三壯說著瞟了林天威一眼。 &l |{.HL!Ex#g
  “呦!你這是幫林警官監工呢?怎麼著,他分多少錢給你啊?”二壯越說越不象話。
]9aI6TLg0h   “操!不會說句人話啊,我看熱鬧!”三壯推了一下二哥,讓他回屋去。 B.Lb~2J1Oh/y
  “行,那你看熱鬧吧,我回去了!”二壯說著,抬腿就走,走了幾步又回頭喊著“看熱鬧是看熱鬧,鎖了門看!”然后轉身又走遠了。
.E{3l2W2k"o&[]c}   “操!平時沒見這德行!”三壯看著二壯的背影又回頭對林天威說“你別把他的話當回事兒,他這人……”
1L:{gaQn9R   “我知道……哪能呢!”林天威笑了笑,拍了拍三壯的肚子。 "Vl&m L D[
  “別鬧了,你是怎麼安排人家小黑的啊?”三壯推開林天威的手。
t|5BA-s T0f   “怎麼了?他沒給你修好啊”林天威看了看那邊。
gapQ)V r:\6F   “啥呀?弄好了,不是把活耽誤了嗎,剛才那邊那狗崽子把他打了!”三壯說著指了指。
3Z#_~,F|*z   “別亂指弄!”林天威抓住三壯的手“他也是有來頭的,我們是平級……”
q,uf|5W.Jc   “操!你不能整你裝什麼大方啊,這不把人家小黑給害了嗎?”三壯甩開林天威的手。 4@ s?$n_+Xvqd
  “沒事,我一會就把這事整利索了,你看我的,我幫你收拾他!”林天威說著走了過去。三壯心里突然緊張起來。 *wI/@'gkuXU
  林天威對那個警官說了句話,那警官笑嘻嘻地擺了擺手,林天威對著那家伙的腦門彈了一下,那家伙站起來就去追他,林天威跑了兩步停下來,做了一個求饒的表情。旁邊的的老犯都輕聲笑了起來,林天威又和那警官說了兩句,那警官朝小黑的方向看了看,做了一個恍然大悟的表情,林天威走過去,叫起了小黑……
,it4X{G5A   三壯看著上面的情景,心里就是不舒服,一個腦袋捎N叫收拾啊,感覺林天威像一個妓女在客人面前賣弄一樣,按他想象,那場面應該是:
Lv:f"Z#{s7J   林天威對那個警官大罵一聲,那警官膽突突地站了起來,林天威對著那家伙的臉就是兩巴掌,那家伙嚇得連忙跪下,林天威打夠了停下來,做了個懶得再動手的表情,旁邊的老犯都高聲歡呼起來,林天威又罵著那警官,那家伙連忙爬到小黑那邊,做了個英雄大王饒命的表情,林天威走過去,拉起了小黑……
R/TzC!J9Om:M9R   雖然過程不一樣,但結果相同,就是小黑他可以吃飯了。 Kr _ `zH;m*@N1e
  三壯看著,心里頭覺得別扭,不過突然他就明白了一些事情,人總是要做一些你不希望做的。 8`-M Y:|"A@j(r
  “沒事了,下午我讓別人幫他干了”林天威走過來,看著發呆的三壯。 ?4L#\Mf*k,D
  “哦!你剛才干什麼去了?吃飯沒呢?”三壯緩過神來。 nQ+^*g)X
  “吃了 ,剛才劉隊長叫我過去吃的,對了……”林天威說著猶豫了一下。
Q{v2u7?S"]{*c   “啥?有話就說唄!別連掖帶藏的!” [ CJZka"{PI
  “你家二哥和二嫂是不是關係不好……?”林天威小聲說。
T*J:e?*I4CZ   “咋?你咋這麼說呢?”三壯雖然知道一些眉目,但還是裝糊涂。 +Rg;t!| v
  “不是……我覺得二嫂她……怎麼和劉隊長走得這麼近呢?”林天威邊說,邊把三壯拉進了屋。 6P5M%V f$~sM S:[
  “怎麼個近法啊?”三壯急切地問。
#ff,tR#E,jg   “我剛才和劉隊長吃完飯,他讓我幫他送點東西給葯房,我到了那以后,發現你二嫂她在那呢。而且東西好象就是給她的!”林天威說完也搖著腦袋,想不明白。
  “那是個啥東西呢?”三壯問。
!Q+`Y'Gvi   “一個首飾盒啊,還挺沉呢!”林天威瞪著眼睛。 A \t sJ,QbA#E
  “你沒打開看看?”
~~G gYy.Gj   “我哪敢啊,再說人家有包裝呢!”林天威說著比划著盒子的大小。
R.Z0NT I}0J!M5M5i   “那……說不定是給別人的呢?”三壯可不希望那真是給二嫂的。 ~'Yt%zP%V
  “不象,而且二嫂接著那東西,臉都笑成花了,利馬就收皮包里了!”
E9`l-QQST   “那興許是二嫂托劉隊長給買的唄,劉隊長認識人多,能買到便宜的也說不定”三壯使勁地往好的方面想。 C,~J+r4EwByX'|
  “那也興許”林天威點了點頭。“那劉隊長為啥讓我送呢?自己送過去不就得了?” VE v'U6P^x
  “人家劉隊長就是怕惹閑話唄!”三壯心里舒了一口氣。
l+y5?v K#_J   “不是吧,我去就不怕惹閑話?”林天威笑著說。 #o5bs.JGjW#|
  “怎麼著二嫂也比你大不是?”三壯傻笑著。
2B-J n*i9Y(tk(Y   “拉倒吧,現在這年頭,老太太都興許嫁小伙子呢”林天威嘻嘻地笑。 0\&FYE [V%`S]
  “呦!這麼說,你是有心思娶個老太太啊?” 2bTb*I_ Z t
  “操!你咋這麼知道我心呢!哈哈”林天威大笑起來。
EbVS3@&vj   “唉?……唉你別笑了,說正經事!”三壯拉著林天威。 C+r)wS {
  “啥正經事?”林天威止了笑,問著。 M#g2pN!K a
  “你看六嬸行不?”三壯板著臉,好讓自己不笑出來。 B5Q-ts%Z.M"SGf
  “操!你……”林天威笑著抬手要抓三壯,三壯跟泥鰍一樣地掙脫了。說來林天威在中心路那邊干了好幾天,對六叔一家也是比較熟悉。 w1wPv~v W
  “你呀就是不滿足,六嬸有什麼不好啊,人漂亮奶子又大,還特會說話呢!”三壯這是沒完了。 :X6r_*Zs?
  “行,我認命了,我娶,可這六叔我怎麼對付啊?”林天威一手扶在柜台上,歪著脖子問。
LL Z:Xq,@[B   “不就是找塊地埋了” 7G:e'@8_+@DB
  “你這嘴損啊,我看人家六叔硬實得很,活個二三十年不是問題,我搶了他的老婆,他肯定要報復,肯定把我老婆搶去……”林天威不緊不慢地說。 Ni `!s4HT
  “你有老婆?”三壯一楞,以前從來沒聽說,也沒問起過。 ` nysZEFFe-Zj!s
  “當然有啊?我都這麼大了”
X;v7u;d k   “那她現在在哪呢?”三壯心里一陣鬧騰。 n;hk`$w
  “在……”林天威低著頭,不說了。 ;n1V#FIPs1`B x
  “在你老家?”
i$@R5s$X M)f^~"b^   “不是啊”林天威拉住三壯“這不……在我懷里呢嗎!哈哈” |s(N'X${ ^:d f
  “操!你他媽的坏我啊!看我不收拾你……” 8I*P/x}7G])xd7I
  ……
C;FxEQ2UZ   下午的時候,林天威一直在溝邊走來走去,三壯沒什麼事,干脆坐在門檻上打盹。太陽斜到屋子后面去了,屋檐底下是個涼快地方。
)a%F-Gkf@1wD   5點多的時候,姑姑回來了。 p#U T fd&YC
  “瞧你這身懶肉,逮哪睡哪,小琳呢?”姑姑滿頭都是汗,手里提著一個西瓜。
!D!o-S:kJ+Z ]   “啊……”三壯伸了個懶腰,“她在六嬸家” +Y'D+B8lx6b
  “哦?出去一天了,還沒回來?”姑姑走進屋,找了盆,把西瓜放在里面,又接了涼水。 T ~b[Om%s3{S.jx|s
  “是啊……”三壯迷糊著還想睡。 \GjuaT
  “你晌午吃飯沒?”姑姑邊擦汗邊問。
*o)`8n~N+lK\\   “吃了,二哥來給我送的”
C"v!k2[O{P   “哦,鐵門焊沒呢?”
w GL#Q [gI{   “焊了,你自各看看吧!”
9q6x:{ \4eCkB   姑姑走進鍋爐房,看了看,滿意地說“挺好,花了多少錢?我還忘了給你拿錢了” *d1@6E tO(A
  “沒花錢”三壯不覺看了看林天威那邊,他也正朝這邊看。
:`nGie.Bh b(_o   “咋?焊電焊的跟咱也不熟啊?”
L ?:D2h a,})cADA   “不是,我求別人焊的” ~']4K_y0F;b
  “你還認識不少呢,誰啊?”姑姑走出來,搬了凳子坐在門邊。
s~}9r~   “啊,好幾個,那個……”三壯指了指林天威“林警官……他幫忙找個會電焊的犯人,還有電焊機是一個客人給借的”
S*m$J+Oz   “呦!真是啊,那你沒留人家吃個飯?”姑姑瞅著三壯,問。
9h,KB3u$ONnCR   “沒啊,我沒錢,人家也沒工夫,我說了,下回洗澡不管要錢了” 4{zd0_:`Qo'vQB w
  “也行,呀,差點忘了,洗發水沒了,我得去批點,這時候還趕趟”姑姑看了看表,起身要走,三壯站起來說  “得了,姑,我去得了,你累一天了”
pKQc8@~r)L[#@){   “行,那你去吧,記得是陳小貴他們家的啊,我一直在那進的,要20條,再帶10塊香皂吧,要‘力士’的,給你錢”姑姑掏出錢,遞給了三壯。
5]M(H/en uQtK8e   “啊……我知道了”三壯伸了個懶腰,晃著走了。 ;{Yh,?6Z!U9poV#pkv
  后面的林天威跑過來,低聲說“你二嫂的事,別跟別人說啊!”
}&mP/]y;F/et   “我知道呢,嘿嘿!”三壯瞇著眼睛樂了一下。
S_C5w5a   林天威拍了拍他后背走了。三壯往前晃著,突然看見溝里,小黑低著頭,不知道干什麼,他走過去一看,竟然嚇了一跳。
Qw-C+?J6h d(un(X.~

6P,Vp?uw:j
m3QG3U&[ l9|1M8a \ V u*\!TX
(26) qE?:W'Wk/N$c)hR3G
Z |7N:g"CY
;U%tl5`3X2R5rF,L5s3u

SR*ArR3HD   小黑低著頭,褲門開著,他正捧著一條又黑又粗的吊撒尿哩。
6n|@9h(u6M   三壯感覺自己有些毛病,怎麼看著這事怎麼入門呢。小黑抬頭看見了三壯,有些不好意思地說“嘿嘿,沒辦法,就得尿這了!”說完把那吊抖了抖,放了回去。 &u;m K\%h5q4Q-lS
  “啊……”三壯紅著臉“我尋思你怎麼了呢,我這出去有點事,你吃了飯了吧?”
p%_h F;E-kF.Q.` [l   “啊,吃了,剛才林警官告訴我,干不完也沒事,你不用惦記了”小黑說完,用鐵鍬把剛才尿過的那土翻了兩下“你趕緊閃吧,要不這可就尿到你身上啦,嘿嘿!” 3Sw(n.wXk8j
  “哈哈……那我走了,你慢慢干吧!”三壯跳下土堆,徑直朝街上走去。
j S-eG tZ   他邊走邊合計,自己怎麼對男的這麼熱心呢,相反小琳對自己這麼好,卻怎麼也熱乎不起來。走著走著,就看見那家葯房了,他一直對這個葯房沒好感,不過他倒是想看看,二嫂在不在里面。 &r^QAv)h8@W1^!Z+B
  三壯頭過門縫看了看,里面就那個老太太靠在椅子上瞌睡,手里的扇子也搖搖欲墜。里屋傳來“馬蔑埶捸赤漪~牌聲,一定是在麻將呢,三壯心想,二嫂準在里頭。他想進去,再一想,算了吧,進去干啥?正在這時,里屋的開了,一個女人從里頭走了出來,正是二嫂,老太太一個激靈,手里的扇子也掉在了地上。 ,x T ~$l"XW,z
  “老姑,你幫我摸兩把,我出去打個電話!”二嫂挎著包,一手用手絹擦著嘴邊的汗。 E/ecizx6Q;Up W
  “你就用屋里的電話唄?”老太太把扇子揀起來,繼續扇著。
d%]0s4sG E3]   “屋里太鬧登了,我出去找個電話”二嫂說著,朝門走過來,三壯一驚,想走也來不及,急忙中推門進去了。
t+fP^;rR8DK"qW   “呀,三壯?你咋來了呢?”二嫂笑著問。
KD(H$Ar;u#R   “啊……我肚子疼,買點葯!”三壯扯了個慌。
X6NzYU   “哦!”二嫂回頭對老太太說“老姑啊,別收他錢啊,算我的吧!給他拿最好的葯!”
F)?Y0Qw   老太太點點頭,三壯連忙說道:“不用不用,該咋地是咋地,這都是有本錢的,又不是自家地里長的” oc%i&f/Tq.mD4sw
  “這孩子,咋不聽話呢,我說我花錢,又不是不給錢,你痛快點的啊”二嫂從老太太手里接過葯,塞在三壯懷里。 z2Grz,Z9Y%_5k\
  “那……那謝了二嫂啊”三壯又有些不好意思了,他偷偷地在二嫂的腦袋、脖子、胳臂腿上瞄了一圈,沒有看到什麼首飾,除了和二哥結婚的戒指。
i2K S8X M~d   “行了,我出去有點事,走了啊”二嫂說完,推門出去了。 !mP [TT1069] />   三壯對老太太表示了一下謝意,老太太張嘴要說什麼,三壯沒給她機會,推門就跑了。 GZiuD%nmsN Qi(?
  街上已經不見了二嫂,三壯心里頭還是犯合計,不覺中就到了二哥的游戲廳,他隔著窗戶往里看了看,里面煙霧蒙蒙的,看不清有多少人,在沙發上,二壯支棱著大腿,睡得正酣,一只手插在褲兜里,那里面裝滿了幣子。 5Tp5J`j[ I7o S^Y0x
  三壯不想進去,轉身就走下台階,直奔批發市場去了。
+h3_(d9l,w'l k4_\I xN+TJ
  三壯拎著一袋子洗發水和香皂回來的時候,老犯門正在收工,一輛敞著棚的大卡車接停在門前,老犯們有順序地往車上跳,林天威就站在旁邊看著。
)y+\xh.I| \G!Bc   “收隊了?”三壯走過去,林天威也靠過來幾步,眼睛還盯著車。 -w|)w(d)`Cq_F |8P3K
  “啊,不早了” S:P%DWPiTt|
  “明個還來不?”三壯也盯著卡車,搜索那個小黑。
'Y9g)i HY#G   “來啊,明個就挖好了,唉?剛才你姑和那個小琳吵架了呢,聲音還挺大的”林天威說著又對著一個犯人叫喊著“喂,你那鐵鍬別他媽的橫著拿,杵著人咋整!”
cq2Z+w!G"B2Z z8D i8l/t   “是嗎?姑脾氣不太好”三壯合計著,姑以前很少大聲吵罵的。
.Ig jb;@ qW   “你咋不弄個摩托啥的,出門方便,連自行車也沒有?”林天威看著三壯發亮的額頭說。 !|,_0L@x
  “啊。那玩意我打小喜歡,可是,爹不讓騎,說那是‘人包鐵’要命!就沒買,自行車有啊,懶得騎!”三壯說著,看到了小黑,他站在車上,握著鐵鍬,還拎著那空瓶子。三壯沖他點點頭,小黑會意地笑了笑。
r&F$IG,i\"q8p&q/`7w ~|   車子發動了,林天威扶了一下三壯的胳臂,輕聲說“我回去了,晚上不過來了”
|E-ekv9rY+N)~ @Pt   “啊……明個見!”三壯笑著看見林天威跳進駕駛室,卡車開走了,三壯再回頭看那小黑,卻怎麼也看不到。 J{o$L6~
  三壯心里沉沉的,一進屋,就看見小琳趴在柜台上,姑姑靠在鍋爐房的門邊,呼呼地喘著氣,地上的西瓜被砸得五開八瓣,紅紅的瓜瓤濺得柜台下面都是。 8P6K;p%@pH
  三壯把袋子放在邊上,小琳頭也不抬。 Ul$[,W~7\*J {
  “姑,東西買回來了!“三壯故意大聲叫著,小琳還是不抬頭。 #vO"TO3qX m
  “啊!知道了!叫啥叫!“姑姑推開門,走了出來。
W6Srm|;e2?   “她……這是……”三壯指了指小琳,看著姑姑。 0y-M'd(M'@&W({ P
  “少搭理她,小王八犢子……你他媽的就知道和我對著干啊”姑姑上前使勁推了小琳一把。小琳“哇”的一聲就哭了出來。
D2f9H l%G"q2O7^   “姑……有話好好說啊,你這是干啥呢?”三壯急忙拉開姑姑。 "Smu Ti:A ]K&?
  “好好說?好好說她得聽啊!我是上輩子欠了她了啊還是作孽啊我!我閑著沒事找你這個敗家的玩意回來養!”姑姑邊說邊哭了起來。
'q-F!Hk|   “姑你先消消氣,小琳……唉……你也別哭了,跟我說到底咋回事啊!”三壯這個著急。 @'\b}z2Z)e
  “咋回事?她還恬臉說!”姑姑抹著眼淚,抽著鼻子。
@YW3F7K;G#}zA q   “小琳,跟哥說,到底咋了,你不是去六叔家吃飯去了嗎?”三壯拍著小琳的胳臂。小琳太起頭,用手背揉著眼睛。三壯看到,她的臉上紅紅的,難不成是被姑姑打了。
QK:T4\ @7A%yw   “你哭啥哭啊?你還有臉哭,我叫你哭……”姑姑上前又是一巴掌,正好打在小琳的耳朵上,三壯伸手一攔,第二下就打在他的胳臂上。 S s}m k2TB
  “姑!小琳一直聽話,你有啥事也不至於這麼打她啊!”三壯說著有些激動。
1UIO|V$wm/X   姑姑氣得走到門邊,呼呼喘氣!三壯看著小琳,她一聲不吭,淚水從嘴角一直流到柜台上。
q \vE y   大伙正沉默著,二嫂提著包就邁了進來。
7rB$q&PwUc   “呀?這是怎麼了?一個個都哭的水的?”二嫂看了看地下,抬頭問三壯。 4JbgUKCy
  “我哪知道啊,問了都不說!”三壯皺著眉頭。
\-f9P(O{@hf   “姑,到底咋了,是誰惹你生這麼大的氣啊?” e hd2r C|
  “誰?還不是那個小兔崽子!”姑姑眼睛還是忘著外頭,狠狠地說。 T,g$u7Lynk"W{|)u
  “說說咋回事!”二嫂拉著姑姑坐下。
;E'[[-w bfT2w,F5w   “他二嫂,你說我是不是上輩子作孽啊……我一個人帶著她活這麼大我容易嗎?她是成心跟我對著干啊!”姑姑說著,眼淚又掉下來! 5~?L9[+C4V/XK4~S
  “姑你慢慢說,我聽聽咋回事兒!”二嫂從旁邊扯過一條毛巾,給姑姑擦眼淚。
Q)N[]+L$n   “今個柱子要她陪著去買衣服,我尋思人家也是看得起你,你就去吧,她就拿扭又拿扭的,后來算是去了,人家六嬸早給她買了一套衣服,還讓她去家里吃個飯,順便把衣服拿回來,還有我托六嬸繡的花樣子……,晚上吃了飯,六嬸和柱子一起送她回來的,就順便又和我提了柱子和她的這事,上回你不也跟我說了嘛……我說我們小琳要是能嫁給柱子,那不是高攀了,人家六嬸倒是實惠,說那不能那麼說,就是看上這勤快可靠了”姑姑擦了擦眼睛又繼續說“我尋思這柱子也是知跟知底的老實人,這不是好事嗎?就想答應了,誰想這小王八犢子,開口就吵吵說不行,嚇的六嬸一跳,我還替她圓呼說,孩子小,害羞,她可好,還說個沒頭了,那想這六嬸和柱子都在邊上呢,這臉往哪擱啊!我就又說,他六嬸,你先回去,這事啊,咱先不定,再說唄”
/w@u Oj0L;y+I(v   “那不就得了,啥事咱回來再研究唄!”二嫂應和著。 L iKKl ^
  “要是這樣就完了,我也不至於這麼生氣啊,這小犢子拿起衣服就往六嬸懷里一扔,說什麼她不要,說她一輩子不嫁了!我這個氣啊……要不是怕六嬸下不來台,我當時就想揍她,六嬸抱著衣服,拉著柱子走了,臨走的時候說,這小琳心情高啊,這衣服配不上,柱子也配不上……你說說……哪有這樣的,我受一輩子苦,今個還得受她的氣……”姑姑說著又大聲哭了起來。
/iKrXV!`P-m   “行了……姑,你別哭了,我聽明白了,要說小琳這事是不對,哪能這麼當面撅人家面子呢,再說六嬸也不對,這哪是當面提的話啊?行了……別生氣了……這事兒啊,先撂撂,趕明個啊,我去跟六嬸說說,她這人沒心眼子,不能真生氣!”二嫂說著走到小琳這邊。
1Nz)v M(mCg9I PH   “小琳啊,你跟二嫂說說,那到底是咋想的?”二嫂又看了三壯“你呀,先到樓上呆會啊,一會兒,叫你吃飯,今個二嫂請客,叫上你二哥,咱出去吃去,啊!”
"wfNp}5V1a4W   “啊……行,那我先上去”三壯說著,跑上樓來。
2S)]Ax.c:y3m
]2V,g8W"~   三壯一骨碌趴在床上,心里頭煩透了,感覺腦袋里有一窩螞蟻在鬧騰,眼睛也開始發暈。他能感覺到小琳的心思,他想也許姑姑也能,二嫂、二哥都能。六嬸家的條件是城里數得著的,小琳嫁過去肯定會享福,姑姑和二嫂都一百個同意,二哥倒是不這麼想……,那……我呢?我怎麼想?我娶小琳?能讓她享福嗎?不……我拿小琳當妹子,她本來也是妹子啊,……那……如果她不是妹子呢?她根本也不是妹子啊?那我能娶她嗎?……不……不是那麼回事……那不娶小琳,我能娶誰呢?他仔細想著,娶一個漂亮的、溫柔的、賢惠的、怎麼看都好的女人……行不行?我不能……操!那真不行!除非……除非是一個男的……,一種恐懼竄進他的腦袋,一棒子就把他撂倒了。 dK.c5cL6{ R5X
  屋里的空氣又悶又熱,汗水順著脖頸滴滴噠噠地掉,不一會就濕了一片。喉嚨堵的荒,肚子的五臟六腑都開始翻騰起來。
]%\s1Bj;Z @N\6j(m   不知道過了多久,二壯推開門叫喊著“喂!臭小子,快起來吃飯了……唉……咋?看一天熱鬧還累著啦?” J}qw,M
  “沒……我渾身難受呢……你怎麼來了?”三壯爬起來,捂著肚子。 (z3z6we%F7c9E!_e
  “啊……你二嫂打電話讓我來一起吃飯,我到了才知道姑和小琳別扭著呢”二壯說著坐在了床上。 )Gp6D8A{_&\H
  “咋樣了?她們好了?”三壯問。
.ib2N[:D#W d   “操!還能怎麼著,就這麼地唄,我就知道早完是個事,不過……我跟你說,你要是對小琳沒意思,我勸你趕緊跟她說說,別耽誤了事兒……”二壯把手搭在三壯肩膀上,小聲地說。
5HI?7XH   “啊……我自各知道咋辦……”三壯喃喃地說。 q.X:z H_*U)x\'g;_
  “那就好……,我剛才和你二嫂一合計,這也是的,怎麼說都叫哥叫妹的這麼多年,真要是成家一起了……讓外人看了也不舒服,是不是?”
,cw9dh0Bw Q   “恩……”三壯應了一聲。
pp!|D"Y   下面二嫂喊著“死鬼,你趕緊跟著三壯下來啊,天都黑了,再不吃飯就餓死了……”
.Bs[TI}   “知道了……”二壯回著,轉身拉著三壯“走,吃飯去” W_1f%\a%O&q,u
  二人走下樓來,二嫂還在勸著姑姑,小琳用笤帚掃了西瓜,用撮子端了出去。
"DK)KM&nl5]K8gy+s1r   “行了,都是自家事,啥也別想了,咱今個就全家一起吃頓飯”二壯走到姑姑跟前,三壯跟著,他一句話也不想說。
i3l6e R s   “今個啊,就算拉倒……他二嫂,明個你去六嬸家,替我陪個不是啊”姑姑轉身對二嫂說。 Ywh;Cg/P#b
  “知道了,你放心吧姑……唉……?”二嫂捅著二壯“咱去哪吃啊?你倒是想好沒有啊?”
;ORk&|'XX7A Pg   “啊,就去咱家旁邊的鄭家吧……他家菜不錯”二壯比划著。 4C)c8M;l,s,t
  “行……”二嫂應和著,大伙正要往出走……
:cL/p b6G T V.t.[-^   突然門外傳來“啊……”的一聲。
V aS,\ E4Fj   “是小琳!”三壯飛一般跑了出去……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6:59

[size=3](27) H'Diu;?!^r,y
  手術室外面,三壯鬧心地來回走著。
;^+yXTI,L _   “我說,你別擱我面前晃來晃去,整的我這個迷糊啊……”姑姑看著三壯,低頭嘆著氣。 &m3Af`&F9dcB/i
  “去,二壯,拉三壯到那頭待會去……”二嫂推著二壯。 ;V&k}l%y;JR
  “走吧,到那邊抽根煙去”二壯拉著三壯,走到了樓梯拐角。 %}n5v*A3N^*|
  二壯點了根煙,三壯也要了一根,剛抽了一口,就開始咳嗽。 L[I!L kM \N]
  “你別抽了,嗆著了不是?”二壯伸手要搶,三壯把手一抬。
;I%^ybzc|k8[   “不你說咋這麼不順當呢,今天剛吵吵完,這會兒又掉溝里了……”三壯抓著香煙,狠狠地抽了一口。
RvsUybT*w^ Xz S   “可不是,這幫挖溝的,也不知道把旁邊拉上個線,點個燈啥的……這路上黑燈瞎火的……不過,小琳只是傷到腿,沒事!”二壯安慰著他弟。 @#R9rW[Mn;\
  “我今個就是覺得難受,老是覺得有啥不好事發生,這不……你看看!”
M)k/B:v En   兩人都沉默著,窗戶的風吹過來,把煙霧旋了一圈,吹走了。
&G M]0o?z7r;`*w%]0d   “手術多半天了?”三壯抬起腦袋問。 v$j"Ym r?.o
  “有一個點了……走,回去看看” l3ipSfKN,h
%n:e\F\)z(cH
  手術結束了,大夫說,小琳只是有兩根腳趾骨折,情況並不嚴重,已經接好了,還有就是被溝里面的什麼划破了腿,流了不少血,封了幾針,大夫害怕是埋了多少年的破鐵片,為了防止破傷風,還給她打了預防針,護士們在病房忙了一會兒就走了。 ^:Dfi_w
  “那她什麼時候能好啊?”姑姑接切地問。 9Z B+K4K1H0e gv
  “沒什麼事的話,估計有個半個月就能沒事了”大夫說“不過,要住幾天院”
9b;Noj!D&W,PB!}   “啊……那謝謝了大夫,我這就去辦住院手續”二嫂說著提起皮包就走“唉……我說……”二嫂招手叫著二壯  “你跟我一起去啊……”
F4I Eu&Y.`   “哦!”二壯說著跟著出了病房。
:Tc8W%H&V;d`   “我也去……”三壯看了一眼昏迷的小琳,鼻子酸溜溜的。 o!L-p{vW0@*? f
  走到一樓的收費的地方,二嫂和二哥忙著辦手續,這里的程序不正規,亂七八糟的,害得二嫂和那個開票的吵了起來,三壯一陣心煩,轉身又上了樓。
-K5CMp6w{.in   透過玻璃,三壯看到姑姑坐在床邊,一手握著小琳的手,另一只手輕輕地撫摩著小琳的臉,那上面,還有一些模糊的手印,眼淚滴噠著就掉了下來。
,V{1e%_ TBk j4T oW   “小琳啊,是媽對不起你啊……其實,媽心里還不是為了你好啊……這些年,我一直拿你當我的親女兒一樣……”
+un.x!Y6dcO3Ry   三壯受不了這個,站在門外不想進去。 u{ X Z0gToF
  “你這些年跟媽受的苦,媽心里都知道,媽就是想給你找個好婆家,你的心事,當媽的哪能不知道,可是……你和三壯畢竟是兄妹啊……咳……算了……”姑姑說著又抹了抹眼淚。 w(kU(d5H fe
  三壯這心里又亂了套了,他害怕姑姑是不是也同意了?萬一……,他可怎麼說? ;C6F#zo ~'z0|Uo
  “唉?你怎麼不進屋啊……”二嫂走上來,沖他喊著。
V"h uJi   “啊,沒事,我怕吵著里面”三壯一個激靈,轉身退到窗戶邊上。
#rc,D6Gs   “行了,手續辦完了……”二嫂說著推門就進了屋。 )@+PokM*B[&bo
  “姑啊,我看你累了半夜了,我讓老二去買點吃的,大伙都餓了,一會吃完,你就和三壯先回去休息吧,我和二壯在這守著。”二嫂說著把一些票子塞進皮包。
M6qU_t u?*R   “他二嫂,你把那票子給我,我看看……” 0T F3l5JF6b
  “拉倒吧,你看啥看啊……,我這有錢呢”二嫂把票子一塞,把包合上了。 nM(V6CntA
  “咳!也行,回去一起給你吧……”姑姑無力地低著頭。 r-T,mg&H(Ow
  二嫂拿起暖壺,晃了晃“真她媽的不象話,一滴溜水都沒有……”
JY.KbmWk   “啊……我去打些吧!”三壯拿起水壺就往外走。
)C;[)v:IUk*m   “唉……你知道到哪有熱水嗎?還是去問護士吧!”二嫂說道。 k7V/Pep"IEBo}
  “……”三壯沒抬頭,徑直走了出去。 WZR-I+^0r\vAe

2Qu ]4?7f Qv   他提著水壺,胡亂在醫院里撞著,分不清走到哪里了,只是覺得那走廊太過昏暗,什麼都看不清。他想也許熱水應該在外面吧,那前面的門……是不是出口……? +F{3uI|.]s@k t
  “三壯!你站那干什麼!”二壯的聲音在寂靜幽暗的走廊里回響。 N{RbrF0~"?q9\Di
  三壯轉過身,二壯提著一堆東西站在后面很遠的地方。
m;K2M!Ni)YUS-a:E&u   “快回來啊!”二哥叫著他。 {(U~;Y JShq1j&?4h
  三壯提著水壺向回走了兩步,突然回頭看了一眼,這次他清楚地看到前面門上的字“太平間” !
4d~Gz~!z5Op ~jB   三壯的頭發“騰”的一下子跳起來,冷汗從頭到腳把他淋透了,他加快腳步奔著,最后就跑了起來,快到二壯身前的時候,他把暖瓶一丟,上前把二哥緊緊地抱住了! Tk:m0Xu
  “膨”暖瓶爆裂夾雜著玻璃的碎片聲回響在空曠的門廳前。
D#p2[p*B6Y'{F   二壯松了塑料袋,把他抱在懷里,一只手輕輕地摸著他的頭發“沒事的,別怕,哥在呢……” 8uG1zN ~4J/f
  眼淚順著三壯的眼角流淌下來,是害怕,是委屈…… oik"ue)K H)V-m
  “怎麼回事啊,你們,在走廊你摔什麼暖壺啊!”一個值班護士從收發室里跑出來,看到眼前的情景,嚇了一跳。 :e%f-PHn/|Ui}
  “沒事,小孩嚇到了!”二壯鬆開一只手,回身對護士說。 1Lf.`i-z]0r2WH
  “這麼大的人了,怕什麼怕,……你們這暖壺得陪錢啊!唉……我哦告訴你……一會你收拾了!”護士白了他們一眼,轉身進屋了。 p,}D_8JVq
  “收拾個屁!”,二壯轉過身,繼續抱著三壯。 x,c,]] i/U_MZ
  許久……二壯說著把東西揀起來“走,跟哥上樓”
5y%CO\}L   三壯抬起腦袋,擦了擦眼淚,他可是多少年沒哭過了。 y:ZAV Z VvuL
.wY|6}+C^mFH*[
  回到病房,二嫂看出來三壯不對勁,走過來問著“怎麼了?暖壺呢?” 9d1n{oFtz3v8z/J
  “你別問了,不小心打碎了,明個再領一個,這有礦泉水,先喝吧”二壯把二嫂拉開,把袋子里的東西拿了出來。 D0tY(fxp#p7W2nD0ge
  “這麼地……我和二壯在這看著,你和三壯吃完就回去吧,明個再過來……”二嫂把面包和水遞給姑姑。
*^{S*J8N:o   “你們都回去吧,忙呼半宿了,我在這”姑姑把水和面包放在小柜上。 &W[Q[/u;IOQ.X
  “要麼這樣,二壯你領老三先回去,我和姑在這……沒事啊,不是什麼大不了的”二嫂把面包打開,遞給三壯,三壯沒接。
@_$Tws*x   “那行,反正這也沒地方,我和兄弟先回去,明早再來”二壯說著摟著三壯的肩膀,轉身要走。
!{g$P-}4D6Z:|   “那你們也吃點再走了”姑姑抬起頭說。 4sYp i;Y7_ v
  “我們回去再吃……”二壯順手抓了兩個面包。 g:X0RK X x8N wlF

P5y4e/HF0r9F T   回到澡堂的時候,已經3點多了,兩人坐在床邊,二壯拿了瓶水,遞給三壯。 Dx-K3sy6n
  “我不渴……” Rs(`9d&Zp4V{6WJ[
  “那也吃點啊”
!MH5wa D   “我困了”,三壯說著,衣服也沒脫,就倒在了床上。 8r"@4Z-ob#Y!Fk,P+Z
  三壯滿腦子都是剛剛在醫院的情景,怎麼也不能睡下,不知過了多久,他感覺自己被緊緊地抱住,心也慢慢松了下來,終於睡去了。 v:i9UXbZ

-FMuph   一陣電話鈴聲把三壯從沉睡中驚醒,天早亮了,他匆忙爬起來,趿拉著鞋奔樓下跑去。 P"T%`X#Wn
  電話是二壯搭計程車,告訴他小琳早醒了,吃了早飯了,沒事,二嫂也回去了,他和姑姑在這里,叫他不用著急過來。
.mZ(W j&td   放了電話,三壯舒了口氣,昨天發生那麼多事情,簡直就象一場夢一樣。外面天陰沉著,下著毛毛雨。
#@zl5[w|N&z2k   三壯走到門前,老犯們都光著膀子挖著,幾個穿著雨衣的人站在對面的房檐下面,三壯一眼看出其中一個就是林天威。林天威也看到了他,快步走了過來。
:VUL7j#z R-@N   “聽說小琳受傷了”林天威脫掉雨衣的帽子,抹了抹頭發上的水珠。
MM8gj v^&z~4N   “啊……沒小心掉溝里了!”三壯退了一步“進來吧!”
Y]2p-tf#V:r1S3VZd&z   “操!真他媽的,昨天那個管街道的老頭說他負責把信號燈和防護線拉上,我還提醒他好幾遍,這老逼頭子怎麼不辦事啊!不行!得找他算帳去!”林天威氣呼呼地說。 sc1Rl!nDK'O.]
  “拉倒吧,好在沒什麼大事,修養幾天就好了!” y{b'QZN$_1S
  “那你這生意可怎麼辦?”
b L6EbW   “先停停唄!”三壯無奈地說。
gWI8F9Xbncx5K.E#I   “也行,對了,有什麼要我幫忙的你吱聲啊!” vO7t^kZ!E%d[
  “行……也沒啥事,怎麼今天下雨呢還得干啊”
r:_0E+WC @-x#k"W   “沒辦法,上頭任務緊,好在雨也不大……”林天威回頭看看天“下午興許就能停” \OL ZF1Wj:R]
  “……你怎麼知道小琳掉溝里的?”三壯不解地問。 4q,}B$mH~
  “啊……我們早上剛來,你二哥就過來把我臭罵了一頓,說什麼是我們沒整好啊……咳!說來也是……”林天威搖搖腦袋。 Z u;L]4G[
  “二哥就那脾氣,你也知道,別跟他生氣”
z+D;tD7[ b-W   “沒……沒生氣,這溝再有幾天就能填了,你們出門多小心著點,估計一會兒就能用線圍上!” ~2g3x-r4L#o$g
  “啊,知道了”三壯揉了揉眼睛。 /TR,Y SR
  “你瞅你,眼睛都紅了,進去再睡一會吧!我先過去了”林天威舉手在三壯臉上摩挲了幾下,轉身出去了。 LW5T(G'b}R
  三壯洗了洗臉,吃了幾口面包,抬頭一看鐘,已經9點多了,他合計著是不是現在就去醫院看小琳呢。
O Y-{hX!A   這時,一個年歲挺大的犯人扶著另一個人犯人到了門口,被扶著的那個人用一只腳跳著,另一只腳上流著血。
.CW%X,r9C~6a   “怎麼了,快進來”三壯趕緊迎過去。
N8_FYi` r1ig-x   那人抬起頭,竟是小黑! 4g*tx:X6rA\
m e2r+?*EQ%k

*lp nZ nn0E S c${ O CR4lm9`2|(i
q h4WuoS!YZr
(28)
3DB5mB8e W1V0e fT
/~kuQl X a

s/@Y[Yr4o   “操!真是他媽的不省心,好好的腳又划破了”林天威隨后跟著進來。
]4uV;^6O~3Q0d   “都是下雨搞的,溝下面太滑,他沒站住,腳一下子滑到我的鐵鍬上了!”那個歲數大的老犯嘟囔著。
5I5R.IM(wO   “別他媽說了,要不是你們在下面歸堆,能他媽的出事嗎?你快回去干活吧,還有……你門幾個把他的那份也干了!”林天威繃著臉,狠狠地說。那老犯乖乖地溜了出去。
y {3X'h$L.P@   “三壯,你這有啥止血的葯沒?紗布啥的也成!”林天威問三壯。
I;nkZ+U)g J-N   “沒有葯……啊,對了,葯棉有,紗布……我去找”三壯轉身要上樓,回身又說“要不,帶他上樓吧,上面弄方便一些” 7MP[8`g
  “行,你就快點吧,這車得到下午才能過來,也不能因為他,單獨開來啊!”林天威說。
$sPVJ1?[:Vu b   “要不,去醫院……”三壯剛說出口,就覺得自己太蠢。林天威也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他。
5]7?5M:nq]   他低頭扶著小黑上了樓,林天威在后面跟著。 *aG yQ5O8_n[
  “來,快坐著!”三壯放下小黑,林天威上前一攔“慢著!”,他走過去,把床上的被褥都撤到了一邊,小黑這才坐下。 ~x5O T#]2m
  三壯端來一盆水,在里面撒了些平時消毒用的葯粉,然后放在小黑腳下。 gm,{#Hy#\:L
  “讓他自己弄”林天威看三壯還要給他洗腳。 j4]0kOQ0H
  “我自己來……”小黑彎下腰,用水輕輕地洗去傷口周圍的泥。 Q.VKE'v;cv2Z
  “好了,洗完了,你給他簡單包一下,然后,趕緊下去,我得看著那幾個王八犢子去,成天他媽的沒好事” Mce j6x0KG
  “啊……”小黑答應著。 3Az[:`&C(Xo
  “麻煩了啊!”林天威轉身對三壯說。 hQ)G1^1pip+Dx l z
  “操!少來!”
6{X9S)`` H8L{4f4{g   林天威笑著下了樓。
6^WNY5W+y1fAk-o   “來,我給你換點水”三壯見水已經都黑了。 M4_1X2h#Y ^` c,e
  “不用,這麼湊合著吧”小黑按著水盆。 JlI7VDPX'`F
  “咳呀!水又不花錢……”三壯說著把水盆端走換了一些過來。 Ea~s6D{_3I
  “已經不淌血了,好在是后腳跟,皮厚”三壯邊看著邊說。
sjK)zwLi   “嘿嘿……我全身的皮都厚,我媽打我都打不動!”小黑笑著說。 7v RC9N8p2j'i
  “我們倆一個德性!”三壯到柜子里找到一些葯棉和紗布,看著小黑把腳抬起來。
w2T8]-i!c0CZ   “得,還是我幫你弄吧,你自己別扭著呢!”三壯過去把水盆撤開。
-K'?P0?+\bAh   “不用了,這都夠麻煩了”小黑執意不干。
7l$`RB$[   “你是不是怕林天威啊?”三壯邊問邊拿一條毛巾過來。 7q"}9o$A {pIc
  “不是……他……其實,在這些警官里面,他算最好的了!剛才那幾個家伙罵我……反正都快出去了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”小黑說道。 "_-Ni?ht&q
  “是嗎?操!”三壯遞給小黑,小黑看了看“不行,這個太……干凈了!又抹布就行” y7N9p3P{.]
  “用吧!沒事,我這里別的沒有,毛巾搓澡布管夠!”三壯又把毛巾給他“快點擦吧!” g;i ~6PdTD
  小黑不好意思地接過毛巾,把腳擦干凈了。 Q3pY,r S
  “來,你躺下……我給你包上!”
WK!p/i9Y x   “啊……我自各弄,你別整了……”小黑推讓著。 ? LC*{ ve
  “操!有這工夫包完了都!快點!”
u:e q NH2|LA P   小黑乖乖地躺在了床上,一條腿支撐著,受傷那條就擱在上面。
8UE3H"R(@4TR   “你把腿放平就行……”三壯蹲在床尾,把小黑的腿放了下來。 0gPMw!_t1\
  三壯把他的褲腿挽了起來,褲子是濕的,濺著一些泥,緊緊地箍在腿上,腿上的汗毛成綹地蜿蜒著,有幾滴水珠順著那毛,流了下來。三壯不禁向襠部望去,那褲子還是很低,沒有腰帶,平坦的小腹隨著呼吸而上下浮動。褲門被水打平了,沉沉地落在胯上,甚至可以清楚地看清內褲的輪廓,和一根肉呼呼的東西正指向腿的一側。 %vd6N*nF.k,m
  三壯定了定神,用葯棉把傷口周圍擦了一便,傷口里面有些小沙礫,他用葯棉的棒輕輕伸進去想弄弄干凈,小黑的腿猛地一抖……
ZK8Y$B!]"O u   “是不是疼了”三壯利馬停了。 3T4rL1G+LT
  “沒……”小黑連忙否認。
n${$Z(k6^mh   三壯又一次把棉棒伸進那傷口,這次小黑似乎有準備,沒有抖那麼厲害,三壯小心細擦了一遍,把葯棉放在傷口處,用紗布包了。
C;f3I.H8]7T5}w   “好了……”三壯直起身,小黑一打挺,坐了起來。 S2pA1o:I g4Ld
  “真是太麻煩你了” mvEo#\9ny#}4D
  “操!哪的話,你回去再上點葯,別感染,最好打那個……那個破傷風的針”三壯說著,端著水盆,過去洗手。 q _i3_4E%{JT0r|
  “你還懂得不少啊……”小黑邊看著腳丫子,邊說道。 p2_,P`U O(g3S^
  “也不是……我也是昨天晚上才知道的……我妹昨天也傷了”三壯低聲說。 !O S,] PH:{uN4z
  “哦!早上我聽到有人罵林警官來著,是不是就這事啊?”小黑抬頭問。 |'VpoQ
  “是,我哥對警察啊什麼的煩著呢……”
/S Q)F~vrF |;jdM   “啊,怪不得……”小黑邊說邊站了起來,一只腳穿上了鞋,另一只腳趿拉著。
,s;S(@_/fX^n|*?   “唉……?你忙什麼啊,坐會吧,就你這樣的,還指望你干活啊?”三壯指了指小黑的腳丫子。 cmkg jj+s
  “那也不能在上面呆著,林警官說完了得下去!”小黑說著就往外跳。 XiB;L.NN
  “得……那我扶著你”三壯走過去,將小黑的一只胳臂扛在肩膀,一只手扶住他的腰,他感覺那皮膚是涼涼的…… "M4_JAV g5w j^_
  “沒事……我自己能走,這點小事算什麼,我踩過釘子呢,差點殘廢……”小黑比划著說。
8iYi b(wc   “說著說著你還牛上了……走吧,小心點!”三壯扶著小黑走到樓梯口。 f1nlb K0c[@T
  “等……等一下”小黑停住了。 IM2X4M8U'}*E
  “怎麼了?”
n3}3W;l1XHFI _   “我想尿泡尿……我尋思要是跳溝里尿是挺費勁……”小黑不好意思地說。
0f*^.`o%J/w3n   “行……”三壯說著扶著小黑過去到廁所邊。
fw!a1z}(A0g}   “好了……,我自己上去行了”廁所離地面有兩步台階,而且只能裝一個人。
}|'d/JKt*rg   “我在后面扶著你……你小心,這里面滑”三壯站在小黑后面,推著小黑的屁股,小黑扶著旁邊的晼A終於站在了上面。
S~"ST~? A*[N   小黑把紐扣打開,“唰”的一聲拉開了拉鏈,誰知他沒抓住,那肥大的褲子“突嚕”一下就墜到了腳底。里面的淺白色的三角褲一下子就全都露了出來,那褲衩被洗得很薄,上面已經被淋濕了,加上小黑的皮膚很深,后面的三壯可以隱約看到他結實的屁股和深凹的臀線,當小黑彎下身提起褲子的時候,更是清楚的要命。 myW(A.F!X A,Ap5N#q
  “操!這褲子老是他媽的突嚕”小黑抓著褲腰,從內褲里抓出那又粗又大的吊“嘩…嘩嘩……嘩……”地尿了起來,當然,“又粗又大”可是三壯昨天看見,今天想起來的。 v#Mr&[K,mL,e
  小黑系好褲子,轉身過來,三壯假裝沒事似的把他扶了下來,其實,在澡堂子里到處光著屁股的人,他看過的,甚至“摸”過的有多少自己也數不清,但是,今天這個,只是看到這麼一點點的,卻怎麼這麼不一樣呢?他自己合計著,卻想不明白。
r,C(cC;[T5T6[W   兩人下了樓,三壯把小黑放在椅子上,自己走到門前,沖林天威打了個招呼,林天威踏著泥繞了過來,帶著一溜小跑,那羅圈腿更是暴露無疑。 7ieF9B.~4b
  “完了?”林天威笑著問。 Bc7t+q H4vZ,Q"f1R
  “啊,沒什麼事,不過回去得上葯,還有破傷風的針”三壯回答 z'aQOkY^
  “操!回去可就不歸我管了!”林天威看了看小黑,小黑嚇得急忙站了起來。 qL8`)sg.{
  “行了行了,你坐那吧,干點活不給你工錢你就難受……你現在倒成少爺了!”林天威瞥了小黑一眼。
%c6z(u2~@U%BU3G5Y   “對了,你不去醫院啊?”林天威問。 q&a%}bL
  “我去啊……我一會去”三壯支吾著。 ^ i;Y ?.zl+_'W&I

L~}fa,s:NO   快到中午的時候,雨下大了,所有的老犯都聚在了晲丑A看來是不能再干了,林天威打電話回去報告,最后得到命令—立刻收工! C-y F:I.R(_{9S
  那輛大卡車又來了,不過這次加了塑料布的棚,老犯們“嘰了骨碌”地爬上車,鐵鍬小鎬撞得“叮﹛邑藷T,最后林天威和三壯好不容易才把小黑“扔”了進去。臨走時,林天威再三囑咐三壯說下雨太滑,小心那些溝,三壯笑著說沒事,林天威就跳進了駕駛室,三壯看到,小黑向他擠了一下眼睛,笑了笑,他揚了揚頭,回應了一下。
rK g,wZ   卡車剛剛開走,屋里的電話就響了起來,三壯幾步竄進了屋,抓起了電話。
N)X&C9BL&Q u Rh   “喂……,誰啊?……喂?怎麼不說話啊?”三壯喊著。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7:00

[size=3](29)
1mqPK3CJ(rC1P|H   “三壯哥……我……我是柱子啊”
0BTC4c#~h   “操!瞅你吭呲癟肚的,你啥事兒啊?”三壯不耐煩地問。 $G cUe[]_h@l,]
  “我……我聽說小琳她掉溝里了,想問問你咋樣了?”柱子卻卻地說。
w/a7d ~f   “啊……沒什麼大事了”三壯敷衍著“你咋知道的啊?”
-qC [S+N aR ``   “我聽二嫂說的”柱子蔫蔫地說“我尋思去醫院看看”
/P |t oZs&o:X   “看就看唄,跟我說啥?你不認得道啊?”
4yQ)?L$MX W"\   “啊……我尋思……我跟你一起去……” Ol3bja_O j8A!C
  “這可真……,六嬸她……”三壯合計著,一般這事,六嬸肯定不能讓柱子告訴自各啊。 Oe8j\ v)]
  “我媽不知道……”柱子小聲說。
-z4mX tC C~1@&m(W   “哦……那行,你過來吧,我帶你過去”三壯明白了。準是二嫂過去都說了,這六嬸還沒消氣呢。 &N!_$fR T:o&a.H
  “那行,你等我一會兒,我這就過去”柱子說著撂了電話。 W~$gFu0_

}Ow sc   外面的雨還在下著,在溝里積了不少,玻璃上一綹一綹的水彎,在雨點的打擊下,不時改變著方向。 @O!~0L9X
  過了不一會,門外傳來“砰……砰砰”的聲音,聽來就是一輛三輪車改裝的拉客車,三壯這里管這叫“三驢蹦子”,因為這玩意就是跑起來上竄下跳的,賊不安全。 'U y'ypDL {4?)h o
  三壯開了門,看見柱子從后面的帆布蓬里,露了個腦袋,招呼他上車。他抓起身邊的雨衣,回手鎖了門,跳上了車。
Y%YK-d xS-IsO~'`   “呦!買了不少東西啊?”三壯看見柱子邊上放著不少大大小小的方便袋,里頭有水果也有別的。
3K\P$P/An"N3qe;X   “啊……”柱子低著腦袋。 %S8u8D9@1M| P
  “操!我正餓呢,三壯伸手抓了個蘋果,啃了起來。 X6Cj+_#y)F+C
  “還有蛋糕,你吃不”柱子翻開袋子就要找。
^2xu Z!Gq+X+[\   “得!夠了,怎麼,你家六嬸怎麼沒來啊?”三壯邊嚼蘋果邊問。
'm%T5]M-A;B   “啊……她……她昨天說,這輩子也不去你們家了呢”
!c6D|E5Vt   “嘿嘿”三壯笑著“今個咋好了?” "W%L2O$aN ^6U
  “也沒好,今個沒吱聲……”
!U PD,L-K5f   “哦!六叔呢,六叔咋說?” gL7f%X(?$C3v%P
  “他說我媽不對……”柱子
8F)U8x x$h&[ !~W {9G(H/j){oa&UO
  到了醫院門口,三壯使勁拍打著前面的玻璃,那開車的回頭看了看,把車停在了靠邊的地方。
E^4sxl,w   “沒事的,讓開進去!”那人有些不解,“行了,就停這吧,走進去”三壯擺了一下手。 H3o| x^$k%vU
  柱子跑過來,把錢給了那人,看見三壯跑進門口的商店里,不一會,提著一堆水果跑了出來。 ^tg]t/n
  “走吧!”三壯指了指大門,柱子乖乖地跟在后面。
Cjq~ sD   到了病房門口,三壯向里面看看了看,發現六嬸竟然在里面,坐在小琳的床邊,一邊拉著手,一邊說著,姑姑是不住地點著頭。 z#o X4l7kK\,]1~!D
  柱子也伸頭看了一眼,嚇得往后退了兩步,三壯推了他一把,柱子撞著門就進去了。三壯在后面笑嘻嘻地跟了進去。 0WA%cvS*l
  “呀!柱子來了!”姑姑忙起身,把柱子手中的東西接了過來。小琳轉頭一眼看見了三壯。
%v*Fq^V7P@h   “小琳你好點沒?”柱子小聲小氣地說。 Xw-`-E)]M6|_~
  “啊,沒事!過兩天就自己能走了”小琳回答著。 gTC7T/}q W
  “呀!六嬸也來啦!”三壯把東西放了過去,笑著說。 1Mn'O|%J
  “啊……我聽說小琳出了事,就過來看看,好在有驚無險,要不我說這幫挖溝的可真他媽的不叫玩意,咋就不知道給欄上呢!這事換了我,非找他們算帳去!”六嬸說著看了看小琳。
y5Ui X V9^ E   “是啊是啊,不過,六嬸,換了是你,也掉不下去,那溝窄著呢……”三壯嘿嘿地笑著說。 0L"G0kJ;y
  “你個小沒良心的,看我不揍你!”六嬸說著摘了她的泥鞋,就要撇!
&rb5u7o^V   “唉……六嬸,你打死我沒關係,可別氣出病來,要是有個啥三長兩短的,那不成全六叔和那個……”三壯邊躲著邊嚷嚷。 htCDb+{*X
  “啥?你說啥?”六嬸眼睛瞪著溜圓。 $V7nEI|
  “這你都不知道啊?咳!回去趕緊審審吧!” pI8WcM4b(x
  “我審個屁,他就是在外面撒泡尿,我也能聞出味來!”六嬸說完“哈哈哈”地笑了起來。
.QF9t{[$m7L E   “難不成六嬸還有這好鼻子,窩在咱這小地方不是浪費了,趕緊進刑警隊啊,破個啥強奸案啥地!”三壯邊說邊金著鼻子聞了起來。
H7D3S"x3x(C9s G   “操你個王八羔子的,你說你那個蔫巴爹怎麼養出你這麼個兒子呢!”六嬸趁著三壯不注意,溜著屁股就是一把。 3J B BNx:V.Z Fy!l
  “唉呦!六嬸,你這是看我六叔不中用了,背著他……”小琳在一旁輕輕地笑出了聲,他抬頭看見柱子在一旁臉上通紅,利馬停了沒往下說。
*LA#e*K3Bq1|   “行了三壯,給你點陽光你就燦爛,給你個草墊子就下蛋!你也不分跟誰了,看我不告訴你爸的!”姑姑虎著臉。
oZ"sEH4L   “我這不說著玩呢嗎”三壯轉頭對六嬸“人家六嬸才不生氣呢!啊?是不是,六嬸!” ;i)N}(i},n|9`8Z,d
  “瞅你這張嘴,一天比一天滑……”六嬸笑著說“看誰家姑娘給你!” NH6N$P] X/y
  不知道為什麼,三壯的臉刷地紅了。
7FI/p!w+p-TL8`   “呦!你還知道害臊呢,你放心,你這媳婦啊,包在六嬸身上!”六嬸拉住三壯的胳臂問“咋樣?你說說,要啥樣的?” $Du9u7L,qP
  “我……我還不想成家!”三壯好不容易才憋出來這麼一句。
Y6i4s2{ S5w:yx7B   “啥話!男大當婚,你咋不想這事呢!” -[IM?h LO+V!BS]
  “我……”三壯竟然一時說不出來話。
)P Z&IE3M iR   “你咋地?怕老婆管你啊!”六嬸哈哈笑著。 /wC$Mo7_|
  “是啊,你看六叔被你壓迫成啥樣了,我聽說,你家驢一有病啊,就是六叔頂著!”三壯只要一想到六叔,利馬就有話了! OH,V+@5K%w?-Z` qt*s%R
  “去你個球的,他不上,還讓我拉磨啊!”六嬸說著松了三壯的胳臂“說真的,三小子,我打小看著你長大的,你媽去得早,你爸帶你們幾個不容易,你姑這命也苦,你可不能為這事讓他們操心啊” -p"r2J n$r5@S:]}]
  “說得是,他六嬸,你呀,幫著留意點,有中意的,給我們三壯介紹介紹”姑姑在一旁加楔! 5`'~ mq%k
  三壯想不明白,昨個姑姑在小琳床前說的那句話是個啥意思啊? A0XX+e!T0k
  “行……六嬸,這對象啊,可不能比你好看啊!要不六叔還不跟我玩命,他總說他媳婦是全城最牛逼的!” $zgyn!S:| ?+A b p
  “照那話說去,我年輕那時候……”
\HzPr-qna8h1h 6D x%cxI1SyU~
  六嬸和三壯瞎謅了一大通,看著已經5點來鐘了,才領著柱子走了,臨走,她和姑姑又在走廊里嘀嘀咕咕了半天,留著三壯和小琳在屋里。 a a3L8?-@2g%]2{8d
  “今個還疼不?”三壯坐在床邊。
8roi|'C/L(g kkt OQB   “疼,不過沒事了”小琳用手輕輕地扣著被邊的線頭。
7N8T8N}|:q&t a%W,Q   “你別著急,好好養幾天,澡堂也停停,反正這兩天下雨”
5H jb B%A   “啊……媽說,讓二嫂替我幾天”
&E1SSU+K)q d/U   “那……那誰來這伺候你啊” +[ r*NqEzM
  “六嬸非要來,她跟媽說,這生意不能斷了溜,要不就不好做了,聽說在東頭那邊又開了一家,裝修啥地可好了,我尋思也是,這生意本來就不多,再讓人家搶去可咋整” E$^4P4E7uo-@
  “那姑答應了?”
k hqtm$w7f2BG.f   “啊,不過她沒讓六嬸來,人家也挺忙的,再說她知道我……”小琳沒繼續說,只是一用力,把那個線頭給揪了下來。
*NL-W3RhhOG;]:@   “啊……”三壯低下頭“那咋辦?”
0cu/Q I(s'SU   “我媽讓二哥去找他們家鄰居的一個女的,叫英子,挺可憐的,她丈夫就是前兩年搶劫那個,在西監獄蹲著呢,還有3年才能出來呢,她自己養著個孩子,也夠難為她的,尋思她過來伺候我1個禮拜,給她200塊錢!”
I)[)oE!d$a ]2B   “哦!那能行嗎?”
p{ uB1lX   “怎麼不行!我又不是癱瘓,她就是幫我倒水拿葯,幫我上個廁所什麼的”
4k(hsJ7K,E$e   “哦……”三壯沒聲了
@:@{5X y xz I3['_   倆人沉默了一下,小琳突然抬起頭。
E*QF[ @!bu9fA J   “三壯哥?你說我嫁給柱子……好嗎?”
f5[9H1n^W   “我……我說不好”三壯把頭埋得很深。 K;[.j-n v0Vo)AW/u5p
  “我就聽你的……”小琳眼睛里頭亮著眼淚。 ^Qe6].L%?(u.FY3n
  “啊……,你吃什麼水果不,我給你拿……”三壯慌忙地站了起來,拿起一只橘子,剝了起來。
dm7H:rfil }e   “哎呀!兄弟,你可來了,真他媽的要命,這雨下的,都把我澆透了!”二壯提著雨傘,挽著褲管,濕漉漉地推門進來,姑姑跟著也進來了。小琳連向把腦袋背過去,擦了眼淚。 u*S#r R s
  “怎麼樣,老二?人家來不?”姑姑問。 %F_$JXp"K9Hk)C
  “啊,行,她今個把孩子送到娘家去,明個一早就能過來,她一過來,你就回去就行,早上晚上你直接過來,要不,讓俺家里地來也行!”
+}r O$B7\}SQ*kY   “那就好,明天說什麼也要開門,要不這生意是真保不住了!”姑姑嘆著氣說。
hD5zq"{ZvI   “行,我和三壯今天回去收拾東西。唉,對了,聽英子說,今天監獄有個年輕的犯人死了,說是得了急病,聯系家人也沒聯系上,直接送火葬廠了!”二壯邊說,邊搶過三壯手里的橘子。 #q,s6Y'e*qI
+} ~]\!S
N$d&HN8DT+Q~$P

C0d0qDJP? ;y^ z\h{V H6`C
(30) fn5oZ1Qm)y

:K{*?,~Eck z6]6_}a%NTi5w
T2^d7rW
  “啥?咋回事啊?”三壯的頭皮一下子緊了起來。
Y)Tdn3U3V4gf   “就是今個的事,那犯人這兩天還挖溝呢……這幫逼警察!”二壯把橘子皮一丟,正好落進垃圾桶。 #dB;s'd a0H[6MX
  “你再說……細點!”三壯抓著二哥的手。 o.y @9I}aL,m%Q ?/x
  “你緊張個啥?英子不是今個去瞧他丈夫嗎?聽里面的人說的,那小伙馬上就要放出去了,你看看……”二壯攤開手,發現三壯臉色有些發白。 9N;I"?+L+zdC:h
  “嗨!兄弟……兄弟?你咋了你?人家死人你著個屁急啊!”二壯摸了摸三壯的腦袋。 &H9tt u@k T~(L^
  “啊……沒……咋能那麼快呢?”三壯問。 :hi2i"ZG,i'[{
  “那說不好了,唉?你問你的林警官啊,他一準知道!”
iy YYw1Y"pO   “我隨便問問”三壯低著腦袋不出聲了。 6wK:Gu,c!kqA:i
  “老二啊,你帶三壯回去吃飯吧,這里的東西太難吃,我一會出去給小琳買點啥!”姑姑把桌子收拾了一下。
9N:~&qqHe   這時護士進來給小琳打針,二壯起身拉著三壯“姑,那我們先回去了,明個一早我讓俺家那誰過去,你等著英子來了,再回去吧!” $tYK&EY)i5W |rG5}
  “行,你們先回吧!”姑姑說。 _ @g'z3A+r
  “小琳,你好好養病,別著急啊!”三壯說著跟著二哥走了出去。
b MesNjZa F]_+D#t,x)|*D
  二人直接去了二壯家,二嫂已經做好了飯。
&vE.[!ulpB~5f   “咋樣,那邊都安排好了?”二嫂問。 ;];lc2IX(a:n ?d
  “啊,行了,英子明個早過去,你呀直接就過澡堂”二壯說著把上衣一脫“快給我找件干凈的!”
QA ^'k}E   二嫂打開柜子,將一件深色襯衫提溜出來,二壯剛要往身上套,“等著!”二嫂拿過毛巾把二壯的后背擦了擦,三壯看著,不禁低下頭。
$HTFZu-s   “老三啊,你濕沒?我給你找件換了吧?”二嫂邊說邊要找。
;WH)j+Nw,Eu   “沒,我穿著雨衣呢,沒事!”三壯連忙阻止。
.W:VVc3`!ao   “可別感冒了!”二嫂說著,把菜盛了出來。 4YCqnG I `9^&`
.~ ng#N3mIw
  吃過了飯,三壯就急著回去,二壯要陪他,他說不用了。
M%uP"PIW   “那你自各小心點啊,別忘了鎖門”二壯拍著三壯的肩膀說。
E&O?"~;A k!O3D   “知道了,我回了”三壯穿上雨衣,推門走了出去。
%S T]%JI5C9yL Q(\\   雨小了許多,偶爾才有幾滴飛過頭頂,倒是街上到處被挖得亂七八糟的,走起來很費勁,三壯雖然挽著褲腿,還是濕了一片,涼鞋上也沾滿了泥,他走到干凈的地方,使勁跺了兩下,又在馬路牙上使勁蹭了起來。他一邊蹭著,一邊想起二哥在醫院里說的,他越想越像,那人活脫的就是小黑啊……
L/[ g8l/G { w7I N   “三壯!”遠處有人叫他,抬頭望去,那人把雨衣的帽子摘了,卻是林天威。 N)PVle:C$q(U+H
  “你怎麼在這呢!”林天威三跳兩跳奔了過來。
j*^^as   “我去二哥家吃飯了!”
/dSi7v7g3` qx{   “我去你家了,沒人,正往回趕呢,這不就看見你了!”林天威笑著把三壯雨衣帽子上的一片樹葉摘了下去。 "o:e?IQT ] M_ x.`'t
  “那你還回去不?”三壯抬頭問。
+w;] A(v3H QU/x T   “我跟你走!行不?” K|q4Dd ? b
  “啊……”三壯拽了林天威一把,徑直向前走去,林天威愣了一下,緊接著一個小跑跟了上來。
;If!|s:f   “你們什麼時候開門啊”林天威說著拉著三壯的手。
zj4@*XO   三壯一緊張,抬頭看看,街上人很少,“明個就開”,他沒有掙脫。
uY1k!@+BH   “東邊新開了一家,條件很好,里面還有‘小姐’呢”林天威神祕地說。
?-W6Ya `tc   “你知道的不少啊?去過了?”三壯沒好氣地問。 6n t ~[,t
  “操!沒有,是劉隊長說的,我哪能去那個地方啊!”林天威搖著三壯的手,三壯一甩,把他的手甩開了。 }:l _I D&G
  “你……你別生氣啊,我去是去了,就洗了澡,都沒讓按摩,我告訴你這個,也是讓你有個準備啊,知己知彼不是?”林天威湊過來,又把他的手抓了。
\(J{%X4_ b   三壯感覺心里頭暖呼呼的。 H7v0cjrw
  “聽說,今天你們監獄死了個犯人?”三壯轉頭看著林天威。
"{ o!y$gv+z x   “你咋啥都知道啊?”林天威大聲叫著。 0Ie$yhf-v
  “那你別管,說說啊?”
d+X9}E-j-J$o   “啊……是啊,不過不是我們隊管的,那個犯人前兩天就感冒了,自己不說,非要參加勞動好好表現,誰想啊……” YU.oZy&~
  “這麼說不是那個小黑?”三壯問。
TH Q!h5]1z\   “小黑?你還記的清楚啊?”林天威的語氣中透著一絲不悅。 *s6A{'f!aP$@^1h
  “操!人家不是幫過我嗎?再說,我親眼看著他受傷了……還以為是破傷風了呢?”三壯感覺林天威握著他的手有些松,就反過來握著他,心里也一下子松弛了許多。
5n#_}*TV(]   到了澡堂門口的時候,下了一天的雨停了,天邊亮起了鮮紅的火燒雲。
\P%JD _e!n;^B z3x%IMU_0X
  三壯關了門,林天威將雨衣脫了,掛在裝鞋的柜子邊上。 RG3S2Dr2u(b8g
  “你吃飯沒?”三壯問。 "_]{ VAT
  “吃了,今天吃得早!”林天威笑著過來,幫三壯脫雨衣。
6G.F FL-?;_'r   “那幫我把鍋爐生起來,明個開業,現生不趕趟!”三壯拉著林天威,進了鍋爐房,又找了毛巾給林天威擦著臉。 +Kkx4N]
  “瞅你,扣子總是不扣,沒個精神樣呢!……別動!”三壯說著,幫林天威把扣子扣了,站遠一點看看,笑了! ?xVj5`6?8U
  他轉過身,走到鍋爐前,準備生火,發現林天威站著那里沒過來。
z"Y.zx\ OP8v   “操!你倒是過來啊”三壯回頭叫他。 `8~P5TaOP \
  “你說不動,我哪敢動啊!”林天威站得溜直。
wcf L(D1G9Be   “可是你說的啊,我不讓你動你就不動啊!” 三壯走過去,對著林天威的嘎吱窩就是一把,林天威繃著嘴,眼睛瞪著溜圓,楞是不動。
2@,l-]IHv   “操?看不出來啊!我還弄不動你了!”
O#_;xVna3O|   三壯坏笑著搓搓手,湊到林天威跟前,他眼睛盯著林天威,雙手卻環住了他的腰,然后慢慢地向前面移動著,“喀嚓”一聲,林天威的褲帶扣被打開了。 Z7nk:uY~
  林天威還是繃著嘴,眼睛直勾勾地看著三壯。
4kt(xOI   “呀?還不動?”三壯挑著眉毛問道,可林天威連眼睛都沒動一下 ~4RY)x.g9_
  “說不動就不動” @w6GrV
  三壯的手慢慢解開了褲門上的紐扣,一顆、又一顆……,他的手已經能夠感覺到里面的東西在脹大了,他鬆開手,褲子在林天威的羅圈腿那打了個折,然后就“突嚕”一下落在腳底。 Gc-h#[x^@
  林天威的褲衩被脹滿了,那里面的家伙死頂著前方,把襯衫的一角也給撐了起來。三壯感覺自己的腦袋熱熱的,下身不自主地棒硬起來。他低頭用手扶了一下,抬起來時,卻發現林天威趁他不注意,迅速把自己的吊扶正。 DW:vBe!V
  “哈哈……你動了”三壯上前指著林天威的吊,林天威“呼”的一下把他抱在了懷里! 3v!cKi~ {
  “我投降了……”,林天威把嘴狠狠地壓在他的唇上。 /jGY1^s t{!c-J
  ……
P v"}HMC)N   三壯懶洋洋地躺在林天威的身上,腦子里還是剛才在鍋爐房那火熱的一幕,還有他后來他牽著林天威的吊一路走上樓梯回屋,還有林天威邊走邊低聲哀求“哎呀……好三壯,親三壯,我真投降了……你放開啊,門外有人……啊……輕點……。” FJa~!f.Vm@;ev/\
  “累不?”林天威瞇著眼睛問。
6kUtim!gB   “不累……”三壯說著,在他身上下扭動起來。 M`@ w8N J}"I],?E
  “哎呀……你饒了我吧,咱是不是該換換了,你要壓死我了……”林天威央求著。
D$z&X @m0B   “操!虧你還是警官呢”三壯從林天威身體的一側滑下來,一條腿卻賴在他的襠部不走。 ?*SCZ8ZPUD+r c/t
  “干啥?又出花招整我啊?”林天威把上身抬起來,看著他有什麼舉動。三壯用大腿和小腿中間的彎曲夾住了林天威的吊,上下動了起來。 ?A8_;@zu(W9uv
  “啊?你……”林天威正要掙脫,三壯用一只手將腿狠狠地一搬“啊……你這不虐待我呢……哎呀……我錯了……哈哈”林天威撓著三壯的大腿跟,三壯機靈地躲到旁邊去了。
6~ U@3a| r"\5^T!R
Aj4v|Bd)Y^   鬧夠了,累夠了,兩個人躺著卻都睡不著。
#IaX&o$F*Qc#V   “唉,你說……”三壯嘆了口氣,突然說。
NAfO#z:G(Y/[   “啥?”林天威應著,手卻放在三壯的胸前摩挲著。 r&X{8]6tS
  “你想結婚不?”三壯轉過頭,看著林天威。
IkK i)f+H!T*v   “這不是想不想的事啊,誰不都得結婚?”林天威低聲說。
6pM-{-lTD/o   “那你打算什麼時候結婚……?” gL`1N,Hb c(]W
  “不知道……問這干啥?” wl0sZ%k:sQ
  “不干啥?唉?你跟女的這樣過嗎?”三壯繼續追問。
1N2d$_ LG-^S   “這……”林天威不回答。
5l-Q3Yl&Ml   “操!你說話啊“三壯把林天威的手推了下去。 ,\ahG9j+I
  “沒有啊”林天威低聲說。 )K7WW Um.O
  “唬我是不?”三壯閉上眼睛, :~-k)c G7v[
  “沒……唉,你咋了……唉??”林天威推推三壯,卻沒反應。 ?4e(rlA2L
  “好了……你別氣了……我跟你說吧……”林天威拉著毯子蓋在三壯的肚子上,說了起來。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7:01

[size=3] (31)
5u#ln:Wybu   “我沒當兵的時候,那時我們家在農村,鄰居家有個小丫頭,比我大兩歲,長得可水靈了,她媽成天鬧笑話說要把她嫁給我,我媽就也笑著還小,當時我18歲,毛還沒長全呢,聽著就是不好意思……有一天晚上,我們去鄰村看電影,回來時候天可黑了,她就拉著我的手,走到村口的時候,她拉我到了一棵大樹后面,她問我,想摸她不?我沒說,她就把上衣的扣子打開了,把我的手放了進去,我當時糊里糊涂的,心里頭也害怕,她突然就抱著我讓我親她,我就親了……” z1hp:K&x$\
  “然后呢?”三壯問著。
f&C{"F+N rjK   “完后我就……”
-d7p:vVt]*r   “怎麼啊……你說啊?”三壯推著林天威。 Iq X6L8}
  “完后她就說要給我東西,問我要不……我說啥呀?她說你別管,就問要不,我當時不知道啊,就說要,她就幫我解褲子……”林天威說著看了看三壯,三壯瞪著眼睛張著嘴。 )m]:q u*zV/O.n
  “你生氣我不說了”林天威轉過身去,背對著三壯。 {4g LP]y5j
  “……你說吧,我才不生氣呢”三壯雖然這麼說,心里頭鬧得很。 rnA$D:N8Z-p*U'Y
  “后來……我自己就知道自己下邊硬了,但是不知道干啥……”林天威就背對著三壯說著。“我當時低著頭,看著自己的吊,就感覺是犯錯誤一樣,全身都發毛,她就拉著我的玩意往她身子里面,當時我是太緊張了,還沒進去就……”
;ChW SLLq"C%h   “……”三壯聽著,感覺像有無數的螞蟻在身上撓咬。
A ^h-I l+n f0{N   “她當時還笑我呢,我當時就是傻了,全身都發涼……,完了我們就回家了,她還跟我說,趕明個看電影要叫著她。我回到家,我爹問我怎麼這麼晚,我說在路上玩了,我媽正要泡衣服,我就把褲子脫了,可巧,我媽看見褲子上有那個東西,就問我是哪來的,我爹更是舉著鞋底子打我,我當時害怕,就都說了……”
!R V#Wa+w;Uy }*R c `   “啊……?那后來……”三壯接著問。
S4X1L0Ak+YVA   “后來我爹把我打了半宿,還一直盤問我那個時候到底有沒有放進去……,我說沒有……,他還是把我打個半死,說我是敗家的。第二天,就把我送到我老叔那里,然后托人給我送去當兵了……” Bm*I7t1q+MD
  林天威說完深深地嘆著氣“操他媽的,我后來才知道,那個騷丫頭早就是爛桃了,她和村里的老光棍早就有一腿,就是為了換零花錢……其實后來我也認識一個女的,人又正派,也挺好看……就是,我一想到要和她做那事就全身難受……,后來就吹了” f`&s-w D!i\mB6F.o H
  三壯聽著,雖然有些難受,不過還是對林天威很是同情,他伸出胳臂,從后面抱住林天威的腰。林天威慢慢地轉回身,眼睛里閃著亮的東西“我不想結婚……” u&iYEB
  三壯用嘴唇輕輕地扣開了林天威的牙齒,林天威象受傷的野獸一樣,扑倒在他身上,三壯任憑林天威在自己身上撒野,心卻像在慌亂的草地上打滾,他在想,他自己該怎麼辦呢?
k;m4k x*_5K   ……
Wus%{6K   林天威汗淋淋的脊背在燈下閃著光,三壯看著林天威不禁笑了起來。
5c[nb5][`   “你笑啥,笑我剛才說的?”林天威問。
[TT1069]   “哈哈……不是啊,我看你耳朵……”三壯說著繼續笑。
/zS}g dv A   “操!怎麼了?”林天威抬手就要抿一下,三壯把他拉住了。 m9w3@7u]rw
  “來來來……過來……”三壯拉著林天威下床。 ht:[b0{"S)\
  “我可走不動了……不去……”林天威又抬手,三壯上去就是一巴掌“不準動!”
~ J ^'B ]   “不動就不動!”林天威的手停在半空中,身體也半依在床上。 lW'Z+Oy(S-bc \n:^
  “我看你不走……”三壯上去拽著林天威的吊。 ykdD&}$J6D5\I9g \
  “哎呀……你又使喚絕招啊……唉………………?好了好了……我起來……”林天威沒辦法,只好乖乖地下了床,腆著肚子被牽到了浴場的鏡子前面。
XD-]4Be9])NDxA pk   “操!……哈哈……”林天威看著自己耳朵上沾了不少粘東西,還有一根毛彎曲著伸向前邊。
U3]7ELc\Y `Z   “準是你的!”林天威拉著三壯就要和他貼臉,三壯跟泥鰍似的逃開了。 mO%eBo$J8B0Sxw
;j8c,GMQ.m9~
  “對了,幾點啦?”林天威問著。
j)iP+htnfM2Jr   “才8點多……”三壯用毛巾擦著身子。 ` R/tRbg^
  “唉?要不我們到新開的那家澡堂去洗澡吧?”林天威試探著問。
fG/@0M&d["J"G5QMT   “啥?我這還裝不下你了呢!”三壯回過頭,瞪著林天威。
6lcl4MgW`*u*ZGG   “不是……咱過去看看,你也算是調查調查啊,看他們有什麼,咱回來也弄,不能只靠手藝,面子上的事也要過得去!”林天威說。
W/X1Df4`9`Lm   “操!人家有小姐,咱也找幾個小姐?”
0u$BK3F;v1Cn @   “不是那個意思,多學習人家東西總沒錯吧?”
/i8~8d!L+? U   三壯一想也在理,看看也好。
+L_*M#n5rOih   “行,那……往常都是我請你洗澡,今個你就請我一回……” d*X,xpAg-?|
  “哈哈……沒問題!” *k5`.eyV:{9o,U3zY

2z(@1F5\ ODN){-@   這家新開的浴池叫“龍鑫泉”,寫得五馬張飛的,三壯盯著牌子看了半天也沒弄清楚這幾個字是啥意思,后來聽林天威說了是繁體字又大罵起來。“他媽的,整個名還這麼難叫,還繁體……”
S%|/Oe-gx   門口的樹上繞了很多一亮一亮的小燈,窗戶的里面也是燈火通明,里面收拾的很干凈,而且整個廳都用華麗板包了起來,應該花了不少錢。
d?xX!r L/m3B'Dc   三壯二人一進去,就見迎面的柜台里,一個抹得油呼呼的老女人笑瞇瞇地站起來,熱情地招呼“哎呀,這不是,林警官嘛,這兩天咋沒來啊?”
7i'D kF9x s   三壯看了看林天威,林天威紅著臉說“啊,忙著呢,怎麼樣,生意不錯吧?”
9Fy8k d.@O&e/{"M;]E   “啊……湊合吧,這兩天那頭的不是關門了嗎,這人還真不少”老女人眉開眼笑的,看得三壯牙痒痒。 [5^ ~ SE
  “怎麼,二位要搓澡不?”老女人從柜台下面拎出兩把鎖。 #YD-w)A EF1IW/um
  “要……”林天威回答。
-?V C%Z+_ s7l!Kq   “按摩呢?”老女人撩起長滿褶子的眼皮,小聲地問。
5m b;[6i }#v[t f   “……”林天威看了看三壯。
U^gb(f rQ:_y   “要!”三壯心里想著,我正想見識見識你們搓澡呢。
{4r Q/h$I:@   “啊……一共是40”老女人說著,又拿出兩個塑料帶,里面裝的是毛巾和一塊小香皂。“新開張,凡是按摩的顧客我們都白送” tzVPU
  林天威上前要把錢交了,老女人說不著急,出來算帳。 2@ XC-P8K;G0j
  三壯一聽價格,不禁有些咋舌,他死也不相信,六叔他們能花錢來這。他又瞟了一眼價目表,洗澡和搓澡一共是8塊錢,按摩就要15,如果都來的話,就算20。反正是沒有他們家的便宜。
:z#@h e L*o   二人接了鎖,又把鞋換了,徑直向里邊走去,路過女池,再往里左手邊就是男池進了男池,就是一個寬敞的換衣服的屋子,屋子里靠右是樓梯,樓上旁邊有一個紅色箭頭,上面寫著“按摩請上二樓”。三壯拿著鑰匙找到自己的柜子,開了鎖,把衣服脫了,轉身和林天威走進了澡堂 。
Y~6h8zr'{   澡堂里面蒸汽四起,有10多個人,年齡都30多歲的樣子,水池里面泡著的兩個正在大聲說笑,好象是在談論一個小姐怎麼樣的。地面很干凈,水龍頭也是嶄新發亮,排列得很整齊,下面站著的幾個淋浴的,一個中年發胖的男的,正在用香皂搓著大腿,邊搓還邊打著口哨。一個長頭發的小伙正在給一個顧客搓著,看見有人進來,抬頭看了看。 lja2rmF'p*Q u
  三壯看了看林天威,兩人分別走到淋浴下面洗了起來。 ,|6r|0@d
  這時,一個熟悉的身影推門從桑拿房推門走了出來,卻是劉隊長。 ig e&hP3i.M$`
  “呦!小林子,我說找你找不著,怎麼也來這啦……?”劉隊長把手巾擰了擰走了過來。
  “啊……過來洗洗,你啥時候過來的?”林天威扑拉著腦袋上的水。 {NA9UKn
  “閑著沒事?怎麼?出來貓葷?”劉隊長神祕地笑著,突然看見旁邊的三壯“呀?這不是三壯師傅?怎麼今個到這里來啦?” V`Syb3n$r
  “啊……嘿嘿,這不凈鳩O人搓澡了,今個也來舒服舒服”三壯笑著說。
Lr@-q#i   “應該應該,這里的按摩雖不及你老弟的好,可是……呵呵,這小姐可是沒的說……哈哈,怎麼樣,要不要我給你介紹個?”劉隊長伸著腦袋,一股酒氣和著口臭味熏得三壯低下腦袋。 d,Flj x.oCw]#R
  “不用了,我……就是來看看”三壯應和著。 /C_'r3v Q7Ba/jc6_
  “那哪行啊……來這還不是就圖個樂呵,要是找按摩……哪里能和你老兄的手藝比啊!”劉隊長說著擺呼一下手,那長頭發的搓澡小子利馬跑過來,接過劉隊長手里的牌子“您稍等一下,馬上給您搓!” e&R%{0w#QwA
  “呵呵,小林子,下回來可要叫著我啊……我可哪回都沒落下你!”
X.CG6Vm/M,fT   “啊……看你說的,我才來幾回啊,再說這才開張幾天?”林天威說話間看了看三壯,發現他低頭只顧洗著,像沒聽見一樣。
G-\%dY'aGD@"`D   “得了,不跟你說了,今天啊這帳我來結,你們就……哈哈……”劉隊長拍了拍三壯的肩膀,笑著走到搓澡床邊去了。
"?IPm3p2Lw   三壯剛要推遲,抬頭看見林天威,又停住了,他拎著手巾就走到水池里去了 9J"Y5R9A?&ZK*x0k?2eK

Ug6q/Kvv@Y*aG ][PP$S`q"Z'C)d&Q
`0]8{,@r/[o+kG
2]6^i \z
(32) (c|4r b0Xkv2F

d3Es"D;pzP E`"](Hp6qs'Itt

X&^"lO:F3CK   林天威“扑通”一聲跳進水池,旁邊的人都回頭看他,他若無其事地走到三壯旁邊,扶著池邊坐下了。 x3T$O8e'v9_\U
  “唉……”林天威用腳踢了踢三壯的腿,“想什麼呢?” :Sx(i!y[L`A K
  “沒想什麼……”三壯把本來張開的腿並在一起。 lm+\#b%x`3^,i"D
  “操!我跟你說,你別聽劉隊長瞎咧咧,我根本不是像他說的……我跟你說的都是實話”林天威用胳膊肘在池子邊上一撐,向三壯那邊移動了一下。
`6Y+_2@'@#fd"n?   “我可沒說啊……你願意咋地關我屁事啊!”三壯把腦袋一仰,靠在了池子邊上。 _%g:`)B5A.Q/il$P
  “你別這麼說啊……,操!我以后再也不來了!”林天威用力撩了一捧水,洒在自己的臉上。
d k:{dkv?   “操!你傻啊……,人家用來泡屁股的水,你往臉上弄個啥?”三壯轉過腦袋說。
6\@z"AZ7Cv   “呵呵,我知道你想著我哩……”林天威的手慢慢地沿著池底向三壯滑去,在三壯的屁股上狠狠地摸了一下。
L B/qL$Mb7K-\   三壯被這個突如其來的一摸嚇了一跳,本能地要往起跳,可是在水里可是很難平衡,他兩只手還沒著水池底,腿卻先抬了起來,“扑通”一聲,濺起了一片水花。嚇得對面說話的兩個人差點叫了出來,三壯滿臉通紅,那兩人白了他一眼,起身出了水池,進了桑那房。
3U+uv4q A&]   三壯瞪著眼睛看著林天威,卻見他在那里偷笑。 C-HrTxD(J `
  池子里除了他倆沒人了,一層白色的水霧在三壯的胸口處不停的打轉,下面的水一漾一漾的,不一會就漾到林天威那邊。透過清亮的池水,三壯看見林天威那黑色的吊被浮著向上,象深草里的蘑菇一樣搖來蕩去的,想著想著,竟然有些不自然,原來林天威的手就放在他的手邊,中指慢慢地撓著他的手背。 @O"Wq]E1|\l%V
  “咱們去蒸蒸?”三壯轉頭說。 b!K~9D1G/j
  “好……等一下……”林天威笑著看著他。
+A x,F4}"Br7kTs:B
|]E/X3]4w   桑拿房里熱得要命,那兩個人這回學乖了,看見又是他們進來,利馬起身就出去了,里面還有一個人用手巾蒙著臉,靠在把頭的一邊,跟睡著了似的。
!r4`b2J%\4A,~LS   三壯用水舀到了些水在那些燒熱的焦碳上,“吱啦”一聲,一股熱氣迎面襲來,三壯感覺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,汗水開始滴滴噠噠地淌了下來。
W8^0` SxY?K   “唉?問你個事?”三壯推了推林天威。 }1hb,m(ty5|G
  “啥啊?說唄!” 2P(a'CT*`8z
  “劉隊長他有老婆沒?”三壯小聲地問。 E n]u!{-|
  “有啊……,聽說他老婆長得不好看,劉隊長看不上她……”
%JUQy(RNg4Q#cK   “操!我說的……那他也太隨便了”三壯透過玻璃看看外面,上面全是水蒸氣。
w5x)O!Gtqb;r;E   “沒整,他這號人……”林天威搖了搖頭。三壯伸手又想舀水,林天威攔住了他。 \ Rm@Y b SEW
  “你還嫌不熱啊?我最怕熱了!” v'fLXr#t$\
  “呵呵,我不怕熱……越熱越好……”三壯笑嘻嘻地說。 7ADU#T7wa,u0N'P}(u
  “真不怕?”林天威歪著腦袋,擠著腦袋問。 Oh8E[*b)`&h
  “不怕!”三壯仰著腦袋,一副無所謂的模樣。
hO5_pww6X   “好……讓你知道知道……”林天威看了看旁邊那人,他還是蒙著臉,就把嘴湊到三壯的胸前,用力吹了起來…… V)`k E;Hui1`f }
  “哎呀……這回真熱……哈哈……好了……”三壯一下子跳了起來,他往后一躲,正好撞在那人的腿上。 Y1n B)A0? d(eH-p&Cb
  三壯轉過身剛要道歉,卻見那人沒反應,“唉……,林天威……你快過來看看……”
7{&Z Nf^ OU(N   林天威走過去,把那人頭上的手巾拿了下去…… +{Fw G ?|]W$T
  “啊?這不是楚南嗎?”三壯驚呼。
}*N5K#A:l u@?1xg   楚南臉色發白,嘴唇發紫,緊閉著眼睛。
g"\ w3U6@ Sg   “快,他迷糊了,抱他出去……”林天威喊著。 wVD {fr/qL
  三壯一股勁抱起楚南,撞開了桑拿房的門,門外的人都吃驚地轉向這邊,那個搓澡的見壯,連忙喊“怎麼了?是不是暈了?快!放到這上面來……劉隊長……你快,你先下去一下” xA5Ek'W
  劉隊長一個嘟嚕爬了起來,跳在地上沒站穩,摔了個仰八叉。大家都在忙呼楚南,哪還有心思搭理他。
;A/w4tb(j6@0wm   三壯把楚南平放在搓澡床上,林天威已經用冷水投了毛巾,他用手摸了摸楚南的鼻孔,松了一口氣“還好,發現的及時……”說著用冷毛巾給楚南擦了臉。
6Z/?$dG-G7h6h   三壯在一旁喘著氣,死盯著楚南的眼睛。其實這種情況在他們家也發生過,往常他應付自如,今天面對楚南,他卻不知道怎麼做是對了。
7D#hq&Y LU   周圍一堆人都圍了過來,三壯大聲嚷到“得了,別看了,都圍著這里怎麼透氣啊……”
koP(`7\;c8E   搓澡的小伙說“要不,把他抱外面去,那里通風好”
m wi\O0g4@   “操!外面?你咋不光屁股上外面呢?”三壯氣呼呼地說。 }hwc'g1O-dI
  “我不是那個意思,你到隔壁換衣服的地方,那里通風好!”那小工委屈地說。 .L%Vp8{"Z"S z'Z
  三壯不由分說抱起楚南就奔外面去了,林天威對那個小工說了句對不起的話,也跟了出去。
_%T0pz['x E,`7U ZrF
  楚南慢慢睜開了眼睛,使勁晃了晃腦袋,突然看見三壯,他迷迷糊糊地問,“我怎麼了” SI[(Q"S1V0H A)D
  “你剛才在里面昏了,你說你不能蒸就別蒸啊,這要是發現晚了,小命都沒了!” 1cI/U G"H GP
  楚南慢慢地坐了起來,臉上也恢復了血色。
n#{"F4J]d`S+PJJH   “我今個感冒了,有人告訴我好好洗個澡,好好蒸蒸就能好,誰知道……”
qp,z;oJh3xPg   “操!哪個傻逼給你出的餿主意啊?這不害人嗎?”三壯把毛巾遞過去,“要不要喝點水啊?”
JB0R2w$hfdW   “啊……不用,我這就好了……”楚南說著就要下地。 #}+ih9o&s
  “拉倒吧你”三壯攔著他,轉身對里面的小伙喊著“唉!給拿瓶汽水啊!” }t} w0L@+ws;Cf
  “得了,我去叫他拿”林天威轉身就進去了,不一會,那個小伙計跑到門口,對外面喊了句話,就有人送過來一瓶汽水。 iWfA?2\?,k;O
  “你咋感冒了呢?”三壯把水遞給楚南,關切地問。
2A-KG&L4nhou   “啊,今個早上不是下雨嗎?我們那的材料都在外面怕澆了,我就跟著幫忙往屋里倒騰,完了就全身不得勁,下午就發現感冒了”楚南說著,喝了一大口汽水。
:NM!g B r8de   “你說你……,好好的大學生,你犯哪口累啊你?”
e9?&gG%QQ   “呵呵”楚南笑了,嘴角使勁向上翹著。“對了,你快給我搓澡吧,我還要回去呢!”
P&W?[m n%n&i|   “啊……行…………唉?”三壯答應著,卻發覺這根本不是自己家,“嘿嘿……瞅瞅你,給我帶溝里去了……這是哪兒啊?” 
U @V_oe}| C r   “哈哈……我看我是真昏迷了,哈哈,還把這當你那呢,聽說你那沒開,你咋還上這來了”楚南笑看著三壯,嘴角使勁向上翹著。 Q,ux}d
  “啊,家里出了點事,明個就開”三壯低頭說著。
0t2c_R#A   “好啊,我還當你不開了呢,對了,你到這里是來考察?”楚南的眼睛里透著一股機靈。
P!d[ |FO   “哈哈,瞞不過你,我尋思看看,也算有個數”
2C/Z]@Ny9Y1sN   “這里的裝修挺好,你也得把你那再好好弄弄,不過不用追求這麼現代,有些古朴的風格更好!你的手藝是寶貝,可以拿來做文章,我看啊,咱就返朴歸真,做個自然點的,保證比這里來勁!” i qJ mFW0OY7q
  “啥古代現代的我可聽不懂”三壯搖搖腦袋“大學生就是大學生,凈說些不明白的話”
nIITl1E/if Wz   “說真的,我可以幫你設計,然后你自己買材料,也花不了多少錢,肯定能比現在的條件好”楚南說話跟真事兒似的。 Ak/P @,@+NgU{
  “呵呵,操!我可請不起你大學生啊?”三壯笑著說。 R([@J)rp@0e
  “哈哈……你請我洗澡不就完了!”楚南的眼睛笑成了一條縫。
'],a2]|(_!t t   “中!到時候我找你啊” RRXV ZP:r%?
  “好!呵呵,今天多虧了你和林警官,要不我小命都沒了,能幫你個忙也算是應該的,唉?林警官呢?”楚南突然想起光顧著和三壯嘮,怎麼沒見林警官。 5Yd9C,^I3o(`
  “啊……是啊,我們進去吧”三壯也覺得忽略了林天威,起身和楚南走了進去。
7@4w{4n`I $^O/h6t+]l4K
  “林警官,謝謝你和三壯剛才把我救了!”楚南上前笑著說。 N+[n\8VD2lZY
  “啊,別客氣啦,我不救你,三壯不把我浸在水池里淹死啊!”林天威說著看著三壯,三壯感覺林天威的目光中有一絲說不清的東西,讓他感覺沒著沒落的!
5j^@(a6m^ `)O(]   “咳呀,現在哪那麼多失足的落水兒童和被搶劫的老太太讓你救啊,能救一個昏迷在澡堂里的青年的機會也不多不是?怎麼著,還要我用紅紙給你寫封表揚信,然后哭著到你們領導那里給你吹吹?”楚南稀里嘩啦說了一大堆。
7l"E8efJw:~   “得了,饒命吧,我們頭就在那呢”林天威說著朝搓澡床上的劉隊長擺了擺頭“你給他留點臉吧!”
/n']/QWF8a{   “啊?”楚南驚訝地吐了吐舌頭,笑嘻嘻地又說“那好啊,正好給他點教育機會!” NAT b4u5F
  “操!得了吧你,這會兒又來精神了,剛才跟死狗似的”三壯上前推了推他。
T*PW,_E(W}   楚南看了看三壯,又看了一眼林天威,“行了,感謝都不聽,你們洗澡吧,我要去排隊搓澡了!”
4c*f^ Qx,l N   三壯看著楚南的背影,心里頭又胡亂起來,林天威推了他一把“怎麼地?你還要給他搓啊?” 8?*F?y8oC
  “操!說啥呢!”三壯轉過身,繼續洗了起來。 6^(?:Wi.v
\;Eg YAY7p
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7:01

[size=3] (33) YF9{l:FA
  幾個客人陸續離開了澡堂,三壯聽著他們說話,是上樓去了。
&H9`AR.Za*}   不一會,劉隊長洗好了,一步一瘸地走到三壯和林天威面前,顯然是剛才從澡床上摔下來,傷了腳。 "qE#VnT d
  “我可是先上去了,你們兩個快點洗,哈哈……不然可是要吃二茬飯啊……”
$lc8{2? m7O-@ @   “呵呵,你趕緊吧,可別耽誤了……”林天威笑著答。 w~V)Em;l
  三壯向劉隊長點了個頭,回頭看看林天威,林天威收了笑臉,吐了個舌頭。 j(b)kY y
  三壯想看看那小伙搓澡的工夫怎樣,沒想到,看不到兩下,他就沒心思了。
wiG jQ:^8G }   搓澡床上的楚南,腳正對著三壯,身體隨著搓澡布來回晃著,身下的那白凈的吊還是露著粉紅色的頭,忽而倒向左邊,忽而又貼在右腿上,搓澡小伙的手在他兩腿中間游走,另一只,就那麼自然地按在小腹上,不知不覺,三壯竟然愣住了,原來,那玩意曾經離他那麼近…… Cb0|"__s$A k `
  “哎!”林天威推了三壯一把,把他嚇了一個激靈。“我出去抽煙,你去不?” aL)Z6bcq@ g`Q
  “抽煙?我不去,你咋啥時候都抽煙呢?”三壯不解地問。 gza4[%mCo*E6Z
  “操!這還得等半天呢,我出去了……”林天威把手巾擰擰干凈,走了出去。 mum;tD(b5~+sa
  三壯回神再看看那小工,搓得還不錯,不過個別地方的方向和順序都不在行里。 ;L k1D1Pea-qO:R
  當楚南跳下搓澡床的時候,三壯可以留意了一下,他裝作搓腳,然后偷偷地看著楚南的那根東西,不過事與願違,不但沒大,反而蔫了不少。 W;tq/_{#bjb#u3n
  楚南走到淋浴那里沖了水,拿起香皂打了起來,一個不小心,肥皂滑出他的手,在地上打了個旋,正好溜到三壯腳下。楚南滿臉是肥皂沫,睜不開眼睛,彎腰在地上摸了起來。 T-oG#mAQ~&C
  三壯揀了香皂,看著楚南的糗像不禁想樂,心想“大學生也傻啊,不知道先沖了水再找?”他把腳伸到楚南手前面一點,楚南一摸,正好按著了。
&CEN b,s7\0RK5x   楚南連忙縮了手,嘴里叫著對不起。
"I~!Zu1PH$a)U   “哈哈……給你……”三壯大笑著把香皂遞到他手里。 ;[B6yH*Cxo:ODC"]
  楚南接了香皂,急忙沖了水。 Z Q9MuA*a#j:iE2L6o
  “是不是你坏我?我摸了半天啥都沒摸著”楚南晃著腦袋上的水,沖著三壯叫道。
/~U ~"K,U3_!R   “操?你這話沒良心啊,我幫你揀東西你還冤枉啊?”三壯一臉委屈地說。“再說了,你摸了我的腳了,咋說啥也沒摸著呢?” 4Hghg5C iW1~%A
  “誰願意摸你的臭腳啊,你還……”楚南撇了三壯一眼。 L@l QU1x R1l
  “唉……?你還別說,雖說咱的腳臭,可也不樂意隨便讓人摸啊?”三壯來有理了。
TB0h1UJR]d"J3j   “那怎麼地?要不,我的腳讓你摸摸?” f])twd ij
  “那當然了……不過,我可不願意摸腳”三壯說著回頭看看,剩下的四五個人都在各忙各的,小伙計在擦著地面,沒有人注意他們。 pLWV!N!_b`
  “呀?那你說摸哪啊?”楚南倒了洗發水。 I}]s"q*wT
  “就摸這……”三壯上去對著楚南的吊就是一把。 )NH-^OV
  “啊……你……”楚南把叫著向后一跳,甩了三壯一身的泡沫。澡堂子里的人都望向這里,楚南的臉紅了。 0n6Bm7M+@ ~^%t
  “嘿嘿……怕我了吧?”三壯嘻嘻地笑著,冷不丁一回頭,發現林天威倚在門邊,狠狠地吸了一口煙。 zI A,k#m1z
  “不鬧了,我要回去了……,你們早點洗吧”楚南也看見了林天威“哪天我過去,你要是想裝修我肯定要幫忙……呵呵” .I/j/\%B)i C&Om"[
  “那先謝了,你呀,回去吃點葯吧,哪有蒸蒸就治病的”三壯走過去,把搓澡的牌子遞給那小伙,回頭招呼林天威,林天威將煙頭使勁一掐,準確地投進了垃圾桶。
m']+UU_CM-~2D /~ U$i&}0{2g
  三壯躺在搓澡床上,想想上次享受搓澡是多久以前的事了,還是爹在的時候,那時侯他不老實,在上面翻滾著,他爹就用手巾抽他屁股來著。 /W0p+z1e"yU I
  林天威就在他旁邊,只要一歪腦袋就能看得見,從林天威不太直溜的大腿間,一團黑色的玩意搖來搖去,他使勁想要看到更多,但是林天威就是不回頭,三壯心里覺得自己一點也不好,至於為什麼他說不清,總之,林天威在生他的氣,不過楚南確實很好,他甚至想到如果和楚南抱在一起是個啥滋味呢?不知不覺,他發覺自己的吊有了反應,他竭力想制止著,但是那搓澡的小伙似乎一點不給面子,猛著在他肚皮上揉搓,害他越想越不能。 C4c2zB4n o*k
  林天威也象是和三壯有仇似的,他彎下身抓撓著腳丫子,把身體最深處那點玩意都露給他看,三壯趕緊轉過腦袋,不敢瞅了。
Bq#]N/Yx"iT:q:`   三壯使勁咬著腮幫子,想讓自己在疼痛中了卻淫欲,無奈自己是血氣方剛的年齡,加上搓澡的刺激,怎麼也壓制不下……對了……突然,他想到一件事,小琳……對了,小琳的事,我要娶小琳?還是小琳要嫁給柱子,姑姑……六嬸……,想著想著……他竟然平息了,腦子里胡亂起來,小琳的事確實是個難題,即使小琳不嫁他,他還是要娶媳婦不是……,林天威說他不娶媳婦……操!怎麼又想到林天威了,趕緊想別的……
`?#c6F4y \MZ   三壯從搓澡床上下來的時候,林天威撇了他一下,三壯心想,“操,撇個屁啊,我給你搓的時候……你還不如我呢……” *fl]o.Kk#C6?}
  等到林天威也搓了澡,三壯已經打了好幾遍香皂了,不過反正這玩意是白給的,不用白不用,他把香皂遞過去“來,給我后背弄弄”
fM y {zd+f   林天威抓著香皂在他背上出溜了遍,臨了把只剩下小片的香皂順著他的屁股溝用力一插。 3So%H_)NT
  “操!你想給我洗腸子啊?哈哈”三壯一並屁股,那香皂就掉在地上,一點聲音都沒有。
O RY9l uM S~cUcN
  兩人出去到了換衣服柜子前,搓澡的小伙跟了出來,問他們是不是要按摩。
-ULEHf T#GKIw   “啊,要不……咱不要了?”林天威看著三壯。
+Q-f ~k:s7F3u CH   “要啊,怎麼不要?”三壯伸手接過小伙遞過來的一套浴衣。林天威見了,也接過一套來。
Bv6eBb\   “兩位從這邊上樓”小伙客氣地說。
u~gx]@1M   “知道了”三壯邊扣著扣子,邊應道。
UHUF4xy3\T :e-g;LndW Kbe
  上樓的樓梯有個緩步台,那里掛了一長巨大的畫,畫上面一個外國的男的閉著眼睛,露著半拉屁股,身上騎著一個黃頭發的女人,嘴里頭叼著一粒櫻桃,旁邊貼著紅紙,上面寫著什麼局長贈送的,那紅紙正好擋住了畫的最后的部分,外國男人的后半個屁股正好就露了個頭。
&Qj Z"YdH3r   林天威走在前面,剛一上樓就有一個嘴巴象吃了死孩子一樣的女人拉住他,問他要哪位小姐的按摩。
VU:CF7n OME!ja   “隨便吧”林天威回頭看看三壯“你呢?”
)H9I$C0u'w/lZ   “小姐……”三壯看了看女人,他想不明白,就這樣的也叫小姐啊。
3~-aRo`[;|K   “有沒有男師傅的”三壯問。 %X!N9H r0[
  “呦……你可真能扯啊,誰到這來不是找小姐的,要找男的,去那頭那家啊”女人說著笑著過來要拉三壯。
%~ u/x1G?ev   三壯聽著這個氣啊,不過他還是忍著,他就是想見識見識,這小姐按摩到底是咋回事,還有一點,有一件事在他心里痒西西的,他今天要弄個明白。 #oV]@](w A%ui%Pt
  “嘿嘿,他說笑話呢”林天威笑著對那女人說。 aK%t3C:[t3u T
  “我尋思著呢也是,這麼俊的小伙,怎麼能不想姑娘呢”女人笑著領著他們往里面走。
{3? `-ydMD0s   樓上有一段長的走廊,走到頭又拐了個彎,三壯發現這里的燈都很暗,張嘴就想問是不是電壓不足,想想這關自己屁事兒啊,就沒吱聲。
7wb z{J v~^2v4Y x`   里頭有很多小門,女人把他們讓到一個只有沙發的屋子里,說了句“等一下啊”就出去了。林天威看著三壯,三壯只顧看著椈壑W同樣不亮的燈。 -rm&P7~I8I;Jy
  不一會兒,門開了,剛才那個女人拉著4位穿著很少的女的走了進來。
OB3`KUM   “我們這里的師傅手藝都好,你們多來幾次就熟了,知道哪位合適,來……”女人邊說邊招呼著林天威和三壯。 Ao!z T&W.[3Z E:t
  三壯感覺怎麼和電視里古代的妓院差不多呢,看著幾個袒胸露背的師傅,不覺頭發都麻了。 r"uGCRAo
  林天威指了一個稍微有些胖的姑娘,三壯就被一個高個子的“師傅”領走到了其中一個小屋里。
?D6H9E#b w   “師傅”回手就把門鎖了,嚇得三壯的心咯鉹@下子。 mMQ(R I@
  里面有一張床,一張沙發,和一個茶幾。燈光和外面一樣暗。
N9]:Ix{ t   “先生你是頭一次來啊?”那“師傅”一張口,三壯聽出就不是北方人。 %Xh0ONz!{#}L6Y
  “啊……不是”三壯想說實話,不過想想別太丟人。 4s`nk P\
  “呦!那你怎麼這麼放不開啊”“師傅”從床邊拿起一條毛巾,走到三壯面前。 D1i)]b7l
  “啊……我……洗澡有些悶了”三壯不知道說什麼好。
Qx6A+m d~~8z[   “呵呵……我給你按完了就不悶了”那“師傅”伸手幫三壯解扣子,三壯急著叫“我自己來……”
IB7db#{${.G8W_   三壯只穿了一條褲衩,慢騰騰地走到床前,他把心一橫,“扑騰”一下倒了下去。他心想……怎麼說也是老爺們啊,咋能被一個女的嚇倒。 ;M|.G VO,ur
  靜靜地過了1分鐘,三壯感覺屋子里空得出奇,一種恐懼慢慢地襲上他的心頭。
[TT1069] n-{3~;M~%F[$V

bO jS\C,@-u&{
:k.~gW.\9y.Oqk6D
Sf8\ _$aQ8| (34) `-Gs1n"IZm
(J{t#I4G.IQd3}zt1f
!x!| B a&C&u$|%S;v C
k}Z$wK.@~ s
  三壯不敢抬頭,他感覺床單的氣味象腐爛了很久的似的,嗆得他幾乎窒息。突然,一雙軟呼呼的手扶上了他的肩頭,三壯只感覺一陣涼氣從腳下一直灌到了腦袋頂,頭發汗毛都豎立起來。他發現自己不但沒有反應,反而還縮了不少似的…… t#P0s!N!iW"t D
  那雙手從肩膀慢慢地下滑,在三壯的腰部翻了個腕,一下子伸進了他的褲衩里,三壯真的后悔上來了,怎麼就不聽林天威的話……這時那手已經從屁股兩側向下向里伸去,三壯就使勁向下壓著。這時,一只手指順著屁股溝向下一壓,子三壯激靈一下跳起,那“師傅”沒有準備,一下子從床上掉在了地上。
|2?+a Ro&T F   “啊……你這人有毛病啊”那“師傅”尖叫起來,三壯提了褲衩,回頭一看,地上的“師傅”早已脫得光溜溜的。 x*j SJ:SN4U]
  “我……突然想起點事……我……我先走了”三壯低著頭,迅速地揀起了沙發上的衣服,穿了褲子,提著衣服就要開門。
!t9x"x+]6v#[%[   “操!又是個蔫吧貨”那“師傅”坐在床上,掏了一根煙,抽了起來。
A,oi y:Fn!e!U   三壯只覺得臉上通紅,推了門走了出去。
t DV2Y5e]   在一片昏黃的燈光里,三壯只覺得自己掉進了一片落滿蒼蠅的糞坑,只要多留一會兒,不是被煙死,也會被熏死。 +r }/|!gN hKys_
  到了走廊的盡頭,,那紅嘴女人正好從樓下走了上來,看見三壯,急忙湊上前來。
n8Q ? X0{3H$Yg   “怎麼?師傅不滿意?……別生氣,我給你換一個行不?” Y(\1j+f&R,E
  “不用了,我想起件事……著急回去辦”三壯一說謊臉又紅了。
q3^3~}b8GH'K&h   “咳!啥事還差這一時半會兒的”紅嘴女人拉著三壯的衣服說。
+l:|1F(fIeUSN   “我真有事……下回吧……”三壯低頭要下樓,誰想那紅嘴的手一直沒鬆開。 k'flu5R0QN
  “操!你拉我干啥?”三壯使勁甩開了她的手,“噊銦谷a跑下了樓。那女人罵了句話,他也沒聽清。 uM2L _Iqw6O}
  三壯一口氣跑到了樓下,發現林天威正坐在凳子上抽著煙。 c,s9[P~%G$r
Qe6F(a&kch
  “你怎麼下來了?”林天威笑著問他。 Uz*q'z$iy5h u
  “那你怎麼下來了?”三壯看著林天威悠閑的樣子,不覺冒出氣來。
O5^[e3[X$~   “我壓根就沒進去啊”林天威吐著煙圈,伸出一只手來。
c+l^YX ?J1uF,h,K   三壯走上前去,林天威一下子攬住了他的屁股“走不?”
+~%c?:n~M   “走……”三壯說著,鼻子竟然酸了起來。 ;L1Pb+tsjz0K

cD/E ~b{   三壯三下五除二地換了衣服,將那套藍白格子的衣服使勁仍在了地上。看得里面的伙計目瞪口呆的。 0iS#i5~b
  林天威換好了衣服,看見三壯看著樓梯發呆。
-] NZR n   “怎麼?后悔了?”林天威笑著扶著他的肩膀。 l7s)cby ? c'I
  “你等我一下”三壯說著又跑上樓去。 ,l X`2P d%W?U/GB T
  到了緩步台那里,三壯使勁撕下那畫上的紅紙。
'jHoG}1P   “操!還蓋著被子呢!” c9PHq-k/}eY)@$Nh
  …… )[O$u l*TZ w'[
  走到前面交錢的時候,老女人說,劉隊長已經交過了。
GcC4g,rh 3oqXT6D\0j)PK6Q
  林天威送了三壯回到家,自己找了個過路的“三驢蹦子”走了。
:W0t!~v|A\   三壯躺在床上,回想著今天晚上的事情,心里頭還是難受得緊,有一件事情已經驗證了,就是自己對一個脫光了女人也不感興趣,他沒硬,真的沒有。 E0S5J{:C Fm7GU
  然后他開始害怕,三壯懂得,要想結婚,自己是不合格的。
m LYy1q"MOX\CD
J:RL%]L   第二天的早上,天氣晴得早,三壯是被二嫂從被窩里提溜出來的。 (UpR1L \(K
  “你呀你,告訴你把火好好看著,怎麼也不聽,姑姑剛才還說呢”
2Cn r/UXh)\k @   “我忘了……嘿嘿”三壯一骨碌坐了起來。
3P }sVzI6m   “行了,我跟你說點正事兒”二嫂把窗戶拉開,讓屋子透透氣。
y"\G3q Hsex0L9HS%hUV   “啥正事兒啊”三壯套上他褲衩子,趿拉上拖鞋。
u-U ^l)^}a3Xa zOX   “小琳的事兒唄”
D$J5fl~ I   “小琳咋了?病大發了?” 7_YV|,ZGk N
  “少跟我饒扯,你心里沒數啊”
2t2G#Z e _k   “啊……你還不知道我不識數啊”三壯走到水盆前,把昨天的衣服褲子統統按了進去。
nP/`;Qr!r.K:y   “沒個正經的,你要是對小琳沒那個意思啊,我看咱就成全柱子多好”
h5c}e,Q;K*F   “呀?二嫂,要不我說你和六嬸是親戚呢”
)yz;t k8jLO(m5G   “這小王八蛋啊,我說的是為大家好,二嫂就想問你個心里話” S!^8[J:b%{i
  “我……”三壯猛然想到昨天晚上那一幕,心里顫栗了一下“我……我當然沒意見,只要小琳願意就行”
E_.N3O)d   “這話嘮的,小琳還不是看你一直沒表態啊”二嫂幫著他接了水,又放了些洗衣粉進去。 UN |4[3G!kXr
  “那我咋表態啊?”三壯不解地看著二嫂。 _"H!MO/_X^4g
  “我尋思好了,等小琳病好了,先給你介紹個對象,這不就表態了?” 3?w+_Bj(g
  “啊?我……我現在不想……”三壯一聽介紹對象,心里頭又像被揪著一樣。
4z-A,L-?-E _%K*p   “你也不小了,咋就不知道為自己的終身大事著急呢?”
A8^%jrp8aj   “那也不是我著急不著急的事啊,反正我不想”三壯把被子疊了,收進柜子里。 -L#b$M} a:f*R
  “那我讓你二哥打電話給爹了啊?”二嫂故意抬高了聲調。 Ue'r(t-s5w2b
  “你們都會拿爹治我!” 1{ v0L}h g2M)F j
  “我們還能害你?” z&`:R)tj
  “哼!”三壯心想“差不離!”
/zM]QkZ   “要不,等小琳好了,我還是跟她說說”三壯轉了話。
+KH(n#H"m4BU(L1a4c!g   “我怕你不會說話,小琳再想不開可咋辦?” GW;| Q.n|
  “那我找個對象她就想開了?”三壯回頭看著二嫂。
t+xG!h4e2Qr.q }c;Br   “我不管了……,你愛咋地咋地吧,行了,別磨蹭了,下去吃飯”二嫂說著要下樓。
&M;V5A(mH3C   “唉……?二嫂,你可別生氣,這麼地,等小琳病好了,我們再商量?嘿嘿……行不?”三壯笑著拉住二嫂。
(C2nM!A!n!L%V   “你不就是怕我給你爹打電話嗎?我不打啊”二嫂甩著袖子“你快放了我”
Na.`7Z!V   “嘿嘿……那我就把你放了”三壯說著“v”的一聲,放了個響屁!“真臭!”
5UIM0W3k:q5a,{   “兔崽子……看我不打你……” \ IGG0d)l)g0E7} B
  “哎呀……殺人了……”
W#\a]6}1U5su E $REw V9D]5s9x
  上午的生意並不好,三壯有大段時間在閑著,樓下的老犯們繼續挖著地溝,他抽了個空,跑下樓,發現,二嫂也不在屋里,他也走出去看看。 #@)E+E1y:D5^ m u;s%z {
  不遠的地方,二嫂正和劉隊長說著話,不時笑著,三壯看在眼里,總是有些別扭,尤其是他想起昨天晚上看見劉隊長,心里就更厭煩了。
~~b2Y1~HI @-a   林天威看見三壯出來了,朝他擺了擺手,三壯笑著點了點頭。林天威就跑了過來,三壯拉他在房前干凈的地方坐坐。
F!@"F+@)J5o   原來的溝里面積了些水,不過已經被弄干了,溝也容易挖了,濕潤的泥土堆在路旁,散發著一股清香。 3j!I5}3J*uB
  “你知道他們嘮啥呢?”三壯問林天威。 ,J!w!qwF(h!T*R
  “我哪知道啊?不過,你二嫂也是夠熱乎的,這要讓你二哥看見,還不翻天啊”林天威笑著說。 $e|6n$w1IZ_
  “操!你咋老往歪處想啊”
4F5`.avg-sH   “你可別這麼說我,我就是看著不對勁啊”
m ?1e6H;T   “對了,小黑沒來嗎?”三壯抬頭張望了一圈。
E(^&o?+Q:I   “沒來,他腳也沒好,我安排他在里面干點輕巧的活……操!我說你咋這麼關心他啊,成天問啥呀?”
_4Jr#W(K4O%C7@8p O-[   “呵呵……問問又能咋地?” an/F$O$Y y
  “你要是想見他,那還不容易”林天威掏了香煙,點了一根。
XGJ pja T   “咋地?” 8N1h+_ YR
  “你現在就上去用鐵鍬撂倒劉隊長,保證你能見到小黑了”林天威笑著把煙吐在三壯臉上。 *c%]#j/?` N
  “操!就為他我進去啊,太他媽的不值得了”
Yr m#`t7a~   “那你把我撂倒?”林天威轉頭,盯著三壯。  0u&Ty&up"oB'I3{
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7:02

[size=3] (35)
bH@V o.y1R V   轉眼間,一個星期的時間就在那些新新舊舊的搓澡巾底下過去了,一切還是那么簡單和熟悉,小琳的腳一天天好轉,柱子跑醫院的次數也比三壯多得多,雖說路邊的電線都弄好了,溝也填了,二嫂來接班這幾天,劉隊長是天天都來。 N.l%k;f Y n
  但是,林天威來他這里的次數比以前少了,說話也很少。三壯問他,他就說這兩天很累。三壯和他做那事的時候,發現他很猛烈,就像好久沒有做似的,也像是沒有下次一樣…… 0dQ)@ e3hpf
  楚南也來,不過就是和他們打工的一起來,每次都提要幫他裝修的事。三壯總是笑著回答他說“趕趟趕趟,我這不趕著攢錢嘛!”楚南就歪著嘴說“說不定哪天,我回家了,看你到哪里找我這樣心眼好的去!” 3M1F*q K hm T$no
  二哥很少來,來了也是落個腳就走,主要是家里沒人了,都得他看著。
g HHy'^b'A2M2Gn {p5{,KH/Q
  這天晚上,客人都走了,三壯走下樓,姑姑應該還在里面收拾,卻不見二嫂,他走進鍋爐房,一邊關水管,一邊合計著,林天威能來嗎?
4`XI3Jo   這時外面的電話鈴響了,三壯放下手中的活計,就要出去,卻聽見從女池里跑出來了一個人,接了電話。
7Jku+t!U “喂?你找誰?”,聽聲音是二嫂,三壯關了剩下的水管,正想推門出去,卻聽見二嫂壓低了嗓子,聲音小得很難聽清,他不由遲疑了一下,把耳朵靠在門縫那里,小心地聽了起來。 7C7w-za }h'c;H
  “啊……我知道……啊……行……去你的……”二嫂邊說還邊小聲笑著,不時看著女池和樓上。 x[A#yW9P.T y:D
  “對……那……用帶著不?……”二嫂的聲音太小,加上鍋爐房里的風扇,三壯根本聽不真切,不過,有一點他可以確定,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。 e!x9d#\.X9y
  “那行了……我一會兒就去!”二嫂說著撂了電話。
w'{G;QVt1V/p   三壯急忙回到水閥前面,裝做繼續干活。 8_)Q7s!?oL
  門外的二嫂開了抽屜,又關上,然后對著女池里面喊了一聲“姑啊……我有點事,先走了”
riG3p _%|   三壯聽見姑姑推門出來。
F"ae"}6s2h   “行,你先走吧,明個我起早接小琳出院,先不開”姑姑說道。
#z%gL^t   “啊,我明個一早也去醫院接小琳,你先忙著,我走了”二嫂說話挺著急的。 Ym Tu)WoQ8m:Y:M9\-_
  二嫂說著推門就出去了,姑姑把門拴了,又進了女池。 a,ng,}1b~ob \ E%YC
  三壯輕輕地走出鍋爐房,他對著電話愣了一下,越發感覺奇怪,不由得想起林天威和他說起的話,所以他認定打電話的一定是劉隊長。一種強烈的好奇心不停地推著三壯,他真想跟著二嫂……。
[{m{6W!D$w   “姑啊,我肚子疼,出去買點葯,一會兒就回來……”三壯下了決心,對著里面喊了一聲。
&K2] PTA}d   “啥?……我這有葯呢”姑姑邊答應著,邊走了出來。 'rh7d Wje L*w
  “那葯不好使……哎呀……不行了,我去了……”三壯不由姑姑再說,一下子竄出了屋子。 H\,_8Xee
1X1@:J:q:j!i E1N
  街上的行人不多,三壯跑了幾步,就看見前面奔走的二嫂,他小心地跟在不遠處,生怕被二嫂看見。 7i6p/hH#s1gUa"r ?
  走了一會兒,就到了中心路,二嫂直奔著“百福樓”就進去了,三壯心里越發肯定了自己的想法,這里面一定有問題。 uH b6Z P/`U
  等二嫂進去了幾分鐘,三壯裝著急忙的樣子,也進了去,門口的兩個姑娘攔住了他。
$r$p8]0`OxD}   “你干什么?”一個姑娘問。
5U*wH$R.@P's%jGj   “怎么地?還不讓進啊?”三壯有些火。
x aR?mF3@Y;?   “不是……你是來干什么?”姑娘還是追問。
A@\9Dx6@uf   三壯這才注意到自己就穿了一條背心,看起來光溜溜的。 (w.PB hCY;k1Y
  “啊……哈哈,是劉隊長讓我來的” "B+J-YW)u
  “啊……劉隊長在二樓4包房呢”姑娘笑著讓他進去了,三壯心想“哼!果然在這里……”
([hM%Yy'@1FG^   他飛快地跑上二樓,樓上的服務員都直看著他,三壯心想這可咋辦,剛巧路過廁所,他推了門就進去了。
^`)Gf[#P Z9H4[   三壯四處看了看,里面沒有人,然后重重地呼了一口氣。不過,怎么想要知道4號包房里面在做什么可真是太難了。三壯突然感覺自己實在是太冒失了。
^!pw!dsE5r ^x!F&}   廁所不太大,有一個鑲了瓷磚的尿池子,還有兩個蹲位,被一些刷了白油漆的木頭包著。三壯把在門邊,斜對著的門上寫著“4”,肯定就是4包房了,他伸著耳朵,可是什么也聽不見。 zS6t$_jG(V
  過了好一會兒,4包房的門突然開了,三壯嚇得急忙一閃,把門關了,透過門縫看著。一個小姐模樣的女人伸出個腦袋,大聲叫著服務員。
,EK%c5kV-| W   “喂!叫你們加菜沒聽見啊!這么慢!” {wk:`x
  一個服務員急忙跑過去,“馬上就好,馬上就好!”
,A]{v@b{)^*l(px(~   “好個屁呀!趕緊把湯給熱了!”那女人搖著一腦袋打卷的波浪頭,撇著眼睛說。那服務員趕緊跟著進了屋,透過服務員和門那一點點縫隙,三壯看見了二嫂,她正和劉隊長坐在一起,說笑正酣。 cO4gR@t)b IQ
  三壯心里有說不出的滋味,二嫂平時待他不錯,對二哥也挺好,就是愛打麻將,不太著家,可是……三壯從來不敢想,她會做出對不起二哥的事,即使林天威從前那么說,他也寧願不相信,可是今天看到二嫂和劉隊長的親熱勁,他無論如何都得接受了。 7oEVC/^-T
  三壯正合計著,4包房的門突然又開了,嚇了他一跳,他急忙把廁所門關了,還是覺得不安全,萬一劉隊長出來撒尿……干脆,還是躲進一個蹲位里面吧。
hueG-iQ z:e   蹲位里面很狹小,而且不太高,站著肯定看得見,三壯只得蹲在里面,他把小門插好,一個手還拉著拉手。
%Z9^1ey.Z4srN+|Z 果然、廁所門被推開了,一個人走了進來,那人先是拉了拉三壯這個蹲位的門,沒拉動,然后就走到旁邊的那個蹲位“哇……哇……”地吐了起來。
+j-UNR[

  接著,那人解了褲帶,“嘩嘩……”地澆起尿來。三壯看看那鞋,正是劉隊長他們穿的那種,鞋帶開了,散落在腳邊。
9P&LwO{0?}   三壯心想,聽說這劉隊長不是挺能喝的,操! V*I*OA@ ]GAF!mQT
  突然,“扑通”一聲,可能是那人回身下台階,沒站穩,一下子摔在了地上。
K%`G}@9j   三壯心里這個解恨,心想劉隊長這個老色鬼,摔死正好,他輕輕把門栓打開,想要看看這個難得的場面。
x,s;br/`no   天啊……倒在地上的……竟然是林天威……! xeIwLA
  三壯差點就喊出聲來。 5?*n;an rwY'{;P
  地上的林天威滿臉通紅,和上次喝多一樣,不過這次好象嚴重許多,三壯看他連褲子都沒提上呢,半跟吊就露在外面。林天威用力撐著地,站了起來。
tw:rj~(\;o_   三壯從沒見過林天威這么狼狽的樣子,心里頭真不是滋味,看著林天威站都站不穩,他真想去扶著他……萬一被劉隊長他們看見……操!管他呢…… Cz,upo`0|#sK
  正當三壯想要起身出去的檔,廁所門又響了,三壯不覺猶豫了一下,只見剛才那個“波浪頭”踩著高跟鞋進來了。 &] SBb^ sA)P
  “操!女的進男廁所干個吊!”三壯心里罵著。
hS/n0qO5j A[   “你看你,才喝多少酒啊,就這樣了……怎么,還摔跟頭了?”那女人嗲聲嗲氣地說。
7x2UZ+P[7rsJ`X   “啊……沒事,不小心踩鞋帶了……”林天威邊整理著衣服邊搖晃。 .HWW2u1p9e9M#zc
  “咳!真是的~!”那女人低下身,幫著林天威系鞋帶。 {Y*E|D7]J
  “不用……我自己來……”林天威想推開,可是沒拗過。
0cK(X B$y0k   “要不……咱倆先回去吧?……”女人直了身,笑瞇瞇地看著林天威。 [ U/p(^ M^U%hO
  “啊……行……”林天威邊說著邊往外走,那女人用手摟著林天威的腰,搖著屁股跟著出去了……
E:q5b(l8Q3` }Z2w9h5i3d   蹲位里的三壯直直地呆在那里,腦袋里一片空白……那個女人的話象一刀子一樣攪著他的心。這是真的嗎?林天威……他跟自己說的都是……哄著玩的?……他在找小姐?……不會的……不會的……都是那個女人自己賤……操他媽的……那個女人是誰? #WZ M&OV]
  三壯慢慢地起身,發現腿早就蹲得麻了,他站在那里,象被綁在柱子上的囚犯一樣動彈不得。 f6E*jcb:k0q;a
-?'L?*l`-v

.N#pp3w"^
,e-q$G0ktsk$Z .FO H7C{ E
(36) (U x` | T O R

/~'y%D~;~]T ai&{
7wb `y{,f*u nYl+p'|-hSoX
  三壯站在飯店門口的,合計著是不是等林天威下來。 uF6K]J4b2k*|K`
  夜風把三壯的腦門吹得冰涼,或許是剛才在廁所里悶得太久,這會兒他感覺清醒多了。 YJ*O"_(k']-ls%R*R
  “不會的……他不會的……”三壯自言自語。 &xY7Oe2zY5q~
  酒店的門開了,“波浪頭”扶著林天威擺啊擺的走出來,兩個服務員上去幫忙,被林天威推開了。
@{T:n3l   三壯假裝路過的樣子,眼睛卻不知道該看哪。 #J(J*y5_eNzH2w
  “呀,林警官,又喝多了?”三壯臉上露著笑,一點都不自然。 cwM Q0K7k*y v S
  林天威抬起頭,驚訝地看著三壯。 `uSS*\b/IUb
  “啊……你……怎么出來了”林天威低著眼睛說。 ^w6B.K'X9ds
  “我……路過……買葯”三壯語無倫次。 /Csr$k'b!fisk
  “哦……那趕緊……去吧,我喝高了……”林天威擺了擺手。 tfbRu.OG1H
  “……”三壯不知道說什么了,呆呆地看著他。 B^(nCW:rt
  “走吧”那“波浪頭”拉著林天威要穿過馬路,這時劉隊長從后面跟了出來,三壯一驚,抬頭看看,好在二嫂沒出來。 ft;R9dl'B
  “小林子,別顧著淘氣,忘了我跟你說過的事啊,哈哈……你就幫我好好陪陪陶小姐”劉隊長對著那陶小姐笑著,“你們玩好!哈哈!”
e,X FwN%yz.["L*]   陶小姐撒嬌一樣地用用屁股拱了拱林天威,林天威一點表情也沒有。 G Vvrc)f(t
  三壯的眼睛象被燙了一樣,連忙轉向別處。 -lu!n c6C.j o8T;l
  “呀,三壯師傅”劉隊長走過來跟他說話“怎么不忙生意……”
9hP7]P n4^1A   “啊……關門了,出來買點葯”三壯應和著。 /T8LVOW&y2mW3{
  “哦!哈哈” p(mSz2pV
  “那我們先走了”陶小姐對著劉隊長瞇瞇笑著。 %K'ytmW9n&M2FV
  “好……我可不耽誤你們了……春宵一夜……哈哈”劉隊長擺著手。“我也要上去了” fA,P/Z M4Axd*{H
  “唉……等一下……”三壯不知道哪來的勁兒,叫住了林天威。 *^Ke Z;n2V.ESJ
  陶小姐和林天威轉回身來,劉隊長也站住了。 7E4pV*v$gKv]M
  “你有東西落在我那里了,你啥時候去取?”三壯說話時,眼睛直盯著林天威。
2{ YY(||X Y   “啥東西?”
|OU2K/X9r1k v&|   “操!你個人的東西你不知道?”三壯眼睛里閃著光。
qaq{fvQ#d?"wl   “…………“林天威沉默了一下“我不記得了……” 5lGP X Y(};I
  “那行……,我可給你扔了……”三壯臉上帶著凄涼的笑。
/xJ7_.o? IHXH   “操!你他媽的煩不煩啊……啥東西我都不要了……那願意咋地就咋地吧!”林天威用手勾著陶小姐的脖子,轉身就走。 aD6Uv p!h0r"}U
  “你先別走……”三壯又叫住了他們。 dF$S7guk
  “哎呀……三壯師傅,這小林子喝多了,你這是干啥呢……,給劉隊長一個面子,有話明個再說”劉隊長拉著三壯。 q-b$I-T A qB
  “嘿嘿……”三壯笑著“我跟他鬧笑話呢”
7l"eBW,qJ2@+On$S1z   “真是的……都這么熟……我尋思呢”劉隊長拍了拍三壯的肩膀。 B(d]:mg@7?DC
  “林警官……我有點事想跟你說……”三壯招著手。 3Lz+V `j%cr7A'm}uk
  林天威把手從陶小姐堆著卷毛的肩膀上抽了出來,搖晃著走向三壯。 ?rATww
  劉隊長見壯就走到陶小姐一邊,兩人嘮了起來。 &UvRH!ar
  林天威靠在一棵樹上,三壯直看著他,他的眼睛里帶著一種說不出的難受和驚慌。 q6WD|&@0k
  “你怎么了……”三壯看了看沒人注意,上前把林天威胸口的扣子扣上。
hb9`S|V l   “沒怎么……”林天威不說話……。
,x)K&D a$`0xj1CM   三壯也不知道該問什么。 l"s8Q(n{
  “我們拉倒吧……”林天威抬起頭,看著三壯。 5R9J6i&EW?#[Um
  “……”三壯瞪著眼睛。“你啥意思?” ;a6j4M3i+X&k G
  “你以后別找我……,我也不上你那去!” 5G\Qv;_k6f'|1~#i
  “為啥?” 7s1~+Q_5ut%eTM
  “不為啥……” h#\D7N#m Z
  “是不是因為……她?”三壯用眼睛看了看陶小姐。
8_ uz}A&^,h'@z   “你願意怎么想就怎么想……” eeQ6Se"|grmH l N+L
  “那你以前跟我說的都是鬧著玩?” HXP.Z Wj o2Z!c
  “操!你傻啊……人家說什么你都信?” i#q|/}X
  “行……我知道了……”三壯嘴里喘著粗氣……他咬著牙,握緊了拳頭。 h9vZkK
  林天威正要轉身走,三壯上去就是一拳,正打在他的鼻子上。通紅的血順著鼻子流到了嘴角。
Xi`P-L^be0X)@[   林天威沒有還手。 ~)EQ COX2o!m%[
  劉隊長和陶小姐急忙跑過來,劉隊長拉住三壯,陶小姐扶住了林天威,掏出手絹,幫他擦血。
N+t:EI8m4o#a?7CwJ a-ms   “你說說你……咋這么不聽話呢……我都說了他喝多了,你還動起手來了……”劉隊長氣呼呼地說。 ~M'K3~XY
  三壯握著拳頭,眼睛還是死盯著林天威。 .[x`/rf(CZ
  “你咋給臉不要臉啊……還動起手了……”那個陶小姐對著三壯罵了起來。
er _!@F*]b Rb4w   “關你雞巴毛事!”三壯對著她吼到!
,q*uXQ5?c3}I   “你小子少跟我叫囂……聽著沒?”陶小姐搖著腦袋上的卷毛,就像一頭母獅子。
'S$]_3D&Q   “行了行了……聽我話就拉倒了……啊!三壯師傅,你回家吧……那個……陶小姐,你趕緊帶著小林子走吧!” 'ynpPR-Zy
  “小兔崽子……你他媽當心點!”陶小姐說完扶著林天威走了,林天威看都沒看三壯一眼。 hTq(kZW,w0b
  “咋回事啊!”劉隊長問。
/? OC)_p/mEtK@A   “沒咋回事!” Ps K Q#_2E
  “那行了,哪天我給你倆調和調和……都是熟人、朋友的!”
,?:h'n(dEp|7u9\!y   “……” sVghV&dNm
  “那我先回去了,里面還有事呢!”劉隊長拍了拍三壯,轉身走了。
t,g?g:]dv   三壯呆呆地站在那里,好久才反過味來,剛才……林天威和他斷了交了,他打了林天威。
YA1n5GtO0TZ   三壯的鼻子酸了,眼淚馬蔑埶捰a掉著,他連擦都來不及。
%\ J:g9WY$mu%A
-_:x6qI ]'@a]&W   他晃晃蕩蕩地走了很遠,才發現已經很晚了,又轉回身,到了二哥的游戲廳。 #B6Zl!Z | DW'H
  里面沒有幾個人,二哥還是靠在椅子上瞌睡。
`~Y-~5h!Hk0xA   他推了門,二哥反射似的就醒了。
#B,gQ Z4T$MDH   “呀……你今個可是夠閑的” e4k` G E
  “啊……我買葯來著……人家關板了!” +^}C&K6f3?+z z
  “我說的呢,咋了,你病了?”
-f\uQ,MR^ He   “肚子疼!”
O~ W1VY(ky$D/kn   “我這有葯,我給你找找!”你給看著點,二壯說著把一把幣子塞給了他。 7fs#bD.m)dw
  三壯看著哥哥的背影,心里總算平靜了許多。
D)s wW:U#R~ Sv
!uM&Y{_@@\   “操!怎么都打不死啊!”一個小孩邊打邊叫著,不時用力使勁敲著鍵子。 4{(~ m$]x6kX
  “唉……你輕點兒啊!”三壯見狀忙喊道。 GuAAvo3z4Z} j
  “啊……知道了”那小孩看了三壯一眼,繼續玩著。 (Z#hXy x(Kw
  三壯走過去,原來那小孩玩的是“街頭霸王”正在用“白人”打那個“大警察”,這個游戲三壯比較在行,原來二哥剛剛開游戲廳的時候,三壯早就練成高手。 @ qZC;UjN/L1S!Ly
  那小孩最后還是被“穿”死了,無奈地拍了拍機器,轉身走了。 1e6|~_:y K3Ql
  三壯投了一個幣子,拍了一下,那“白人”眼睛一亮,活了起來。 )M^W'_ `BJd ol
  三壯一頓“氣功”又接個“嚎溜跟”就把“警察”打迷糊了,上去一背,又是一個跟頭。那警察向后退著,然后猛然一“穿”,三壯躲閃不及,被撞到了。接著警察的招式連接很快,三壯也是手生了的緣故,幾次都被打到了,氣得他也是使勁搖著游戲杆,狠狠地拍著鍵子……機器里的白人飛上前去,一個下拌,接一個“嚎溜跟”,把警察打死了……
$B5CU({ h+\   三壯擦了擦汗,回頭看見二壯就站在他的身后。
c iea~B0B7_.Q8?   “怎么?對警察也這么狠啊?不象我弟弟啊?”二壯說著遞給他葯,還有一杯水。
|"|-lydhbS;hj   “操!不就是玩嘛!”
M.w?E M#}.W6r(e s c|0wN'{1nC
  二哥陪著三壯回去住,他跟三壯說二嫂晚上去打通宵麻將。三壯心里不是個滋味,不知道該不該把二嫂的事情跟哥說。
&U T"pMG)I L   林天威的樣子在三壯的全身轉了一夜,他不斷地被噩夢嚇醒,不是夢到他把林天威殺了,就是那個“波浪頭”把自己砍了……
sY;`,SI c~7h
#C)cc%C7k3s   第二天,小琳出院了。
t*[9F4ebb6Z.^   卻接的人還真不少,除了姑姑和二嫂,還有六嬸和柱子,一幫人熱熱鬧鬧的,象接新媳婦一樣。 sF/G m6?g
  小琳的腳好得差不多,只是走路小心些就好,所以直接就回了澡堂。
u3|#T-k/_0?pcO   “哎呀!這次可多虧六嬸和柱子照顧啊!”二嫂笑著說。
EWY8fkDR_;a   “可不是,要不我哪有那么多工夫,英子來了一天半就走了,可把我急坏了”姑姑應和著“這么地吧,今天晚上啊,大伙都到我們家吃飯去啊,對了,叫著他六叔一塊兒!”
"G b`R'_:Kf$x   “不了不了!我還要回去出豆腐呢”六嬸走過去拉著小琳的手“這回,可要小心著點”
B? })^`bk   “啊……知道了六嬸”小琳答道。
(qq8qjwC ZK4Px(lU   “我看啊,咱還是到飯店去吧!”二嫂說道。
~ tW,u0]shf   “對!我看行,正好給小琳接風,咱就去……百福樓!”三壯說著看了看二嫂,發現她的臉色不是一般的難看……  
? ~ PX7^)F3C5D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7:03

[size=3](37)[$y YfQ,K0m
  “那就聽三壯的,就去百福樓了,那什麼,他六嬸啊,你可別推了,晚上,我叫三壯去叫你們……你可別吃飯了啊!”姑姑笑著拉著六嬸的手“對了,老二啊,你和他二嫂倆人晚上就直接過去吧……啊……對了,得定個點……啊,就5點半吧……行不?”
2`?fPz   “行!呵呵,有白吃的我可晚不了!”二壯笑著搓起手來。二嫂撇了他一眼“就知道吃!”
R5fMh7o1j   “啊……哈哈,那我先回去了……小琳啊,要不晚上我讓柱子來接你吧”六嬸臉上笑開了花了。
.[2rv c g:Y(]L   “不用了,怪麻煩的,我自各能行,再說……”小琳看了看三壯“還有三壯哥呢!”
{p6~DY$L Ss   三壯看著小琳,心里頭一沉,急忙低下腦袋。:`!?;IN npX
  “行了,那我們先回去了”六嬸說玩和柱子走了,姑姑一直把他們送出了門外。
'oh.AM ~2q   “我們也該回去了,趕緊開門了!”二壯和小琳寒暄了兩句,回頭看看他媳婦“你走不?”4PU:d*F%j1Y.{B2@
  “我等會兒,你先走吧!”二嫂把身子轉了過去。
mOw4?1R2Uc)P   二壯低著腦袋走了,二嫂拉著小琳說起話來,三壯上樓的時候,看見小琳一直偷偷看他,像是要說什麼的樣子。
)U6R@Dn]~ _
n-`(C-S!~2m b   這一天,“逢春池”又恢復了原來的模樣,看柜台的,搓澡的,來來往往的人。
RKp@ feE
&X(M&TE5f   下午的時候,三壯坐在椅子上,呼呼地喘著氣,不知道為什麼這麼累,剛搓了幾個人,這手就不聽使喚了。他把兩只手做了交差,用力掰著。
h:~$xJQ r&ON   “呀?怎麼著,閑著啦?”楚南叫喊著走了過來。z4s1dGG;DH4P
  “你啥時候來的啊?”三壯抬頭看看,站了起來。)S1StWF4I
  “來了半天了,你是不是不搓澡就鬧心啊,怎麼還掰上手了?”楚南一屁股坐在三壯邊上,把毛巾搭在腿上。
:@[] Idu9^x   “操!我可沒那麼賤!你是不是又逃工了?還沒到下班時候呢!”
he(r1e'H^Q   “哪兒啊,這不是快完工了嗎?我正在寫實踐報告呢,準備回去找工作了!”+kN*f'Go'ZBa
  “啊?你啥時候走啊?三壯聽著一驚。:gd"hw'C6nljt
  “不一定啊,要是我爸幫我聯系好了,可能明天就走,要是沒有……”楚南望著窗外,停了停。
jG Eq!k   “咋地?”三壯急切地問。&IC&d\"X$nR4B
  “不咋地啊……那就再說了,你啥時候這麼關心別人呢?”楚南笑著問。;Hl'~6C*ScCXS
  “操!我是想啊,你要是走了,誰幫我裝修啊?”三壯覺得自己說這話咋有點不對勁呢。L-_ai!m+}c9_ }X
  “你看看你……咳!小人之心,我都答應你了,肯定賴不掉!”
q8Y.HU7B   “是啊,有你這‘大人’的話,我可就賴上你了!”(s(dtUJo%M8V
  “你真信得著我啊?”楚南坏笑著問。y]O,l:?v M
  “啥話呢,不信你我還……操!才想起來,上次你差點把我們電死!……對了,你設計啥地不用電焊吧?”
e?AVu$a   “哈哈……那可沒準!”楚南大笑起來,三壯感覺,他的牙好白的,真不知道他是用什麼刷的!y!Gm/\w }!D7G
  “對了,怎麼林警官不常來嗎?這些天就沒怎麼見他”楚南問。
jd+Gk"F/T1N0a   三壯咧著笑的嘴一下子僵了,心里一陣難受,卻不知道怎麼回答他。
8vIGI r`   “不來就不來唄,不差他一個!”三壯把手套上搓澡巾,用力拍打著。e!G5J2C|5K R`2~
  “……”楚南愣了愣,感覺這話不象是三壯說的,“呵呵,我看你是真的有搓澡的癮啊,行了,還是我成全你吧!……來啊!”l,BBCR i v4@,?/T
  三壯緩了緩神,跟著楚南過去了。|+E p4G"x#J+x"j7\ }
  這次,是第一次,他在給楚南搓澡的時候,想的卻是林天威。\)Pf dd

h2^2d&M,b'N\#{:q   姑姑安排小琳在4點的時候就不接待新客人了,好留出時間準備,說準備其實也沒什麼,就是回去給小琳取了件新衣服,順便自己也換了一身。I!l#X9v)s(z
  晚上5點半的時候,這幫人準時地坐在了“百福樓”的4號包房,菜是二嫂點的,可是包房是三壯要的!)y~vRwGT%F e
  看得出,這里除了二嫂,大伙都是頭一回在包房里頭吃飯,都緊張得很,尤其是六叔,尋思著抽根煙平靜一下吧,拿煙的手還老是發抖,煙灰怎麼也彈不進那離他只有一手遠的煙缸,老是掉在外面,有一次還差點燙到桌布,他心急一收手,結果正杵在坐在身邊的六嬸身上。0m;T:]h)P@L
  六嬸狠狠地瞪他一眼,心想,燙我沒毛病,要是糟蹋我的新衣裳,晚上就甭想往我身上爬!C9m)[$Q/u!t
  不一會兒,菜就上齊了,二壯要的啤酒,要給大伙都滿上,姑姑、六嬸和小琳都捂著杯子,最后都換了汽水,二嫂沒管,倒上了啤酒,六叔要了小瓶的白酒。
~Fq(g ?d+hD   二壯給柱子倒上,六嬸急忙擋著“我們柱子可不會喝這個!”
k6Vmh-VI"Z   “操!是老爺們不?”二壯看著柱子,柱子又看了看他媽,六嬸見壯,也放了手“那就喝一杯吧!”O0Cr b.T
  二壯給三壯倒酒的時候,三壯看了看姑姑,姑姑沒反應,他又看了看小琳,小琳低著腦袋,喝起汽水來。\+^ W;v*~7wk
  “得了得了,今個小琳出院啊,大伙高興,不管別的了,能喝就都喝吧!”二嫂舉起杯子“來來來……大伙先喝一個!”b)r)o)V5`j`%l
  大家學著電視里的樣子舉起杯子,還撞了一下,結果六叔那顫抖的手還把半杯的酒都洒在了桌子中央的糖醋魚上。%y:C~q.?
  大家一邊吃一邊嘮了起來,氣氛一點點地熱鬧起來,起先聊的都是街上發生的雞毛蒜皮,這個題裁最適合六嬸和姑姑,小琳和二嫂在一旁聽著,二嫂時不時就搭個茬。
$kNq k"]]3^.e   二壯就顧著陪好六叔了,他時不時的就舉起杯子,和六叔來個“見底!”六叔的小瓶一點點地變空,不得已就又叫了一瓶。臉色也由苦黃變成了紫紅。(b?7Q L-jy\
  三壯起先就是自己喝,后來想想也不能扔下柱子,就喊著他一起喝,柱子的酒量還不錯,小臉喝得紅扑扑的,本來就不利索的舌頭更是打起結來。
L:m|@d Z{F   “三……三壯哥……我……再跟你喝……一個!”柱子舉起杯子。 t'N |%M+{IM@1@
  “操!喝就得講出道理,你為啥跟我喝啊?”三壯也喝得不少……他把胳膊拄在桌子上,晃著杯子問。 rKII7NN
  “你跟我喝地……我……我就跟你喝唄!”
~8z__f&Sn xg   “哎呀?操!柱子?這喝了酒你還挺有詞兒啊?”三壯把杯子一掫,“咕嘟”一聲就灌了下去。
+RnZ F;Bue`.ZT$\ EH']-Ob
  沒人查這酒是過了幾旬了,反正能喝的,不能喝的,都挺不住了,三壯去了好幾回的廁所,他每次都把尿撒在林天威昨天摔倒的地方,不……就是那個女人把他扶起的那個地方!現在,他用胳膊肘拐在桌子邊上,腦子里胡亂地翻著昨天的一幕,他想到林天威昨天說的話,還有他打了他一拳后的表情,清楚得很,比桌子上的人都清楚。 g^qJ dq
  服務員推門進來,跟二嫂說了句什麼,二嫂就跟她出去了。
kZ q,Rf?5PK ]   三壯開始想二嫂是要結帳呢,后來越想越不對勁,他艱難地站了起來,走到門口,二嫂卻正好進來。4CP3ufgj~6R8yE
  “你要干什麼啊?”二嫂有些慌地說。
_b'Y n&Z%z/_1W'A/t   “啊……我尿……”三壯本來就喝得不少,又假裝了一下。{6P^;YT)]\
  “要你哥陪你吧……”
O L7h9_'Y3N.Oy"K   “不用!”三壯說著推門就出去了,二嫂見壯,就回到了桌子上。Y2hzC\7X
  三壯出了門跌跌撞撞地跑向樓梯,正好看見一個人的背影……操!不是劉隊長還他媽的是誰!
C&p3l n cCk   三壯心里這個氣啊……他對著房門喘了好多酒氣,才平息了下來,推門進去了。J?)T ~-y nk2_
  二嫂、姑姑和六嬸都沒空搭理旁邊這些個酒鬼們,她們只顧著談論著她們的,現在她們終於找到了今天的主要話題,那就是小琳……呵呵,當然還有柱子!_j%l$t sh#`'p2d
  “我看啊,這小琳和柱子就是般配,要不,我看,咱把這事就先定了吧,哪天啊,六嬸選個好日子,就訂婚得了!”二嫂大聲說著,生怕坐上的人聽不見。/Y5h%tb&l
  “我看行!小琳……你說呢?”二壯打了個酒嗝傻傻地望著小琳。ja/|e'Ne/s%P
  “……”小琳沒說話,也沒像以前一樣看看三壯。
"_{.ut/W   “好!好啊!好啊!來……來……柱……柱子,祝賀你……”三壯使勁在嘴角上擠著笑,可是一點也不好看,他拿著酒杯朝著柱子比划著,柱子急忙端起酒杯迎了過來……“啪嚓”一聲,其中一個杯子碎了,是柱子的,三壯停都沒停,“咕嘟”一聲把酒灌到肚子里面!m1@ o~ |:Ts.~Q

W6j{ M0s n.CI (38)^{hK&PMF F+^'}ox3I

'|0A+B T5[7H`1Cw5Ql 6RVX/Q\ n3i

^2DRw|Z| kg Bt!P   “我說三壯啊……你咋能這麼喝酒呢……你看看你……”二嫂站起來指著桌子上的玻璃片說。
&].eI_9b)L:ST   “怎麼著,二嫂,要不……咱倆喝一個?哈哈……哈”三壯站起身,把酒倒滿了,晃著身子走到二嫂身邊。
xq$M%}_K&?   “你瞅你……我不跟你喝!”二嫂轉過身去。
,B!Ld)m|H`9M   “你不和我喝……呵呵,……好好好……那你跟我哥喝呀?……啊?”三壯回手去拉二壯,二壯迷糊著不起來。6Y+z!E }7Vp"p
  “來吧……二嫂……這是你男人……你不跟我喝……你得跟他喝一杯吧?啊?來……喝一杯交杯酒……哈哈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WY0RKO:W8GE   “我不喝了,他喝多了,你也喝多了!”二嫂把酒杯挪到一邊。;u+v_,_1hu)I'l`
  “好……你不跟他喝……你不跟他喝……你他媽的留著肚子跟別人喝去吧!”三壯近乎咆哮地喊了出來!“塑嚏角@聲把酒杯摔在了地上!ZTS;o9U$E#d
  二嫂的臉頓時白了,姑姑和六嬸趕緊過來拉著,小琳更是嚇得不行,柱子和他爹這下也清醒了,全體都站起了身。
,@N%WIX"^   三壯轉身推開扶著他的二哥,晃著走出去。
ZV C.f7_j   “快……老二啊,還愣著干什麼,趕緊去追他看看啊……我說吧……這酒不是什麼好東西……喝吧……喝吧……”D%K.U%AK
'_*G%Wu$D!y4t
  三壯從樓梯下面爬起來,搖搖晃晃地往外邊趕,他臉上帶著怒氣,嚇得服務員都躲得遠遠的……
8O4yxv Y S X }   二壯追上三壯的時候,他們已經到了街上,兩個人都不知道到底摔了多少個跟頭了。6b+AV x+G c6bn^ V
  “好弟弟……你別跑了”二壯喘都喘不過來。
0N \y } n/m   “操!你跟我干啥呀?”三壯使勁扭開了二壯抓他的手。@L&ExA
  “我看著你啊……操!”二壯又抓住了他。
#_6Cf/u/?   “你回去看著你的老婆去呀!操他媽的,跟人跑了你都不知道!”三壯喊著,眼淚也流了出來。
Q$q)rTz| kC[   “好弟弟……哥知道了,你是為哥好……可是有些事兒,你不明白……”二壯摟著三壯的脖子,把臉貼了上了他的臉。“我們回去再說……好不?”
h-dz{.Y*F [.L
/l@;C8_R   二人互相攙扶著回到澡堂,三壯一頭扎進水盆,讓自己清醒清醒。二壯看了他,也扎了進去。'uk;GH0W3G JtLn

\VFtg c&Q   “二哥,你說吧,有什麼事情,我不明白的!”三壯急切地想知道二哥在路上說的是什麼意思。
gA#_ U*m   “咳!……本來,這事兒啊,我他媽的一輩子都不想跟別人講,今個到了這個份上,我就跟你說說!”二壯嘆了口氣。5\F/Mp a.@ ?
  “哥,你說啊,我聽著!”/y3J}!{%H E8IGp
  “其實,你也應該明白,我和你二嫂結婚好幾年了,都沒有個孩子”二壯看看三壯。
1d N&{2R8jgu*^7Pz#c   “你不是說不想要嗎?”
Lp$y%XD&T   “操!誰結婚還不想要個孩子啊,我以前那麼說……都是怕人家笑話,我和你二嫂結婚后半年就知道了,我們就到醫院去看了”3LW+et Q0a;q|U
  “那到底是誰……不行啊”三壯小聲說。
K#A+EH~Jd0c-]   “是她不行……”二壯嘆著氣。
0Sb}E6s J   “那不能治啊?” W s.D_c+n{"b
  “操!前一年的時間……我們就忙活這事兒了,人家大夫說,你嫂子懷上孩子的什麼幾率是百分之零點幾啊,操!我當時可是不信斜,什麼雞綠雞紅的,我就天天和她干那事,希望有一天能操出個蛋來……結果,又過去半年了,連個吊毛都沒生出來,我們就都喪氣了,尤其是我……對那事兒都沒想頭了”
&}kCR]   “哦……”三壯聽了,忽然冒出哥哥和他睡覺的樣子,他甚至想到,哥哥是不是因為這事,才和他……H_M O/I\l-B
  “后來,我們半拉月也沒一回,倆人都煩了……就那麼混日子……有一天,隔壁的英子被他丈夫打了,大半夜的,也不敢回家,跑到俺家的后院往他家看,我以為是賊呢,就把她按住了……”
~5^.Yc%w|V   “啊??”三壯一聽這話不對……
3l-Vt8EN&E nR   “呵呵”二壯無奈地笑著,抓起一瓶汽水,用牙咬開了,喝了一大口。5g6ve fX}/P
  “當時,你嫂子不在家……我就動了歪心思,英子她受了太多的氣了,心里頭也委屈……就抱著我哭了,后來……”/z"ZNuc|4}x
  “那二嫂她……”三壯聽著這事兒,跟電視里的一樣。4ca)d&|y,[!p
  “碰巧那天你二嫂突然回來了,把我們堵住了……英子嚇跑了,你二嫂開始和我哭鬧著,后來就消停了,突然就跟我說,反正現在這個模樣了,也沒別的辦法,就干脆離婚吧!”WA-Vt,K5vv,iV!C@L
  “也是啊,過不了就離了唄!何必都難受呢”BDJDl
  “啥事要是都跟想的一樣那不好了嗎,偏偏這個時候,你二嫂她媽得了病了,說是經不起折騰,我尋思這要是離了婚,老太太不就完了嘛,再說了,其實也是我對不起她在前呢,無論如何也不能太無情不是嗎,就這樣,我們定下來先這麼過著,等一切都好了,再離婚,然后呢,誰也別管誰的事……就是那個事!但是其他的對外的,都要過得去,而且都不能說出去!”;P-Q9w1\dd"WR
  “我說的呢,二嫂還時不時的提醒我說要我看著你別出去鬼混呢!”;l P;O'A'\O!N}$sO
  “咳!都是沒有辦法”二壯說著低著腦袋。QXfD_o
  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啊,要不然,我今個說什麼也不能……”三壯覺得太難受了。想想二嫂平時對他和這一家子真是沒的說,今天確實太過分了!Y8e$O-aPu v6koBZ
  “不怪你,都怪哥不好……我有時候也尋思,能不能和你二嫂好好過日子,以前的事就都不管了呢?你說說,有沒有孩子能怎麼地啊?”^_1@+lLm5UEK
  “咳!我知道,大哥也沒要孩子,是因為他和大嫂都工作,怕拖累,所以爹才著急要你有孩子……你再和二嫂嘮嘮唄,我看她對你還是不錯”三壯想想說。
J(MR/a HDb   “不過,現在不行了……”二壯搖搖頭。*dY*{Z!w
  “那你現在還和那個英子……”
I7PuKe2|,p   “哦,我說的,找她照顧小琳是你的主意?”三壯忽然想起來。/NqPF n
  “啊……沒想到她家孩子突然生病了,所以不能去照顧小琳……后來……我還是把200塊給她了”二壯咬了咬嘴唇。/bCdT c$F1Qe"ha
  “哦!咳!原來都有這麼多事呢!”三壯忽然覺得自己心里頭一下子大了許多。Q#PFw$L-As,G{
  “那……你還和別的……”三壯試探著問。d6e m7~/yp-@q
  二壯搖了搖頭。
9\.qw8I+I4^   “其實,我知道,你二嫂以前也沒有,只是我們倆就是走不回去了,現在她要是找到人了……”二壯苦笑了一下“我還真挺高興!”
H DH%ql!X I5B   三壯沉默了,原來人的感情是這樣的復雜,原來感情根本不是你看到的那樣!P5BnWW @
  “咳!說出來真他媽的好受多了…………得了我要回去了……這話……你可別說,跟誰都別說,尤其是姑姑他們!”
9p k Z(d(^:V   “我不傻啊!我哪能說呢……你……別回去了……”三壯拉著二哥的胳臂。%Z&j*o@ RGoB Q4LZX
  “呵呵,我得回去勸勸你二嫂呢,啊……你早點睡,明個姑姑問啊,你就說喝多了,今天什麼事都不記得了,啊!”二壯起身要走。
,I5Y&` R2@$@   三壯看著二哥的身影,突然感覺很沉重,原來二哥在挑著擔子生活,他那麼累啊,他還一個人……e(h5v*zt-P
  “二哥……我給你按按吧!”三壯喊道。!|1D0r-B'H"m3q2`
  二壯回過頭,笑了笑。三壯快步上前去,緊緊地抱著他的哥哥,他張開嘴唇,輕輕地貼在對面的嘴唇上,對面那嘴唇先是閉著,不一會兒就張開了,三壯感覺自己的全身在躁動,那條變硬的東西壓在對面那一條上面,一雙手把住了他的腰,伸進了他的低處,木床的腿腳松了,發出了吱吱嘎嘎的響聲……
o%X ^)[Y+Y| YV E w   不知不覺中,他感到哥哥的臉頰咸咸的……他想他嘗到了哥哥的苦…… c&n6W i4LXz%k
  這是三壯第一次和哥哥親嘴……第一次“面對面”……,當然,也是三壯第一次去安慰二哥—一個一直都在安慰他的人!?mxi*g7U.a
%sT2? N6V
  二哥把他安置好,說要回去了,他沒留二哥,但是堅持把他送到門口。hV_0B7| l U6y)ZG0u*y
  “我還是覺得今天太過了”三壯說。 Flcr6GD%^D;k
  “你說哪里太過了?”
o/aQeA:CpP'zq   “嘿嘿”三壯笑笑“我說在在飯店啊”ZKU jR
  “操!沒有……你都是為了哥好”二壯一把摟住他,用手拍拍他的背。
!x D@H4X3z y p   “明天我給二嫂陪不是……”
6`V'f:M9GjtgO   “沒事的……我跟她說……反正你也是喝多了”二壯鬆開了他。
!H%j)jPW"U,P   “恩!你小心點兒啊”
;[~ v z&F-Kz1~g"vB   二哥走了,姑姑和小琳也不會回來,三壯看看鐘,有10點多了。$^}`"K-z#D
  三壯鎖了門,轉身突然想到一件事,二嫂找的是……劉隊長!操!不行啊,那不是個好人啊!不行!明天得告訴二哥!……真是的,二哥怎麼問都沒問我啊!
Qos.`U B   三壯放了點溫水沖了個澡,感覺舒服一些,但是感覺全身上下都很疲憊,正準備上床睡覺呢,下面突然有人敲門!
B1XB0{V$nsi   “操!能是二哥嗎?不可能!那難道是……?”三壯穿上褲衩走了下去。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7:04

[size=3] (39) q+V.V+[0`m]?2`/^
  三壯一邊下樓一邊合計著,要是林天威來了,該咋說呢?開口就罵他?還是壓根就不開門,要麼……讓他進來,說說?要是他象平時一樣一下子抱住我……那……操!不能!他不會了……
#s5F\&`DD   三壯走到門邊,向外面看了一眼,電燈晃著玻璃,模糊得很,操!干脆直接開了門! {@!w0Dg
  “呀?……你是……?”三壯看著門外站著的陌生男人,不覺愣住了。那男人不到40歲,身材挺高,有些胖,一張國字臉,眉毛濃密,嘴唇的棱角很分明,看樣子胡子很重,好象剛刮過一樣,隱約的可以看見一點血印。
JI7{+t6S+b*c v   “你是三壯吧?” 0t` @ y c)V;I
  “啊……你是?” '\iY`$C[
  “我……你不認識了?”那男人說話很沉重,嘴角輕輕帶著一點笑。
2t[^UZ j,?   “呵呵……我這客人多,我記性也不好……”三壯努力想著,怎麼也想不起這個人是誰,就連一點印象也沒有。 ];e.]V2zCw
  “咳!也不怪你,我好多年不過這邊來了”那男人嘆了口氣“還記得以前隔壁的魏老師不?”
*L){$O C[   “啊……你是卡……啊,魏……叔?”三壯一下子想起了,六嬸以前講起的“卡襠”,就是魏老師的兒子嘛!他一著急查點就喊出外號來。
)G(K/iW"?&P   “呵呵,按輩分,你應該叫我……大哥,不叫叔!”那男人沒介意。
9_d$K` e7N}8X`   “啊……魏大哥,來進屋啊……”三壯說著讓了門,“卡襠”跟著就進來了。 "LbF%z Y*G e5Aqp$x
  “這麼晚了,你有事兒啊?”三壯邊拽了把椅子邊問。 ^`C3u;\D#? m1y?
  “我來洗澡……”
Qu1A B|c   “呦,今個關門了……你看……明個再來吧?”三壯靠在柜台邊上,不好意思地說。
Ya5o&PN   “我……明個……有事……”,魏大哥慢慢地說。
i8E9A |\!X#?:p"B|   “咳,啥事兒啊,明個一早就開了,肯定不能耽誤你啊!”三壯覺得自己真的很累,再說也不能為這一個客人……太麻煩了!
U h/^$R IIG   “我……明個……結婚!”魏大哥低著頭,聲音很小。 ._Q9H HL-K-|A;p~*k
  “啊……這樣啊……”三壯撓撓腦袋。 $m xiOqG
  “行了……那不麻煩了……”魏大哥站起身,就要走。 o:|;I%S#I$]hPx.KW
  “哎!別家了,明個結婚了,怎麼也得干干凈凈地呀,得了,上樓吧!”
u^1kL8`p a   “啊,那太謝謝了”魏大哥臉上露出一絲愉悅的表情來。“對了,你們這有沒有毛巾、香皂……我什麼都沒帶來” #Ruu9R0p)m
  “有啊,都在這呢,你自己挑吧!”三壯從柜台底下拿出一個盆,里面裝滿了各種洗澡用的東西。 H|/N*P*t4j7gh-T
  魏大哥從里面挑了一條白的厚毛巾、一塊香皂,還有一袋洗發水。
nGUY5PcO   三壯關了門,走到鍋爐房,往里面添了煤,又開了風扇,風把火苗吹動,然后還是“呼呼呼……”地竄起來,三壯把熱水閥門打開了,關了大門,然后和那個魏大哥上了樓。 ,~*x$NSXgZ i1X

I"F7~{0]^   三壯站在淋浴的噴頭前,擰開水,摸了摸,直到流出的水慢慢熱到可以,又走到水池邊,合計著該不該放一池熱水。
*I_ VQ#m   “不用放水,我沖沖就行!”一個聲音從后面傳來。
)R0ZPd5d~S MT3s*i8kJ   三壯回頭一看,魏大哥脫得光溜溜地站在他身后。 0TG9r#?h @
  “那……嘿嘿……我就不放了,這玩意,得放半天……”三壯笑嘻嘻地說。
WSxynZ   對面的那人沒什麼反應,轉身走到一個噴頭下面,放了水,洗了起來。 4fd.~;|h+lS
  “你慢慢洗,搓澡再叫我!”三壯自覺自己和這個魏大哥沒什麼可聊的,便轉身回到自己的屋了。 AGV p CGA
  三壯躺在床上,回想起六嬸將的關於“卡襠”的事,對了,不就是他嘛,是他!六嬸說他喜歡盯著男人的吊看! ;]c(h,|t5[ EK?
  三壯開始合計著這人和人怎麼就不一樣呢,為什麼自己喜歡楚南、喜歡林天威、甚至喜歡自己的二哥,怎麼就不喜歡小琳呢?不是的,也喜歡小琳,但是太不一樣了。三壯想到林天威,不禁想起昨晚的事,這氣又不打一處來了。操!這里連個電視也沒有了,多長時間沒看了,自從上次坏了以后,一直扔在后面的倉庫里,趕明個得找人收拾收拾了…… 1Q@)U \_]:`
  “給我搓搓澡”,魏大哥光溜溜地站在門口,嚇了三壯一跳。他一骨碌爬起來“這就來!”
h.RX^+c%u .h\E)K)}!D
  三壯過去的時候,魏大哥已經躺在搓澡床上了,只是不太一樣,他腦袋沖著外面,和別人正好相反,眼睛緊閉著,跟死人一樣……
.i0Ml"[%os lg&r f   三壯有心讓他調個頭,心想拉倒吧,費勁!
:K5m-Yb8DU:]   屋子里一點聲音都沒有,寂靜的嚇人,連水龍頭的滴水聲都聽得真切,三壯故意把水龍頭開大,洗了洗毛巾,那水馬蔑埶捰a掉在地上,聲音也是空空的。 :I"H`Nq*b WB
  三壯擰了毛巾,又展平了,提著毛巾的兩角,從頭到腳拂了一遍,這毛巾好象大了許多,好象能蓋得住一個人一樣。 2go b^ _o+a
  他用手撐開了搓澡巾,另一只手輕輕地按著魏大哥的臉,讓他的頭偏向一側,三壯感覺,那臉很涼,他感覺自己的身子也跟著發抖起來。
X?R(kH I7f J   “魏老師他還好吧”為了擺脫這樣的寂靜,三壯還是說話了。 k a rzh
  “嗯……退休了,在家呢”魏大哥的膛音很重,聲音就像從頭頂傳來的。 d0Cly3ao,QDN&`
  “那你現在干啥呢”三壯邊搓著脖子邊問。
4D/B&T-g8z9S+a4L   “我接他的班,在學校……當后勤的” 3O8Em ]c'vTN K
  “哦!那不挺好啊……也不累,還有假期”三壯說道。
S%a$nQvj;X-~Ip   “啊……”魏大哥在嘴角擠出一絲笑容,一轉眼就不見了。 S!qbC1LZ3L$f
  “明個結婚啦……呵呵,都準備差不多了吧!”三壯找了個喜慶點的話題。 YLOPD e
  “……是差不多了……差不多了”魏大哥還是閉著眼睛。 *Ta;N;TJ
  “那……”三壯一時還想不起來怎麼說下句了,“嫂子是做什麼的?” o6w4E,k|7|
  “……她?她是寡婦……”
8p0U7E mEl}6t#oI   “我……我不是問這個……” :zL`fIU6[;S'[
  “呵呵……她就是寡婦……” @xO,a&\+M?}]3]
  三壯一聽,頭皮麻麻的,再也不敢往下問了。
Ji-kDCO   他拎起魏大哥的一只手,開始搓,那手很厚,也很涼,三壯無意中發現,那手上有很多深深淺淺的傷疤,有長合的,也有新的,真是很奇怪,按理說一個在學校上班的,哪能弄出這些玩意來呢。 uy0K$k)DhC mj1N,LEC
  搓完了胸口,就到了肚皮,三壯習慣地看了看兩腿間的那玩意,白白的躺在那里,很干凈,也很粗大,他試圖找到一些六嬸說的“卡襠”的痕跡來,卻沒收獲,三壯先搓了腿,然后小心地撂起那玩意,那根晃了兩下就倒向一邊,三壯搓著那些隱藏的地方,只有這里,他才感覺出了一些暖暖的溫度來。
'u}3w']1S&[   三壯用手背碰了碰魏大哥的腰,意思他要翻個面了,然后走到淋浴那里洗著搓澡巾,轉身的時候,魏大哥還是躺著那里,沒有動,但是那黑毛中的家伙卻漸漸地舒展開了,三壯看著心里亂跳著,急忙喚他翻身。
:J|4wF,Z   “魏大哥……翻個身,該搓后面了”三壯提高了聲調,還把手里的搓澡巾使勁拍了幾下。
u2E%k%wg1W/m   魏大哥緩緩地翻過身,將那幾乎豎立的玩意壓在身下,三壯看著,不禁感覺自己也不大對勁,急忙緩過神,繼續搓著后背。
J$n Q'\,iL   寂靜,整個屋子里就只有搓澡巾和后背摩擦的沙沙聲,三壯感覺,這是他搓澡以來,搓的最久的一次,也是最累的一次。
4c,?-D`;|*fCD   三壯接了一盆水,“嘩”地沖在魏大哥的背上,接著將那白毛巾鋪在他背上。
e t Vvf   “側A啪啪”的敲打聲在空洞的澡堂里響起,震蕩著四周的椈嚏A穿透了頂棚,那回音在三壯的耳朵邊繞著,繞著…… GFcDE1[
q(bqQ I^'`5mXR Vq
  “啪”的一聲,三壯習慣地拍了一下后背。
rP+iBJs   “好了!”三壯把搓澡巾洗了洗,放在床上的手巾邊。 ~7]3F"q lr4xG
  魏大哥一點聲音都沒有。
o/B,OV qJs   “魏大哥,要不……我給你打點香皂?” D@l#F8o F
  “嗯……”很低的回答。
!s;I?T6V   三壯拿起那香皂,撕開外面的紙包裝,用水潤了,在他后背上打了起來。
"K9N.u nx#n*i,PY   香皂滑溜溜的,一不小心就滑到了地上,三壯低下身,卻發現香皂滑到了床的對角,他用力伸著胳臂,終於夠著了,他用一手撐著地,站了起來,卻看見魏大哥已經坐了起來,那跟吊翹得老高,三壯臉一紅,急忙轉身假裝洗起香皂來。
#OL8bx]p0NM   “三壯兄弟……”魏大哥沉沉地說。 ;m{oD2\0wN#H8^.A
  “啊……”三壯還是不回頭。 {:N+I"Z^ g hPdm
  “你幫我揉揉肚子啊?”魏大哥的一只手抓住了三壯的胳臂,嚇得他身子一顫,“行不?” @#|{Ipc` V+I U%lJ
  “行……你……你肚子咋了”三壯轉過身,還是不敢去看。
Ba ^])LW   “難受……”
dzil(d ? ~Dm'j,Y
"|2t2y7h+}!@)q0U6w j2T nccU)P|(@J

yJ!z%M4AK f+{,Z2] po$L|
(40) -Q+[@f7Czke%W
wz-If pQ4j["r"F-^
)KB9LALf\0s
*}.BY@'Z,``
  魏大哥又躺在了搓澡床上,三壯一只手放在他的肚子上,慢慢地揉著,眼睛卻盯著前面的桑拿房門。他能感覺到魏大哥的呼吸很緊,肚子不斷地起伏著。 fy8^:a$z'Dk-E w8QW
  魏大哥冰涼的手抓著他的手,一寸一寸地往下移動著,三壯的心“砰砰”地跳著,不知道該怎麼辦。突然他的手触摸到了那棒硬的一根,魏大哥把他的手狠狠地按在了上面,三壯忽然就覺得,這感覺與林天威第一次和他的時候是多麼地相似。他一急,一下子把手縮了回來。 2eC"O.Au8`$~%V
  “……好了吧……你的肚子……”三壯說著呼著氣。
6o:?IbN(n7P;Qo&@ O%r   “……”魏大哥沒有回答,但是三壯感覺得到,他在看著自己。 a RL0yxqa q _tC
  “你沖沖水吧,別涼著!”三壯說著就要往外走,魏大哥一把就拉住了他。
"g2YzI$WZ2f/i   “你……”三壯剛要急,魏大哥已經下了床,把他抱住了,而且嘴唇使勁地壓在他的嘴上,用力地親著他。
p#SJ.GF,w x   三壯也用力想擺脫著,可是怎麼也脫不掉。慢慢地,他退讓了,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那樣,就是覺得,魏大哥是和自己一樣的人。 7ZmMor.J6n[c
  魏大哥的嘴從他的嘴上向下移動,滑過脖子和胸脯,在他的肚子上吸吮著,既而,他的手輕輕地扒下了三壯的褲衩,將那根一越而出的硬棒給含住了。
0V Mc?*}8H   “啊……“三壯閉著眼睛,腦子空空的,一切都凝住了,除了那里。 -`Z\P1f }wO
  ……
P.k/?f4R*f7\2R   三壯走到一個淋浴下面打開了噴頭,水流不斷地擊打著腦門,讓他清醒了不少,透過眼前的水漣,他看見魏大哥的臉上掛著不知道是水還是淚,卻露著笑容。
Ju,S4v9T Hfuk   魏大哥穿好了衣服,走到三壯面前,抱住了他,這次,他一點也沒反抗。 %H*UO\9h/G1B#r5w
  “我走了……”
Y&T7X rD   “啊……你……有空再來”三壯不知道這句話該不該說。 hM{j#|rH
  “我不會來了……”
.I.?4P6Nv#XJ   “咋?”
HnY[ C4i   “……”魏大哥淡淡的笑著,沒有回答。 ;MUI'n.AWe(^
  送走魏大哥,三壯一邊收拾一邊合計著剛才的事,越想越不明白,就算他是喜歡男的,怎麼就知道我會跟他……難道自己臉上寫著呢? )O;whm5u
  他走到鏡子前面,看著自己,還是那樣的啊,和別人也沒區別,就是魏大哥也是一樣的,怎麼回事呢。他把剛才的細節又回憶了個遍,還是沒找著原因。
2j e:W)_h!S#cn[3_Y1W   三壯疑惑著,感覺肚子被掏空了一樣,他想起一個詞,叫空虛……他對這樣的詞兒一點也不懂,也許吧,現在他就空虛得很。無意中他看見衣服柜子的門還敞著,他慢慢地走過去,柜子里放著一張50元的錢。
%Zr @ uS   三壯拿著那錢,心里頭越發不是滋味。一下子癱坐在下面的椅子上。
M/a'JMv   “呀?”三壯發現,在椅子的縫里,夾著一個小本本,他用手一桶,那小本就掉在了地上,他低頭揀了起來。
1px1lK"} E s6w   那是一個破舊的日記本,不太厚,不過看起來有了年頭了,他翻開看了看,里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字,三壯最懶得認字了,心想這個也是魏大哥掉下了,不如改天一起還了他。 :w+E$d4d gZvo
  三壯將那50塊錢夾在了日記本里,又把那些魏大哥沒帶走的東西都收拾了,裝在自己的柜子里,然后躺在床上,好不容易才睡著了。
%ONK;c5yc
eff4^f   第二天清早,三壯懶懶地爬了起來,聽見樓下吵吵哄哄的,急忙穿了衣服跑下去。
+Ji[3fy!m   六嬸正在和一幫洗澡的老娘們講就著。姑姑和小琳也站在旁邊聽。他下樓的時候,大伙都看了看他,姑姑和小琳都沒說什麼,大家就催六嬸快說。 !xk%Z \LB
  “這可是大新聞了”六嬸一邊講一邊看著周圍的人。“我今個一大早去城西平方那邊取豆子啊,就看見那警車‘嗚哇嗚哇’地叫喚,我還當出啥事了呢,你猜是咋地了?”六嬸還賣關子。
7}u_E9]"V8P,f   “我說老六媳婦啊,你啥時候說話吞吞吐吐的啊,真是的,不講拉倒……我還等著洗澡呢!一會兒還要出門呢!”一個婦女推著六嬸的肥腰說。
1i.\e)\6]8V,s   “卡襠自殺了!”六嬸小聲神祕地說。
e x0t;[,A9g,i#}   “啥?”三壯正無聊地想上樓,聽到這話,不禁破口喊出聲來,嚇得六嬸停住了。
(SE:c+DQ;Q'Io'|K   “唉?三小子,你叫喚啥?”大伙都推著六嬸叫她繼續講。
R5Yy%Wn&Y   “是,那個卡襠自殺了,我還走近前去看了呢?”
a| V!qQV   “咋死的?” /wt[;}*w!w:}{a3[
  “喝葯死的……咳!死的時候光吧出溜的,啥都沒穿吶!磕磣死了?”
^-QK3h%U&z8ax   “不是說他要娶媳婦嗎?”有人問。 cz|2h{s.P
  “可不是嘛,原打算就是今個,后來聽說出事了,人家女方不干了!”六嬸撇著嘴說。 J[WwHc;R-MY9E
  “出啥事了?”
*gY1P"dcB u E   “啥事?咱們這是離得遠,人家旁邊西街的人可都知道,卡襠不是學校里管后勤的嘛,他呀……” ,w/b/_"QX4T qs
  “啥呀?”大伙急著問。 mXt#Q1P3|
  “他老愛摸小男孩的那小雞兒呢”六嬸說話臉不紅。小琳卻受不得,找了個空到了門外去了。
-b,^+m oquE#h4i   “那有啥地,稀罕小孩算啥呀,我家老疙瘩剛生下來的時候,俺家老爺們也天天摸呢”六嬸隔壁的老馬媳婦說。 /K4X%[c&~u
  “對呀,你說他一個老爺們家的,40來歲了也沒有個孩子,能不稀罕小孩嗎?”大伙對這個傳言不太相信。
J9x&{:BxHYc?k'|)st }   “哪是這麼簡單啊”六嬸低著眼睛,比划著。“聽八猴他媳婦說,他家小孩就被卡襠摸過了,他家孩子都快上中學了,不光這個,聽說他還讓那孩子摸他的……呸呸呸!”六嬸說著吐著吐沫。
)j$U'TH_9R2v0Z&m   大伙大眼對小眼誰也解釋不了了。一旁的三壯聽著心里翻來覆去的,眼前不斷地閃著昨晚他把自己的手按在他的吊上的那一幕……
TM4su#d&^   “人家大伙都叨咕呢,說他是陰陽人……”六嬸眼睛擠咕著。
+oi1m1t W8{^-P'sz%j   “啥叫陰陽人啊?”姑姑不解地問。
D1G+YF f~7GpYm Y   “就是啊,他不男不女的……長得跟男的一樣啊,其實呢,是個女的,想給男的當媳婦呢!”
5^!S.o)x*z4a:Z   “拉倒吧你,扯呼啥呀,那卡襠不就是個男的嘛,我可沒看出來是女的!”
Yrt7b%L   “你知道啥,人家和他一起下鄉的人都打了證實了,說他還偷看人家男的洗澡,半夜往人家男的被窩里鉆呢!”
FiU'DE/T   “那可真的,真是啥樣都有,雖然是這麼多年計划生育了,可這女的也不比男的少啊,你說他可圖啥啊?可惜了了卡襠這身立正的人樣子了”老馬媳婦不無惋惜地說。 7jHs(nl#U2Vm2@8{+J
  “呦,你要是可惜,你早把你門家老馬讓給他,不就沒這事兒了”六嬸一臉坏肉。
:kd(N4L vXNx)z   “去你的,我家老馬早讓我拴牢了,誰也別想打主意!”
O|P_/G Jhf C   “就怕老馬打別人的主意吧!哈哈!”大伙笑著起哄。 ,v7TFlM[z
  “打主意也不能打男的啊!真是!”
)V,V Tt uz   “那卡襠他肯定不能做那事兒了?”有個媳婦小聲問。
q ATW s%^V+xR _|5L   “要不說是病呢,我看啊,這早晚也不行,你想想啊,他看起來是個男的,實際是個女的,估計連那玩意都沒有……肯定就不能和女的做那事了,要不咋娶了又離呢”六嬸簡直就是萬事通了。
1o3v$e]\$[ t;n   “那他為啥自殺啊?”老馬媳婦總是問最關鍵的問題。 .s]M,_4U-Wr-A&N
  “這不是前些天說的媳婦嘛,人家女方看了長相也挺同意,后來人家一調查說他是個陰陽人廢品,就黃了,你想啊,誰也不願意受半輩子活寡不是!” 8R*P%k_Kw9ur$tW
  “對呀,不過卡襠這人可是挺好的,上回我們家他二大爺從國外寫信回來,還是他幫忙寫的回信郵回去的呢!又一個媳婦說。 wrG-}.B
  “這倒是,哎呀……當初我爹死活讓我二妹嫁給他呢,真后怕啊,要不是我二妹死活不同意,這不……咳!”老馬媳婦嘆著氣。
?a y4O'x;n7@z   “得了吧,你二妹不是跟一個包工頭跑了嗎?你家那點磕磣事兒還好意思說呢!”六嬸嘴大舌長。 #OSdwXN$[
  “咳!可憐卡襠他爸了,這麼大歲數了,身邊一個人也沒有了……”
kN8\l&aF;t:c j   “是啊……聽說一早就和兒子一起抬醫院去了!”六嬸“咳”了一聲。
\4G/~2~/N}Mh   大伙都跟著嘆起氣來。
l\d `s1x   “哎,真的,我聽說人家自殺的吧,都穿得干干凈凈的,可他……”有人疑惑地問。 1T IW.{#y$Z
  “那倒也是,那你說人這這麼聽說自殺的,也沒聽說光著屁股自殺的!是不是?”老馬媳婦也奇怪起來。“對了,老六媳婦,你不是說都看見了嘛,那他到底有沒有那玩意啊?”
PoK$jq)X2{o   “我……我哪看得見啊,都拿白布蒙著呢,我還能撂開看看不成?……”
Xwl1pJ K
UGMj-kI_JJ   “◎瞴角@聲,三壯徑直地倒在樓梯旁,大家回身一看,都急忙圍了過來。小琳也從門外跑了進來,將三壯扶在了懷里。 0PcXEL7Y,~S"l\
  “三壯哥……你怎麼了……你……你醒醒啊!”小琳哭喊著。
(k {.c9Cs8QK{"K s   三壯緊閉著眼睛……嘴里面嘟囔著“他有的……他能的……他能的……”  !g)F&XF"w |Y
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7:05

[size=3](41)
9{%Lb r2w%Y3?   澡堂里靜悄悄的,三壯仿佛聽見水滴打在地面的聲音,清楚得很。 *pfw/{xnOt
  “搓澡啊……搓澡啊……”有人喊著,他忽忽悠悠地奔過去,澡堂子里空空的,只有一個那人躺在床上,上面蒙著一塊白布……
0x d Z/g{   三壯愣在那里,不敢動,突然后面一個聲音叫他“快點啊,揭開看看,看他有那玩意沒?”三壯回頭一看,原來是六嬸。 +h)p+h/~*YW/J_]1]
  他小心地走過去,輕輕地揭開那白布…… Mk\m|h"_ z
  “魏大哥?……哈哈……你看到了吧……他有的……他還硬著呢……”三壯大聲笑著。 $Fu8V.HOt|

R| HI&Y A"Du   “老三……老三……你醒醒啊”二壯使勁推醒了他。 6XV Xz+K,@5e
  “二哥……”三壯滿頭是汗,一骨碌坐了起來。
smKzI3Z(`   “你咋了啊……叫喚啥呢啊?大半夜的,嚇死我了”二壯一邊開了燈,一邊坐回床上。 Gw0N%n9w
  “我這是咋了?三壯摸著腦袋上的汗,喘著粗氣。
nYlWf o n/_r%p2[w   “你呀,迷糊兩天了,昨個送來醫院的”二壯從兜里掏了一包煙,點了起來。 *AViO rl"KCG
  三壯一抬頭,才發現自己躺在一間白白的屋子里,就兩張床,他自己一張,二哥就坐在對面。 ^M L/mu [s U.|`-Sg
  “你呀你,看著壯實,怎麼說迷糊就迷糊了呢?”二哥吐著煙氣。
iu7h3t7_5[   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啊”三壯感覺全身沒勁,又躺回床上。
9\5|I&snF-c$jB   “聽說是你聽了六嬸瞎白活就暈了?”二壯不解地問。
3V_)i,Bx:Qp,o)f   “啊……不是,我就是太乏了”
y2OX(oWfl2{   “我說的呢,你跟那卡襠都不認識,你怕個啥啊!”二壯把被子蓋在腳上。
^:b8Z"dX   “……就是……”三壯低著頭說。 1\O+RG8T\K7Mh r
  “要不說也是的,這人啊,就這條賤命,說不定哪天就死了呢”二壯掐了煙,用手拿著拖鞋捻了捻。 xVw'H;u;zi0GqI*Q
  “唉?二哥,你認識卡襠不?”三壯問。
V/TMjgD{y%B5g   “認識啊,那咋不認識,他啊,知識青年嘛,挺有才的!” wY ^"B2D^o"]8E {
  “那你聽六嬸他們說的……”三壯抬頭看著二壯“是真的嗎?” .C$Wg|5O
  “啥是不是真的啊?”二壯問。 E$u!JyD
  “就是他老愛摸……男的”
)so ].ZT   “咳!六嬸的話,你還真信啊,十句有九句半是假的,人家卡襠不就是離過幾回婚嘛,就那麼埋汰人家啊!”二壯站起來提了提褲衩,又坐回床上。
_n o*Ct@   “那她說的有憑有據的!”三壯嘟囔著。
vV'd0Li   “有個屁呀,再說了,摸了男的咋了,你那搓澡不是天天摸啊……真是的,要他那麼說,我摸我弟弟一下……那也是陰陽人啦?” R:U]-My pL)Z"s
  “……哥……你過來躺著啊”三壯抬頭看著二壯。
3a!N KQA   “操!你還真想你哥是陰陽人啊!”二壯笑著,走了過來。“你往那邊竄點啊……” $v Z ExKXI
$VM?:y.c;F,N B9S?
  “二哥……你說……”三壯話到嘴邊,又不知道如何問起。 f.@tyZ2ayn
  “啥呀,我發現你是精神不太正常,說話還沒柱子利索了呢?”二壯背對著他,抱著胳臂。“唉?你是不是餓了啊,我給你覓點吃的去啊?”
"yj8cGYBK~   “我不餓,你可別走啊!”三壯說著抱住了二哥。
z0S O'nVw-F   “瞅你個小膽,還沒女的大呢!” 1QAp:iH0q|p
  “我……”三壯把手縮了回去,轉向一邊。 :T'j | R ^N
  “不吃也行,都打了多少瓶糖水了……對了,你剛才是不是做噩夢了啊,嘴里頭叫喚什麼‘有啊’、‘硬了’的,要不是春夢?” Y { ^zJb
  “操!……我不知道啊……”三壯紅著臉,回想起剛才的夢,確實是噩夢。 (P l}6k](kf5zM
  “你說卡襠也是的,挺大個老爺們還尋死呢,真是沒出息!可憐他那老爹了” +dl t^xkT)w
  “興許人家有啥憋屈事了唄!” 4FfpW0|#Qu;o
  “操!誰還沒點鬧心事兒啊,要是都象他,不都死絕了啊?” aa2_ S,L"{qrj
  “那也是,對了,他爹咋樣了”
(L-W%J8Cz|2y   “咋樣?能咋樣,在隔壁住院呢!”
9]H L~+B6{D;T"g   “隔壁?”
._A2EUXL7J1q   “啊,怎麼,連他爹你都怕啊?”
bd4O1S}^   “不是……他……是挺可憐!”三壯心里頭翻滾著,感覺難受透了。 3k9Qhh Nw2|#f
  “行了,大半夜的,別說了,明個再嘮吧!”二哥把被子給三壯拉了拉,自己又往邊上竄了點。 L1S3ZS Z*P AR
  “明個一早咱就回家吧!” 2n7O'y]3F*\-SR
  “我看行,這些天澡堂子就沒消停,今個開明個關的……照這樣,早晚還不黃了!”
f _H]"[0m\ x b   “操,有我在,還能讓他黃?”三壯負氣地說。 o T9u {%`g#Q9a
  “你還拉硬呢,……對了,姑說打電話要爹回來呢”二壯翻身說。 7R;[n/N'[i"]!h8`#Cl
  “啊?讓爹回來干啥?”三壯一聽驚動了爹,嚇了一跳。
%M[%X^~jm@6Z   “還沒打呢,說是先找個大仙給看看風水,再給爹打電話,主要是定小琳的婚事!” gcex\U
  “婚事?啥時候定啊?” ,p7e"z%r8g0pW4@
  “這不要大仙一起給算算嗎!”
1RrB _;GFQk7a"]O   “那小琳同意了?”
+`g_*Y,h hk   “我說……,這你就不對了,你都說同意了,又祝福啥的,咋還往里頭摻和呢?” U:l)Qn;qyT/kj C
  “操!我可沒!不就是問問嘛!”
\$t2|0]]8F   “小琳沒直接表態,像是同意了!”
K {aU3_g   “哦!那就好!”
AV QK)gz?~1V
1FJ;z1pX#Xs_#vu   第二天一大早,小琳和姑姑就來了。
(}5Hj}m6a   “呀,三壯哥,你可算醒了,這把我們大伙嚇的”小琳抹抹額頭上的汗。 3h ~g }]+Y$@
  “可不是,這麼大的人了,也不讓人放心,說倒就倒!”姑姑在一旁嗔怪著。
K0yQ/r'z#c   “啊,沒事……這兩天喝酒喝的沒睡好!”三壯笑嘻嘻地說。
M)f9Pf;q2P&Z?B]   “樂!你還知道樂啊,把我們大伙都嚇完了,你六嬸她們都說你中了大邪了!”姑姑坐到床邊,摸摸三壯腦門,“還行,不發燒了!”
&u?.oe&|   “本來就沒事嘛,都是你們大驚小怪的!”三壯把身上的藍條子衣服脫了,換上自己的衣服。“啥大邪啊,就聽六嬸瞎白話!”
|#O ? D6ST   “那可不是瞎白話,你小子說話可要小心著點著點,你看看咱家這些天這事兒啊!”姑姑一邊說一邊拍著腿。 t.DjU(So0Y ` m,T
  “咳呀,有啥事兒啊,都是趕巧了!”三壯坐到床邊就穿鞋。 &f$ZR#t v/v
  “你老實待一會兒不行啊……老二啊”姑姑叫著一旁洗臉的二壯“你趕緊去給老三買飯去!”
P&^D@m,p   “啊……等我洗完……”二壯說著使勁抹了一把臉。
]2?2S.gg7D5_u7T   “哎呀,不用了……我讓六嬸幫我請大仙呢……,老三啊,你覺得咋樣?要是沒事啊,咱就回去!”姑姑問著。
xY[].o$eL   “哎呀,沒事兒……對了,姑啊,你給爹打電話沒?”三壯問。 ;ioV)Y(eGxY;u
  “你爹昨個掛回來的……” 9`Y8C%A#l8e2B
  “那你跟他說我有病啦?”三壯著急著呢。
g!h&L kO`   “我哪敢告訴他,讓他著急啊?”姑姑瞥了他一眼。
9ac.[3fE7ug*yu!|   “嘿嘿……那就好,那就好!行了,我沒事了……咱回去吧!”
(Upe(b)u'pJ   “行啊,老二,你扶著他點,老擱那照啥鏡子啊!”姑姑看著二壯在鏡子面前晃來晃去的。 cXT?qRy*M
  “……呵呵,我看看,臉上起包了!二壯忙著走過來“來,親弟弟,要哥抱著還是背著啊?”   “嘿嘿……騎著吧!“三壯賴著臉說。
-z v{[:N_`B   “瞅你,多大的人了,也沒個好樣!”姑姑用手使勁在三壯的背上拍了一巴掌。 a^)q] c0eP"r
  “唉呦!姑啊……我是知道這六嬸為啥這麼胖了!三壯咧著嘴叫著。
I7H \Rv.C5G   “咋?她胖她的,關我啥事啊?”
w!yM[f7|Z FH   “都是你給按摩按的唄!”三壯嘻嘻地笑,二壯和小琳也跟著笑起來。
5Y3J:`5F[U ie iIIz   “你個小王八羔子,這回還陽啦?又跟我臭美!”姑姑一邊把被子放好,一邊說。
,?{#\EW   小琳過來,把桌子上的幾樣東西收拾了一下。 -j)a-R4Tn)C/J(G
  “你的腳好啦?”三壯走到她跟前,小聲問。 Q A.l&_*B7]%w @?*\
  “啊……好了,一點都不疼了”小琳笑了一下,還故意跺了下腳。
6{+i hY+k'X   “那就好了,今個回去,我好好收拾收拾,明天咱就繼續開張,保證不出亂子了!”三壯笑著說。
c P+o ux{p   “出不出亂子啊,那得看風水,這大仙一會兒就來了,咱趕緊趕回去,老三啊,正好大仙看看,是不是你真撞邪了!” Wif2T s
  “我那是踩著鞋了,啥撞邪啊,不就摔一跟頭嘛……” -mVq+_6mD*N
  “你還別不信,得罪了哪路神仙都不讓你好受!”姑姑瞪了他一眼。
$X+~ka(~!^ Uh%C"T)hC   “都瞎扯,小時候啊,爹告訴我說,說得罪咱家供的張仙肚子疼,我有回不小心,把他的牌位給弄掉地上了……操!肚子不但沒疼,還從后面揀了2毛錢呢!我買了一把糖球偷著吃了”三壯神氣地說。
v2i5moNS   “啊??原來是你偷的!那錢是我好不容易攢下來的,藏在那后面的!”二壯揪著三壯的耳朵叫著。 @}'p SvD6wiL
  “哈哈……我還尋思那張仙是財神爺呢!哈哈!”三壯笑著捂肚子。 3]2NwSs~0p
  “真逗,那你肚子就沒疼?”小琳笑著問。 p)s)?:Jq IEs9X8L
  “沒呀,不過,一口氣吃了一大把糖球……晚上牙疼了!哈哈……” 3l l4n[5w@,z
  “哈哈…………”小琳笑得受不了了。 Q EF4l!V,m!I
  大伙正笑著,門突然開了,三壯看見二嫂和林天威站在門口。
(eQL$z l%P a^'h
p!Z"h;MK(mleEm.g
w lf6uRf E d[
#E%\3Z/}s*j
E,ip4`| (42) 8m le#N IioKT
.R{P/?f f
d `^U'_k `
h*j*t"Vx;X8_X
  “呀?這不是林警官嗎?”二壯停了笑,不屑地看著林天威。“咋的,媳婦?你走丟了,咋還讓林警官給送回來的呢” /Z \H4_:]-a/H;?[
  “……”二嫂瞥了二壯一眼,走到過來看了看三壯。“好了沒?”
'Szo%D:L` i   “好多了,沒事兒!”三壯有點不好意思了。
hqE{H   “啊……我路過這,正好碰見二嫂,聽說三壯病了,就過來看看!”林天威說話很拘謹。
P/o2Iv[+M5]'R   “呀!……林警官,快進來吧,別站門口啊”姑姑說道。
P p0?f#{x(K8fE0C   林天威慢慢地走進門,徑直走向三壯。 *{N:o)T9sT
  二嫂抬頭看看林天威,站起身來叫二壯“我結帳去,你跟我去!” #W%}cUxm HX
  二壯低了一下頭“行!”,就跟著媳婦出去了。 CK5tv w(C I"p
  “那咋還病了呢?”林天威關切地問。
3TZ+`W9V3v;Cc   “我沒病啊,就是累著了!”三壯不冷不熱地說。
1U6U kv#gq Z&d   “聽說你迷糊倒了,把我嚇一跳!”林天威搓著手,眼睛看著地。
3Bib x@4b   “咳!小事兒,哪能麻煩你操心呢!”三壯把眼睛移到窗外,也不知道看什麼。
FP0pF'J#j;U   “小琳啊,魏大爺就在隔壁呢,我過去瞧瞧去,以前都是老鄰居了,你也跟我過去看看不?”姑姑叫著。 ;aqy-z9h._3@F
  “行,我跟你過去吧!”小琳應和著。 *X0c6w^'w$hV:@
  “那林警官你坐坐,我去隔壁一會兒!”姑姑說著和小琳出去了。
9\t;t4g)J'c0v,f4a   屋子里一下子靜了下來,兩個默默地坐著,好象沒什麼可說的。
/hJ8h8[Y0r8Ua   “聽說你要結婚了?”三壯發現自己扯謊臉都不紅了。
'}t'^[qURq'@   “聽誰說的啊?沒影的事兒!”
0HOQ"];{ Q0`J   “那你別管了,我就尋思著,你結婚怎麼也得告訴我一聲不是?”三壯繼續撬著林天威。
"W0i{;I0Sc5r$HX   “呵……”林天威苦笑了一聲,“那可不是嘛,不告訴別人也得告訴你呀!”
D`({`$fF   “操!那啥意思呢?”三壯回過臉,看著林天威。林天威比以前瘦了一些,臉色也不太好,脖領子還是松著扣子,三壯突然想幫他系上,轉念一想,自己還真他媽的賤! 0~rVBjh*b`H9p
  “呵呵……,啥意思啊,呵呵,我也不知道!”林天威不住地搓著手,還咬起了嘴唇。
#FO%@3eo Iv/i^   “劉隊長挺好唄?”
a!|b,TKe S4R   “問他干啥啊?”林天威不解地問。
(X[^YWY_!T0Y   “我替我二哥問問不行啊?”三壯挑著眼皮,直盯著林天威。 KaR&qO5{
  “……這事兒……你最好別管!”林天威回頭看看門外,低聲說。
~A3]#^5E-f*oJ5C   “操!我不管你管唄?”三壯的聲音有些急。
[L{ b]k{ h!k!j   “你聽我話就別管……”林天威把手按在三壯的手上。 7jW;hTqlm3o k0o-K
  “撒開!”三壯叫著,林天威嚇了一跳,把手縮了回去。
b/t mwD}[yG   “……”林天威窘了一陣子,抬手看了看表“我還有事……你……好好養病,別累著!” 0^Swe^
  “操!不用你操心了……你走吧……”三壯頭也不抬地說。 +u_ [TT1069] />   “……那我走了……你要信我……就別管你二嫂的事!”林天威說完走了出去。 %X}bNohI
  三壯一下子倒在床上,心里頭說不清是啥滋味。 fWg6^zEK^
Qy}/`p4w
  不一會兒,二嫂和二哥就回來了。
l_U1mM   “呀?那個林警官走啦?你沒留他在醫院多住幾天啊?”二壯陰陽怪氣地說。 ;KBY wC6g0~,b X
  “人家路過的……”三壯覺得自己的鼻子堵得慌。
#I9e'Z$WS$iK   “操!我說……你以后離這樣的人遠點!”二壯對著二嫂說。 rT1J \w$to&b
  “我還想離你遠點呢!”二嫂抹搭他一眼。
-F!Lxv Y   “操!我上隔壁叫姑姑去!”二壯氣著出去了。 Us C*g.{Bi
  “行了,別懶了,這醫院也不是個啥好地方……趕緊回家吧!”二嫂走過來,拉起三壯。
mryG/` q m   “二嫂……我……我那天喝多了,說的話你可別往心里去……”三壯歉意地說。
;O-x)W cEx   “咳!沒事!我哪能跟你當真呢……就當咱倆鬧笑話唄!”二嫂笑著說。 7Y|4@o mP]0f
  “那什麼……我……”三壯想跟她說劉隊長的事,突然想到林天威的話,就又打斷了。 ;PJ(uX0?*k2GTh-T
  “怎麼啦?”二嫂問。
@aU'SL   “沒……那你不生氣啦?”
'a#WB#iI fl   “我壓根也沒生氣啊,得了,趕緊的吧,家里頭請了大仙了,一會兒不趕趟了!”二嫂催道。
Qk!g6mX?1g Dy   “二嫂……你也信這個啊?”
n w s"]b:m   “那哪能不信啊,一會兒你可別瞎說話知道不?”
'^,@ezw4hH!Bq6~-{8B   “知道……我保證屁都不放!” w i1HTN:Jou
;s$s7|.vP)s6P"{
  路過隔壁房間,三壯看見姑姑正坐在一張病床邊上,小琳和二壯都站在旁邊,床上躺著一個老頭,想來肯定是卡襠的爹了。
W:f|,V5bWZ$o0T   三壯推門就要進去,二嫂一把拉住他。
r Y Hn9rE   “你進去干啥啊?”
4R _-CJZUA   “我……我叫姑姑去!”三壯說著就進了屋了。 j'a5yKl(z2PD
  小琳和二壯看了他一眼,沒說話,姑姑頭也沒抬在那里抹眼淚。 *UyE&k&i#gyo6s2t
  床上的老頭瘦得就剩皮包骨了,皺紋從眼角一直拉到嘴邊,臉色很白,眼睛突著,嘴唇發紫,嘴不停地張合著。他擠著眼睛,卻再也流不出淚。 ){DYfK;{:xn
  “啊……你看看……”老頭從懷里摸了半天,摸到了一片什麼東西。 @ `0N7T:?5s K
  三壯走近一看,原來是一張舊照片,照片的上面破損了不少,但是可以看出是個小男孩小時侯的照片。 H%t Z;ZV E@ z]
  “看著沒……”老頭用拉著姑姑的手“你看啊……這是志強百天時候的照片呢……你看看……這不是小子嗎?看啊……這不是帶把兒的嗎?啊?”
2a!?v{5fY1m,Y ol   姑姑接過照片,“嗚嗚……”地哭了起來。“是……誰說不是了……魏大哥……沒人說不是啊……” j1~,cm\
  “……呵呵……你們都來看啊……我家志強是小子啊……”老頭大聲喊了起來。
JWUk(IF z   “你們都是他什麼人……上這撩什麼啊?讓他又喊又叫的”兩個護士急忙奔過來,對著他們幾個喊開了。其中一個護士上去把那照片搶下來,裝在自己的兜里。“這死老頭,逮誰讓誰看……煩人!”
5fc3etmn@q   “你給我……你把兒子給我!”老頭叫喊著伸手去抓那護士,那護士使勁把他甩開了。 q_ },G+^e.}/^+I
  三壯一看急了,上前拽住了護士。
r!@1{hO   “你把照片兒給他!”
#R ]UZ}   “你誰啊你?松手!你拽我干啥?”那護士尖叫著。
#l)DM9[hq O0r   “我叫你把照片兒給他!”三壯就是不松手。
c&nyxjX(w0K   “你先鬆開,你拽人干啥啊?” 二壯急忙拉著三壯。姑姑和小琳急忙也幫忙拉著。
"m6`u4x J5W+~+Vm `   “你他媽的也算護士啊?懂得怎麼照看病人不?”三壯氣呼呼地喊著。 :Yy!S(v E h d~
  “你算老幾啊?啊?你要是樂意管,你把他拉家去當你爹養起來啊?”另一個護士上前使勁推了三壯一把。 t2VB4u.`'y#V1P
  二嫂聽見里面吵鬧的聲音,急忙也跑了進來。 "k,H-J A.O9P
  “三壯!聽嫂子話,快松手,有話好好說!”二嫂上去把三壯的手掰開了。
eQ;g] x2h   那護士抖落了幾下衣服,又不依不撓地罵了幾句。然后將那照片使勁丟在了地上。 :w^'N&gR2Q
  三壯忍著氣,揀起照片,把他遞到魏大爺的手里,老頭接過照片捧在手里,又放在了胸口上。
cI5C,h!E5y   另外一個護士走過來,操起針管,對著魏大爺的胳臂就是一下,老頭像是沒感覺一樣,只顧護著那照片。
Js n U*UM(c   “你們幾個趁早走啊……別擱這像開追悼會似的!”那護士臨走又罵了一句。 C bE*T.Z
  “你他媽的放屁!”三壯破口就回罵了一句。 &F1fwdb.[i
  “你才放屁呢!你對這老頭這麼好,想必是跟那個陰陽人有一腿咋地?”護士跟個母老虎似的罵著。 N/a6A x9F%s\k@
  三壯這火從腳底下一直竄到腦袋頂,伸手剛要打,二壯搶先,對著護士的鼻子就是一拳。 7@&Z@a }.V
  “哎呀,打人啦……”那護士一下子倒在地上哇哇地哭了起來,另一個護士急忙跑出去,邊跑邊喊“院長……不好了……有人打人啦!”
,eS-`AZ$y|}{q   三壯氣呼呼地還想揣兩腳,被姑姑和二嫂她們攔了。 1Z AH5PJ!\$`;l1^ tC
  “還想咋地呀?啊?你瞅你們倆,這麼大的人了,做事咋這麼急呢?”姑姑大聲喝著。 x`,Iik/|,ZvPd!m
  二壯也氣得喘氣,聽姑姑這麼一喊,把身子轉到一邊去了。
Evm8YcLa8e G   二嫂和小琳一邊道歉一邊拉那護士起來,那護士哭著喊著就是不干!
? [p4K]   不一會兒,跑出去的護士領回來一個穿白大褂的人來,那人推開圍觀的人群,向三壯這邊看著。
C9qD/w8k~Vs2P2Jd8t   “怎麼回事啊?我是院長!”那人問。
]U JPoo:w0C'|   地上的護士哭著說三壯他們打人,三壯瞥著她一眼,懶得跟她吵。 v Xa[Hg
  最后還是姑姑把這事說明白了。 Q4Z y4| z(q0k(k ]9g
  “啊?你不是‘逢春池’的三壯師傅嘛,我還上你那洗過澡那,你搓澡的手藝真是好啊,我研究好幾回都沒明白呢”院長突然盯著三壯說。
g nV5~$B8|AQ:P   “哦!我……有點印象!”三壯仔細看了看眼前這個人,中年模樣,身體胖胖的,似乎還真見過,不過這人啊……脫了衣服都那味兒,讓他想是想不起來了。
&YO2]8V9^W&g   “行了,你起來吧,別擱這丟人現眼了”院長對著那護士喊道。“大家伙都散了吧,有什麼可看的啊”他接著對周圍看熱鬧的人喊道,大伙一聽,就都散了。
qq^5d-L   那護士看著院長胳膊肘往外拐了,只好乖乖地爬了起來,二嫂和姑姑一直陪著不是,她聽也不聽就和另一個護士走了。
,x(Wi6C{_:Lh#m(D   “行了,沒事了,她們幾個剛來的,不懂事兒,你們多擔待,呵呵,我是學中醫的,哪天還要向你請教請教這按摩的事呢!”院長笑著說。
"M6|2Ciqp"aL   “謝謝你呀,院長,你太客氣了,有事兒您就過去就好!”姑姑笑著說。 [ _v j[.x h*\
  “行,那我就不客氣了……我還有事先走了,你們沒什麼事,也回去吧,病人都需要休息呢。”院長轉身要走,三壯上前攔了他。 l#ZNg^3j?
  “院長,這個老頭……怎麼處置啊?”
-e,Z7k#?+p1Nx   “啊……他呀,明天敬老院就來接他過去了,再說他精神不好……這里也不能留啊!”院長回到。 M3i$gs)k? v
  “哦!……那行,院長你忙吧!”
.e+y#zP6k$I   “好,哪天我去找你啊!”院長說完,走了。
fP6}/Durd   三壯低頭回到床邊,看著睡著的魏大爺緊抱著的照片,眼睛紅了,突然,他想到一樣東西……對了……魏大哥的日記……那里面寫的啥呢? [/size]

[author] 發表於 2006-6-12 17:06

[size=3](43) a;Z(yx+j2{/k qU,[
  在醫院門口,二壯攔到了一輛三驢蹦子。
~3q]| AP [aF M5M   姑姑上了車眼睛還是濕的,嘴里頭叨念著“你說這是做的哪門子孽呀!”q5~:j@5Ta
  “咳!姑啊,這世上的難受事兒多了,你瞎操啥心啊!”二壯勸道。
dUX{'H?   “你說這老頭不是完了嘛,不知道政府管不管”姑姑抹著眼睛說。
r4M Qx$fiF%u8~   “聽說不是送敬老院嘛,他就沒什麼親戚啊?”小琳問。b3Zx3s Zk1whm
  “沒聽說有啥親戚,老頭命真苦,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差點沒死了,卡襠跟他也算遭了不少罪,咳!卡襠他娘死的時候就盼著抱孫子……咳……”姑姑嘆著氣。u1M"R6Ha n(CY
  不知怎麼的,三壯突然想起他娘來,娘就是那時候死的,聽說那時候六叔家成分最好,成天就找人批斗來著。
U]e t"}3^d@ J   “對了,六嬸說大仙幾點到啊?”二嫂問姑姑。CcTJ!O q'ra'e
  “呀?真是的,差點忘了,你說說……別讓人家大仙等急了”姑姑向車外面扒望著,盼著早點到家。
j2^0h3t7|#q HS
9T6B6j*[ v^ w~$x   回到澡堂的時候,六嬸和那個大仙早就站在門外了。9qA$QI \7y\
  “你看看你們,出去了家也不留人……”六嬸責怪道。
2n6l| R(C.l   “咳,真對不住了……,讓你們等著,這就是大仙吧?”姑姑一邊陪著笑一邊問。
:TE Fv1p_9RyS   “是啊,張大仙來了半天了,把這的風水都看了!”六嬸神氣地指了指旁邊那個黑瘦的老頭。
)ex1eqB   “啊!那……咋樣啊?”姑姑急著問。sJvd~ p R}
  “本來是塊風水寶地……不過被破了啊!”大仙望了望房檐說道。V%P }[.sx2|
  “咋破的啊?”.T B6gW5f.S
  “……”大仙沒吱聲。
/xL:DP/s+UVdF9|   “趕緊進屋說吧,擱這咋說呀?”六嬸說著催姑姑快開門。
|Q%f,~2G%y3Z$R TI{ &R6E6i7\Sr.h
  眾人都跟著進了屋,大仙說先到處看看,就和六嬸和姑姑在樓下轉了一圈,又上了樓。8PtW8| y
  “我看啊,肯定是騙人的,我上去聽他白話什麼!”三壯說著要跟著上樓,被二嫂一把拉住了。
"vkdM%R5h&O   “你這孩子,咋這麼不聽話呢,剛才在醫院我跟你說啥來著!”二嫂抹搭他一眼。
m6gu{*bu'C ^   “反正我就覺得這個不可信,沒聽人家都說要破除迷信嗎?”三壯靠在柜台前面,不屑地說。
@b B%~}Y;J-oH7W   “你小孩子家家懂得什麼啊,這話可不能再說了”二嫂松了三壯。
9H3bq7z/tW(Tt   “行行行……我不說了”三壯搖了搖腦袋。(^ s!}+hd4?
  “我先回去了,家里還沒開門呢”二壯說。v1g/X8RJ%\Ff
  “我跟你回去”二嫂轉過頭又囑咐了一句“你們倆……,誰也別瞎說話啊!”T(A(@|0LR
  “知道了二嫂……”小琳笑著說“我幫你看著三壯哥!”
q G0g:V+{S@b   “怎麼?你不擱這看看大仙做法啊?”二壯笑著問媳婦。
5E?qg @ Q Ep   “對了,我前個在趙裁縫那里給你做了件衣服,這會兒該好了,你先別回家了,正好跟我去取吧,試試合身不,不行讓他改改!”二嫂對二壯說。G1C5T W`flv3[)j
  “啊……行……”二壯說著跟著他媳婦走了。
.b-mz7k0aL,g   看著二哥二嫂離開,三壯心里頭一陣暖呼呼的,他覺得,二哥和二嫂是多麼合適的一對兒啊。[&kMja)I&n#v
  “三壯哥,你想啥呢?”小琳問他“你餓不?”
&I3fT5yE.^6A[@ w   “啊……我……尋思那大仙他說啥呢……我不餓,一會兒中午再吃吧!”$o5n2e}*C8Dz,\ G
  “媽說一會兒讓大仙給我和柱子挑日子訂婚呢”小琳低著腦袋,用手摳著柜台上的木頭。 i.BRH3W V
  “啊……那柱子……他怎麼沒來啊”
mk_5juf1c"TY   “……可能去給飯店送豆腐去了,一會兒就來”#~RAiZ2@W
  “啊……”三壯一時想不出說什麼了。
3l f:[5X?(_,FW   “呀……?你怎麼這麼閑啊?在這站著干啥呢?”楚南蹦著就進來了。E)~K!~gK
  “你怎麼也閑啊?不用干活啊?”三壯看著楚南穿著一套干凈的運動服。咧著嘴笑著。
Z ZP!e6G%` [9Z,V"s   “我解放了,這回不用干活了,畫了幾天圖紙了”楚南擼起袖子“手都寫酸了”/SRs(w}(FX.Z
  “操!我給你按按啊?”三壯伸出手,抓著楚南的胳膊來了個翻腕。} r.Hnd U
  “哎呀,……你小點勁啊,把我弄殘疾了我可賴你這不走了”楚南喊著。%VFU7k^T0Qh%f
  “行啊,小琳,把他拉到后面倉庫拴起來。”W(q|/r2e^z
  “哈哈……”小琳笑著“你趕緊松了吧,別真給人弄坏了手”
E0kH,V6D'hG`   “就是就是,殘廢了就不好養了不是?”楚南還是笑瞇瞇的。0Ot,c#\ ^~ E)j
  三壯松了手“那你是沒事兒了唄?準備回家了?”|uU*h5i#b%bc6x
  “是啊,本來是準備回家的,可是答應了人家點事兒,我也不能不辦啊?”;|I {8Lm IP
  “啥事兒啊?”三壯問。
r(al:_3o   楚南從衣服兜里掏出一大卷子的紙來,那些紙看起來破破爛爛的,放在柜台上,三壯和小琳都湊過來看。
n`&^v.V   “呀?這是啥呀?真好看呢?小琳叫著。
6@#DZw5z9_   三壯看出那是一張張用手畫的房間的圖,他轉身看著楚南。
[Wr Bvf   “看我干啥,快看看,我給你們設計的‘逢春池’的裝修效果圖,怎麼樣?”S-X(wlu'DfFU0U
  “啊?全是你畫的啊?”三壯驚呼倒“操!真他媽的漂亮啊”
*W3S#jr(^   “是啊……三壯哥?咱真要裝修啊?”小琳問。.\F:q g4M3f Q@q^
  “我打算的,還沒跟姑商量呢”三壯看著那圖紙,上面的圖畫古香古色的,確實很漂亮。
)B_DWo!Rk   “那感情好,我幫你跟媽說,她一保同意”小琳拿出一張紙來看了看“唉?這是誰啊?這麼好看?”
v }"c!z I tJ CR   “啊……我看看”三壯一把搶了過來,畫上是一個很好看的女孩的像,那女孩眼睛很大,梳著個長辮子,一綹頭發從額頭垂在了臉上……
yZYN#f's$Y   “哎呀……快給我……”楚南紅著臉叫道。
w,M"w Y/H(O [   三壯抓著那畫在手里,感覺沉甸甸的。 q2\~2C!zz.Hj
  “呵呵……我打小學畫畫,沒事畫著玩的”楚南把畫搶過來,小心折著,放進兜里。6{Q&cdt,|
  “那畫上的是誰啊?”三壯笑著問。:Bk+Ze mO
  “都說了是隨便畫的……”楚南不好意思地笑著。
/G|!\_N[N   “你可真笨,那還用說,肯定是他對象了!”小琳推著三壯。otY?wW)F
  “不是不是……呵呵……”楚南笑嘻嘻地說。“你們趕緊看看我的設計啊!” ]I*rV0_m7t4_/@5v
  “挺好看的,就是……”小琳想了想“肯定挺費錢的,估計我媽不會同意”
1` L y(e/qr$vS   “其實也不會太費錢,費用我算過了,連工帶料有個6000塊差不多!”楚南指了指圖紙下面的數字。)qv xff
  “唉?三壯哥,你說舅舅會同意嗎?”小琳問。4`*Se p}B{ y1dY:{
  “啊……啊?”三壯剛回過神兒來。“我同意……”
4aQ9no!iV|Z}   “6000可不是少錢啊”小琳用手磕打著柜台。4K#GBP&A&F8C
  “我跟爸說,他一準同意!”三壯想了想說。lHZ^.gP2au1K[1h
  “那好,你們先商量商量,要干就快點,我不知道哪天就回去了”楚南說道。r)ko [TT1069] />   “行,你真打算幫我啊?”三壯看著楚南。
l-L2mHX^ GS   “那當然,這可是我的處女作啊,要是能成多好啊,我還害怕你信不著我呢!”楚南笑著。5\*p@+Fh
  “瞅瞅你,不是處男就是處女的”三壯將那圖紙歸攏了一下。3l!w.L$`4K+nEavz3D
  “啥呀?我說的是……”楚南看著小琳臉都紅了。 ? jk*Iy5o.E
  “對了,你叫啥啊?”小琳問。U5U U{#K3H/\2|%KQ
  “我叫楚南”R%]5_X-M;}QONazY
  “啊?……真叫這個啊!”小琳驚訝地說。 Qm3Jb:Ns R
  “那可不是咋地……”三壯抿著嘴樂著。EFi8~ fC"C5t,c
  “行了,別拿我名耍寶了,你們今天又不開門營業啊”楚南問。Lnm}l.E,_m
  “呵呵,這些天運氣不好,姑姑請大仙作法呢”三壯笑著說。
m3@E-^ZP9d9p)E-I

  “操!我可不信,這玩意都是糊弄老頭老太太的……”三壯轉身問“小琳你信不?”I `:w3`_*o;B;QY]
  “我信不是成老太太了?”小琳白了三壯一眼。“不過聽說大仙可靈了,啥事都知道,不知道的也能算出來”}8g;eX%}/i(T
  “那你還是信啊?”三壯瞅瞅小琳。
H z2@[5J   “去你的!”小琳抹搭他一眼。gEJC|7t)b(l'_
  “我上中學時候學校就開過破除封建迷信的大會了,那些真都是糊弄人的”楚南肯定地說。“要不要咱當場拆穿那個大仙啊?”
2qG K`u2Y   “咋拆穿啊?”三壯和小琳齊聲問。
!G0j-Ub%{D;N   “你們配合我一下就行了!”楚南神祕地說。
^b\ a Q a.\
e{$Y(?5HRQk %\(X;\&P9}

+Whx#Bs!U
&z,BHgk0g:[9X.A (44)/z6kN@m i-K"n

G;_,C!^2Z!`c:Le8m [s5d2r o6D"tX9B]

3RL-P.v)H rt:L   半個鐘頭以后,大仙從樓上緩緩降落,后邊跟著倆信女,姑姑和六嬸。/^na9X+sT
  “三壯啊,你過來,讓大仙給你瞧瞧,是不是撞著啥了,說倒就倒”姑姑喚著。#KU;`Y,g,i
  “我沒事了……大仙啊,你能不能給我朋友的媳婦看看,她懷了孩子了,你給看看是男是女啊”三壯指著旁邊的一個大肚子的“婦女”說。“這錢啊,我給出”K(@ne;|wd0JF
  “這孩子,咋說話呢,大仙咋能是為了錢呢,表表心意就行”六嬸在旁邊嚷著“唉?這是誰家媳婦啊?我咋不認識呢?……這大熱天的,咋還扎圍巾呢”
a `/p0d*G^ue+\/L   “啊……這是一個外地的朋友的媳婦,正好路過,聽說大仙在這呢,就尋思讓大仙給瞧瞧……他男人就想讓她生個兒子”三壯發現自己說謊都不著邊了,跟真事兒一樣。
c?*X^/QY   “這閨女長的……”六嬸打量著“可是夠大的”
!NtMUMi:GCQ   “呵呵,她家遺傳唄”三壯笑著說。
jDVFx7K   “你咋啥都知道啊?”姑姑說。M)TyR'poH
  “我們剛才嘮嗑來著”小琳補充說。
&zDR\ {   “呵呵……”三壯撓著腦袋“大仙,你就給看看唄” Mws*d4W]N+F
  “坐下吧”大仙指著旁邊的凳子。婦女輕輕地坐在上面。Q4V E4^D(q+xw
  “幾個月了?”大仙問。
t4T0Vd3ME-Xpfv   “咳咳……”婦女輕輕咳嗽了兩聲“6個月了”$j%I$E d-Sn
  大仙聽著聲音有點粗,又瞇縫眼睛仔細打量了一下。“來,我給你把把脈”!]9X M VhI
  婦女聽了,慢慢地把手遞過去,一旁的三壯和小琳都緊張起來,這大仙不是真會把脈吧? T O C!Z,?bn
  大仙慢慢地把著脈,眼睛半閉著,突然他驚訝地停住了,嚇的三壯和小琳腦門上都冒出汗來,他們看著那婦女,她的汗都淌到臉上了,臉上的胭粉被汗水沖出一道深色的印記。
(B)iy ]J%oH   “你這胎位不對啊?”大仙猛然說道。
w F0~m6wI   “啊?”三壯和小琳大聲叫了起來。Uh CpC:_]u|
  “你倆瞎叫喚啥?聽大仙說啊”六嬸用手比划讓他倆住嘴,三壯咬著舌頭不敢笑,再看小琳,嘴唇都快咬破了。
y |8GUBM a   “大仙?這是咋回事兒啊?”六嬸接著問。p$|] x?)^8smH.A
  “這胎在男女之間,還沒有確定”大仙搖著腦袋說。
)I6AI2L i6F:W0U b   “這啥意思”姑姑急著問。
2g8x },x"T9@!o   “就是說照這麼發展下去,這孩子生下來會不男不女的”大仙皺著眉頭說。#?d_%F_+AL
  “那不和卡襠一樣成了陰陽人啦?”六嬸叫了出來。
7N1[q_:m!|#K9E   “咳!”大仙嘆著氣。
tVZ zWeK   三壯再看那婦女,眼睛瞪得跟燈泡似的。
KPk }"O{   “那有辦法沒有啊?”六嬸追問“可別像卡襠似的啊……”
&MG G*\_ y ~   “是啊大仙,你神通廣大,給看看有辦法解沒啊?”三壯難過地說。xAo @aJ2I5C*B8?B
  “辦法倒是有……不過……”大仙放下婦女的手,站了起來“不過得……”*z6? d Yq+gP
  “只要能生男的就行……表多大心意都好說”三壯邊說邊向婦女使眼色。婦女見了急忙點頭,“對對對,只要能生兒子……咋都行”r ciO9`;p2Cd
  “你明天到我那去,我給你請點神水……喝了就會讓胎兒變男孩”大仙閉著眼睛說。X.z3sg5Wz*P
  “那行……,你呀,明天就和你男人一起到大仙那里去,不認識路……我帶你過去”六嬸抱著手對那婦女說。F `Ebtmaa
  “那可得謝謝大仙了”三壯使勁板著臉說。
UxOIJZ&E   “恩……”大仙低聲應了一句。“這事得趕早啊,遲了可別后悔。”IE:DQ:y8Sf
  “那好了……這也不早了,我得送大仙回去了”六嬸看看鐘說“那什麼,他六嬸啊,咱那事兒啊,就那麼定了,我先回去,我家老六還等著聽信兒呢,唉?柱子這小子跑哪去了,咋到現在還不來呢?”9y)iq1VC4F3k
  “行了,柱子可能有事兒唄,那你先送大仙回去吧”姑姑說。
\H#]#{*ecg0EP&^6Vz   “那行,我先走了,小琳啊,這兩天沒事,我讓柱子過來接你過去啊?”六嬸臨走拉著小琳說。&zy6I0a(fJ9k#I$B.f
  “啊……六嬸你慢走啊”小琳把六嬸和大仙送到門口,后面姑姑喊著“大仙你慢走!”
{n5|L~_q   三壯跟著學了一句,最后還是笑出了聲來。D-|8r o|s Rkx

)fy ~2BK3Q1jJ DX   “哈哈……哈哈”三壯笑得直不起腰來。
{lg;tC3N sFL_ ?&I   “這孩子,我看你是真中斜了!”姑姑罵道。
8Z&sn8}7e*l   “我中斜?哈哈……我看大仙才中斜了呢”~;s'tx_G9W%J
  “你咋就這麼不聽話呢,啥都說!”姑姑上去對著三壯的腦袋就是一巴掌。
&TFJ _O   “不是……唉……姑你別打了,你看看……你看看啊”三壯上去扯掉那婦女頭上的圍巾。P {Nmb'ar)@ h
  “哎呀,熱死我了!”楚南急忙把肚子里的坐墊子掏了出來,然后用手擦著臉上的粉和口紅。/JO J3W3sy
  “啊?是個男的啊?”姑姑叫了起來。
!quCz'M~9YW X2E   “可不是嘛,這可是正宗的處男!”三壯嚷道,小琳只顧在一旁笑個不停。 dk:_.ob PtwK8K
  姑姑愣在那里不知所措。
~?&zes a   “姑,我說你還不信,這大仙就是唬人的,要不咋能公母都不分,就說人家懷了孩子,還是陰陽人呢”三壯遞給楚南一條毛巾“快到臉盆里洗洗”
-E?#JW os   “你……你說你們這不是作妖呢嗎啊?連大仙你也敢得罪啊?”
\(y/H |Tvp*PXD$\   “媽?啥大仙啊?大仙還能讓我們幾個就唬了啊?”小琳上前說。
5r$b+nnm `MA#lp   “都是你搞的鬼吧?這衣服哪來的啊?還有這圍巾”姑姑指著楚南身上的行頭說。%m}s?EOi,EZmu
  “我管斜對門的老斧頭媳婦借的”小琳笑著說。kcH"l'hraiD
  “我說像在哪見過嘛,不過這孩子打扮起來,還真像個小媳婦呢”姑姑打量著楚南“就是個兒太高了,跟三壯都差不多了”OB A9KoAc#O
  “呵呵,在學校拍戲時候,我就反串過了”楚南擦了臉,笑著說。0aI @{v1v1@O"HDu
  “你是誰家孩子啊?咋不象本地人呢?”姑姑奇怪地問。
j m7HD5[   “啊……他啊,是高才生呢,來這泛賤……不是……對了,叫實踐來了!”三壯解釋道。;V7I-KN#re C(f6^T6xK
  “哦!”姑姑恍然大悟。ED!KqTwM^G"d
  “我正求他幫咱把這澡堂子重新裝修呢”三壯接著說。
%Av5k Fi6^{L   “裝修?剛才大仙也說這澡堂子的方位不對,要把里面扒了重蓋呢”姑姑說。
u Tczw'hH9L   “啊?”三壯張著大嘴看著楚南“敢情……你和大仙是一伙的啊?”
w5]tzO__   “拉倒吧,一伙的他還用這麼丟臉啊?”楚南邊說邊把身上的衣服扒了下來。
\)gW:X!vY \Yy,u   “按理說啊,這澡堂子是該重弄弄了,現在西頭那家弄得挺好,咱再不整就落太多了”姑姑點著頭說。“小伙子學啥的呢?”uNf^7C5T5`
  “別老叫人家小伙了,他叫楚南……就學建築的”三壯一下子都說了。
y2t1gHI Tq   “哦!你瞅你這個樣的,還能認識大學生呢!”姑姑指著三壯的腦袋說。
k6bE4D*Z$~!Z)Mc;X   “那裝修的事兒……你跟爹說唄?”三壯急忙趁熱打鐵。
%D9~$s2DAqk   “行,那什麼,今個我和你六嬸啊把小琳和柱子的事定了,我尋思一會給你爹和你大哥打電話告訴他一聲,順便把這事也跟著說說”
3R;m3Hn,\f{   “啊……小琳和柱子……定哪天啊?”三壯問。
MF$W?xe/N2n+d]&~3}   “這兩個月沒啥好日子,訂婚不行,就得到8月20了”姑姑說。"?o$d6]3}Z:F3x.W
  “那不快到了嗎?”三壯問。
7g9Pz^;vI   “啥呀?我說陰曆呢,還得倆多月呢” iX$y$O0j!Ylw
  “哦!”三壯不說話了。
{4`)eP7} h{#s   “我看那大仙一點兒都不準,要不再找別人算吧,我那天讓劉飛他老丈母娘給我看了手相了,說是得過兩年才能出門呢”小琳在一旁嘟囔著。
"sM)Jb_~ zm2v   “她會看個屁呀,不就是得了一場大病,就說遇到大神了,完后就出山給人看病啦、算命啦,不準!”姑姑瞪了小琳一眼。\^&Ug_b SErr
  “那今個這個就準啊?”小琳鼓著嘴說。
\bbc Y#K/fO%_3p,d0c   “準不準就這麼定了,我說了算!”姑姑拍了桌子一下,轉身就進了里屋。S)X;}2q0D@
  三壯和楚南愣在那里,小琳把頭轉向窗外,默默地站著。
S c3u8za7y,]S 'D EX? lyx)s1l a
  三壯想留楚南吃飯,楚南見氣氛不對,就說還有事,走了。
0cVQA1VD&e q   過了一會兒,柱子就來,把小琳也接走了。姑姑說累了,躺在里屋也不吃飯,三壯自各出去買了塊面包,回到樓上,起了瓶汽水,就著吃了起來。
?'vxrO   猛地,他想到卡襠落下的日記本,急忙到柜子里翻到了,躺在床上慢慢地看了起來。 [/size]

頁: [1] 2

© 2003-2012 TT1069.com